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 F736F F D20C0CFE6F7A1B6D8FED9CDB5C4B1B3D3B0A1B72E646F63>

Save this PDF as:
 WORD  PNG  TXT  JPG

Size: px
Start display at page:

Download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C0CFE6F7A1B6D8FED9CDB5C4B1B3D3B0A1B72E646F63>"

Transcription

1 佝 偻 的 背 影 ( 长 篇 纪 实 文 学 ) 老 骥 着 这 是 一 颗 灵 魂 与 一 段 历 史 的 坦 诚 对 话 这 是 一 个 民 族 被 暴 君 蹂 躏 的 史 实 旁 证 当 阳 谋 已 成 弥 天 笑 料 时, 弥 天 的 罪 行 还 能 掩 盖 多 久 呢? 作 者 题 记 在 历 史 的 法 庭 上, 我 们 将 是 原 告 林 昭 日 头 升 起, 日 头 落 下, 但 地 永 存 圣 经. 传 道 书 为 什 么 我 的 眼 里 常 含 着 泪 水? 因 为 我 对 这 土 地 爱 得 深 沉 艾 青 上 部 大 苦 大 难 一 阳 谋

2 1 风 乍 起 我 和 胡 风 先 生 并 无 任 何 特 殊 关 系, 但 却 突 然 成 了 胡 风 分 子 时 年 一 旬 有 九 不 过, 我 与 这 位 老 先 生 之 间 也 确 乎 也 有 过 那 么 一 点 文 学 青 年 与 老 作 家 之 间 的 师 生 关 系 他 在 出 事 之 前 曾 任 人 民 文 学 常 务 副 主 编, 我 的 习 作 昏 暗 的 街 灯 刑 场 等 短 篇 就 是 奔 他 而 去 的 在 几 度 书 信 往 还 中, 他 皆 称 我 为 小 朋 友, 自 称 大 朋 友, 平 易 近 人, 多 有 指 教 与 勉 励, 也 寄 来 过 一 些 参 考 资 料 我 很 感 激 他 的 此 番 好 意, 刻 意 把 来 信 和 资 料 都 保 存 得 好 好 的 同 样, 我 对 剧 本 期 刊 寄 来 的 信 和 资 料, 还 有 老 舍 先 生 和 曹 禺 先 生 的 信 函 也 都 同 样 保 存 得 好 好 的 看 得 出 来, 这 些 令 人 尊 敬 的 前 辈 是 将 我 视 为 一 棵 苗 子 栽 培 的, 令 我 无 比 欢 欣, 常 常 游 历 在 梦 境 中 但 谁 知 天 有 不 测 风 云, 仅 仅 只 能 玩 玩 笔 杆 子 的 胡 风 先 生 竟 霍 然 成 了 举 国 声 讨 的 胡 风 反 革 命 集 团 的 首 恶, 其 定 罪 依 据 仅 仅 是 人 民 日 报 连 续 三 次 披 露 的 胡 风 与 其 份 子 之 间 的 往 来 信 件, 其 要 害 则 是 他 们 嘲 笑 了 毛 的 在 延 安 文 艺 坐 谈 会 上 的 讲 活 信 中 有 些 尖 刻 的 私 房 话 对 龙 颜 的 震 怒 可 在 编 者 按 中 见 其 一 斑 我 被 吓 呆 了 品 品 文 风 和 霸 气 之 后 猜 想 是 御 批 我 猜 对 了 立 即 遵 命 交 出 了 包 括 老 舍 先 生 和 曹 禺 先 生 在 内 的 全 部 信 件 和 资 料 谁 知 这 两 位 老 先 生 日 后 又 会 是 什 么 集 团 和 份 子 呢? 我 终 于 感 到 轻 松 一 点 了, 觉 得 应 该 没 事 了, 一 是 这 些 信 件 都 见 得 天 日, 二 是 我 算 什 么 捞 什 子? 除 了 如 葵 花 般 地 向 着 毛 主 席 而 事 实 上 也 是 非 常 尊 敬 和 信 赖 他 之 外, 莫 非 还 沾 得 上 或 是 帝 国 主 义 国 民 党 的 特 务, 或 是 托 洛 茨 基 分 子, 或 是 反 动 军 官, 或 是 共 产 党 的 叛 徒 为 骨 干 所 组 成 的 胡 风 反 革 命 集 团 的 边 缘 么? 查 吧, 我 心 中 没 有 鬼 不 错, 公 安 部 门 也 的 确 没 有 传 询 我 但 是, 按 按 语 精 神 演 化 而 成 的 全 国 党 政 机 关 的 内 部 肃 反 运 动, 却 骤 然 使 我 成 了 本 单 位 乃 至 整 个 省 级 直 属 机 关 的 重 点 靶 的 之 一 于 是, 在 1955 年 秋 冬 之 交, 我 就 被 弄 到 成 都 桂 花 巷 一 处 半 洋 半 土 的 公 馆 里 隔 离 审 查 达 半 年 之 久 可 以 说, 正 是 这 处 四 川 军 阀 邓 锡 侯 留 下 来 的 大 宅 院 给 我 19 岁 的 人 生 起 点 埋 下 了 一 个 悲 剧 伏 笔, 也 应 了 历 书 上 对 我 出 生 月 日 刻 下 的 那 句 话 : 三 月 初 九, 阳 关 祭 日, 诸 事 不 宜 关 于 我 是 否 属 于 胡 风 分 子 或 其 它 暗 藏 在 革 命 阵 营 内 部 的 反 革 命 分 子 之 类, 审 查 不 久 即 与 前 者 脱 了 钩, 但 与 后 者 还 有 瓜 葛, 他 们 给 我 留 了 一 个 十 分 可

3 怕 的 尾 巴, 大 致 意 思 是 认 定 我 的 个 人 主 义 和 自 由 主 义 己 经 滑 到 了 反 革 命 边 缘, 属 胡 风 争 取 人 联 络 人 向 党 进 攻 的 炮 弹, 仅 未 发 射 而 已, 虽 说 还 不 够 格 圈 入 胡 风 集 团, 但 还 须 查 清 是 否 属 于 其 它 暗 藏 由 于 其 它 暗 藏 四 字 构 建 了 一 个 全 国 拉 网 式 的 大 范 畴, 加 之 无 法 可 依, 一 般 都 是 以 各 级 党 委 或 支 部 头 儿 的 印 象 为 准, 故 被 随 心 认 定 乃 是 十 分 容 易 的 事 无 法 无 天 的 和 尚 打 伞 也 正 是 伊 始 于 1955 年 鉴 于 在 我 的 档 案 中 已 有 港 台 关 系 和 海 盗 社 这 样 两 个 大 污 点, 尽 管 这 是 我 在 毕 业 前 的 忠 诚 老 实 运 动 中 主 动 交 代 过 的, 但 厅 党 组 仍 决 定 回 炉, 以 鉴 其 另 类 暗 藏 之 是 否 此 外, 我 还 有 一 个 祸 从 口 出 的 的 重 大 问 题 专 案 组 统 筹 归 之 为 三 : 1 同 台 湾 空 军 部 队 的 二 哥 有 无 联 系? 是 否 梦 想 国 民 党 反 攻 大 陆? 2 参 加 海 盗 社 干 过 哪 些 破 坏 活 动? 3 在 林 森 和 蒋 介 石 面 前 得 到 过 什 么 恩 宠? 上 述 三 个 问 题 乃 是 足 够 斤 两 的, 如 果 忽 略 我 在 1949 年 才 刚 过 13 岁 的 话, 那 确 乎 应 当 脸 朝 河 对 门 二 世 为 好 人 了 但 主 事 的 金 健 副 厅 长 对 此 却 另 有 解 释, 他 拉 长 马 脸 说 : 大 伙 可 别 小 看 他, 他 算 人 小 鬼 大, 太 聪 明, 不 简 单, 胡 风 分 子 有 谁 不 聪 明? 把 聪 明 用 到 反 党 上 才 是 最 危 险 的, 咱 们 要 提 高 警 惕, 切 莫 手 软, 不 要 学 东 廓 先 生 金 副 厅 长 用 他 那 尖 厉 的 山 西 腔 调 不 知 宣 判 过 多 少 人 的 政 治 死 刑, 尤 其 是 他 那 一 口 黄 板 牙 不 知 咬 粹 过 多 少 人 的 灵 魂 反 正 我 的 大 半 生 都 同 他 结 下 了 难 解 之 缘 这 属 后 话 在 上 述 三 条 中, 专 案 组 规 定 我 重 点 交 代 第 三 条 因 第 一 条 除 了 可 引 伸 出 反 动 台 属 之 外 已 无 多 少 油 水 了 ; 第 二 条 则 与 名 称 怪 异 有 关, 乍 听 其 名, 海 盗 社 三 字 是 怪 吓 人 的, 叫 人 容 易 想 起 海 上 的 悍 匪, 但 它 仅 仅 是 当 年 的 一 个 学 生 社 团 组 织 而 已, 除 了 可 引 伸 出 小 流 氓 之 外 也 无 多 少 油 水 所 以, 第 三 条 才 是 有 蛛 丝 马 迹 可 寻 且 可 深 挖 的 在 围 攻 中, 我 只 好 为 之 作 了 口 笔 兼 用 的 详 尽 交 代 关 于 这 份 肃 反 交 代 材 料, 在 我 后 来 的 坎 坷 生 旅 中, 就 渐 渐 变 成 了 一 份 蓝 色 的 与 血 色 的 记 忆, 一 份 与 民 主 共 和 有 关 的 儿 时 记 忆

4 小 时 候, 我 的 确 见 过 林 森 主 席 和 蒋 宋 家 族 中 的 不 少 男 男 女 女, 这 也 并 非 什 么 稀 罕 事 重 庆 当 年 是 陪 都, 而 小 泉 彭 家 花 园 乃 是 蒋 介 石 的 驻 跸 之 一, 系 租 用 我 姑 父 在 渝 的 公 馆 宋 子 文 和 孔 祥 熙 的 小 洋 楼 则 是 建 于 南 泉 虎 啸 口 左 岸 山 腰 上 的, 邻 近 林 森 老 人 的 老 洋 楼, 皆 次 第 座 落 于 密 林 之 中, 隐 隐 露 出 一 些 轮 廊 来, 在 飞 瀑 之 上 显 得 悬 乎 乎 的 他 们 的 轿 车 只 能 驶 抵 南 泉 车 站, 然 后 改 乘 滑 杆, 或 步 行, 或 骑 马 假 小 子 孔 二 小 姐 就 是 在 马 背 上 留 下 了 许 多 传 奇 故 事 的 在 这 段 神 秘 的 山 路 上, 只 有 一 位 孤 独 的 步 行 者 才 是 寻 常 百 姓 时 常 可 见 的 他 乃 先 于 蒋 委 员 长 等 人 来 此 隐 居 在 我 孩 提 时 代 的 印 象 中, 每 当 这 位 童 颜 鹤 发 的 老 人 健 步 出 现 在 虎 啸 口 林 中 山 路 时, 总 会 叫 人 觉 得 恰 似 一 位 仙 人 乘 风 而 至 了, 当 他 的 冰 雪 长 髯 被 山 风 高 高 捧 起 时, 却 又 叫 你 觉 得 他 将 在 松 涛 声 中 悄 然 而 去 了, 或 乘 风, 或 骑 鹤 这 就 是 我 记 得 最 清 楚 的 中 华 民 国 政 府 的 当 职 主 席 林 森 老 人, 一 位 森 森 林 木 中 的 半 隐 者 古 今 中 外, 像 他 这 样 徒 有 其 名 而 不 问 政 事 的 国 家 元 首 或 属 仅 见 身 前 身 后 皆 无 骂 名 或 美 名 历 史 似 已 将 他 遗 忘 也 许, 他 留 下 的 唯 一 痕 迹 就 是 一 座 完 好 的 坟 墓 此 墓 之 所 以 仍 在 重 庆 山 洞 陵 园 中 保 持 完 好, 也 多 少 可 证 明 他 底 尘 缘 还 不 错, 就 连 毛 泽 东 的 红 卫 兵 对 他 也 是 高 抬 贵 手 林 森 老 人 刚 来 南 泉 不 久 即 与 我 父 亲 等 士 绅 成 了 挚 友, 他 们 谈 的 都 是 古 文 诗 词 或 者 前 朝 轶 事 之 类 的 捞 什 子 其 时, 我 父 亲 恰 任 南 泉 管 理 局 局 长, 主 持 他 擅 长 而 又 格 外 倾 心 的 城 市 规 划 建 设, 且 兼 有 好 好 照 顾 林 主 席 的 任 务, 故 过 从 甚 密 老 人 有 时 喜 欢 乘 小 船 赏 阅 花 溪 胜 景, 船 到 小 泉 总 会 上 岸 到 我 家 玩 玩, 主 要 是 吟 诗 和 品 诗 我 对 这 位 活 菩 萨 总 是 格 外 亲 热 他 每 次 都 会 首 先 把 我 这 个 胖 娃 娃 抱 到 膝 上 逗 着 乐, 而 我 则 会 一 把 抓 住 他 的 白 胡 子 这 只 有 在 父 亲 的 顿 足 呵 斥 之 下, 我 才 会 免 强 松 手 的, 但 老 人 却 是 笑 得 全 身 发 抖, 乐 不 可 支 老 人 仙 逝 之 前 一 直 都 是 在 虎 啸 口 南 泉 小 泉 之 间 飘 然 而 来, 又 悄 然 而 去 的 如 今, 我 已 记 不 清 楚 我 究 竟 扯 过 多 少 次 林 森 爷 爷 的 白 胡 子 了, 但 是, 在 不 扯 他 的 白 胡 子 之 后, 尤 其 当 老 人 倚 在 法 国 梧 桐 树 下, 看 着 我 在 泳 池 中 变 成 了 一 只 小 青 蛙 的 时 候, 他 脸 上 的 微 笑 ( 尤 其 是 捋 着 胡 子 品 茗 的 微 笑 ), 才 是 我 记 得 最 清 楚 的, 那 是 令 人 难 以 忘 怀 的 慈 祥 与 生 动 现 在 回 想 起 与 林 森 老 人 的 这 份 缘 份 时, 也 真 是 一 大 幸 运 呢 试 问, 古 今 中 外 又 有 几 多 幸 运 儿 可 扯 到 一 国 之 君 的 白 胡 子,

5 时 间 大 致 移 到 了 1942 年 前 后, 我 们 这 个 大 家 族 皆 从 小 泉 陆 续 迁 往 周 家 沟 祖 宅 了 我 家 小 泉 宾 馆 和 浴 室 己 被 政 治 大 学 租 用 其 时, 我 已 发 蒙, 就 读 于 乡 间 一 处 破 败 的 林 中 古 刹 但 每 逢 节 假 日 尤 其 是 暑 假, 父 亲 都 会 携 我 前 往 小 泉 去 收 房 租 的, 间 或 也 会 住 一 宿, 吃 一 顿 南 泉 农 味 村 的 家 常 豆 花 和 怪 味 鸡 丝 这 样, 远 远 见 到 蒋 介 石 与 宋 美 龄, 以 及 大 胖 子 孔 祥 熙 与 宋 霭 龄, 还 有 在 泳 池 中 才 还 原 为 女 儿 身 的 孔 二 小 姐 等 人, 就 完 全 不 在 话 下 了 但 我 并 不 特 别 好 奇, 因 为, 我 己 经 拥 有 扯 过 白 胡 子 爷 爷 的 经 历 和 殊 荣 在 间 或 叫 我 感 到 害 怕 和 不 安 的 到 是 父 亲 同 庶 务 处 发 生 的 争 吵 最 厉 害 的 一 次 当 推 1943 年 的 一 个 炎 炎 夏 日 由 于 先 前 的 几 度 扑 空, 而 此 次 又 将 白 跑 一 趟 时, 我 父 亲 的 火 气 就 顿 时 变 得 比 烈 日 还 大 了, 在 小 泉 槐 荫 下 的 一 处 平 房 里, 他 向 一 个 瘦 子 拍 桌 大 骂, 并 举 起 了 手 杖 若 不 是 有 人 上 前 劝 阻, 而 瘦 子 又 溜 得 很 快 的 话, 他 绝 然 是 会 打 下 去 的, 因 为 他 的 确 拥 有 打 人 的 本 钱, 老 子 是 空 军 老 太 爷, 我 父 亲 脾 气 极 坏, 在 火 头 上 甚 难 平 息, 他 当 即 又 向 众 人 怒 喝 道 : 我 要 去 见 蒋 蒋 校 长, 状 状 告 你 们 这 邦 子 贪 贪 官 污 吏 父 亲 果 然 言 行 一 致 他 携 我 先 去 了 毗 邻 我 家 蘅 卢 的 一 幢 白 楼 此 楼 是 淑 声 姑 母 分 得 的 祖 业, 其 时 已 改 作 了 蒋 的 侍 从 室 我 父 亲 向 侍 卫 官 们 讲 了 事 由 并 亮 毕 空 军 老 太 爷 等 身 份 之 后, 就 匆 匆 领 我 走 进 了 门 禁 森 严 的, 但 却 是 花 香 四 溢 的 彭 家 花 园 由 于 我 曾 是 姑 父 家 的 常 客 兼 不 速 之 客, 对 周 围 的 一 切 景 物 既 无 好 奇 心 也 无 恐 惧 感 心 中 暗 自 关 注 的 只 有 苹 果 树 上 的 累 累 果 实 和 葡 萄 架 上 的 一 串 串 玛 脑 红, 因 为 那 曾 经 是 咱 们 一 邦 子 小 毛 猴 偷 摘 惯 了 的 在 偷 摘 时, 我 也 格 外 喜 欢 听 到 少 梅 姑 姑 略 带 愠 怒 的 呵 斥 声, 这 声 音, 常 常 都 是 她 倚 在 迥 廊 尽 头 天 香 苑 的 兰 草 花 中 发 出 来 的, 甜 润 而 悠 扬 少 梅 姑 姑 毕 业 于 北 平 艺 专, 但 从 未 从 艺 她 是 花 溪 河 畔 上 一 辈 绝 代 佳 人 中 的 姣 姣 者 眼 前 虽 然 不 见 姑 姑 的 玉 影, 但 景 物 依 旧, 仍 然 令 我 感 到 十 分 温 馨 当 父 亲 携 我 在 大 厅 里 稍 候 片 刻 后, 已 无 炎 热 感 觉 了, 因 室 内 每 个 空 间 的 采 光 条 件 及 通 风 条 件 都 很 讲 究, 既 可 在 浓 荫 中 环 视 花 溪 河, 也 可 享 用 来 自 背 面 高 岩 老 祖 及 神 仙 洞 送 来 的 翠 谷 清 风, 尤 其 当 风 中 飘 逸 着 古 槐 的 芳 香 和 声 声 蝉 鸣 的 时 候, 就 更 是 令 人 惬 意 了 喏, 什 么 事 呀, 看 这 么 急 的? 当 我 还 未 弄 清 声 音 来 源 的 时 候, 只 见 我 父 亲 唰 地 站 得 笔 挺, 顿 时 变 成 了 一 个 老 军 人 这 同 他 在 林 森 主 席 面 前 的 无 拘 和 随 意 形 成 了 极 大 的 反 差

6 报 报 告 总 裁, 唔, 请 坐 请 坐, 有 话 慢 慢 讲 老 先 生 喜 欢 用 茶, 还 是 咖 啡 呀? 我 父 亲 仍 旧 站 得 笔 挺, 颈 脖 胀 得 通 红, 似 未 听 见 主 人 礼 节 性 的 询 问 咖 啡, 我 要 咖 啡, 我 代 我 父 亲 回 话 了 呵 哟, 小 家 伙 倒 不 诧 生 哩, 嗯 咦, 认 识 我 吗? 他 轻 轻 拍 拍 我 的 后 脑 勺 认 得 但 不 像 不 像 现 在 这 么 没 精 神, 是 么? 我 诚 实 地 点 着 头 当 我 还 在 仰 视 着 眼 前 这 位 身 着 蝉 色 对 襟 便 装 的 活 生 生 的 光 头 老 人, 又 难 以 将 他 与 墙 壁 上 的 戎 装 照 融 成 一 人 的 时 候, 突 然 从 邻 室 传 来 了 一 串 十 分 清 脆 悦 耳 的 笑 声 ( 我 竟 以 为 是 少 梅 姑 姑 从 成 都 回 来 了 呢 ), 紧 接 着, 只 见 一 位 身 着 肉 色 旗 袍 和 肉 色 绣 花 鞋 的 中 年 女 士 随 着 笑 声 缓 缓 而 出, 她 白 白 净 净 的 鹅 蛋 脸 上 还 残 留 着 少 许 的 慵 倦 和 睡 意, 用 雪 白 的 小 手 绢 轻 轻 地 拭 着 眼 角, 同 时 轻 轻 地 向 我 走 过 来, 又 轻 轻 地 牵 着 我 的 手, 最 后 领 我 轻 轻 地 坐 到 了 大 厅 的 另 一 角 她 眼 里 始 终 闪 烁 着 慈 母 般 的 爱 意, 笑 得 十 分 优 雅, 不 停 地 对 我 上 下 打 量 着, 最 后 脱 口 夸 奖 道 : 哦,Darling, 你 瞧 瞧, 好 好 瞧 瞧, 这 小 乖 乖 还 真 是 长 得 满 清 秀 哩, 俊 呢, 鼻 梁 高 高 的, 一 对 大 眼 睛, 睫 毛 也 长 长 的, 喏,take one, 她 顺 手 接 过 侍 卫 官 送 来 的 一 盘 巧 克 力 我 立 即 拣 了 一 颗, 毫 无 拘 束 地 咀 嚼 着, 接 着 抓 了 一 大 把, 远 远 超 过 take one 这 顿 时 引 得 夫 人 掩 面 大 笑 了 显 然, 我 当 年 对 于 这 位 第 一 夫 人 的 恩 宠 乃 是 毫 无 领 悟 的, 只 将 她 视 若 另 一 位 漂 亮 的 少 梅 姑 姑 而 己 但 是, 我 父 亲 却 是 惊 喜 交 加 兴 奋 不 已 了, 他 端 起 咖 啡 傻 笑 着, 偶 尔 挤 挤 眉 头, 像 喝 中 药 似 的 苦 着 脸 看 得 出 来, 他 是 十 二 万 分 地 乐 意 跟 着 儿 子 领 受 这 份 洋 罪 的, 尽 管 他 绝 对 无 幸 同 我 一 样 地 享 用 take one 但 是, 当 我 无 邪 的 童 贞 竟 意 外 地 发 挥 着 难 以 估 量 的 亲 和 作 用 的 时 候, 我 父 亲 的 颈 项 不 仅 渐 渐 变 细 了, 甚 至 敢 于 插 话 了 : 嘿, 蒋 夫 人, 我 这 犬 子 的 水 性 还 好 咧, 人 称 小 青 蛙 了 唔, 是 吗? 夫 人 不 无 惊 喜 地 亲 亲 我 的 脸, 还 会 游 些 什 么 姿 式 呀? 啥 都 会, 跳 水 也 行, 我 十 分 狂 妄 地 回 答 道

7 好 哇, 那 好, 小 乖 乖, 你 就 当 我 的 小 教 练 吧, 行 吗? 她 拍 着 我 的 后 脑 勺, 讲 得 挺 认 真 的 此 时, 沉 吟 了 一 阵 的 光 头 老 人 终 于 讲 话 了 : 嗯 噫, 我 夫 人 就 是 喜 欢 小 顽 童 哩, 特 别 是 乖 娃 娃, 他 停 了 停, 然 后 转 向 我 父 亲, 讲 道 : 你 讲 讲 吧, 老 先 生 此 时, 我 父 亲 几 乎 近 于 流 畅 而 有 层 次 地 讲 完 了 他 的 此 次 闯 宫 事 由, 以 及 他 要 状 告 的 人 和 事 这 顿 时 令 我 睁 大 了 眼 睛, 简 直 对 父 说 的 口 才 惊 讶 不 已 了 光 头 老 人 略 思 片 刻 后, 才 缓 缓 回 答 道 : 首 先, 我 以 房 客 的 身 份 向 房 东 表 示 歉 意 该 怪 学 校 没 摆 正 位 置 老 先 生 你 就 别 介 意 呐, 今 后 不 会 再 发 生 这 种 事 啦 抗 属 嘛, 嗯 伊, 何 况 我 们 都 是 追 随 孙 先 生 的 老 同 志 咧, 嗯 伊, 你 说 呢? 我 父 亲 迅 即 起 身 道 谢 并 告 辞 道 : 校 长 费 心 啦, 在 下 感 激 之 至 总 裁 日 理 万 机, 又 逢 国 难 当 头, 若 非 迫 不 得 已, 在 下 决 不 会 如 此 冒 昧 打 扰 您 的, 恕 罪 恕 罪 呵 呵, 哪 里 哪 里, 请 慢 走 他 们 握 着 手, 蒋 的 身 板 挺 直 着, 而 我 父 亲 则 微 微 躬 着 身 子 宋 美 龄 女 土 则 亲 着 我 的 小 脸 蛋 儿, 轻 轻 讲 道 : 哦, 拜 拜, 小 乖 乖, 我 就 等 你 来 教 蛙 泳 呐, 你 个 小 东 西, 她 最 后 用 食 指 戮 了 戮 我 的 后 脑 勺 子 此 后, 由 于 我 父 亲 到 小 泉 收 房 费 时 再 未 白 跑 了, 这 就 使 我 再 也 没 有 机 会 到 彭 家 花 园 去 见 到 光 头 老 人 和 美 龄 姑 姑 了 但 是, 在 报 纸 上 却 是 可 以 时 常 见 到 他 们 的, 绐 我 印 象 最 深 的 是 重 庆 大 空 难 后, 宋 氏 三 姊 妹 站 在 观 音 崖 防 空 洞 的 累 累 尸 体 中 掩 面 缀 泣 的 那 几 张 照 片 在 我 人 生 记 忆 中 的 儿 时 档 案 里, 当 年 中 国 第 一 夫 人 的 形 象 仍 是 鲜 活 的 肉 色 旗 袍 和 肉 色 绣 花 鞋, 步 屐 轻 盈, 声 音 好 听 她 的 娴 淑 睿 智 与 美 丽 令 人 难 忘 无 论 从 何 种 角 度 品 评, 宋 美 龄 女 士 都 可 堪 称 中 国 历 史 上 较 为 完 美 的 第 一 夫 人 对 于 蒋 介 石 先 生, 我 也 并 无 多 少 恶 感, 因 为 童 年 记 忆 乃 真 切 难 忘, 况 且 又 是 定 格 在 花 溪 河 畔 的 槐 荫 中, 这 与 共 产 党 宣 传 的 歌 乐 山 下 的 铁 丝 网 是 很 难 迭 映 在 一 起 的, 即 使 后 来 的 政 治 招 贴 画 上 把 他 画 成 了 口 衔 屠 刀 的 人 民 公 敌 时, 也 未 曾 过 多 挤 占 我 对 这 位 光 头 老 人 的 童 年 记 忆 至 今, 在 我 心 之 沁 深, 仍 然 飘 逸 着 那 个 夏 日 的 芳 香 和 蝉 虫 的 歌 唱 我 意 念 中 的 童 年 时 光 是 蓝 色 的, 有 蓝 色 的 天 空 和 大 海 而 少 年 时 光 却 完 全 变 了 颜 色 当 跟 随 避 难 的 人 群 从 彭 家 花 园 侧 面 的 喀 斯 特 溶 洞 中 走 出 来 后, 花 溪 河 畔 剩 下 的 硝 烟

