Size: px
Start display at page:

Download ""

Transcription

1 任 志 强 回 忆 录 哪 怕 一 个 再 渺 小 的 个 人, 也 可 以 为 一 段 历 史, 甚 至 一 段 很 重 要 的 历 史 背 书! 一 个 变 革 的 时 代, 一 群 过 河 的 人, 一 种 野 心 优 雅 的 实 现! 一 部 民 营 企 业 和 创 业 人 生 的 心 灵 史 生 死 书! 平 时 就 很 敢 说 的 任 志 强, 这 次 说 的 更 赤 裸! 历 时 两 年, 任 志 强 亲 笔 撰 写 回 忆 录! 编 辑 惊 叹 : 前 后 的 书 稿 摞 起 有 一 米 多 高! 任 志 强 首 次 披 露 与 王 石 冯 仑 潘 石 屹 黄 铁 鹰 马 云 等 重 磅 企 业 家 私 密 内 幕! 任 志 强 首 次 总 结 华 远 地 产 之 管 理 哲 学, 看 看 成 功 国 企 的 如 何 运 作, 如 何 带 团 队? 任 志 强 首 次 披 露 任 志 强 隐 秘 的 内 心 柔 软 : 初 恋 女 孩, 不 幸 的 第 一 次 婚 姻, 家 有 爱 女, 等 等 任 志 强 首 次 公 开 了 跨 度 60 年 之 久 的 重 要 历 史 文 件 家 人 照 片 任 志 强 回 忆 录 里 的 几 篇 后 记 一 挂 在 网 上, 就 已 引 起 轩 然 大 波, 谁 人 不 想 先 睹 为 快! 任 志 强, 华 远 地 产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董 事 长 出 身 红 二 代, 入 伍 九 年, 最 后 以 地 产 商 为 人 所 知 爱 较 真, 以 敢 于 直 言 批 评 政 府 闻 名, 潘 石 屹 评 价 他 干 着 开 发 商 的 事, 操 着 国 家 总 理 的 心 人 称 大 炮 的 任 志 强 有 个 口 出 狂 言 爱 放 炮 的 嗜 好, 每 遇 出 头 露 脸 的 机 会, 都 放 出 一 段 惊 人 的 语 录, 大 树 语 不 惊 人 死 不 休 的 狂 妄 品 牌 任 志 强 直 言 不 讳, 年 轻 人 就 该 买 不 起 房 ; 任 志 强 坦 言, 30 年 来 房 子 没 涨 价 ; 任 志 强 好 像 就 是 要 和 穷 人 过 不 去 任 志 强 在 中 国 房 地 产 界 里 颇 有 任 我 行 的 味 道, 年 过 半 百 仍 展 示 强 悍 的 愤 青 作 风 2001 年 岁 末, 任 志 强 一 句 我 不 玩 了, 就 从 京 城 最 大 的 地 产 公 司 华 远 集 团 挂 冠 而 走, 除 了 华 远 品 牌 之 外 一 无 所 有, 曾 经 的 地 产 航 母 瞬 时 间 沦 为 房 无 一 间 地 无 一 垄 的 小 舢 板, 曾 经 的 江 湖 大 佬 成 为 迟 暮 英 雄 任 志 强, 干 着 开 发 商 的 活, 操 着 总 理 的 心 任 志 强 已 经 过 了 六 十 岁, 但 劲 头 十 足, 他 真 正 生 命 似 乎 刚 刚 开 始 序 言 之 一 ( 宁 高 宁 ) 像 任 志 强 这 样 的 人, 不 太 识 时 务, 也 不 知 道 顾 全 大 局, 而 且 有 时 候 不 知 趣, 还 老 是 自 以 为 是, 他 在 中 国 的 社 会 习 俗 下, 想 谋 生 混 碗 饭 吃 都 不 易, 能 混 出 个 样 来 就 更 难 了 可 任 志 强 这 几 年 好 像 火 了, 越 混 越 好, 越 混 粉 丝 越 多, 不 仅 名 气 大 了, 而 且 时 常 还 被 认 为 代 表 着 真 理 了 有 人 说 微 博 时 代 造 就 了 任 志 强, 也 有 人 说 房 地 产 经 济 的 时 代 造 就 了 任 志 强, 还 有 人 说 中 国 进 入 了 一 个 言 论 容 忍 度 高 的 时 代, 给 了 任 志 强 放 炮 的 空 间 从 而 造 就 了 他 如 果 说 今 天 任 志 强 是 个 人 物, 是 个 现 象, 这 可 能 真 是 一 个 时 代 产 物 不 过 到 底 是 时 势 造 人 物 还 是 人 物 造 时 势, 这 件 事 在 历 史 上 就 没 有 说 清 楚 过 任 志 强 当 然 生 活 在 了 一 个 五 彩 缤 纷 思 想 交 融 的 时 代, 他 的 身 上 带 着 明 显 的 时 代 痕 迹, 但 任 志 强 与 我 们 大 部 分 人 比 起 来 还 是 有 他 自 身 的 明 显 不 同 特 点 的 我 觉 得 任 志 强 可 能 90% 与 我 们 大 家 是 一 样 的, 有 10% 的 大 脑 构 造 是 与 大 部 分 人 不 一 样 的 比 如 说 他 的 较 劲, 较 真, 打 破 砂 锅 问 到 底, 爱 钻 研 还 特 自 信, 老 是 先 天 下 之 忧 而 忧 的 态 度 比 如 说 他 的 我 行 我 素, 无 惧 真 言, 任 人 评 说, 不 怕 挨 板 砖, 不 怕 扔 臭 鞋 的 勇 气 态 度 和 勇 气 好 像 让 任 志 强 站 到 了 河 的 对 岸, 一 直 不 停 地 向 河 的 另 一 边 的 众 人 大 喊 今 天 任 志 强 又 要 写 回 忆 录 了, 虽 然 我 觉 得 任 志 强 现 在 干 这 事 早 了 点, 但 这 就 是 任 志 强 啊, 他 不 管 别 人 怎 么 说, 想 干 就 干, 而 且 我 也 相 信 许 多 人 想 看 任 志 强 的 回 忆 录, 因 为 这 个 世 界 上 有 态 度 的 人 不 少, 但 没 有 勇 气, 有 勇 气 的 人 也 不 少, 但 没 有 态 度, 既 有 勇 气 又 有 态 度 才 造 就 了 任 志 强 的 今 天 任 志 强 可 算 应 了 一 句 话, 性 格 决 定 命 运 所 以 任 志 强 的 回 忆 录 你 不 能 当 成 故 事 书 看, 因 为 大 部 分 的 回 忆 录 都 是 说 年 轻 时 多 艰 苦, 奋 斗 多 不 易, 自 己 如 何 坚 持 到 了 成 功, 任 志 强 的 回 忆 录 恐 怕 也 逃 不 出 这 样 的 俗 套, 但 这 不 是 任 志 强 的 真 正 价 值 同 时, 你 也 别 想 从 任 志 强 回 忆 录 里 得 到 做 生 意 赚 钱 的 真 经, 因 为 任 志 强 严 格 来 讲 并 不 是 个 好 的 商 人, 他 之 所 以 做 生 意 好 像 是 为 了 争 取 他 不 断 说 话 的 权 利, 买 地 卖 楼 好 像 对 他 没 有 那 么 重 要 所 以, 任 志 强 回 忆 录 的 价 值 一 定 是 在 他 真 诚 性 格 中 所 表 现 出 来 的 态 度 和 勇 气, 以 及 由 此 而 生 的 许 多 观 点 和 行 为 从 任 志 强 的 回 忆 录 中 你 一 定 能 看 到 社 会 的 进 步, 经 历 过 这 段 时 期 的 人, 回 头 看 时 都 会 心 潮 难 平 眼 睛 湿 润 我 还 记 得 与 任 志 强 合 资 时 股 东 会 差 点 没 通 过, 也 记 得 发 股 票 路 演 时 任 志 强 在 巴 黎 市 政 厅 给 瞪 大 眼 睛 的 法 国 人 讲 他 如 何 改 造 北 京 明 朝 留 下 来 的 下 水 道, 在 纽 约 世 贸 中 心 给 美 国 人 讲 北 京 的 拆 迁 政 策 我 还 记 得 任 志 强 在 北 京 接 待 上 百 位 国 际 投 资 者, 向 他 们 解 释 为 什 么 中 国 未 来 也 会 有 住 房 贷 款, 想 让 他 们 相 信 中 国 的 住 宅 市 场 会 有 很 大 发 展 那 时 的 北 京 房 价 是 现 在 房 价 的 大 约 不 到 5%, 那 时 还 没 有 人 知 道 可 以 从 银 行 借 钱 买 房 子 回 想 起 来, 还 有 许 多 事 今 天 都 历 历 在 目, 让 人 浮 想 联 翩 记 得 在 与 任 志 强 合 资 的 后 期, 大 家 出 现 了 一 些 争 议, 任 志 强 想 辞 职 分 家 用 他 的 话 说, 就 是 他 不 玩 了 但 就 这 样 他 也 不 服 软, 他 说 : 算 了, 我 辞 职 吧, 前 几 天 俄 罗 斯 的 叶 利 钦 总 统 也 辞 职 了, 我 也 辞 职 吧! 我 当 时 觉 得 他 辞 职 还 找 了 个 这 样 的 借 口, 是 口 出 狂 言 多 年 后 我 听 说 任 志 强 在 演 讲 时 被 别 人 扔 鞋, 他 镇 定 自 若 地 说 : 你 是 给 我 了 总 统 待 遇 啊! 他 这 次 好 像 是 与 美 国 前 总 统 小 布 什 比 的 看 来 任 志 强 的 心 气 一 直 是 总 统 的 心 气, 这 是 他 骨 子 里 的 东 西 现 在 看 来 虽 然 任 志 强 不 是 总 统, 但 还 会 在 某 个 阶 段 某 个 方 面 的 历 史 上 留 下 一 点 点 印 记 过 了 60 岁 的 任 志 强 就 像 树 上 的 一 只 果 子, 这 时 熟 了, 熟 得 丰 富 多 彩 滋 味 无 穷 了 2013 年 8 月 4 日 于 北 京 自 序 六 十 岁 对 大 多 数 人 来 说 是 一 道 人 生 中 的 坎, 到 了 退 休 的 年 龄 时, 大 多 数 人 同 时 也 就 退 出 了 工 作 的 岗 位, 大 多 数 也 同 时 退 出 了 历 史 的 舞 台 因 此 许 多 人 都 想 将 自 己 的 经 历 留 给 下 一 代, 让 他 们 了 解 这 个 社 会 的 同 时 也 更 多 的 了 解 自 己 的 家 庭 和 父 辈 的 一 生 不 管 他 们 留 下 什 么, 那 都 是 一 种 思 考 一 种 无 奈 一 种 心 情 的 陈 述 我 与 许 多 人 不 同 的 是 六 十 岁 退 出 了 国 企 的 工 作 岗 位, 但 并 没 有 彻 底 的 退 出 在 社 会 中 的 活 动, 也 没 有 退 休 而 尽 享 天 伦 之 乐 的 机 会 更 不 同 的 是 我 在 社 会 上 曾 有 过 各 种 各 样 的 争 议, 成 了 一 个 社 会 舆 论 的 焦 点, 成 了 许 多 人 爱 与 恨 的 靶 子, 各 种 各 样 的 媒 体 报 道 将 一 个 人 像 揉 面 团 一 样 按 媒 体 吸 引 眼 球 的 需 要 塑 造 成 了 不 同 的 形 象 有 人 会 把 这 种 被 塑 造 的 形 象 当 成 神 话, 有 人 将 这 种 形 象 当 成 小 鬼, 也 有 人 更 想 了 解 真 实 的 面 貌, 而 无 论 这 个 真 实 是 否 让 自 己 失 望 历 史 的 舞 台 就 像 演 出 的 舞 台 一 样, 通 常 让 人 们 看 到 的 只 是 舞 台 的 正 面, 而 大 幕 之 后 的 化 妆 之 前 的 原 貌 却 是 大 多 数 人 无 法 观 察 到 的 真 实 有 话 语 权 的 媒 体 就 像 演 出 中 的 导 演, 会 选 择 性 的 告 诉 演 员 们 如 何 在 舞 台 和 灯 光 下 告 诉 观 众 一 些 什 么, 和 不 能 告 诉 观 众 一 些 什 么 他 们 只 是 在 将 自 己 想 表 达 的 意 愿 表 现 给 社 会, 而 不 管 这 是 否 是 真 实 的 但 网 络 时 代 让 这 个 隔 离 前 台 与 后 台 的 大 幕 千 疮 百 孔 了, 于 是 台 前 的 人 们 常 常 可 以 透 过 这 些 窗 孔 发 现 许 多 背 后 的 东 西 与 幕 前 不 同, 继 而 就 开 始 好 奇 开 始 挖 掘 开 始 怀 疑, 很 想 撕 开 这 张 大 幕, 看 看 后 台 发 生 了 什 么 因 此 也 开 始 有 了 各 种 各 样 的 故 事, 甚 至 是 各 种 各 样 的 谣 言, 也 因 此 更 加 吸 引 了 人 们 的 关 注 与 其 让 这 种 猜 测 长 期 存 在, 还 不 如 干 脆 撕 掉 这 个 大 幕, 让 世 界 恢 复 其 本 来 面 目 其 实 所 有 的 人 都 同 时 站 在 社 会 这 个 大 舞 台 上, 只 是 有 时 你 在 扮 演 着 观 众 的 角 色, 有 时 你 站 在 了 台 上, 有 时 你 在 帮 助 演 员 们 化 妆 有 的 在 导 演 有 的 在 指 挥 有 的 在 写 剧 本 第 1 页

2 前 几 天 看 了 又 见 平 遥 的 演 出, 最 让 人 震 撼 的 恰 恰 是 印 象 艺 术 原 来 是 将 大 自 然 作 为 舞 台 和 背 景, 让 观 众 参 与 到 大 自 然 无 边 界 的 生 活 中 去 体 验 现 实 而 这 次 王 潮 歌 则 创 造 或 说 还 原 了 生 活, 让 所 有 的 观 众 都 融 入 于 舞 台 之 中 融 入 于 故 事 的 情 节 之 中 融 入 于 剧 情 之 中, 成 为 其 中 的 一 个 角 色, 用 主 人 翁 的 眼 睛 和 心 灵 共 同 观 察 和 思 考, 以 让 观 众 身 历 其 境 而 产 生 共 鸣 没 有 了 大 幕 将 演 员 与 观 众 隔 离, 这 种 感 觉 改 变 了 观 众 的 位 置, 不 再 是 局 外 人, 这 样 才 能 让 那 个 场 景 音 乐 都 恢 复 到 平 常 的 生 活 中, 实 实 在 在 的 感 受 冲 击 我 写 这 部 回 忆 录 也 恰 恰 是 想 撕 开 这 张 大 幕, 告 诉 大 家 那 些 并 不 被 人 知 的 故 事, 这 不 仅 仅 是 我 一 个 人 的 故 事, 也 是 这 一 代 人 的 许 多 共 同 经 历, 尽 管 每 个 人 走 过 的 路 各 有 不 同, 但 思 想 的 认 识 与 变 化 对 社 会 的 认 识 与 探 索 中 却 有 着 许 多 的 共 同 点 与 其 让 社 会 充 满 着 好 奇, 不 如 打 开 这 扇 窗 打 开 这 道 门, 让 人 的 心 灵 回 归 于 自 然 回 归 于 脚 踏 实 地 回 归 于 真 实 生 活 我 力 争 还 原 于 自 己 真 实 的 想 法, 让 社 会 去 重 新 判 断 这 一 代 人 经 历 了 许 多 至 今 尚 无 法 解 密 的 事 情, 尽 管 我 像 是 在 自 言 自 语 的 讲 述 自 己 的 故 事, 但 却 可 以 用 自 己 的 事 情 让 更 多 人 知 道 社 会 变 革 的 过 程, 知 道 今 天 是 在 昨 天 的 基 础 上 建 立 的, 知 道 明 天 会 跨 越 那 个 曾 经 的 时 代 这 个 社 会 最 需 要 的 是 责 任 感, 是 每 个 人 都 不 再 将 自 己 当 做 旁 观 者, 而 共 同 投 身 于 争 取 社 会 进 步 的 潮 流 之 中 的 时 代 民 主 不 是 从 天 上 掉 下 来 的, 财 富 也 不 是 从 天 上 掉 下 来 的 要 想 有 所 收 获 必 须 努 力 的 耕 耘, 从 播 下 理 想 的 种 子 开 始, 辛 勤 的 浇 水 施 肥, 这 个 社 会 才 会 在 共 同 的 奋 斗 之 中 有 所 变 化 幼 儿 时 的 教 育 让 我 们 只 知 道 有 国 而 不 知 道 有 家 文 革 与 插 队 让 我 们 真 的 失 去 了 家 时, 才 知 道 家 比 国 更 重 要 如 果 没 有 了 家, 又 哪 里 会 有 国 呢? 国 只 有 在 对 外 抵 抗 侵 略 时 才 是 第 一 位 的 于 是 从 国 家 到 社 会 到 家 到 个 人, 形 成 了 一 种 人 性 的 回 归 当 有 了 个 人 家 的 初 步 安 定 之 后, 又 发 现 如 果 要 争 取 到 真 正 的 自 由 平 等 民 主 的 权 利 时, 仅 仅 有 个 人 和 家 的 安 定 是 不 够 的, 还 要 从 家 中 走 出 来 融 入 到 社 会 之 中, 推 动 整 个 社 会 制 度 的 变 革 这 不 是 一 个 简 单 的 轮 回, 而 是 这 个 小 家 的 暂 时 安 定 却 没 有 一 个 最 终 的 权 利 保 护, 必 须 让 整 个 国 家 的 制 度 发 生 根 本 的 改 变 前 者 小 家 的 安 定 追 求 的 也 许 更 多 是 利 益, 而 后 者 社 会 的 进 步 更 多 追 求 的 权 利 原 以 为 人 民 当 家 作 主 人 的 社 会, 我 已 经 是 主 人 了, 后 来 发 现 当 主 人 要 有 当 主 人 的 权 利, 要 有 说 话 的 权 利 有 决 定 纳 税 的 权 利 决 定 委 托 管 理 国 家 的 权 利 等 等 更 要 有 强 大 的 法 律 来 保 护 公 民 的 这 些 权 利, 更 加 关 注 与 国 家 的 命 运 就 成 了 一 代 又 一 代 人 的 努 力 方 向 也 许 我 们 并 未 做 出 什 么, 但 至 少 我 们 在 这 条 向 前 的 路 上 努 力 的 留 下 了 一 些 痕 迹, 因 此 要 将 这 些 记 录 下 了, 让 更 多 的 人 都 记 录 下 过 去 的 努 力, 就 是 一 种 努 力 第 一 章 我 的 辞 职 惊 动 了 总 理 那 年 的 北 京 下 了 一 场 没 有 丝 毫 预 兆 的 早 雪, 并 且 出 奇 得 大 恰 在 这 个 周 一 的 大 雪 天 中, 我 在 公 司 内 部 正 式 宣 布 了 辞 去 总 经 理 职 务 的 决 定, 并 公 布 了 小 股 东 的 来 信, 介 绍 了 我 与 宁 总 ( 宁 高 宁, 时 任 华 润 集 团 董 事 长, 后 任 中 粮 集 团 董 事 长 ) 会 谈 的 情 况 整 个 会 场 一 片 沉 静, 有 许 多 部 门 经 理 始 终 低 着 头, 我 知 道 他 们 心 中 的 滋 味, 就 像 这 场 大 雪 一 样, 压 着 整 个 天 都 阴 沉 沉 的 他 们 在 追 悔 自 己 没 有 完 成 任 务 指 标, 但 事 实 已 经 摆 在 桌 面 上, 这 是 市 场 经 济 的 竞 争 中 不 想 接 受 也 必 须 接 受 的 现 实 很 快 这 个 消 息 就 被 媒 体 知 道, 随 之 而 来 的 是 接 不 完 的 电 话, 探 寻 辞 职 背 后 的 秘 密 为 了 维 护 企 业 的 形 象, 我 选 择 用 最 正 面 的 回 答 解 释 辞 职 的 行 为, 以 避 免 在 股 市 和 市 场 中 给 企 业 的 经 营 造 成 不 利 影 响 但 媒 体 的 八 卦 劲 头 十 足, 挡 是 挡 不 住 的 扑 天 盖 地 的 报 道 像 大 山 要 倒 了 一 样, 远 比 那 场 大 雪 来 得 更 加 猛 烈, 也 更 加 寒 气 逼 人 年 薪 700 万 的 总 经 理 宣 布 辞 职 的 巨 大 的 标 题 大 大 提 高 了 宣 传 效 果 和 放 大 作 用, 也 惊 动 了 时 任 总 理 朱 镕 基 三 天 后 赵 康 ( 北 京 建 设 开 发 总 公 司 的 董 事 长 ) 转 告 我, 朱 镕 基 总 理 有 个 批 示, 但 不 知 道 什 么 内 容 几 天 后, 通 过 朋 友 我 从 市 政 府 拿 到 了 朱 总 理 亲 笔 批 示 的 复 印 件, 上 面 还 有 通 过 正 式 收 发 渠 道 转 件 的 各 级 政 府 的 收 发 章 批 件 是 在 阿 里 巴 巴 网 上 转 载 的 报 道 消 息 的 打 印 纸 上 批 示 的, 分 别 转 批 给 了 建 设 部 部 长 俞 正 声 和 北 京 市 市 长 刘 琦 也 许 朱 总 理 认 为 这 是 件 应 该 引 起 重 视 的 大 事 吧 连 续 一 个 多 星 期 几 乎 没 有 消 停, 前 前 后 后 都 是 有 关 我 辞 职 的 各 种 猜 测, 也 许 更 多 人 不 是 关 注 华 远 公 司 的 发 展, 而 是 关 注 我 曾 领 取 700 万 的 年 薪 连 续 几 年 的 风 口 浪 尖 的 争 议, 最 终 以 我 的 辞 职 宣 告 结 束 了 那 些 对 我 有 着 强 烈 不 满 的 领 导 们 大 约 可 以 松 了 一 口 气 了 股 民 的 愤 怒 亚 洲 97 金 融 危 机 之 后, 香 港 的 股 市 跌 得 一 塌 糊 涂, 华 远 的 业 绩 也 出 现 了 下 滑, 双 重 压 力 之 下, 香 港 的 股 票 跌 得 更 剧 烈 其 实 当 时 市 场 的 股 票 下 跌 与 公 司 的 经 营 情 况 并 无 最 直 接 的 联 系, 但 我 很 清 楚, 当 公 司 业 绩 出 现 下 滑 时, 股 民 是 不 会 同 意 的 年 初 下 达 工 作 任 务 的 会 议 上, 各 部 门 经 理 都 充 满 信 心 地 签 订 了 任 务 书, 但 我 心 里 知 道, 面 对 无 数 的 矛 盾 和 大 量 单 位 的 违 约 行 为, 要 完 成 今 年 的 工 作 任 务 几 乎 是 不 可 能 的 签 约 之 后 大 家 习 惯 性 地 举 起 酒 杯, 预 祝 任 务 的 完 成 干 了 这 杯 红 酒 之 后, 我 将 酒 杯 重 重 地 摔 在 地 上, 告 诉 大 家, 如 果 今 年 的 任 务 完 不 成, 公 司 将 无 法 向 股 民 们 交 待 那 清 脆 的 响 声, 也 许 并 没 有 引 起 这 些 部 门 经 理 的 注 意, 我 却 至 今 无 法 忘 记 不 久 前, 华 润 ( 北 京 ) 置 地 香 港 公 司 的 一 个 小 股 东 专 门 给 华 润 集 团 总 经 理 宁 高 宁 写 了 封 信 信 的 全 文 如 下 : 本 人 一 直 系 华 润 创 业 忠 实 支 持 者, 也 持 有 一 定 数 量 华 润 创 业 股, 但 自 1996 年 11 月 华 润 创 业 分 拆 华 润 ( 北 京 ) 置 地 上 市 之 后, 我 又 在 市 场 以 3.2 万 元 购 入 北 京 置 地, 本 人 深 信 华 创 是 优 质 股 之 一, 分 拆 上 市 的 北 置 也 有 一 定 素 质, 可 长 线 投 资, 故 一 直 不 离 不 弃 1997 年 金 融 风 暴 后 其 股 价 一 直 坚 挺, 令 人 感 慰, 对 北 置 信 心 更 足 故 1998 年 4 月 北 置 以 每 股 4.42 元 售 股 后, 本 人 又 在 4 元 左 右 继 续 增 购 北 置 但 自 此 以 来 北 置 股 价 却 一 落 千 丈, 至 今 只 剩 下 1.15 元 (1999 年 11 月 5 日 ) 本 人 不 明 白 何 缘 此 股 如 今 会 如 此 低 残 更 令 人 感 到 讶 异 的 是, 北 置 管 理 层 置 小 股 东 利 益 于 不 顾, 任 由 股 价 低 落, 亦 束 手 无 策, 无 动 于 衷 只 被 动 等 候 上 天 恩 赐, 袖 手 观 望 等 国 家 经 济 好 转 而 受 惠, 不 以 积 极 态 度 面 对 形 势 改 变, 根 本 无 所 作 为, 令 人 极 为 失 望 我 们 强 烈 要 求 北 置 管 理 层 彻 底 改 变 无 所 作 为 的 作 风 和 态 度, 振 作 精 神, 灵 活 应 变, 如 参 与 科 技 项 目 投 资, 与 北 京 中 关 村 硅 谷 合 作 开 发 科 技 项 目, 且 如 一 些 国 企 趁 低 回 购 股 份 以 对 小 股 东 有 所 交 待 宁 高 宁 将 这 封 信 转 给 了 我, 并 在 信 上 批 示 : 这 些 小 股 东 终 于 开 始 忍 不 住 了, 如 何 改 善 公 司 的 确 是 迫 在 眉 睫 了 我 很 清 楚 公 司 的 现 状, 经 过 此 前 的 过 度 扩 张, 自 1998 年 香 港 再 次 融 资 未 将 资 金 打 入 国 内, 没 有 了 这 笔 资 金 之 后, 很 难 继 续 保 持 扩 张 的 速 度 和 业 绩 的 快 速 增 长 前 6 年 连 续 业 绩 的 增 长 和 迅 速 的 扩 张 都 来 自 于 市 场 中 的 成 功 融 资, 每 年 都 有 大 量 的 资 金 注 入, 支 撑 着 土 地 项 目 和 业 绩 的 增 长 如 果 没 有 再 融 资 的 能 力, 也 许 企 业 会 适 度 地 放 慢 扩 张 的 速 度, 但 当 有 再 融 资 的 可 能, 并 按 照 再 融 资 的 条 件 安 排 了 企 业 的 发 展 战 略, 当 土 地 大 量 购 入 大 面 积 开 工 之 后, 新 的 融 资 资 金 并 没 有 进 入 公 司 内 循 环 时, 就 会 造 成 现 金 流 的 紧 张, 因 而 无 法 完 成 预 定 的 任 务 1998 年 开 始 出 现 现 金 流 的 紧 张 时, 我 就 预 知 1999 年 的 日 子 会 很 难 过, 加 上 大 量 的 企 业 政 府 的 违 约, 让 本 应 到 位 的 资 金 不 能 按 时 偿 还, 许 多 只 能 打 官 司 解 决, 而 这 种 诉 讼 大 多 要 拖 个 好 几 年, 但 公 司 的 现 金 流 无 法 拖 上 两 三 年! 于 是 被 动 的 局 面 自 然 产 生 了 第 2 页

3 连 续 数 年 公 司 平 均 利 润 增 长 都 超 过 33%, 但 缺 了 现 金 流 这 一 口 气 之 后, 就 出 现 了 增 长 中 断 公 司 2000 年 的 销 售 再 一 次 打 破 历 史 纪 录, 高 达 近 50 亿 元, 可 惜 中 间 差 的 这 一 口 气 让 股 东 们 ( 包 括 华 润 的 大 股 东 和 买 了 股 票 的 小 股 东 ) 沉 不 住 气 了 遗 憾 的 是, 香 港 的 小 股 东 们 并 不 知 道 连 国 土 资 源 部 这 种 国 家 部 委 都 会 欠 账 不 还 钱, 连 司 法 和 政 府 都 不 情 愿 保 护 契 约 精 神, 也 不 知 道 为 中 国 的 50 周 年 大 庆 华 远 必 须 承 担 西 单 文 化 广 场 这 种 公 共 事 业 任 务 那 一 年, 除 了 前 面 说 的 政 府 部 门 的 欠 款 外, 高 登 公 司 尚 欠 1 亿 多 元 的 土 地 款 未 付 ; 中 实 公 司 尚 欠 上 亿 元 的 土 地 款 未 付 ; 市 计 委 京 通 土 地 的 转 让 项 目 因 原 定 的 土 地 地 下 是 个 巨 大 的 军 火 库 而 无 法 向 我 公 司 交 地, 等 于 政 府 违 约, 但 政 府 已 经 预 收 华 远 的 土 地 款, 应 退 回 的 近 两 个 亿 的 资 金 并 未 退 还 ; 西 单 文 化 广 场 应 退 补 的 土 地 出 让 金 也 未 退 还 这 些 欠 款 影 响 了 公 司 数 亿 元 的 利 润 和 数 亿 元 的 现 金 流, 终 于 集 中 在 同 一 个 年 份 对 公 司 形 成 巨 大 的 压 力, 公 司 业 绩 自 然 出 现 下 滑 我 明 白 宁 高 宁 转 给 我 这 封 信 背 后 的 意 思, 但 我 必 须 尊 重 华 远 集 团 股 东 背 后 的 政 府 的 意 见 我 不 但 要 召 开 集 团 公 司 的 党 委 会 说 明 情 况, 还 要 向 区 长 和 区 委 书 记 汇 报 上 述 情 况 宁 高 宁 专 程 飞 往 北 京, 在 华 润 饭 店 和 我 进 行 了 会 谈, 并 征 求 我 的 意 见 通 常 股 民 们 提 出 这 种 想 法 之 后 公 司 有 两 种 选 择, 一 种 是 不 理 睬 股 东 的 意 见, 继 续 执 行 公 司 原 有 的 政 策 ; 另 一 种 是 用 总 经 理 辞 职 变 更 管 理 层 的 办 法 来 满 足 小 股 东 的 意 见, 实 现 公 司 的 结 构 改 善 其 实 华 润 早 就 做 好 了 更 换 我 的 准 备, 黄 铁 鹰 在 此 之 前 就 开 始 物 色 接 替 我 的 人 选, 而 且 这 个 人 不 是 华 远 原 有 队 伍 中 的 人 员 早 在 华 远 与 华 润 合 资 时, 华 远 为 了 保 护 这 支 队 伍, 就 在 合 同 中 约 定, 第 一 届 的 四 年 合 作 期 间 外 方 做 为 大 股 东, 但 不 得 更 换 管 理 团 队, 如 果 四 年 中 管 理 团 队 无 法 完 成 董 事 会 预 计 的 工 作 任 务, 大 股 东 才 有 权 力 更 换 管 理 团 队 1994 年 合 资 期 开 始, 按 一 届 计 算 应 在 1998 年 更 换, 但 1996 年 为 了 上 市, 要 稳 定 管 理 团 队, 于 是 上 市 前 重 新 签 订 聘 任 合 同, 将 我 的 任 职 期 限 从 1996 年 重 新 计 算 为 4 年 一 届, 到 2000 年 终 止, 其 他 管 理 团 队 同 样 延 期 到 2000 年 底 但 经 济 形 势 的 变 化 让 宁 总 不 得 不 重 新 考 虑 这 一 决 定, 背 后 大 约 是 黄 铁 鹰 在 出 主 意, 让 宁 总 下 定 了 决 心 第 二 天 晚 上 在 华 润 酒 店, 我 王 长 连 书 记 和 宁 总 三 个 人 一 起 吃 了 顿 晚 饭, 双 方 达 成 了 协 议 我 仍 担 任 华 远 地 产 董 事 长, 但 辞 去 华 远 地 产 总 经 理 职 务, 我 在 华 润 ( 北 京 ) 置 地 的 上 市 公 司 的 职 务 不 变, 而 新 任 总 经 理 的 人 选 经 双 方 同 意 之 后 另 行 聘 任 虽 然 双 方 都 用 微 笑 结 束 了 这 顿 晚 餐, 但 双 方 的 心 情 并 不 相 同 宁 总 也 许 没 想 到 我 会 轻 松 地 接 受 他 提 出 的 更 换 总 经 理 的 建 议 ( 我 可 以 坚 持 不 许 其 调 换 ), 也 绝 不 会 想 到 我 能 轻 松 地 做 通 区 里 领 导 的 工 作, 没 讲 任 何 的 条 件 但 我 的 心 情 并 没 有 宁 总 那 么 轻 松, 我 确 实 在 这 一 两 年 中 感 觉 到 累 了 从 建 设 部 的 领 导 到 市 政 府 的 领 导, 从 国 土 部 到 相 关 单 位, 我 几 乎 给 得 罪 光 了, 这 些 主 管 房 地 产 的 相 关 部 门 手 中 都 握 有 决 定 企 业 生 死 的 大 权, 这 些 领 导 对 我 的 意 见 不 但 在 北 京 市 也 在 香 港 流 传 着 当 然 也 影 响 着 华 润 的 领 导 们 即 使 没 有 小 股 东 的 这 封 信, 大 约 大 股 东 也 认 为 该 换 个 总 经 理 了, 如 果 能 找 到 一 个 合 适 的 并 能 由 他 们 直 接 指 挥 的 总 经 理, 当 然 更 有 利 于 他 们 对 企 业 的 控 制 宝 玉 送 他 二 人 到 房, 那 天 已 二 更 多 了, 袭 人 来 催 了 几 次 方 回 次 早, 天 方 明 时, 便 披 衣 靸 鞋 往 黛 玉 房 中 来 了, 却 不 见 紫 鹃 翠 缕 二 人, 只 有 他 姊 妹 两 个 尚 卧 在 衾 内 那 黛 玉 严 严 密 密 裹 着 一 幅 杏 子 红 绫 被, 安 稳 合 目 而 睡 湘 云 却 一 把 青 丝, 拖 于 枕 畔, 一 幅 桃 红 绸 被 只 齐 胸 盖 着, 衬 着 那 一 弯 雪 白 的 膀 子, 撂 在 被 外, 上 面 明 显 着 两 个 金 镯 子 宝 玉 见 了 叹 道 : 睡 觉 还 是 不 老 实! 回 来 风 吹 了, 又 嚷 肩 膀 疼 了 一 面 说, 一 面 轻 轻 的 替 他 盖 上 黛 玉 早 已 醒 了, 觉 得 有 人, 就 猜 是 宝 玉, 翻 身 一 看, 果 然 是 他 因 说 道 : 这 早 晚 就 跑 过 来 作 什 么? 宝 玉 说 道 : 这 还 早 呢! 你 起 来 瞧 瞧 罢 黛 玉 道 : 你 先 出 去, 让 我 们 起 来 宝 玉 出 至 外 间 黛 玉 起 来, 叫 醒 湘 云, 二 人 都 穿 了 衣 裳 宝 玉 又 复 进 来 坐 在 镜 台 旁 边, 只 见 紫 鹃 翠 缕 进 来 伏 侍 梳 洗 湘 云 洗 了 脸, 翠 缕 便 拿 残 水 要 泼, 宝 玉 道 : 站 着, 我 就 势 儿 洗 了 就 完 了, 省 了 又 过 去 费 事 说 着, 便 走 过 来, 弯 着 腰 洗 了 两 把 紫 鹃 递 过 香 肥 皂 去, 宝 玉 道 : 不 用 了, 这 盆 里 就 不 少 了 又 洗 了 两 把, 便 要 手 巾 翠 缕 撇 嘴 笑 道 : 还 是 这 个 毛 病 儿 宝 玉 也 不 理 他, 忙 忙 的 要 青 盐 擦 了 牙, 漱 了 口 完 毕, 见 湘 云 已 梳 完 了 头, 便 走 过 来 笑 道 : 好 妹 妹, 替 我 梳 梳 呢 湘 云 道 : 这 可 不 能 了 宝 玉 笑 道 : 好 妹 妹, 你 先 时 候 儿 怎 么 替 我 梳 了 呢? 湘 云 道 : 如 今 我 忘 了, 不 会 梳 了 宝 玉 道 : 横 竖 我 不 出 门, 不 过 打 几 根 辫 子 就 完 了 说 着, 又 千 妹 妹 万 妹 妹 的 央 告 湘 云 只 得 扶 过 他 的 头 来 梳 篦 原 来 宝 玉 在 家 并 不 戴 冠, 只 将 四 围 短 发 编 成 小 辫, 往 顶 心 发 上 归 了 总, 编 一 根 大 辫, 红 绦 结 住 自 发 顶 至 辫 梢, 一 路 四 颗 珍 珠, 下 面 又 有 金 坠 脚 儿 湘 云 一 面 编 着, 一 面 说 道 : 这 珠 子 只 三 颗 了, 这 一 颗 不 是 了 我 记 得 是 一 样 的, 怎 么 少 了 一 颗? 宝 玉 道 : 丢 了 一 颗 湘 云 道 : 必 定 是 外 头 去, 掉 下 来, 叫 人 拣 了 去 了 倒 便 宜 了 拣 的 了 黛 玉 旁 边 冷 笑 道 : 也 不 知 是 真 丢, 也 不 知 是 给 了 人 镶 什 么 戴 去 了 呢! 宝 玉 不 答, 因 镜 台 两 边 都 是 妆 奁 等 物, 顺 手 拿 起 来 赏 玩, 不 觉 拈 起 了 一 盒 子 胭 脂, 意 欲 往 口 边 送, 又 怕 湘 云 说 正 犹 豫 间, 湘 云 在 身 后 伸 过 手 来, 拍 的 一 下 将 胭 脂 从 他 手 中 打 落, 说 道 : 不 长 进 的 毛 病 儿! 多 早 晚 才 改 呢? 一 语 未 了, 只 见 袭 人 进 来, 见 这 光 景, 知 是 梳 洗 过 了, 只 得 回 来 自 己 梳 洗 忽 见 宝 钗 走 来, 因 问 : 宝 兄 弟 那 里 去 了? 袭 人 冷 笑 道 : 宝 兄 弟 那 里 还 有 在 家 的 工 夫! 宝 钗 听 说, 心 中 明 白 袭 人 又 叹 道 : 姐 妹 们 和 气, 也 有 个 分 寸 儿, 也 没 个 黑 家 白 日 闹 的 凭 人 怎 么 劝, 都 是 耳 旁 风 宝 钗 听 了, 心 中 暗 忖 道 : 倒 别 看 错 了 这 个 丫 头, 听 他 说 话, 倒 有 些 识 见 宝 钗 便 在 炕 上 坐 了, 慢 慢 的 闲 言 中, 套 问 他 年 纪 家 乡 等 语, 留 神 窥 察 其 言 语 志 量, Page 深 可 敬 爱 一 时 宝 玉 来 了, 宝 钗 方 出 去 宝 玉 便 问 袭 人 道 : 怎 么 宝 姐 姐 和 你 说 的 这 么 热 闹, 见 我 进 来 就 跑 了? 问 一 声 不 答 再 问 时, 袭 人 方 道 : 你 问 我 吗? 我 不 知 道 你 们 的 原 故 宝 玉 听 了 这 话, 见 他 脸 上 气 色 非 往 日 可 比, 便 笑 道 : 怎 么 又 动 了 气 了 呢? 袭 人 冷 笑 道 : 我 那 里 敢 动 气 呢? 只 是 你 从 今 别 进 这 屋 子 了, 横 竖 有 人 伏 侍 你, 再 不 必 来 支 使 我 我 仍 旧 还 伏 侍 老 太 太 去 一 面 说, 一 面 便 在 炕 上 合 眼 倒 下 宝 玉 见 了 这 般 景 况, 深 为 骇 异, 禁 不 住 赶 第 3 页