8 和 战 后 的 寂 静 在 我 心 中 立 即 划 了 一 条 线, 划 了 一 条 政 权 更 替 的 线 稍 后, 改 朝 换 代 的 血 腥 杀 戮 与 恐 怖 景 象 则 给 我 留 下 了 终 身 难 忘 的 记 忆, 既 常 常 梦 见 电 影 里 歌 乐 山 下 被 蒋 政 权 烧 焦 的 尸 体, 也 常 常 梦 到 更 多 的 倒 在 毛 政 权 镇 反 枪 声 中 的 无 头 尸 ( 民 间 叫 做 敲 砂 罐 ), 遂 令 我 的 青 少 年 时 光 常 常 沉 沦 在 鲜 血 与 脑 浆 搅 拌 着 的 噩 梦 之 中 觉 得 胜 负 双 方 打 起 的 民 主 共 和 都 像 一 个 人 血 馒 头 长 大 后, 陷 身 囹 圄 时, 我 曾 多 次 质 问 生 命, 为 什 么 不 叫 我 早 早 淹 死 在 蓝 色 里, 以 便 保 住 那 份 蓝 色 的 记 忆 因 为, 我 从 骨 子 里 厌 恶 杀 戮, 诅 咒 血 腥 写 出 的 1949 年 在 失 去 蓝 色 记 忆 的 坎 坷 生 旅 中, 桂 花 巷 是 我 苦 难 历 程 中 的 第 一 站 经 过 半 年 多 的 肃 反 折 腾 后, 我 属 第 一 个 获 释 者 出 门 前 夜, 主 事 者 正 告 于 我 : 出 去 不 准 乱 说 哇, 这 是 中 央 的 统 一 命 令, 否 则 自 食 其 果, 也 有 好 心 人 悄 悄 劝 告 我, 今 后 不 要 锋 芒 太 露 了, 你 的 主 要 问 题 是 脑 子 太 聪 明 这 令 我 百 思 不 得 其 解, 一 个 国 家 一 个 民 族 一 个 时 代 为 什 么 竟 然 害 怕 年 轻 人 的 聪 明 呢? 为 什 么 由 金 健 等 黄 板 牙 咀 嚼 着 的 聪 明 二 字 竟 然 成 了 一 代 年 轻 人 的 祸 患 之 源 呢? 尽 管 他 己 为 之 作 了 初 步 诠 释 : 把 聪 明 用 到 反 党 上 才 是 最 危 险 的, 但 这 个 定 论 的 前 提 与 逻 辑 却 是 令 我 迷 惑 不 解 的, 莫 非 惟 有 愚 人 及 小 人 才 是 最 有 用 的 么? 关 于 这 个 疑 团, 没 过 一 两 年 就 完 全 解 开 了, 尤 其 是 在 枪 打 出 头 鸟 的 血 腥 机 制 日 臻 完 善 的 时 候, 阳 谋 就 将 这 个 奥 秘 完 全 昭 示 于 天 下 了 : 皇 权 之 下 不 容 思 想 者 感 谢 上 帝, 我 终 于 快 要 走 出 这 种 一 时 遍 布 全 国 的 临 时 监 狱 了 对 墙 外 自 由 的 渴 望 顿 时 令 我 兴 奋 不 己 夜 中, 此 起 彼 伏 的 咤 斥 声 并 未 影 响 我 的 好 梦, 春 夏 之 交 的 好 时 光 实 在 诱 人 极 了, 天 未 放 明 我 就 下 了 床, 尽 管 还 有 一 些 被 困 在 车 轮 战 术 麻 雀 战 术 人 海 战 术 疲 劳 战 术 中 的 可 怜 虫 尚 未 入 睡 我 惟 恐 这 些 战 术 使 我 再 度 失 去 自 由, 待 到 天 刚 刷 白 时, 我 就 向 门 卫 出 示 了 获 释 证 明, 赶 紧 跳 出 高 高 的 门 坎 待 斑 驳 的 黑 漆 大 门 叽 呀 关 闭 后, 我 才 奋 然 回 眸, 久 久 地 凝 视 着 门 前 的 一 对 石 狮, 想 起 了 巴 金 在 成 都 的 家 和 家 是 年 仲 夏, 当 我 获 知 本 厅 乃 至 整 个 省 级 机 关 竟 没 查 出 一 个 正 品 暗 藏 的 时 候, 我 的 常 识 性 的 思 考 就 立 刻 化 作 了 一 腔 愤 怒, 除 了 口 头 痛 斥 并 嘲 笑 这 场 所 谓 的 阶 级 斗 争 是 在 开 玩 笑 和 蹂 躏 生 灵 之 外, 就 彻 底 抛 开 个 人 安 危, 毅 然 向 共 青 团 中 央 寄 出 了 我 控 诉

9 2 若 梦 若 幻 的 历 史 瞬 间 老 成 都 与 1956 年 在 我 的 印 象 中,1956 年 是 中 国 大 地 备 遭 左 害 时 段 中 的 最 好 年 头 之 一, 百 姓 们 的 日 子 还 是 挺 好 过 的 川 西 坝 子 上 的 农 家 林 盘 大 多 在 小 桥 流 水 旁 详 溢 着 农 家 乐, 油 菜 花 儿 和 麦 苗 儿 宛 若 织 锦 般 的 复 盖 着 千 里 沃 野, 整 个 四 川 盆 地 都 弥 漫 着 醉 人 的 香 味 儿 那 一 年 的 中 共 八 大 正 式 宣 布 急 风 暴 雨 似 的 阶 级 斗 争 已 基 本 结 束, 决 定 以 经 济 建 设 为 中 心 这 之 前, 尽 管 毛 泽 东 对 农 业 合 作 化 的 进 度 深 为 不 满, 被 他 讥 为 小 脚 女 人, 但 是,1956 年 还 算 是 脚 踏 实 地, 不 慌 不 乱 在 1956 年 整 治 都 江 堰 平 原 渠 系 的 测 绘 工 作 中, 我 们 每 天 中 午 都 是 在 农 家 作 客, 家 常 豆 花 和 老 腊 肉 总 是 少 不 了 的, 蔬 菜 么, 都 是 在 房 前 屋 后 菜 鲜 摘 的, 不 待 入 口, 就 会 叫 你 感 知 它 们 各 自 的 味 儿 了, 有 的 甜, 有 的 涩, 有 的 苦, 有 的 辣, 但 它 们 却 共 同 拥 有 一 个 绝 顶 的 鲜, 即 使 只 用 清 水 煮 熟, 蘸 一 点 盐 巴, 你 也 觉 得 鲜 香 有 加, 胃 口 大 开 的, 要 是 再 蘸 蘸 郫 县 豆 瓣, 那 就 别 说 有 多 爽 了, 仿 佛 可 叫 你 的 每 个 活 体 细 胞 都 会 充 溢 着 川 西 大 坝 子 上 特 有 的 鲜 香 味 儿 和 麻 辣 味 儿, 令 大 脑 皮 质 陪 感 清 新, 仿 佛 觉 得 有 一 层 露 水 珠 儿 在 摇 曳 似 的 这 种 感 觉 令 我 久 久 难 以 忘 怀 和 割 舍 2006 年 赴 美 未 及 半 年 我 就 想 死 蝴 蝶 青 菜 了, 尤 其 是 它 那 嫩 黄 泛 白 的 菜 芯 儿 那 一 年, 我 们 在 各 地 农 家 的 顺 路 午 餐 几 乎 是 白 吃 白 喝, 因 为 每 次 结 胀 的 时 候, 都 会 碰 到 一 个 完 全 相 同 的 大 难 题, 主 人 总 是 推 三 推 四 的, 充 其 量 只 会 那 么 意 思 意 思 地 收 一 点, 而 且 都 会 吐 露 出 完 全 相 同 的 话 语 : 你 们 都 是 贵 客 哦, 要 不 是 托 了 毛 主 席 的 福, 那 是 请 都 请 不 来 的 哟, 还 说 收 饭 钱 咧, 看 莫 笑 死 人 罗 蜀 地 农 民 的 这 份 情 意 令 我 们 十 分 过 意 不 去, 兴 许, 这 正 是 古 蜀 先 人 在 三 四 千 年 前 从 通 天 树 上 摘 下 幸 福 与 情 意 的 果 子 后, 就 在 大 坝 子 上 生 拫 了 当 年, 名 叫 鸡 公 交 车 的 独 轮 车 是 成 都 平 原 上 的 主 要 运 输 工 具, 用 自 行 车 驮 运 实 物 的 农 民 并 不 多 但 是, 在 鸡 公 交 车 特 有 的 伊 呀 声 中, 川 西 平 原 的 农 耕 文 化 却 在 独 轮 子 上 悠 扬 而 有 序 地 行 进 着 的, 一 个 个 头 缠 白 布 条 子 的 庄 稼 汉 子 不 仅 自 得 其 乐, 而 且 对 明 天 也 是 满 怀 希 望 的, 他 们 不 仅 将 救 星 毛 主 席 视 为 神 灵 供 奉 在 心 中, 而 且 也 是 供 奉 在 堂 屋 神 位 之 上 的, 尽 管 他 们 谁 也 未 曾 料 到, 仅 在 两 三 年 后, 他 们 中 的 不 少 人 就 将 活 活 饿 死 在 这 片 肥 得 流 油 的 黑 土 地 上 了 那 一 幅 幅 哀

10 鸿 遍 野 的 景 象, 与 明 末 张 献 忠 窜 来 成 都 屠 城 乃 有 异 曲 同 工 之 妙, 死 难 者 的 数 目 也 很 接 近 史 载 当 年 成 都 有 市 民 38 万 人, 屠 城 后, 幸 得 逃 生 的 只 有 6 万 人 而 这 6 万 人 繁 衍 的 后 裔, 一 个 个 头 缠 白 布 条 子 的 活 鲜 鲜 的 庄 稼 汉 子 们, 却 将 被 他 们 供 奉 的 救 星 拖 向 一 个 更 大 的 历 史 怪 圈 了, 连 类 似 白 布 条 子 的 祭 祀 和 记 忆 也 失 传 了 在 川 西 大 坝 子 尚 未 发 生 空 前 绝 后 的 大 饥 饿 与 大 死 亡 之 前, 得 天 独 厚 的 老 成 都 一 直 都 是 焕 发 着 千 年 不 败 的 繁 华 与 悠 闲 的, 张 献 忠 的 横 刀 腰 斩 未 曾 令 她 毙 命, 因 为 有 长 生 不 老 的 都 江 古 堰 和 岷 江 冲 积 的 千 里 沃 野 赋 她 以 不 灭 的 生 机, 令 她 涵 有 不 可 征 服 的 回 天 之 力 在 诸 种 优 越 条 件 的 庇 护 下, 老 成 都 在 摇 篮 般 的 盆 地 里 一 直 过 得 十 分 闲 适, 在 吃 喝 玩 乐 方 面 尤 有 不 凡 建 树, 这 有 历 代 文 人 墨 客 留 下 的 诗 词 作 证 到 了 1956 年, 此 城 也 并 不 在 乎 她 自 身 的 老 旧 与 落 后, 除 皇 城 坝 附 近 才 有 了 几 幢 新 楼 耸 立 之 外, 余 皆 多 为 黑 瓦 灰 墙 的 四 合 院, 而 院 院 相 接 即 形 成 了 条 条 街 坊, 以 致 弄 得 处 处 似 曾 相 识, 宛 如 摆 出 了 一 个 个 迷 魂 阵, 致 使 初 来 乍 到 者 常 常 迷 路 此 城 城 市 景 观 饶 有 兴 味, 只 需 稍 稍 登 高 一 望, 目 下 城 廓 皆 是 一 抹 灰 黑 色, 没 有 栉 比 鳞 次 的 韵 律 感, 几 乎 所 有 屋 顶 的 瓦 楞 上 都 长 有 青 笞 和 青 草, 在 阴 沉 沉 的 天 穹 之 下 品 味 着 各 家 的 油 烟, 仿 佛 又 在 诉 说 着 各 家 的 长 短 于 是, 在 悠 悠 岁 月 中, 不 知 始 于 何 时, 古 蜀 先 人 的 祭 祀 声 和 埙 声 就 渐 渐 演 化 成 了 十 分 喳 闹 的 川 戏 锣 鼓 和 麻 将 声, 在 亢 奋 淫 乐 和 悠 闲 之 中, 在 富 裕 人 家 的 公 馆 里, 就 渐 渐 蜉 育 出 了 一 道 独 特 景 观 : 足 令 川 人 为 之 骄 傲 的 食 文 化 曾 被 屠 掠 的 锦 官 城 仍 然 成 了 中 国 四 大 正 宗 菜 系 之 首 的 川 菜 发 祥 地, 其 无 与 伦 比 的 精 美 兼 雅 俗 共 享 的 特 质 乃 可 堪 称 中 菜 之 奇 葩 乃 尔, 也 是 天 府 之 国 永 远 开 不 败 的 一 朵 花 当 年 穿 城 而 过 的 府 河 及 南 河 的 水 质 乃 是 断 无 污 染 之 虞 的, 她 仍 然 保 持 着 岷 江 从 雪 山 带 来 的 清 纯, 夹 岸 的 芙 蓉 和 垂 杨 仍 在 编 织 着 历 代 歌 者 都 爱 用 锦 字 编 织 的 梦, 叫 你 仍 可 隐 约 听 见 浣 花 溪 畔 那 位 潦 倒 老 者 对 秋 风 的 喟 叹 和 对 春 雨 的 赞 美 而 曾 经 展 开 过 的 历 史 画 卷 和 许 多 美 丽 的 传 说 也 都 还 有 遗 迹 可 觅 可 瞻, 诸 如 杜 甫 草 堂 武 侯 祠 薛 涛 井 等 等, 尤 其 是 三 国 蜀 汉 政 权 留 存 下 来 的 文 物 和 传 说, 都 是 令 人 景 仰 和 神 秘 的 但 是, 当 年 的 成 都 却 是 少 有 作 为 的 在 商 业 中 心 春 熙 路 的 货 架 上 几 乎 还 没 有 当 地 生 产 的 轻 工 产 品, 在 市 区 的 沿 街 店 铺 和 流 动 小 贩 中, 都 是 充 斥 着 各 色 小 吃,

11 足 可 叫 人 看 得 眼 花 缭 乱, 我 最 喜 欢 珍 珠 丸 子 散 子 油 茶 和 三 合 泥 而 满 街 飘 逸 的 麻 辣 味 和 腌 卤 味 儿 则 会 叫 人 闻 饱 肚 子 的, 且 莫 说 举 世 闻 名 的 正 宗 川 菜, 但 我 一 直 喜 欢 的 仍 是 回 锅 肉 鱼 香 肉 丝 和 咸 烧 白 等 家 常 菜 肴 对 于 遍 布 全 城 大 大 小 小 茶 馆 中 的 竹 琴 声 堂 木 声 碟 儿 声 锣 鼓 声 吆 喝 声 嘻 笑 声 喝 彩 声, 以 及 少 不 了 的 污 言 秽 语 和 打 情 骂 俏 声, 尽 管 令 人 头 晕 乃 至 反 感, 但 它 却 是 这 座 古 城 年 年 月 月 日 日 夜 夜 不 可 或 缺 的 交 响 乐 得 天 独 厚 的 自 然 条 件 委 实 把 大 坝 子 上 的 芸 芸 众 生 惯 怀 了, 使 老 成 都 在 丰 衣 足 食 中 缺 乏 精 神, 脸 上 的 笑 靥 并 不 讨 人 喜 欢 但 是, 当 川 西 坝 子 走 过 1956 年 后, 老 成 都 也 就 很 快 失 去 她 底 笑 靥 和 她 底 历 史 韵 味 了 几 乎 仅 在 霎 眼 之 间 就 由 票 证 经 济 和 水 肿 将 她 推 到 了 奄 奄 一 息 的 天 堂 路 上, 再 次 接 受 被 横 刀 腰 斩 的 宿 命 我 控 诉 有 了 回 音 随 着 成 渝 铁 路 开 出 的 首 列 火 车, 第 一 个 五 年 计 划 的 锣 鼓 声 还 是 在 老 成 都 敲 响 过 的 由 新 中 国 自 已 培 养 的 一 批 批 毕 业 生 也 陆 续 向 她 奔 来 了 我 们 曾 高 唱 着 一 支 十 分 动 人 而 激 越 的 歌 : 我 们 的 青 春 / 我 们 的 生 命 / 献 给 你 / 亲 爱 的 祖 国, 尽 管 我 们 这 批 热 血 青 年 才 刚 刚 跨 进 水 利 厅 的 门 槛, 但 主 事 的 金 健 副 厅 长 就 在 欢 迎 会 上 送 给 了 我 们 这 样 一 句 话 : 你 们 必 须 向 无 产 阶 级 投 降 其 主 要 依 剧 是 : 你 们 中 的 大 多 数 人 都 出 身 在 剥 削 家 庭 这 不 仅 是 一 瓢 凉 水, 而 且 也 打 了 一 个 死 结 只 不 过 好 在 我 们 的 青 春 激 情 都 还 很 旺, 一 时 不 易 被 浇 灭 因 为 我 们 都 还 刚 刚 站 在 人 生 起 点 上 的 啊, 心 中 还 有 梦 呢 而 我 的 梦 自 然 也 是 从 这 座 古 城 开 始 的 关 于 老 成 都, 关 于 如 何 尽 快 使 老 成 都 变 为 一 座 生 产 城 市, 以 期 成 为 名 符 其 实 的 四 川 省 的 政 治 经 济 文 化 中 心, 乃 是 我 辈 当 年 面 临 的 紧 迫 任 务 之 一 为 此, 乃 必 须 首 先 提 出 工 业 布 局 的 总 体 规 划, 特 别 是 岷 江 上 游 的 水 电 梯 级 规 划 方 案 在 老 专 家 的 带 领 下, 我 有 幸 参 加 了 这 个 大 项 目 中 的 部 份 工 作 由 于 我 的 激 情 过 剩, 有 时 简 直 成 了 工 作 狂, 加 之 脑 子 好 用, 常 常 锋 芒 毕 露, 而 从 不 察 看 别 人 的 颜 色 或 分 分 场 合 什 么 的, 这 既 很 讨 人 喜 欢 又 很 招 人 厌 烦, 但 我 却 始 终 难 以 自 控, 全 然 忘 了 金 健 一 再 强 调 过 的 那 句 话 : 把 聪 明 用 到 反 党 上 才 是 最 危 险 的 这 显 然 是 一 付 悲 剧 性 格, 也 是 一 代 人 的 悲 哀, 脑 袋 瓜 子 好 用 反 到 成 了 天 子 脚 下 的 祸 患 之 源

12 自 从 走 出 桂 花 巷 后, 在 尚 未 完 成 都 江 堰 渠 系 整 治 规 划 任 务 时, 我 即 先 行 奉 命 参 与 了 成 都 东 郊 工 业 区 总 体 规 划 方 案 的 实 施, 具 体 负 责 工 业 供 水 渠 系 的 选 线 定 线 工 作 要 说 当 年 成 都 东 郊 的 那 幅 景 象 么, 如 今 乃 是 难 以 想 象 的 举 目 环 顾, 除 了 野 坟 还 是 野 坟, 除 了 垃 圾 还 是 垃 圾, 它 们 既 是 一 代 又 一 代 市 民 群 体 的 归 宿 地, 也 是 这 座 工 于 吃 喝 的 消 费 城 市 进 行 代 谢 循 环 的 原 始 机 理 : 只 能 将 穷 人 和 垃 圾 一 并 从 简 处 理, 任 凭 野 狗 对 野 鬼 的 争 相 掘 食 而 我 们 常 常 就 是 踩 在 死 魂 灵 的 骨 骸 上, 冒 着 袭 人 的 阴 气 和 臭 气 完 成 勘 测 任 务 的 我 们 的 实 际 成 果 就 是 继 后 形 成 的 一 条 人 工 河 流, 她 的 名 字 叫 沙 河, 是 东 郊 工 业 区 的 供 水 主 动 脉, 也 是 一 条 名 符 其 实 的 母 亲 河, 她 令 老 成 都 萌 生 了 划 时 代 的 活 力, 直 至 跨 入 新 世 纪 日 出 之 时 才 作 了 新 的 维 修 与 美 化 但 她 在 老 河 床 中 流 淌 了 半 个 多 世 纪 的 潺 潺 声, 乃 正 是 一 曲 跨 越 时 空 的 颂 歌 与 悲 歌 因 为, 当 她 通 水 不 久, 我 们 这 批 老 中 青 中 的 不 少 人 就 被 我 们 为 之 献 身 的 时 代 打 成 了 另 类 死 魂 灵 大 致 接 近 工 程 尾 声 的 时 候, 厅 团 委 通 知 我 有 要 事 面 谈 我 本 以 为 我 的 我 控 诉 已 如 泥 牛 入 海, 断 没 料 到 竟 引 会 起 团 中 央 第 一 书 记 胡 耀 帮 的 注 意, 他 委 托 中 国 青 年 报 的 一 位 入 川 记 者 顺 便 来 见 我 估 计 正 是 这 个 来 头 才 引 起 了 各 级 团 委 的 高 度 重 视, 因 为, 那 一 张 张 骤 然 将 我 视 若 上 宾 的 笑 脸 乃 是 我 始 料 未 及 的 见 面 会 上, 那 位 块 头 壮 实 的 入 川 记 者 首 先 握 过 我 的 手 并 拍 拍 我 的 肩 头 之 后, 就 操 起 关 外 腔 调 侃 侃 而 谈 了, 其 大 意 是 : 我 此 次 奉 命 入 川 要 办 几 件 事, 其 中 一 件 就 是 这 个 年 轻 人 的 事 情 他 还 是 个 孩 子 啊, 怎 么 就 成 了 肃 反 对 象 呢?, 胡 书 记 看 了 材 料 之 后 很 生 气, 很 不 安, 故 特 意 派 我 来 看 看, 因 为 这 不 是 一 个 人 的 问 题, 而 是 关 系 到 我 们 党 如 何 教 育 培 养 年 轻 一 代 的 问 题, 所 以 是 一 个 很 严 肃 的 政 策 问 题, 什 么 向 无 产 阶 级 投 降? 简 直 荒 唐, 谁 能 选 择 自 己 的 出 身 呢? 不 能 庸 俗 化 嘛, 瞧 瞧 多 伤 人 关 于 知 识 分 子, 胡 书 记 讲 了, 我 就 原 话 照 传 : 我 国 目 前 的 知 识 分 子 本 来 就 不 多, 技 术 人 才 更 是 少 得 可 怜, 很 难 满 足 实 现 五 年 计 划 的 需 要 老 一 代 知 识 分 子 都 是 来 自 旧 社 会, 出 身 好 的 当 然 就 不 多, 但 我 们 不 能 搞 唯 成 份 论 嘛, 只 要 他 们 努 力 工 作, 我 们 就 不 要 东 猜 西 疑 嘛, 不 要 说 三 道 四 的 嘛, 更 何 况 对 年 轻 人, 更 何 况 还 是 咱 们 自 己 培 养 出 来 的 第 一 批 技 术 人 才

13 呢, 希 望 各 级 团 委 都 要 切 实 关 心 他 们 的 健 康 成 长 ( 经 久 久 回 忆, 引 号 中 写 的 基 本 是 原 话 ) 记 者 最 后 讲 道, 我 个 人 觉 得 耀 帮 同 志 已 经 把 这 个 问 题 讲 透 了, 希 望 各 级 团 组 织 具 体 落 实, 按 八 大 精 神 办, 要 使 人 人 心 情 都 舒 畅, 集 中 精 力 搞 建 设 听 完 这 席 话, 我 的 心 情 岂 止 舒 畅, 仿 佛 觉 得 艳 阳 高 照, 心 潮 己 似 江 河 澎 湃 了 所 以, 当 他 问 及 我 还 有 什 么 意 见 时, 我 只 用 了 几 滴 泪 水 作 答 这 位 入 川 记 者 在 当 年 的 名 气 并 不 太 大, 但 是, 刚 刚 翻 过 了 1956 年, 到 了 1957 年 初 春 时 节, 尤 其 到 了 文 革 结 束 之 后, 更 确 切 地 说, 直 到 1987 年 他 又 因 第 二 种 忠 诚 被 再 度 开 除 出 党 的 前 后, 刘 宾 雁 这 个 名 字 在 中 国 大 地 上 就 有 如 雷 贯 耳 般 的 特 殊 效 应 了 我 清 楚 记 得, 在 当 年 那 个 微 型 茶 话 会 上, 与 会 者 们 同 刘 宾 雁 一 样, 都 是 挺 喜 欢 我 的, 他 们 都 希 望 我 能 尽 快 申 请 加 入 共 青 团 但 是, 我 却 偏 偏 不 织 好 歹, 没 有 任 何 回 应, 只 保 持 着 绝 对 的 缄 默 也 许 是 一 种 补 偿 吧, 不 久 之 后, 厅 团 委 汤 述 久 书 记 单 独 找 我 作 了 一 次 长 谈, 他 叫 我 立 即 提 出 入 团 申 请, 并 突 击 俄 语, 争 取 留 苏 深 造, 据 说 是 派 送 到 列 宁 格 勒 水 利 学 院 听 到 这 个 消 息 ( 也 是 喜 讯 ) 的 一 瞬 间, 我 完 全 懵 了, 脑 子 骤 然 变 成 了 马 蜂 窝 因 为, 对 于 入 团 一 事 我 仍 旧 没 有 放 弃 我 的 执 傲, 继 续 沉 默 着 我 心 中 实 在 不 愿 在 某 种 严 格 的 组 织 纪 律 中 扭 曲 自 己 的 天 性, 例 如 奉 命 用 小 本 子 偷 偷 记 下 别 人 讲 的 话, 甚 至 监 视 别 人 的 行 动 等 等, 尽 管 我 深 知 入 团 入 党 是 留 苏 的 先 绝 条 件 于 是, 在 一 种 极 为 复 杂 的 心 情 中, 我 决 定 向 文 质 彬 彬 的 汤 书 记 委 婉 地 陈 述 了 我 的 这 份 隐 衷 他 先 是 紧 皱 眉 头, 然 后 才 表 示 了 理 解 并 明 确 认 定 那 种 现 像 是 不 正 常 的, 叫 我 不 必 多 虑, 自 己 诚 实 做 人 就 是 了 不 久, 我 就 果 真 写 了 申 请 并 很 快 成 为 一 名 共 青 团 员 似 乎 是 命 运 刻 意 送 了 我 一 双 翅 膀, 立 即 就 可 望 朝 着 留 苏 深 造 的 绵 绣 前 程 奔 去 了 其 实, 这 纯 属 一 个 梦, 我 的 家 庭 出 身 还 有 take one 海 盗 社 之 类 的 历 史 污 点, 又 怎 能 逾 越 金 健 们 设 置 的 层 层 关 卡 呢? 除 非 金 健 之 流 也 是 心 迹 坦 荡 的 不 过, 反 过 来 一 想, 有 梦 总 还 是 不 错 的 人 生 失 去 梦 境 才 是 可 怕 的 怀 着 这 份 从 未 有 过 的 好 心 情, 我 在 都 江 堰 度 过 了 今 生 绝 无 仅 有 的 一 段 好 时 光, 有 时 把 突 击 俄 语 之 类 的 事 也 暂 时 置 之 一 边 了 我 没 日 没 夜 地 主 持 开 展 着 鱼 嘴 水 利 枢 纽 的 勘 测 工 作, 脑 子 里 充 溢 着 岷 江 狂 想 曲 啊, 那 是 一 座 座 灿 若 星

14 汉 的 梯 级 电 站, 那 是 一 条 条 划 过 蓝 天 的 琴 弦, 那 是 催 生 工 业 文 明 的 母 源, 那 将 是 我 们 这 辈 人 可 望 创 造 的 业 绩 与 辉 煌 呀, 这 是 一 个 何 等 巨 大 的 幸 运, 我 着 实 为 生 长 在 毛 泽 东 时 代 而 自 豪 了, 并 始 终 以 一 名 共 青 团 员 的 忠 诚 向 着 他, 宛 如 葵 花 般 地 向 着 他 我 敢 说, 我 的 整 个 灵 魂 都 在 岷 江 狂 想 曲 中 化 作 了 一 份 虔 诚, 毫 不 亚 于 雪 域 高 原 上 向 着 布 达 拉 宫 跋 涉 着 的 叩 行 者 尽 管 1956 年 也 是 个 多 事 的 年 头, 不 少 人 的 信 仰 都 受 到 了 来 自 社 会 主 义 阵 营 自 身 动 乱 的 严 峻 挑 战, 但 是, 我 却 仍 然 怀 揣 着 我 的 青 春 狂 想 和 虔 诚, 在 岷 江 之 滨 听 完 了 毛 主 席 在 最 高 国 务 会 议 上 的 讲 话 全 文 的 内 部 传 达 在 一 阵 欣 喜 和 激 动 之 中, 我 断 无 任 何 预 感 : 个 人 的 命 运 乃 至 整 个 国 家 的 命 运 就 要 发 生 戏 剧 性 的 大 逆 转 和 大 浩 劫 了, 啊, 我 的 岷 江 狂 想 曲, 人 生 起 点 上 的 梦 之 歌 3 大 幕 从 此 拉 开 毛 泽 东 在 谈 笑 间 布 下 了 一 张 网 1956 年 冬 邻 近 都 江 堰 的 四 川 水 利 学 校 会 议 室 由 刘 副 厅 长 传 达 毛 泽 东 同 志 在 最 高 国 务 会 议 上 的 讲 话 传 达 的 主 题 是 : 党 内 整 风, 反 对 官 僚 主 义 主 观 主 义 及 宗 派 主 义, 简 称 三 个 主 义 欢 迎 党 外 人 士 参 加 其 方 法 是 和 风 细 雨, 坚 持 双 百 方 针 由 于 传 达 时 间 需 5 6 个 小 时, 不 许 间 断 且 不 许 记 录, 晚 饭 只 能 吃 干 粮 好 在 毛 的 讲 话 不 时 妙 趣 横 生, 内 容 也 新 鲜, 令 人 在 不 知 不 觉 中 就 随 他 跑 完 了 这 趟 马 拉 松, 而 且 印 象 也 深 刻, 有 些 话 语 至 今 恍 若 在 耳 : 我 们 之 所 以 提 倡 百 花 齐 放 百 家 争 鸣, 作 为 一 项 长 期 坚 持 的 方 针, 是 因 为 这 个 方 针 能 促 进 学 术 和 艺 术 的 繁 荣, 和 社 会 的 进 步 只 有 这 样 才 能 出 现 生 动 活 泼 的 政 治 局 面, 和 人 心 舒 畅, 有 利 于 各 族 人 民 的 大 团 结 ; 作 为 执 政 党, 必 须 首 先 清 除 自 身 的 不 良 作 风, 才 能 完 成 历 史 赋 予 我 们 的 使 命, 所 以 要 整 风 我 们 也 欢 迎 党 外 人 士 帮 助 共 产 党 整 风 党 团 员 要 积 极 参 加, 带 头 鸣 放, 这 有 利 于 打 消 人 们 的 顾 虑, 再 说 一 遍, 党 团 员 必 须 带 好 这 个 头, 当 成 一 项 政 治 任 务 来 完 成 在 鸣 放 中, 我 们 主 张 知 无 不 言, 言 无 不 尽, 言 者 无 罪, 闻 者 足 戒, 惩 前 毖 后, 治 病 救 人 良 药 苦 口 利 于 病 嘛, 忠 言 逆 耳 利 于 行 嘛 这 些 古 训 是 很 有 现 实 意 义 的

15 ( 这 是 何 等 博 大 的 襟 怀 呀, 远 非 唐 太 宗 可 比 拟, 令 我 眼 睛 骤 然 发 湿 了 尽 管 他 接 下 来 的 话 锋 有 所 转 换, 但 在 谈 笑 之 中 并 不 令 人 警 觉 我 是 捱 到 落 魄 之 后 才 渐 渐 品 出 了 其 中 的 那 股 子 阴 气 和 杀 机 来 的 ) 再 顺 便 谈 谈 四 川 的 事 情, 就 是 四 川 出 了 个 草 木 篇 的 事 情 不 少 人 都 在 批 各 位 看 过 没 有? 没 看 过 就 赶 紧 印 出 来, 都 看 看 我 看 过 我 是 不 太 喜 欢 的, 各 有 各 的 看 法 嘛, 这 是 正 常 的 四 川 同 志 们 的 用 意 是 好 的, 对 党 忠 心 耿 耿, 但 就 是 早 了 一 点, 声 势 也 大 了 一 点, 猛 了 一 点, 这 对 鸣 放 不 利 不 要 随 便 打 棍 子 嘛, 也 应 当 允 许 人 家 反 批 评 嘛, 让 问 题 都 摆 出 来 嘛, 老 是 捂 盖 子 怎 么 行 呢? 要 好 生 注 意 策 略 哦 最 后 再 谈 谈 宣 统 的 事 情 人 家 是 皇 帝, 还 在 我 的 头 上 呢 有 人 提 出 该 放 了, 大 家 说 说 怎 么 办? 依 我 看, 还 是 早 了 点 他 在 满 洲 国 得 罪 过 老 百 姓, 要 做 好 工 作 才 行 哦, 不 然 走 到 街 上 要 挨 扁 担 的 我 得 为 皇 上 保 驾 哦, 我 有 苦 衷 啊, 要 是 弄 遭 了, 我 又 该 如 何 向 老 佛 爷 交 代 呢? 请 在 坐 诸 位 都 出 出 主 意 吧 大 伙 都 听 笑 了 这 是 毛 泽 东 特 有 的 幽 默 睿 智 和 狡 诘 它 将 暗 藏 的 杀 机 全 然 冲 淡 了 何 况 我 根 本 就 不 觉 得 草 木 篇 有 啥 问 题 诗 嘛, 一 首 小 小 的 散 文 诗, 咏 物 寄 情, 仅 仅 借 白 杨 之 类 顺 带 讴 歌 了 一 下 宁 折 不 弯 的 士 气 节 而 已, 有 什 么 值 得 大 惊 小 怪 的? 所 以, 我 仍 然 牢 牢 记 住 着 带 头 鸣 放 的 指 令 和 共 青 团 员 的 使 命, 压 根 就 没 有 怀 疑 到 这 位 无 产 阶 级 伟 大 领 袖 的 崇 高 品 德, 只 觉 得, 不, 只 佩 服 他 的 讲 话 顿 时 就 令 中 国 大 地 百 花 竞 艳 春 光 明 媚 了 在 1957 年 早 春 中, 我 全 然 没 有 什 么 乍 暖 还 寒 的 感 觉, 只 是 觉 得 这 份 自 由 与 民 主 来 得 太 突 然 了, 简 直 令 哑 巴 也 想 歌 唱 了 于 是, 我 就 完 全 撂 下 了 俄 语 的 突 击, 只 顾 在 紧 张 工 作 之 余 驰 骋 于 文 苑 之 中 不 久, 由 四 川 省 文 学 艺 术 联 合 会 四 川 省 人 民 艺 术 剧 院 及 成 都 市 话 剧 团 三 家 联 合 征 求 大 型 话 剧 剧 本 的 启 事 就 犹 如 一 块 磁 铁 出 现 在 四 川 日 报 的 显 赫 位 置 上 了, 辐 射 着 十 分 迷 人 的 磁 力 线 : 一 等 奖 一 万 元, 二 等 奖 七 千 元, 三 等 奖 五 千 元 好 家 伙, 这 额 度 是 史 无 前 例 的, 三 等 奖 也 是 我 当 年 月 薪 的 倍, 年 薪 的 9.4 倍, 当 我 决 定 以 三 等 奖 为 目 标 之 后, 即 凭 着 旺 盛 的 精 力 和 才 气, 在 十 分 窘 促 的 业 余 时 间 里, 很 快 就 挤 出 了 一 部 四 幕 八 场 的 大 型 悲 剧 妙 龄 女 郎 ( 又 名 芙 蓉 城 )

16 剧 中, 我 讲 述 了 一 位 女 孩 子 养 私 生 子 的 故 事 模 特 儿 就 在 我 身 边, 故 事 框 架 也 以 写 实 为 主, 但 剧 中 还 是 设 计 了 不 少 悬 念 与 冲 突, 在 环 境 氛 围 和 心 理 剖 析 方 面 也 下 了 一 定 功 夫, 没 有 直 奔 主 题, 而 是 在 刻 意 摒 弃 公 式 化 概 念 化 的 老 套 路 我 的 辛 苦 似 未 白 费, 不 久 即 通 知 我 晤 面 研 究 修 改 加 工 事 宜 这 就 意 味 着 我 的 作 品 己 经 初 步 入 围 了 ( 是 从 上 百 件 稿 件 中 脱 颖 而 出 的 ) 当 我 兴 冲 冲 地 分 别 跑 到 三 家 门 庭 时, 接 待 者 最 初 的 眼 神 几 乎 都 是 相 同 的, 除 了 惊 诧 还 是 惊 诧, 其 中, 省 文 联 戏 剧 组 组 长 陈 欣 老 夫 子 讲 得 最 直 白 : 唔, 没 想 到 你 还 这 么 小, 简 直 还 是 个 嫩 水 水 娃 儿 哦, 可 以, 你 这 个 重 庆 仔 儿 他 认 为 此 剧 自 然 主 义 倾 向 过 重, 也 有 批 判 现 实 主 义 方 面 的 问 题, 写 得 太 阴 暗 了, 以 致 扭 曲 了 时 代 背 景, 像 发 生 在 解 放 前 的 事 情, 应 当 纠 正 而 省 人 艺 和 市 话 剧 院 的 看 法 却 与 之 相 左, 他 们 皆 认 为 题 材 挺 新 颖, 写 得 有 才 气, 主 题 也 积 极, 但 还 需 加 强 戏 剧 性 冲 突, 不 必 过 份 拘 泥 于 生 活 的 真 实 百 花 齐 放 嘛, 也 是 探 索 嘛, 未 必 只 能 沿 用 社 会 主 义 现 实 主 义 的 创 作 方 法? 于 是, 这 三 家 形 成 了 两 票 对 一 票, 但 陈 老 夫 子 这 一 票 的 权 重 值 却 更 大 显 然, 我 的 并 非 自 觉 的 创 作 方 法 己 经 触 及 到 了 一 个 十 分 敏 感 的 问 题 : 是 以 歌 功 颂 德 为 主 呢 或 是 揭 露 批 判 阴 暗 面 为 主? 而 后 者 乃 是 毛 时 代 之 大 忌, 就 不 知 他 的 百 花 齐 放 成 了 方 针 之 后 是 否 仍 然 如 此? 若 是, 那 就 没 啥 好 说 的 了 我 不 无 困 惑 地 望 着 陈 老 夫 子, 心 中 嘀 咕 着 : 现 实 生 活 并 非 阳 光 普 照 啊, 何 况 我 摄 取 的 题 材 又 断 无 可 能 写 成 歌 颂 性 的 呀 最 后, 我 只 好 请 他 们 统 一 口 径, 写 几 条, 我 参 照 修 改 就 是 啦 我 自 信 我 有 用 不 完 的 精 力 我 觉 得 我 距 成 功 只 有 一 步 之 遥 了 某 刊 物 已 打 算 先 行 发 表 我 的 修 订 稿 了 这 消 息 在 一 个 刚 满 20 岁 的 小 青 年 心 中 会 激 起 何 等 样 的 欢 乐 是 不 难 想 象 的, 兴 许 就 叫 得 意 忘 形 吧, 尽 管 我 的 处 女 作 早 就 面 世 过 了, 但 那 只 能 算 作 小 吹 小 打, 尚 无 轰 动 效 应 呢 我 的 确 渴 望 成 名 成 家 这 是 真 的 同 时 也 映 证 了 个 人 主 义 乃 是 万 恶 之 源 周 扬 在 1955 年 向 全 国 文 学 青 年 发 出 的 这 个 告 诫 还 是 颇 有 见 地 的, 假 如 人 都 成 了 机 器 的 话 脱 稿 后, 因 工 作 需 要 我 未 能 参 加 省 级 机 关 的 首 批 鸣 放, 但 对 于 党 团 员 要 带 头 鸣 放 之 类 的 教 诲 与 指 令 却 未 曾 淡 忘 这 是 我 不 久 之 后 自 投 阳 谋 罗 网 的 主 要 原 因 以 卵 击 石 与 英 勇 悲 壮

17 我 接 受 的 紧 急 任 务 是 负 责 测 绘 百 丈 水 库 库 区 和 灌 区 这 个 位 于 盆 西 台 地 丘 陵 区 的 百 丈 关 乃 是 小 有 名 气 的 中 国 工 农 红 军 第 四 方 面 军 曾 在 此 关 打 响 过 直 指 成 都 的 百 丈 战 役, 这 也 是 该 军 在 四 川 的 最 后 一 役, 据 说 是 此 次 战 役 的 失 败 才 正 式 宣 告 了 张 国 焘 反 毛 军 事 路 线 的 彻 底 破 产, 同 时 也 证 明 了 毛 泽 东 决 定 翻 过 附 近 夹 金 大 雪 山 的 英 明 决 策 才 导 致 了 长 征 的 成 功 与 辉 煌 但, 历 史 的 沧 桑 似 与 山 水 无 涉 在 这 片 迷 魂 阵 般 的 小 丘 陵 与 小 冲 沟 的 复 合 地 貌 景 观 中, 展 现 的 景 象 依 然 是 祖 先 留 下 的 水 车 水 磨 和 淡 淡 的 炊 烟, 在 贫 穷 和 蒙 昧 之 中 静 得 出 奇 要 不 是 憨 厚 的 房 东 赶 百 丈 场 帮 我 们 携 回 了 一 大 撂 过 期 报 纸 和 家 书 的 话, 真 会 叫 人 忘 了 在 这 片 丘 陵 台 地 之 外 还 有 一 个 热 闹 得 很 的 大 千 世 界 呢 当 晚, 在 豆 大 的 油 灯 下, 我 全 然 忘 了 昼 的 疲 劳, 逐 月 逐 日 地 翻 阅 着 正 在 这 片 冰 川 台 地 之 外 发 生 的 事 情, 当 读 到 最 后 几 张 时, 只 觉 得 一 股 热 血 直 冲 脑 门 子, 啥? 这 是 为 什 么? 啊, 这 是 为 什 么? 不 是 口 口 声 声 鼓 励 大 鸣 大 放 吗? 不 是 口 口 声 声 鼓 励 知 无 不 言, 言 无 不 尽 吗? 别 人 才 说 了 一 点 天 气 和 党 天 下 之 类 的 话 就 受 不 了 啦? 这 算 哪 门 子 气 量 呢? 还 说 言 者 无 罪 呢, 可 笑, 不, 简 直 是 在 耍 赖 皮, 把 什 么 工 人 农 民 也 搬 出 来 了, 哟 哟, 工 人 愤 怒 了, 噫 噫, 农 民 讲 话 了 这 纯 属 捉 刀 代 笔 强 奸 民 意, 我 就 不 信, 我 就 不 相 信 眼 前 这 片 土 地 上 的 农 民 会 讲 什 么 话, 不 信 就 可 问 问 咱 们 的 老 房 东, 他 曾 冒 死 为 红 军 送 过 粮 食 呢, 还 见 到 过 朱 老 总 呢, 不 乏 阶 级 觉 悟 呢! 于 是, 我 的 义 愤 不 平 与 厌 恶 顿 时 化 作 了 冲 动 勇 敢 与 无 畏, 当 即 提 笔 成 篇, 名 为 我 也 想 鸣 一 下 顿 时, 毛 在 我 心 中 的 高 度 完 全 下 降 了, 何 况 我 对 他 的 那 份 向 阳 之 情 本 来 就 不 深, 且 带 有 莫 名 其 妙 的 宗 教 色 彩 在, 故 很 难 经 受 理 性 的 观 照, 在 骨 子 里 始 终 难 以 接 受 他 在 思 想 文 化 领 域 不 断 制 造 的 各 种 胜 利 与 辉 煌, 诸 如 批 判 电 影 武 训 传, 批 判 不 在 大 陆 的 胡 适, 批 判 故 纸 堆 中 的 红 学 研 究, 直 至 批 了 胡 风 抓 了 胡 风, 对 胡 风 分 子 们 仅 按 书 信 治 罪 还 嫌 不 够, 如 今 竟 要 以 言 治 罪 了, 不, 是 要 诱 言 治 罪 了, 这 是 哪 门 子 规 矩 呢? 除 了 权 术 和 阴 谋 之 外, 又 能 是 什 么 呢? 呵, 说 的 简 直 比 唱 的 都 好 听, 还 提 倡 什 么 百 花 齐 放 百 家 争 鸣 呢, 还 说 什 么 知 无 不 言 言 者 无 罪 呢, 可 笑 面 对 阴 谋, 面 对 不 公, 面 对 丑 恶, 面 对 陷 阱, 我 的 愤 怒 已 近 于 疯 狂 了, 他 妈 的, 哪 怕 粉 身 粹 骨, 老 子 也 要 誓 死 一 搏 了, 人 生 自 古 谁 无 死? 留 取 丹 心 照 汗 青

18 是 历 代 雄 魂 的 正 气 在 召 唤, 是 自 我 完 善 的 人 格 力 量 在 鼓 舞, 哪 怕 明 知 是 在 以 卵 击 石, 哪 怕 手 中 只 有 愁 容 骑 士 的 一 杆 长 矛, 我 也 要 举 它 一 搏 了, 次 日 清 晨, 我 托 房 东 寄 出 了 我 的 文 章 原 文 如 下 : 对 于 常 常 奔 波 在 野 外 的 人 们 来 说, 能 读 到 一 些 过 期 的 报 纸 也 可 算 作 一 种 幸 运 了, 这 似 乎 己 经 成 了 我 们 精 神 生 活 中 的 最 高 享 受 眼 下 刚 刚 兴 起 的 大 鸣 大 放 当 然 是 最 值 得 关 注 的 自 1955 年 之 后, 人 们 敢 于 如 此 吐 露 心 声 是 很 不 容 易 的, 应 当 高 兴 才 好 何 况 言 者 所 言 之 事 尽 皆 属 实, 不 足 者, 尚 有 几 分 吞 吞 吐 吐 而 己, 此 为 顾 虑 英 明 者 当 鼓 励 才 是 良 药 苦 口 利 于 病 嘛 何 况 诊 治 三 大 主 义 是 需 几 付 猛 药 的, 因 为 患 者 的 病 情 已 是 不 轻 了, 官 僚 主 义 的 横 行 己 是 惹 得 怨 声 载 道 了 这 是 事 实 那 么, 为 啥 不 对 这 个 令 人 堪 忧 的 事 实 多 问 几 个 为 什 么 呢? 为 啥 反 到 对 言 者 问 起 了 为 什 么 呢? 而 且 火 气 又 是 如 此 之 大, 把 做 工 者 和 种 田 者 也 都 抬 出 来 了, 据 说 他 们 的 肺 都 快 气 炸 了 我 就 不 信 杜 撰 也 该 讲 点 逻 辑 才 好, 否 则 将 会 贻 笑 大 方 的 不 过, 这 种 疏 忽 也 多 少 可 以 叫 人 看 出 当 初 鼓 励 鸣 放 的 初 衷 来, 什 么 知 无 不 言, 什 么 言 者 无 罪, 全 是 假 的 而 目 的 是 什 么 呢? 莫 非 竟 是 日 渐 升 级 的 棍 棒 交 加? 莫 非 竟 是 用 这 种 手 段 来 繁 荣 学 术 与 创 作? 倘 如 此, 中 国 的 命 运 就 实 在 可 悲 了 我 非 俊 杰, 难 识 时 务 这 或 许 与 本 人 年 仅 二 旬 左 右 的 血 性 和 傲 骨 有 关 吧 虽 然 明 知 此 时 还 鸣 还 放 的 后 果 不 堪 设 想, 但 我 却 不 怕, 我 有 话 就 要 说, 我 认 为 良 知 和 正 义 比 什 么 都 重 要, 与 其 虚 伪 地 生 存, 不 如 真 实 地 灭 亡 所 以, 我 要 说 的 都 是 大 实 话, 我 要 碰 的 都 是 敏 感 话 题, 尽 管 片 面 和 偏 激 在 所 难 免, 但 我 的 态 度 却 是 真 诚 的 我 只 愿 做 一 名 诚 实 的 共 青 团 员 先 说 说 被 攻 得 最 猛 的 大 毒 草 ` 党 天 下 清 一 色 吧 我 认 为 它 在 现 实 生 活 中 乃 有 其 合 理 的 内 核, 与 宗 派 主 义 近 义, 与 独 立 王 国 同 义 例 如, 在 咱 们 水 利 厅, 三 大 主 义 化 身 就 可 排 成 一 长 串 队 伍, 他 们 的 气 焰 像 一 层 层 愁 云 惨 雾, 长 期 笼 罩 着 青 年 们 的 思 想 领 域, 使 人 动 弹 不 得, 否 则, 就 有 金 健 之 流 的 人 跳 将 出 来, 指 着 你 的 鼻 尖, 口 沫 横 飞 地 唾 骂 道 : 你 敢 反 对 我? 你 敢 反 对 老 子? 你 敢 反 对 党?, 而 现 实 生 活 中 的 ` 以 人 代 党 和 ` 以 党 代 政 也 正 是 ` 党 天 下 在 这 种 逻 辑 和 调 门 中 的 细 化 与 延 伸 而 已, 以 致 任 何 一 个 党 员 都 可 代 表 党, 即 使 此 人 品 质 非 常 恶 劣 ; 以 致 任 何 一 级 党 组 织 皆 可 直 接 行 使 行 政 权 力, 即 使 第 一 书 记 并 非