4 来 央 告 那 袭 人 只 管 合 着 眼 不 理 宝 玉 没 了 主 意, 因 见 麝 月 进 来, 便 问 道 : 你 姐 姐 怎 么 了? 麝 月 道 : 我 知 道 么? 问 你 自 己 就 明 白 了 宝 玉 听 说, 呆 了 一 回, 自 觉 无 趣, 便 起 身 嗳 道 : 不 理 我 罢! 我 也 睡 去 说 着, 便 起 身 下 炕, 到 自 己 床 上 睡 下 袭 人 听 他 半 日 无 动 静, 微 微 的 打 齁, 料 他 睡 着, 便 起 来 拿 了 一 领 斗 篷 来 替 他 盖 上 只 听 唿 的 一 声, 宝 玉 便 掀 过 去, 仍 合 着 眼 装 睡 袭 人 明 知 其 意, 便 点 头 冷 笑 道 : 你 也 不 用 生 气, 从 今 儿 起, 我 也 只 当 是 个 哑 吧, 再 不 说 你 一 声 儿 了 好 不 好? 宝 玉 禁 不 住 起 身 问 道 : 我 又 怎 么 了? 你 又 劝 我? 你 劝 也 罢 了, 刚 才 又 没 劝, 我 一 进 来, 你 就 不 理 我, 赌 气 睡 了, 我 还 摸 不 着 是 为 什 么 这 会 子 你 又 说 我 恼 了! 我 何 尝 听 见 你 劝 我 的 是 什 么 话 呢? 袭 人 道 : 你 心 里 还 不 明 白? 还 等 我 说 呢! 正 闹 着, 贾 母 遣 人 来 叫 他 吃 饭, 方 往 前 边 来 胡 乱 吃 了 一 碗, 仍 回 自 己 房 中 只 见 袭 人 睡 在 外 头 炕 上, 麝 月 在 旁 抹 牌 宝 玉 素 知 他 两 个 亲 厚, 并 连 麝 月 也 不 理, 揭 起 软 帘 自 往 里 间 来 麝 月 只 得 跟 进 来 宝 玉 便 推 他 出 去 说 : 不 敢 惊 动 麝 月 便 笑 着 出 来, 叫 了 两 个 小 丫 头 进 去 宝 玉 拿 了 本 书, 歪 着 看 了 半 天, 因 要 茶, 抬 头 见 两 个 小 丫 头 在 地 下 站 着, 那 个 大 两 岁 清 秀 些 的, 宝 玉 问 他 道 : 你 不 是 叫 什 么 香 吗? 那 丫 头 答 道 : 叫 蕙 香 宝 玉 又 问 : 是 谁 起 的 名 字? 蕙 香 道 : 我 原 叫 芸 香, 是 花 大 姐 姐 改 的 宝 玉 道 : 正 经 叫 晦 气 也 罢 了, 又 蕙 香 咧! 你 姐 儿 几 个? 蕙 香 道 : 四 个 宝 玉 道 : 你 第 几 个? 蕙 香 道 : 第 四 宝 玉 道 : 明 日 就 叫 四 儿, 不 必 什 么 蕙 香 兰 气 的 那 一 个 配 比 这 些 花 儿? 没 的 玷 辱 了 好 名 好 姓 的! 一 面 说, 一 面 叫 他 倒 了 茶 来 袭 人 和 麝 月 在 外 间 听 了 半 日, 只 管 悄 悄 的 抿 着 嘴 儿 笑 这 一 日, 宝 玉 也 不 出 房, 自 己 闷 闷 的, 只 不 过 拿 书 解 闷, 或 弄 笔 墨, 也 不 使 唤 众 人, 只 叫 四 儿 答 应 谁 知 这 四 儿 是 个 乖 巧 不 过 的 丫 头, 见 宝 玉 用 他, 他 就 变 尽 方 法 儿 笼 络 宝 玉 至 晚 饭 后, 宝 玉 因 吃 了 两 杯 酒, 眼 饧 耳 热 之 馀, 若 往 日 则 有 袭 人 等 大 家 嘻 笑 有 兴 ; 今 日 却 冷 清 清 的, 一 人 对 灯, 好 没 兴 趣 待 要 赶 了 他 们 去, 又 怕 他 们 得 了 意, 以 后 越 来 劝 了 ; 若 拿 出 作 上 人 的 光 景 镇 唬 他 们, 似 乎 又 太 无 情 了 说 不 得 横 着 心 : 只 当 他 们 死 了, 横 竖 自 家 也 要 过 的 如 此 一 想, 却 倒 毫 无 牵 挂, 反 能 怡 然 自 悦 因 命 四 儿 剪 烛 烹 茶, 自 己 看 了 一 回 南 华 经, 至 外 篇 胠 箧 一 则, 其 文 曰 : 故 绝 圣 弃 智, 大 盗 乃 止 ; 擿 玉 毁 珠, 小 盗 不 起 焚 符 破 玺, 而 民 朴 鄙 ; 剖 斗 折 衡, 而 民 不 争 ; 殚 残 天 下 之 圣 法, 而 民 始 可 与 议 论 擢 乱 六 律, 铄 绝 竽 瑟, 塞 瞽 旷 之 耳, 而 天 下 始 人 含 其 聪 矣 ; 灭 文 章, 散 五 彩, 胶 离 朱 之 目, 而 天 下 始 人 含 其 明 矣 ; 毁 绝 钩 绳, 而 弃 规 矩, 工 垂 之 指, 而 天 下 始 人 含 其 巧 矣 看 至 此, 意 趣 洋 洋, 趁 着 酒 兴, 不 禁 提 笔 续 曰 : Page 焚 花 散 麝, 而 闺 阁 始 人 含 其 劝 矣 ; 戕 宝 钗 之 仙 姿, 灰 黛 玉 之 灵 窍, 丧 灭 情 意, 而 闺 阁 之 美 恶 始 相 类 矣 彼 含 其 劝, 则 无 参 商 之 虞 矣 ; 戕 其 仙 姿, 无 恋 爱 之 心 矣 ; 灰 其 灵 窍, 无 才 思 之 情 矣 彼 钗 玉 花 麝 者, 皆 张 其 罗 而 邃 其 穴, 所 以 迷 惑 缠 陷 天 下 者 也 续 毕, 掷 笔 就 寝 头 刚 着 枕, 便 忽 然 睡 去, 一 夜 竟 不 知 所 之 直 至 天 明 方 醒, 翻 身 看 时, 只 见 袭 人 和 衣 睡 在 衾 上 宝 玉 将 昨 日 的 事, 已 付 之 度 外, 便 推 他 说 道 : 起 来 好 生 睡, 看 冻 着 原 来 袭 人 见 他 无 明 无 夜 和 姐 妹 们 鬼 混, 若 真 劝 他, 料 不 能 改, 故 用 柔 情 以 警 之, 料 他 不 过 半 日 片 刻, 仍 旧 好 了 ; 不 想 宝 玉 竟 不 回 转, 自 己 反 不 得 主 意, 直 一 夜 没 好 生 睡 今 忽 见 宝 玉 如 此, 料 是 他 心 意 回 转, 便 索 性 不 理 他 宝 玉 见 他 不 应, 便 伸 手 替 他 解 衣, 刚 解 开 钮 子, 被 袭 人 将 手 推 开, 又 自 扣 了 宝 玉 无 法, 只 得 拉 他 的 手 笑 道 : 你 到 底 怎 么 了? 连 问 几 声, 袭 人 睁 眼 说 道 : 我 也 不 怎 么 着 你 睡 醒 了, 快 过 那 边 梳 洗 去 再 迟 了, 就 赶 不 上 了 宝 玉 道 : 我 过 那 里 去? 袭 人 冷 笑 道 : 你 问 我, 我 知 道 吗? 你 爱 过 那 里 去 就 过 那 里 去 从 今 咱 们 两 个 人 撂 开 手, 省 的 鸡 生 鹅 斗, 叫 别 人 笑 话 横 竖 那 边 腻 了 过 来, 这 边 又 有 什 么 四 儿 五 儿 伏 侍 你 我 们 这 起 东 西, 可 是 白 玷 辱 了 好 名 好 姓 的! 宝 玉 笑 道 : 你 今 儿 还 记 着 呢? 袭 人 道 : 一 百 年 还 记 着 呢 比 不 得 你, 拿 着 我 的 话 当 耳 旁 风, 夜 里 说 了, 早 起 就 忘 了 宝 玉 见 他 娇 嗔 满 面, 情 不 可 禁, 便 向 枕 边 拿 起 一 根 玉 簪 来, 一 跌 两 段, 说 道 : 我 再 不 听 你 说, 就 和 这 簪 子 一 样! 袭 人 忙 的 拾 了 簪 子, 说 道 : 大 早 起, 这 是 何 苦 来? 听 不 听 在 你, 也 不 值 的 这 么 着 呀 宝 玉 道 : 你 那 里 知 道 我 心 里 的 急 呢? 袭 人 笑 道 : 你 也 知 道 着 急 么? 你 可 知 道 我 心 里 是 怎 么 着? 快 洗 脸 去 罢 说 着, 二 人 方 起 来 梳 洗 宝 玉 往 上 房 去 后, 谁 知 黛 玉 走 来, 见 宝 玉 不 在 房 中, 因 翻 弄 案 上 书 看 可 巧 便 翻 出 昨 儿 的 庄 子 来, 看 见 宝 玉 所 续 之 处, 不 觉 又 气 又 笑, 不 禁 也 提 笔 续 了 一 绝 云 : 无 端 弄 笔 是 何 人? 剿 袭 南 华 庄 子 文 不 悔 自 家 无 见 识, 却 将 丑 语 诋 他 人! 题 毕, 也 往 上 房 来 见 贾 母, 后 往 王 夫 人 处 来 谁 知 凤 姐 之 女 大 姐 儿 病 了, 正 乱 着 请 大 夫 诊 脉 大 夫 说 : 替 太 太 奶 奶 们 道 喜 : 姐 儿 发 热 是 见 喜 了, 并 非 别 症 王 夫 人 凤 姐 听 了, 忙 遣 人 问 : 可 好 不 好? 大 夫 回 道 : 症 虽 险, 却 顺, 倒 还 不 妨 预 备 桑 虫 猪 尾 要 紧 凤 姐 听 了, 登 时 忙 将 起 来 : 一 面 打 扫 房 屋, 供 奉 痘 疹 娘 娘 ; 一 面 传 与 家 人 忌 煎 炒 等 物 ; 一 面 命 平 儿 打 点 铺 盖 衣 服 与 贾 琏 隔 房 ; 一 面 又 拿 大 红 尺 头 给 奶 子 丫 头 亲 近 人 等 裁 衣 裳 外 面 打 扫 净 室, 款 留 两 位 医 生, 轮 流 斟 酌 诊 脉 下 第 4 页

5 药, 十 二 日 不 放 家 去 贾 琏 只 得 搬 出 外 书 房 来 安 歇 凤 姐 和 平 儿 都 跟 王 夫 人 日 日 供 奉 娘 娘 那 贾 琏 只 离 了 凤 姐, 便 要 寻 事, 独 寝 了 两 夜 十 分 难 熬, 只 得 暂 将 小 厮 内 清 俊 的 选 来 出 火 不 想 荣 国 府 内 有 一 个 极 不 成 材 破 烂 酒 头 厨 子 名 叫 多 官 儿, 因 他 懦 弱 无 能, 人 都 叫 他 作 多 浑 虫 二 年 前 他 父 亲 给 他 娶 了 个 媳 妇, 今 年 才 二 十 岁, 也 有 几 分 人 材, 又 兼 生 性 轻 薄, 最 喜 拈 花 惹 草 多 浑 虫 又 不 理 论, 只 有 酒 有 肉 有 钱, 就 诸 事 不 管 了, 所 以 宁 荣 二 府 之 人 都 得 入 手 因 这 媳 妇 妖 调 异 常, 轻 狂 无 比, 众 人 都 叫 他 多 姑 娘 儿 如 今 贾 琏 在 外 熬 煎, 往 日 也 见 过 这 媳 妇, 垂 涎 久 了, 只 是 内 惧 娇 妻, 外 惧 娈 童, 不 曾 得 手 那 多 姑 Page 娘 儿 也 久 有 意 于 贾 琏, 只 恨 没 空 儿 ; 今 闻 贾 琏 挪 在 外 书 房 来, 他 便 没 事 也 要 走 三 四 趟, 招 惹 的 贾 琏 似 饥 鼠 一 般 少 不 得 和 心 腹 小 厮 计 议, 许 以 金 帛, 焉 有 不 允 之 理, 况 都 和 这 媳 妇 子 是 旧 交, 一 说 便 成 是 夜 多 浑 虫 醉 倒 在 炕, 二 鼓 人 定, 贾 琏 便 溜 进 来 相 会 一 见 面 早 已 神 魂 失 据, 也 不 及 情 谈 款 叙, 便 宽 衣 动 作 起 来 谁 知 这 媳 妇 子 有 天 生 的 奇 趣, 一 经 男 子 挨 身, 便 觉 遍 体 筋 骨 瘫 软, 使 男 子 如 卧 绵 上, 更 兼 淫 态 浪 言, 压 倒 娼 妓 贾 琏 此 时 恨 不 得 化 在 他 身 上 那 媳 妇 子 故 作 浪 语, 在 下 说 道 : 你 们 姐 儿 出 花 儿, 供 着 娘 娘, 你 也 该 忌 两 日, 倒 为 我 腌 臜 了 身 子, 快 离 了 我 这 里 罢 贾 琏 一 面 大 动, 一 面 喘 吁 吁 答 道 : 你 就 是 娘 娘! 那 里 还 管 什 么 娘 娘 呢! 那 媳 妇 子 越 浪 起 来, 贾 琏 亦 丑 态 毕 露 一 时 事 毕, 不 免 盟 山 誓 海, 难 舍 难 分 自 此 后, 遂 成 相 契 一 日, 大 姐 毒 尽 癍 回, 十 二 日 后 送 了 娘 娘, 合 家 祭 天 祀 祖, 还 愿 焚 香, 庆 贺 放 赏 已 毕, 贾 琏 仍 复 搬 进 卧 室 见 了 凤 姐, 正 是 俗 语 云 : 新 婚 不 如 远 别 是 夜 更 有 无 限 恩 爱, 自 不 必 说 次 日 早 起, 凤 姐 往 上 屋 里 去 后, 平 儿 收 拾 外 边 拿 进 来 的 衣 服 铺 盖, 不 承 望 枕 套 中 抖 出 一 绺 青 丝 来 平 儿 会 意, 忙 藏 在 袖 内, 便 走 到 这 边 房 里, 拿 出 头 发 来, 向 贾 琏 笑 道 : 这 是 什 么 东 西? 贾 琏 一 见, 连 忙 上 来 要 抢 平 儿 就 跑, 被 贾 琏 一 把 揪 住, 按 在 炕 上, 从 手 中 来 夺 平 儿 笑 道 : 你 这 个 没 良 心 的, 我 好 意 瞒 着 他 来 问 你, 你 倒 赌 利 害! 等 我 回 来 告 诉 了, 看 你 怎 么 着? 贾 琏 听 说, 忙 陪 笑 央 求 道 : 好 人, 你 赏 我 罢! 我 再 不 敢 利 害 了 一 语 未 了, 忽 听 凤 姐 声 音 贾 琏 此 时 松 了 不 是 抢 又 不 是, 只 叫 : 好 人, 别 叫 他 知 道! 平 儿 才 起 身, 凤 姐 已 走 进 来, 叫 平 儿 : 快 开 匣 子, 替 太 太 找 样 子 平 儿 忙 答 应 了, 找 时, 凤 姐 见 了 贾 琏, 忽 然 想 起 来, 便 问 平 儿 : 前 日 拿 出 去 的 东 西, 都 收 进 来 了 没 有? 平 儿 道 : 收 进 来 了 凤 姐 道 : 少 什 么 不 少? 平 儿 道 : 细 细 查 了, 没 少 一 件 儿 凤 姐 又 道 : 可 多 什 么? 平 儿 笑 道 : 不 少 就 罢 了, 那 里 还 有 多 出 来 的 分 儿? 凤 姐 又 笑 道 : 这 十 几 天, 难 保 干 净, 或 者 有 相 好 的 丢 下 什 么 戒 指 儿 汗 巾 儿, 也 未 可 定 一 席 话, 说 的 贾 琏 脸 都 黄 了, 在 凤 姐 身 背 后, 只 望 着 平 儿 杀 鸡 儿 抹 脖 子 的 使 眼 色 儿, 求 他 遮 盖 平 儿 只 装 看 不 见, 因 笑 道 : 怎 么 我 的 心 就 和 奶 奶 一 样! 我 就 怕 有 原 故, 留 神 搜 了 一 搜, 竟 一 点 破 绽 儿 都 没 有 奶 奶 不 信, 亲 自 搜 搜 凤 姐 笑 道 : 傻 丫 头! 他 就 有 这 些 东 西, 肯 叫 咱 们 搜 着? 说 着, 拿 了 样 子 出 去 了 平 儿 指 着 鼻 子, 摇 着 头 儿, 笑 道 : 这 件 事 你 该 怎 么 谢 我 呢? 喜 的 贾 琏 眉 开 眼 笑, 跑 过 来 搂 着, 心 肝 乖 乖 儿 肉 的 便 乱 叫 起 来 平 儿 手 里 拿 着 头 发, 笑 道 : 这 是 一 辈 子 的 把 柄 儿 好 便 罢, 不 好 咱 们 就 抖 出 来 贾 琏 笑 着 央 告 道 : 你 好 生 收 着 罢, 千 万 可 别 叫 他 知 道 嘴 里 说 着, 瞅 他 不 堤 防, 一 把 就 抢 过 来, 笑 道 : 你 拿 着 到 底 不 好, 不 如 我 烧 了 就 完 了 事 了 一 面 说, 一 面 掖 在 靴 掖 子 内 平 儿 咬 牙 道 : 没 良 心 的, 过 了 河 儿 就 拆 桥, 明 儿 还 想 我 替 你 撒 谎 呢! 贾 琏 见 他 娇 俏 动 情, 便 搂 着 求 欢 平 儿 夺 手 跑 出 来, 急 的 贾 琏 弯 着 腰 恨 道 : 死 促 狭 小 娼 妇 儿! 一 定 浪 上 人 的 火 来, 他 又 跑 了 平 儿 在 窗 外 笑 道 : 我 浪 我 的, 谁 叫 你 动 火? 难 道 图 你 舒 服, 叫 他 知 道 了, 又 不 待 见 我 呀! 贾 琏 道 : 你 不 用 怕 他! 等 我 性 子 上 来, 把 这 醋 罐 子 打 个 稀 烂, 他 才 认 的 我 呢! 他 防 我 象 防 贼 的 似 的, 只 许 他 和 男 人 说 话, 不 许 我 和 女 人 说 话 我 和 女 人 说 话, 略 近 些, 他 就 疑 惑, 他 不 论 小 叔 子 侄 儿 大 的 小 的, 说 说 笑 笑, 就 都 使 得 了 以 后 我 也 不 许 他 见 人! 平 儿 道 : 他 防 你 使 得, 你 醋 他 使 不 得 他 不 笼 络 着 人, 怎 么 使 唤 呢? 你 行 动 就 是 坏 心, 连 我 也 不 放 心, Page 别 说 他 呀 贾 琏 道 : 哦, 也 罢 了 么, 都 是 你 们 行 的 是, 我 行 动 儿 就 存 坏 心 多 早 晚 才 叫 你 们 都 死 在 我 手 里 呢! 正 说 着, 凤 姐 走 进 院 来, 因 见 平 儿 在 窗 外, 便 问 道 : 要 说 话, 怎 么 不 在 屋 里 说, 又 跑 出 来 隔 着 窗 户 闹, 这 是 什 么 意 思? 贾 琏 在 内 接 口 道 : 你 可 问 他 么, 倒 象 屋 里 有 老 虎 吃 他 呢 平 儿 道 : 屋 里 一 个 人 没 有, 我 在 他 跟 前 作 什 么? 凤 姐 笑 道 : 没 人 才 便 宜 呢 平 儿 听 说, 便 道 : 这 话 是 说 我 么? 凤 姐 便 笑 道 : 不 说 你 说 谁? 平 儿 道 : 别 叫 我 说 出 好 话 来 了! 说 着 也 不 打 帘 子, 赌 气 往 那 边 去 了 凤 姐 自 己 掀 帘 进 来, 说 道 : 平 儿 丫 头 疯 魔 了, 这 蹄 子 认 真 要 降 伏 起 我 来 了! 仔 细 你 的 皮 贾 琏 听 了, 倒 在 炕 上, 拍 手 笑 道 : 我 竟 不 知 平 儿 这 么 利 害, 从 此 倒 服 了 他 了 凤 姐 道 : 都 是 你 兴 的 他, 我 只 和 你 算 账 就 完 了 贾 琏 听 了 啐 道 : 你 们 两 个 人 不 睦, 又 拿 我 来 垫 喘 儿 了 我 躲 开 你 们 就 完 了 凤 姐 道 : 我 看 你 躲 到 那 里 去? 贾 琏 道 : 我 自 然 有 去 处 说 着 就 走, 凤 姐 道 : 你 别 走, 我 还 有 话 和 你 说 呢 不 知 何 事, 且 听 下 回 分 解 Page 第 5 页

6 第 二 十 二 回 听 曲 文 宝 玉 悟 禅 机 制 灯 谜 贾 政 悲 谶 语 话 说 贾 琏 听 凤 姐 儿 说 有 话 商 量, 因 止 步 问 : 什 么 话? 凤 姐 道 : 二 十 一 是 薛 妹 妹 的 生 日, 你 到 底 怎 么 样? 贾 琏 道 : 我 知 道 怎 么 样? 你 连 多 少 大 生 日 都 料 理 过 了, 这 会 子 倒 没 有 主 意 了! 凤 姐 道 : 大 生 日 是 有 一 定 的 则 例 如 今 他 这 生 日, 大 又 不 是, 小 又 不 是, 所 以 和 你 商 量 贾 琏 听 了, 低 头 想 了 半 日, 道 : 你 竟 糊 涂 了 现 有 比 例, 那 林 妹 妹 就 是 例 往 年 怎 么 给 林 妹 妹 做 的, 如 今 也 照 样 给 薛 妹 妹 做 就 是 了 凤 姐 听 了 冷 笑 道 : 我 难 道 这 个 也 不 知 道! 我 也 这 么 想 来 着 但 昨 日 听 见 老 太 太 说, 问 起 大 家 的 年 纪 生 日 来, 听 见 薛 大 妹 妹 今 年 十 五 岁, 虽 不 算 是 整 生 日, 也 算 得 将 笄 的 年 分 儿 了 老 太 太 说 要 替 他 做 生 日, 自 然 和 往 年 给 林 妹 妹 做 的 不 同 了 贾 琏 道 : 这 么 着, 就 比 林 妹 妹 的 多 增 些 凤 姐 道 : 我 也 这 么 想 着, 所 以 讨 你 的 口 气 儿 我 私 自 添 了, 你 又 怪 我 不 回 明 白 了 你 了 贾 琏 笑 道 : 罢! 罢! 这 空 头 情 我 不 领 你 不 盘 察 我 就 够 了, 我 还 怪 你? 说 着, 一 径 去 了, 不 在 话 下 且 说 湘 云 住 了 两 日, 便 要 回 去, 贾 母 因 说 : 等 过 了 你 宝 姐 姐 的 生 日, 看 了 戏, 再 回 去 湘 云 听 了, 只 得 住 下, 又 一 面 遣 人 回 去, 将 自 己 旧 日 作 的 两 件 针 线 活 计 取 来, 为 宝 钗 生 辰 之 仪 谁 想 贾 母 自 见 宝 钗 来 了, 喜 他 稳 重 和 平, 正 值 他 才 过 第 一 个 生 辰, 便 自 己 捐 资 二 十 两, 唤 了 凤 姐 来, 交 与 他 备 酒 戏 凤 姐 凑 趣, 笑 道 : 一 个 老 祖 宗, 给 孩 子 们 作 生 日, 不 拘 怎 么 着, 谁 还 敢 争? 又 办 什 么 酒 席 呢? 既 高 兴, 要 热 闹, 就 说 不 得 自 己 花 费 几 两 老 库 里 的 体 己 这 早 晚 找 出 这 霉 烂 的 二 十 两 银 子 来 做 东, 意 思 还 叫 我 们 赔 上! 果 然 拿 不 出 来 也 罢 了, 金 的 银 的 圆 的 扁 的 压 塌 了 箱 子 底, 只 是 累 掯 我 们 老 祖 宗 看 看, 谁 不 是 你 老 人 家 的 儿 女? 难 道 将 来 只 有 宝 兄 弟 顶 你 老 人 家 上 五 台 山 不 成? 那 些 东 西 只 留 给 他! 我 们 虽 不 配 使, 也 别 太 苦 了 我 们, 这 个 够 酒 的 够 戏 的 呢? 说 的 满 屋 里 都 笑 起 来 贾 母 亦 笑 道 : 你 们 听 听 这 嘴! 我 也 算 会 说 的 了, 怎 么 说 不 过 这 猴 儿? 你 婆 婆 也 不 敢 强 嘴, 你 就 和 我 啊 的! 凤 姐 笑 道 : 我 婆 婆 也 是 一 样 的 疼 宝 玉, 我 也 没 处 诉 冤! 倒 说 我 强 嘴! 说 着, 又 引 贾 母 笑 了 一 会 贾 母 十 分 喜 悦 到 晚 上, 众 人 都 在 贾 母 前, 定 省 之 馀, 大 家 娘 儿 们 说 笑 时, 贾 母 因 问 宝 钗 爱 听 何 戏, 爱 吃 何 物 宝 钗 深 知 贾 母 年 老 之 人, 喜 热 闹 戏 文, 爱 吃 甜 烂 之 物, 便 总 依 贾 母 素 喜 者 说 了 一 遍 贾 母 更 加 喜 欢 次 日, 先 送 过 衣 服 玩 物 去, 王 夫 人 凤 姐 黛 玉 等 诸 人 皆 有 随 分 的, 不 须 细 说 至 二 十 一 日, 贾 母 内 院 搭 了 家 常 小 巧 戏 台, 定 了 一 班 新 出 的 小 戏, 昆 弋 两 腔 俱 有 就 在 贾 母 上 房 摆 了 几 席 家 宴 酒 席, 并 无 一 个 外 客, 只 有 薛 姨 妈 史 湘 云 宝 钗 是 客, 馀 者 皆 是 自 己 人 这 日 早 起, 宝 玉 因 不 见 黛 玉, 便 到 他 房 中 来 寻, 只 见 黛 玉 歪 在 炕 上 宝 玉 笑 道 : 起 来 吃 饭 去 就 开 戏 了, 你 爱 听 那 一 出? 我 好 点 黛 玉 冷 笑 道 : 你 既 这 么 说, 你 就 特 叫 一 班 戏, 拣 我 爱 的 唱 给 我 听, 这 会 子 犯 不 上 借 着 光 儿 问 我 宝 玉 笑 道 : 这 有 什 么 难 的, 明 儿 就 叫 一 班 子, 也 叫 他 们 借 着 咱 们 的 光 儿 一 面 说, 一 面 拉 他 起 来, 携 手 出 去 吃 了 饭, 点 戏 时, 贾 母 一 面 先 叫 宝 钗 点, 宝 钗 推 让 一 遍, 无 法, 只 得 点 了 一 出 西 游 记 贾 母 自 是 喜 欢 又 让 薛 姨 妈, 薛 姨 妈 见 宝 钗 点 了, 不 肯 再 点 贾 母 便 特 命 凤 姐 点 凤 姐 虽 有 邢 王 二 夫 人 在 前, 但 因 贾 母 之 命, 不 敢 违 拗, 且 知 贾 母 喜 热 闹 更 喜 谑 笑 科 诨, 便 先 点 了 一 出, 却 是 刘 二 当 衣 贾 母 果 真 更 又 喜 欢 然 后 便 命 黛 玉 点, 黛 玉 又 让 王 夫 人 等 先 点 贾 母 道 : 今 Page 儿 原 是 我 特 带 着 你 们 取 乐, 咱 们 只 管 咱 们 的, 别 理 他 们 我 巴 巴 儿 的 唱 戏 摆 酒, 为 他 们 呢? 他 们 白 听 戏 白 吃 已 经 便 宜 了, 还 让 他 们 点 戏 呢! 说 着, 大 家 都 笑 黛 玉 方 点 了 一 出 然 后 宝 玉 史 湘 云 迎 探 惜 李 纨 等 俱 各 点 了, 按 出 扮 演 至 上 酒 席 时, 贾 母 又 命 宝 钗 点, 宝 钗 点 了 一 出 山 门 宝 玉 道 : 你 只 好 点 这 些 戏 宝 钗 道 : 你 白 听 了 这 几 年 戏, 那 里 知 道 这 出 戏, 排 场 词 藻 都 好 呢 宝 玉 道 : 我 从 来 怕 这 些 热 闹 戏 宝 钗 笑 道 : 要 说 这 一 出 热 闹, 你 更 不 知 戏 了 你 过 来, 我 告 诉 你, 这 一 出 戏 是 一 套 北 点 绛 唇, 铿 锵 顿 挫, 那 音 律 不 用 说 是 好 了, 那 词 藻 中 有 只 寄 生 草, 极 妙, 你 何 曾 知 道! 宝 玉 见 说 的 这 般 好, 便 凑 近 来 央 告 : 好 姐 姐, 念 给 我 听 听 宝 钗 便 念 给 他 听 道 : 漫 揾 英 雄 泪, 相 离 处 士 家 谢 慈 悲 剃 度 在 莲 台 下 没 缘 法 转 眼 分 离 乍 赤 条 条 来 去 无 牵 挂 那 里 讨 烟 蓑 雨 笠 卷 单 行? 一 任 俺 芒 鞋 破 钵 随 缘 化! 宝 玉 听 了, 喜 的 拍 膝 摇 头, 称 赞 不 已 ; 又 赞 宝 钗 无 书 不 知 黛 玉 把 嘴 一 撇 道 : 安 静 些 看 戏 吧! 还 没 唱 山 门, 你 就 妆 疯 了 说 的 湘 云 也 笑 了 于 是 大 家 看 戏, 到 晚 方 散 贾 母 深 爱 那 做 小 旦 的 和 那 做 小 丑 的, 因 命 人 带 进 来, 细 看 时, 益 发 可 怜 见 的 因 问 他 年 纪, 那 小 旦 才 十 一 岁, 小 丑 才 九 岁, 大 家 叹 息 了 一 回 贾 母 令 人 另 拿 些 肉 果 给 他 两 个, 又 另 赏 钱 凤 姐 笑 道 : 这 个 孩 子 扮 上 活 象 一 个 人, 你 们 再 瞧 不 出 来 宝 钗 心 内 也 知 道, 却 点 头 不 说 ; 宝 玉 也 点 了 点 头 儿 不 敢 说 湘 云 便 接 口 道 : 我 知 道, 是 象 林 姐 姐 的 模 样 儿 宝 玉 听 了, 忙 把 湘 云 瞅 了 一 眼 众 人 听 了 这 话, 留 神 细 看, 都 笑 起 来 了, 说 : 果 然 象 他! 一 时 散 了 晚 间, 湘 云 便 命 翠 缕 把 衣 包 收 拾 了 翠 缕 道 : 忙 什 么? 等 去 的 时 候 包 也 不 迟 湘 云 道 : 明 早 就 走, 还 在 这 里 做 什 么? 看 人 家 的 脸 子! 宝 玉 听 了 这 话, 忙 近 前 说 道 : 好 妹 妹, 你 错 怪 了 我 林 妹 妹 是 个 多 心 的 人 别 人 分 明 知 道, 不 肯 说 出 来, 也 皆 因 怕 他 恼 谁 知 你 不 防 头 就 说 出 来 了, 他 第 6 页