19 本 部 门 的 行 政 首 脑 水 利 厅 的 现 状 就 是 如 此 金 健 这 个 二 把 手 是 事 实 上 的 一 把 手, 而 徒 有 其 名 的 一 把 手 则 是 事 实 上 的 什 么 都 不 是, 因 为 他 是 党 外 民 主 人 士, 只 可 当 傀 儡, 作 摆 设 故 此 等 人 士 抱 怨 有 职 无 权 乃 绝 对 属 实, 但 我 相 信 他 们 乃 毫 无 争 权 夺 权 之 意, 人 们 只 需 看 看 他 们 那 付 唯 唯 诺 诺 的 样 子 就 够 了 而 今, 人 家 有 机 会 抱 怨 几 句 又 有 啥? 还 不 是 仅 仅 为 了 保 住 一 点 士 的 脸 面 而 己 么? 可 怜, 真 可 怜, 掏 句 心 窝 子 话, 我 真 为 中 国 知 识 分 子 的 软 弱 感 到 羞 耻 如 果 上 述 实 情 只 局 限 于 水 利 厅 的 话, 倒 还 不 能 足 以 充 分 证 明 党 天 下 有 其 合 理 的 内 核, 因 咱 水 利 厅 毕 竟 还 有 一 名 一 把 手 作 摆 设 假 若 作 个 统 计, 在 村 以 上 的 行 政 首 脑 中 又 找 得 出 几 个 党 外 人 士 呢? 即 使 有 几 个, 他 们 是 否 又 是 有 职 有 权 呢? 我 估 计 未 必 会 比 水 利 厅 的 行 政 一 把 手 好 多 少 这 种 客 观 规 定 性 无 疑 是 入 党 做 官 的 动 因, 故 清 一 色 也 就 在 所 难 免 了, 它 己 成 了 当 今 中 国 的 现 实 而 这 种 现 实 的 弊 端 则 具 有 强 烈 的 排 他 性, 与 民 主 政 治 或 政 治 民 主 乃 就 格 格 不 入 了, 以 致 选 举 成 了 钦 定, 各 级 人 大 和 政 协 皆 成 了 橡 皮 图 章 国, 为 一 党 之 国 ; 党, 为 一 君 之 党 共 和 对 中 国 仍 然 是 个 梦 既 如 此, 三 大 主 义 还 能 根 除 吗? 社 会 生 活 还 能 正 常 吗? 显 然, 芸 芸 众 生 立 命 之 安 否 唯 有 寄 希 望 于 明 君 了 这 是 当 代 中 国 的 耻 辱 试 问, 一 旦 君 庸 不 明 又 该 咋 办 呢? 可 断 言 糟 透 了 上 梁 不 正 下 梁 歪, 只 该 无 辜 者 自 认 倒 霉 了 1955 年 的 文 字 狱 不 是 极 好 的 证 明 么?, 仅 以 抄 查 的 私 人 信 件 为 凭, 兼 以 按 语 为 据, 即 可 逮 胡 风 们 进 大 牢 等 等, 不 可 谓 不 是 一 桩 奇 冤 兼 笑 话 了 试 问, 治 思 想 以 罪 的 法 律 依 据 在 哪 里? 内 部 肃 反 的 法 律 条 文 又 是 在 哪 里? 是 否 就 在 一 个 个 残 酷 而 血 腥 的 历 史 先 例 里? 若 不 是, 无 论 怎 么 说 也 不 致 于 将 我 这 个 十 多 岁 的 乳 臭 未 干 者 也 卷 入 到 这 类 悲 剧 之 中 去 的 呀 就 我 当 时 稚 嫩 的 心 灵 而 言, 霍 然 囿 于 那 种 阴 森 恐 怖 和 谩 骂 威 逼 之 中 时, 本 如 葵 花 向 阳 的 心 灵 也 快 被 逼 成 真 正 的 反 革 命 了, 几 乎 不 甘 忍 辱 而 只 想 以 死 相 拼 了 这 说 明 政 策 的 错 误 和 法 制 的 荒 芜 将 会 逼 出 多 少 对 立 面, 毁 灭 多 少 无 辜 者, 不 是 反 革 命 也 会 被 逼 成 反 革 命 的, 我 认 为 流 沙 河 说 ` 肃 反 运 动 一 半 是 阶 级 斗 争 一 半 是 开 玩 笑, 并 不 荒 唐, 他 还 说 得 太 客 气 了, 可 说 完 全 是 在 开 玩 笑, 是 拿 中 国 知 识 分 子 的 政 治 生 命 开 玩 笑 我 希 望 目 前 这 个 玩 笑 不 要 开 得 太 大 了, 还 是 好 好 听 听 逆 耳 之 言 吧 此 件 刚 刚 寄 出 后, 我 的 直 觉 就 在 告 诉 我 : 你 即 将 倒 下 了 但 我 会 站 着 倒 下 的 我 已 经 看 见 了 横 刀 向 天 的 谭 嗣 同

20 最 后 的 夏 日 当 我 的 文 稿 寄 出 两 三 天 后, 我 带 的 这 个 组 即 与 另 一 测 绘 组 在 野 外 相 会 了 当 该 组 组 长 箫 文 单 独 听 我 谈 及 此 事 时, 他 简 直 被 惊 呆 了, 连 骂 浑 蛋, 催 我 赶 紧 要 求 退 稿, 否 则 后 果 不 堪 设 想 而 我 却 一 笑 置 之 他 急 了, 怒 斥 道 : 你 总 得 想 想 你 妈 呀! 此 话 顿 时 击 中 了 我 的 脆 弱 面 我 的 确 还 得 想 想 我 那 可 怜 的 母 亲, 一 旦 她 见 到 自 己 的 独 子 戴 上 镣 铐 又 该 咋 过 呢? 于 是, 我 当 即 向 川 报 发 信 要 求 退 稿, 若 不 退, 也 请 不 要 发, 请 尊 重 作 者 的 权 利, 云 云 这 当 然 都 是 废 话 没 料 到, 我 与 萧 文 的 这 次 偶 遇 竟 给 他 也 造 成 了 灭 顶 之 灾 这 是 令 我 悔 恨 终 身 的 他 只 比 我 大 两 岁, 很 聪 明, 有 才 华, 且 富 有 进 取 心, 在 野 外 的 油 灯 下 修 完 了 不 少 大 学 课 程 他 举 止 文 雅, 白 白 胖 胖, 似 乎 太 阳 没 法 子 把 他 晒 得 黑 一 双 睿 智 的 小 眼 睛 总 是 流 露 出 不 会 轻 易 茍 同 于 人 的 清 高 我 们 的 交 谊 很 深, 几 乎 情 同 手 足 这 是 他 被 我 诛 连 的 唯 一 原 因, 绝 然 没 有 第 二 个 原 因 没 过 多 久, 一 回 到 成 都 我 就 赶 紧 去 了 川 报 编 辑 部, 要 求 退 稿, 并 发 生 了 争 吵 末 了, 我 面 对 的 三 角 眼 只 在 藤 椅 中 向 我 瞅 了 瞅, 然 后 附 加 了 几 声 冷 笑 这 自 然 是 最 后 的 回 答 当 年 的 各 级 报 刊 ( 中 共 的 各 级 喉 舌 ), 不 知 在 引 蛇 出 洞 的 全 程 中, 用 舆 论 罗 网 帮 助 刀 斧 手 们 逮 住 过 多 少 无 辜 的 小 精 灵, 正 当 我 心 中 的 愤 懑 与 惶 恐 还 难 以 平 息 的 时 候, 从 桶 子 楼 的 另 一 端 突 然 传 出 了 一 位 女 孩 子 的 质 问 声, 她 的 噪 门 不 小, 音 调 也 十 分 尖 厉, 讲 的 话 语 令 我 记 忆 犹 新 : 你 们 川 报 太 无 耻 啦, 除 了 造 谣 就 是 乱 打 棍 子 我 冯 元 春 还 是 在 校 学 生 呀, 请 问, 我 做 过 谁 的 姨 太 太? 无 耻, 下 流, 我 抗 议 你 们 对 我 的 人 身 攻 系! 啊, 冯 元 春, 好 一 个 大 名 鼎 鼎 的 冯 元 春 我 后 悔 我 没 多 走 几 步, 到 总 编 室 去 见 识 一 下 她 的 容 颜 不 过, 我 却 记 住 了 这 位 妙 龄 女 郎 的 声 音, 尤 其 是 她 在 四 川 大 学 自 由 论 坛 上 的 演 讲 题 目 : 毛 泽 东 是 伪 马 列 主 义 者 ; 中 共 是 三 大 主 义 武 装 起 来 的 历 史 上 最 残 酷 的 剥 削 集 团! 这 震 聋 发 聩 的 声 音 宛 如 海 燕 在 风 暴 中 的 呼 号 不 久, 这 位 川 大 生 物 系 的 四 年 级 学 生 就 被 冠 以 现 行 反 革 命 罪 上 铐 了 俟 至 文 革 初 期, 她 又 被 冠 以 继 续 炮 打 伟 大 统 帅 的 不 赦 之 罪 在 南 充 伏 法 了, 在 嘉 陵 江 边 与 林 昭 的 一

21 滩 碧 血 交 相 辉 映 着 长 流 的 江 水 是 不 可 能 涤 净 这 一 椿 椿 血 案 的, 而 圣 女 们 盗 来 的 火 种 更 不 会 熄 灭 离 开 川 报 的 红 砖 桶 子 楼 后, 我 又 去 了 邻 近 的 省 文 联, 只 见 陈 欣 老 夫 子 一 脸 冷 漠, 最 后 向 我 厉 声 斥 责 道 : 你 娃 儿 是 咋 个 搞 的 嘛? 弄 成 这 个 局 面, 你 也 真 是 哦, 聪 明 反 被 聪 明 误, 我 明 白 了, 被 腰 斩 的 妙 龄 女 郎 也 将 作 为 我 也 想 鸣 一 下 的 佐 证 了 我 是 在 劫 难 逃 了, 何 况 还 是 自 投 罗 网 的, 犹 如 蛛 网 上 的 小 虫 子, 惟 有 静 静 等 待 末 日 了 同 时, 我 的 直 觉 又 在 不 断 地 告 诉 我, 这 个 夏 季 休 假 乃 是 我 今 生 最 后 的 假 日 好 吧, 那 我 就 力 求 平 静 地 度 过 今 生 最 后 的 一 次 假 期 吧 在 这 最 后 的 30 天 里, 我 决 定 首 先 好 好 陪 陪 来 蓉 的 老 父 亲, 啥 事 都 不 露 总 而 言 之, 我 认 定 了 这 最 后 的 自 由 时 光 于 我 乃 是 极 端 重 要 的, 类 同 死 囚 在 吻 别 神 甫 手 中 的 十 字 架 当 这 最 后 的 自 由 转 瞬 结 束 之 后, 我 深 知, 等 候 在 我 人 生 起 点 上 的 将 是 我 今 生 尚 未 来 得 及 品 尝 的 爱 情 与 幸 福 的 彻 底 毁 灭 然 而, 我 父 亲 此 次 来 蓉 的 主 要 目 的 却 正 是 为 我 相 亲 的, 这 令 我 十 分 尴 尬 据 淑 声 姑 姑 讲, 那 姑 娘 出 身 名 门, 其 父 是 吾 父 的 辛 亥 老 同 志 兼 老 上 司, 她 刚 毕 业 于 重 庆 医 士 学 校, 分 配 在 成 都 某 医 院 工 作 先 从 照 片 看, 长 辈 们 都 认 为 还 是 挺 班 配 的, 我 也 无 话 可 说 为 了 不 叫 父 亲 过 份 失 望, 我 也 只 得 应 付 应 付 了, 尽 管 我 很 不 喜 欢 假 面 舞 会 在 锦 水 之 滨 的 芙 蓉 下, 此 女 确 实 清 丽 可 人, 甚 至 不 亚 于 周 家 姊 妹 花, 尤 其 酷 似 我 最 喜 欢 的 周 二 姐, 蛾 眉 风 眼, 笑 靥 可 掬, 宛 如 晨 辉 中 刚 刚 绽 开 的 一 朵 白 芺 蓉, 水 灵 灵 的 稍 作 交 谈 后, 我 敢 以 我 过 人 的 敏 锐 断 定 : 她 对 我 这 个 英 俊 少 年 也 是 颇 有 好 感 的 就 像 戏 文 比 喻 的 鸳 鸯 鸟, 我 与 她 的 这 份 滨 江 情 缘 本 如 天 作 地 合 如 果 没 有 我 也 想 鸣 一 下 这 灭 顶 之 灾 的 感 觉 令 我 在 初 恋 的 门 槛 边 上 变 得 格 外 地 尴 尬 与 不 安 了 为 了 不 致 搅 乱 她 的 芳 心, 我 只 得 拚 命 扼 住 心 中 的 愁 烦 与 感 伤, 在 谈 笑 之 间 找 个 借 口 就 向 她 告 辞 了, 而 且 也 未 约 定 下 一 次 继 后, 是 她 获 知 我 己 完 全 失 去 自 由 之 后, 她 即 主 动 地 为 我 创 造 了 一 个 下 一 次, 准 确 时 间 是 在 公 元 1957 年 秋 冬 之 交, 地 点 是 在 青 羊 宫 农 业 展 览 馆 她 像 探 监 似 的 与 我 隔 桌 对 坐 着, 噙 泪 无 语 我 亦 无 言 但 却 心 有 灵 犀, 仿 佛 两 颗 有 缘 无 份 的 心 灵 都 还 没 有 忘 记 芙 蓉 树 下 的 那 个 美 好 瞬 间, 只 顾 默 默 地 祭 祀 着 最 后,

22 她 仍 然 默 默 地 抽 身 离 去 了, 只 把 一 个 动 人 的 背 影 留 给 了 我 她 在 风 中 愈 走 愈 快, 双 肩 不 停 地 抽 动 着, 最 后 几 乎 像 小 跑, 而 爬 在 辫 儿 根 上 的 蓝 蝴 蝶 活 像 飞 了 起 来, 像 一 道 蓝 色 的 闪 电, 在 漫 漫 长 夜 中 不 时 划 破 我 心 中 无 尽 的 虚 空, 即 使 灵 肉 不 时 沈 入 深 渊 时, 我 也 在 用 我 的 青 春 与 生 命 作 祭, 为 这 个 未 曾 记 住 芳 名 的 蓝 蝴 蝶 点 燃 一 柱 心 香, 用 鬼 魂 般 的 虔 诚 和 敬 意 去 感 谢 她 给 我 送 来 的 这 个 下 一 次 那 夜, 我 哭 了 长 篇 纪 实 文 学 老 骥 着 选 载 之 二 4 青 羊 作 证 挺 起 胸 膛 走 向 断 头 台 水 利 厅 的 反 右 高 潮 是 在 我 被 揪 出 之 后 才 真 正 掀 起 来 的 在 与 青 羊 宫 正 殿 毗 连 的 农 业 展 览 馆 里, 所 有 展 棚 和 设 施 皆 被 水 利 厅 临 时 租 用 为 外 业 系 统 的 整 风 反 右 基 地 了, 对 外 则 一 概 封 闭, 致 使 这 处 道 家 祖 师 灵 位 随 之 断 了 香 火 我 的 我 也 想 鸣 一 下 是 跟 随 类 似 编 者 按 的 文 字 一 篇 值 得 注 意 的 稿 件 同 时 面 世 的 之 前 早 己 打 点 停 当 的 数 千 份 铅 印 件 则 迅 即 发 往 全 省 地 州 市 县 区 乡 的 水 利 水 电 部 门 我 立 即 成 了 这 个 系 统 的 众 矢 之 的 反 正, 由 厅 本 部 先

23 行 揪 出 来 的 一 小 撮, 诸 如 李 紫 翔 厅 长, 孙 锦 教 授, 叶 嘉 禾 主 任 工 程 师, 和 党 辨 主 任 朱 柏 彬 等 人, 尽 都 统 统 退 到 我 的 身 后 了 那 铺 天 盖 地 的 大 字 报 和 巨 辐 标 语, 那 充 斥 辱 骂 和 丑 化 的 打 油 诗 和 漫 画, 顿 时 叫 我 陷 入 了 人 民 战 争 的 汪 洋 大 海 之 中, 只 有 向 无 产 阶 级 投 降 份 儿 了 其 实 不 然, 我 对 这 些 平 庸 的 公 式 化 的 甚 至 是 下 流 的 东 西 皆 一 概 嗤 之 以 鼻, 还 不 时 张 贴 我 的 回 答 或 我 的 抗 辩 之 类 平 庸 者 们 驳 不 倒 我 我 自 信 我 有 真 理 在 手 于 是, 各 种 型 号 的 批 判 会 就 变 得 更 加 频 繁 了 但 是, 他 们 除 了 只 能 不 厌 其 烦 地 重 复 着 一 些 时 尚 词 汇, 诸 如 反 动 透 顶 啦, 顽 固 不 化 啦, 狼 子 野 心 等 等 之 外, 那 怕 是 造 诣 甚 高 的 整 人 专 家 们 也 是 讲 不 出 多 少 道 理 来 的 他 们 在 逻 辑 上 老 是 很 蹩 足 这 也 难 怪, 倚 权 仗 势 就 是 这 个 样 子 的, 换 言 之, 真 理 总 是 不 会 攀 附 权 势 的 由 于 我 有 舌 战 群 儒 之 勇, 又 将 个 人 生 死 置 之 度 外, 所 以, 在 每 当 回 答 问 题 时, 尤 其 是 在 情 绪 激 愤 的 时 候, 我 还 会 乘 机 将 文 中 未 尽 之 意 倒 个 底 朝 天, 看 看 金 健 们 拿 我 这 个 牛 犊 咋 分 尸 例 如 我 说, 本 人 就 是 欣 尝 欧 美 的 民 主 制 度 ; 还 非 常 赞 同 铁 托 的 这 个 观 点 : 问 题 不 在 于 斯 大 林 的 个 人 崇 拜, 而 是 使 得 这 种 崇 拜 得 以 产 生 的 制 度 ; 我 认 为 陶 里 亚 蒂 也 是 说 得 挺 好 的, 斯 大 林 犯 的 不 是 错 误, 而 是 罪 行, 是 破 坏 法 制 的 滔 天 罪 行, 等 等 我 还 说, 我 特 别 希 望 毛 主 席 能 将 斯 大 林 当 作 一 面 镜 子, 作 为 前 车 之 鉴, 切 莫 再 用 错 误 的 办 法 来 搪 塞 错 误 例 如, 抓 胡 风 坐 大 牢 本 来 就 是 不 对 的, 放 了 不 就 完 了 吗? 何 苦 还 要 整 治 敢 于 声 张 正 义 的 人 士 呢? 曾 几 何 时, 你 老 人 家 不 是 如 此 鼓 励 鸣 放 的 吗? 不 是 还 特 别 要 求 党 团 员 带 头 鸣 放 的 吗? 不 是 还 口 口 声 声 高 谈 言 者 无 罪 闻 者 足 戒 的 吗? 现 在 又 该 作 何 解 释 呢? 恐 怕 只 说 一 声 阳 谋 还 是 不 够 吧, 反 正 我 是 想 不 通, 没 法 子 低 头 认 罪, 除 非 砍 下 我 的 头, 等 等, 等 等 一 时 间, 我 真 是 嚣 张 极 了 金 健 们 对 我 的 嚣 张 气 焰 恼 怒 不 已 先 是 宣 布 开 除 团 籍 并 定 为 共 青 团 叛 徒, 其 主 要 依 据 不 仅 仅 是 我 的 反 动 文 章 和 反 党 气 焰, 而 是 我 有 曾 经 打 算 参 加 民 主 同 盟 的 意 愿 这 不 能 不 算 露 馅 了 吧, 在 权 贵 们 的 心 目 中, 曾 经 一 道 浴 血 反 蒋 的 民 主 党 派 如 今 己 是 政 坛 上 的 敌 对 势 力 了, 因 为 他 毛 泽 东 己 经 拿 下 天 下 了, 其 它 党 派 尤 其 是 民 盟 该 遭 灭 顶 之 灾 乃 属 顺 理 成 章 的 事 情 了 据 说 最 最 可 恶 的 就 是 这 个 章 罗 联 盟, 而 我 想 参 加 民 盟 则 正 是 想 巴 结 这 两 个 反 动 头 目 我 知 道 他 们 如 此 抬 举 我 的 原 因 是 什 么 因 为 我 本 来 就 不 愿 加 入 共 青 团, 开 除 就 是 啦,

24 老 子 才 不 稀 罕 呢 由 于 扑 不 灭 我 的 嚣 张 气 焰, 金 健 们 就 提 前 宣 布 我 为 右 派, 但 我 却 死 活 不 签 字, 死 活 不 写 认 罪 书 我 一 再 向 判 官 质 问 我 何 罪 之 有? 言 者 无 罪 是 谁 说 的? 并 一 再 强 硬 表 示 : 我 既 然 敢 于 无 视 骗 局, 敢 于 自 投 阳 谋 罗 网, 我 就 决 不 会 随 便 低 头 的, 要 杀 要 剐 悉 听 尊 便 青 年 何 辜? 遭 此 荼 毒, 这 话 是 谁 讲 的? 为 何 拿 下 江 山 就 变 啦? 我 常 常 问 得 众 人 哑 口 无 言 为 彻 底 打 垮 我 的 嚣 张 气 焰, 水 利 厅 立 即 倾 尽 全 力, 专 门 为 我, 为 一 个 刚 过 21 岁 的 年 轻 人 筹 备 了 一 场 万 人 批 判 大 会 这 属 该 厅 空 前 绝 后 之 举 所 谓 万 人, 也 不 无 虚 张 声 势 之 嫌 在 此 起 彼 伏 的 口 号 声 中, 在 如 经 幡 招 摇 的 款 款 白 纸 横 幅 下, 我 举 目 环 顾, 尽 管 展 棚 之 外 的 条 状 空 间 皆 是 一 片 又 一 片 的 黑 压 压, 但 充 其 量 只 有 万 数 之 七 八 成 而 已 管 它 的, 即 使 超 过 万 人 老 子 也 无 所 谓, 去 你 妈 的! 实 事 求 是 地 讲,1957 年 的 批 斗 大 会 比 后 来 的 文 革 要 文 明 得 多 我 是 在 几 名 专 案 人 员 前 后 左 右 的 押 送 之 中 步 入 会 场 的, 还 可 坐 下, 没 挂 黑 牌 子, 没 戴 高 帽 子, 没 坐 喷 气 式 在 主 席 台 上 就 坐 的 人 正 是 我 在 文 章 中 特 指 的 一 长 串 三 大 主 义 的 化 身 大 会 则 由 我 所 尊 敬 的 两 位 专 家 也 是 我 的 顶 头 上 司 金 科 长 和 巩 科 长 轮 流 主 持 而 事 实 上 的 主 持 人 则 是 金 健 副 厅 长 他 是 握 有 生 杀 予 夺 之 权 的 总 导 演 他 在 主 席 台 上 首 先 作 了 批 斗 动 员, 调 子 定 得 很 高 很 高, 他 说 我 不 仅 是 言 者, 而 且 也 是 行 者 ; 不 仅 在 客 观 上 成 了 全 厅 右 派 尤 其 是 青 年 右 派 的 总 头 目, 而 且 在 事 实 上 也 组 织 了 一 个 反 动 小 集 团, 有 计 划 有 目 的 有 纲 领 我 也 想 鸣 一 下 就 是 公 开 抛 出 的 反 革 命 纲 领, 必 须 首 先 批 倒 批 臭 他 还 特 别 强 调 这 家 伙 人 小 鬼 大, 言 论 特 别 恶 毒, 接 着, 他 就 一 字 不 差 地 将 三 大 主 义 化 身 一 段 背 诵 了 一 遍 : 在 咱 们 水 利 厅, 三 大 主 义 化 身 就 可 排 成 一 长 串 队 伍, 他 们 的 气 焰 象 一 层 层 愁 云 惨 雾, 长 期 笼 罩 着 青 年 们 的 思 想 领 域, 使 人 动 弹 不 得, 否 则, 就 有 金 健 之 流 的 人 跳 将 出 来, 指 着 你 的 鼻 尖, 口 沫 横 飞 地 唾 骂 道 : 你 敢 反 对 我? 你 敢 反 对 老 子? 你 敢 反 对 党? 大 家 讲 讲, 这 恶 毒 不 恶 毒? 简 直 恶 毒 之 极! 他 煞 是 义 愤 填 膺, 以 致 咬 牙 切 齿, 竟 向 桌 面 猛 击 一 拳, 宛 如 乐 团 指 挥, 将 一 片 片 黑 压 压 的 方 阵 中 的 口 号 声 浪 推 向 了 高 音 区 : 坚 决 打 垮 右 派 向 党 猖 狂 进 攻! 右 派 不 投 降 就 叫 他 灭 亡!