7 岂 不 恼 呢? 我 怕 你 得 罪 了 人, 所 以 才 使 眼 色 你 这 会 子 恼 了 我, 岂 不 辜 负 了 我? 要 是 别 人, 那 怕 他 得 罪 了 人, 与 我 何 干 呢? 湘 云 摔 手 道 : 你 那 花 言 巧 语 别 望 着 我 说 我 原 不 及 你 林 妹 妹 别 人 拿 他 取 笑 儿 都 使 得, 我 说 了 就 有 不 是 我 本 也 不 配 和 他 说 话 : 他 是 主 子 姑 娘, 我 是 奴 才 丫 头 么 宝 玉 急 的 说 道 : 我 倒 是 为 你 为 出 不 是 来 了 我 要 有 坏 心, 立 刻 化 成 灰, 教 万 人 拿 脚 踹! 湘 云 道 : 大 正 月 里, 少 信 着 嘴 胡 说 这 些 没 要 紧 的 歪 话! 你 要 说, 你 说 给 那 些 小 性 儿 行 动 爱 恼 人 会 辖 治 你 的 人 听 去, 别 叫 我 啐 你 说 着, 进 贾 母 里 间 屋 里, 气 忿 忿 的 躺 着 去 了 宝 玉 没 趣, 只 得 又 来 找 黛 玉 谁 知 才 进 门, 便 被 黛 玉 推 出 来 了, 将 门 关 上 宝 玉 又 不 解 何 故, 在 窗 外 只 是 低 声 叫 好 妹 妹 好 妹 妹, 黛 玉 总 不 理 他 宝 玉 闷 闷 的 垂 头 不 语 紫 鹃 却 知 端 底, 当 此 时 料 不 能 劝 那 宝 玉 只 呆 呆 的 站 着 黛 玉 只 当 他 回 去 了, 却 开 了 门, 只 见 宝 玉 还 站 在 那 里 黛 玉 不 好 再 闭 门, 宝 玉 因 跟 进 来, 问 道 : 凡 事 都 有 个 原 故, 说 出 来 人 也 不 委 屈 好 好 的 就 恼, 到 底 为 什 么 起 呢? 黛 玉 冷 笑 道 : 问 我 呢! 我 也 不 知 为 什 么 我 原 是 给 你 们 取 笑 儿 的, 拿 着 我 比 戏 子, 给 众 人 取 笑 儿! 宝 玉 道 : 我 并 没 有 比 你, 也 并 没 有 笑 你, 为 什 么 恼 我 呢? 黛 玉 道 : 你 还 要 比, 你 还 要 笑? 你 不 比 不 笑, 比 人 家 比 了 笑 了 的 还 利 害 呢! 宝 玉 听 说, 无 可 分 辩 黛 玉 又 道 : 这 Page 还 可 恕 你 为 什 么 又 和 云 儿 使 眼 色 儿? 这 安 的 是 什 么 心? 莫 不 是 他 和 我 玩, 他 就 自 轻 自 贱 了? 他 是 公 侯 的 小 姐, 我 原 是 民 间 的 丫 头 他 和 我 玩, 设 如 我 回 了 口, 那 不 是 他 自 惹 轻 贱? 你 是 这 个 主 意 不 是? 你 却 也 是 好 心, 只 是 那 一 个 不 领 你 的 情, 一 般 也 恼 了 你 又 拿 我 作 情, 倒 说 我 小 性 儿 行 动 肯 恼 人 你 又 怕 他 得 罪 了 我, 我 恼 他 与 你 何 干, 他 得 罪 了 我 又 与 你 何 干 呢? 宝 玉 听 了, 方 知 才 和 湘 云 私 谈, 他 也 听 见 了 细 想 自 己 原 为 怕 他 二 人 恼 了, 故 在 中 间 调 停, 不 料 自 己 反 落 了 两 处 的 数 落, 正 合 着 前 日 所 看 南 华 经 内 巧 者 劳 而 智 者 忧, 无 能 者 无 所 求, 蔬 食 而 遨 游, 泛 若 不 系 之 舟, 又 曰 山 木 自 寇, 源 泉 自 盗 等 句, 因 此 越 想 越 无 趣 再 细 想 来 : 如 今 不 过 这 几 个 人, 尚 不 能 应 酬 妥 协, 将 来 犹 欲 何 为? 想 到 其 间, 也 不 分 辩, 自 己 转 身 回 房 黛 玉 见 他 去 了, 便 知 回 思 无 趣, 赌 气 去 的, 一 言 也 不 发, 不 禁 自 己 越 添 了 气, 便 说 : 这 一 去, 一 辈 子 也 别 来 了, 也 别 说 话! 那 宝 玉 不 理, 竟 回 来, 躺 在 床 上, 只 是 闷 闷 的 袭 人 虽 深 知 原 委, 不 敢 就 说, 只 得 以 别 事 来 解 说, 因 笑 道 : 今 儿 听 了 戏, 又 勾 出 几 天 戏 来 宝 姑 娘 一 定 要 还 席 的 宝 玉 冷 笑 道 : 他 还 不 还, 与 我 什 么 相 干? 袭 人 见 这 话 不 似 往 日, 因 又 笑 道 : 这 是 怎 么 说 呢? 好 好 儿 的 大 正 月 里, 娘 儿 们 姐 儿 们 都 喜 喜 欢 欢 的, 你 又 怎 么 这 个 样 儿 了? 宝 玉 冷 笑 道 : 他 们 娘 儿 们 姐 儿 们 喜 欢 不 喜 欢, 也 与 我 无 干 袭 人 笑 道 : 大 家 随 和 儿, 你 也 随 点 和 儿 不 好? 宝 玉 道 : 什 么 大 家 彼 此? 他 们 有 大 家 彼 此, 我 只 是 赤 条 条 无 牵 挂 的! 说 到 这 句, 不 觉 泪 下 袭 人 见 这 景 况, 不 敢 再 说 宝 玉 细 想 这 一 句 意 味, 不 禁 大 哭 起 来 翻 身 站 起 来, 至 案 边, 提 笔 立 占 一 偈 云 : 你 证 我 证, 心 证 意 证 是 无 有 证, 斯 可 云 证 无 可 云 证, 是 立 足 境 写 毕, 自 己 虽 解 悟, 又 恐 人 看 了 不 解, 因 又 填 一 只 寄 生 草, 写 在 偈 后 又 念 了 一 遍, 自 觉 心 中 无 有 挂 碍, 便 上 床 睡 了 谁 知 黛 玉 见 宝 玉 此 番 果 断 而 去, 假 以 寻 袭 人 为 由, 来 看 动 静 袭 人 回 道 : 已 经 睡 了 黛 玉 听 了, 就 欲 回 去, 袭 人 笑 道 : 姑 娘 请 站 着, 有 一 个 字 帖 儿, 瞧 瞧 写 的 是 什 么 话 便 将 宝 玉 方 才 所 写 的 拿 给 黛 玉 看 黛 玉 看 了, 知 是 宝 玉 为 一 时 感 忿 而 作, 不 觉 又 可 笑 又 可 叹 便 向 袭 人 道 : 作 的 是 个 玩 意 儿, 无 甚 关 系 的 说 毕, 便 拿 了 回 房 去 次 日, 和 宝 钗 湘 云 同 看 宝 钗 念 其 词 曰 : 无 我 原 非 你, 从 他 不 解 伊 肆 行 无 碍 凭 来 去 茫 茫 着 甚 悲 愁 喜, 纷 纷 说 甚 亲 疏 密 从 前 碌 碌 却 因 何? 到 如 今 回 头 试 想 真 无 趣! 看 毕, 又 看 那 偈 语, 因 笑 道 : 这 是 我 的 不 是 了 我 昨 儿 一 支 曲 子, 把 他 这 个 话 惹 出 来 这 些 道 书 机 锋, 最 能 移 性 的, 明 儿 认 真 说 起 这 些 疯 话, 存 了 这 个 念 头, 岂 不 是 从 我 这 支 曲 子 起 的 呢? 我 成 了 个 罪 魁 了! 说 着, 便 撕 了 个 粉 碎, 递 给 丫 头 们, 叫 快 烧 了 黛 玉 笑 道 : 不 该 撕 了, 等 我 问 他, 你 们 跟 我 来, 包 管 叫 他 收 了 这 个 痴 心 三 人 说 着, 过 来 见 了 宝 玉 黛 玉 先 笑 道 : 宝 玉, 我 问 你 : 至 贵 者 宝, 至 坚 者 玉 尔 有 何 贵? 尔 有 何 坚? 宝 玉 竟 不 能 答 二 人 笑 道 : 这 样 愚 钝, 还 参 禅 呢! 湘 云 也 拍 手 笑 道 : 宝 哥 哥 可 输 了 黛 玉 又 道 : 你 道 无 可 云 证, 是 立 足 境, 固 然 好 了, 只 是 据 我 看 来, 还 未 尽 善 我 还 续 两 句 云 : 无 立 足 境, 方 是 干 净 宝 钗 道 : 实 在 这 方 悟 彻 当 日 南 宗 六 祖 惠 能 初 寻 师 至 韶 州, 闻 五 祖 弘 忍 在 黄 梅, 他 便 充 作 火 头 僧 五 祖 欲 求 法 嗣, 令 诸 僧 各 出 一 偈, 上 座 神 秀 说 道 : 身 是 菩 提 树, 心 如 明 镜 台 时 时 勤 拂 拭, 莫 使 有 尘 Page 埃 惠 能 在 厨 房 舂 米, 听 了 道 : 美 则 美 矣, 了 则 未 了 因 自 念 一 偈 曰 : 菩 提 本 非 树, 明 镜 亦 非 台 本 来 无 一 物, 何 处 染 尘 埃? 五 祖 便 将 衣 钵 传 给 了 他 今 儿 这 偈 语 亦 同 此 意 了 只 是 方 才 这 句 机 锋, 尚 未 完 全 了 结, 这 便 丢 开 手 不 成? 黛 玉 笑 道 : 他 不 能 答 就 算 输 了, 这 会 子 答 上 了 也 不 为 出 奇 了 只 是 以 后 再 不 许 谈 禅 了 连 我 们 两 个 人 所 知 所 能 的, 你 还 不 知 不 能 呢, 还 去 参 什 么 禅 呢! 宝 玉 自 己 以 为 觉 悟, 不 想 忽 被 黛 玉 一 问, 便 不 能 答 ; 宝 钗 又 比 出 语 录 来, 此 皆 素 不 见 他 们 所 能 的 自 己 想 了 一 想 : 原 来 他 们 比 我 的 知 觉 在 先, 尚 未 解 悟, 我 如 今 何 必 自 寻 苦 恼 想 毕, 便 笑 道 : 谁 又 参 禅, 不 第 7 页

8 过 是 一 时 的 玩 话 儿 罢 了 说 罢, 四 人 仍 复 如 旧 忽 然 人 报 娘 娘 差 人 送 出 一 个 灯 谜 来, 命 他 们 大 家 去 猜, 猜 后 每 人 也 作 一 个 送 进 去 四 人 听 说, 忙 出 来 至 贾 母 上 房, 只 见 一 个 小 太 监, 拿 了 一 盏 四 角 平 头 白 纱 灯, 专 为 灯 谜 而 制, 上 面 已 有 了 一 个, 众 人 都 争 看 乱 猜 小 太 监 又 下 谕 道 : 众 小 姐 猜 着, 不 要 说 出 来, 每 人 只 暗 暗 的 写 了, 一 齐 封 送 进 去, 候 娘 娘 自 验 是 否 宝 钗 听 了, 近 前 一 看, 是 一 首 七 言 绝 句, 并 无 新 奇, 口 中 少 不 得 称 赞, 只 说 难 猜, 故 意 寻 思 其 实 一 见 早 猜 着 了 宝 玉 黛 玉 湘 云 探 春 四 个 人 也 都 解 了, 各 自 暗 暗 的 写 了 一 并 将 贾 环 贾 兰 等 传 来, 一 齐 各 揣 心 机 猜 了, 写 在 纸 上, 然 后 各 人 拈 一 物 作 成 一 谜, 恭 楷 写 了, 挂 于 灯 上 太 监 去 了, 至 晚 出 来, 传 谕 道 : 前 日 娘 娘 所 制, 俱 已 猜 着, 惟 二 小 姐 与 三 爷 猜 的 不 是 小 姐 们 作 的 也 都 猜 了, 不 知 是 否? 说 着, 也 将 写 的 拿 出 来, 也 有 猜 着 的, 也 有 猜 不 着 的 太 监 又 将 颁 赐 之 物 送 与 猜 着 之 人, 每 人 一 个 宫 制 诗 筒, 一 柄 茶 筅, 独 迎 春 贾 环 二 人 未 得 迎 春 自 以 为 玩 笑 小 事, 并 不 介 意 ; 贾 环 便 觉 得 没 趣 且 又 听 太 监 说 : 三 爷 所 作 这 个 不 通, 娘 娘 也 没 猜, 叫 我 带 回 问 三 爷 是 个 什 么 众 人 听 了, 都 来 看 他 作 的 是 什 么, 写 道 : 大 哥 有 角 只 八 个, 二 哥 有 角 只 两 根 大 哥 只 在 床 上 坐, 二 哥 爱 在 房 上 蹲 众 人 看 了, 大 发 一 笑 贾 环 只 得 告 诉 太 监 说 : 是 一 个 枕 头, 一 个 兽 头 太 监 记 了, 领 茶 而 去 贾 母 见 元 春 这 般 有 兴, 自 己 一 发 喜 乐, 便 命 速 作 一 架 小 巧 精 致 围 屏 灯 来, 设 于 堂 屋, 命 他 姊 妹 们 各 自 暗 暗 的 做 了, 写 出 来 粘 在 屏 上 ; 然 后 预 备 下 香 茶 细 果 以 及 各 色 玩 物, 为 猜 着 之 贺 贾 政 朝 罢, 见 贾 母 高 兴, 况 在 节 间, 晚 上 也 来 承 欢 取 乐 上 面 贾 母 贾 政 宝 玉 一 席 ; 王 夫 人 宝 钗 黛 玉 湘 云 又 一 席, 迎 春 探 春 惜 春 三 人 又 一 席, 俱 在 下 面 地 下 老 婆 丫 鬟 站 满 李 宫 裁 王 熙 凤 二 人 在 里 间 又 一 席 贾 政 因 不 见 贾 兰, 便 问 : 怎 么 不 见 兰 哥 儿? 地 下 女 人 们 忙 进 里 间 问 李 氏, 李 氏 起 身 笑 着 回 道 : 他 说 方 才 老 爷 并 没 叫 他 去, 他 不 肯 来 女 人 们 回 复 了 贾 政, 众 人 都 笑 说 : 天 生 的 牛 心 拐 孤! 贾 政 忙 遣 贾 环 和 个 女 人 将 贾 兰 唤 来, 贾 母 命 他 在 身 边 坐 了, 抓 果 子 给 他 吃, 大 家 说 笑 取 乐 往 常 间 只 有 宝 玉 长 谈 阔 论, 今 日 贾 政 在 这 里, 便 唯 唯 而 已 馀 者, 湘 云 虽 系 闺 阁 弱 质, 却 素 喜 谈 论, 今 日 贾 政 在 席, 也 自 拑 口 禁 语 ; 黛 玉 本 性 娇 懒, 不 肯 多 话 ; 宝 钗 原 不 妄 言 轻 动, 便 此 时 亦 是 坦 然 自 若 : 故 此 一 席, 虽 是 家 常 取 乐, 反 见 拘 束 贾 母 亦 知 因 贾 政 一 人 在 此 所 致, 酒 过 三 巡, 便 撵 贾 政 去 歇 息 贾 政 亦 知 贾 母 之 意, 撵 了 他 去 好 让 他 姊 妹 兄 弟 们 取 乐, 因 陪 笑 道 : 今 日 原 听 见 老 太 太 这 里 大 设 春 灯 雅 谜, 故 也 备 了 彩 礼 酒 席, 特 来 入 会 何 疼 孙 子 孙 女 之 心, 便 不 略 赐 与 儿 子 半 点? 贾 母 笑 道 : 你 在 这 里, 他 们 都 不 敢 说 笑, 没 的 倒 Page 叫 我 闷 的 慌 你 要 猜 谜 儿, 我 说 一 个 你 猜, 猜 不 着 是 要 罚 的 贾 政 忙 笑 道 : 自 然 受 罚 若 猜 着 了, 也 要 领 赏 呢 贾 母 道 : 这 个 自 然 便 念 道 : 猴 子 身 轻 站 树 梢, 打 一 果 名 贾 政 已 知 是 荔 枝, 故 意 乱 猜, 罚 了 许 多 东 西, 然 后 方 猜 着 了, 也 得 了 贾 母 的 东 西 然 后 也 念 一 个 灯 谜 与 贾 母 猜 念 道 : 身 自 端 方, 体 自 坚 硬 虽 不 能 言, 有 言 必 应 打 一 用 物 说 毕, 便 悄 悄 的 说 与 宝 玉, 宝 玉 会 意, 又 悄 悄 的 告 诉 了 贾 母 贾 母 想 了 一 想, 果 然 不 差, 便 说 : 是 砚 台 贾 政 笑 道 : 到 底 是 老 太 太, 一 猜 就 是 回 头 说 : 快 把 贺 彩 献 上 来 地 下 妇 女 答 应 一 声, 大 盘 小 盒, 一 齐 捧 上 贾 母 逐 件 看 去, 都 是 灯 节 下 所 用 所 玩 新 巧 之 物, 心 中 甚 喜, 遂 命 : 给 你 老 爷 斟 酒 宝 玉 执 壶, 迎 春 送 酒 贾 母 因 说 : 你 瞧 瞧 那 屏 上, 都 是 他 姐 儿 们 做 的, 再 猜 一 猜 我 听 贾 政 答 应, 起 身 走 至 屏 前, 只 见 第 一 个 是 元 妃 的, 写 着 道 : 能 使 妖 魔 胆 尽 摧, 身 如 束 帛 气 如 雷 一 声 震 得 人 方 恐, 回 首 相 看 已 化 灰 打 一 玩 物 贾 政 道 : 这 是 爆 竹 吗? 宝 玉 答 道 : 是 贾 政 又 看 迎 春 的, 道 : 天 运 人 功 理 不 穷, 有 功 无 运 也 难 逢 因 何 镇 日 纷 纷 乱? 只 为 阴 阳 数 不 通 打 一 用 物 贾 政 道 : 是 算 盘? 迎 春 笑 道 : 是 又 往 下 看, 是 探 春 的, 道 : 阶 下 儿 童 仰 面 时, 清 明 妆 点 最 堪 宜 游 丝 一 断 浑 无 力, 莫 向 东 风 怨 别 离 打 一 玩 物 贾 政 道 : 好 象 风 筝 探 春 道 : 是 贾 政 再 往 下 看, 是 黛 玉 的, 道 : 朝 罢 谁 携 两 袖 烟? 琴 边 衾 里 两 无 缘 晓 筹 不 用 鸡 人 报, 五 夜 无 烦 侍 女 添 焦 首 朝 朝 还 暮 暮, 煎 心 日 日 复 年 年 光 阴 荏 苒 须 当 惜, 风 雨 阴 晴 任 变 迁 打 一 用 物 贾 政 道 : 这 个 莫 非 是 更 香? 宝 玉 代 言 道 : 是 贾 政 又 看 道 : 南 面 而 坐, 北 面 而 朝, 象 忧 亦 忧, 象 喜 亦 喜 打 一 用 物 贾 政 道 : 好, 好! 如 猜 镜 子, 妙 极! 宝 玉 笑 回 道 : 是 贾 政 道 : 这 一 个 却 无 名 字, 是 谁 做 的? 贾 母 道 : 这 个 大 约 是 宝 玉 做 的? 贾 政 就 不 言 语 往 下 再 看 宝 钗 的, 道 是 : 有 眼 无 珠 腹 内 空, 荷 花 出 水 喜 相 逢 梧 桐 叶 落 分 离 别, 恩 爱 夫 妻 不 到 冬 打 一 用 物 贾 政 看 完, 心 内 自 忖 道 : 此 物 还 倒 有 限, 只 是 小 小 年 纪, 作 此 等 言 语, 更 觉 不 祥 看 来 皆 非 福 寿 之 辈 想 到 此 处, 甚 觉 烦 闷, 大 有 悲 戚 之 状, 只 是 垂 头 沉 思 贾 母 见 贾 政 如 此 光 景, 想 到 他 身 体 劳 乏, 又 恐 拘 束 了 他 众 姊 妹, 不 得 高 兴 玩 耍, 便 对 贾 政 道 : 你 竟 不 必 在 这 里 了, 歇 着 去 罢 让 我 们 再 坐 第 8 页

9 一 会 子, 也 就 散 了 贾 政 一 闻 此 言, 连 忙 答 应 几 个 是, 又 勉 强 劝 了 贾 母 一 回 酒, 方 才 退 出 去 了 回 至 房 中, 只 是 思 索, 翻 来 复 去, 甚 觉 凄 惋 这 里 贾 母 见 贾 政 去 了, 便 道 : 你 们 乐 一 乐 罢 一 语 未 了, 只 见 宝 玉 跑 至 围 屏 灯 前, 指 手 画 脚, 信 口 批 评 : 这 个 这 一 句 不 好 那 个 破 的 不 恰 当 如 同 开 了 锁 的 猴 子 一 般 黛 玉 便 道 : 还 象 方 才 大 家 坐 着, 说 说 笑 笑, 岂 不 斯 文 些 儿? 凤 姐 儿 自 里 间 屋 里 出 来, 插 口 说 道 : 你 这 个 人, 就 该 老 爷 每 日 合 你 寸 步 儿 不 离 才 好 刚 才 我 忘 了, 为 什 么 不 当 着 老 爷, 撺 掇 着 叫 你 作 诗 谜 儿? 这 会 子 不 怕 你 不 出 汗 呢 说 的 宝 玉 急 了, 扯 着 凤 姐 儿 厮 缠 了 一 会 Page 贾 母 又 和 李 宫 裁 并 众 姊 妹 等 说 笑 了 一 会 子, 也 觉 有 些 困 倦, 听 了 听, 已 交 四 鼓 了 因 命 将 食 物 撤 去, 赏 给 众 人, 遂 起 身 道 : 我 们 歇 着 罢 明 日 还 是 节 呢, 该 当 早 些 起 来 明 日 晚 上 再 玩 罢 于 是 众 人 方 慢 慢 的 散 去 未 知 次 日 如 何, 且 听 下 回 分 解 Page 第 二 十 三 回 西 厢 记 妙 词 通 戏 语 牡 丹 亭 艳 曲 警 芳 心 话 说 贾 母 次 日 仍 领 众 人 过 节 那 元 妃 却 自 幸 大 观 园 回 宫 去 后, 便 命 将 那 日 所 有 的 题 咏, 命 探 春 抄 录 妥 协, 自 己 编 次 优 劣, 又 令 在 大 观 园 勒 石, 为 千 古 风 流 雅 事 因 此 贾 政 命 人 选 拔 精 工, 大 观 园 磨 石 镌 字 贾 珍 率 领 贾 蓉 贾 蔷 等 监 工 因 贾 蔷 又 管 着 文 官 等 十 二 个 女 戏 子 并 行 头 等 事, 不 得 空 闲, 因 此 又 将 贾 菖 贾 菱 贾 萍 唤 来 监 工 一 日 烫 蜡 钉 朱, 动 起 手 来 这 也 不 在 话 下 且 说 那 玉 皇 庙 并 达 摩 庵 两 处, 一 班 的 十 二 个 小 沙 弥 并 十 二 个 小 道 士, 如 今 挪 出 大 观 园 来, 贾 政 正 想 发 到 各 庙 去 分 住 不 想 后 街 上 住 的 贾 芹 之 母 杨 氏, 正 打 算 到 贾 政 这 边 谋 一 个 大 小 事 件 与 儿 子 管 管, 也 好 弄 些 银 钱 使 用, 可 巧 听 见 这 件 事, 便 坐 车 来 求 凤 姐 凤 姐 因 见 他 素 日 嘴 头 儿 乘 滑, 便 依 允 了 想 了 几 句 话, 便 回 了 王 夫 人 说 : 这 些 小 和 尚 小 道 士 万 不 可 打 发 到 别 处 去, 一 时 娘 娘 出 来, 就 要 应 承 的 倘 或 散 了, 若 再 用 时, 可 又 费 事 依 我 的 主 意, 不 如 将 他 们 都 送 到 家 庙 铁 槛 寺 去, 月 间 不 过 派 一 个 人 拿 几 两 银 子 去 买 柴 米 就 是 了 说 声 用, 走 去 叫 一 声 就 来, 一 点 儿 不 费 事 王 夫 人 听 了, 便 商 之 于 贾 政 贾 政 听 了 笑 道 : 倒 是 提 醒 了 我 就 是 这 样 即 时 唤 贾 琏 贾 琏 正 同 凤 姐 吃 饭, 一 闻 呼 唤, 放 下 饭 便 走 凤 姐 一 把 拉 住, 笑 道 : 你 先 站 住, 听 我 说 话 : 要 是 别 的 事, 我 不 管 ; 要 是 为 小 和 尚 小 道 士 们 的 事, 好 歹 你 依 着 我 这 么 着 如 此 这 般, 教 了 一 套 话 贾 琏 摇 头 笑 道 : 我 不 管! 你 有 本 事 你 说 去 凤 姐 听 说, 把 头 一 梗, 把 筷 子 一 放, 腮 上 带 笑 不 笑 的 瞅 着 贾 琏 道 : 你 是 真 话, 还 是 玩 话 儿? 贾 琏 笑 道 : 西 廊 下 五 嫂 子 的 儿 子 芸 儿 求 了 我 两 三 遭, 要 件 事 管 管, 我 应 了, 叫 他 等 着 好 容 易 出 来 这 件 事, 你 又 夺 了 去! 凤 姐 儿 笑 道 : 你 放 心 园 子 东 北 角 上, 娘 娘 说 了, 还 叫 多 多 的 种 松 柏 树, 楼 底 下 还 叫 种 些 花 草 儿 等 这 件 事 出 来, 我 包 管 叫 芸 儿 管 这 工 程 就 是 了 贾 琏 道 : 这 也 罢 了 因 又 悄 悄 的 笑 道 : 我 问 你, 我 昨 儿 晚 上 不 过 要 改 个 样 儿, 你 为 什 么 就 那 么 扭 手 扭 脚 的 呢? 凤 姐 听 了, 把 脸 飞 红, 嗤 的 一 笑, 向 贾 琏 啐 了 一 口, 依 旧 低 下 头 吃 饭 贾 琏 笑 着 一 径 去 了 走 到 前 面 见 了 贾 政, 果 然 为 小 和 尚 的 事 贾 琏 便 依 着 凤 姐 的 话, 说 道 : 看 来 芹 儿 倒 出 息 了, 这 件 事 竟 交 给 他 去 管, 横 竖 照 里 头 的 规 例, 每 月 支 领 就 是 了 贾 政 原 不 大 理 论 这 些 小 事, 听 贾 琏 如 此 说, 便 依 允 了 贾 琏 回 房 告 诉 凤 姐, 凤 姐 即 命 人 去 告 诉 杨 氏, 贾 芹 便 来 见 贾 琏 夫 妻, 感 谢 不 尽 凤 姐 又 做 情 先 支 三 个 月 的 费 用, 叫 他 写 了 领 字, 贾 琏 画 了 押, 登 时 发 了 对 牌 出 去, 银 库 上 按 数 发 出 三 个 月 的 供 给 来, 白 花 花 三 百 两 贾 芹 随 手 拈 了 一 块 与 掌 平 的 人, 叫 他 们 喝 了 茶 罢 于 是 命 小 厮 拿 了 回 家, 与 母 亲 商 议 登 时 雇 车 坐 上, 又 雇 了 几 辆 车 子 至 荣 国 府 角 门 前, 唤 出 二 十 四 个 人 来, 坐 上 车 子, 一 径 往 城 外 铁 槛 寺 去 了 当 下 无 话 如 今 且 说 那 元 妃 在 宫 中 编 次 大 观 园 题 咏, 忽 然 想 起 那 园 中 的 景 致, 自 从 幸 过 之 后, 贾 政 必 定 敬 谨 封 锁, 不 叫 人 进 去, 岂 不 辜 负 此 园? 况 家 中 现 有 几 个 能 诗 会 赋 的 姊 妹 们, 何 不 命 他 们 进 去 居 住, 也 不 使 佳 人 落 魂, 花 柳 无 颜 却 又 想 宝 玉 自 幼 在 姊 妹 丛 中 长 大, 不 比 别 的 兄 弟, 若 不 命 他 进 去, 又 怕 冷 落 了 他, 恐 贾 母 王 夫 人 心 上 不 喜, 须 得 也 命 他 进 去 居 住 方 妥 命 太 监 夏 忠 到 荣 府 下 一 道 谕 : 命 宝 钗 等 在 园 中 居 住, 不 可 封 锢 ; 命 宝 玉 也 随 进 去 读 书 贾 政 王 夫 人 接 了 谕 命 夏 忠 去 后, 便 回 明 贾 母, 遣 人 进 去 各 处 收 拾 打 扫, 安 设 帘 幔 床 帐 Page 别 人 听 了, 还 犹 自 可, 惟 宝 玉 喜 之 不 胜 正 和 贾 母 盘 算 要 这 个 要 那 个, 忽 见 丫 鬟 来 说 : 老 爷 叫 宝 玉 宝 玉 呆 了 半 晌, 登 时 扫 了 兴, 脸 上 转 了 色, 便 拉 着 贾 母 扭 的 扭 股 儿 糖 似 的, 死 也 不 敢 去 贾 母 只 得 安 慰 他 道 : 好 宝 贝, 你 只 管 去, 有 我 呢 他 不 敢 委 屈 了 你 况 你 做 了 这 篇 好 文 章, 想 必 娘 娘 叫 你 进 园 去 住, 他 吩 咐 你 几 句 话, 不 过 是 怕 你 在 里 头 淘 气 他 说 什 么, 你 只 好 生 答 应 着 就 是 了 一 面 安 慰, 一 面 唤 了 两 个 老 嬷 嬷 来, 吩 咐 : 好 生 带 了 宝 玉 去, 别 叫 他 老 子 唬 着 他 老 嬷 嬷 答 应 了 宝 玉 只 得 前 去, 一 步 挪 不 了 三 寸, 蹭 到 这 边 来 可 巧 贾 政 在 王 夫 人 房 中 商 议 事 情, 金 钏 儿 彩 云 彩 凤 绣 鸾 绣 凤 等 众 丫 鬟 都 廊 檐 下 站 着 呢, 一 见 宝 玉 来, 都 抿 着 嘴 儿 笑 他 金 钏 儿 一 把 拉 着 宝 第 9 页

10 玉, 悄 悄 的 说 道 : 我 这 嘴 上 是 才 擦 的 香 香 甜 甜 的 胭 脂, 你 这 会 子 可 吃 不 吃 了? 彩 云 一 把 推 开 金 钏 儿, 笑 道 : 人 家 心 里 发 虚, 你 还 怄 他! 趁 这 会 子 喜 欢, 快 进 去 罢 宝 玉 只 得 挨 门 进 去 原 来 贾 政 和 王 夫 人 都 在 里 间 呢 赵 姨 娘 打 起 帘 子 来, 宝 玉 挨 身 而 入, 只 见 贾 政 和 王 夫 人 对 坐 在 炕 上 说 话 儿, 地 下 一 溜 椅 子, 迎 春 探 春 惜 春 贾 环 四 人 都 坐 在 那 里 一 见 他 进 来, 探 春 惜 春 和 贾 环 都 站 起 来 贾 政 一 举 目 见 宝 玉 站 在 跟 前, 神 彩 飘 逸, 秀 色 夺 人, 又 看 看 贾 环 人 物 委 琐, 举 止 粗 糙, 忽 又 想 起 贾 珠 来 再 看 看 王 夫 人 只 有 这 一 个 亲 生 的 儿 子, 素 爱 如 珍 ; 自 己 的 胡 须 将 已 苍 白 : 因 此 上 把 平 日 嫌 恶 宝 玉 之 心 不 觉 减 了 八 九 分 半 晌 说 道 : 娘 娘 吩 咐 说 : 你 日 日 在 外 游 嬉, 渐 次 疏 懒 了 工 课, 如 今 叫 禁 管 你 和 姐 妹 们 在 园 里 读 书 你 可 好 生 用 心 学 习, 再 不 守 分 安 常, 你 可 仔 细 着! 宝 玉 连 连 答 应 了 几 个 是 王 夫 人 便 拉 他 在 身 边 坐 下 他 姊 弟 三 人 依 旧 坐 下, 王 夫 人 摸 索 着 宝 玉 的 脖 项 说 道 : 前 儿 的 丸 药 都 吃 完 了 没 有? 宝 玉 答 应 道 : 还 有 一 丸 王 夫 人 道 : 明 儿 再 取 十 丸 来, 天 天 临 睡 时 候, 叫 袭 人 伏 侍 你 吃 了 再 睡 宝 玉 道 : 从 太 太 吩 咐 了, 袭 人 天 天 临 睡 打 发 我 吃 的 贾 政 便 问 道 : 谁 叫 袭 人? 王 夫 人 道 : 是 个 丫 头 贾 政 道 : 丫 头 不 拘 叫 个 什 么 罢 了, 是 谁 起 这 样 刁 钻 名 字? 王 夫 人 见 贾 政 不 喜 欢 了, 便 替 宝 玉 掩 饰 道 : 是 老 太 太 起 的 贾 政 道 : 老 太 太 如 何 晓 得 这 样 的 话? 一 定 是 宝 玉 宝 玉 见 瞒 不 过, 只 得 起 身 回 道 : 因 素 日 读 诗, 曾 记 古 人 有 句 诗 云 : 花 气 袭 人 知 昼 暖, 因 这 丫 头 姓 花, 便 随 意 起 的 王 夫 人 忙 向 宝 玉 说 道 : 你 回 去 改 了 罢 老 爷 也 不 用 为 这 小 事 生 气 贾 政 道 : 其 实 也 无 妨 碍, 不 用 改 只 可 见 宝 玉 不 务 正, 专 在 这 些 浓 词 艳 诗 上 做 工 夫 说 毕, 断 喝 了 一 声 : 作 孽 的 畜 生, 还 不 出 去! 王 夫 人 也 忙 道 : 去 罢, 去 罢 怕 老 太 太 等 吃 饭 呢 宝 玉 答 应 了, 慢 慢 的 退 出 去, 向 金 钏 儿 笑 着 伸 伸 舌 头, 带 着 两 个 老 嬷 嬷, 一 溜 烟 去 了 刚 至 穿 堂 门 前, 只 见 袭 人 倚 门 而 立, 见 宝 玉 平 安 回 来, 堆 下 笑 来, 问 道 : 叫 你 做 什 么? 宝 玉 告 诉 : 没 有 什 么, 不 过 怕 我 进 园 淘 气, 吩 咐 吩 咐 一 面 说, 一 面 回 至 贾 母 跟 前 回 明 原 委 只 见 黛 玉 正 在 那 里, 宝 玉 便 问 他 : 你 住 在 那 一 处 好? 黛 玉 正 盘 算 这 事, 忽 见 宝 玉 一 问, 便 笑 道 : 我 心 里 想 着 潇 湘 馆 好 我 爱 那 几 竿 竹 子, 隐 着 一 道 曲 栏, 比 别 处 幽 静 些 宝 玉 听 了, 拍 手 笑 道 : 合 了 我 的 主 意 了, 我 也 要 叫 你 那 里 住 我 就 住 怡 红 院, 咱 们 两 个 又 近, 又 都 清 幽 二 人 正 计 议 着, 贾 政 遣 人 来 回 贾 母, 说 是 : 二 月 二 十 二 日 是 好 日 子, 哥 儿 姐 儿 们 就 搬 进 去 罢 这 几 日 便 遣 人 进 去 分 派 收 拾 宝 钗 住 了 蘅 芜 院, 黛 玉 住 了 潇 湘 馆, 迎 春 住 了 缀 锦 楼, 探 春 住 了 秋 掩 Page 书 斋, 惜 春 住 了 蓼 风 轩, 李 纨 住 了 稻 香 村, 宝 玉 住 了 怡 红 院 每 一 处 添 两 个 老 嬷 嬷, 四 个 丫 头 ; 除 各 人 的 奶 娘 亲 随 丫 头 外, 另 有 专 管 收 拾 打 扫 的 至 二 十 二 日, 一 齐 进 去, 登 时 园 内 花 招 绣 带, 柳 拂 香 风, 不 似 前 番 那 等 寂 寞 了 闲 言 少 叙, 且 说 宝 玉 自 进 园 来, 心 满 意 足, 再 无 别 项 可 生 贪 求 之 心, 每 日 只 和 姊 妹 丫 鬟 们 一 处, 或 读 书, 或 写 字, 或 弹 琴 下 棋, 作 画 吟 诗, 以 至 描 鸾 刺 凤, 斗 草 簪 花, 低 吟 悄 唱, 拆 字 猜 枚, 无 所 不 至, 倒 也 十 分 快 意 他 曾 有 几 首 四 时 即 事 诗, 虽 不 算 好, 却 是 真 情 真 景 春 夜 即 事 云 : 霞 绡 云 幄 任 铺 陈, 隔 巷 蛙 声 听 未 真 枕 上 轻 寒 窗 外 雨, 眼 前 春 色 梦 中 人 盈 盈 烛 泪 因 谁 泣, 点 点 花 愁 为 我 嗔 自 是 小 鬟 娇 懒 惯, 拥 衾 不 耐 笑 言 频 夏 夜 即 事 云 : 倦 绣 佳 人 幽 梦 长, 金 笼 鹦 鹉 唤 茶 汤 窗 明 麝 月 开 宫 镜, 室 霭 檀 云 品 御 香 琥 珀 杯 倾 荷 露 滑, 玻 璃 槛 纳 柳 风 凉 水 亭 处 处 齐 纨 动, 帘 卷 朱 楼 罢 晚 妆 秋 夜 即 事 云 : 绛 芸 轩 里 绝 喧 哗, 桂 魄 流 光 浸 茜 纱 苔 锁 石 纹 容 睡 鹤, 井 飘 桐 露 湿 栖 鸦 抱 衾 婢 至 舒 金 凤, 倚 槛 人 归 落 翠 花 静 夜 不 眠 因 酒 渴, 沉 烟 重 拨 索 烹 茶 冬 夜 即 事 云 : 梅 魂 竹 梦 已 三 更, 锦 罽 鹴 衾 睡 未 成 松 影 一 庭 惟 见 鹤, 梨 花 满 地 不 闻 莺 女 奴 翠 袖 诗 怀 冷, 公 子 金 貂 酒 力 轻 却 喜 侍 儿 知 试 茗, 扫 将 新 雪 及 时 烹 不 说 宝 玉 闲 吟, 且 说 这 几 首 诗, 当 时 有 一 等 势 利 人, 见 是 荣 国 府 十 二 三 岁 的 公 子 做 的, 抄 录 出 来, 各 处 称 颂 ; 再 有 等 轻 薄 子 弟, 爱 上 那 风 流 妖 艳 之 句, 也 写 在 扇 头 壁 上, 不 时 吟 哦 赏 赞 因 此 上 竟 有 人 来 寻 诗 觅 字, 倩 画 求 题 这 宝 玉 一 发 得 意 了, 每 日 家 做 这 些 外 务 谁 想 静 中 生 动, 忽 一 日, 不 自 在 起 来, 这 也 不 好, 那 也 不 好, 出 来 进 去 只 是 发 闷 园 中 那 些 女 孩 子, 正 是 混 沌 世 界 天 真 烂 熳 之 时, 坐 卧 不 避, 嬉 笑 无 心, 那 里 知 宝 玉 此 时 的 心 事? 那 宝 玉 不 自 在, 便 懒 在 园 内, 只 想 外 头 鬼 混, 却 痴 痴 的 又 说 不 出 什 么 滋 味 来 茗 烟 见 他 这 样, 因 想 与 他 开 心, 左 思 右 想 皆 是 宝 玉 玩 烦 了 的, 只 有 一 件, 不 曾 见 过 想 毕 便 走 到 书 坊 内, 把 那 古 今 小 说, 并 那 飞 燕 合 德 则 天 玉 环 的 外 传, 与 那 传 奇 角 本, 买 了 许 多, 孝 敬 宝 玉 宝 玉 一 看, 如 得 珍 宝 茗 烟 又 嘱 咐 道 : 不 可 拿 进 园 去, 叫 人 知 道 了, 我 就 吃 不 了 兜 着 走 了 宝 玉 那 里 肯 不 拿 进 去? 踟 蹰 再 四, 单 把 那 文 理 雅 道 些 的, 拣 了 几 套 进 去, 放 在 床 顶 上, 无 人 时 方 看 ; 那 粗 俗 过 露 的, 都 藏 于 外 面 书 房 内 那 日 正 当 三 月 中 浣, 早 饭 后, 宝 玉 携 了 一 套 会 真 记, 走 到 沁 芳 闸 桥 那 边 桃 花 底 下 一 块 石 上 坐 着, 展 开 会 真 记, 从 头 细 看 正 看 到 落 红 成 阵, 只 见 一 阵 风 过, 树 上 桃 花 吹 下 一 大 斗 来, 落 得 满 身 满 书 满 地 皆 是 花 片 宝 玉 要 抖 将 下 来, 恐 怕 脚 步 践 踏 了, 只 得 兜 了 那 花 瓣 儿, 来 至 池 边, 抖 在 池 内 那 花 瓣 儿 浮 在 水 面, 飘 飘 荡 荡, 竟 流 出 沁 芳 闸 去 了 回 来 只 见 地 下 还 有 许 多 花 瓣 宝 玉 正 踟 蹰 间, 只 听 背 后 有 人 说 道 : 你 在 这 里 做 什 么? 宝 玉 一 回 头, 却 是 黛 玉 来 了, 肩 上 担 着 花 锄, 花 锄 上 挂 着 纱 囊, 手 内 拿 着 花 帚 第 10 页

11 宝 玉 笑 道 : 来 的 正 好, 你 把 这 些 花 瓣 儿 都 扫 起 来, 撂 在 那 水 里 去 罢 我 才 撂 了 好 些 在 那 里 了 黛 玉 道 : 撂 在 水 里 不 好, 你 看 这 里 的 水 干 净, 只 一 流 出 去, 有 人 家 的 地 方 儿 什 么 没 有? 仍 旧 把 花 遭 塌 了 那 畸 角 儿 上 我 有 一 个 花 冢, 如 今 把 他 扫 了, 装 在 这 绢 袋 里, 埋 在 那 里 ; 日 久 随 土 化 了, 岂 不 干 净 宝 玉 听 了, 喜 不 自 禁, 笑 道 : 待 我 放 下 书, 帮 你 来 收 拾 黛 玉 道 : 什 么 书? 宝 玉 见 问, 慌 的 藏 了, 便 说 道 : 不 过 是 中 庸 大 学 黛 玉 道 : Page 你 又 在 我 跟 前 弄 鬼 趁 早 儿 给 我 瞧 瞧, 好 多 着 呢! 宝 玉 道 : 妹 妹, 要 论 你 我 是 不 怕 的, 你 看 了 好 歹 别 告 诉 人 真 是 好 文 章! 你 要 看 了, 连 饭 也 不 想 吃 呢! 一 面 说, 一 面 递 过 去 黛 玉 把 花 具 放 下, 接 书 来 瞧, 从 头 看 去, 越 看 越 爱, 不 顿 饭 时, 已 看 了 好 几 出 了 但 觉 词 句 警 人, 馀 香 满 口 一 面 看 了, 只 管 出 神, 心 内 还 默 默 记 诵 宝 玉 笑 道 : 妹 妹, 你 说 好 不 好? 黛 玉 笑 着 点 头 儿 宝 玉 笑 道 : 我 就 是 个 多 愁 多 病 的 身, 你 就 是 那 倾 国 倾 城 的 貌 黛 玉 听 了, 不 觉 带 腮 连 耳 的 通 红 了, 登 时 竖 起 两 道 似 蹙 非 蹙 的 眉, 瞪 了 一 双 似 睁 非 睁 的 眼, 桃 腮 带 怒, 薄 面 含 嗔, 指 着 宝 玉 道 : 你 这 该 死 的, 胡 说 了! 好 好 儿 的, 把 这 些 淫 词 艳 曲 弄 了 来, 说 这 些 混 帐 话, 欺 负 我 我 告 诉 舅 舅 舅 母 去! 说 到 欺 负 二 字, 就 把 眼 圈 儿 红 了, 转 身 就 走 宝 玉 急 了, 忙 向 前 拦 住 道 : 好 妹 妹, 千 万 饶 我 这 一 遭 儿 罢! 要 有 心 欺 负 你, 明 儿 我 掉 在 池 子 里, 叫 个 癞 头 鼋 吃 了 去, 变 个 大 忘 八, 等 你 明 儿 做 了 一 品 夫 人 病 老 归 西 的 时 候 儿, 我 往 你 坟 上 替 你 驼 一 辈 子 碑 去 说 的 黛 玉 扑 嗤 的 一 声 笑 了, 一 面 揉 着 眼, 一 面 笑 道 : 一 般 唬 的 这 么 个 样 儿, 还 只 管 胡 说 呸! 原 来 也 是 个 银 样 蜡 枪 头 宝 玉 听 了, 笑 道 : 你 说 说, 你 这 个 呢? 我 也 告 诉 去 黛 玉 笑 道 : 你 说 你 会 过 目 成 诵, 难 道 我 就 不 能 一 目 十 行 了? 宝 玉 一 面 收 书, 一 面 笑 道 : 正 经 快 把 花 儿 埋 了 罢, 别 提 那 些 个 了 二 人 便 收 拾 落 花 正 才 掩 埋 妥 协, 只 见 袭 人 走 来, 说 道 : 那 里 没 找 到? 摸 在 这 里 来 了! 那 边 大 老 爷 身 上 不 好, 姑 娘 们 都 过 去 请 安 去 了, 老 太 太 叫 打 发 你 去 呢 快 回 去 换 衣 裳 罢 宝 玉 听 了, 忙 拿 了 书, 别 了 黛 玉, 同 袭 人 回 房 换 衣 不 提 这 里 黛 玉 见 宝 玉 去 了, 听 见 众 姐 妹 也 不 在 房 中, 自 己 闷 闷 的 正 欲 回 房, 刚 走 到 梨 香 院 墙 角 外, 只 听 见 墙 内 笛 韵 悠 扬, 歌 声 婉 转, 黛 玉 便 知 是 那 十 二 个 女 孩 子 演 习 戏 文 虽 未 留 心 去 听, 偶 然 两 句 吹 到 耳 朵 内, 明 明 白 白 一 字 不 落 道 : 原 来 是 姹 紫 嫣 红 开 遍, 似 这 般 都 付 与 断 井 颓 垣 黛 玉 听 了, 倒 也 十 分 感 慨 缠 绵, 便 止 步 侧 耳 细 听 又 唱 道 是 : 良 辰 美 景 奈 何 天, 赏 心 乐 事 谁 家 院 听 了 这 两 句, 不 觉 点 头 自 叹, 心 下 自 思 : 原 来 戏 上 也 有 好 文 章, 可 惜 世 人 只 知 看 戏, 未 必 能 领 略 其 中 的 趣 味 想 毕, 又 后 悔 不 该 胡 想, 耽 误 了 听 曲 子 再 听 时, 恰 唱 道 : 只 为 你 如 花 美 眷, 似 水 流 年 黛 玉 听 了 这 两 句, 不 觉 心 动 神 摇 又 听 道 你 在 幽 闺 自 怜 等 句, 越 发 如 醉 如 痴, 站 立 不 住, 便 一 蹲 身 坐 在 一 块 山 子 石 上, 细 嚼 如 花 美 眷, 似 水 流 年 八 个 字 的 滋 味 忽 又 想 起 前 日 见 古 人 诗 中, 有 水 流 花 谢 两 无 情 之 句 ; 再 词 中 又 有 流 水 落 花 春 去 也, 天 上 人 间 之 句 ; 又 兼 方 才 所 见 西 厢 记 中 花 落 水 流 红, 闲 愁 万 种 之 句 : 都 一 时 想 起 来, 凑 聚 在 一 处 仔 细 忖 度, 不 觉 心 痛 神 驰, 眼 中 落 泪 正 没 个 开 交 处, 忽 觉 身 背 后 有 人 拍 了 他 一 下, 及 至 回 头 看 时, 未 知 是 谁, 下 回 分 解 Page 第 二 十 四 回 醉 金 刚 轻 财 尚 义 侠 痴 女 儿 遗 帕 惹 相 思 话 说 黛 玉 正 在 情 思 萦 逗 缠 绵 固 结 之 时, 忽 有 人 从 背 后 拍 了 一 下, 说 道 : 你 作 什 么 一 个 人 在 这 里? 黛 玉 唬 了 一 跳, 回 头 看 时, 不 是 别 人, 却 是 香 菱 黛 玉 道 : 你 这 个 傻 丫 头, 冒 冒 失 失 的 唬 我 一 跳 这 会 子 打 那 里 来? 香 菱 嘻 嘻 的 笑 道 : 我 来 找 我 们 姑 娘, 总 找 不 着 你 们 紫 鹃 也 找 你 呢, 说 琏 二 奶 奶 送 了 什 么 茶 叶 来 了 回 家 去 坐 着 罢 一 面 说, 一 面 拉 着 黛 玉 的 手, 回 潇 湘 馆 来, 果 然 凤 姐 送 了 两 小 瓶 上 用 新 茶 叶 来 黛 玉 和 香 菱 坐 了, 谈 讲 些 这 一 个 绣 的 好, 那 一 个 扎 的 精, 又 下 一 回 棋, 看 两 句 书, 香 菱 便 走 了, 不 在 话 下 且 说 宝 玉 因 被 袭 人 找 回 房 去, 只 见 鸳 鸯 歪 在 床 上 看 袭 人 的 针 线 呢, 见 宝 玉 来 了, 便 说 道 : 你 往 那 里 去 了? 老 太 太 等 着 你 呢, 叫 你 过 那 边 请 大 老 爷 的 安 去 还 不 快 去 换 了 衣 裳 走 呢! 袭 人 便 进 房 去 取 衣 服 宝 玉 坐 在 床 沿 上 褪 了 鞋, 等 靴 子 穿 的 工 夫, 回 头 见 鸳 鸯 穿 着 水 红 绫 子 袄 儿, 青 缎 子 坎 肩 儿, 下 面 露 着 玉 色 绸 袜, 大 红 绣 鞋, 向 那 边 低 着 头 看 针 线, 脖 子 上 围 着 紫 绸 绢 子 宝 玉 便 把 脸 凑 在 脖 项 上, 闻 那 香 气, 不 住 用 手 摩 挲, 其 白 腻 不 在 袭 人 以 下 便 猴 上 身 去, 涎 着 脸 笑 道 : 好 姐 姐, 把 你 嘴 上 的 胭 脂 赏 我 吃 了 罢! 一 面 说, 一 面 扭 股 糖 似 的 粘 在 身 上 鸳 鸯 便 叫 道 : 袭 人 你 出 来 瞧 瞧! 你 跟 他 一 辈 子, 也 不 劝 劝 他, 还 是 这 么 着 袭 人 抱 了 衣 裳 出 来, 向 宝 玉 道 : 左 劝 也 不 改, 右 劝 也 不 改, 你 到 底 是 怎 么 着? 你 再 这 么 着, 这 个 地 方 儿 可 也 就 难 住 了 一 边 说, 一 边 催 他 穿 衣 裳, 同 鸳 鸯 往 前 面 来 见 过 贾 母, 出 至 外 面, 人 马 俱 已 齐 备 刚 欲 上 马, 只 见 贾 琏 请 安 回 来 正 下 马 二 人 对 面, 彼 此 问 了 两 句 话, 只 见 旁 边 转 过 一 个 人 来, 说 : 请 宝 叔 安 宝 玉 看 时, 只 见 这 人 生 的 容 长 脸 儿, 长 挑 身 材, 年 纪 只 有 十 八 九 岁, 甚 实 斯 文 清 秀 虽 然 面 善, 却 想 不 起 是 那 一 房 的, 叫 什 么 名 字 贾 琏 笑 道 : 你 怎 么 发 呆? 连 他 也 不 认 得? 他 是 廊 下 住 的 五 嫂 子 的 儿 子 芸 儿 宝 玉 笑 第 11 页

12 道 : 是 了, 我 怎 么 就 忘 了 因 问 他 : 你 母 亲 好? 这 会 子 什 么 勾 当? 贾 芸 指 贾 琏 道 : 找 二 叔 说 句 话 宝 玉 笑 道 : 你 倒 比 先 越 发 出 挑 了, 倒 象 我 的 儿 子 贾 琏 笑 道 : 好 不 害 臊! 人 家 比 你 大 五 六 岁 呢, 就 给 你 作 儿 子 了? 宝 玉 笑 道 : 你 今 年 十 几 岁? 贾 芸 道 : 十 八 了 原 来 这 贾 芸 最 伶 俐 乖 巧 的, 听 宝 玉 说 象 他 的 儿 子, 便 笑 道 : 俗 话 说 的 好, 摇 车 儿 里 的 爷 爷, 拄 拐 棍 儿 的 孙 子 虽 然 年 纪 大, 山 高 遮 不 住 太 阳 只 从 我 父 亲 死 了, 这 几 年 也 没 人 照 管, 宝 叔 要 不 嫌 侄 儿 蠢, 认 做 儿 子, 就 是 侄 儿 的 造 化 了 贾 琏 笑 道 : 你 听 见 了? 认 了 儿 子, 不 是 好 开 交 的 说 着 笑 着 进 去 了 宝 玉 笑 道 : 明 儿 你 闲 了, 只 管 来 找 我, 别 和 他 们 鬼 鬼 祟 祟 的 这 会 子 我 不 得 闲 儿, 明 日 你 到 书 房 里 来, 我 和 你 说 一 天 话 儿, 我 带 你 园 里 玩 去 说 着, 扳 鞍 上 马, 众 小 厮 随 往 贾 赦 这 边 来 见 了 贾 赦, 不 过 是 偶 感 些 风 寒 先 述 了 贾 母 问 的 话, 然 后 自 己 请 了 安 ; 贾 赦 先 站 起 来 回 了 贾 母 问 的 话, 便 唤 人 来 : 带 进 哥 儿 去 太 太 屋 里 坐 着 宝 玉 退 出 来, 至 后 面, 到 上 房, 邢 夫 人 见 了, 先 站 了 起 来 请 过 贾 母 的 安, 宝 玉 方 请 安 邢 夫 人 拉 他 上 炕 坐 了, 方 问 别 人, 又 命 人 倒 茶 茶 未 吃 完, 只 见 贾 琮 来 问 宝 玉 好 邢 夫 人 道 : 那 里 找 活 猴 儿 去! 你 那 奶 妈 子 死 绝 了, 也 不 收 拾 收 拾 弄 的 你 黑 眉 乌 嘴 的, 那 里 还 象 个 大 家 子 念 书 的 孩 子? 正 说 着, 只 见 贾 环 贾 兰 小 叔 侄 两 个 也 来 请 安 邢 夫 人 叫 他 两 个 在 椅 子 上 坐 着 贾 环 见 Page 宝 玉 同 邢 夫 人 坐 在 一 个 坐 褥 上, 邢 夫 人 又 百 般 摸 索 抚 弄 他, 早 已 心 中 不 自 在 了, 坐 不 多 时, 便 向 贾 兰 使 个 眼 色 儿 要 走 贾 兰 只 得 依 他, 一 同 起 身 告 辞 宝 玉 见 他 们 起 身, 也 就 要 一 同 回 去 邢 夫 人 笑 道 : 你 且 坐 着, 我 还 和 你 说 话 宝 玉 只 得 坐 了 邢 夫 人 向 他 两 个 道 : 你 们 回 去, 各 人 替 我 问 各 人 的 母 亲 好 罢 你 姑 姑 姐 姐 们 都 在 这 里 呢, 闹 的 我 头 晕! 今 儿 不 留 你 们 吃 饭 了 贾 环 等 答 应 着 便 出 去 了 宝 玉 笑 道 : 可 是 姐 姐 们 都 过 来 了? 怎 么 不 见? 邢 夫 人 道 : 他 们 坐 了 会 子, 都 往 后 头 不 知 那 屋 里 去 了 宝 玉 说 : 大 娘 说 有 话 说, 不 知 是 什 么 话? 邢 夫 人 笑 道 : 那 里 什 么 话, 不 过 叫 你 等 着 同 姐 妹 们 吃 了 饭 去, 还 有 一 个 好 玩 的 东 西 给 你 带 回 去 玩 儿 娘 儿 两 个 说 着, 不 觉 又 晚 饭 时 候, 请 过 众 位 姑 娘 们 来, 调 开 桌 椅, 罗 列 杯 盘 母 女 姊 妹 们 吃 毕 了 饭, 宝 玉 辞 别 贾 赦, 同 众 姊 妹 们 回 家, 见 过 贾 母 王 夫 人 等, 各 自 回 房 安 歇, 不 在 话 下 且 说 贾 芸 进 去, 见 了 贾 琏, 因 打 听 : 可 有 什 么 事 情? 贾 琏 告 诉 他 说 : 前 儿 倒 有 一 件 事 情 出 来, 偏 偏 你 婶 娘 再 三 求 了 我, 给 了 芹 儿 了 他 许 我 说 : 明 儿 园 里 还 有 几 处 要 栽 花 木 的 地 方, 等 这 个 工 程 出 来, 一 定 给 你 就 是 了 那 贾 芸 听 了, 半 晌 说 道 : 既 这 么 着, 我 就 等 着 罢 叔 叔 也 不 必 先 在 婶 娘 跟 前 提 我 今 儿 来 打 听 的 话, 到 跟 前 再 说 也 不 迟 贾 琏 道 : 提 他 做 什 么! 我 那 里 有 这 工 夫 说 闲 话 呢 明 日 还 要 到 兴 邑 去 走 一 走, 必 须 当 日 赶 回 来 方 好 你 先 等 着 去 后 日 起 更 以 后, 你 来 讨 信, 早 了 我 不 得 闲 说 着, 便 向 后 面 换 衣 服 去 了 贾 芸 出 了 荣 国 府 回 家, 一 路 思 量, 想 出 一 个 主 意 来, 便 一 径 往 他 舅 舅 卜 世 仁 家 来 原 来 卜 世 仁 现 开 香 料 铺, 方 才 从 铺 子 里 回 来, 一 见 贾 芸, 便 问 : 你 做 什 么 来 了? 贾 芸 道 : 有 件 事 求 舅 舅 帮 衬 : 要 用 冰 片 麝 香, 好 歹 舅 舅 每 样 赊 四 两 给 我, 八 月 节 按 数 送 了 银 子 来 卜 世 仁 冷 笑 道 : 再 休 提 赊 欠 一 事! 前 日 也 是 我 们 铺 子 里 一 个 伙 计, 替 他 的 亲 戚 赊 了 几 两 银 子 的 货, 至 今 总 没 还, 因 此 我 们 大 家 赔 上, 立 了 合 同, 再 不 许 替 亲 友 赊 欠, 谁 要 犯 了, 就 罚 他 二 十 两 银 子 的 东 道 况 且 如 今 这 个 货 也 短, 你 就 拿 现 银 子 到 我 们 这 小 铺 子 里 来 买, 也 还 没 有 这 些, 只 好 倒 扁 儿 去, 这 是 一 件 二 则 你 那 里 有 正 经 事? 不 过 赊 了 去 又 是 胡 闹 你 只 说 舅 舅 见 你 一 遭 儿 就 派 你 一 遭 儿 不 是, 你 小 人 儿 家 很 不 知 好 歹, 也 要 立 个 主 意, 赚 几 个 钱, 弄 弄 穿 的 吃 的, 我 看 着 也 喜 欢 贾 芸 笑 道 : 舅 舅 说 的 有 理 但 我 父 亲 没 的 时 候 儿, 我 又 小, 不 知 事 体 后 来 听 见 母 亲 说, 都 还 亏 了 舅 舅 替 我 们 出 主 意 料 理 的 丧 事 难 道 舅 舅 是 不 知 道 的 : 还 是 有 一 亩 地, 两 间 房 子, 在 我 手 里 花 了 不 成? 巧 媳 妇 做 不 出 没 米 的 饭 来, 叫 我 怎 么 样 呢? 还 亏 是 我 呢, 要 是 别 的 死 皮 赖 脸 的, 三 日 两 头 儿 来 缠 舅 舅, 要 三 升 米 二 升 豆 子, 舅 舅 也 就 没 法 儿 呢! 卜 世 仁 道 : 我 的 儿, 舅 舅 要 有, 还 不 是 该 当 的? 我 天 天 和 你 舅 母 说, 只 愁 你 没 个 算 计 儿 你 但 凡 立 的 起 来, 到 你 们 大 屋 里, 就 是 他 们 爷 儿 们 见 不 着, 下 个 气 儿 和 他 们 的 管 事 的 爷 们 嬉 和 嬉 和, 也 弄 个 事 儿 管 管 前 儿 我 出 城 去, 碰 见 你 们 三 屋 里 的 老 四, 坐 着 好 体 面 车, 又 带 着 四 五 辆 车, 有 四 五 十 小 和 尚 道 士 儿, 往 家 庙 里 去 了 他 那 不 亏 能 干, 就 有 这 个 事 到 他 身 上 了? 贾 芸 听 了 唠 叨 的 不 堪, 便 起 身 告 辞 卜 世 仁 道 : 怎 么 这 么 忙? 你 吃 了 饭 去 罢 一 句 话 尚 未 说 完, 只 见 他 娘 子 说 道 : 你 又 糊 涂 了! 说 着 没 有 米, 这 里 买 了 半 斤 面 来 下 给 你 吃, 这 会 子 还 装 胖 呢 留 下 外 甥 挨 饿 不 成? 卜 世 仁 道 : 再 买 半 斤 来 添 上 就 是 了 他 娘 子 便 叫 女 儿 : 银 姐, 往 对 门 王 奶 奶 家 去 问 : 有 钱 借 几 十 个, 明 儿 就 送 了 Page 来 的 夫 妻 两 个 说 话, 那 贾 芸 早 说 了 几 个 不 用 费 事, 去 的 无 影 无 踪 了 不 言 卜 家 夫 妇, 且 说 贾 芸 赌 气 离 了 舅 舅 家 门, 一 径 回 来, 心 下 正 自 烦 恼, 一 边 想, 一 边 走 低 着 头, 不 想 一 头 就 碰 在 一 个 醉 汉 身 上, 把 贾 芸 一 把 拉 住, 骂 道 : 你 瞎 了 眼? 碰 起 我 来 了! 贾 芸 听 声 音 象 是 熟 人, 仔 细 一 看, 原 来 是 紧 邻 倪 二 这 倪 二 是 个 泼 皮, 专 放 重 利 债, 在 赌 博 场 吃 饭, 专 爱 喝 酒 打 架 此 时 正 从 欠 钱 人 家 索 债 归 来, 已 在 醉 乡, 不 料 贾 芸 碰 了 他, 就 要 动 手 贾 芸 叫 道 : 老 二, 住 手! 是 我 冲 撞 了 你 倪 二 一 听 他 的 语 音, 将 醉 眼 睁 开, 一 第 12 页

13 看 见 是 贾 芸, 忙 松 了 手, 趔 趄 着 笑 道 : 原 来 是 贾 二 爷 这 会 子 那 里 去? 贾 芸 道 : 告 诉 不 得 你, 平 白 的 又 讨 了 个 没 趣 儿 倪 二 道 : 不 妨 有 什 么 不 平 的 事 告 诉 我, 我 替 你 出 气 这 三 街 六 巷 凭 他 是 谁, 若 得 罪 了 我 醉 金 刚 倪 二 的 街 坊, 管 叫 他 人 离 家 散! 贾 芸 道 : 老 二, 你 别 生 气, 听 我 告 诉 你 这 缘 故 便 把 卜 世 仁 一 段 事 告 诉 了 倪 二 倪 二 听 了 大 怒 道 : 要 不 是 二 爷 的 亲 戚, 我 就 骂 出 来 真 真 把 人 气 死! 也 罢, 你 也 不 必 愁, 我 这 里 现 有 几 两 银 子, 你 要 用 只 管 拿 去 我 们 好 街 坊, 这 银 子 是 不 要 利 钱 的 一 头 说, 一 头 从 搭 包 内 掏 出 一 包 银 子 来 贾 芸 心 下 自 思 : 倪 二 素 日 虽 然 是 泼 皮, 却 也 因 人 而 施, 颇 有 义 侠 之 名 若 今 日 不 领 他 这 情, 怕 他 臊 了, 反 为 不 美 不 如 用 了 他 的, 改 日 加 倍 还 他 就 是 了 因 笑 道 : 老 二, 你 果 然 是 个 好 汉! 既 蒙 高 情, 怎 敢 不 领? 回 家 就 照 例 写 了 文 约 送 过 来 倪 二 大 笑 道 : 这 不 过 是 十 五 两 三 钱 银 子, 你 若 要 写 文 约, 我 就 不 借 了 贾 芸 听 了, 一 面 接 银 子, 一 面 笑 道 : 我 遵 命 就 是 了 何 必 着 急! 倪 二 笑 道 : 这 才 是 呢 天 气 黑 了, 也 不 让 你 喝 酒 了, 我 还 有 点 事 儿, 你 竟 请 回 罢 我 还 求 你 带 个 信 儿 给 我 们 家 : 叫 他 们 关 了 门 睡 罢, 我 不 回 家 去 了 倘 或 有 事, 叫 我 们 女 孩 儿 明 儿 一 早 到 马 贩 子 王 短 腿 家 找 我 一 面 说, 一 面 趔 趄 着 脚 儿 去 了 不 在 话 下 且 说 贾 芸 偶 然 碰 见 了 这 件 事, 心 下 也 十 分 稀 罕, 想 那 倪 二 倒 果 然 有 些 意 思, 只 是 怕 他 一 时 醉 中 慷 慨, 到 明 日 加 倍 来 要, 便 怎 么 好 呢 忽 又 想 道 : 不 妨, 等 那 件 事 成 了, 可 也 加 倍 还 的 起 他 因 走 到 一 个 钱 铺 里, 将 那 银 子 称 了 称, 分 两 不 错, 心 上 越 发 喜 欢 到 家 先 将 倪 二 的 话 捎 给 他 娘 子 儿, 方 回 家 来 他 母 亲 正 在 炕 上 拈 线, 见 他 进 来, 便 问 : 那 里 去 了 一 天? 贾 芸 恐 母 亲 生 气, 便 不 提 卜 世 仁 的 事, 只 说 : 在 西 府 里 等 琏 二 叔 来 着 问 他 母 亲 : 吃 了 饭 了 没 有? 他 母 亲 说 : 吃 了 还 留 着 饭 在 那 里 叫 小 丫 头 拿 来 给 他 吃 那 天 已 是 掌 灯 时 候, 贾 芸 吃 了 饭, 收 拾 安 歇, 一 宿 无 话 次 日 起 来, 洗 了 脸, 便 出 南 门 大 街, 在 香 铺 买 了 冰 麝, 往 荣 府 来 打 听 贾 琏 出 了 门, 贾 芸 便 往 后 面 来 到 贾 琏 院 门 前, 只 见 几 个 小 厮, 拿 着 大 高 的 苕 帚 在 那 里 扫 院 子 呢 忽 见 周 瑞 家 的 从 门 里 出 来 叫 小 厮 们 : 先 别 扫, 奶 奶 出 来 了 贾 芸 忙 上 去 笑 问 道 : 二 婶 娘 那 里 去? 周 瑞 家 的 道 : 老 太 太 叫, 想 必 是 裁 什 么 尺 头 正 说 着, 只 见 一 群 人 簇 拥 着 凤 姐 出 来 了 贾 芸 深 知 凤 姐 是 喜 奉 承 爱 排 场 的, 忙 把 手 逼 着, 恭 恭 敬 敬 抢 上 来 请 安 凤 姐 连 正 眼 也 不 看, 仍 往 前 走, 只 问 他 母 亲 好 : 怎 么 不 来 这 里 逛 逛? 贾 芸 道 : 只 是 身 上 不 好, 倒 时 常 惦 记 着 婶 娘, 要 瞧 瞧, 总 不 能 来 凤 姐 笑 道 : 可 是 你 会 撒 谎! 不 是 我 提, 他 也 就 不 想 我 了 贾 芸 笑 道 : 侄 儿 不 怕 雷 劈, 就 敢 在 长 辈 儿 跟 前 撒 谎 了? 昨 儿 晚 上 还 提 起 婶 娘 来, 说 : 婶 娘 身 子 单 弱, 事 情 又 多, 亏 了 婶 娘 好 精 神, 竟 料 理 的 周 周 全 全 的 要 是 差 一 点 儿 的, 早 累 的 不 知 怎 么 样 了 Page 凤 姐 听 了, 满 脸 是 笑, 由 不 的 止 了 步, 问 道 : 怎 么 好 好 儿 的, 你 们 娘 儿 两 个 在 背 地 里 嚼 说 起 我 来? 贾 芸 笑 着 道 : 只 因 我 有 个 好 朋 友, 家 里 有 几 个 钱, 现 开 香 铺, 因 他 捐 了 个 通 判, 前 儿 选 着 了 云 南 不 知 那 一 府, 连 家 眷 一 齐 去 他 这 香 铺 也 不 开 了, 就 把 货 物 攒 了 一 攒, 该 给 人 的 给 人, 该 贱 发 的 贱 发 象 这 贵 重 的, 都 送 给 亲 友, 所 以 我 得 了 些 冰 片 麝 香 我 就 和 我 母 亲 商 量, 贱 卖 了 可 惜, 要 送 人 也 没 有 人 家 儿 配 使 这 些 香 料 因 想 到 婶 娘 往 年 间 还 拿 大 包 的 银 子 买 这 些 东 西 呢, 别 说 今 年 贵 妃 宫 中, 就 是 这 个 端 阳 节 所 用, 也 一 定 比 往 常 要 加 十 几 倍 : 所 以 拿 来 孝 敬 婶 娘 一 面 将 一 个 锦 匣 递 过 去 凤 姐 正 是 办 节 礼 用 香 料, 便 笑 了 一 笑, 命 丰 儿 : 接 过 芸 哥 儿 的 来, 送 了 家 去, 交 给 平 儿 因 又 说 道 : 看 你 这 么 知 好 歹, 怪 不 得 你 叔 叔 常 提 起 你 来, 说 你 好, 说 话 明 白, 心 里 有 见 识 贾 芸 听 这 话 入 港, 便 打 进 一 步 来, 故 意 问 道 : 原 来 叔 叔 也 常 提 我? 凤 姐 见 问, 便 要 告 诉 给 他 事 情 管 的 话, 一 想 又 恐 他 看 轻 了, 只 说 得 了 这 点 儿 香 料, 便 许 他 管 事 了 因 且 把 派 他 种 花 木 的 事 一 字 不 提, 随 口 说 了 几 句 淡 话, 便 往 贾 母 屋 里 去 了 贾 芸 自 然 也 难 提, 只 得 回 来 因 昨 日 见 了 宝 玉, 叫 他 到 外 书 房 等 着, 故 此 吃 了 饭, 又 进 来, 到 贾 母 那 边 仪 门 外 绮 散 斋 书 房 里 来 只 见 茗 烟 在 那 里 掏 小 雀 儿 呢 贾 芸 在 他 身 后, 把 脚 一 跺, 道 : 茗 烟 小 猴 儿 又 淘 气 了! 茗 烟 回 头, 见 是 贾 芸, 便 笑 道 : 何 苦 二 爷 唬 我 们 这 么 一 跳 因 又 笑 说 : 我 不 叫 茗 烟 了, 我 们 宝 二 爷 嫌 烟 字 不 好, 改 了 叫 焙 茗 了 二 爷 明 儿 只 叫 我 焙 茗 罢 贾 芸 点 头 笑 着 同 进 书 房, 便 坐 下 问 : 宝 二 爷 下 来 了 没 有? 焙 茗 道 : 今 日 总 没 下 来 二 爷 说 什 么, 我 替 你 探 探 去 说 着, 便 出 去 了 这 里 贾 芸 便 看 字 画 古 玩 有 一 顿 饭 的 工 夫, 还 不 见 来 再 看 看 要 找 别 的 小 子, 都 玩 去 了 正 在 烦 闷, 只 听 门 前 娇 音 嫩 语 的 叫 了 一 声 哥 哥 呀 贾 芸 往 外 瞧 时, 是 个 十 五 六 岁 的 丫 头, 生 的 倒 甚 齐 整, 两 只 眼 儿 水 水 灵 灵 的, 见 了 贾 芸, 抽 身 要 躲, 恰 值 焙 茗 走 来, 见 那 丫 头 在 门 前, 便 说 道 : 好, 好, 正 抓 不 着 个 信 儿 呢! 贾 芸 见 了 焙 茗, 也 就 赶 出 来, 问 : 怎 么 样? 焙 茗 道 : 等 了 半 日, 也 没 个 人 过 这 就 是 宝 二 爷 屋 里 的 因 说 道 : 好 姑 娘, 你 带 个 信 儿, 就 说 廊 上 二 爷 来 了 那 丫 头 听 见, 方 知 是 本 家 的 爷 们, 便 不 似 从 前 那 等 回 避, 下 死 眼 把 贾 芸 钉 了 两 眼 听 那 贾 芸 说 道 : 什 么 廊 上 廊 下 的, 你 只 说 芸 儿 就 是 了 半 晌, 那 丫 头 似 笑 不 笑 的 说 道 : 依 我 说, 二 爷 且 请 回 去, 明 日 再 来 今 儿 晚 上 得 空 儿, 我 替 回 罢 焙 茗 道 : 这 是 怎 么 说? 那 丫 头 道 : 他 今 儿 也 没 睡 中 觉, 自 然 吃 的 晚 饭 早, 晚 上 又 不 下 来, 难 道 只 是 叫 二 爷 这 里 等 着 挨 饿 不 成? 不 如 家 去, 明 儿 来 是 正 经 就 便 回 来 有 人 带 信 儿, 也 不 过 嘴 里 答 应 着 罢 咧 贾 芸 听 这 丫 头 的 话 简 便 俏 丽, 待 要 问 他 的 名 字, 因 是 宝 玉 屋 里 的, 又 不 便 问, 只 得 说 道 : 这 话 倒 是 我 明 日 再 来 说 着, 第 13 页