25 坚 决 揪 出 反 动 小 集 团! 坦 白 从 宽, 抗 拒 从 严! 顽 抗 到 底, 死 路 一 条! 我 对 这 些 嚎 叫 并 不 在 意, 因 为 我 已 作 好 了 最 坏 的 准 备, 大 不 了 就 是 悖 喳 一 声, 走 进 高 墙, 为 真 理 赴 难 所 以, 我 对 轮 番 上 台 批 判 我 的 鹰 犬 们 究 竟 讲 了 些 什 么 捞 什 子 连 一 句 也 记 不 得 了 狂 吠 与 嗥 叫 是 很 难 给 人 留 下 印 象 的 不 过, 令 人 遗 憾 的 乃 是 中 国 历 史 竟 被 这 类 狂 吠 与 嗥 叫 淹 没 了 很 长 很 长 一 段 时 间, 远 远 超 过 了 五 分 之 一 世 纪 在 批 斗 进 程 中, 令 我 意 外 并 震 惊 的 事 情 还 是 终 于 发 生 了 被 勒 令 上 台 的 萧 文 竟 完 全 失 控, 他 将 我 们 平 日 的 闲 聊 也 倒 了 个 底 朝 天, 甚 至 还 有 加 油 加 醋 之 嫌 他 揭 发 道 : 这 个 右 派 还 对 我 说 过, 一 旦 章 罗 联 盟 得 逞, 他 要 先 杀 金 厅 长, 后 杀 牟 罗 汉, 牟 是 支 部 书 记 兼 队 长, 毕 业 于 四 川 大 学 土 木 工 程 系, 是 金 健 的 宠 儿 不 过, 为 了 让 萧 文 过 关, 我 对 他 揭 发 的 这 类 东 西 还 是 默 认 了, 因 为 我 并 未 真 真 实 实 地 割 下 金 副 厅 长 和 牟 队 长 的 脑 袋 瓜 子 儿, 充 其 量 只 属 思 想 反 动 而 己, 仅 此 而 己, 但 仅 拿 而 已 却 是 无 法 给 我 定 罪 的, 充 其 量 也 只 能 给 世 人 造 成 一 个 错 觉 : 这 小 子 的 确 是 个 青 面 獠 牙 的 反 动 分 子, 集 中 体 现 了 右 派 的 反 动 本 质 但 最 终 还 是 仅 此 而 己 不 过, 萧 文 此 举 却 反 倒 是 害 了 他 自 己 他 实 在 说 得 太 多 太 过 了, 且 无 任 何 人 证 旁 证 与 物 证, 既 经 不 住 别 人 多 问 几 个 为 什 么, 也 经 不 住 我 的 一 口 否 认 或 反 咬 我 后 来 才 知 道 他 是 中 了 离 间 计, 因 有 的 鹰 犬 说 我 己 经 揭 发 了 他 其 实, 一 开 始 我 就 把 他 推 得 远 远 的, 谁 知 他 竟 将 己 经 烧 掉 的 一 本 日 记 也 拿 来 坦 白 交 代 了, 把 烧 掉 的 内 容 几 乎 背 得 一 字 不 差 由 于 给 我 看 过, 他 怕 我 揭 发 而 失 去 了 坦 白 从 宽 的 机 会 真 笨 哇, 萧 文, 你 个 聪 明 绝 顶 的 萧 文 呀, 为 啥 一 下 子 就 被 吓 傻 了 呢? 仅 就 日 记 而 论, 他 也 可 谓 之 才 华 横 溢 兼 反 动 透 顶 了, 诸 如 平 庸 和 隐 忍 是 多 么 地 愚 蠢, 我 的 心 潮 己 如 大 海 的 狂 涛, 面 对 邪 恶, 我 愿 操 持 反 抗 的 宝 剑, 选 择 死, 让 热 血 抚 慰 我 的 灵 魂, 等 等 但 是, 这 颗 聪 慧 的 心 灵 却 连 长 矛 也 未 曾 举 举 就 自 投 罗 网 了, 比 我 还 不 值 而 我 的 另 一 位 同 龄 好 友 欧 阳 策 就 做 得 聪 明 多 了, 他 被 勒 令 上 台 时 不 惊 不 诧, 讲 得 天 衣 无 缝 : 听 了 大 家 对 这 个 右 派 的 揭 发 批 判, 使 我 深 受 教 育, 认 清 了 他 的 反 动 本 质, 他 的 的 确 确 是 一 个 不 折 不 扣 的 反 党 反 人 民 反 社 会 主 义 的 右 派 分 子 由 于 同 他 有 共 事 关 系, 我 又 是 团 干 部, 必 然

26 同 他 有 接 触 现 在, 我 要 坚 决 同 他 划 清 畀 限, 肃 清 他 的 流 毒 我 本 来 是 个 测 量 工 人, 是 党 一 手 把 我 培 养 成 技 术 干 部 的 我 不 会 忘 记 党 的 恩 情 我 要 在 大 风 大 浪 中 站 稳 无 产 阶 级 的 立 场, 同 他 斗 争 到 底 漂 亮! 我 与 他 之 间 不 会 再 有 什 么 大 的 瓜 葛 了 麻 烦 的 还 是 萧 文, 我 究 竟 该 把 他 托 举 上 岸 呢? 或 是 反 咬 一 口 呢? 啊, 他 毕 竟 才 刚 刚 结 婚 啊, 你 是 不 是 被 新 婚 弄 晕 了 头? 以 致 才 对 我 咬 得 如 此 愚 蠢 而 绝 情 呢, 啊, 友 谊, 暴 风 中 的 友 谊 呀, 你 究 竟 还 有 无 一 分 价 值 呢? 那 夜, 我 又 哭 了 不 知 人 生 是 梦 还 是 戏 万 人 大 会 的 次 日, 一 张 巨 幅 漫 画 发 出 了 一 个 晋 级 信 号 : 说 我 不 仅 是 右 派 分 子, 而 且 还 是 极 右 分 子, 距 现 行 反 革 命 分 子 也 只 有 一 步 之 遥 了 画 中 的 我 身 着 皇 袍, 摇 鹅 毛 扇 的 是 萧 文, 将 帅 则 有 欧 阳 策 等 数 人, 喽 罗 么, 站 了 一 长 串, 诸 如 反 社 会 主 义 分 子 烂 言 分 子 历 史 反 革 命 分 子 和 坏 分 子 等 等, 都 是 有 名 有 姓 的, 煞 是 热 闹 极 了, 任 凭 权 贵 指 定 就 是 了 看 来, 一 桩 团 伙 性 质 的 冤 案 已 经 杜 撰 成 型, 问 题 就 是 不 知 还 需 诛 连 多 少 人 我 天 天 都 被 专 案 组 带 到 青 羊 大 殿 前 的 一 口 落 地 大 锺 旁 近 处 是 一 对 沉 默 着 的 青 铜 神 羊, 人 们 早 己 把 它 俩 的 头 角 摸 得 光 亮 照 人 专 案 组 已 不 屑 于 深 挖 我 的 阶 级 劣 根 性 了, 因 为 他 们 已 将 我 的 工 商 业 兼 小 土 地 出 租 家 庭 出 身 一 笔 更 改 成 官 僚 大 地 主 了, 这 已 足 够 证 明 某 某 人 对 共 产 党 乃 是 怀 有 刻 骨 的 阶 级 仇 恨 了 故 专 案 组 当 务 之 急 是 要 我 必 须 承 认 有 个 反 党 小 集 团, 何 况 别 人 都 已 交 代 了, 与 漫 画 上 定 的 坐 次 完 全 一 致 但 我 只 报 之 一 笑 我 己 深 知 他 们 不 仅 要 彻 底 打 死 我, 而 是 还 要 借 我 之 口 来 咬 死 一 批 人 为 此, 牟 罗 汉 还 特 别 向 我 作 了 单 独 启 发 : 萧 文 年 龄 比 你 大, 生 活 经 验 比 你 多, 我 们 分 析 过, 不 是 你 指 使 他, 而 是 他 指 使 你, 这 才 符 合 逻 辑 不 过, 他 也 才 20 多 岁, 估 计 他 后 面 还 有 人 是 谁? 有 几 个? 你 都 要 揭 发 出 来, 不 要 包, 包 了 就 该 你 自 已 背 时 都 啥 时 候 啦, 还 要 讲 义 气? 你 有 情, 别 人 可 无 情 哦, 这 个 嘛, 你 也 该 有 体 会 了 不 错, 我 是 深 有 体 会 的 但 是, 要 我 出 卖 人 格, 学 疯 狗 乱 咬 还 是 办 不 到 的 因 此, 我 天 天 都 同 专 案 组 对 峙 着 青 羊 旁 边 常 常 充 斥 着 火 药 味

27 这 个 专 案 组 有 7 人, 其 中 最 为 凶 恶 者 莫 过 于 为 首 的 郭 天 仪 此 人 系 原 西 康 省 某 测 量 队 的 支 部 书 记 兼 指 导 员 他 的 习 性 属 于 蹲 在 板 凳 上 才 可 吞 食 大 块 肉 和 大 米 饭 的 那 类 三 八 式 老 干 部 此 人 目 光 尤 其 阴 冷, 一 顶 赵 本 山 式 的 灰 帽 子 只 顾 盖 住 脑 门 子, 露 出 的 刀 锋 脸 上 总 是 杀 气 纵 横 的, 与 大 殿 上 怒 目 圆 睁 的 道 家 天 师 各 有 千 秋 某 日, 我 与 他 短 兵 相 接 了 : 你 个 狗 操 的 真 是 不 见 棺 材 不 落 泪? 当 心 老 子 把 你 毙 啦! 他 双 目 充 血, 并 做 了 一 个 掏 枪 动 作 这 动 作 叫 我 好 生 眼 熟, 顿 觉 毛 骨 悚 然 你 敢 骂 人? 你 算 个 什 么 东 西, 我 毫 不 示 弱 骂 你, 老 子 还 要 揍 你, 咱 们 今 天 就 是 要 打 垮 右 派 猖 狂 进 攻, 保 卫 革 命 果 实! 他 一 句 一 个 惊 叹 号, 并 将 杯 子 摔 得 粉 粹, 举 起 了 拳 头 你 敢, 不 打 不 算 人, 我 想 把 事 情 闹 大, 愿 主 动 招 惹 皮 肉 之 苦 众 人 慌 忙 劝 阻 着 有 几 个 道 士 远 远 偷 看 着 两 只 青 羊 沉 默 着 但 是, 不 能 沉 默 的 历 史 却 霍 然 揭 开 了 一 个 大 谜 底, 瞬 即 发 生 的 一 幕 巧 得 象 杜 撰, 应 了 说 书 人 的 一 句 老 套 话 : 无 巧 不 成 书 几 乎 在 悄 然 无 声 之 中, 一 队 军 警 已 迅 速 包 围 了 青 羊 正 殿 闪 光 的 剌 刀 和 手 铐 令 我 猛 然 一 怔, 一 股 热 血 直 冲 脑 门 子, 而 中 枢 神 经 则 迅 即 叫 我 作 好 赴 难 准 备 : 挺 着 胸 脯 走, 挺 起 胸 脯 死, 正 当 我 在 心 中 向 母 亲 告 别 的 时 候, 只 听 得 领 头 者 猛 喝 一 声 : 谁 是 郭 天 仪? 站 出 来, 不 准 动, 所 有 的 长 枪 和 短 枪 都 同 时 指 向 他 啊, 原 来 如 此! 陪 同 行 动 的 人 事 处 处 长 老 红 军 罗 永 金 迅 即 代 表 厅 党 组 首 先 宣 布 开 除 郭 天 仪 的 党 籍 和 公 职, 接 着 是 持 枪 者 出 示 逮 捕 证, 签 名, 上 铐 快 得 叫 人 目 不 暇 接 真 没 想 到 郭 天 仪 咕 哝 着, 形 如 落 水 狗 我 在 惊 魂 稍 定 之 后 立 即 表 现 出 了 惊 人 的 投 掷 技 巧, 你 个 狗 操 的, 使 郭 天 仪 失 去 帽 子 庇 护 的 脑 门 子, 被 我 的 瓷 杯 砸 出 了 血 花 子 若 不 是 罗 处 长 上 前 劝 阻, 我 楝 起 的 砖 头 可 就 更 加 厉 害 了 杂 种 我 心 中 痛 快 极 了 当 警 车 长 鸣 而 去 之 后, 被 召 至 大 食 堂 的 人 们 很 快 挤 成 了 一 片 黑 压 压, 静 得 出 奇, 静 得 几 乎 令 人 窒 息 啊, 原 来 如 此, 大 食 堂 顿 时 炸 锅 了

28 这 个 左 得 出 奇 的 家 伙 原 来 竟 是 一 个 血 债 累 累 的 日 伪 汉 奸, 帮 助 日 本 鬼 子 对 我 施 行 三 光 政 策 的 有 他, 率 还 乡 团 屠 杀 活 埋 我 抗 日 军 民 的 有 他, 同 鬼 子 们 奸 杀 花 姑 娘 的 有 他, 用 剌 刀 挑 起 婴 儿 取 乐 的 有 他 银 幕 上 的 民 族 败 类 都 远 远 不 及 他 所 以, 冲 在 反 右 第 一 线 的 仍 然 有 他, 被 金 健 副 厅 长 委 以 重 任 的 也 有 他, 很 显 然, 是 毛 时 代 的 特 殊 逻 辑 帮 助 郭 天 仪 完 成 了 另 一 个 郭 天 仪 的 角 色 转 换 和 形 象 再 造 他 用 他 学 得 的 左 求 得 了 左 的 庇 护 他 用 他 虚 构 的 苦 大 仇 深 换 得 了 唯 成 份 论 的 青 睐 他 用 他 伪 装 的 勇 敢 换 得 了 英 雄 的 美 名 他 用 他 泥 鳅 般 的 技 巧 钻 过 了 冤 屈 了 无 数 人 的 拉 网 式 肃 反 运 动 本 能 和 直 觉 己 确 凿 无 误 地 告 诉 他 : 和 平 年 代 的 主 要 打 击 目 标 己 不 再 是 失 去 土 地 的 地 主 和 失 去 工 厂 的 资 本 家 了, 而 正 是 在 他 治 下 的 成 堆 成 堆 的 读 书 人, 也 就 是 泥 腿 子 们 习 称 的 臭 知 识 分 子 所 以, 此 番 专 政 目 标 的 转 换 不 仅 给 没 喝 过 墨 水 的 人 们 带 来 了 史 无 前 例 的 至 高 无 尚 的 荣 耀 和 比 比 皆 是 的 擢 升 机 会, 而 且 也 为 郭 天 仪 这 种 死 有 余 辜 的 民 族 败 类 营 造 了 一 个 个 避 风 港, 以 致 在 他 行 将 偿 还 血 债 之 时 才 会 发 出 真 没 想 到 的 惊 讶 和 悲 叹 这 真 是 一 个 极 不 寻 常 的 时 代, 相 声 逻 辑 无 处 不 在 派 上 大 用 场 但 还 有 一 个 真 没 想 到, 郭 天 仪 的 被 捕 竟 反 而 使 这 个 相 声 逻 辑 得 到 了 新 的 补 充 与 发 展 当 他 带 着 我 砸 出 的 血 花 子 消 失 之 后 就 立 即 出 现 了 一 条 新 的 杠 子, 由 反 右 领 导 小 租 十 分 ( 不 是 九 分 ) 慎 重 地 宣 告 道 : 郭 天 仪 在 被 捕 之 前 仍 然 是 代 表 党 的 领 导, 反 对 他 仍 然 是 反 党, 向 他 交 代 的 问 题 仍 然 有 效 这 条 杠 子 对 我 倒 是 无 所 谓 的, 因 为 我 从 未 向 他 或 他 们 交 代 过 任 何 问 题, 但 是, 同 他 有 瓜 葛 的 人 们 就 惨 了 下 有 二 例 : 宋 椿 正 是 因 为 也 仅 仅 因 为 说 过 郭 指 导 员 不 修 边 幅 才 被 揪 出 来 的, 据 说 这 是 蓄 意 丑 化 党 员 干 部, 也 是 蓄 意 丑 化 了 党 的 领 导, 其 主 要 旁 证 还 有 : 宋 椿 曾 拒 绝 了 一 位 女 性 党 员 对 他 的 爱 恋, 气 得 此 女 几 乎 痛 不 欲 生 这 是 可 证 明 宋 椿 对 共 产 党 怀 有 刻 骨 仇 恨 于 是, 这 位 比 我 稍 大 一 点 的 美 男 子 就 从 此 难 逃 厄 运 继 后, 我 们 成 了 生 死 之 交 此 为 例 一 例 二 是 葛 嘉 泉 他 与 我 同 龄, 聪 明 绝 顶, 是 从 测 量 工 人 中 提 干 培 养 的 尖 子, 文 思 敏 捷, 口 若 悬 河, 且 己 春 风 得 意, 是 厅 人 事 处 长 的 接 班 人 选 之 一 郭 天 仪 一 案 正 是 由 他 手 持 公 安 部 的 特 许 证 件 调 查 立 案 的, 历 时 半 年 有 余 那 是 在 昔 日 惨 遭 蹂 躏 的 华 北 平 原 上 听 取 幸 存 者 的 血 泪 控 诉, 逐 一 核 实 着 郭 天 仪 的 桩 桩 罪 行, 其

29 悲 愤 可 想 而 知, 辛 苦 也 可 想 而 知 返 蓉 述 职 后, 他 若 好 好 休 整 一 下 反 倒 无 事 谁 知 他 也 听 信 了 带 头 鸣 放 之 类 的 阳 谋 谎 言, 怀 着 赤 子 之 心 被 毛 引 蛇 出 洞 了 尽 管 他 是 挖 出 郭 天 仪 的 头 号 功 臣, 但 仍 属 居 功 骄 傲 而 滑 入 反 动 派 之 列 的 极 端 个 人 主 义 者, 据 说 在 本 质 上 与 郭 天 仪 别 无 二 致, 故 仍 然 不 可 赦 免 他 继 后 蒙 受 的 苦 难 与 悖 辱 是 险 些 致 命 的 我 们 也 成 了 患 难 之 交, 至 今 仍 是 挚 友 不 是 笑 谈, 阳 谋 加 相 声 逻 辑 真 是 成 了 一 个 时 代 的 专 利 品 牌 和 吏 治 工 具, 它 对 一 代 代 无 辜 者 的 灵 魂 摧 残 犹 如 悖 迟 处 死 毛 泽 东 的 小 册 子 令 我 最 终 崩 溃 了 毛 在 1957 年 放 长 线 钓 到 的 大 鱼 除 了 我 和 萧 文 宋 椿 葛 嘉 泉 这 样 成 千 上 万 的 年 轻 人 之 外, 真 正 懂 得 政 治 的 职 业 政 客 恐 怕 就 太 少 了 然 而, 毛 的 杀 戒 既 开, 局 面 也 是 不 好 收 拾 的, 例 如, 规 定 每 个 单 位 都 要 揪 出 5% 以 上 的 一 小 撮 也 确 非 易 事 所 以, 如 何 追 查 我 的 小 集 团 就 为 水 利 厅 的 纵 深 发 展 并 超 额 完 成 任 务 提 供 了 十 分 有 利 的 条 件 不 过, 这 也 并 非 易 事, 虽 然 我 的 专 案 组 组 长 己 经 易 人 并 加 强 了 力 量, 但 我 仍 与 他 们 对 峙 着 有 青 羊 作 证 似 乎, 我 与 这 处 道 家 圣 地 已 结 下 难 解 之 缘 很 多 很 多 年 后, 在 有 关 水 文 化 方 面 的 学 术 研 究 中, 天 人 合 一 的 道 家 理 念 对 我 的 启 迪 还 真 是 不 小 呢 不 过, 眼 前 的 对 峙 却 令 双 方 都 是 很 不 愉 快 的, 为 打 破 这 个 僵 局, 金 健 们 就 干 脆 将 已 挖 正 挖 和 将 挖 的 反 社 会 主 义 分 子 烂 言 分 子 坏 分 子 等 等 都 统 统 算 成 了 我 的 喽 罗, 明 确 指 令 这 班 宝 贝 在 交 代 问 题 时, 都 必 须 首 先 同 我 挂 勾, 就 连 乱 搞 女 人 的 男 人 和 乱 搞 男 人 的 女 人 也 是 受 了 我 的 反 动 影 响 或 是 听 了 我 的 唆 使 之 后 才 发 生 了 公 狗 与 母 狗 的 那 种 交 媾 行 为 的, 据 说 只 要 咬 了 我 就 可 得 到 从 宽 处 理, 等 等 同 时, 专 案 组 还 向 我 作 了 进 一 步 的 暗 示 : 即 使 不 将 我 列 为 现 行 反 革 命 分 子 逮 捕 法 办, 至 少 也 是 极 右 翼 分 子, 从 政 治 上 彻 底 处 以 极 刑 勿 须 讳 言, 在 此 般 立 体 打 击 中, 我 的 精 神 己 经 有 些 支 撑 不 住 了, 在 梦 中 也 可 听 到 灵 肉 的 坍 塌 声, 因 为, 我 毕 竟 还 是 一 个 孩 子 啊, 加 之 那 只 刚 刚 飞 逝 的 蓝 蝴 蝶 还 在 不 断 地 撞 击 着 我 灵 魂 中 的 脆 弱 面 呢 不 过, 在 青 羊 旁 的 这 处 灵 魂 屠 场 里, 令 我 精 神 最 终 频 于 崩 溃 的 主 要 原 因 还 是 认 真 读 了 毛 泽 东 同 志 根 据 1956 年 在 最 高 国 务 会 议 上 的 讲 话 整 理 而 成 的 关

30 于 正 确 处 理 人 民 内 部 矛 盾 的 问 题 这 本 隆 重 推 出 的 小 册 子 之 后 将 它 与 去 冬 5 个 多 小 时 的 内 部 传 达 稿 相 对 照, 巳 是 风 马 牛 不 相 及 了 它 已 真 正 变 成 一 张 疏 而 不 漏 的 阳 谋 天 网 了 毛 在 小 册 子 中 毫 不 讳 言 他 提 倡 双 百 方 针 和 鼓 励 鸣 放 的 真 正 用 意 是 什 么, 并 对 他 创 造 的 阳 谋 论 作 了 新 的 发 挥 文 中 的 潜 台 词 也 能 叫 人 看 得 明 白 : 手 段 嘛, 仅 仅 是 手 段, 目 的 才 是 主 要 的 他 说 他 最 后 拿 出 的 划 分 香 花 与 毒 草 的 6 条 标 准 尽 管 迟 了 些, 放 了 马 后 炮, 但 却 达 到 了 有 利 于 大 鸣 大 放 的 目 的 据 说 这 是 一 条 十 分 ( 不 是 九 分 ) 成 功 的 经 验 树 欲 静 而 风 不 止 嘛 黑 云 压 城 城 欲 摧 嘛 我 们 是 被 迫 反 击 的 嘛 这 下 可 好 了, 牛 鬼 蛇 神 自 已 跳 出 来 了, 大 鱼 也 钓 出 来 了, 毒 草 也 大 长 特 长 了, 革 命 人 民 就 正 好 对 这 些 丑 类 聚 而 歼 之 了 这 哪 有 什 么 信 义 不 信 义? 哪 有 什 么 道 德 不 道 德? 哪 有 什 么 正 大 不 正 大? 哪 有 什 么 磊 落 不 磊 落?, 除 了 极 端 残 暴 的 列 宁 和 斯 大 林 之 外, 还 有 谁 曾 用 过 这 种 极 端 卑 劣 的 手 段 来 迫 害 过 自 己 的 论 敌 或 政 敌? 这 是 史 无 前 例 的 诱 言 治 罪 啊 我 顿 时 变 得 悲 愤 不 已 了 在 悲 愤 中, 我 真 正 懂 得 了 楚 大 夫 何 以 拔 剑 问 天 ; 在 悲 愤 中, 我 仿 佛 听 见 了 文 天 祥 的 正 气 歌 和 谭 嗣 同 的 题 壁 绝 唱 ; 在 悲 愤 中, 我 已 无 所 畏 惧, 决 定 以 死 相 争 了, 我 何 罪 之 有? 历 史 将 宣 判 我 无 罪, ; 言 者 无 罪, 哼, 谁 之 罪? ; 惩 罚 吧, 不 就 一 付 镣 铐 么? ; 毁 灭 吧, 人 生 自 古 谁 无 死? ; 中 国 啊, 我 多 灾 的 祖 国 啊, 莫 非 民 主 共 和 永 远 是 个 梦? 这 是 我 一 次 又 一 次 的 认 罪 书 和 请 罪 书, 或 者 摘 引 烈 士 诗 钞 并 加 注, 如 为 了 免 除 下 一 代 的 苦 难, 我 愿 我 愿 把 这 牢 底 坐 穿, ( 坐 穿 了 吗? 你 能 生 穿 马 列 中 国 的 牢 底 吗?) 实 际 上, 我 是 在 用 我 的 反 动 气 焰 向 人 世 间 留 下 几 行 临 别 赠 言 而 已, 亦 为 无 奈 而 悲 怆 的 心 声 我 总 觉 得 历 史 是 有 一 个 回 音 壁 的, 迟 早 总 会 引 起 一 丝 反 响 的, 因 为, 我 始 终 相 信 中 国 是 全 体 中 国 人 的, 决 非 暴 君 一 人 之 王 土 怀 着 这 个 信 念, 我 选 择 了 死 亡 觉 得 断 喉 一 死 并 非 怯 懦 者 的 解 脱, 而 是 一 种 特 殊 的 呐 喊 与 追 求 翻 开 中 国 历 史, 这 样 的 献 身 者 又 何 止 成 千 上 万, 尽 管 置 我 于 绝 境 的 这 个 年 代 对

31 自 杀 行 为 已 下 了 一 个 全 新 的 定 义 : 属 自 绝 于 人 民 的 现 行 反 革 命 行 为 但 是, 我 仍 然 乐 意 去 换 取 这 个 所 谓 遗 臭 万 年 的 生 命 终 点 了, 操 他 娘 的! 这 是 一 个 难 忘 而 混 沌 的 瞬 间, 只 觉 天 地 玄 黄, 分 不 清 是 地 狱 的 精 灵 或 是 人 间 的 鬼 怪, 是 魅 魑 的 眼 睛 或 是 昏 黄 的 灯 光 它 们 都 在 跳 耀 着, 狞 笑 着 而 老 成 都 的 吆 喝 声 和 叫 卖 声 却 又 是 那 么 地 亲 切 而 熟 悉, 尽 管 渐 渐 变 得 遥 远 而 陌 生 惟 独 喇 叭 声 和 引 擎 声 才 对 我 始 终 保 持 着 异 样 的 吸 引 力, 尤 其 是 那 扬 尘 的 轮 子, 仿 佛 都 在 唱 着 歌, 唱 着 夜 歌 和 白 天 的 歌 我 觉 得 是 时 候 了, 是 的, 是 时 候 了, 我 又 猛 喝 了 几 口, 痛 下 了 最 后 的 决 心 霍 然 之 间, 有 几 声 小 儿 的 啼 哭, 和 老 板 娘 哼 起 的 小 乖 乖 哟 小 乖 乖, 竟 如 鬼 使 神 差 般 地 重 重 地 击 中 了 我 的 脆 弱 面, 令 我 在 一 阵 坍 塌 般 的 巨 痛 和 压 迫 之 下, 仿 佛 听 见 了 母 亲 也 曾 对 我 唱 过 的 这 只 单 调 的 摇 篮 曲, 令 我 在 生 与 死 的 门 槛 上 动 摇 了, 但 最 终 还 是 发 出 了 一 声 狂 叫 并 向 轮 子 奔 去, 然 后 才 彻 底 失 去 知 觉 醒 来 后, 专 案 组 己 送 我 去 洗 了 肠 他 们 以 为 我 是 服 毒 自 杀 的 实 际 上 是 一 辆 自 行 车 把 我 撞 翻 了 ( 偶 然 把 我 救 了 ) 其 实, 细 想 起 来, 我 在 骨 子 里 并 不 想 死, 我 还 想 活, 因 为 我 仍 然 是 个 懦 夫, 同 时 对 于 自 已 尚 未 展 开 的 未 来 也 仍 然 抱 有 幻 想 毕 竟 我 才 21 岁 啊! 不 过, 没 料 到 此 醉 竟 为 我 带 来 了 空 前 的 宽 松, 鹰 犬 们 对 我 变 得 客 气 多 了, 对 我 加 以 重 点 防 范 的, 仅 仅 是 我 有 无 偷 跑 寻 死 的 迹 象 而 已 死 囚 末 日 纪 在 等 待 宣 判 的 日 子 里, 人 们 还 不 时 倍 我 散 散 心, 例 如 逛 逛 街, 看 看 电 影, 或 去 公 园 什 么 的 反 正, 只 要 确 保 我 的 肉 体 存 在 就 算 监 管 者 们 完 成 任 务 了 某 日, 正 是 杜 甫 草 堂 梅 花 盛 开 时 节, 一 走 进 梅 苑, 已 多 有 双 双 对 对 流 连 忘 返 在 这 片 香 雪 海 的 傲 寒 香 雾 之 中 了 从 不 少 留 影 者 中, 我 竟 不 经 意 地 见 到 了 一 个 似 曾 相 识 的 倩 影, 哦, 那 不 正 是 从 我 身 边 飞 走 的 蓝 蝴 蝶 吗? 此 时, 她 正 倚 在 一 位 俊 男 的 肩 头 上, 而 脚 架 上 的 高 挡 相 机 则 瞬 即 喀 喳 一 声, 为 他 们 留 下 了 1958 年 初 春 的 美 好 时 辰 我 迅 速 躲 开 了 她 曾 经 留 给 我 的 那 个 背 影 巳 经 完 全 改 变 了, 长 辫 子 和 蓝 蝴 蝶 都 已 经 不 见 了 留 下 的 一 头 秀 发 已 经 烫 成 另 外 一 番 风 韵 了 显 然, 她 在

32 给 我 留 下 了 一 个 少 女 的 背 影 和 一 瞬 悲 情 之 后, 已 从 另 一 道 门 槛 跨 入 她 底 美 丽 人 生 了 我 心 中 的 蓝 蝴 蝶 已 是 永 远 飞 逝 了 这 是 以 卵 击 石 的 必 然 代 价, 我 与 青 春 初 恋 幸 福 种 种 皆 失 之 交 臂 了, 而 且 只 有 从 二 旬 出 头 的 人 生 起 点 上 迅 速 走 向 地 狱 了 在 诗 圣 的 故 居 中, 突 然 面 对 人 生 和 命 运 的 巨 大 悖 论, 着 实 令 我 心 中 郁 闷 极 了 仅 在 这 一 瞬 之 间 的 悲 伤 中, 该 死, 我 竟 落 出 了 两 滴 泪 不 过 还 好, 这 泪 并 没 被 人 查 觉 然 而, 从 那 日 之 后, 我 又 变 得 浮 躁 不 安 了, 天 天 闹 着 要 喝 酒, 给 少 了 也 要 闹 我 想 一 醉 方 休, 醉 死 方 休 这 期 间, 好 在 老 红 军 罗 永 金 处 长 找 我 作 了 多 次 长 谈, 他 末 了 都 是 这 样 几 句 话 : 你 至 少 得 想 想 你 的 母 亲 哦, 还 有 你 的 前 途 哇, 年 纪 轻 轻 的, 精 精 灵 灵 的, 犯 错 误 难 免 嘛, 改 了 就 好 嘛, 等 等, 等 等 眼 圈 总 是 湿 湿 的, 还 有 叹 息 这 位 走 路 总 爱 打 小 跑 的 江 西 老 表 非 常 善 良, 我 听 过 他 唱 的 兴 国 山 歌, 高 吭 而 粗 嘎 四 年 后, 他 到 青 城 山 下 见 到 我 从 死 人 堆 里 爬 出 来 的 时 候, 还 掉 了 眼 泪 呢 另 外 还 有 老 专 家 金 述 贤 科 长 也 曾 含 着 泪 水 对 我 讲 : 孩 子 啊, 你 切 莫 聪 明 反 被 聪 明 害 哟, 千 万 不 能 有 那 个 念 头 呀, 再 怎 样 都 要 活 下 去 活 下 去 哦, 就 算 听 我 老 头 子 一 句 劝 吧, 你 就 不 要 叫 人 心 痛 呐, 好 吗? 他 是 一 位 与 世 无 争 的 德 高 望 重 的 测 绘 专 家, 在 解 决 成 都 平 原 的 骨 干 控 制 网 络 的 难 题 方 面 颇 有 理 论 建 树, 业 绩 卓 著, 曾 出 席 过 刘 少 奇 主 持 的 全 国 群 英 会 回 来 传 达 会 议 精 神 时, 他 一 再 津 津 乐 道 的 是 上 台 致 辞 的 红 领 巾, 夸 赞 小 乖 乖 们 真 是 乖 极 啦, 因 为 他 没 有 亲 骨 肉, 所 以, 他 总 爱 向 身 边 的 年 轻 人 慷 慨 倾 注 着 一 位 长 者 的 父 爱 情 谊, 加 之 一 贯 爱 才 如 命, 以 致 在 这 种 时 候 还 敢 如 此 痛 惜 我 和 萧 文 等 人, 甚 至 在 万 人 批 斗 大 会 上, 轮 到 我 上 台 表 态 作 答 时, 作 为 大 会 主 持 者 的 他, 也 竟 敢 异 常 和 霭 地 对 我 耳 语 道 : 唔, 态 度 要 好 哦, 态 度 一 定 要 好 哇, 孩 子 尽 管 隔 主 席 台 上 的 金 健 副 厅 长 仅 有 咫 尺 之 遥 啊, 我 该 向 您 的 魂 灵 下 跪 呀, 慈 父 般 的 金 贤 述 老 人 二 十 余 年 后, 当 这 两 位 履 历 完 全 不 同 的 老 人 相 继 搂 住 我 的 肩 头 时, 都 是 一 样 地 啜 泣 难 止 了 啊, 那 令 人 难 忘 的 死 囚 末 日 呀, 和 末 日 中 的 那 束 天 光, 还 有 那 只 飞 逝 的 蓝 蝴 蝶 你 们 恍 若 天 启 般 地 将 我 行 尸 走 肉 般 的 青 春 和 生 命 挽 留 在 人 间, 使 我 终 于 获 得 一 刻 平 静 去 接 受 那 个 未 知 的 未 来

"航海王"人物人格特質探究doc

航海王人物人格特質探究doc 篇 名 : 航 海 王 人 物 人 格 特 質 探 究 作 者 : 徐 巧 珊 草 屯 商 工 會 二 一 班 指 導 老 師 : 黃 瓊 瑤 老 師 壹 前 言 夢 想 是 人 追 尋 成 功 的 第 一 步, 有 了 它 便 有 朝 前 的 動 力, 有 人 說 : 人 因 夢 想 而 偉 大, 在 這 裡 我 便 有 深 感 受, 在 航 海 王 裡 他 們 都 有 屬 於 自 己 的 夢 想,

More information

1898 1934 19966 1 52 72 76 92 174 260 416 423 438 449 475 487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More information

<31362DBDC3A5CDA7BDB9EAAC49AD70B5652E786C7378>

<31362DBDC3A5CDA7BDB9EAAC49AD70B5652E786C7378> 衛 -1 類 診 所 計 畫 衛 -1.1.0 1. 策 略 聯 盟 : 與 醫 學 中 心 合 作, 以 策 略 聯 盟 方 式 精 進 本 縣 優 質 醫 療 服 務 2. 遠 距 醫 療 暨 教 學 診 : 結 合 遠 距 醫 療 建 置 個 案 教 學, 開 放 本 縣 醫 院 及 各 衛 生 所 室 連 線, 辦 理 遠 距 繼 續 教 育 暨 專 業 特 殊 病 例 討 論 會 3. 假

More information

工作報告:

工作報告: 國 立 高 雄 師 範 大 學 一 0 三 學 年 度 第 一 次 行 政 會 議 議 程 一 會 議 開 始 二 主 席 報 告 三 上 次 會 議 紀 錄 確 認 四 上 次 會 議 執 行 情 形 報 告 ( 一 ) 提 案 部 份 ( 二 ) 各 單 位 有 關 工 作 執 行 部 份 ( 請 參 閱 上 次 會 議 執 行 情 形 報 告 表 ) 五 工 作 報 告 六 提 案 討 論 :

More information

2

2 從 梁 心 出 發. 重 新 認 識 振 英 2 CY 這 個 人 CY CY CY CY CY CY CY 1 因為家貧 媽媽通常蒸一大鍋饅頭做飯 振英每天早上就帶著一個饅頭 逕自上學去 2 敢 於 承 擔 三 歲 時 的 冷 饅 頭 3 留 給 客 人 的 午 餐 肉 4 5 CY 6 小學六年級獲頒警察福利 五年獎學金 入讀英皇書院 CY 姐姐 妹妹及父親 為母親慶祝生日 CY 的姐姐站在後排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Book9

Microsoft Word - Book9 葬 書 ( 下 ) 佈 陣 十 方 成 立 指 揮 中 心 層 巒 疊 障 千 山 翠 微, 紓 回 連 綿 的 重 山 復 重 山, 侍 朝 衛 迎, 前 後 有 序, 巋 巘 隱 逸 著 一 片 風 水 寶 地, 牛 臥 馬 馳, 鸞 飛 鳳 舞, 滕 蛇 委 蛇, 縈 藟 纏 繞 在 葺 襲 的 斷 續 峰 巒 之 間! 離 正 午 十 二 時 整 還 有 半 個 鐘 頭, 接 近 天 頂 的

More information

2006 Carleton University

2006 Carleton University * 44 2006 Carleton University 2014 6 15 3 45 1949 1999 1972 2 Shanghai Communique 1968-70 1969 2 1970 10 20 18 take note of 46 2007 2008 2008 2014 6 15 3 47 18 1940 1971 1969-70 48 2008 5 10 TSSCI 2007

More information

L A TEX 2003 Tang 2

L A TEX 2003 Tang 2 The Sad One PDF Tang L A TEX 2003 Tang 2 1 C C C C C 3 4 2 5 C 6 3 7 C C 8 4 9 10 5 11 12 6 13 14 7 15 8 16 25380 17 18 9 19 10 20 21 11 22 12 23 ( ) ( ) 13 24 25 14 26 C 27 28 15 29 1 1 G 10 9 30 1831

More information

惜 子 心 語 第 一 本 圖 書 歐 諾 生 家 長 作 者 : 江 李 志 豪 插 圖 : 洪 波 青 田 教 育 中 心 以 上 這 些 介 紹, 不 知 是 否 很 熟 悉 呢? 一 天, 女 兒 請 媽 媽 替 她 寫 上 這 些 字 句 在 她 的 作 品 上, 主 題 是 小 朋 友

惜 子 心 語 第 一 本 圖 書 歐 諾 生 家 長 作 者 : 江 李 志 豪 插 圖 : 洪 波 青 田 教 育 中 心 以 上 這 些 介 紹, 不 知 是 否 很 熟 悉 呢? 一 天, 女 兒 請 媽 媽 替 她 寫 上 這 些 字 句 在 她 的 作 品 上, 主 題 是 小 朋 友 惜 子 園 2 0 0 7 年 1 月 第 2 2 期 校 長 的 話 黃 少 蘭 校 長 家 養 着 兩 頭 狗, 一 隻 叫 Candle, 一 隻 叫 Panda 自 1996 年 把 牠 們 帶 回 家 後, 漸 漸 對 牠 們 的 脾 氣 多 我 了 解, 感 情 也 深 厚 了, 養 狗 的 人 大 概 都 有 同 樣 的 經 歷, 就 是 把 狗 當 成 家 庭 成 員 所 以 我 給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13035B773A55FA5ABB0EAA4A4B1D0BAC2B0EAA4E5ACECB8D5C344A774B8D1B5AA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13035B773A55FA5ABB0EAA4A4B1D0BAC2B0EAA4E5ACECB8D5C344A774B8D1B5AA2E646F63> 新 北 市 立 國 民 中 學 105 學 年 度 教 師 聯 合 甄 選 試 題 科 目 : 國 文 科 一 單 題 ( 共 35 題, 每 題 2 分, 共 70 分 ) 引 商 刻 羽, 抗 墜 疾 徐 這 裡 的 引 商 刻 羽 指 的 是 什 麼? 雕 刻 金 石 演 奏 音 樂 建 築 房 屋 製 造 商 品 下 列 哪 一 句 並 未 表 明 季 節 或 時 間? 桃 李 春 風 一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One piece

Microsoft Word - One piece 管 理 學 專 題 報 告 魯 夫 的 覺 醒 --- 從 海 賊 王 談 領 導 與 激 勵 指 導 老 師 : 魏 郁 禎 老 師 統 計 一 9 3 3 0 4 0 2 9 陳 勇 志 經 濟 三 9 1 2 0 8 0 2 8 許 乃 文 經 濟 三 9 1 2 0 8 0 7 8 林 立 雲 經 濟 三 9 0 5 0 7 0 1 6 李 思 嫻 經 濟 三 9 0 5 0 7 0 0 6

More information

1 1 1 1 2 3 3 3 4 4 5 5 5 6 6 7 7 9 9 9 10 11 11 11 1. 2. 3. 4. 1 2 11 12 12 12 12 13 13 13 15 15 16 16 17 18 18 18 19 19 19 20 20 20 21 22 22 22 23 23 1. 2. 23 25 27 27 28 28 28 29 29 29 30 31 31 31 32

More information

月 一 厚 冊, 每 冊 均 有 九 到 十 篇 的 翻 譯 文 學, 長 篇 則 分 期 連 載 從 1935 年 5 月 到 1936 年 4 月 共 出 十 二 期 這 十 二 期 世 界 文 庫 中, 至 少 有 十 二 部 翻 譯 作 品 在 戰 後 台 灣 流 傳 包 括 : 1. 傅

月 一 厚 冊, 每 冊 均 有 九 到 十 篇 的 翻 譯 文 學, 長 篇 則 分 期 連 載 從 1935 年 5 月 到 1936 年 4 月 共 出 十 二 期 這 十 二 期 世 界 文 庫 中, 至 少 有 十 二 部 翻 譯 作 品 在 戰 後 台 灣 流 傳 包 括 : 1. 傅 幽 靈 譯 者 半 山 與 流 亡 文 人 戰 後 台 灣 譯 者 生 態 初 探 賴 慈 芸 師 大 翻 譯 所 tysharon@ntnu.edu.tw 摘 要 本 文 描 述 1945 至 1965 年 間, 在 台 灣 有 譯 作 單 行 本 印 行 紀 錄 的 譯 者 生 態 台 灣 在 1945 年 結 束 長 達 半 世 紀 的 日 治 時 期 之 後, 由 於 語 言 因 素, 台

More information

政 府 他 又 通 過 了 所 謂 的 國 安 三 法, 就 是 集 遊 法 人 團 法 還 有 國 安 法 這 三 個 法, 來 取 代 戒 嚴 法 裡 面 其 實 就 是 把 人 民 一 些 基 本 的 這 些 公 民 政 治 權 利 都 凍 結, 包 括 集 會 遊 行 還 有 人 民 的 結

政 府 他 又 通 過 了 所 謂 的 國 安 三 法, 就 是 集 遊 法 人 團 法 還 有 國 安 法 這 三 個 法, 來 取 代 戒 嚴 法 裡 面 其 實 就 是 把 人 民 一 些 基 本 的 這 些 公 民 政 治 權 利 都 凍 結, 包 括 集 會 遊 行 還 有 人 民 的 結 20141202 名 人 論 壇 - 黃 國 昌 與 林 佳 範 談 公 民 力 量 @ 師 大 學 生 會 主 持 人 : 有 所 關 心 以 及 有 所 努 力 的 兩 位 前 輩, 那 我 們 今 天 就 邀 請 到 兩 位 來 為 我 們 講 一 些 身 為 大 學 生, 也 就 是 公 民 的 我 們, 能 夠 對 這 個 社 會 上 有 什 麼 樣 的 回 饋, 以 及 我 們 有 哪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doc

Microsoft Word - ?????.doc 药 师 琉 璃 光 如 来 本 愿 功 德 经 浅 释 宣 化 上 人 讲 述 一 九 八 三 年 于 美 国 加 州 洛 杉 矶 金 轮 圣 寺 开 经 偈 : 无 上 甚 深 微 妙 法 百 千 万 劫 难 遭 遇 我 今 见 闻 得 受 持 愿 解 如 来 真 实 义 释 迦 牟 尼 佛 为 了 我 们 众 生 这 个 生 死 的 问 题, 出 现 在 这 个 娑 婆 世 界 他 生 在 皇

More information

週次

週次 週 次 每 日 好 客 1 句 ( 取 自 客 語 初 級 認 證 ) 認 證 通 過 簽 名 閩 南 語 諺 語 3 1. 華 語 : 他 外 婆 在 鄉 下 養 很 多 家 禽 家 畜 客 語 : 厥 姐 婆 ( 阿 婆 ) 在 荘 下 畜 當 ( 蓋 ) 多 頭 牲 2. 華 語 : 你 難 得 來, 中 午 殺 雞 請 你 客 語 : 你 罕 得 來, 當 晝 殺 雞 仔 請 你 3. 華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20140126 \247\332\241u\267R\241v\254G\247\332\246b \267\250\261\254\265q\266\307\271D.doc)

(Microsoft Word - 20140126 \247\332\241u\267R\241v\254G\247\332\246b \267\250\261\254\265q\266\307\271D.doc) 我 愛 故 我 在 日 期 :2014 年 1 月 26 日 經 文 : 彼 得 前 書 一 :13-25 楊 惇 皓 傳 道 引 言 上 禮 拜 講 到 v3 因 著 父 神 的 大 憐 憫, 藉 耶 穌 基 督 從 死 裡 復 活, 重 生 了 我 們 又 v 8 提 到, 因 信 祂 就 有 說 不 出 來, 滿 有 榮 光 的 大 喜 樂 並 且 得 著 信 心 的 果 效, 就 是 靈 魂

More information

学习2013年全国两会心得

学习2013年全国两会心得 1 2 学 习 2013 年 全 国 两 会 心 得 2013 年 全 国 两 会 的 帷 幕 已 经 拉 下, 但 两 会 的 内 容 仍 是 人 们 关 注 的 重 点 两 会 包 括 以 下 几 个 内 容 : 产 生 新 一 届 国 家 机 构 领 导 人, 国 务 院 机 构 改 革, 六 份 报 告 关 切 民 生 热 点, 履 职 新 面 孔, 清 新 会 风 这 无 一 不 是 在

More information

100 100-310 -

100 100-310 - 100 100 MUST KNOW WORLD FAMOUS PAINTINGS IN ONE S LIFE 100 100-310 - Preface Contents No.01 No.02 No.03 No.04 No.05 No.06 No.07 No.08 No.09 No.10 No.11 No.12 No.13 No.14 No.15 No.16 No.17 No.18 No.19

More information

To Kill A Mockingbird Harper Lee 译 者 : 高 红 梅 简 介 本 书 获 1960 年 普 利 策 奖 三 十 年 代, 美 国 大 萧 条 时 期 南 部 的 一 个 小 镇, 三 个 天 真 孩 子 的 生 活 因 为 两 桩 冤 案 而 改 变 赢 弱 而

To Kill A Mockingbird Harper Lee 译 者 : 高 红 梅 简 介 本 书 获 1960 年 普 利 策 奖 三 十 年 代, 美 国 大 萧 条 时 期 南 部 的 一 个 小 镇, 三 个 天 真 孩 子 的 生 活 因 为 两 桩 冤 案 而 改 变 赢 弱 而 杀 死 一 只 知 更 鸟 哈 珀 李 著 To Kill A Mockingbird Harper Lee 译 者 : 高 红 梅 简 介 本 书 获 1960 年 普 利 策 奖 三 十 年 代, 美 国 大 萧 条 时 期 南 部 的 一 个 小 镇, 三 个 天 真 孩 子 的 生 活 因 为 两 桩 冤 案 而 改 变 赢 弱 而 失 语 的 人 固 守 太 多 偏 见 的 无 知 的 人,

More information

1960 10 2000

1960 10 2000 -------------------------------------------------------------------------------- 412 740 60 1960 10 2000 30 10 3 5 N 3 30 S SS 9 H 3 1500 3 1 45 5000 2000 0 43 N H H 3 0 27 1500 10 5000 CAST 1500 6

More information

- June 意 味 上 梁 不 正 下 梁 歪 地 动 辄 失 去 理 性 而 对 部 下 狂 吠 给 我 滚, 毛 也 曾 因 被 吵 醒 而 对 哨 兵 猛 吼 老 子 揍 你! 并 罚 站 254) 和 大 红 灯 笼 高 高 挂 成 叠 影 的 一 是 太 太 被 老 爷 惯 坏 而 任

- June 意 味 上 梁 不 正 下 梁 歪 地 动 辄 失 去 理 性 而 对 部 下 狂 吠 给 我 滚, 毛 也 曾 因 被 吵 醒 而 对 哨 兵 猛 吼 老 子 揍 你! 并 罚 站 254) 和 大 红 灯 笼 高 高 挂 成 叠 影 的 一 是 太 太 被 老 爷 惯 坏 而 任 从 称 谓 魔 杖 管 窥 中 国 政 要 心 迹 及 中 国 社 会 规 则 ( 中 ) 晚 年 周 恩 来 毛 泽 东 私 人 医 生 回 忆 录 毛 家 湾 纪 实 国 家 的 囚 徒 大 红 灯 笼 高 高 挂 等 禁 域 深 宫 话 语 联 析 夏 刚 君 子 豹 变 和 小 人 革 面 : 主 客 伸 缩 高 下 反 转 的 炎 凉 翻 覆 诸 态 据 传 毛 将 见 上 帝 前 向 毛

More information

-------------------------------------------------------------------------------- -------------------------------------------------------------------------------- 3 18 40 2 0.11 4.7 5000 --------------------------------------------------------------------------------

More information

untitled

untitled THE NATIONAL MUSEUM OF HISTORY VOLUNTEER ASSOCIATION BULLETIN 01 04 05 07 11 14 18 23 27 31 32 35 36 39 42 46 49 52 54 56 59 59 68 70 72 73 74 76 77 78 79 80 4 5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愛、讀冊-吳美樺.doc

Microsoft Word - 愛、讀冊-吳美樺.doc 高 英 工 商 學 報 第 二 期 第 1 5 頁 2010 年 12 月 國 文 科 愛. 讀 冊 青 春 期 孩 子 這 樣 教 研 讀 心 得 ( 高 英 工 商 教 師 : 吳 美 樺 ) 研 讀 教 師 : 吳 美 樺 書 名 : 愛. 讀 冊 青 春 期 孩 子 這 樣 教 作 者 : 熱 血 教 師. 阿 倫 出 版 社 : 寶 瓶 文 化 出 版 日 期 :2009.09.30 總

More information

2015级“园林技术”专业人才培养方案

2015级“园林技术”专业人才培养方案 2016 级 建 设 工 程 管 理 专 业 人 才 需 求 调 研 报 告 一 调 研 目 的 和 意 义 ( 一 ) 行 业 发 展 的 社 会 背 景 (1) 国 际 基 本 情 况 目 前 国 际 建 筑 工 程 市 场 潜 力 巨 大, 仍 然 有 很 大 的 发 展 空 间 根 据 世 界 银 行 的 预 测, 未 来 10 年 世 界 经 济 增 长 率 将 达 到 3% 根 据 美

More information

廣東普法 GUANG DONG THE FRANCO PRUSSIAN 本出版物内容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违者必究 内部资料 免费交流 CONTENTS 以案释法 / P54 目录 工作集锦 / P56 卷首语 / P1 高层声音 / P4 吴爱英 深入扎实抓好司法行政各项改革落实工作 4 主办 广东

廣東普法 GUANG DONG THE FRANCO PRUSSIAN 本出版物内容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违者必究 内部资料 免费交流 CONTENTS 以案释法 / P54 目录 工作集锦 / P56 卷首语 / P1 高层声音 / P4 吴爱英 深入扎实抓好司法行政各项改革落实工作 4 主办 广东 卷 首 语 三 月 如 歌, 万 物 齐 吟 在 和 风 细 雨 的 春 天 里, 在 热 烈 隆 重 的 全 国 两 会 会 场 上, 关 注 法 治 GDP 增 速 供 给 侧 改 革 司 法 体 制 改 革 成 为 热 词 ; 慈 善 法 反 家 庭 暴 力 法 公 益 广 告 促 进 和 管 理 暂 行 办 法 食 品 药 品 投 诉 举 报 管 理 办 法 等 法 律 法 规 正 式 施

More information

3. - 第 一 活 動 中 心 四 海 遊 龍 憑 證 單 點 9 折 鍋 貼 水 餃 4. 金 盃 美 而 美 漢 堡 三 明 治 點 心 5. 食 香 園 素 食 館 素 食 自 助 餐 6. 李 媽 媽 麵 店 麵 食 飯 類 7. 魯 冰 花 養 生 滷 味 滷 味 8. 合 味 自 助

3. - 第 一 活 動 中 心 四 海 遊 龍 憑 證 單 點 9 折 鍋 貼 水 餃 4. 金 盃 美 而 美 漢 堡 三 明 治 點 心 5. 食 香 園 素 食 館 素 食 自 助 餐 6. 李 媽 媽 麵 店 麵 食 飯 類 7. 魯 冰 花 養 生 滷 味 滷 味 8. 合 味 自 助 國 立 臺 灣 大 學 三 校 聯 盟 國 立 臺 灣 大 學 校 內 轄 下 提 供 優 惠 商 店 一 覽 表 因 本 校 餐 飲 種 類 眾 多 有 關 商 家 地 點 營 業 時 間 商 品 類 型 聯 絡 電 話 等, 請 參 考 本 校 膳 委 會 網 站 - 本 校 餐 飲 廠 商 資 訊 (http://meals.ga.ntu.edu.tw/home_old/) 非 表 列 校 內