14 便 往 外 去 了 焙 茗 道 : 我 倒 茶 去 二 爷 喝 了 茶 再 去 贾 芸 一 面 走, 一 面 回 头 说 : 不 用, 我 还 有 事 呢 口 里 说 话, 眼 睛 瞧 那 丫 头 还 站 在 那 里 呢 那 贾 芸 一 径 回 来 至 次 日, 来 至 大 门 前, 可 巧 遇 见 凤 姐 往 那 边 去 请 安, 才 上 了 车, 见 贾 芸 过 来, 便 命 人 叫 住, 隔 着 窗 子 笑 道 : 芸 儿, 你 竟 有 胆 子 在 我 跟 前 弄 鬼! 怪 道 你 送 东 西 给 我, 原 来 你 有 事 求 我 昨 儿 你 叔 叔 才 告 诉 我, 说 你 求 他 贾 芸 笑 道 : 求 叔 叔 的 事, 婶 娘 别 提, 我 这 里 正 后 悔 呢 早 知 这 样, 我 一 起 头 儿 就 求 婶 娘, 这 会 子 早 完 了, 谁 承 望 叔 叔 竟 不 能 的! 凤 姐 笑 道 : 哦! 你 那 边 没 成 儿, 昨 儿 又 来 找 我 了? 贾 芸 道 : 婶 娘 辜 负 了 我 的 孝 心 我 并 没 有 这 个 意 思, 要 有 这 个 意 思, 昨 儿 还 不 求 婶 娘 吗? 如 今 婶 娘 既 Page 知 道 了, 我 倒 要 把 叔 叔 搁 开, 少 不 得 求 婶 娘, 好 歹 疼 我 一 点 儿 凤 姐 冷 笑 道 : 你 们 要 拣 远 道 儿 走 么! 早 告 诉 我 一 声 儿, 多 大 点 子 事, 还 值 的 耽 误 到 这 会 子 那 园 子 里 还 要 种 树 种 花 儿, 我 正 想 个 人 呢, 早 说 不 早 完 了? 贾 芸 笑 道 : 这 样 明 日 婶 娘 就 派 我 罢? 凤 姐 半 晌 道 : 这 个 我 看 着 不 大 好, 等 明 年 正 月 里 的 烟 火 灯 烛 那 个 大 宗 儿 下 来, 再 派 你 不 好? 贾 芸 道 : 好 婶 娘, 先 把 这 个 派 了 我, 果 然 这 件 办 的 好, 再 派 我 那 件 罢 凤 姐 笑 道 : 你 倒 会 拉 长 线 儿! 罢 了, 要 不 是 你 叔 叔 说, 我 不 管 你 的 事 我 不 过 吃 了 饭 就 过 来, 你 到 午 错 时 候 来 领 银 子, 后 日 就 进 去 种 花 儿 说 着, 命 人 驾 起 香 车, 径 去 了 贾 芸 喜 不 自 禁 来 至 绮 散 斋 打 听 宝 玉, 谁 知 宝 玉 一 早 便 往 北 静 王 府 里 去 了 贾 芸 便 呆 呆 的 坐 到 晌 午 打 听 凤 姐 回 来, 去 写 个 领 票 来 领 对 牌, 至 院 外, 命 人 通 报 了, 彩 明 走 出 来 要 了 领 票, 进 去 批 了 银 数 年 月 一 并 连 对 牌 交 给 贾 芸 贾 芸 接 来 看 那 批 上 批 着 二 百 两 银 子, 心 中 喜 悦, 翻 身 走 到 银 库 上 领 了 银 子, 回 家 告 诉 他 母 亲, 自 是 母 子 俱 喜 次 日 五 更, 贾 芸 先 找 了 倪 二 还 了 银 子, 又 拿 了 五 十 两 银 子 出 西 门 找 到 花 儿 匠 方 椿 家 里 去 买 树, 不 在 话 下 且 说 宝 玉 自 这 日 见 了 贾 芸, 曾 说 过 明 日 着 他 进 来 说 话, 这 原 是 富 贵 公 子 的 口 角, 那 里 还 记 在 心 上, 因 而 便 忘 怀 了 这 日 晚 上, 却 从 北 静 王 府 里 回 来, 见 过 贾 母 王 夫 人 等 回 至 园 内 换 了 衣 服, 正 要 洗 澡, 袭 人 被 宝 钗 烦 了 去 打 结 子 去 了, 秋 纹 碧 痕 两 个 去 催 水 檀 云 又 因 他 母 亲 病 了, 接 出 去 了 ; 麝 月 现 在 家 中 病 着 ; 还 有 几 个 做 粗 活 听 使 唤 的 丫 头, 料 是 叫 不 着 他, 都 出 去 寻 伙 觅 伴 的 去 了 不 想 这 一 刻 的 工 夫, 只 剩 了 宝 玉 在 屋 内 偏 偏 的 宝 玉 要 喝 茶, 一 连 叫 了 两 三 声, 方 见 两 三 个 老 婆 子 走 进 来 宝 玉 见 了, 连 忙 摇 手 说 : 罢 罢, 不 用 了 老 婆 子 们 只 得 退 出 宝 玉 见 没 丫 头 们, 只 得 自 己 下 来, 拿 了 碗, 向 茶 壶 去 倒 茶 只 听 背 后 有 人 说 道 : 二 爷 看 烫 了 手, 等 我 倒 罢 一 面 说, 一 面 走 上 来 接 了 碗 去 宝 玉 倒 唬 了 一 跳, 问 : 你 在 那 里 来 着? 忽 然 来 了, 唬 了 我 一 跳! 那 丫 头 一 面 递 茶, 一 面 笑 着 回 道 : 我 在 后 院 里 才 从 里 间 后 门 进 来, 难 道 二 爷 就 没 听 见 脚 步 响 么? 宝 玉 一 面 吃 茶, 一 面 仔 细 打 量 那 丫 头 : 穿 着 几 件 半 新 不 旧 的 衣 裳, 倒 是 一 头 黑 鸦 鸦 的 好 头 发, 挽 着 儿, 容 长 脸 面, 细 挑 身 材, 却 十 分 俏 丽 甜 净 宝 玉 便 笑 问 道 : 你 也 是 我 屋 里 的 人 么? 那 丫 头 笑 应 道 : 是 宝 玉 道 : 既 是 这 屋 里 的, 我 怎 么 不 认 得? 那 丫 头 听 说, 便 冷 笑 一 声 道 : 爷 不 认 得 的 也 多 呢, 岂 止 我 一 个 从 来 我 又 不 递 茶 水 拿 东 西, 眼 面 前 儿 的 一 件 也 做 不 着, 那 里 认 得 呢? 宝 玉 道 : 你 为 什 么 不 做 眼 面 前 儿 的 呢? 那 丫 头 道 : 这 话 我 也 难 说 只 是 有 句 话 回 二 爷 : 昨 日 有 个 什 么 芸 儿 来 找 二 爷, 我 想 二 爷 不 得 空 儿, 便 叫 焙 茗 回 他 ; 今 日 来 了, 不 想 二 爷 又 往 北 府 里 去 了 刚 说 到 这 句 话, 只 见 秋 纹 碧 痕 嘻 嘻 哈 哈 的 笑 着 进 来, 两 个 人 共 提 着 一 桶 水, 一 手 撩 衣 裳, 趔 趔 趄 趄 泼 泼 撒 撒 的 那 丫 头 便 忙 迎 出 去 接 秋 纹 碧 痕, 一 个 抱 怨 你 湿 了 我 的 衣 裳, 一 个 又 说 你 踹 了 我 的 鞋 忽 见 走 出 一 个 人 来 接 水, 二 人 看 时, 不 是 别 人, 原 来 是 小 红 二 人 便 都 诧 异, 将 水 放 下, 忙 进 来 看 时, 并 没 别 人, 只 有 宝 玉, 便 心 中 俱 不 自 在 只 得 且 预 备 下 洗 澡 之 物 待 宝 玉 脱 了 衣 裳, 二 人 便 带 上 门 出 来, 走 到 那 边 房 内, 找 着 小 红, 问 他 : 方 才 在 屋 里 做 什 么? 小 红 道 : 我 何 曾 在 屋 里 呢? 因 为 我 的 绢 子 找 不 着, 往 后 头 找 去, 不 想 二 爷 要 茶 喝, 叫 姐 姐 们, 一 个 儿 也 没 有, 我 赶 着 进 去 倒 了 碗 茶, 姐 姐 们 就 来 了 秋 纹 兜 脸 啐 了 一 口 道 : 没 脸 面 的 下 流 东 西! 正 经 叫 你 催 水 去, 你 说 有 事, 倒 叫 我 们 去, 你 可 抢 这 个 巧 宗 儿! 一 里 一 里 的, 这 不 上 来 了 吗? 难 道 我 们 倒 跟 不 上 你 么? 你 也 拿 镜 子 照 Page 照, 配 递 茶 递 水 不 配? 碧 痕 道 : 明 儿 我 说 给 他 们, 凡 要 茶 要 水 拿 东 西 的 事, 咱 们 都 别 动, 只 叫 他 去 就 完 了 秋 纹 道 : 这 么 说, 还 不 如 我 们 散 了, 单 让 他 在 这 屋 里 呢 二 人 你 一 句 我 一 句 正 闹 着, 只 见 有 个 老 嬷 嬷 进 来 传 凤 姐 的 话 说 : 明 日 有 人 带 花 儿 匠 来 种 树, 叫 你 们 严 紧 些, 衣 裳 裙 子 别 混 晒 混 晾 的 那 土 山 上 都 拦 着 围 幕, 可 别 混 跑 秋 纹 便 问 : 明 日 不 知 是 谁 带 进 匠 人 来 监 工? 那 老 婆 子 道 : 什 么 后 廊 上 的 芸 哥 儿 秋 纹 碧 痕 俱 不 知 道, 只 管 混 问 别 的 话, 那 小 红 心 内 明 白, 知 是 昨 日 外 书 房 所 见 的 那 人 了 原 来 这 小 红 本 姓 林, 小 名 红 玉, 因 玉 字 犯 了 宝 玉 黛 玉 的 名, 便 改 唤 他 做 小 红, 原 来 是 府 中 世 仆, 他 父 亲 现 在 收 管 各 处 田 房 事 务 这 小 红 年 方 十 四, 进 府 当 差, 把 他 派 在 怡 红 院 中, 倒 也 清 幽 雅 静 不 想 后 来 命 姊 妹 及 宝 玉 等 进 大 观 园 居 住, 偏 生 这 一 所 儿, 又 被 宝 玉 点 了 这 小 红 虽 然 是 个 不 谙 事 体 的 丫 头, 因 他 原 有 几 分 容 貌, 心 内 便 想 向 上 攀 高, 每 每 要 在 宝 玉 面 前 现 弄 现 弄 只 是 宝 玉 身 边 一 干 人 都 是 伶 牙 俐 爪 的, 那 里 插 的 下 手 去? 不 想 今 日 才 有 些 消 息, 又 遭 秋 纹 等 一 场 恶 话, 心 内 早 灰 了 一 半 正 没 好 气, 忽 然 听 见 老 嬷 嬷 说 起 贾 芸 来, 不 觉 心 中 一 动, 便 闷 闷 的 回 房 睡 在 床 上, 暗 暗 思 量, 翻 来 复 去, 自 觉 没 情 没 趣 的 忽 听 的 窗 外 低 低 的 叫 道 : 红 儿, 你 的 绢 子 我 第 14 页

15 拾 在 这 里 呢 小 红 听 了, 忙 走 出 来 看 时, 不 是 别 人, 正 是 贾 芸 小 红 不 觉 粉 面 含 羞, 问 道 : 二 爷 在 那 里 拾 着 的? 只 见 那 贾 芸 笑 道 : 你 过 来, 我 告 诉 你 一 面 说 一 面 就 上 来 拉 他 的 衣 裳 那 小 红 臊 的 转 身 一 跑, 却 被 门 槛 子 绊 倒 要 知 端 底, 下 回 分 解 Page 第 二 十 五 回 魇 魔 法 叔 嫂 逢 五 鬼 通 灵 玉 蒙 蔽 遇 双 真 话 说 小 红 心 神 恍 惚, 情 思 缠 绵, 忽 朦 胧 睡 去, 遇 见 贾 芸 要 拉 他, 却 回 身 一 跑, 被 门 槛 绊 了 一 跤, 唬 醒 过 来, 方 知 是 梦 因 此 翻 来 复 去, 一 夜 无 眠 至 次 日 天 明, 方 才 起 来, 有 几 个 丫 头 来 会 他 去 打 扫 屋 子 地 面, 舀 洗 脸 水 这 小 红 也 不 梳 妆, 向 镜 中 胡 乱 挽 了 一 挽 头 发, 洗 了 洗 手 脸, 便 来 打 扫 房 屋 谁 知 宝 玉 昨 儿 见 了 他, 也 就 留 心, 想 着 指 名 唤 他 来 使 用, 一 则 怕 袭 人 等 多 心, 二 则 又 不 知 他 是 怎 么 个 情 性, 因 而 纳 闷 早 晨 起 来, 也 不 梳 洗, 只 坐 着 出 神 一 时 下 了 纸 窗, 隔 着 纱 屉 子, 向 外 看 的 真 切, 只 见 几 个 丫 头 在 那 里 打 扫 院 子, 都 擦 胭 抹 粉 插 花 带 柳 的, 独 不 见 昨 儿 那 一 个 宝 玉 便 靸 拉 着 鞋, 走 出 房 门, 只 装 做 看 花, 东 瞧 西 望 一 抬 头, 只 见 西 南 角 上 游 廊 下 栏 杆 旁 有 一 个 人 倚 在 那 里, 却 为 一 株 海 棠 花 所 遮, 看 不 真 切 近 前 一 步 仔 细 看 时, 正 是 昨 儿 那 个 丫 头, 在 那 里 出 神 此 时 宝 玉 要 迎 上 去, 又 不 好 意 思 正 想 着, 忽 见 碧 痕 来 请 洗 脸, 只 得 进 去 了 却 说 小 红 正 自 出 神, 忽 见 袭 人 招 手 叫 他, 只 得 走 上 前 来 袭 人 笑 道 : 咱 们 的 喷 壶 坏 了, 你 到 林 姑 娘 那 边 借 用 一 用 小 红 便 走 向 潇 湘 馆 去, 到 了 翠 烟 桥, 抬 头 一 望, 只 见 山 坡 高 处 都 拦 着 帷 幕, 方 想 起 今 日 有 匠 役 在 此 种 树 原 来 远 远 的 一 簇 人 在 那 里 掘 土, 贾 芸 正 坐 在 山 子 石 上 监 工 小 红 待 要 过 去 又 不 敢 过 去, 只 得 悄 悄 向 潇 湘 馆 取 了 喷 壶 而 回 无 精 打 彩, 自 向 房 内 躺 着 众 人 只 说 他 是 身 子 不 快, 也 不 理 论 过 了 一 日, 原 来 次 日 是 王 子 腾 夫 人 一 寿 诞, 那 里 原 打 发 人 来 请 贾 母 王 夫 人, 王 夫 人 见 贾 母 不 去, 也 不 便 去 了 倒 是 薛 姨 妈 同 着 风 姐 儿 并 贾 家 三 个 姊 妹 宝 钗 宝 玉, 一 齐 都 去 了 至 晚 方 回 王 夫 人 正 过 薛 姨 妈 院 里 坐 着, 见 贾 环 下 了 学, 命 他 去 抄 金 刚 经 咒 唪 诵 那 贾 环 便 来 到 王 夫 人 炕 上 坐 着, 命 人 点 了 蜡 烛, 拿 腔 做 势 的 抄 写 一 时 又 叫 彩 云 倒 钟 茶 来, 一 时 又 叫 玉 钏 剪 蜡 花, 又 说 金 钏 挡 了 灯 亮 儿 众 丫 鬟 们 素 日 厌 恶 他, 都 不 答 理 只 有 彩 霞 还 和 他 合 得 来, 倒 了 茶 给 他, 因 向 他 悄 悄 的 道 : 你 安 分 些 罢, 何 苦 讨 人 厌 贾 环 把 眼 一 瞅 道 : 我 也 知 道, 你 别 哄 我 如 今 你 和 宝 玉 好 了, 不 理 我, 我 也 看 出 来 了 彩 霞 咬 着 牙, 向 他 头 上 戳 了 一 指 头, 道 : 没 良 心 的, 狗 咬 吕 洞 宾 不 识 好 歹 两 人 正 说 着, 只 见 风 姐 跟 着 王 夫 人 都 过 来 了 王 夫 人 便 一 长 一 短 问 他 今 日 是 那 几 位 堂 客, 戏 文 好 歹, 酒 席 如 何 不 多 时, 宝 玉 也 来 了, 见 了 王 夫 人, 也 规 规 矩 矩 说 了 几 句 话, 便 命 人 除 去 了 抹 额, 脱 了 袍 服, 拉 了 靴 子, 将 一 头 滚 在 王 夫 人 怀 里 王 夫 人 便 用 手 摩 挲 抚 弄 他, 宝 玉 也 扳 着 王 夫 人 的 脖 子 说 长 说 短 的 王 夫 人 道 : 我 的 儿, 又 吃 多 了 酒, 脸 上 滚 热 的 你 还 只 是 揉 搓, 一 会 子 闹 上 酒 来! 还 不 在 那 里 静 静 的 躺 一 会 子 去 呢 说 着, 便 叫 人 拿 枕 头 宝 玉 因 就 在 王 夫 人 身 后 倒 下, 又 叫 彩 霞 来 替 他 拍 着 宝 玉 便 和 彩 霞 说 笑, 只 见 彩 霞 淡 淡 的 不 大 答 理, 两 眼 只 向 着 贾 环 宝 玉 便 拉 他 的 手, 说 道 : 好 姐 姐, 你 也 理 我 理 儿 一 面 说, 一 面 拉 他 的 手 彩 霞 夺 手 不 肯, 便 说 : 再 闹 就 嚷 了! 二 人 正 闹 着, 原 来 贾 环 听 见 了, 素 日 原 恨 宝 玉, 今 见 他 和 彩 霞 玩 耍, 心 上 越 发 按 不 下 这 口 气 因 一 沉 思, 计 上 心 来, 故 作 失 手, 将 那 一 盏 油 汪 汪 的 蜡 烛, 向 宝 玉 脸 上 只 一 推 只 听 宝 玉 嗳 哟 的 一 声, 满 屋 里 人 都 唬 了 一 跳 连 忙 将 地 下 的 绰 灯 移 过 来 一 照, 只 见 宝 玉 满 脸 是 油 王 夫 人 又 气 又 急, 忙 命 人 替 宝 玉 擦 洗, 一 面 Page 骂 贾 环 凤 姐 三 步 两 步 上 炕 去 替 宝 玉 收 拾 着, 一 面 说 : 这 老 三 还 是 这 么 毛 脚 鸡 似 的 我 说 你 上 不 得 台 盘! 赵 姨 娘 平 时 也 该 教 导 教 导 他! 一 句 话 提 醒 了 王 夫 人, 遂 叫 过 赵 姨 娘 来, 骂 道 : 养 出 这 样 黑 心 种 子 来, 也 不 教 训 教 训! 几 番 几 次 我 都 不 理 论, 你 们 一 发 得 了 意 了, 一 发 上 来 了! 那 赵 姨 娘 只 得 忍 气 吞 声, 也 上 去 帮 着 他 们 替 宝 玉 收 拾 只 见 宝 玉 左 边 脸 上 起 了 一 溜 燎 泡, 幸 而 没 伤 眼 睛 王 夫 人 看 了, 又 心 疼, 又 怕 贾 母 问 时 难 以 回 答, 急 的 又 把 赵 姨 娘 骂 一 顿 ; 又 安 慰 了 宝 玉, 一 面 取 了 败 毒 散 来 敷 上 宝 玉 说 : 有 些 疼, 还 不 妨 事 明 日 老 太 太 问, 只 说 我 自 己 烫 的 就 是 了 凤 姐 道 : 就 说 自 己 烫 的, 也 要 骂 人 不 小 心, 横 竖 有 一 场 气 生 王 夫 人 命 人 好 生 送 了 宝 玉 回 房 去 袭 人 等 见 了, 都 慌 的 了 不 得 那 黛 玉 见 宝 玉 出 了 一 天 的 门, 便 闷 闷 的, 晚 间 打 发 人 来 问 了 两 三 遍, 知 道 烫 了, 便 亲 自 赶 过 来 只 瞧 见 宝 玉 自 己 拿 镜 子 照 呢, 左 边 脸 上 满 满 的 敷 了 一 脸 药 黛 玉 只 当 十 分 烫 的 利 害, 忙 近 前 瞧 瞧, 宝 玉 却 把 脸 遮 了, 摇 手 叫 他 出 去 : 知 他 素 性 好 洁, 故 不 肯 叫 他 瞧 黛 玉 也 就 罢 了, 但 问 他 : 疼 的 怎 样? 宝 玉 道 : 也 不 很 疼 养 一 两 日 就 好 了 黛 玉 坐 了 一 会 回 去 了 次 日, 宝 玉 见 了 贾 母, 虽 自 己 承 认 自 己 烫 的, 贾 母 免 不 得 又 把 跟 从 的 人 骂 了 一 顿 过 了 一 日, 有 宝 玉 寄 名 的 干 娘 马 道 婆 到 府 里 来, 见 了 宝 玉, 唬 了 一 大 跳, 问 其 缘 由, 说 是 烫 的, 便 点 头 叹 息, 一 面 向 宝 玉 脸 上 用 指 头 画 了 几 画, 口 内 嘟 嘟 囔 囔 的, 又 咒 诵 了 一 回, 说 道 : 包 管 好 了 这 不 过 是 一 时 飞 灾 又 向 贾 母 道 : 老 祖 宗, 老 菩 萨, 那 里 知 道 那 佛 经 上 说 的 利 害! 大 凡 王 公 卿 相 人 家 的 子 弟, 只 一 生 长 下 来, 暗 里 就 有 多 少 促 狭 鬼 跟 着 他, 得 空 儿 就 第 15 页

16 拧 他 一 下, 或 掐 他 一 下, 或 吃 饭 时 打 下 他 的 饭 碗 来, 或 走 着 推 他 一 跤, 所 以 往 往 的 那 些 大 家 子 孙 多 有 长 不 大 的 贾 母 听 如 此 说, 便 问 : 这 有 什 么 法 儿 解 救 没 有 呢? 马 道 婆 便 说 道 : 这 个 容 易, 只 是 替 他 多 做 些 因 果 善 事, 也 就 罢 了 再 那 经 上 还 说 : 西 方 有 位 大 光 明 普 照 菩 萨, 专 管 照 耀 阴 暗 邪 祟, 若 有 善 男 信 女 虔 心 供 奉 者, 可 以 永 保 儿 孙 康 宁, 再 无 撞 客 邪 祟 之 灾 贾 母 道 : 倒 不 知 怎 么 供 奉 这 位 菩 萨? 马 道 婆 说 : 也 不 值 什 么, 不 过 除 香 烛 供 奉 以 外, 一 天 多 添 几 斤 香 油, 点 个 大 海 灯 那 海 灯 就 是 菩 萨 现 身 的 法 象, 昼 夜 不 息 的 贾 母 道 : 一 天 一 夜 也 得 多 少 油? 我 也 做 个 好 事 马 道 婆 说 : 这 也 不 拘 多 少, 随 施 主 愿 心 象 我 家 里 就 有 好 几 处 的 王 妃 诰 命 供 奉 的 : 南 安 郡 王 府 里 太 妃, 他 许 的 愿 心 大, 一 天 是 四 十 八 斤 油, 一 斤 灯 草, 那 海 灯 也 只 比 缸 略 小 些 ; 锦 乡 侯 的 诰 命 次 一 等, 一 天 不 过 二 十 斤 油 ; 再 有 几 家, 或 十 斤 八 斤 三 斤 五 斤 的 不 等, 也 少 不 得 要 替 他 点 贾 母 点 头 思 忖 马 道 婆 道 : 还 有 一 件, 若 是 为 父 母 尊 长 的, 多 舍 些 不 妨 ; 既 是 老 祖 宗 为 宝 玉, 若 舍 多 了, 怕 哥 儿 担 不 起, 反 折 了 福 气 了 要 舍, 大 则 七 斤, 小 则 五 斤, 也 就 是 了 贾 母 道 : 既 这 么 样, 就 一 日 五 斤, 每 月 打 总 儿 关 了 去 马 道 婆 道 : 阿 弥 陀 佛, 慈 悲 大 菩 萨! 贾 母 又 叫 人 来 吩 咐 : 以 后 宝 玉 出 门, 拿 几 串 钱 交 给 他 的 小 子 们, 一 路 施 舍 给 僧 道 贫 苦 之 人 说 毕, 那 道 婆 便 往 各 房 问 安 闲 逛 去 了 一 时 来 到 赵 姨 娘 屋 里, 二 人 见 过, 赵 姨 娘 命 小 丫 头 倒 茶 给 他 吃 赵 姨 娘 正 粘 鞋 呢, 马 道 婆 见 炕 上 堆 着 些 零 星 绸 缎, 因 说 : 我 正 没 有 鞋 面 子, 姨 奶 奶 给 我 些 零 碎 绸 子 缎 子, 不 拘 颜 色, 做 双 鞋 穿 罢 赵 姨 娘 叹 口 气 道 : 你 瞧, 那 里 头 还 有 块 象 样 儿 的 么? 有 好 东 西 也 到 不 了 我 这 里 你 不 嫌 不 好, 挑 两 块 去 就 是 了 马 道 婆 便 挑 了 几 块, 掖 在 袖 里 赵 姨 娘 又 问 : 前 日 我 打 发 人 送 了 五 百 钱 去, 你 可 在 药 王 面 前 上 了 Page 供 没 有? 马 道 婆 道 : 早 已 替 你 上 了 赵 姨 娘 叹 气 道 : 阿 弥 陀 佛! 我 手 里 但 凡 从 容 些, 也 时 常 来 上 供, 只 是 心 有 馀 而 力 不 足 马 道 婆 道 : 你 只 放 心, 将 来 熬 的 环 哥 大 了, 得 个 一 官 半 职, 那 时 你 要 做 多 大 功 德 还 怕 不 能 么? 赵 姨 娘 听 了 笑 道 : 罢, 罢! 再 别 提 起! 如 今 就 是 榜 样 我 们 娘 儿 们 跟 的 上 这 屋 里 那 一 个 儿? 宝 玉 儿 还 是 小 孩 子 家, 长 的 得 人 意 儿, 大 人 偏 疼 他 些 儿 也 还 罢 了 ; 我 只 不 服 这 个 主 儿! 一 面 说, 一 面 伸 了 两 个 指 头 马 道 婆 会 意, 便 问 道 : 可 是 琏 二 奶 奶? 赵 姨 娘 唬 的 忙 摇 手 儿, 起 身 掀 帘 子 一 看, 见 无 人, 方 回 身 向 道 婆 说 : 了 不 得, 了 不 得! 提 起 这 个 主 儿, 这 一 分 家 私 要 不 都 叫 他 搬 了 娘 家 去, 我 也 不 是 个 人! 马 道 婆 见 说, 便 探 他 的 口 气 道 : 我 还 用 你 说? 难 道 都 看 不 出 来! 也 亏 了 你 们 心 里 不 理 论, 只 凭 他 去 倒 也 好 赵 姨 娘 道 : 我 的 娘! 不 凭 他 去, 难 道 谁 还 敢 把 他 怎 么 样 吗? 马 道 婆 道 : 不 是 我 说 句 造 孽 的 话 : 你 们 没 本 事, 也 难 怪 明 里 不 敢 罢 咧, 暗 里 也 算 计 了, 还 等 到 如 今! 赵 姨 娘 听 这 话 里 有 话, 心 里 暗 暗 的 喜 欢, 便 说 道 : 怎 么 暗 里 算 计? 我 倒 有 这 个 心, 只 是 没 这 样 的 能 干 人 你 教 给 我 这 个 法 子, 我 大 大 的 谢 你 马 道 婆 听 了 这 话 拿 拢 了 一 处, 便 又 故 意 说 道 : 阿 弥 陀 佛! 你 快 别 问 我, 我 那 里 知 道 这 些 事? 罪 罪 过 过 的 赵 姨 娘 道 : 你 又 来 了! 你 是 最 肯 济 困 扶 危 的 人, 难 道 就 眼 睁 睁 的 看 着 人 家 来 摆 布 死 了 我 们 娘 儿 们 不 成? 难 道 还 怕 我 不 谢 你 么? 马 道 婆 听 如 此, 便 笑 道 : 要 说 我 不 忍 你 们 娘 儿 两 个 受 别 人 的 委 屈, 还 犹 可, 要 说 谢 我, 那 我 可 是 不 想 的 呀 赵 姨 娘 听 这 话 松 动 了 些, 便 说 : 你 这 么 个 明 白 人, 怎 么 糊 涂 了? 果 然 法 子 灵 验, 把 他 两 人 绝 了, 这 家 私 还 怕 不 是 我 们 的? 那 时 候 你 要 什 么 不 得 呢? 马 道 婆 听 了, 低 了 半 日 头, 说 : 那 时 候 儿 事 情 妥 当 了, 又 无 凭 据, 你 还 理 我 呢! 赵 姨 娘 道 : 这 有 何 难? 我 攒 了 几 两 体 己, 还 有 些 衣 裳 首 饰, 你 先 拿 几 样 去 我 再 写 个 欠 契 给 你, 到 那 时 候 儿, 我 照 数 还 你 马 道 婆 想 了 一 回 想 : 也 罢 了, 我 少 不 得 先 垫 上 了 赵 姨 娘 不 及 再 问, 忙 将 一 个 小 丫 头 也 支 开, 赶 着 开 了 箱 子, 将 首 饰 拿 了 些 出 来, 并 体 己 散 碎 银 子, 又 写 了 五 十 两 欠 约, 递 与 马 道 婆 道 : 你 先 拿 去 作 供 养 马 道 婆 见 了 这 些 东 西, 又 有 欠 字, 遂 满 口 应 承, 伸 手 先 将 银 子 拿 了, 然 后 收 了 契 向 赵 姨 娘 要 了 张 纸, 拿 剪 子 铰 了 两 个 纸 人 儿, 问 了 他 二 人 年 庚, 写 在 上 面 ; 又 找 了 一 张 蓝 纸, 铰 了 五 个 青 面 鬼, 叫 他 并 在 一 处, 拿 针 钉 了 : 回 去 我 再 作 法, 自 有 效 验 的 忽 见 王 夫 人 的 丫 头 进 来 道 : 姨 奶 奶 在 屋 里 呢 么? 太 太 等 你 呢 于 是 二 人 散 了, 马 道 婆 自 去, 不 在 话 下 却 说 黛 玉 因 宝 玉 烫 了 脸 不 出 门, 倒 常 在 一 处 说 话 儿 这 日 饭 后, 看 了 两 篇 书, 又 和 紫 鹃 作 了 一 会 针 线, 总 闷 闷 不 舒, 便 出 来 看 庭 前 才 迸 出 的 新 笋 不 觉 出 了 院 门, 来 到 园 中, 四 望 无 人, 惟 见 花 光 鸟 语, 信 步 便 往 怡 红 院 来 只 见 几 个 丫 头 舀 水, 都 在 游 廊 上 看 画 眉 洗 澡 呢 听 见 房 内 笑 声, 原 来 是 李 纨 凤 姐 宝 钗 都 在 这 里 一 见 他 进 来, 都 笑 道 : 这 不 又 来 了 两 个? 黛 玉 笑 道 : 今 日 齐 全, 谁 下 帖 子 请 的? 凤 姐 道 : 我 前 日 打 发 人 送 了 两 瓶 茶 叶 给 姑 娘, 可 还 好 么? 黛 玉 道 : 我 正 忘 了, 多 谢 想 着 宝 玉 道 : 我 尝 了 不 好, 也 不 知 别 人 说 怎 么 样 宝 钗 道 : 口 头 也 还 好 凤 姐 道 : 那 是 暹 罗 国 进 贡 的 我 尝 了 不 觉 怎 么 好, 还 不 及 我 们 常 喝 的 呢 黛 玉 道 : 我 吃 着 却 好, 不 知 你 们 的 脾 胃 是 怎 样 的 宝 玉 道 : 你 说 好, 把 我 的 都 拿 了 吃 去 罢 凤 姐 道 : 我 那 里 还 多 着 呢 黛 玉 道 : 我 叫 丫 头 取 去 凤 姐 道 : 不 用, Page 我 打 发 人 送 来 我 明 日 还 有 一 事 求 你, 一 同 叫 人 送 来 罢 黛 玉 听 了, 笑 道 : 你 们 听 听 : 这 是 吃 了 他 一 点 子 茶 叶, 就 使 唤 起 人 来 第 16 页

17 了 凤 姐 笑 道 : 你 既 吃 了 我 们 家 的 茶, 怎 么 还 不 给 我 们 家 作 媳 妇 儿? 众 人 都 大 笑 起 来 黛 玉 涨 红 了 脸, 回 过 头 去, 一 声 儿 不 言 语 宝 钗 笑 道 : 二 嫂 子 的 诙 谐 真 是 好 的 黛 玉 道 : 什 么 诙 谐! 不 过 是 贫 嘴 贱 舌 的 讨 人 厌 罢 了! 说 着 又 啐 了 一 口 凤 姐 笑 道 : 你 给 我 们 家 做 了 媳 妇, 还 亏 负 你 么? 指 着 宝 玉 道 : 你 瞧 瞧 人 物 儿 配 不 上? 门 第 儿 配 不 上? 根 基 儿 家 私 儿 配 不 上? 那 一 点 儿 玷 辱 你? 黛 玉 起 身 便 走 宝 钗 叫 道 : 颦 儿 急 了, 还 不 回 来 呢! 走 了 倒 没 意 思 说 着, 站 起 来 拉 住 才 到 房 门, 只 见 赵 姨 娘 和 周 姨 娘 两 个 人 都 来 瞧 宝 玉 宝 玉 和 众 人 都 起 身 让 坐, 独 凤 姐 不 理 宝 钗 正 欲 说 话, 只 见 王 夫 人 房 里 的 丫 头 来 说 : 舅 太 太 来 了, 请 奶 奶 姑 娘 们 过 去 呢 李 纨 连 忙 同 着 凤 姐 儿 走 了 赵 周 两 人 也 都 出 去 了 宝 玉 道 : 我 不 能 出 去, 你 们 好 歹 别 叫 舅 母 进 来 又 说 : 林 妹 妹, 你 略 站 站, 我 和 你 说 话 凤 姐 听 了, 回 头 向 黛 玉 道 : 有 人 叫 你 说 话 呢, 回 去 罢 便 把 黛 玉 往 后 一 推, 和 李 纨 笑 着 去 了 这 里 宝 玉 拉 了 黛 玉 的 手, 只 是 笑, 又 不 说 话 黛 玉 不 觉 又 红 了 脸, 挣 着 要 走 宝 玉 道 : 嗳 哟! 好 头 疼! 黛 玉 道 : 该, 阿 弥 陀 佛! 宝 玉 大 叫 一 声, 将 身 一 跳, 离 地 有 三 四 尺 高, 口 内 乱 嚷, 尽 是 胡 话 黛 玉 并 众 丫 鬟 都 唬 慌 了, 忙 报 知 王 夫 人 与 贾 母 此 时 王 子 腾 的 夫 人 也 在 这 里, 都 一 齐 来 看 宝 玉 一 发 拿 刀 弄 杖 寻 死 觅 活 的, 闹 的 天 翻 地 覆 贾 母 王 夫 人 一 见, 唬 的 抖 衣 乱 战, 儿 一 声 肉 一 声, 放 声 大 哭 于 是 惊 动 了 众 人, 连 贾 赦 邢 夫 人 贾 珍 贾 政 并 琏 蓉 芸 萍 薛 姨 妈 薛 蟠 并 周 瑞 家 的 一 干 家 中 上 下 人 等 并 丫 鬟 媳 妇 等, 都 来 园 内 看 视, 登 时 乱 麻 一 般 正 没 个 主 意, 只 见 凤 姐 手 持 一 把 明 晃 晃 的 刀 砍 进 园 来, 见 鸡 杀 鸡, 见 犬 杀 犬, 见 了 人 瞪 着 眼 就 要 杀 人 众 人 一 发 慌 了 周 瑞 家 的 带 着 几 个 力 大 的 女 人, 上 去 抱 住, 夺 了 刀, 抬 回 房 中 平 儿 丰 儿 等 哭 的 哀 天 叫 地 贾 政 心 中 也 着 忙 当 下 众 人 七 言 八 语, 有 说 送 祟 的, 有 说 跳 神 的, 有 荐 玉 皇 阁 张 道 士 捉 怪 的, 整 闹 了 半 日, 祈 求 祷 告, 百 般 医 治, 并 不 见 好 日 落 后, 王 子 腾 夫 人 告 辞 去 了 次 日, 王 子 胜 也 来 问 候 接 着 小 史 侯 家 邢 夫 人 弟 兄 并 各 亲 戚 都 来 瞧 看, 也 有 送 符 水 的, 也 有 荐 僧 道 的, 也 有 荐 医 的 他 叔 嫂 二 人 一 发 糊 涂, 不 省 人 事, 身 热 如 火, 在 床 上 乱 说 到 夜 里 更 甚, 因 此 那 些 婆 子 丫 鬟 不 敢 上 前, 故 将 他 叔 嫂 二 人 都 搬 到 王 夫 人 的 上 房 内, 着 人 轮 班 守 视 贾 母 王 夫 人 邢 夫 人 并 薛 姨 妈 寸 步 不 离, 只 围 着 哭 此 时 贾 赦 贾 政 又 恐 哭 坏 了 贾 母, 日 夜 熬 油 费 火, 闹 的 上 下 不 安 贾 赦 还 各 处 去 寻 觅 僧 道 贾 政 见 不 效 验, 因 阻 贾 赦 道 : 儿 女 之 数 总 由 天 命, 非 人 力 可 强 他 二 人 之 病 百 般 医 治 不 效, 想 是 天 意 该 如 此, 也 只 好 由 他 去 贾 赦 不 理, 仍 是 百 般 忙 乱 看 看 三 日 的 光 阴, 凤 姐 宝 玉 躺 在 床 上, 连 气 息 都 微 了 合 家 都 说 没 了 指 望 了, 忙 的 将 他 二 人 的 后 事 都 治 备 下 了 贾 母 王 夫 人 贾 琏 平 儿 袭 人 等 更 哭 的 死 去 活 来 只 有 赵 姨 娘 外 面 假 作 忧 愁, 心 中 称 愿 至 第 四 日 早, 宝 玉 忽 睁 开 眼 向 贾 母 说 道 : 从 今 已 后, 我 可 不 在 你 家 了, 快 打 发 我 走 罢 贾 母 听 见 这 话, 如 同 摘 了 心 肝 一 般 赵 姨 娘 在 旁 劝 道 : 老 太 太 也 不 必 过 于 悲 痛 : 哥 儿 已 是 不 中 用 了, 不 如 把 哥 儿 的 衣 服 穿 好, 让 他 早 些 回 去, 也 省 他 受 些 苦 只 管 舍 不 得 他, 这 口 气 不 断, 他 在 那 里, 也 受 罪 不 安 这 些 话 没 说 完, 被 贾 母 照 脸 啐 了 一 口 唾 沫, 骂 道 : 烂 了 舌 头 的 混 Page 账 老 婆! 怎 么 见 得 不 中 用 了? 你 愿 意 他 死 了, 有 什 么 好 处? 你 别 作 梦! 他 死 了, 我 只 合 你 们 要 命! 都 是 你 们 素 日 调 唆 着, 逼 他 念 书 写 字, 把 胆 子 唬 破 了, 见 了 他 老 子 就 象 个 避 猫 鼠 儿 一 样 都 不 是 你 们 这 起 小 妇 调 唆 的? 这 会 子 逼 死 了 他, 你 们 就 随 了 心 了! 我 饶 那 一 个? 一 面 哭, 一 面 骂 贾 政 在 旁 听 见 这 些 话, 心 里 越 发 着 急, 忙 喝 退 了 赵 姨 娘, 委 宛 劝 解 了 一 番 忽 有 人 来 回 : 两 口 棺 木 都 做 齐 了 贾 母 闻 之, 如 刀 刺 心, 一 发 哭 着 大 骂, 问 : 是 谁 叫 做 的 棺 材? 快 把 做 棺 材 的 人 拿 来 打 死! 闹 了 个 天 翻 地 覆 忽 听 见 空 中 隐 隐 有 木 鱼 声, 念 了 一 句 南 无 解 冤 解 结 菩 萨! 有 那 人 口 不 利 家 宅 不 安 中 邪 祟 逢 凶 险 的, 找 我 们 医 治 贾 母 王 夫 人 都 听 见 了, 便 命 人 向 街 上 寻 去 原 来 是 一 个 癞 和 尚 同 一 个 跛 道 士 那 和 尚 是 怎 的 模 样? 但 见 : 鼻 如 悬 胆 两 眉 长, 目 似 明 星 有 宝 光 破 衲 芒 鞋 无 住 迹, 腌 臜 更 有 一 头 疮 那 道 人 是 如 何 模 样? 看 他 时 : 一 足 高 来 一 足 低, 浑 身 带 水 又 拖 泥 相 逢 若 问 家 何 处, 却 在 蓬 莱 弱 水 西 贾 政 因 命 人 请 进 来, 问 他 二 人 : 在 何 山 修 道? 那 僧 笑 道 : 长 官 不 消 多 话, 因 知 府 上 人 口 欠 安, 特 来 医 治 的 贾 政 道 : 有 两 个 人 中 了 邪, 不 知 有 何 仙 方 可 治? 那 道 人 笑 道 : 你 家 现 有 希 世 之 宝, 可 治 此 病, 何 须 问 方! 贾 政 心 中 便 动 了, 因 道 : 小 儿 生 时 虽 带 了 一 块 玉 来, 上 面 刻 着 能 除 凶 邪, 然 亦 未 见 灵 效 那 僧 道 : 长 官 有 所 不 知 那 宝 玉 原 是 灵 的, 只 因 为 声 色 货 利 所 迷, 故 此 不 灵 了 今 将 此 宝 取 出 来, 待 我 持 诵 持 诵, 自 然 依 旧 灵 了 贾 政 便 向 宝 玉 项 上 取 下 那 块 玉 来, 递 与 他 二 人 那 和 尚 擎 在 掌 上, 长 叹 一 声, 道 : 青 埂 峰 下, 别 来 十 三 载 矣 人 世 光 阴 迅 速, 尘 缘 未 断, 奈 何 奈 何! 可 羡 你 当 日 那 段 好 处 : 天 不 拘 兮 地 不 羁, 心 头 无 喜 亦 无 悲 只 因 锻 炼 通 灵 后, 便 向 人 间 惹 是 非 可 惜 今 日 这 番 经 历 呵 : 粉 渍 脂 痕 污 宝 光, 房 栊 日 夜 困 鸳 鸯 沉 酣 一 梦 终 须 醒, 冤 债 偿 清 好 散 场 念 毕, 又 摩 弄 了 一 回, 说 了 些 疯 话, 递 与 贾 政 道 : 此 物 已 灵, 不 可 亵 渎, 悬 于 卧 室 槛 上, 除 自 己 亲 人 外, 不 可 令 阴 人 冲 犯 三 十 三 日 之 后, 包 管 好 了 贾 政 忙 命 人 让 茶, 那 二 人 已 经 走 了, 只 得 依 言 而 行 凤 姐 宝 玉 果 一 日 好 似 一 日 的, 渐 渐 醒 来, 知 道 饿 了, 贾 母 王 夫 人 才 放 心 第 17 页

18 了 众 姊 妹 都 在 外 间 听 消 息 黛 玉 先 念 了 一 声 佛, 宝 钗 笑 而 不 言 惜 春 道 : 宝 姐 姐 笑 什 么? 宝 钗 道 : 我 笑 如 来 佛 比 人 还 忙 : 又 要 度 化 众 生 ; 又 要 保 佑 人 家 病 痛, 都 叫 他 速 好 ; 又 要 管 人 家 的 婚 姻, 叫 他 成 就 你 说 可 忙 不 忙? 可 好 笑 不 好 笑? 一 时 黛 玉 红 了 脸, 啐 了 一 口 道 : 你 们 都 不 是 好 人! 再 不 跟 着 好 人 学, 只 跟 着 凤 丫 头 学 的 贫 嘴 贱 舌 的 一 面 说, 一 面 掀 帘 子 出 去 了 欲 知 端 详, 下 回 分 解 Page 第 二 十 六 回 蜂 腰 桥 设 言 传 心 事 潇 湘 馆 春 困 发 幽 情 话 说 宝 玉 养 过 了 三 十 三 天 之 后, 不 但 身 体 强 壮, 亦 且 连 脸 上 疮 痕 平 复, 仍 回 大 观 园 去 这 也 不 在 话 下 且 说 近 日 宝 玉 病 的 时 节, 贾 芸 带 着 家 下 小 厮 坐 更 看 守, 昼 夜 在 这 里, 那 小 红 同 众 丫 鬟 也 在 这 里 守 着 宝 玉 彼 此 相 见 日 多, 渐 渐 的 混 熟 了 小 红 见 贾 芸 手 里 拿 着 块 绢 子, 倒 象 是 自 己 从 前 掉 的, 待 要 问 他, 又 不 好 问 不 料 那 和 尚 道 士 来 过, 用 不 着 一 切 男 人, 贾 芸 仍 种 树 去 了 ; 这 件 事 待 放 下 又 放 不 下, 待 要 问 去 又 怕 人 猜 疑 正 是 犹 豫 不 决 神 魂 不 定 之 际, 忽 听 窗 外 问 道 : 姐 姐 在 屋 里 没 有? 小 红 闻 听, 在 窗 眼 内 望 外 一 看, 原 来 是 本 院 的 个 小 丫 头 佳 蕙, 因 答 说 : 在 家 里 呢, 你 进 来 罢 佳 蕙 听 了 跑 进 来, 就 坐 在 床 上, 笑 道 : 我 好 造 化! 才 在 院 子 里 洗 东 西, 宝 玉 叫 往 林 姑 娘 那 里 送 茶 叶, 花 大 姐 姐 交 给 我 送 去 可 巧 老 太 太 给 林 姑 娘 送 钱 来, 正 分 给 他 们 的 丫 头 们 呢, 见 我 去 了, 林 姑 娘 就 抓 了 两 把 给 我 也 不 知 是 多 少, 你 替 我 收 着 便 把 手 绢 子 打 开, 把 钱 倒 出 来 交 给 小 红 小 红 就 替 他 一 五 一 十 的 数 了 收 起 佳 蕙 道 : 你 这 两 日 心 里 到 底 觉 着 怎 么 样? 依 我 说, 你 竟 家 去 住 两 日, 请 一 个 大 夫 来 瞧 瞧, 吃 两 剂 药, 就 好 了 小 红 道 : 那 里 的 话? 好 好 儿 的, 家 去 做 什 么? 佳 蕙 道 : 我 想 起 来 了 林 姑 娘 生 的 弱, 时 常 他 吃 药, 你 就 和 他 要 些 来 吃, 也 是 一 样 小 红 道 : 胡 说, 药 也 是 混 吃 的? 佳 蕙 道 : 你 这 也 不 是 个 长 法 儿, 又 懒 吃 懒 喝 的, 终 久 怎 么 样? 小 红 道 : 怕 什 么? 还 不 如 早 些 死 了 倒 干 净 佳 蕙 道 : 好 好 儿 的, 怎 么 说 这 些 话? 小 红 道 : 你 那 里 知 道 我 心 里 的 事! 佳 蕙 点 头, 想 了 一 会 道 : 可 也 怨 不 得 你 这 个 地 方, 本 也 难 站 就 象 昨 儿 老 太 太 因 宝 玉 病 了 这 些 日 子, 说 伏 侍 的 人 都 辛 苦 了, 如 今 身 上 好 了, 各 处 还 香 了 愿, 叫 把 跟 着 的 人 都 按 着 等 儿 赏 他 们 我 们 算 年 纪 小, 上 不 去, 我 也 不 抱 怨 ; 象 你 怎 么 也 不 算 在 里 头? 我 心 里 就 不 服 袭 人 那 怕 他 得 十 分 儿, 也 不 恼 他, 原 该 的 说 句 良 心 话, 谁 还 能 比 他 呢? 别 说 他 素 日 殷 勤 小 心, 就 是 不 殷 勤 小 心, 也 拼 不 得 只 可 气 晴 雯 绮 霞 他 们 这 几 个 都 算 在 上 等 里 去, 仗 着 宝 玉 疼 他 们, 众 人 就 都 捧 着 他 们 你 说 可 气 不 可 气? 小 红 道 : 也 犯 不 着 气 他 们 俗 语 说 的 : 千 里 搭 长 棚 没 有 个 不 散 的 筵 席 谁 守 一 辈 子 呢? 不 过 三 年 五 载, 各 人 干 各 人 的 去 了, 那 时 谁 还 管 谁 呢? 这 两 句 话 不 觉 感 动 了 佳 蕙 心 肠, 由 不 得 眼 圈 儿 红 了, 又 不 好 意 思 无 端 的 哭, 只 得 勉 强 笑 道 : 你 这 话 说 的 是 昨 日 宝 玉 还 说 : 明 儿 怎 么 收 拾 房 子, 怎 么 做 衣 裳 倒 象 有 几 百 年 熬 煎 似 的 小 红 听 了, 冷 笑 两 声, 方 要 说 话, 只 见 一 个 未 留 头 的 小 丫 头 走 进 来, 手 里 拿 着 些 花 样 子 并 两 张 纸, 说 道 : 这 两 个 花 样 子 叫 你 描 出 来 呢 说 着, 向 小 红 撂 下, 回 转 身 就 跑 了 小 红 向 外 问 道 : 到 底 是 谁 的? 也 等 不 的 说 完 就 跑 谁 蒸 下 馒 头 等 着 你 怕 冷 了 不 成? 那 小 丫 头 在 窗 外 只 说 得 一 声 : 是 绮 大 姐 姐 的 抬 起 脚 来, 咕 咚 咕 咚 又 跑 了 小 红 便 赌 气 把 那 样 子 撂 在 一 边, 向 抽 屉 内 找 笔 找 了 半 天, 都 是 秃 的, 因 说 道 : 前 儿 一 枝 新 笔 放 在 那 里 了? 怎 么 想 不 起 来? 一 面 说, 一 面 出 神, 想 了 一 回, 方 笑 道 : 是 了, 前 儿 晚 上 莺 儿 拿 了 去 了 因 向 佳 蕙 道 : 你 替 我 取 了 来 佳 蕙 道 : 花 大 姐 姐 还 等 着 我 替 他 拿 箱 子, 你 自 己 取 去 罢 小 红 道 : 他 等 着 你, 你 还 坐 着 闲 磕 牙 儿? 我 不 叫 你 取 去, 他 也 不 等 你 了 坏 透 了 的 小 蹄 子! 说 着 自 己 便 出 房 来 出 了 怡 红 院, 一 径 往 宝 钗 院 内 来, 刚 至 沁 芳 亭 畔, Page 只 见 宝 玉 的 奶 娘 李 嬷 嬷 从 那 边 来 小 红 立 住, 笑 问 道 : 李 奶 奶, 你 老 人 家 那 里 去 了? 怎 么 打 这 里 来? 李 嬷 嬷 站 住, 将 手 一 拍, 道 : 你 说, 好 好 儿 的, 又 看 上 了 那 个 什 么 云 哥 儿 雨 哥 儿 的, 这 会 子 逼 着 我 叫 了 他 来 明 儿 叫 上 屋 里 听 见, 可 又 是 不 好 小 红 笑 道 : 你 老 人 家 当 真 的 就 信 着 他 去 叫 么? 李 嬷 嬷 道 : 可 怎 么 样 呢? 小 红 笑 道 : 那 一 个 要 是 知 好 歹, 就 不 进 来 才 是 李 嬷 嬷 道 : 他 又 不 傻, 为 什 么 不 进 来? 小 红 道 : 既 是 进 来, 你 老 人 家 该 别 和 他 一 块 儿 来 ; 回 来 叫 他 一 个 人 混 碰, 看 他 怎 么 样! 李 嬷 嬷 道 : 我 有 那 样 大 工 夫 和 他 走! 不 过 告 诉 了 他, 回 来 打 发 个 小 丫 头 子, 或 是 老 婆 子, 带 进 他 来 就 完 了 说 着 拄 着 拐 一 径 去 了 小 红 听 说, 便 站 着 出 神, 且 不 去 取 笔 不 多 时, 只 见 一 个 小 丫 头 跑 来, 见 小 红 站 在 那 里, 便 问 道 : 红 姐 姐, 你 在 这 里 作 什 么 呢? 小 红 抬 头 见 是 小 丫 头 子 坠 儿, 小 红 道 : 那 里 去? 坠 儿 道 : 叫 我 带 进 芸 二 爷 来 说 着, 一 径 跑 了 这 里 小 红 刚 走 至 蜂 腰 桥 门 前, 只 看 那 边 坠 儿 引 着 贾 芸 来 了 那 贾 芸 一 面 走, 一 面 拿 眼 把 小 红 一 溜 ; 那 小 红 只 装 着 和 坠 儿 说 话, 也 把 眼 去 一 溜 贾 芸 : 四 目 恰 好 相 对 小 红 不 觉 把 脸 一 红, 一 扭 身 往 蘅 芜 院 去 了 不 在 话 下 这 里 贾 芸 随 着 坠 儿 逶 迤 来 至 怡 红 院 中, 坠 儿 先 进 去 回 明 了, 然 后 方 领 贾 芸 进 去 贾 芸 看 时, 只 见 院 内 略 略 有 几 点 山 石, 种 着 芭 蕉, 那 边 有 两 只 仙 鹤, 在 松 树 下 剔 翎 一 溜 回 廊 上 吊 着 各 色 笼 子, 笼 着 仙 禽 异 鸟 上 面 小 小 五 间 抱 厦, 一 色 雕 镂 新 鲜 花 样 槅 扇, 上 面 悬 着 一 个 匾, 四 个 大 字, 题 道 是 : 怡 红 第 18 页

19 快 绿 贾 芸 想 道 : 怪 道 叫 怡 红 院, 原 来 匾 上 是 这 四 个 字 正 想 着, 只 听 里 面 隔 着 纱 窗 子 笑 说 道 : 快 进 来 罢, 我 怎 么 就 忘 了 你 两 三 个 月! 贾 芸 听 见 是 宝 玉 的 声 音, 连 忙 进 入 房 内, 抬 头 一 看, 只 见 金 碧 辉 煌, 文 章 熌 烁, 却 看 不 见 宝 玉 在 那 里 一 回 头, 只 见 左 边 立 着 一 架 大 穿 衣 镜, 从 镜 后 转 出 两 个 一 对 儿 十 五 六 岁 的 丫 头 来, 说 : 请 二 爷 里 头 屋 里 坐 贾 芸 连 正 眼 也 不 敢 看, 连 忙 答 应 了 又 进 一 道 碧 纱 厨, 只 见 小 小 一 张 填 漆 床 上, 悬 着 大 红 销 金 撒 花 帐 子, 宝 玉 穿 着 家 常 衣 服, 靸 着 鞋, 倚 在 床 上, 拿 着 本 书 ; 看 见 他 进 来, 将 书 掷 下, 早 带 笑 立 起 身 来 贾 芸 忙 上 前 请 了 安, 宝 玉 让 坐, 便 在 下 面 一 张 椅 子 上 坐 了 宝 玉 笑 道 : 只 从 那 个 月 见 了 你, 我 叫 你 往 书 房 里 来, 谁 知 接 接 连 连 许 多 事 情, 就 把 你 忘 了 贾 芸 笑 道 : 总 是 我 没 造 化, 偏 又 遇 着 叔 叔 欠 安 叔 叔 如 今 可 大 安 了? 宝 玉 道 : 大 好 了 我 倒 听 见 说 你 辛 苦 了 好 几 天 贾 芸 道 : 辛 苦 也 是 该 当 的 叔 叔 大 安 了, 也 是 我 们 一 家 子 的 造 化 说 着, 只 见 有 个 丫 鬟 端 了 茶 来 与 他 那 贾 芸 嘴 里 和 宝 玉 说 话, 眼 睛 却 瞅 那 丫 鬟 : 细 挑 身 子, 容 长 脸 儿, 穿 着 银 红 袄 儿, 青 缎 子 坎 肩, 白 绫 细 褶 儿 裙 子 那 贾 芸 自 从 宝 玉 病 了, 他 在 里 头 混 了 两 天, 都 把 有 名 人 口 记 了 一 半, 他 看 见 这 丫 鬟, 知 道 是 袭 人 他 在 宝 玉 房 中 比 别 人 不 同, 如 今 端 了 茶 来, 宝 玉 又 在 旁 边 坐 着, 便 忙 站 起 来 笑 道 : 姐 姐 怎 么 给 我 倒 起 茶 来? 我 来 到 叔 叔 这 里, 又 不 是 客, 等 我 自 己 倒 罢 了 宝 玉 道 : 你 只 管 坐 着 罢 丫 头 们 跟 前 也 是 这 么 着 贾 芸 笑 道 : 虽 那 么 说, 叔 叔 屋 里 的 姐 姐 们, 我 怎 么 敢 放 肆 呢 一 面 说, 一 面 坐 下 吃 茶 那 宝 玉 便 和 他 说 些 没 要 紧 的 散 话 : 又 说 道 谁 家 的 戏 子 好, 谁 家 的 花 园 好, 又 告 诉 他 谁 家 的 丫 头 标 致, 谁 家 的 酒 席 丰 盛, 又 是 谁 家 有 奇 货, 又 是 谁 家 有 异 物 那 贾 芸 口 里 只 得 顺 着 他 说 说 了 一 回, 见 宝 玉 有 些 懒 懒 的 了, 便 起 身 告 辞 宝 玉 也 不 甚 留, 只 说 : 你 明 儿 闲 了 只 管 来 仍 命 小 丫 头 子 坠 儿 送 出 Page 去 了 贾 芸 出 了 怡 红 院, 见 四 顾 无 人, 便 慢 慢 的 停 着 些 走, 口 里 一 长 一 短 和 坠 儿 说 话 先 问 他 : 几 岁 了? 名 字 叫 什 么? 你 父 母 在 那 行 上? 在 宝 叔 屋 里 几 年 了? 一 个 月 多 少 钱? 共 总 宝 叔 屋 内 有 几 个 女 孩 子? 那 坠 儿 见 问, 便 一 桩 桩 的 都 告 诉 他 了 贾 芸 又 道 : 刚 才 那 个 和 你 说 话 的, 他 可 是 叫 小 红? 坠 儿 笑 道 : 他 就 叫 小 红 你 问 他 作 什 么? 贾 芸 道 : 方 才 他 问 你 什 么 绢 子, 我 倒 拣 了 一 块 坠 儿 听 了 笑 道 : 他 问 了 我 好 几 遍 : 可 有 看 见 他 的 绢 子 的 我 那 里 那 么 大 工 夫 管 这 些 事? 今 儿 他 又 问 我, 他 说 我 替 他 找 着 了 他 还 谢 我 呢 才 在 蘅 芜 院 门 口 儿 说 的, 二 爷 也 听 见 了, 不 是 我 撒 谎 好 二 爷, 你 既 拣 了, 给 我 罢, 我 看 他 拿 什 么 谢 我 原 来 上 月 贾 芸 进 来 种 树 之 时, 便 拣 了 一 块 罗 帕, 知 是 这 园 内 的 人 失 落 的, 但 不 知 是 那 一 个 人 的, 故 不 敢 造 次 今 听 见 小 红 问 坠 儿, 知 是 他 的, 心 内 不 胜 喜 幸 又 见 坠 儿 追 索, 心 中 早 得 了 主 意, 便 向 袖 内 将 自 己 的 一 块 取 出 来, 向 坠 儿 笑 道 : 我 给 是 给 你, 你 要 得 了 他 的 谢 礼, 可 不 许 瞒 着 我 坠 儿 满 口 里 答 应 了, 接 了 绢 子, 送 出 贾 芸, 回 来 找 小 红, 不 在 话 下 如 今 且 说 宝 玉 打 发 贾 芸 去 后, 意 思 懒 懒 的, 歪 在 床 上, 似 有 朦 胧 之 态 袭 人 便 走 上 来, 坐 在 床 沿 上 推 他, 说 道 : 怎 么 又 要 瞧 觉? 你 闷 的 很, 出 去 逛 逛 不 好? 宝 玉 见 说, 携 着 他 的 手 笑 道 : 我 要 去, 只 是 舍 不 得 你 袭 人 笑 道 : 你 没 别 的 说 了! 一 面 说, 一 面 拉 起 他 来 宝 玉 道 : 可 往 那 里 去 呢? 怪 腻 腻 烦 烦 的 袭 人 道 : 你 出 去 了 就 好 了 只 管 这 么 委 琐, 越 发 心 里 腻 烦 了 宝 玉 无 精 打 彩, 只 得 依 他 晃 出 了 房 门, 在 回 廊 上 调 弄 了 一 回 雀 儿, 出 至 院 外, 顺 着 沁 芳 溪, 看 了 一 回 金 鱼 只 见 那 边 山 坡 上 两 只 小 鹿 儿 箭 也 似 的 跑 来, 宝 玉 不 解 何 意, 正 自 纳 闷, 只 见 贾 兰 在 后 面, 拿 着 一 张 小 弓 儿 赶 来 一 见 宝 玉 在 前, 便 站 住 了, 笑 道 : 二 叔 叔 在 家 里 呢, 我 只 当 出 门 去 了 呢 宝 玉 道 : 你 又 淘 气 了 好 好 儿 的, 射 他 做 什 么? 贾 兰 笑 道 : 这 会 子 不 念 书, 闲 着 做 什 么? 所 以 演 习 演 习 骑 射 宝 玉 道 : 磕 了 牙, 那 时 候 儿 才 不 演 呢 说 着, 便 顺 脚 一 径 来 至 一 个 院 门 前, 看 那 凤 尾 森 森, 龙 吟 细 细 : 正 是 潇 湘 馆 宝 玉 信 步 走 入, 只 见 湘 帘 垂 地, 悄 无 人 声 走 至 窗 前, 觉 得 一 缕 幽 香 从 碧 纱 窗 中 暗 暗 透 出, 宝 玉 便 将 脸 贴 在 纱 窗 上 看 时, 耳 内 忽 听 得 细 细 的 长 叹 了 一 声, 道 : 每 日 家 情 思 睡 昏 昏! 宝 玉 听 了, 不 觉 心 内 痒 将 起 来 再 看 时, 只 见 黛 玉 在 床 上 伸 懒 腰 宝 玉 在 窗 外 笑 道 : 为 什 么 每 日 家 情 思 睡 昏 昏 的? 一 面 说, 一 面 掀 帘 子 进 来 了 黛 玉 自 觉 忘 情, 不 觉 红 了 脸, 拿 袖 子 遮 了 脸, 翻 身 向 里 装 睡 着 了 宝 玉 才 走 上 来, 要 扳 他 的 身 子, 只 见 黛 玉 的 奶 娘 并 两 个 婆 子 却 跟 进 来 了, 说 : 妹 妹 睡 觉 呢, 等 醒 来 再 请 罢 刚 说 着, 黛 玉 便 翻 身 坐 起 来, 笑 道 : 谁 睡 觉 呢? 那 两 三 个 婆 子 见 黛 玉 起 来, 便 笑 道 : 我 们 只 当 姑 娘 睡 着 了 说 着, 便 叫 紫 鹃 说 : 姑 娘 醒 了, 进 来 伺 候 一 面 说, 一 面 都 去 了 黛 玉 坐 在 床 上, 一 面 抬 手 整 理 鬓 发, 一 面 笑 向 宝 玉 道 : 人 家 睡 觉, 你 进 来 做 什 么? 宝 玉 见 他 星 眼 微 饧, 香 腮 带 赤, 不 觉 神 魂 早 荡, 一 歪 身 坐 在 椅 子 上, 笑 道 : 你 才 说 什 么? 黛 玉 道 : 我 没 说 什 么 宝 玉 笑 道 : 给 你 个 榧 子 吃 呢! 我 都 听 见 了 二 人 正 说 话, 只 见 紫 鹃 进 来, 宝 玉 笑 道 : 紫 鹃, 把 你 们 的 好 茶 沏 碗 我 喝 紫 鹃 道 : 我 们 那 里 有 好 的? 要 好 的 只 好 等 袭 人 来 黛 玉 道 : 别 理 他 你 先 给 我 舀 水 去 罢 紫 鹃 道 : 他 是 客, 自 然 先 沏 Page 第 19 页