More information

科幻小说(九).PDF

科幻小说(九).PDF / 001 001 008 013 017 020 022 024 028 028 12 / 033 UFO / 046 046 055 065 076 084 090 095 101 105 111 / 120 120 125 130 132 135 142 143 152 158 / 174 174 183 188 194 203 219 224 231 237 243 246 251 256

More information

创业板运行四周年的市场特征与公司发展状况-李明达编(已精简).doc

创业板运行四周年的市场特征与公司发展状况-李明达编(已精简).doc 创 业 板 运 行 四 周 年 的 市 场 特 征 与 公 司 发 展 状 况 吴 林 祥 陈 政 廖 涵 平 王 晓 津 廖 静 池 ( 深 圳 证 券 交 易 所 综 合 研 究 所, 广 东 深 圳 518035) 摘 要 : 对 创 业 板 四 年 来 市 场 状 况 和 公 司 发 展 特 征 的 分 析 发 现 : 第 一, 创 业 板 在 文 化 传 媒 移 动 互 联 网 等 领 域

More information

一 公 司 特 殊 问 题 问 题 1 关 于 公 司 的 业 务 及 持 续 经 营 能 力 2013 年 度 2014 年 度 2015 年 1-11 月, 公 司 的 营 业 收 入 分 别 为 1,630,473.93 元 699,853.13 元 73,581.84 元 报 告 期 内,

一 公 司 特 殊 问 题 问 题 1 关 于 公 司 的 业 务 及 持 续 经 营 能 力 2013 年 度 2014 年 度 2015 年 1-11 月, 公 司 的 营 业 收 入 分 别 为 1,630,473.93 元 699,853.13 元 73,581.84 元 报 告 期 内, 长 城 证 券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关 于 江 西 软 云 科 技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挂 牌 申 请 文 件 的 第 一 次 反 馈 意 见 回 复 全 国 中 小 企 业 股 份 转 让 系 统 有 限 责 任 公 司 : 贵 公 司 下 发 的 关 于 江 西 软 云 科 技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挂 牌 申 请 文 件 的 第 一 次 反 馈 意 见, 以 下 简 称 反 馈 意

More information

ViuTV Schedule_website.xls

ViuTV Schedule_website.xls Viu TV Channel 99 - April Schedule (Week Two) Updated as of April 1, 2016 11/4/2016 12/4/2016 13/4/2016 14/4/2016 15/4/2016 16/4/2016 17/4/2016 10:30:00 十 五 分 鐘 熱 度 2F 10:30:00 11:00:00 11:00:00 11:30:00

More information

GOLDEN RULES 60 Golden Rules One Needs to Hold in his Life PREFACE PREFACE 2 60 Golden Rules One Needs to hold in his Lif e>>>... 3 CONTENTS 4 60 Golden Rules One Needs to hold in his Lif e>>>... 5 CONTENTS

More information

一 市 场 综 述 本 期 目 录 1 本 月 国 内 重 要 的 财 经 相 关 事 项 ( 第 3 页 ) 2 本 月 美 国 重 要 的 财 经 相 关 事 项 ( 第 10 页 ) 3 本 月 国 内 资 本 市 场 与 金 融 机 构 的 重 要 新 闻 ( 第 11 页 ) 二 并 购

一 市 场 综 述 本 期 目 录 1 本 月 国 内 重 要 的 财 经 相 关 事 项 ( 第 3 页 ) 2 本 月 美 国 重 要 的 财 经 相 关 事 项 ( 第 10 页 ) 3 本 月 国 内 资 本 市 场 与 金 融 机 构 的 重 要 新 闻 ( 第 11 页 ) 二 并 购 www.skylink2001.com 云 汉 月 刊 SkyLink Monthly 总 第 期 No.78 免 责 声 明 本 月 刊 仅 用 于 云 汉 经 略 自 身 和 它 与 其 相 关 机 构 与 个 人 的 非 盈 利 性 普 通 而 非 保 密 性 的 定 期 信 息 沟 通 与 交 流 它 不 能 作 为 任 何 主 体 投 资 与 商 业 决 策 之 依 据 除 我 们 自 己

More information

7月份中心组,执政能力建设

7月份中心组,执政能力建设 编 者 按 最 美 人 间 四 月 天, 这 话 一 点 都 不 假 没 有 三 月 的 微 寒, 没 有 五 月 的 燥 热, 柔 柔 的 春 风, 漾 起 翠 绿 的 涟 漪, 春 雨 似 花 瓣 悄 然 飘 落, 如 轻 语 在 明 镜 的 水 中, 时 光 像 水 一 样 波 澜 不 惊 地 流 淌, 微 漾 着 淡 淡 的 浅 影 4 月 份, 收 到 机 关 及 船 舶 通 讯 稿 共

More information

2005年中期报告.doc

2005年中期报告.doc 1 2005 6 30 2004 12 31 (%) 961,101,426.65 957,822,046.17 0.34 594,325,882.86 614,243,692.30-3.24 1,242,878,110.80 1,240,108,228.85 0.22 ( ) 596,435,264.07 573,812,873.22 3.94 3.07 2.96 3.72 3.03 2.90 4.48

More information

100年度地方產業發展基金

100年度地方產業發展基金 100 年 度 地 方 產 業 發 展 基 金 - 彰 化 縣 鹿 港 鎮 小 吃 產 業 補 助 計 畫 單 一 型 補 助 計 畫 整 合 型 補 助 計 畫 區 域 型 補 助 計 畫 提 案 計 畫 書 全 程 計 畫 期 間 :100 年 12 月 1 日 至 102 年 7 月 31 日 申 請 單 位 : 彰 化 縣 政 府 中 華 民 國 100 年 5 月 30 日 100 年 度

More information

封面

封面 目 錄 壹 民 政 1 貳 財 政 7 叁 教 育 13 肆 體 育 23 伍 經 濟 發 展 39 陸 都 市 發 展 52 柒 工 務 62 捌 水 務 67 玖 交 通 71 拾 勞 動 102 拾 壹 社 政 110 拾 貳 農 業 118 拾 叁 觀 光 129 拾 肆 地 政 143 拾 伍 警 政 157 拾 陸 消 防 165 拾 柒 衛 生 173 拾 捌 環 境 保 護 183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CH02_P023-070_.doc

Microsoft Word - CH02_P023-070_.doc 第 二 章 銀 行 法 總 則 林 仁 光 第 一 節 導 讀 銀 行 對 於 金 融 活 動 之 進 行, 扮 演 著 相 當 重 要 之 角 色 舉 凡 個 人 對 於 金 錢 之 儲 蓄 管 理, 以 至 於 商 業 貿 易 活 動 之 進 行 對 資 金 之 需 求 調 度 與 支 付, 都 必 須 藉 助 銀 行 體 系 之 運 作, 始 能 順 利 進 行 銀 行 主 要 係 扮 演 資

More information

LOVE IS OVER LOVE LOVE LOVE LOVE IS EVERYTHING LOVE LOVE LOVE LOVER'S QUEEN LYDIA MAYBE TOMORROW MEN'S TALK MY DEAR MY FRIEND MY OH MY MY SUMMER DREAM

LOVE IS OVER LOVE LOVE LOVE LOVE IS EVERYTHING LOVE LOVE LOVE LOVER'S QUEEN LYDIA MAYBE TOMORROW MEN'S TALK MY DEAR MY FRIEND MY OH MY MY SUMMER DREAM 曲名 1234 20.30.40 5678 GOING 929 9907 A BTTER DAY ANDY BABY I'M YOUR MAN BACK HOME BAD BOY BEAUTIFUL GIRL BABY BABY BACK HOME BEAUTIFUL DAY BECAUSE OF YOU BETTER MAN CAN'T STOP LOVING YOU CALL ME CAN YOU

More information

筆動傳誠 - 躍動人生

筆動傳誠 -  躍動人生 066 躍 動 人 生 067 068 躍動人生 人生的三條問題 沈祖堯 很羨慕一些人在年老時可以滿足和自豪地回望走過的路 說一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 聲一生無悔 到底如何過一輩子的日子 而感到生命活得有價 腸胃研究權威 2003 年非典型肺炎疫症爆 值呢 發期間積極進行抗疫 工作 獲 時代週刊 最近 我看了 Clay Christensen 你怎樣評價你的人生 一書 譽為 亞洲英雄 Christensen

More information

教育部以通識教育為核心之全校課程革新計畫【第三年/三年計畫】

教育部以通識教育為核心之全校課程革新計畫【第三年/三年計畫】 教 育 部 教 育 部 補 助 國 中 小 學 校 未 來 想 像 與 創 意 人 才 培 育 計 畫 期 末 報 告 計 畫 名 稱 : 開 啟 未 來 遊 樂 園 的 任 意 門 計 畫 期 程 : 民 國 101 年 2 月 1 日 起 至 102 年 1 月 31 日 止 計 畫 主 持 人 : 王 文 玲 校 長 中 華 民 國 102 年 2 月 目 錄 壹 基 本 資 料 表... 3

More information

33

33 F eature Report 1,200 33 F eature Report 10 8 8 10 10 11 10 11 10 11 10 11 10 11 35 F eature Report 2002 2003 2004 2 GPS F E 2 4 1 5 Do you understanddo you have any question? Let 37 me take five See you

More information

20150904.TIF not exist! 周 刊 9-2.TIF not exist! 总 第 84 期 2015.9.11 叶 深 圳 TV 周 刊 曳 主 管 主 办 出 版 发 行 承 办 全 国 统 一 刊 号 邮 发 代 号 周 五 出 版 / 零 售 价 出 品 人 总 监 制 总 策 划 策 划 深 圳 广 播 电 影 电 视 集 团 南 方 声 屏 报 深 圳 电 视 深 圳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季风书讯NO.74.doc

Microsoft Word - 季风书讯NO.74.doc 主 讲 : 冯 兴 元 毛 寿 龙 评 论 : 冯 涛 ( 上 海 译 文 出 版 社 编 辑 ) 张 斌 璐 ( 读 品 成 员 ) 日 期 :2007 年 12 月 22 日 ( 星 期 六 ) 时 间 :14:00~17:00 地 址 : 上 海 季 风 书 园 ( 地 铁 一 号 线 陕 西 南 路 站 站 厅 ) 第 1 页 共 49 页 近 半 年 来 纸 价 高 昂, 在 行 内 已

More information

中 国 青 年 网 络 中 国 青 年 网 络 是 由 一 群 热 情 的 青 年 人 发 起, 在 中 国 计 划 生 育 协 会 和 联 合 国 人 口 基 金 的 支 持 下, 于 2004 年 6 月 成 立 的 全 国 性 青 年 组 织 它 本 着 由 青 年 人 组 织, 服 务 于

中 国 青 年 网 络 中 国 青 年 网 络 是 由 一 群 热 情 的 青 年 人 发 起, 在 中 国 计 划 生 育 协 会 和 联 合 国 人 口 基 金 的 支 持 下, 于 2004 年 6 月 成 立 的 全 国 性 青 年 组 织 它 本 着 由 青 年 人 组 织, 服 务 于 说 明 欢 迎 使 用 同 伴 教 育 手 册, 这 是 一 本 专 为 高 中 在 校 学 生 设 计 的 生 殖 健 康 和 生 活 技 能 同 伴 教 育 培 训 手 册 对 于 年 轻 男 女 来 说, 青 春 期 是 一 个 充 满 变 化 和 机 会 的 人 生 阶 段 年 轻 人 必 须 开 始 对 将 来 在 生 活 和 工 作 中 的 角 色 做 出 决 定, 做 好 准 备, 同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5-1-1 甘阳.doc

Microsoft Word - 5-1-1 甘阳.doc 美 国 宪 法 第 一 讲 : 何 为 宪 政? 英 国 美 国 和 法 国 甘 阳 本 讲 必 读 文 献 1 美 国 宪 法 (1787) 2 法 国 第 五 共 和 宪 法 (1958) 3 Bagehot, The English Constitution(1867,1872)( 沃 尔 斯 白 哲 特 : 英 国 宪 制, 李 国 庆 译, 北 京 大 学 出 版 社 2005 年 版,

More information

26 1 253 1 253 2 40 240 26 1 26 2 1 94 7 28 1 1 2000 2002 2003 67 271 8 2 490 59 2 303 2 2 271 8 1 23 166 251 68 302 1 302 271 3 355 12 4 5 3 271 nebis in idem a man shall not be twice vexed for one a-nd

More information

82 應 用 倫 理 研 究 通 訊 梣 第 四 十 二 期 香 港 地 區 的 報 紙 有 翻 天 覆 地 的 轉 變, 本 文 將 根 據 其 歷 史 背 景 發 展 過 程 進 行 探 討 貳 香 港 報 紙 早 期 歷 史 與 發 展 一 香 港 報 紙 早 期 的 歷 史 香 港 開 埠

82 應 用 倫 理 研 究 通 訊 梣 第 四 十 二 期 香 港 地 區 的 報 紙 有 翻 天 覆 地 的 轉 變, 本 文 將 根 據 其 歷 史 背 景 發 展 過 程 進 行 探 討 貳 香 港 報 紙 早 期 歷 史 與 發 展 一 香 港 報 紙 早 期 的 歷 史 香 港 開 埠 應 用 倫 理 研 究 通 訊 第 42 期 2007 年 5 月 頁 81-88 香 港 報 業 風 起 雲 湧 * 楊 華 照 壹 前 言 在 新 聞 傳 媒 中, 報 紙 的 歷 史 最 為 悠 久, 自 20 世 紀 二 三 十 年 代 廣 播 電 視 互 聯 網 發 明 之 後, 電 子 傳 媒 以 迅 速 形 象 視 聽 綜 合 等 優 勢, 在 新 聞 傳 播 方 面 對 報 紙 產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2015).doc

Microsoft Word - 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报告(2015).doc 安 徽 商 贸 职 业 技 术 学 院 高 等 职 业 教 育 质 量 年 度 报 告 (2015) 目 录 一 院 长 报 告... 1 ( 一 ) 多 元 办 学, 校 企 合 作 体 制 机 制 不 断 创 新... 2 ( 二 ) 特 色 发 展, 工 学 结 合 人 才 培 养 模 式 日 趋 成 熟... 2 ( 三 ) 标 准 引 领, 理 实 对 接 的 课 程 体 系 不 断 完

More information

258

258 257 炁 Neil A. Armstrong 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258 259 炁 凟 260 261 炁 262 263 11 264 265 炁 炁 炁 炁 炁 炁 炁 炁 炁 炁 266 炁 炁 炁 267 炁 炁 炁 炁 炁 炁 268 炁 炁 炁 269 刹 270 炁 炁 炁 271

More information

moon struckslaveofdora 26 Judy 18 18 14 T T 18 Thomao Gray

More information

单机小游戏免费下载免费单机游戏下载,单机小游戏免费下载,免费单

单机小游戏免费下载免费单机游戏下载,单机小游戏免费下载,免费单 单 机 小 游 戏 免 费 下 载 免 费 单 机 游 戏 下 载, 单 机 小 游 戏 免 费 下 载, 免 费 单 www.xadrhb.com http://www.xadrhb.com 单 机 小 游 戏 免 费 下 载 免 费 单 机 游 戏 下 载, 单 机 小 游 戏 免 费 下 载, 免 费 单 角 色 扮 演 类 : 心 脏 病 不 好 的 人 可 以 不 要 玩 了 儿 童 小

More information

<4D F736F F D20AAFCA9D4A442A6E6BE50ACE3A873B5B2AED7B3F8A7695FB3CCB2D7AED1ADB15F2E646F63>

<4D F736F F D20AAFCA9D4A442A6E6BE50ACE3A873B5B2AED7B3F8A7695FB3CCB2D7AED1ADB15F2E646F63> 行 銷 研 究 結 案 報 告 指 導 教 授 : 黃 文 仙 老 師 組 長 : 行 銷 三 4097044004 游 惟 萱 組 員 : 歷 史 四 4096013024 薛 如 茵 園 藝 四 4096032003 李 潔 行 銷 三 4097044014 林 虹 君 行 銷 三 4097044024 劉 思 佳 行 銷 三 4097044043 邱 欣 儀 行 銷 三 4097044044

More information

<463A5C45C5CC5CC9E7BBE1BFCDBBA75CCBF9D3D0D1A7D0A3CEC4BCFE5CC9CFBAA3CAA6B7B6B4F3D1A75CBBF9B4A1BDCCD3FDBCF2D1B65C323031302E31325CD1F9B8E5325CBDCCD3FDB8F1D1D42E777073>

<463A5C45C5CC5CC9E7BBE1BFCDBBA75CCBF9D3D0D1A7D0A3CEC4BCFE5CC9CFBAA3CAA6B7B6B4F3D1A75CBBF9B4A1BDCCD3FDBCF2D1B65C323031302E31325CD1F9B8E5325CBDCCD3FDB8F1D1D42E777073> 教 育 格 言 上 学 以 神 听 之, 学 在 骨 髓 矣 ; 中 学 以 心 听 之, 学 在 肌 肉 矣 ; 下 学 以 耳 听 之, 学 在 皮 肤 矣 马 总 意 林 文 把 美 德 善 行 传 给 你 的 孩 子 们, 而 不 是 留 下 财 富, 只 有 这 样 才 能 给 他 们 带 来 幸 福 这 是 我 的 经 验 之 谈 贝 多 芬 贝 多 芬 语 言 即 使 是 普 通 孩

More information

20 中 国 农 业 大 学 学 报 ( 社 会 科 学 版 )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2016 年 村 坐 落 于 气 势 磅 礴 纵 横 交 错 的 阿 欲 部 山 脚 下, 距 西 一 镇 9 公 里, 是 现 今 仅 存 的 两 个 举 行 祭 火 并 保

20 中 国 农 业 大 学 学 报 ( 社 会 科 学 版 )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摇 2016 年 村 坐 落 于 气 势 磅 礴 纵 横 交 错 的 阿 欲 部 山 脚 下, 距 西 一 镇 9 公 里, 是 现 今 仅 存 的 两 个 举 行 祭 火 并 保 第 33 卷 第 3 期 2016 年 6 月 中 国 农 业 大 学 学 报 ( 社 会 科 学 版 ) Chin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 Journal of Social Sciences Edition 文 化 旅 游 情 境 中 的 非 物 质 文 化 遗 产 消 费 边 界 研 究 以 阿 细 祭 火 仪 式 为 例 邵 媛 媛 摇 吴 兴 帜 [ 摘 摇 要

More information

土房子2006-2007年度報告書

土房子2006-2007年度報告書 土 房 子 2013-2014 年 度 服 務 報 告 頁 數 目 錄 3 序 言 4 核 心 工 作 人 員 名 單 5 財 務 報 告 服 務 報 告 6 翱 翔 社 會 工 作 服 務 中 心 7 金 堂 兒 童 之 家 8 9 愛 人 愛 己 助 學 服 務 10 12 山 區 服 務 13 生 命 教 育 14 15 420 雅 安 地 震 支 援 服 務 16 彩 虹 橋 服 務 512

More information

國 立 中 央 大 學 客 家 學 院 電 子 報 贊 助 單 位 / 客 家 委 員 會 發 行 單 位 / 國 立 中 央 大 學 客 家 學 院 榮 譽 發 行 人 / 周 景 揚 校 長 發 行 人 / 孫 煒 院 長 編 輯 顧 問 / 主 王 俐 容 老 師 周 錦 宏 老 師 姜 貞

國 立 中 央 大 學 客 家 學 院 電 子 報 贊 助 單 位 / 客 家 委 員 會 發 行 單 位 / 國 立 中 央 大 學 客 家 學 院 榮 譽 發 行 人 / 周 景 揚 校 長 發 行 人 / 孫 煒 院 長 編 輯 顧 問 / 主 王 俐 容 老 師 周 錦 宏 老 師 姜 貞 NCU HAKKA COLLEGE E-PAPER 國 立 中 央 大 學 客 家 學 院 是 全 國 最 早 成 立 的 客 家 學 院, 向 來 秉 持 客 家 本 質 研 究 教 學 為 目 標, 重 視 客 家 研 究 人 才 的 養 成, 以 及 客 家 文 化 的 保 存 與 推 廣 2013 年 8 月 本 院 成 立 客 家 語 文 暨 社 會 科 學 系, 從 大 學 部 碩 士

More information

陳天乞生平與寺廟建築.doc

陳天乞生平與寺廟建築.doc ...5...10...11...12...14...15...18...21...48...50...51...54...56...59...62...63...66...67...67...69...70...72...75...75...77...80...82...83...84...85...86...87...91...93...94...97...100...101 ...102...107...108...109...109...110...112...113...114...115...116...117...126...129...130...131...131...132...134...136...137...138...139...140...141...143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13034303230332D313034A67EABD7AF53AEEDB1D0A87CB867B64FA142ADECA6EDA5C1B867B64FAA6BA977B977BAE2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13034303230332D313034A67EABD7AF53AEEDB1D0A87CB867B64FA142ADECA6EDA5C1B867B64FAA6BA977B977BAE22E646F63> 背 脊 文 字 :( 11 1 ) 中 華 民 國 111 中 華 民 國 104 年 度 中 央 政 府 總 預 算 104 年 度 教 育 部 單 位 預 算 教 育 部 單 位 預 算 教 育 部 編 教 育 部 預 算 目 次 中 華 民 國 104 年 度 一 預 算 總 說 明 1~54 二 主 要 表 歲 入 來 源 別 預 算 表 55~56 歲 出 機 關 別 預 算 表 57~75

More information

精 品 家 居 = R 方 磊 =F R: 为 什 么 会 选 择 在 浦 江 镇 安 家? 的 承 重 墙 暗 藏 推 拉 门, 平 时 敞 开 来 客 卧 就 完 全 属 于 客 厅 的 一 部 分, 有 客 人 的 时 候 拉 上 门 就 是 独 立 卧 室, 里 面 的 床 也 设 计 成

精 品 家 居 = R 方 磊 =F R: 为 什 么 会 选 择 在 浦 江 镇 安 家? 的 承 重 墙 暗 藏 推 拉 门, 平 时 敞 开 来 客 卧 就 完 全 属 于 客 厅 的 一 部 分, 有 客 人 的 时 候 拉 上 门 就 是 独 立 卧 室, 里 面 的 床 也 设 计 成 Home Is Where Your Heart Is 设 计 师 方 磊 的 家 暖 意 黑 白 灰 项 目 地 点 : 上 海 设 计 面 积 :2 4 0 平 方 米 设 计 师 : 方 磊 参 与 设 计 : 朱 庆 龙 耿 一 帆 李 斌 高 佳 慧 主 要 材 料 : 橡 木 染 色 白 色 石 材 喷 砂 金 属 STUCCO 墙 面 漆 设 计 师 方 磊 的 新 家 历 时 一 年

More information

拒絕被淨化的手淫 自慰 導讀 何春蕤 說直接一點 自慰 1是一本有關手淫的書 是一本由女人 的經驗和觀點來寫的手淫書 更是一本從誕生之日就不斷挑戰掃 黃政策的手淫書 歷史上 不管西方或東方的社會都充滿了對手淫問題的各類 關注 但是過去不論西方或東方 向來也都假設手淫是屬於男性 的活動 今天我們從性別和社會歷史的角度來思考貝蒂 道森的 這本書 以及她在女性群體中推廣手淫的努力 才看得到其中的 突破性和激進性

More information

壹 前 言 一 研 究 背 景 與 動 機 慵 懶 地 坐 在 沙 發 上 手 裡 拿 著 仙 貝 時 常 會 看 到 一 些 旺 旺 的 廣 告, 在 許 多 量 販 店 中 也 會 看 到 令 人 熟 悉 的 吊 帶 褲 小 男 孩, 綜 觀 台 灣 食 品 界 中, 最 膾 炙 人 口 的 食

壹 前 言 一 研 究 背 景 與 動 機 慵 懶 地 坐 在 沙 發 上 手 裡 拿 著 仙 貝 時 常 會 看 到 一 些 旺 旺 的 廣 告, 在 許 多 量 販 店 中 也 會 看 到 令 人 熟 悉 的 吊 帶 褲 小 男 孩, 綜 觀 台 灣 食 品 界 中, 最 膾 炙 人 口 的 食 投 稿 類 別 : 商 業 類 篇 名 : 作 者 : 李 思 慧 三 重 商 工 國 際 貿 易 科 三 年 甲 班 林 珊 羽 三 重 商 工 國 際 貿 易 科 三 年 甲 班 林 沛 珊 三 重 商 工 國 際 貿 易 科 三 年 甲 班 指 導 老 師 : 鄭 美 蘭 老 師 壹 前 言 一 研 究 背 景 與 動 機 慵 懶 地 坐 在 沙 發 上 手 裡 拿 著 仙 貝 時 常 會 看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20150907 2015\245\376\264\344\250|\300\246\253\307\275\325\254d.doc)

(Microsoft Word - 20150907 2015\245\376\264\344\250|\300\246\253\307\275\325\254d.doc) 一 引 言 新 論 壇 全 港 商 場 育 嬰 室 調 查 25 25 年 月 7 日 於 25 年 8 月 期 間, 新 世 紀 論 壇 對 全 港 28 間 大 型 商 場 作 有 關 育 嬰 室 的 實 地 考 察, 當 (* 新 加 入 調 查 對 象 ) 中 包 括 去 年 8 月 曾 作 調 查 的 25 個 商 場 與 及 間 新 列 入 考 察 名 單 的 育 嬰 室 調 查 內 容