20 了 茶 来 再 舀 水 去 说 着, 倒 茶 去 了 宝 玉 笑 道 : 好 丫 头! 若 共 你 多 情 小 姐 同 鸳 帐, 怎 舍 得 叫 你 叠 被 铺 床? 黛 玉 登 时 急 了, 撂 下 脸 来 说 道 : 你 说 什 么? 宝 玉 笑 道 : 我 何 尝 说 什 么? 黛 玉 便 哭 道 : 如 今 新 兴 的, 外 头 听 了 村 话 来, 也 说 给 我 听 ; 看 了 混 账 书, 也 拿 我 取 笑 儿 我 成 了 替 爷 们 解 闷 儿 的 了 一 面 哭, 一 面 下 床 来, 往 外 就 走 宝 玉 心 下 慌 了, 忙 赶 上 来 说 : 好 妹 妹, 我 一 时 该 死, 你 好 歹 别 告 诉 去! 我 再 敢 说 这 些 话, 嘴 上 就 长 个 疔, 烂 了 舌 头 正 说 着, 只 见 袭 人 走 来, 说 道 : 快 回 去 穿 衣 裳 去 罢, 老 爷 叫 你 呢 宝 玉 听 了, 不 觉 打 了 个 焦 雷 一 般, 也 顾 不 得 别 的, 疾 忙 回 来 穿 衣 服 出 园 来, 只 见 焙 茗 在 二 门 前 等 着 宝 玉 问 道 : 你 可 知 道 老 爷 叫 我 是 为 什 么? 焙 茗 道 : 爷 快 出 来 罢, 横 竖 是 见 去 的, 到 那 里 就 知 道 了 一 面 说, 一 面 催 着 宝 玉 转 过 大 厅, 宝 玉 心 里 还 自 狐 疑, 只 听 墙 角 边 一 阵 呵 呵 大 笑, 回 头 见 薛 蟠 拍 着 手 跳 出 来, 笑 道 : 要 不 说 姨 夫 叫 你, 你 那 里 肯 出 来 的 这 么 快! 焙 茗 也 笑 着 跪 下 了 宝 玉 怔 了 半 天, 方 想 过 来, 是 薛 蟠 哄 出 他 来 薛 蟠 连 忙 打 恭 作 揖 赔 不 是, 又 求 : 别 难 为 了 小 子, 都 是 我 央 及 他 去 的 宝 玉 也 无 法 了, 只 好 笑 问 道 : 你 哄 我 也 罢 了, 怎 么 说 是 老 爷 呢? 我 告 诉 姨 娘 去, 评 评 这 个 理, 可 使 得 么? 薛 蟠 忙 道 : 好 兄 弟, 我 原 为 求 你 快 些 出 来, 就 忘 了 忌 讳 这 句 话, 改 日 你 要 哄 我, 也 说 我 父 亲, 就 完 了 宝 玉 道 : 嗳 哟, 越 发 的 该 死 了 又 向 焙 茗 道 : 反 叛 杂 种, 还 跪 着 做 什 么? 焙 茗 连 忙 叩 头 起 来 薛 蟠 道 : 要 不 是, 我 也 不 敢 惊 动 : 只 因 明 儿 五 月 初 三 日, 是 我 的 生 日, 谁 知 老 胡 和 老 程 他 们, 不 知 那 里 寻 了 来 的 : 这 么 粗 这 么 长 粉 脆 的 鲜 藕, 这 么 大 的 西 瓜, 这 么 长 这 么 大 的 暹 罗 国 进 贡 的 灵 柏 香 熏 的 暹 罗 猪 鱼 你 说 这 四 样 礼 物, 可 难 得 不 难 得? 那 鱼 猪 不 过 贵 而 难 得, 这 藕 和 瓜 亏 他 怎 么 种 出 来 的! 我 先 孝 敬 了 母 亲, 赶 着 就 给 你 们 老 太 太 姨 母 送 了 些 去 如 今 留 了 些, 我 要 自 己 吃 恐 怕 折 福, 左 思 右 想 除 我 之 外 惟 你 还 配 吃 所 以 特 请 你 来 可 巧 唱 曲 儿 的 一 个 小 子 又 来 了, 我 和 你 乐 一 天 何 如? 一 面 说, 一 面 来 到 他 书 房 里, 只 见 詹 光 程 日 兴 胡 斯 来 单 聘 仁 等 并 唱 曲 儿 的 小 子 都 在 这 里 见 他 进 来, 请 安 的, 问 好 的, 都 彼 此 见 过 了 吃 了 茶, 薛 蟠 即 命 人 : 摆 酒 来 话 犹 未 了, 众 小 厮 七 手 八 脚 摆 了 半 天, 方 才 停 当 归 坐 宝 玉 果 见 瓜 藕 新 异, 因 笑 道 : 我 的 寿 礼 还 没 送 来, 倒 先 扰 了 薛 蟠 道 : 可 是 呢, 你 明 儿 来 拜 寿, 打 算 送 什 么 新 鲜 物 儿? 宝 玉 道 : 我 没 有 什 么 送 的 若 论 银 钱 吃 穿 等 类 的 东 西, 究 竟 还 不 是 我 的 ; 惟 有 写 一 张 字, 或 画 一 张 画, 这 才 是 我 的 薛 蟠 笑 道 : 你 提 画 儿, 我 才 想 起 来 了 : 昨 儿 我 看 见 人 家 一 本 春 宫 儿, 画 的 很 好 上 头 还 有 许 多 的 字, 我 也 没 细 看, 只 看 落 的 款, 原 来 是 什 么 庚 黄 的 真 好 的 了 不 得 宝 玉 听 说, 心 下 猜 疑 道 : 古 今 字 画 也 都 见 过 些, 那 里 有 个 庚 黄? 想 了 半 天, 不 觉 笑 将 起 来, 命 人 取 过 笔 来, 在 手 心 里 写 了 两 个 字, 又 问 薛 蟠 道 : 你 看 真 了 是 庚 黄 么? 薛 蟠 道 : 怎 么 没 看 真? 宝 玉 将 手 一 撒 给 他 看 道 : 可 是 这 两 个 字 罢? 其 实 和 庚 黄 相 去 不 远 众 人 都 看 时, 原 来 是 唐 寅 两 个 字, 都 笑 道 : 想 必 是 这 两 个 字, 大 爷 一 时 眼 花 了, 也 未 可 知 薛 蟠 自 觉 没 趣, 笑 道 : 谁 知 他 是 糖 银 是 果 银 的! 正 说 着, 小 厮 来 回 : 冯 大 爷 来 了 宝 玉 便 知 是 神 武 将 军 冯 唐 之 子 冯 紫 英 来 了 薛 蟠 等 一 齐 都 叫 快 请 说 犹 未 了, 只 见 冯 紫 英 一 路 说 笑 已 进 来 了, 众 人 忙 起 席 让 坐 冯 紫 英 笑 道 : 好 啊! 也 不 出 门 了, 在 家 里 高 乐 罢 Page 宝 玉 薛 蟠 都 笑 道 : 一 向 少 会 老 世 伯 身 上 安 好? 紫 英 答 道 : 家 父 倒 也 托 庇 康 健 但 近 来 家 母 偶 着 了 些 风 寒, 不 好 了 两 天 薛 蟠 见 他 面 上 有 些 青 伤, 便 笑 道 : 这 脸 上 又 和 谁 挥 拳 来, 挂 了 幌 子 了? 冯 紫 英 笑 道 : 从 那 一 遭 把 仇 都 尉 的 儿 子 打 伤 了, 我 记 了, 再 不 怄 气, 如 何 又 挥 拳? 这 脸 上 是 前 日 打 围, 在 铁 网 山 叫 兔 鹘 梢 了 一 翅 膀 宝 玉 道 : 几 时 的 话? 紫 英 道 : 三 月 二 十 八 日 去 的, 前 儿 也 就 回 来 了 宝 玉 道 : 怪 道 前 儿 初 三 四 儿 我 在 沈 世 兄 家 赴 席 不 见 你 呢! 我 要 问, 不 知 怎 么 忘 了 单 你 去 了, 还 是 老 世 伯 也 去 了? 紫 英 道 : 可 不 是 家 父 去! 我 没 法 儿, 去 罢 了 难 道 我 闲 疯 了, 咱 们 几 个 人 吃 酒 听 唱 的 不 乐, 寻 那 个 苦 恼 去? 这 一 次, 大 不 幸 之 中 却 有 大 幸 薛 蟠 众 人 见 他 吃 完 了 茶, 都 说 道 : 且 入 席, 有 话 慢 慢 的 说 冯 紫 英 听 说, 便 立 起 身 来 说 道 : 论 理, 我 该 陪 饮 几 杯 才 是, 只 是 今 儿 有 一 件 很 要 紧 的 事, 回 去 还 要 见 家 父 面 回, 实 不 敢 领 薛 蟠 宝 玉 众 人 那 里 肯 依, 死 拉 着 不 放 冯 紫 英 笑 道 : 这 又 奇 了 你 我 这 些 年, 那 一 回 有 这 个 道 理 的? 实 在 不 能 遵 命 若 必 定 叫 我 喝, 拿 大 杯 来, 我 领 两 杯 就 是 了 众 人 听 说, 只 得 罢 了, 薛 蟠 执 壶, 宝 玉 把 盏, 斟 了 两 大 海 那 冯 紫 英 站 着, 一 气 而 尽 宝 玉 道 : 你 到 底 把 这 个 不 幸 之 幸 说 完 了 再 走 冯 紫 英 笑 道 : 今 儿 说 的 也 不 尽 兴, 我 为 这 个, 还 要 特 治 一 个 东 儿, 请 你 们 去 细 谈 一 谈 ; 二 则 还 有 奉 恳 之 处 说 着 撒 手 就 走 薛 蟠 道 : 越 发 说 的 人 热 剌 剌 的 扔 不 下, 多 早 晚 才 请 我 们? 告 诉 了 也 省 了 人 打 闷 雷 冯 紫 英 道 : 多 则 十 日, 少 则 八 天 一 面 说, 一 面 出 门 上 马 去 了 众 人 回 来, 依 席 又 饮 了 一 回 方 散 宝 玉 回 至 园 中, 袭 人 正 惦 记 他 去 见 贾 政, 不 知 是 祸 是 福, 只 见 宝 玉 醉 醺 醺 回 来, 因 问 其 原 故, 宝 玉 一 一 向 他 说 了 袭 人 道 : 人 家 牵 肠 挂 肚 的 等 着, 你 且 高 乐 去 了, 也 到 底 打 发 个 人 来 给 个 信 儿! 宝 玉 道 : 我 何 尝 不 要 送 信 儿, 因 冯 世 兄 来 了, 就 混 忘 了 正 说 着, 只 见 宝 钗 走 进 来, 笑 道 : 偏 了 我 们 新 鲜 东 西 了 宝 玉 笑 道 : 姐 姐 家 的 东 西, 自 然 先 偏 了 我 们 了 宝 钗 摇 头 笑 道 : 昨 儿 哥 哥 倒 特 特 的 请 我 吃, 我 不 吃, 我 叫 他 留 着 送 给 别 人 罢 我 知 道 我 的 命 小 福 薄, 不 配 吃 那 个 说 着, 丫 鬟 倒 了 茶 来, 吃 茶 说 闲 话 儿, 不 在 话 下 第 20 页

秘密大乘佛法(下)

秘密大乘佛法(下) 印 度 佛 教 史 (25) 101 / 12 / 24 釋 清 德 秘 密 大 乘 佛 法 ( 下 ) 印 度 佛 教 思 想 史 第 十 章 第 三 節 金 剛 乘 與 天 行 一 秘 密 大 乘 稱 金 剛 乘 採 取 表 徵 主 義 1 三 四 五 方 佛 大 乘 佛 法 興 起, 傳 出 十 方 現 在 的 無 數 佛 名 現 在 有 佛 在 世, 可 以 滿 足 佛 涅 槃 後, 佛 弟

More information

國立臺東高級中學102學年度第一學期第二次期中考高一國文科試題

國立臺東高級中學102學年度第一學期第二次期中考高一國文科試題 國 立 臺 東 高 級 中 學 102 學 年 度 第 一 學 期 第 二 次 期 中 考 高 一 國 文 科 試 題 卷 畫 答 案 卡 : 是 否 ( 班 級 座 號 科 目 代 號 畫 錯 扣 5 分 ) 適 用 班 級 :1-1 1-9 1-11 考 試 範 圍 : 梧 桐 樹 醉 翁 亭 記 古 橋 之 戀 樂 府 詩 選 論 語 選 一 默 寫 : 依 原 文 將 正 確 文 句 填 入

More information

!! :!!??!!?!??!!!... :... :'?'?! :' ' :'?' :'?' :'!' : :? Page 2

!! :!!??!!?!??!!!... :... :'?'?! :' ' :'?' :'?' :'!' : :?  Page 2 ??????...! ; --- --- --- : ---!!! ---!! ---?????... http://www.phpget.cn Page 1 !! :!!??!!?!??!!!... :... :'?'?! :' ' :'?' :'?' :'!' : :? http://www.phpget.cn Page 2 ---...?!... :...! :...?!!...!!?!?!...?!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Sunday20130908

Microsoft Word - Sunday20130908 權 能 的 來 源 安 童 牧 師 事 工 简 介 : -- 摘 自 安 童 牧 師 2013 年 9 月 8 日 主 日 信 息 神 呼 召 他, 最 初 在 街 上 接 納 養 育 得 痲 瘋 的 孩 子, 神 藉 着 一 个 单 纯 顺 服 的 仆 人 做 了 极 大 的 事 工, 現 在,8000 印 度 兒 童 參 與 他 的 服 事 目 前, 二 萬 三 千 多 兒 童 參 與 他 的

More information

昭英,

昭英, 2003 85 2012 角 月 Page 1 of 17 2013.06.17 6/18 X 6/18 30 ~~~ 2013 6 月 18 6 40 月 ~~ ~ 2013.06.29 Page 2 of 17 1918 3 月 16 1878 1939 骨 1891 1919 1881~1911 Page 3 of 17 1918 1920 1903~1965 12~20 1923 1927

More information

untitled

untitled Page 2 Page 3 Page 4 8 10 Page 5 Page 6 9 10 Page 7 Page 8 11 12 Page 9 Page 10 13 Page 11 Page 12 1 10 2 Page 13 Page 14 3100 8,800 100 4100 2,000 Page 15 Page 16 5 1,000 Page 17 Page 18 1 Page 19 Page

More information

當母親禱告時

當母親禱告時 当 母 亲 祷 告 时 时 间 : 40 分 钟 引 言 我 们 一 起 来 祷 告 母 亲 的 工 作 是 世 界 上 最 难 的 工 作 我 们 教 会 有 一 个 爱 家 小 组, 最 近 爱 家 小 组 的 人 越 来 越 多, 有 些 年 轻 爸 妈 从 不 同 的 地 方 来 参 加, 因 为 这 些 父 母 都 觉 得, 养 孩 子 难, 教 孩 子 更 难 我 们 也 是 年 轻 父

More information

96年第2次勘誤(96.08.24新增)

96年第2次勘誤(96.08.24新增) 藥 品 代 碼 A001134 A001135 A001139 A001265 A001266 A001267 A001268 A001269 A001270 A001271 A001272 A001273 A001274 A001275 A001279 A001280 A001281 A001282 A001356 A001357 A001566 A001587 A001588 A001709 A001710

More information

Ellen G. White Writings

Ellen G. White Writings {CG 17.1} {CG 17.2} {CG 17.3} {CG 18.1} {CG 18.2}? {CG 18.3} {CG 18.4} {CG 18.5} Page 1 of 198 {CG 19.1} {CG 19.2} {CG 19.3} {CG 19.4} {CG 21.1} {CG 21.2} {CG 21.3} {CG 21.4} {CG 21.5} {CG 22.1} Page 2

More information

Page 1 of 43 深 人 考 函 2010 11 号 关 于 做 好 2010 年 度 二 级 建 造 师 执 业 资 格 考 试 工 作 的 通 知 各 有 关 单 位 : 根 据 广 东 省 人 事 考 试 局 广 东 省 建 设 执 业 资 格 注 册 中 心 关 于 2010 年 度 二 级 建 造 师 执 业 资 格 考 试 考 务 工 作 的 通 知 ( 粤 人 考 2010 8

More information

060522達文西密碼_全_.PDF

060522達文西密碼_全_.PDF Date: May-22-2006 Page 1 Date: May-22-2006 Page 2 Date: May-22-2006 Page 3 Date: May-22-2006 Page 4 Date: May-22-2006 Page 5 Date: May-22-2006 Page 6 Date: May-22-2006 Page 7 Date: May-22-2006 Page 8 Date:

More information

untitled

untitled 3 5. 1. 7077.5% 2. 3 8. 9. 10. 14155 4. 1. 2. 3. 4. 5. Shanghai Market Research 1118 A 27F 200042 02152385000 02152987700 Page 1 of 25 1118 A 27F 200042 02152385000 02152987700 Page 2 of 25 1118 A 27F

More information

Information for consent

Information for consent Version 1.0 Page 1 of 3 Haemorrhoidectomy ( 痔 瘡 手 術 ) 簡 介 痔 瘡 是 肛 門 黏 膜 的 血 管 組 織 脹 大 而 成 痔 瘡 的 實 際 成 因 並 不 清 楚, 但 與 便 秘 懷 孕 年 齡 和 基 因 等 因 素 密 切 相 關 痔 瘡 的 典 型 徵 狀 是 直 腸 出 血 痛 楚 或 脫 垂 痔 瘡 可 以 細 分 為 內 痔

More information

以 25.29 元 卖 出 (002161 002161) 远 望 谷 5000 远 望 谷 卖 出 成 交 5000 股 远 望 谷 (002161 002161) 持 有 期 间 收 益 率 8.68% 歌 尔 声 学 (002241 002241) 持 有 期 间 收 益 率 0.87% 10

以 25.29 元 卖 出 (002161 002161) 远 望 谷 5000 远 望 谷 卖 出 成 交 5000 股 远 望 谷 (002161 002161) 持 有 期 间 收 益 率 8.68% 歌 尔 声 学 (002241 002241) 持 有 期 间 收 益 率 0.87% 10 去 财 富 中 原 财 富 管 理 部 2009 年 11 月 24 日 星 期 二 财 富 中 原 2009-11-25 操 作 计 划 持 股 待 涨 模 拟 投 资 当 前 持 仓 一 览 2009-11 11-24 股 票 代 码 股 票 名 称 持 仓 成 本 持 有 股 数 最 新 价 格 当 前 市 值 002148 北 纬 通 信 32.48(5000 股 ) 32.18(5000

More information

No Slide Title

No Slide Title http://www.chinaspis.com linrui@chinaspis.com 1. 2. 3. 4. 5. 6. 7. 8. 2003 Page 2 1. 1.1 1000 10 Page 3 1. Page 4 2. 203020 25 30 301 2 5030 70 Page 5 2. 30 Page 6 2. Page 7 3. Page 8 4. Page 9 4. Page

More information

Page 1 of 8 深 人 考 函 2010 18 号 关 于 做 好 2010 年 度 注 册 设 备 监 理 师 执 业 资 格 考 试 工 作 的 通 知 各 有 关 单 位 : 根 据 广 东 省 人 事 考 试 局 关 于 2010 年 度 注 册 设 备 监 理 师 执 业 资 格 考 试 考 务 工 作 的 通 知 ( 粤 人 考 2010 22 号 ),2010 年 度 注 册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A4BDB67DB8EAB054A14732303037ABC8BB79B074ADB5A448A47EB0F6B056AF5AC5E7A6ACB3F8A769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A4BDB67DB8EAB054A14732303037ABC8BB79B074ADB5A448A47EB0F6B056AF5AC5E7A6ACB3F8A7692E646F63> 2007 客 語 配 音 人 才 培 訓 課 程 驗 收 報 告 主 辦 單 位 行 政 院 客 家 委 員 會 承 辦 單 位 財 團 法 人 公 共 電 視 文 化 事 業 基 金 會 Page 1 of 24 目 錄 一 前 言 Page 4 二 課 程 內 容 Page 6 三 師 資 介 紹 Page 8 四 活 動 宣 傳 Page 9 五 課 程 執 行 情 形 及 效 益 Page

More information

长 赵 金 勇 党 组 书 记 王 文 娟 金 华 市 市 长 暨 军 民 和 汉 诺 威 米 兰 展 览 ( 上 海 ) 有 限 公 司 总 经 理 符 禹 等 出 席 开 幕 式, 金 华 市 副 市 长 义 乌 市 市 长 盛 秋 平 主 持 开 幕 式 并 致 辞 专 业 展 会 呈 现 多

长 赵 金 勇 党 组 书 记 王 文 娟 金 华 市 市 长 暨 军 民 和 汉 诺 威 米 兰 展 览 ( 上 海 ) 有 限 公 司 总 经 理 符 禹 等 出 席 开 幕 式, 金 华 市 副 市 长 义 乌 市 市 长 盛 秋 平 主 持 开 幕 式 并 致 辞 专 业 展 会 呈 现 多 旅 游 新 品. 智 行 天 下 第 七 届 中 国 国 际 旅 游 商 品 博 览 会 今 日 圆 满 落 幕 为 期 四 天 的 第 七 届 中 国 国 际 旅 游 商 品 博 览 会 ( 以 下 简 称 : 旅 博 会 ) 于 5 月 27 日 在 义 乌 国 际 博 览 中 心 圆 满 落 幕 本 次 展 会 邀 请 德 国 会 展 巨 头 汉 诺 威 米 兰 展 览 ( 上 海 ) 有 限

More information

untitled

untitled 3 5. 222 3 4. 5. 40 6. 2007 7. 8. 9. 4. 5. IPO Mall Shanghai Market Research 1118 A 27F 200042 02152385000 02152987700 Page 1 of 23 1118 A 27F 200042 02152385000 02152987700 Page 2 of 23 1118 A 27F 200042

More information

電子會刊第七期

電子會刊第七期 電 子 會 刊 第 九 期 2014 年 12 月 本 刊 內 容 介 紹 高 考 成 績 公 佈, 珍 珠 生 個 個 上 榜! 今 年 珍 珠 畢 業 生 共 5,893 人 參 加 高 考, 個 個 上 榜! p.2-2 第 一 個 來 美 求 學 的 珍 珠 生 孟 麗 p.3-4 第 一 位 來 美 求 學 的 珍 珠 生 終 於 在 大 家 的 期 待 下 來 到 了 紐 約 李 安 夫

More information

我 們 的 神 全 知 全 能, 在 祂 至 高 無 上 的 智 慧 裡 面 定 立 給 祂 百 姓 一 切 的 律 法 一 切 的 命 令, 都 是 為 了 要 叫 我 們 終 久 享 福 今 年 是 安 息 年, 神 特 別 要 讓 祂 的 百 姓 明 白, 一 定 要 進 入 祂 的 安 息

我 們 的 神 全 知 全 能, 在 祂 至 高 無 上 的 智 慧 裡 面 定 立 給 祂 百 姓 一 切 的 律 法 一 切 的 命 令, 都 是 為 了 要 叫 我 們 終 久 享 福 今 年 是 安 息 年, 神 特 別 要 讓 祂 的 百 姓 明 白, 一 定 要 進 入 祂 的 安 息 專 心 愛 神 根 據 江 秀 琴 牧 師 2015 年 1 月 4 日 主 日 信 息 整 理 今 年 在 猶 太 歷 5775 年 是 安 息 年, 也 是 神 很 大 要 施 恩 給 我 們, 要 把 我 們 帶 入 祂 的 安 息 裡 面 的 一 年 神 借 著 以 色 列 這 個 國 家, 祂 要 全 世 界 的 人 注 意 觀 看, 祂 怎 麼 樣 的 做 工 在 以 色 列 這 個 國

More information

1871 1945 1962 1970 1994 09 1996 1201 1997 0531 1998 06 2003 2004 2004 1201 2005 0701 62

1871 1945 1962 1970 1994 09 1996 1201 1997 0531 1998 06 2003 2004 2004 1201 2005 0701 62 1871 1945 1962 1970 1994 09 1996 1201 1997 0531 1998 06 2003 2004 2004 1201 2005 0701 62 1984 1985 1990 1992 1998 2001 2002 07 03 07 2002 2006 2007 2009 01 0928 63 64 2010 65 WITBC2010 66 67 68 69 WITBN2010

More information

1 2

1 2 1 2 3?! SEE PAGE 216 FOR COPYRIGHT INFORMATION. 4 5 !!! 6 7 8 9?! X 1. 2. 3. 4. 1519 10.1 10 Z 1049 5 3 11 12 12 11 12 70 1066!!!!!! 13 3200 2700 S 14 15 1460 1731 1/20 16 19!! 17 20 1929 GOD'S MAN 18

More information

untitled

untitled :50 2. 3 "" 5. 8.2% 3 4. 5. SK 6. 7. 8. 9. 11.35.35/ 12. 35%1.01 3. 215200 (HDB) Shanghai Market Research 1118 A 27F 200042 02152385000 02152987700 Page 1 of 26 1118 A 27F 200042 02152385000 02152987700

More information

2011 中 級 組 歷 史 一 般 來 說, 中 國 地 勢 西 高 東 低, 中 國 的 兩 大 河 均 流 入 太 平 洋 5 中 國 文 明 發 源 於 漢 族 居 住 的 北 方 的 黃 河 流 域, 漢 族 人 現 已 遍 及 中 國 各 地 6 7 中 國 和 美 國 離 赤 道 的

2011 中 級 組 歷 史 一 般 來 說, 中 國 地 勢 西 高 東 低, 中 國 的 兩 大 河 均 流 入 太 平 洋 5 中 國 文 明 發 源 於 漢 族 居 住 的 北 方 的 黃 河 流 域, 漢 族 人 現 已 遍 及 中 國 各 地 6 7 中 國 和 美 國 離 赤 道 的 2011 中 級 組 歷 史 全 美 中 文 學 校 聯 合 總 會 2011 年 青 少 年 中 華 歷 史 文 化 常 識 比 賽 中 級 組 中 國 歷 史 常 識 題 庫 sheet1:2. 中 國 歷 史 常 識 題 庫 sheet2:3. 中 華 文 化 常 識 題 庫 sheet3:4. 成 語 / 習 慣 語 題 庫 組 比 賽 方 式 : 個 人 組 初 賽 : 將 利 用 Power

More information

????

???? 剧 情 简 介 在 本 世 纪 二 十 年 代 四 川 平 原 : 有 一 位 身 怀 绝 技, 孑 然 一 身 以 小 船 为 家, 青 猴 为 伴 的 老 艺 人 叫 变 脸 王, 川 剧 名 伶 梁 素 兰 ( 人 称 活 观 音 ) 目 睹 了 变 脸 王 的 绝 活, 恳 请 他 投 身 梨 园, 被 他 婉 然 拒 绝, 但 俩 人 诚 投 意 恳 的 交 谈, 使 变 脸 王 萌 芽

More information

98年度客家電視台第一季收視質調查

98年度客家電視台第一季收視質調查 2012 年 客 家 電 視 台 傾 聽 觀 眾 的 聲 音 座 談 會 結 案 報 告 執 行 單 位 : 客 家 電 視 台 Page 1 of 27 壹 前 言 客 家 電 視 台 加 入 公 廣 集 團 後, 自 2007 年 起 籌 辦 傾 聽 觀 眾 的 聲 音 座 談 會, 由 客 家 諮 議 委 員 主 持, 協 同 客 家 電 視 台 製 作 團 隊, 至 全 國 客 庄 地 區

More information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Page 1-1 of 20 1 29.4080 40 542 28321 91951 3127 89 91951 28321 3127 78 86861 20548 79 88039 1.36% 21092 2.65% 80 88710 2.13% 21497 4.62% 81 89059 2.53% 21956 6.85% 82 89649

More information

Page 1 of 21 中 文 简 体 中 文 繁 体 邮 箱 搜 索 本 网 站 搜 索 搜 索 网 站 首 页 今 日 中 国 中 国 概 况 法 律 法 规 公 文 公 报 政 务 互 动 政 府 建 设 工 作 动 态 人 事 任 免 新 闻 发 布 当 前 位 置 : 首 页 >> 公 文 公 报 >> 国 务 院 文 件 >> 国 务 院 文 件 中 央 政 府 门 户 网 站 www.gov.cn

More information

全球销量超过2千万册

全球销量超过2千万册 谁 动 了 我 的 奶 酪? Who Moved My Cheese? [ 美 ] 斯 宾 塞 约 翰 逊 Page 1/44 谁 动 了 我 的 奶 酪, 生 动 的 阐 述 了 变 是 唯 一 的 不 变 这 一 生 活 真 谛, 据 说 已 经 成 为 全 世 界 最 畅 销 的 书 或 许 每 一 个 人 看 完 的 感 受 都 不 一 样, 但 千 万 不 要 说 这 个 道 理 我 懂,

More information

惜 子 心 語 第 一 本 圖 書 歐 諾 生 家 長 作 者 : 江 李 志 豪 插 圖 : 洪 波 青 田 教 育 中 心 以 上 這 些 介 紹, 不 知 是 否 很 熟 悉 呢? 一 天, 女 兒 請 媽 媽 替 她 寫 上 這 些 字 句 在 她 的 作 品 上, 主 題 是 小 朋 友

惜 子 心 語 第 一 本 圖 書 歐 諾 生 家 長 作 者 : 江 李 志 豪 插 圖 : 洪 波 青 田 教 育 中 心 以 上 這 些 介 紹, 不 知 是 否 很 熟 悉 呢? 一 天, 女 兒 請 媽 媽 替 她 寫 上 這 些 字 句 在 她 的 作 品 上, 主 題 是 小 朋 友 惜 子 園 2 0 0 7 年 1 月 第 2 2 期 校 長 的 話 黃 少 蘭 校 長 家 養 着 兩 頭 狗, 一 隻 叫 Candle, 一 隻 叫 Panda 自 1996 年 把 牠 們 帶 回 家 後, 漸 漸 對 牠 們 的 脾 氣 多 我 了 解, 感 情 也 深 厚 了, 養 狗 的 人 大 概 都 有 同 樣 的 經 歷, 就 是 把 狗 當 成 家 庭 成 員 所 以 我 給

More information

untitled

untitled Page 2 Page 4 Page 5 Page 6 Page 7 Page 8 Page 9 Page 10 Page 11 Page 12 Page 13 Page 14 äñö Page 15 15 Page 16 15 Page 17 Page 18 0 Page 19 1 Page 20 Page 21 2 Page 22 Page 23 3 Page 24 4 Page 25 Page

More information

Page i

Page i 况 1 1.1.1 1.1.2 1.1.3 2 2.1 2.1.1 2.1.2 2.1.3 2.1.4 Page i 2.2 2.2.1 2.2.2 2.2.3 2.2.4 2.2.5 2.2.6 2.3 2.3.1 Page ii 2.3.2 2.3.3 2.3.4 2.4 2.4.1 2.4.2 2.4.3 Page iii 2.5 2.5.1 2.6 2.6.1 2.6.2 3 3.1 3.1.1

More information

深度验厂报告

深度验厂报告 深 度 认 证 ( 验 商 ) 报 告 南 通 依 柏 恋 纺 织 品 有 限 公 司 报 告 编 号 :SUZWT00107138 2016/06/21 Page 1 of 16 目 录 前 言. 验 商 概 述... 3 第 一 部 分. 验 商 情 况 介 绍... 3 第 二 部 分. 企 业 基 本 信 息... 4 第 三 部 分. 供 应 链 运 营 能 力... 7 第 四 部 分.

More information

Page 2

Page 2 第 15 章交换机 路由器配置技术 Page 2 Page 3 Page 4 Page 5 Page 6 Page 7 Page 8 Page 9 Page 10 Page 11 Page 12 Page 13 Page 14 Page 15 Page 16 Page 17 Page 18 Page 19 Page 20 Page 21 Page 22 Page 23 Page 24 Page 25

More information

城 所 有 的 猶 大 人, 為 我 禁 食 三 晝 三 夜, 不 吃 不 喝 我 和 我 的 宮 女 也 要 這 樣 禁 食 然 後 我 違 例 進 去 見 王, 我 若 死 就 死 吧 ( 斯 4:13-16) 以 斯 帖 把 她 當 時 實 際 情 況 告 訴 養 父, 然 而 養 父 對 她

城 所 有 的 猶 大 人, 為 我 禁 食 三 晝 三 夜, 不 吃 不 喝 我 和 我 的 宮 女 也 要 這 樣 禁 食 然 後 我 違 例 進 去 見 王, 我 若 死 就 死 吧 ( 斯 4:13-16) 以 斯 帖 把 她 當 時 實 際 情 況 告 訴 養 父, 然 而 養 父 對 她 逆 境 中 的 翻 轉 (2) 一 信 任 順 服, 蒙 受 祝 福 聖 經 中 講 到 一 個 很 標 准 的 逆 境 中 的 翻 轉, 就 是 猶 太 人 遭 受 被 滅 族 的 危 險, 忽 然 間, 一 個 很 大 的 改 變 臨 到, 原 本 轄 制 他 們 想 要 在 一 日 之 間 把 他 們 全 部 滅 絕 的 仇 敵, 卻 被 他 們 殺 死 抄 錄 這 諭 旨, 頒 行 各 省,

More information

我 们 再 看 到 尼 西 米 记, 也 会 发 现 当 时 神 的 百 姓 有 一 颗 单 纯 受 教 的 心, 他 们 单 纯 的 听 从 神 的 教 导, 敬 畏 遵 从 神 的 训 诲 当 他 们 明 白 自 己 的 罪 孽 时, 个 个 俯 伏 在 地, 为 罪 痛 悔 哭 泣 在 整 个

我 们 再 看 到 尼 西 米 记, 也 会 发 现 当 时 神 的 百 姓 有 一 颗 单 纯 受 教 的 心, 他 们 单 纯 的 听 从 神 的 教 导, 敬 畏 遵 从 神 的 训 诲 当 他 们 明 白 自 己 的 罪 孽 时, 个 个 俯 伏 在 地, 为 罪 痛 悔 哭 泣 在 整 个 Series: 救 赎 历 史 Title: 第 三 十 章 : 认 罪 悔 改 归 向 神 Part: 4 Speaker: 大 卫 普 莱 特 博 士 Date: 08/15/2010 Text: 各 位 弟 兄 姊 妹 平 安, 欢 迎 你 收 听 救 赎 历 史 系 列 第 四 部 份, 我 是 大 卫 普 莱 特 博 士 今 天, 我 们 要 进 入 第 三 十 章, 让 我 们 以 戒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One piece

Microsoft Word - One piece 管 理 學 專 題 報 告 魯 夫 的 覺 醒 --- 從 海 賊 王 談 領 導 與 激 勵 指 導 老 師 : 魏 郁 禎 老 師 統 計 一 9 3 3 0 4 0 2 9 陳 勇 志 經 濟 三 9 1 2 0 8 0 2 8 許 乃 文 經 濟 三 9 1 2 0 8 0 7 8 林 立 雲 經 濟 三 9 0 5 0 7 0 1 6 李 思 嫻 經 濟 三 9 0 5 0 7 0 0 6

More information

额 The Research Daily of Soochow Securities 研 究 所 2015 年 03 月 02 日 第 497 期 责 任 编 辑 殷 华 额 市 场 信 息 指 数 名 称 最 新 数 据 涨 跌 幅 上 证 指 数 3310.30 0.36% 深 证 成 指 11757.68 0.06% 沪 深 300 3572.84 0.18% 中 小 板 指 6630.63 0.94%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2014閱讀參考答案.docx

Microsoft Word - 2014閱讀參考答案.docx 根 據 下 列 三 篇 作 品, 回 答 所 附 問 題 : 甲 所 有 的 樹 都 是 用 點 畫 成 的, 只 有 柳, 是 用 線 畫 成 的 別 的 樹 總 有 花 或 者 果 實, 只 有 柳, 茫 然 地 散 出 些 沒 有 用 處 的 白 絮 別 的 樹 是 密 碼 緊 排 的 電 文, 只 有 柳, 是 疏 落 的 結 繩 記 事 別 的 樹 適 於 插 花 或 裝 飾, 只 有 柳,

More information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材料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材料 English translation starts at page 12. 国 务 院 新 闻 办 公 室 新 闻 发 布 会 材 料 中 国 居 民 营 养 与 健 康 现 状 (2004 年 10 月 12 日 )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卫 生 部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科 学 技 术 部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国 家 统 计 局 第 一 部 分 背 景 一 调 查 目 的

More information

一月七日

一月七日 大 悲 咒 法 會 隨 聞 錄 2007 July Table of Contents: Part I..2 壹 修 持 大 悲 咒 法 門 以 開 啟 大 悲 心 2 大 悲 咒 的 含 義 2 大 悲 咒 來 自 何 處 2 聽 法 的 信 眾 3 貳 如 何 有 效 的 念 大 悲 咒 4 修 行 的 目 的 4 如 何 面 對 壞 人 與 看 待 壞 人 4 持 誦 大 悲 咒 解 除 惡

More information

國立台灣大學東南區發展計劃

國立台灣大學東南區發展計劃 國 立 台 灣 大 學 校 總 區 東 南 區 空 間 發 展 計 劃 報 告 書 定 稿 版 林 國 任 建 築 師 事 務 所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9 月 28 日 國 立 台 灣 大 學 校 總 區 東 南 區 空 間 發 展 計 劃 報 告 書 定 稿 版 林 國 任 建 築 師 事 務 所 目 錄 會 議 意 見 修 正 辦 理 情 形 對 照 表 2011/06/08 校 園 規

More information

谷, 你 一 定 会 更 敬 畏 上 帝 的 美 善 和 奇 妙, 不 过, 我 要 跟 你 分 享 一 件 能 与 之 媲 美 的 事, 这 是 发 生 在 印 度 贫 民 窟 当 中 的 见 证, 有 一 位 姐 妹, 一 年 前 她 从 未 听 说 过 基 督, 他 们 的 生 活 很 不 容

谷, 你 一 定 会 更 敬 畏 上 帝 的 美 善 和 奇 妙, 不 过, 我 要 跟 你 分 享 一 件 能 与 之 媲 美 的 事, 这 是 发 生 在 印 度 贫 民 窟 当 中 的 见 证, 有 一 位 姐 妹, 一 年 前 她 从 未 听 说 过 基 督, 他 们 的 生 活 很 不 容 Series: Sermon Series Title: 救 赎 历 史 Part: 第 二 章 : 人 的 苦 難 與 神 的 護 理 Speaker: 大 卫 普 莱 特 Date: 04/10/2009 Text: 救 赎 历 史 系 列 第 三 讲 第 二 章 : 人 的 苦 难 与 神 的 护 理 讲 员 : 大 卫 普 莱 特 博 士 各 位 弟 兄 姊 妹 平 安, 欢 迎 你 收 听

More information

BQ.FIT)

BQ.FIT) 血 月 的 华 尔 兹 WaltzontheBloodMoon 光 明 被 人 赞 美 时, 黑 暗 也 在 悄 悄 延 伸, 当 一 种 生 命 延 续 成 永 恒 时, 怎 能 不 看 到 迷 惘 交 织 的 天 空 陕 西 师 范 大 学 出 版 社 图 书 在 版 编 目 ( 悦 陨 孕 ) 数 据 血 月 的 华 尔 兹 艾 米 歇 尔 著. 西 安 : 陕 西 师 范 大 学 出 版 社,

More information

Ellen G. White Writings

Ellen G. White Writings 基督徒 制与圣 生, 四一 四二 健康勉言, 一!七 一!八 一八九!年著 {CD 15.1} 一 我 所蒙 的生命只有一条 因此每个人 当 自 我怎 才能善用自己的能力 使其可 生最大的效益?我怎 才能尽力而行 来 耀上帝并造福同胞 人只有将才志用来 到 等目的上 生命才算是有宝 的价 {CD 15.2} 我 上帝和 同胞的第一本分 就是要自强不息 我 当培 造主所 的每一官能 使其 到最完全的地步

More information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中國人史綱 提要 柏楊的 中國人史綱 是他十年牢獄生活的血淚之作 在極端惡劣的 環境下 從卷帙浩繁的中國史冊中寫成 史綱 除了大脈絡 更重要的 是大關節的操持 這要有史識 柏楊顯然有他紮實的史料工夫 整體的掌 握應不成問題 他以一百年為 一世紀 作為敘述單元 先把中國史分成 非信史與信史 前者從神話 傳說到半信史時代 後者從紀元前九世紀開 始說起 一章一世紀以迄於晚清 這個大脈絡很清楚 而既稱 史之綱要

More information

Table of Contents:

Table of Contents: 卓 越 环 球 团 体 医 疗 保 障 计 划 使 用 手 册 目 录 前 言.3 联 系 我 们.3 使 用 说 明...3 注 意 事 项 3 中 间 带 以 及 医 疗 机 构 咨 询 电 话 4 1 事 先 授 权.4 1.1 事 先 授 权 须 知 5 1.2 如 何 进 行 事 先 授 权 5 2 AXA 电 子 医 疗 卡 简 介.5 3 直 接 付 费 服 务 简 介 ( 门 诊 及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386357_162453497.doc

Microsoft Word - 386357_162453497.doc 2010-08-30 修 正 TD 组 合 卖 出 计 数 清 零 量 化 择 时 周 报 (2010 年 8 月 30 日 ) 胡 海 涛 研 究 员 史 庆 盛 研 究 助 理 电 话 : 020-87555888-406 email: hht@gf.com.cn 上 周 市 场 表 现 沪 深 300 指 数 2858.57-1.37% 上 证 指 数 2610.74-1.19% 深 证 成

More information

行业快评

行业快评 行 业 研 究 Page 1 证 券 研 究 报 告 动 态 报 告 / 行 业 快 评 农 林 牧 渔 专 题 研 究 ( 维 持 评 级 ) 2014 年 02 月 27 日 农 业 : 资 源 管 理 改 善 业 务 变 革 三 大 预 期 证 券 分 析 师 : 赵 钦 021-60933163 zhaoqin3@guosen.com.cn 证 券 投 资 咨 询 执 业 资 格 证 书 编

More information

Visual C++ 1 Page no. 1

Visual C++ 1 Page no. 1 Visual C++ 1 Page no. 1 Visual C++ 2 Page no. 2 Visual C++ 3 Page no. 3 Visual C++ 4 Page no. 4 Visual C++ 5 Page no. 5 Visual C++ 6 Page no. 6 Visual C++ 7 Page no. 7 Visual C++ 8 Page no. 8 Visual C++

More information

AA

AA 食 品 饮 料 / 食 品 制 造 业 公 司 调 研 简 报 2008 年 04 月 07 日 古 井 贡 酒 (000596.sz) 公 司 基 本 面 正 在 发 生 积 极 变 化 熊 峰 农 业 / 食 品 行 业 研 究 员 电 话 :020-87555888-615 email:xf@gf.com.cn 中 国 白 酒 行 业 的 竞 争 态 势 一 个 白 酒 企 业 的 竞 争 力,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259457_143018938.doc

Microsoft Word - 259457_143018938.doc 医 药 生 物 制 品 / 医 药 制 造 业 公 司 调 研 简 报 29 年 3 月 8 日 马 应 龙 (6993.sh) 现 有 产 品 稳 健 增 长, 新 的 利 润 增 长 点 培 育 中 葛 峥 医 药 行 业 研 究 员 电 话 :2-87555888-34 email:gz2@gf.com.cn 29 年 3 月 4 日, 我 们 组 织 了 对 马 应 龙 的 联 合 调 研,

More information

VISA 3 VISA 6 VISA 7 VISA 8 VISA 10 VISA 11 VISA VISA 24

VISA 3 VISA 6 VISA 7 VISA 8 VISA 10 VISA 11 VISA VISA 24 VISA VISA VISA / VISA VISA VISA 3 VISA 6 VISA 7 VISA 8 VISA 10 VISA 11 VISA 12 14 VISA 24 3 VISA / VISA ATM VISA 150 VISA 15 VISA 20 VISA 3,000 VISA - sc.com/tw 4 sc.com/tw 5 NT$450 2016/12/31 VISA 80%

More information

Page 2 公 司 周 报 告 一 一 周 行 情 回 顾 1. 市 场 表 现 本 周 上 证 综 指 上 涨 2.22%, 建 筑 装 饰 板 块 ( 申 万 ) 上 涨 2.11% 截 至 7 月 17 日,2016 年 全 年 上 证 综 指 累 计 下 跌 13.7%, 建 筑 装 饰

Page 2 公 司 周 报 告 一 一 周 行 情 回 顾 1. 市 场 表 现 本 周 上 证 综 指 上 涨 2.22%, 建 筑 装 饰 板 块 ( 申 万 ) 上 涨 2.11% 截 至 7 月 17 日,2016 年 全 年 上 证 综 指 累 计 下 跌 13.7%, 建 筑 装 饰 公 司 通 过 将 建 筑 装 饰 产 业 进 行 进 一 步 细 分, 以 设 计 馆 连 锁 项 目 作 为 具 体 的 业 务 单 元, 发 展 新 的 装 饰 业 务 投 建 融 筑 资 工 活 程 动 行 引 业 发 现 金 流 发 生 巨 幅 变 动 2016 年 07 月 18 日 分 析 师 执 业 证 书 电 话 010-59366179 邮 件 diaoyang@sczq.com.cn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4F50474B303120D3D0BBFAB2FAC6B7C8CFD6A4D2B5CEF1B7B6CEA7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4F50474B303120D3D0BBFAB2FAC6B7C8CFD6A4D2B5CEF1B7B6CEA72E646F63> 万 泰 有 机 产 品 认 证 业 务 范 围 杭 州 万 泰 认 证 有 限 公 司 是 经 过 国 家 认 证 认 可 监 督 管 理 委 员 会 (CNCA) 批 准 开 展 有 机 产 品 认 证 的 机 构 ( 批 准 号 :CNCA-R-2002-015), 批 准 范 围 为 植 物 类 畜 禽 类 水 产 类 和 加 工 类, 见 附 件 1 并 且 得 到 了 中 国 合 格 评

More information

「2007客語配音人才培訓」課程驗收報告

「2007客語配音人才培訓」課程驗收報告 2011 客 家 主 持 人 才 培 訓 班 結 案 報 告 主 辦 單 位 : 客 家 電 視 台 Page 1 of 21 一 前 言 客 家 電 視 台 屬 於 二 十 四 小 時 綜 合 性 頻 道, 節 目 屬 多 元 性 質 的 規 畫, 包 括 歌 唱 綜 藝 類 節 目 戶 外 行 腳 類 節 目 訪 問 談 話 類 節 目 等, 因 此 也 急 需 更 多 客 語 主 持 新 血

More information

Page 2 表 2: 公 司 盈 利 预 测 代 码 名 称 最 新 评 级 每 股 收 益 市 盈 率 市 净 率 股 价 13A 14E 15E 16E 13A 14E 15E 16E PB 15-04-16 002121 科 陆 电 子 买 入 0.22 0.28 0.64 0.94 139

Page 2 表 2: 公 司 盈 利 预 测 代 码 名 称 最 新 评 级 每 股 收 益 市 盈 率 市 净 率 股 价 13A 14E 15E 16E 13A 14E 15E 16E PB 15-04-16 002121 科 陆 电 子 买 入 0.22 0.28 0.64 0.94 139 行 业 研 究 Page 1 证 券 研 究 报 告 动 态 报 告 / 行 业 快 评 电 气 设 备 新 能 源 电 气 设 备 新 能 源 行 业 日 报 行 业 重 大 事 件 快 评 中 性 ( 维 持 评 级 ) 2015 年 04 月 17 日 证 券 分 析 师 : 杨 敬 梅 021-60933160 yangjmei@guosen.com.cn 证 券 投 资 咨 询 执 业 资

More information

国 信 期 货 研 究 Page 2 一 期 货 行 情 回 顾 1 月, 受 到 全 面 大 面 积 降 温 天 气 到 来, 动 力 煤 需 求 看 好, 加 上 春 节 长 假 即 将 来 临, 流 动 性 投 放 加 速, 一 度 刺 激 煤 炭 市 场 企 稳 反 弹, 动 力 煤 领 涨

国 信 期 货 研 究 Page 2 一 期 货 行 情 回 顾 1 月, 受 到 全 面 大 面 积 降 温 天 气 到 来, 动 力 煤 需 求 看 好, 加 上 春 节 长 假 即 将 来 临, 流 动 性 投 放 加 速, 一 度 刺 激 煤 炭 市 场 企 稳 反 弹, 动 力 煤 领 涨 国 信 期 货 研 究 Page 1 国 信 期 货 研 发 部 煤 炭 月 报 煤 炭 供 给 侧 改 革, 煤 炭 区 间 盘 整 2015 年 1 月 31 日 主 要 结 论 受 到 周 边 市 场 波 动 影 响, 煤 炭 市 场 依 旧 处 于 弱 势 在 底 部 徘 徊 后, 继 续 杀 跌 动 能 不 足, 市 场 关 注 去 产 能 及 供 给 侧 改 革 对 煤 炭 市 场 的

More information

?????????????????????-??-??????

?????????????????????-??-?????? 第 六 次 国 际 成 人 教 育 大 会 走 向 美 好 未 来 的 生 活 与 学 习 : 成 人 学 习 的 力 量 第 六 次 国 际 成 人 教 育 大 会 巴 西, 贝 伦,2009 年 512 月 19-22 1-4 日 CONFINTEA VI 贝 伦,2009 年 12 月 4 日 原 件 : 英 文 利 用 成 人 学 习 和 教 育 的 力 量 与 潜 力 走 向 美 好 未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181494_14979117.doc

Microsoft Word - 181494_14979117.doc 信 息 技 术 业 / 计 算 机 及 相 关 设 备 制 造 业 年 报 点 评 2008 年 03 月 14 日 七 喜 控 股 (002027.SZ) 传 统 业 务 出 现 下 降, 新 业 务 仍 未 有 起 色 计 算 机 / 国 防 行 业 首 席 研 究 员 电 话 :020-87555888-323 email:hyl6@gf.com.cn 主 营 收 入 和 净 利 润 同 步

More information

Page 2 一 股 指 走 势 分 析 沪 深 300 指 数 大 幅 上 行, 成 交 量 先 扬 后 抑, 这 种 形 态 表 明 市 场 对 股 市 的 进 入 仍 较 为 谨 慎, 但 是 相 比 于 前 期 的 股 市 来 说, 进 入 的 资 金 仍 是 偏 向 乐 观 上 周 市 场

Page 2 一 股 指 走 势 分 析 沪 深 300 指 数 大 幅 上 行, 成 交 量 先 扬 后 抑, 这 种 形 态 表 明 市 场 对 股 市 的 进 入 仍 较 为 谨 慎, 但 是 相 比 于 前 期 的 股 市 来 说, 进 入 的 资 金 仍 是 偏 向 乐 观 上 周 市 场 Page 1 国 信 期 货 研 发 部 金 融 周 报 金 融 迷 茫 的 政 策 预 期 股 指 观 望 2016 年 8 月 21 日 主 要 结 论 上 周 三 大 股 指 略 有 差 异, 板 块 之 间 差 异 相 相 差 较 小, 资 金 在 板 块 方 面 形 成 一 定 的 轮 换 上 证 50 在 扭 转 局 面 之 后, 开 始 回 落 资 金 开 始 流 入 中 小 创 带

More information

Page 1 of 139 查 詢 詞 : 資 料 源 : 全 部 查 詢 訴 願 查 詢 > 上 一 頁 序 號 訴 願 人 案 由 日 期 決 定 書 字 號 檢 視 1 丁 慧 丁 慧 因 撤 銷 入 出 境 許 可 事 2005/12/31 0940095328 2 陳 文 能 陳 文 能 因 違 反 漁 業 法 事 2005/12/31 0940095200 3 彭 順 旺 彭 順 旺 因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1-100碩專手冊封面.doc

Microsoft Word - 1-100碩專手冊封面.doc 財 務 工 程 與 精 算 數 學 系 100 學 年 度 碩 士 在 職 專 班 新 生 入 學 手 冊 目 錄 碩 士 在 職 專 班 新 生 入 學 說 明 規 章 學 校 各 項 規 章 網 址 東 吳 大 學 財 務 工 程 與 精 算 數 學 系 碩 士 在 職 專 班 研 究 生 進 修 要 點 課 程 東 吳 大 學 財 務 工 程 與 精 算 數 學 系 碩 士 在 職 專 班 必

More information

候, 妳 看 準 他 睡 的 地 方, 就 進 去 掀 開 他 腳 上 的 被, 躺 臥 在 那 裡, 他 必 告 訴 妳 所 當 做 的 事 路 得 說 : 凡 妳 所 吩 咐 的, 我 必 遵 行 路 得 就 下 到 場 上, 照 她 婆 婆 所 吩 咐 她 的 而 行 波 阿 斯 吃 喝 完

候, 妳 看 準 他 睡 的 地 方, 就 進 去 掀 開 他 腳 上 的 被, 躺 臥 在 那 裡, 他 必 告 訴 妳 所 當 做 的 事 路 得 說 : 凡 妳 所 吩 咐 的, 我 必 遵 行 路 得 就 下 到 場 上, 照 她 婆 婆 所 吩 咐 她 的 而 行 波 阿 斯 吃 喝 完 Series: 爱 的 故 事 : 上 帝 的 救 赎 史 诗 Title: 第 三 讲 : 爱 的 冒 险 Part: Speaker: 大 卫 普 莱 特 博 士 Date: 07/9/2009 Text: 爱 的 冒 险 路 得 记 第 三 章 各 位 弟 兄 姊 妹 们 平 安, 欢 迎 收 听 爱 的 故 事 : 上 帝 的 救 赎 史 诗 系 列 第 三 讲, 我 是 大 卫 普 莱 特

More information

Ellen G. White Writings

Ellen G. White Writings !! {AH 15.1} {AH 15.2}!! {AH 15.3} {AH 15.4}!! {AH 15.5} 16 {AH 16.1}!!!! 17 https://egwwritings.org/printview.php?id_pub=8516&start_paragraph=1003591187&finish_paragraph=1003593659&references=1&pagebreaks=1

More information

Page 2 一 股 指 走 势 分 析 沪 深 300 指 数, 主 要 行 情 是 周 一 大 幅 下 挫, 在 周 一 沪 深 300 股 市 低 开 低 走, 当 日 下 跌 为 2% 虽 然 盘 中 有 所 护 盘, 但 是 股 市 较 为 低 迷 周 二 沪 深 300 低 开 收 红,

Page 2 一 股 指 走 势 分 析 沪 深 300 指 数, 主 要 行 情 是 周 一 大 幅 下 挫, 在 周 一 沪 深 300 股 市 低 开 低 走, 当 日 下 跌 为 2% 虽 然 盘 中 有 所 护 盘, 但 是 股 市 较 为 低 迷 周 二 沪 深 300 低 开 收 红, Page 1 国 信 期 货 研 发 部 金 融 周 报 金 融 混 沌 显 现 股 债 将 会 新 演 绎 2016 年 5 月 15 日 主 要 结 论 股 指 : 上 周 三 大 股 指 主 要 波 动 分 化 严 重, 中 小 创 是 较 为 敏 感, 导 致 中 证 500 重 心 下 移 较 大 在 指 数 稳 定 方 面, 上 周 上 证 50 依 旧 是 维 持 市 场 指 数 的

More information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2011-2015 年 中 国 公 务 航 空 市 场 分 析 及 投 资 前 景 咨 询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家 发 改 委 商 务 部 中 国 海 关 国 务 院 发 展 研 究 中 心 行 业 协 会 工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2011-2015 年 中 国 公 务 航 空 市 场 分 析 及 投 资 前 景 咨 询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家 发 改 委 商 务 部 中 国 海 关 国 务 院 发 展 研 究 中 心 行 业 协 会 工 2011-2015 年 中 国 公 务 航 空 市 场 分 析 及 投 资 前 景 咨 询 报 告 Customer Service Hotline:400-666-1917 Page 1 of 16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2011-2015 年 中 国 公 务 航 空 市 场 分 析 及 投 资 前 景 咨 询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More information

8 AOT09110 漫 游 五 彩 纸 世 界, 感 悟 绿 色 环 保 情 南 平 剑 津 中 学 有 趣 的 纸 世 界 科 技 实 践 活 动 福 建 福 建 省 南 平 剑 津 中 学 9 AOT09120 合 水 县 土 壤 速 效 养 分 的 调 查 甘 肃 甘 肃 省 合 水 县 第

8 AOT09110 漫 游 五 彩 纸 世 界, 感 悟 绿 色 环 保 情 南 平 剑 津 中 学 有 趣 的 纸 世 界 科 技 实 践 活 动 福 建 福 建 省 南 平 剑 津 中 学 9 AOT09120 合 水 县 土 壤 速 效 养 分 的 调 查 甘 肃 甘 肃 省 合 水 县 第 第 24 届 全 国 青 少 年 科 技 创 新 大 赛 优 秀 科 技 实 践 活 动 获 奖 名 单 ( 按 地 区 排 序 ) 十 佳 优 秀 科 技 实 践 活 动 名 单 ( 共 10 名 ) 序 号 方 案 编 号 方 案 名 称 地 区 学 校 名 称 1 AWV09067 澳 門 古 樹 考 察 澳 门 澳 門 培 道 中 學 2 AWV09136 爱 粮 惜 粮 节 粮 行 动 北

More information

CONTENT

CONTENT CONTENT 4 1983 1984 1986 1991 1993 1996 2006 Taiwan Broadcasting System TBS 1980 2003 1209 0103 0116 0701 2009 2007 0101 1998 0701 0916 0928 1997 0531 2008-2010 5 6 7 8 9 10 11 12 13 2010 0118 0425 0122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06F776572506F696E74202D20F4B8D9DE31313131CEAFDBB0FCC05FDFC2CAABDFC2F9A15FFBB35FEFD2F2A6D1F528EEEFEFC1E7E9EFB92956312E35>

<4D6963726F736F667420506F776572506F696E74202D20F4B8D9DE31313131CEAFDBB0FCC05FDFC2CAABDFC2F9A15FFBB35FEFD2F2A6D1F528EEEFEFC1E7E9EFB92956312E35> 1111 购 物 狂 欢 节 期 间 商 品 优 惠 设 定 说 明 V1.5 全 店 五 折 商 家 用 Page: 1 2012 10-10 天 猫 1111 购 物 狂 欢 节 商 品 优 惠 设 定 说 明 以 下 特 定 业 务 类 型 的 商 家 或 频 道 请 忽 略 本 文 1. 天 猫 超 市 2. 品 牌 特 卖 3. 预 售 4. 天 猫 医 药 馆 使 用 外 店 系 统 的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D7EEB6CCB7E2B1D5C6DA5FB4BFD5AED0CDB7D6BCB6BBF9BDF0CECACAC0A3ADB3A4CAA2CDACB7E1B7D6BCB6D5AEBBF9CDB6D7CABCDBD6B5B7D6CEF6>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D7EEB6CCB7E2B1D5C6DA5FB4BFD5AED0CDB7D6BCB6BBF9BDF0CECACAC0A3ADB3A4CAA2CDACB7E1B7D6BCB6D5AEBBF9CDB6D7CABCDBD6B5B7D6CEF6> 证 券 研 究 报 告 基 金 研 究 ( 公 募 ) 专 题 报 告 最 短 封 闭 期 纯 债 型 分 级 基 金 问 世 2012 年 10 月 30 日 长 盛 同 丰 分 级 债 基 投 资 价 值 分 析 长 盛 同 丰 分 级 债 基 是 长 盛 基 金 发 行 的 市 场 上 第 二 只 纯 债 型 分 级 基 金, 该 分 级 设 计 采 用 市 场 主 流 的 固 定 存 续 半

More information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氨 麻 美 敏 胶 囊 (Ⅱ) 企 业 研 发 中 心 建 设 项 目 可 行 性 研 究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家 发 改 委 商 务 部 中 国 海 关 国 务 院 发 展 研 究 中 心 行 业 协 会 工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氨 麻 美 敏 胶 囊 (Ⅱ) 企 业 研 发 中 心 建 设 项 目 可 行 性 研 究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家 发 改 委 商 务 部 中 国 海 关 国 务 院 发 展 研 究 中 心 行 业 协 会 工 氨 麻 美 敏 胶 囊 (Ⅱ) 企 业 研 发 中 心 建 设 项 目 可 行 性 研 究 报 告 Customer Service Hotline:400-666-1917 Page 1 of 8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氨 麻 美 敏 胶 囊 (Ⅱ) 企 业 研 发 中 心 建 设 项 目 可 行 性 研 究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家

More information

中国联通(600050

中国联通(600050 纺 织 服 装 皮 毛 / 纺 织 业 公 司 调 研 简 报 2008 年 06 月 19 日 宜 科 科 技 (002036.sz) 衬 里 龙 头 拓 展 纺 织 服 装 新 材 料, 意 义 深 远 刘 伟 军 纺 织 服 装 行 业 研 究 员 电 话 :020-87555888-647 email:lwj5@gf.com.cn 衬 布 里 布 龙 头 地 位 稳 固 公 司 牦 牛 牌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Psalm 23.3 Psalm 51 EFCOB Mandarin 20140713

Microsoft Word - Psalm 23.3 Psalm 51 EFCOB Mandarin 20140713 生 命 的 重 整 與 更 新 時 間 : 40 分 鐘 引 言 一 個 目 的 : 榮 耀 神, 以 神 為 樂, 直 到 永 遠 兩 個 目 標 : 1. 大 誡 命 - 路 加 福 音 10:27 你 要 盡 心 盡 性 盡 力 盡 意 愛 主 你 的 上 帝, 又 要 愛 鄰 如 己 2. 大 使 命 - 馬 太 福 音 28:19-20:19 所 以, 你 們 要 去, 使 萬 民 作 我

More information

中国进出口商品质量认证中心浙江评审中心

中国进出口商品质量认证中心浙江评审中心 有 机 产 品 认 证 相 关 法 规 标 准 目 录 1 法 律 法 规 1.1 有 机 产 品 认 证 相 关 法 规 文 件 1) 有 机 产 品 认 证 管 理 办 法 ( 国 家 质 检 总 局 令 第 155 ) 2) 有 机 产 品 认 证 实 施 规 则 (CNCA N 009:2014)( 国 家 认 监 委 2014 年 公 告 第 11 ) 3) 有 机 产 品 认 证 目 录

More information

中華民國第 54 屆中小學科學展覽會

中華民國第 54 屆中小學科學展覽會 中 華 民 國 第 54 屆 中 小 學 科 學 展 覽 會 作 品 說 明 書 科 別 : 化 學 科 組 別 : 高 中 組 作 品 名 稱 : 吸 金 大 法 膠 體 溶 液 對 重 金 屬 離 子 的 探 討 關 鍵 詞 : 膠 體 溶 液 重 金 屬 離 子 編 號 : 摘 要 本 實 驗 的 目 標 : 比 較 不 同 種 類 及 不 同 的 膠 體 溶 液 與 重 金 屬 離 子 混

More information

http://learning.sohu.com/s2007/07gkzw/ Page 1 of 13 搜 狐 首 页 - 新 闻 - 体 育 - 娱 乐 圈 - 财 经 - IT - 汽 车 - 房 产 - 女 人 - 短 信 - ChinaRen - 邮 件 - 博 客 - BBS - 搜 狗 各 媒 院 地 体 校 关 动 注 态 招 志 07 分 办 愿 数 主 模 线 任 拟 估 填 访

More information

PowerPoint-Pr?sentation

PowerPoint-Pr?sentation 上 海 赛 拓 朴 企 业 管 理 咨 询 有 限 公 司 性 格 发 展 课 程 CE.TOP Training & Consulting Co. Ltd. 2005 认 识 最 有 趣 的 人 你 自 己!! 热 烈 欢 迎 我 是 谁? C 行 为 和 性 格 你 有 没 有 想 过... 别 人 眼 中 的 你 是 否 和 自 己 眼 中 的 你 有 差 别? 既 然 目 标 一 致, 为

More information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2011-2015 年 中 国 网 络 财 经 信 息 服 务 行 业 市 场 调 研 分 析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家 发 改 委 商 务 部 中 国 海 关 国 务 院 发 展 研 究 中 心 行 业 协 会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2011-2015 年 中 国 网 络 财 经 信 息 服 务 行 业 市 场 调 研 分 析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家 发 改 委 商 务 部 中 国 海 关 国 务 院 发 展 研 究 中 心 行 业 协 会 2011-2015 年 中 国 网 络 财 经 信 息 服 务 行 业 市 场 调 研 分 析 报 告 Customer Service Hotline:400-666-1917 Page 1 of 21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2011-2015 年 中 国 网 络 财 经 信 息 服 务 行 业 市 场 调 研 分 析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More information

SOP

SOP Page Page 1 of 8 試 管 嬰 兒 輔 導 講 座 1. 請 於 下 列 時 間 参 加 輔 導 講 座, 了 解 試 管 嬰 兒 的 詳 細 資 料 地 點 : 瑪 麗 醫 院 K 座 五 樓 509 室 會 議 室 瑪 麗 醫 院 教 授 樓 六 樓 602 室 演 講 廳 日 期 年 月 日 時 間 下 午 開 始 ( 務 請 準 時 ) 2. 請 詳 細 閱 讀 所 給 予 的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361675_157816120.doc

Microsoft Word - 361675_157816120.doc 造 纸 印 刷 / 造 纸 及 纸 制 品 业 公 司 调 研 简 报 2010 年 06 月 08 日 美 盈 森 (002303.sz) 短 期 盈 利 依 赖 结 构 调 整, 未 来 业 绩 源 自 实 质 产 能 公 司 评 级 当 前 价 格 ( 元 ) 34.09 目 标 价 格 ( 元 ) 40.00 前 次 评 级 无 评 级 熊 峰 研 究 员 李 音 临 研 究 助 理 电 话

More information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2012-2016 年 中 国 养 老 产 业 前 景 预 测 与 投 资 商 机 评 估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家 发 改 委 商 务 部 中 国 海 关 国 务 院 发 展 研 究 中 心 行 业 协 会 工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2012-2016 年 中 国 养 老 产 业 前 景 预 测 与 投 资 商 机 评 估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家 发 改 委 商 务 部 中 国 海 关 国 务 院 发 展 研 究 中 心 行 业 协 会 工 2012-2016 年 中 国 养 老 产 业 前 景 预 测 与 投 资 商 机 评 估 报 告 Customer Service Hotline:400-666-1917 Page 1 of 35 一 调 研 说 明 中 商 情 报 网 全 新 发 布 的 2012-2016 年 中 国 养 老 产 业 前 景 预 测 与 投 资 商 机 评 估 报 告 主 要 依 据 国 家 统 计 局 国

More information

Installation, Maintenance, and Operating Instructions IM-140

Installation, Maintenance, and Operating Instructions IM-140 IM-140 Page 2 Page 3 Table 1 - lb.-in. lb.-ft. 1/2 600 50 5/8 -- 97 3/4 -- 168 Table 2-1/4 5/16 Link-Belt Sealmaster SKF McGill Dodge 90 185 65 125 50 165 85 165 -- 160 Page 4 RPM 1-501- 1001-1501- 2001-2501-

More information

据传-蚂蚁金服350亿美元开约A股IPO,马云身价又要暴涨

据传-蚂蚁金服350亿美元开约A股IPO,马云身价又要暴涨 据 传 - 蚂 蚁 金 服 350 亿 美 元 开 约 A 股 IPO, 马 云 身 价 又 要 暴 涨 最 新 资 料 显 示, 蚂 蚁 金 服 计 划 于 2017 年 在 A 股 上 市, 期 间 可 能 还 有 融 资 计 划 安 排, 已 选 定 中 金 担 任 其 IPO 的 财 务 顾 问 首 轮 融 资 正 在 紧 锣 密 鼓 地 进 行, 估 值 预 计 2000 亿 元 人 民

More information

安菲诺,立讯精密(002475):收购江西子公司博硕25%少数股东权

安菲诺,立讯精密(002475):收购江西子公司博硕25%少数股东权 安 菲 诺, 立 讯 精 密 (002475): 收 购 江 西 子 公 司 博 硕 25% 少 数 股 164 http://www.wshgsb.com 安 菲 诺, 立 讯 精 密 (002475): 收 购 江 西 子 公 司 博 硕 25% 少 数 股 东 权 立 讯 严 密 精 公 告 收 买 江 西 子 公 司 博 硕 25% 多 数 股 东 权 益, 收 买 价 钱 9483 万 为

More information

ross

ross 研 究 报 告 月 报 金 融 研 究 院 工 业 品 研 究 所 报 告 日 期 2015 年 11 月 30 日 铁 矿 石 将 保 持 弱 势 震 荡 格 局 黄 磊 研 究 员, 经 济 学 硕 士, 从 业 近 7 年 曾 公 司 专 家 团 成 员, 熟 悉 期 货 的 投 资, 注 重 基 本 面 和 技 术 面 的 结 合 本 期 要 点 : 1 城 镇 化 建 设 问 题 2 市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BF9B1BED2A9CEEFCAB5D6A4C9EEB6C8D1D0BEBFA3BAD3C9B5E3BCB0C3E6A3ACB4D3B0B2BBD5D5D0CDB6B1EABFB4BBF9B1BED2A9CEEFB7C5C1BFB9D5B5E3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BF9B1BED2A9CEEFCAB5D6A4C9EEB6C8D1D0BEBFA3BAD3C9B5E3BCB0C3E6A3ACB4D3B0B2BBD5D5D0CDB6B1EABFB4BBF9B1BED2A9CEEFB7C5C1BFB9D5B5E32E646F63> 研 究 报 告 行 业 深 度 报 告 日 用 消 费 医 药 推 荐 ( 维 持 ) 招 商 医 药 基 本 药 物 终 端 用 药 数 据 独 家 发 布 ( 第 一 期 ) 及 安 徽 基 本 药 物 草 根 调 研 报 告 2010 年 9 月 7 日 由 点 及 面, 从 安 徽 招 投 标 看 基 本 药 物 放 量 拐 点 上 证 指 数 2696 行 业 规 模 占 比 % 股 票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303106_148919672.doc

Microsoft Word - 303106_148919672.doc 综 合 类 2009 年 08 月 28 日 九 龙 山 (600555.sh) 同 比 难 有 可 比 性, 下 半 年 旅 游 地 产 收 入 是 最 大 看 点 沈 爱 卿 研 究 员 张 皓 研 究 助 理 电 话 :020-87555888-637 电 话 :010-68083328-1820 email:saq@gf.com.cn email:zh17@gf.com.cn 上 半 年 公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MA285CH_CAC_GL_41_1993_Amd_2010_.doc

Microsoft Word - MA285CH_CAC_GL_41_1993_Amd_2010_.doc CAC/GL 41 总 10 页 之 第 1 页 进 品 表 示 际 在 食 一 品 些 法 情 典 况 最 下 大, 残 附 留 有 限 一 项 在 多 制 数 性 条 情 件 况 下, 用 对 应 国 用 际 最 贸 大 易 残 中 留 流 限 通 的 特 定 未 完 加 整 工 的 农 未 产 加 品 工 的 农 部 产 位 产 此 品, 行 的 除 说 部 非 明 位 另, 如 有 例 下

More information

「2007客語配音人才培訓」課程驗收報告

「2007客語配音人才培訓」課程驗收報告 2012 年 客 家 電 視 台 客 家 編 劇 人 才 養 成 班 結 案 報 告 執 行 單 位 : 客 家 電 視 台 Page 1 of 36 一 前 言 客 家 電 視 台 致 力 傳 播 客 家 文 化, 開 台 以 來, 不 間 斷 的 製 作 戲 劇 節 目, 希 望 透 過 戲 劇 的 方 式 將 客 語 的 優 美 以 及 客 家 文 化 的 內 涵 表 現 出 來, 同 時 也

More information

Page 1 of 7 欢 迎 您 访 问 南 方 医 科 大 学 新 闻 网 收 藏 本 站 新 闻 搜 索 : 请 输 入 关 键 字 搜 索 南 医 首 页 新 闻 首 页 校 内 公 告 [ 内 网 ] 要 闻 时 讯 医 疗 校 园 深 度 图 集 人 物 校 景 媒 体 视 频 校 报 广 播 讲 座 观 点 首 页 > 要 闻 热 点 我 校 中 层 干 部 深 入 交 流 赴 新 加

More information

贵 阳 北 控 水 务 GUIYANG BEWG 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 Report 2013 贵 阳 北 控 水 务 有 限 责 任 公 司 社 会 责 任 报 告 董 事 长 致 辞 坚 守 发 展 和 服 务 两 条 底 线 全 力 打 造 贵 阳 供 水 升 级 版 习 近 平 总 书 记 提 出 : 实 现 中 华 民 族 伟 大 复 兴, 就

More information

<D6D0BBAAC8CBC3F1B9B2BACDB9FAB9D8CBB0BCF5C8C3B1ED2E786C73> 中 国 关 税 减 让 表 税 号 商 品 描 述 基 准 税 率 类 别 01011010 改 良 种 用 的 马 0 A 01011020 改 良 种 用 的 驴 0 A 01019010 其 它 马 10 A 01019090 其 他 驴 骡 10 A 01021000 改 良 种 用 的 牛 0 A 01029000 其 他 牛 10 A 01031000 改 良 种 用 猪 0 A 01039110

More information

% 18.42% 10.83% 3.71% 0.9% 0.71% 0.45% 50.56% 91.3% 60% 78.3% 45% 95% 11.68% Page 2

% 18.42% 10.83% 3.71% 0.9% 0.71% 0.45% 50.56% 91.3% 60% 78.3% 45% 95% 11.68% Page 2 20061031 (002004)/7.24 0755-82943245 zhourui@ccs.com.cn 8.60-10.75 ( A)( ) 1809.66 13,200 A () 14,500 A () 4,369 () 3.36 3 (%) -1.90-4.70 & 6 (%) 19.50-13.10 1 (%) -6.30-60.40 52 () 5.88-8.73 & 2006 14500

More information

weekly research-Jintian Pharm-2211.hk-template_CN.pub

weekly research-Jintian Pharm-2211.hk-template_CN.pub 证 券 业 务 部 每 周 证 券 评 论 金 天 医 药 集 团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 股 份 代 号 :02211) 莎 莎 國 際 控 有 限 公 司 ( 股 份 代 號 : 00178) Jintian Pharmaceutical Group Limited SA SA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td $2.65 公 司 简 介 前 日 收 市 价 15 DEC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ê¤º¦a¤H¤h®Ö«O«ü¤Þ_Agency_2012 01 05.doc

Microsoft Word - ¤¤°ê¤º¦a¤H¤h®Ö«O«ü¤Þ_Agency_2012 01 05.doc 2.6.11.1 中 國 內 地 人 士 核 保 指 引 以 下 的 指 引 適 用 於 受 保 人 和 / 或 投 保 人 為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公 民 並 現 居 住 於 中 國 內 地 的 投 保 申 請 (I) 豁 免 體 檢 限 額 表 依 照 香 港 居 民 所 用 的 限 額 表 (II) 申 請 程 序 : 2.1 整 個 銷 售 / 宣 傳 過 程 均 需 在 香 港 進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