More information

中国科技十二讲1.doc

中国科技十二讲1.doc ZHONGGUO KEJI SHI R JIANG 25 Needham 9 170 6357 21 To

More information

A5-«e¨¥¥Ø¿ý-5000w-990921

A5-«e¨¥¥Ø¿ý-5000w-990921 五 居家 護 理服 務 六 自醫療 珍愛婦女醫學影像中心 >> 服務對象 >> 1. 病患只能維持有限之自我照顧能力 活動限制在床上或椅子上 2. 有明確之醫療與護理服務項目需要服務者 台北榮總於 6 年成立 珍愛婦女醫學影像中心 結合頂尖的專業醫療 3. 病情穩定 能在家中進行醫療措施者 4. 患者居住地區 距離本院單向車程半小時內者 人員 技術與設備 於優質 舒適 獨立的環境中 專門提供女性朋友們完

More information

宋 代 蹴 鞠 图 南 宋 武 林 旧 事 曾 列 出 了 筑 球 三 十 二 人 竞 赛 时 两 队 的 名 单 与 位 置 : 左 军 一 十 六 人 : 球 头 张 俊 跷 球 王 怜 正 挟 朱 选 头 挟 施 泽 左 竿 网 丁 诠 右 竿 网 张 林 散 立 胡 椿 等 ; 右 军 一

宋 代 蹴 鞠 图 南 宋 武 林 旧 事 曾 列 出 了 筑 球 三 十 二 人 竞 赛 时 两 队 的 名 单 与 位 置 : 左 军 一 十 六 人 : 球 头 张 俊 跷 球 王 怜 正 挟 朱 选 头 挟 施 泽 左 竿 网 丁 诠 右 竿 网 张 林 散 立 胡 椿 等 ; 右 军 一 世 界 第 一 运 动 足 球 足 球 是 用 脚 来 支 配 球 的 一 项 球 类 运 动 现 代 足 球 运 动 是 世 界 上 开 展 得 最 广 泛 影 响 最 大 的 运 动 项 目, 有 人 称 它 为 世 界 第 一 运 动 足 球 运 动 的 对 抗 性 很 强, 运 动 员 在 比 赛 中 采 用 合 乎 规 则 的 各 种 动 作, 包 括 奔 跑 急 停 转 身 倒 地 跳

More information



 信 息 College Of Information Engineering 信息 e 博士月刊 总 第 65 期 总 第 65 期 2015 年 10 月 刊 e 路 导 航 01 浙 江 工 业 大 学 党 校 培 训 班 考 核 办 法 ( 试 行 ) 02 我 院 研 会 承 办 第 五 十 九 届 硕 博 论 坛 e 路 乐 园 03 我 院 在 校 第 二 十 六 届 运 动 会 喜 获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doc

Microsoft Word doc 美 食 企 劃 案 的 執 行 - 以 嘉 義 縣 風 味 小 吃 文 宣 品 設 計 計 畫 為 例 王 祥 穎 洪 鎰 昌 稻 江 科 技 暨 管 理 學 院 文 學 與 平 面 傳 播 學 系 助 理 教 授 摘 要 本 論 文 是 以 嘉 義 縣 觀 光 旅 遊 局 嘉 義 縣 風 味 小 吃 文 宣 品 設 計 案 為 背 景, 探 討 美 食 文 宣 品 的 設 計, 包 括 企 劃 案

More information

2724 香 港 立 法 局 ㆒ 九 九 五 年 ㆕ 月 ㆓ 十 七 日 麥 理 覺 議 員,O.B.E., I.S.O., J.P. 杜 葉 錫 恩 議 員,C.B.E. 黃 匡 源 議 員,O.B.E., J.P. 陳 偉 業 議 員 鄭 海 泉 議 員,O.B.E., J.P. 張 建 東 議

2724 香 港 立 法 局 ㆒ 九 九 五 年 ㆕ 月 ㆓ 十 七 日 麥 理 覺 議 員,O.B.E., I.S.O., J.P. 杜 葉 錫 恩 議 員,C.B.E. 黃 匡 源 議 員,O.B.E., J.P. 陳 偉 業 議 員 鄭 海 泉 議 員,O.B.E., J.P. 張 建 東 議 香 港 立 法 局 ㆒ 九 九 五 年 ㆕ 月 ㆓ 十 七 日 2723 立 法 局 會 議 過 程 正 式 紀 錄 ㆒ 九 九 五 年 ㆕ 月 ㆓ 十 七 日 星 期 ㆕ 午 ㆓ 時 ㆔ 十 分 開 始 會 議 出 席 者 : 施 偉 賢 爵 士 議 員,C.B.E., LL.D., Q.C., J.P.( 主 席 ) 布 政 司 孫 明 揚 議 員,C.B.E., J.P. 財 政 司 麥 高

More information

股份有限公司

股份有限公司 公 司 代 码 :600170 公 司 简 称 : 上 海 建 工 上 海 建 工 集 团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2015 年 年 度 报 告 摘 要 一 重 要 提 示 1.1 为 全 面 了 解 本 公 司 的 经 营 成 果 财 务 状 况 及 未 来 发 展 规 划, 投 资 者 应 当 到 上 海 证 券 交 易 所 网 站 等 中 国 证 监 会 指 定 网 站 上 仔 细 阅 读 年

More information

FreeChurch 178.indd

FreeChurch 178.indd 荃 灣 德 士 古 道 126-140 號 德 高 中 心 1602 室 電 話 :2741 9020 傳 真 :2785 8454 電 郵 :conference@fmchk.org 網 址 :http://www.fmchk.org 178 期 2015 年 10-12 月 季 刊 循 理 會 香 港 議 會 聯 絡 部 出 版 牧 者 分 享 / 親 愛 的 主 領 著 我! 傳 道 快 訊

More information

1954 1954 10 1956 10 Come in Hello Beautiful Daddy Silly There I saw her first Well Dr. Sun well y0ugoahead I won to take aminute Good evening 482

More information

2015贝莱德环球投资者意向调查(中國)

2015贝莱德环球投资者意向调查(中國) CHINA HONG KONG 2015 31,000 20 25-74 2015 2 ?? 84% 2,000 3 2015 82 % (25 34 ) 84 % 56 % 95 % 4 52 % 51 % 36 % 45 % 44 % 43 % 38 % 40 % 17 % 25 % 5 34 % 57 % 43 % 6 84 % 51 % 10.2 % 9.8 % 7 61 % 59 % 42

More information

<4D F736F F D20B14DAED7ACE3A873AD70B5652DBC42A5BFB9442D485443AB7EB550A6E6BE50A5F8B565>

<4D F736F F D20B14DAED7ACE3A873AD70B5652DBC42A5BFB9442D485443AB7EB550A6E6BE50A5F8B565> HTC 品 牌 行 銷 企 畫 成 果 報 告 計 畫 主 持 人 : 劉 正 道 計 畫 執 行 人 員 : 李 雅 琪 蔡 佳 穎 林 映 儀 計 畫 執 行 單 位 : 崑 山 科 技 大 學 公 共 關 暨 廣 告 系 1 目 錄 活 動 提 案 3 活 動 一 htc 手 機 體 驗 小 講 座 3 活 動 二 目 擊!h 先 生 4 產 學 合 作 分 工 7 活 動 流 程 8 體 驗

More information

戲劇手冊.PDF

戲劇手冊.PDF WORKSHOP MASTER model answer 90 , 91 I HELLO 92 II freeze 93 III 94 IV 95 V CATWALK 20 45 96 VI 97 VII React to music 98 VIII give and take 99 100 IX YOUR MIND S EYE 101 smooth action click action 102

More information

卷 首 语 春 日 畅 想 文 / 冯 杰 超 西 风 颂 的 名 言 把 我 们 带 到 了 万 紫 千 红 的 春 天, 四 月 如 画, 莺 歌 燕 舞, 鸟 语 花 香, 无 限 春 光, 怎 一 个 美 字 了 得? 这 是 一 个 希 望 盛 开 的 季 节, 这 是 一 个 让 梦 想

卷 首 语 春 日 畅 想 文 / 冯 杰 超 西 风 颂 的 名 言 把 我 们 带 到 了 万 紫 千 红 的 春 天, 四 月 如 画, 莺 歌 燕 舞, 鸟 语 花 香, 无 限 春 光, 怎 一 个 美 字 了 得? 这 是 一 个 希 望 盛 开 的 季 节, 这 是 一 个 让 梦 想 卷 首 语 春 日 畅 想 文 / 冯 杰 超 西 风 颂 的 名 言 把 我 们 带 到 了 万 紫 千 红 的 春 天, 四 月 如 画, 莺 歌 燕 舞, 鸟 语 花 香, 无 限 春 光, 怎 一 个 美 字 了 得? 这 是 一 个 希 望 盛 开 的 季 节, 这 是 一 个 让 梦 想 敞 开 胸 怀 的 世 界 是 的, 一 年 之 计 在 于 春 春 日 的 畅 想 在 明 媚 的

More information

許 陳 麗 晶 自 從 女 兒 入 讀 幼 稚 園 後, 心 想 找 間 有 幼 稚 園 主 日 學 的 教 會 在 偶 然 的 傾 談, 知 悉 我 同 事 的 兩 個 兒 子 小 時 候 返 聖 士 提 反 堂 主 日 學, 透 過 同 事 的 譤 請, 我 開 始 帶 女 兒 返 主 日 學

許 陳 麗 晶 自 從 女 兒 入 讀 幼 稚 園 後, 心 想 找 間 有 幼 稚 園 主 日 學 的 教 會 在 偶 然 的 傾 談, 知 悉 我 同 事 的 兩 個 兒 子 小 時 候 返 聖 士 提 反 堂 主 日 學, 透 過 同 事 的 譤 請, 我 開 始 帶 女 兒 返 主 日 學 2015 年 至 2016 年 洗 禮 及 堅 振 禮 班 學 員 見 證 許 陳 麗 晶 自 從 女 兒 入 讀 幼 稚 園 後, 心 想 找 間 有 幼 稚 園 主 日 學 的 教 會 在 偶 然 的 傾 談, 知 悉 我 同 事 的 兩 個 兒 子 小 時 候 返 聖 士 提 反 堂 主 日 學, 透 過 同 事 的 譤 請, 我 開 始 帶 女 兒 返 主 日 學 女 兒 很 高 興 看 到

More information

课程12-7.FIT)

课程12-7.FIT) 这 是 一 件 真 实 而 又 引 人 深 思 的 小 事 不 久 前, 一 位 法 国 教 育 心 理 学 专 家, 给 法 国 的 小 学 生 和 上 海 的 小 学 生 先 后 出 了 下 面 这 道 完 全 一 样 的 测 试 题 : 一 艘 船 上 有 86 头 牛,34 只 羊, 问 : 这 艘 船 的 船 长 年 纪 有 多 大? 法 国 小 学 生 的 回 答 情 况 是, 超 过

More information

充 分 遵 守 开 展 商 业 活 动 所 属 管 辖 地 的 反 垄 断 和 反 不 正 当 竞 争 法, 经 营 业 务 遵 守 有 关 有 害 物 质 气 体 排 放 废 物 和 废 水 排 放 的 所 有 适 用 法 律 和 法 规, 包 括 有 关 上 述 物 质 的 制 造 运 输 存

充 分 遵 守 开 展 商 业 活 动 所 属 管 辖 地 的 反 垄 断 和 反 不 正 当 竞 争 法, 经 营 业 务 遵 守 有 关 有 害 物 质 气 体 排 放 废 物 和 废 水 排 放 的 所 有 适 用 法 律 和 法 规, 包 括 有 关 上 述 物 质 的 制 造 运 输 存 微 软 供 应 商 行 为 准 则 微 软 追 求 的 不 仅 仅 是 做 一 家 好 公 司 微 软 还 要 做 一 家 卓 越 超 群 的 公 司 使 微 软 卓 越 超 群 的, 是 我 们 对 于 公 司 使 命 的 坚 定 承 诺, 即 让 全 世 界 的 人 和 企 业 能 够 充 分 实 现 他 们 的 潜 能 要 实 现 我 们 的 使 命, 不 仅 涉 及 开 发 创 新 技 术,

More information

普 通 班 北 區 - 國 中 組 - 漫 畫 類 得 獎 名 冊 1 第 1 名 陳 昱 瑋 烤 試 鴨 力 市 立 七 賢 國 中 無 無 2 第 1 名 盧 怡 靜 網 路 世 代 的 線 上 霸 凌 市 立 龍 華 國 中 黃 昭 雄 正 式 3 第 2 名 陳 品 叡 網 路 霸 凌 黨

普 通 班 北 區 - 國 中 組 - 漫 畫 類 得 獎 名 冊 1 第 1 名 陳 昱 瑋 烤 試 鴨 力 市 立 七 賢 國 中 無 無 2 第 1 名 盧 怡 靜 網 路 世 代 的 線 上 霸 凌 市 立 龍 華 國 中 黃 昭 雄 正 式 3 第 2 名 陳 品 叡 網 路 霸 凌 黨 普 通 班 北 區 - 高 中 組 - 漫 畫 類 得 獎 名 冊 1 第 1 名 黃 群 方 貪 食 枉 安 上 河 圖 市 立 新 莊 高 中 方 慧 莉 正 式 2 第 1 名 郭 宜 沛 嶼 核 共 存 - 死 魚 季 國 立 中 山 大 學 附 屬 國 光 高 中 黃 保 荐 正 式 3 第 2 名 紀 姵 岑 反 撲 國 立 中 山 大 學 附 屬 國 光 高 中 黃 保 荐 正 式 4

More information

SADA 上 海 工 艺 美 术 职 业 学 院 2 上 海 工 艺 美 术 职 业 学 院 是 国 家 示 范 性 高 职 院 校, 承 担 国 家 教 育 体 制 改 革 综 合 试 点 项 目 学 院 下 设 时 尚 与 工 艺 视 觉 艺 术 环 境 艺 术 数 码 艺 术 WPP 水 晶

SADA 上 海 工 艺 美 术 职 业 学 院 2 上 海 工 艺 美 术 职 业 学 院 是 国 家 示 范 性 高 职 院 校, 承 担 国 家 教 育 体 制 改 革 综 合 试 点 项 目 学 院 下 设 时 尚 与 工 艺 视 觉 艺 术 环 境 艺 术 数 码 艺 术 WPP 水 晶 上 海 工 艺 美 术 职 业 学 院 高 等 职 业 教 育 质 量 年 度 报 告 (2015) 2014 年 12 月 SADA 上 海 工 艺 美 术 职 业 学 院 2 上 海 工 艺 美 术 职 业 学 院 是 国 家 示 范 性 高 职 院 校, 承 担 国 家 教 育 体 制 改 革 综 合 试 点 项 目 学 院 下 设 时 尚 与 工 艺 视 觉 艺 术 环 境 艺 术 数 码

More information

那 倒 是, 可 不 是 鸡 腿 呀 晕, 我 懒 得 再 和 你 理 论 了 今 鸡 腿 我 给 你 买, 但 明 天 去 京 东 影 视 城 探 班 阿 星 的 新 戏, 你 另 找 他 人 吧 正 好 不 用 翘 课, 四 大 名 点 可 是 非 周 一 不 点 名 呀 鸡 腿 可 不 是 好

那 倒 是, 可 不 是 鸡 腿 呀 晕, 我 懒 得 再 和 你 理 论 了 今 鸡 腿 我 给 你 买, 但 明 天 去 京 东 影 视 城 探 班 阿 星 的 新 戏, 你 另 找 他 人 吧 正 好 不 用 翘 课, 四 大 名 点 可 是 非 周 一 不 点 名 呀 鸡 腿 可 不 是 好 穿 越 之 秦 始 皇 爱 上 我 / 作 者 : 君 默 音 第 一 卷 秦 朝 遗 梦 第 一 章 阿 房, 阿 房 ~~ 是 男 子 的 声 音 但 为 什 么 却 显 得 如 此 凄 谅 谁, 谁, 谁 在 说 话? 我 大 喊 可 是 回 答 我 的 仍 是 那 一 声 声 阿 房, 阿 房 的 男 子 的 悲 鸣 那 声 音 是 那 么 陌 生 而 又 如 此 熟 悉 前 面 是 一 片

More information

目 录 前 言... 3 1 办 学 基 本 信 息... 3 1.1 学 校 简 介... 3 1.2 机 构 设 置... 3 1.3 招 生... 4 2 学 生 发 展... 5 2.1 毕 业 生 获 取 职 业 资 格 证 书... 5 2.2 学 生 参 赛... 6 2.3 学 生

目 录 前 言... 3 1 办 学 基 本 信 息... 3 1.1 学 校 简 介... 3 1.2 机 构 设 置... 3 1.3 招 生... 4 2 学 生 发 展... 5 2.1 毕 业 生 获 取 职 业 资 格 证 书... 5 2.2 学 生 参 赛... 6 2.3 学 生 浙 江 育 英 职 业 技 术 学 院 高 等 职 业 教 育 质 量 年 度 报 告 (2016) 二 一 五 年 十 二 月 1 目 录 前 言... 3 1 办 学 基 本 信 息... 3 1.1 学 校 简 介... 3 1.2 机 构 设 置... 3 1.3 招 生... 4 2 学 生 发 展... 5 2.1 毕 业 生 获 取 职 业 资 格 证 书... 5 2.2 学 生 参

More information

國立中山大學學位論文典藏.PDF

國立中山大學學位論文典藏.PDF : : 14 1 2 2..520.5.5.6.7 8..10...11...13..15..17 1 ..2148 21 22 23.24..25..27..27..28 30.31.34.36..36..37..37..38..39 40 2 ..41..41..42..43..43..44..45..45 47 4986 49. 49. 50. 51 52.52...53..53...55 3

More information

《红楼梦》中茗烟与李贵的对比分析

《红楼梦》中茗烟与李贵的对比分析 第 13 卷 第 2 期 中 南 大 学 学 报 ( 社 会 科 学 版 ) Vol.13 No.2 2007 年 4 月 J. CENT. SOUTH UNIV. (SOCIAL SCIENCE) Apr. 2007 红 楼 梦 茗 烟 与 李 贵 形 象 比 较 研 究 李 鸿 渊, 奉 旨 亨 ( 湖 南 科 技 大 学 人 文 学 院, 湖 南 湘 潭,411201) 摘 要 : 茗 烟 与

More information

专 题 Lifestyle 60 PRIVATE BANKING PRIVATE BANKING 61 Lifestyle 专 题 郎 朗 谭 盾 的 My doctor 私 人 医 生 叶 青 : 守 护 身 心 健 康 的 第 一 扇 门 叶 青 的 一 名 病 人 需 要 做 肠 镜 检 查,

专 题 Lifestyle 60 PRIVATE BANKING PRIVATE BANKING 61 Lifestyle 专 题 郎 朗 谭 盾 的 My doctor 私 人 医 生 叶 青 : 守 护 身 心 健 康 的 第 一 扇 门 叶 青 的 一 名 病 人 需 要 做 肠 镜 检 查, 专 题 Lifestyle 58 PRIVATE BANKING PRIVATE BANKING 59 Lifestyle 专 题 投 资 健 康 文 木 由 以 往, 我 们 曾 为 您 介 绍 过 多 种 不 同 类 型 的 投 资 产 品, 但 它 们 或 许 都 没 有 这 项 投 资 来 得 更 重 要 和 必 要 健 康 投 资 是 获 取 财 富 的 首 要 前 提, 健 康 本 身

More information

內政部土地重劃工程局農村社區土地重劃四年示範計畫執行要點

內政部土地重劃工程局農村社區土地重劃四年示範計畫執行要點 宜 蘭 縣 員 山 鄉 枕 山 社 區 農 村 再 生 計 畫 宜 蘭 縣 政 府 核 定 文 號 : 府 農 保 字 第 1000005893 號 ( 農 村 社 區 照 片 ) 地 點 : 宜 蘭 縣 員 山 鄉 枕 山 社 區 申 請 單 位 : 枕 山 社 區 發 中 華 民 國 1 0 0 年 3 月 1 5 日 - 1 - 枕 山 社 區 農 村 再 生 計 畫 目 錄 一 農 村 社

More information

6-16 爱上自己的工作(白金升级版)170-240 .indd

6-16 爱上自己的工作(白金升级版)170-240 .indd 图 书 在 版 编 目 (CIP) 数 据 -- -- 2014.6 ISBN 978-7-5158-0967-0 - - F272.92-49 (2014) 127218 爱 上 自 己 的 工 作 ( 白 金 升 级 版 ) 作 者 : 郑 一 群 责 任 编 辑 : 胡 小 英 邵 桄 炜 装 帧 设 计 : 周 源 责 任 审 读 : 郭 敬 梅 责 任 印 制 : 迈 致 红 出 版 发

More information

2012 级 BY 就 业 创 业 部 ONE 数 学 篇 教 师 岗 位 统 招 : 多 学 期 间, 多 做 多 听 作 为 一 名 师 范 生, 在 校 期 间 就 有 许 多 机 会 锻 炼 自 己, 例 如 师 范 专 业 课 师 范 生 技 能 考 试 等 等 请 一 定 充 分 珍 惜 每 个 锻 炼 的 机 会, 多 做 多 听, 不 要 自 己 一 条 路 走 到 黑, 多 听

More information

untitled

untitled - 領 力 2 1 1 理 念 老 老 老 略 力 力 e., 2 ., 3 ()., 4 : 略 略 量 落 略 聯., 5 : 力 : 力., 6 + 履 歷., 7 : e Instruct Learn., 8 e Moodle 數 立 論 流 論 行 錄 錄 錄 狀., 9 : 量 料 度 領 數 量 數 見., 10 論 1., 96 年 度 崙 98 年 度 領 領 () 領 領 旅 落.,

More information

C160731745Ann.indd

C160731745Ann.indd Town Health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oup Limited 3886 587,512,000538,789,000 56,455,000259,926,000 3.96 0.47% 0.98 1 4 587,512 538,789 (364,998) (306,272) 222,514 232,517 (236,904) (244,437) 8 (4,352) (18,217)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253\312\245x\246\277.doc)

(Microsoft Word - \253\312\245x\246\277.doc) 穿 越 時 空 圖 片 行 程 概 述 地 區 : 旅 遊 月 份 : 交 通 工 具 : 體 能 指 數 : 目 標 客 層 : 價 格 : 行 程 主 軸 : 台 南 府 城 七 股 春 夏 秋 季 台 灣 好 行 腳 踏 車 步 行 二 次 來 訪, 且 注 重 當 地 生 活 體 驗 者 小 封 神 文 化 探 索 老 屋 欣 力 漁 村 體 驗 壹 構 想 緣 起 一 小 封 神 文 化

More information

人, 一 生 中 最 重 要 的, 不 是 你 赚 了 多 少 钱, 而 是 你 做 了 多 少 让 父 母 欣 慰 让 社 会 认 可 的 事 只 要 你 或 我 按 照 这 样 的 价 值 标 准 去 践 行 自 已 的 人 生 目 标, 每 个 人 都 能 实 现 自 已 的 人 生 价 值!

人, 一 生 中 最 重 要 的, 不 是 你 赚 了 多 少 钱, 而 是 你 做 了 多 少 让 父 母 欣 慰 让 社 会 认 可 的 事 只 要 你 或 我 按 照 这 样 的 价 值 标 准 去 践 行 自 已 的 人 生 目 标, 每 个 人 都 能 实 现 自 已 的 人 生 价 值! 人, 一 生 中 最 重 要 的, 不 是 你 赚 了 多 少 钱, 而 是 你 做 了 多 少 让 父 母 欣 慰 让 社 会 认 可 的 事 只 要 你 或 我 按 照 这 样 的 价 值 标 准 去 践 行 自 已 的 人 生 目 标, 每 个 人 都 能 实 现 自 已 的 人 生 价 值! 总 经 理 徐 凌 主 办 : 总 经 理 办 公 室 2015 年 第 3 期 PART THREE

More information

db1

db1 Casabella 香 港 灣 仔 駱 克 道 168 號 地 下 2877 2870 Houser 九 龍 新 埔 崗 太 子 道 東 638 號 譽 港 灣 見 聞 商 場 1 樓 117 號 鋪 Houser 九 龍 九 龍 灣 宏 照 道 38 號 企 業 廣 場 5 期 Mega Box 9 樓 22 號 J.M. Soft 香 港 灣 仔 皇 后 大 道 東 183 號 合 和 中 心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文稿 0704千綺

Microsoft Word - 文稿 0704千綺 宇宙光送炭 向陽兒童愛提昇計畫 宇宙光送炭 向陽兒童愛提昇計畫 走過 2013 全記錄 統一性 間距 字體大小 形式 設計感 照片處理 增加圖片 走過 2013 全記錄 01 02 01 計 畫 簡 介 02 向 陽 兒 童 愛 提 昇 計 畫 的 恩 典 花 園 心 靈 輔 導 工 程 06 07 06 親 子 遊 戲 輔 導 團 體 07 威 信 型 兒 童 遊 戲 治 療 及 心 理 衡 鑑

More information

第 2 版 北 縣 家 扶 雙 月 刊 2010 大 手 牽 小 手, 保 護 兒 童 齊 步 走 邀 請 大 家 做 伙 來 作 保 護 兒 童 的 好 鄰 居! 為 加 強 宣 導 兒 童 保 護 的 重 要, 北 縣 家 扶 結 合 板 橋 市 公 所 板 橋 遠 東 百 貨 公 司, 及 中

第 2 版 北 縣 家 扶 雙 月 刊 2010 大 手 牽 小 手, 保 護 兒 童 齊 步 走 邀 請 大 家 做 伙 來 作 保 護 兒 童 的 好 鄰 居! 為 加 強 宣 導 兒 童 保 護 的 重 要, 北 縣 家 扶 結 合 板 橋 市 公 所 板 橋 遠 東 百 貨 公 司, 及 中 第1版 中華民國九十九年十二月 國 內 郵資己付 板橋郵局許可證 板橋字第102號 中華郵政北台字 第2470號 若無法投遞 請退回原寄處 善心 扇 意 為守護貧童健康加油 歲末感恩活動 盼各界共襄義舉 許媽媽是個育有三名年幼子女的單親媽媽 一家人居住在通風不良 空間狹窄 僅有 一台風扇的矮房內 夏季時潮濕悶熱 冬季則充滿霉氣 一個家庭裡僅靠一台風扇運轉 無論是散熱還是通風除溼 效果實在非常有限 而最慘的是三個孩子還經常因此染病住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