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D F736F F D20D0A1CBB5BCAFA1B6B9ABBCA6B5C4D4A2D1D4A1B7A3A8BCADD2BBA3A92E646F63>

Save this PDF as:
 WORD  PNG  TXT  JPG

Size: px
Start display at page:

Download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D0A1CBB5BCAFA1B6B9ABBCA6B5C4D4A2D1D4A1B7A3A8BCADD2BBA3A92E646F63>"

Transcription

1 小 说 集 公 鸡 的 寓 言 刘 玉 栋 编 著 山 东 文 艺 出 版 社

2 目 录 辑 一 乡 村 夜 火 色 马 早 春 图 幸 福 的 一 天 公 鸡 的 寓 言 给 马 兰 姑 姑 押 车 通 往 天 堂 的 路 芝 麻 开 门 跟 你 说 说 话 辑 二 黢 黑 锃 亮 后 来 绿 衣 淹 没 蛇 一 个 哈 欠 打 去 的 梦 越 跑 越 快 八 九 点 钟 的 太 阳 2

3 创 作 自 述 1 有 很 多 读 者 认 为 我 是 专 写 乡 土 题 材 小 说 的, 实 际 不 是 这 样, 只 是 我 的 乡 土 题 材 的 小 说 得 到 了 人 们 更 多 的 关 注 我 从 1992 年 开 始 写 小 说, 到 1999 年 在 人 民 文 学 上 发 表 我 们 分 到 了 土 地 之 前, 已 经 发 表 30 余 篇 中 短 篇 小 说, 这 些 小 说 大 都 是 城 市 题 材 的, 像 收 入 在 这 个 集 子 中 的 后 来 淹 没 黢 黑 锃 亮 蛇 八 九 点 钟 的 太 阳, 就 都 是 那 个 阶 段 的 作 品 实 际 上, 我 觉 得 什 么 题 材 并 不 重 要, 就 像 题 材 没 有 新 旧 之 分 一 样, 题 材 也 不 应 该 有 农 村 和 城 市 之 分, 关 键 在 于 你 怎 样 去 写 如 今, 在 国 内 小 说 界, 似 乎 把 农 村 题 材 和 城 市 题 材 搞 得 越 来 越 清 楚, 反 观 当 前 的 国 外 文 学, 这 种 界 限 却 越 来 越 模 糊, 人 家 早 已 超 越 了 这 种 浅 层 次 的 区 分 当 然, 这 与 中 国 的 文 学 传 统 和 中 国 社 会 的 二 元 结 构 有 关 系, 也 与 作 家 的 个 人 经 验 和 个 人 兴 趣 有 关 系 而 我 总 觉 得, 不 管 是 什 么 题 材, 对 人 的 内 在 困 境 和 幽 暗 世 界 的 真 实 开 掘, 才 应 该 是 文 学 的 本 质 所 在 年 后, 我 之 所 以 把 目 光 又 拉 回 到 农 村, 首 先 是 个 人 情 感 的 需 要, 我 从 小 在 农 村 长 大, 十 七 岁 才 离 开 故 乡, 但 总 觉 得 没 有 真 正 离 开, 我 十 分 想 念 那 段 日 子, 想 念 那 里 的 花 草 树 木 土 地 河 流, 想 念 那 里 的 乡 邻 和 伙 伴, 尽 管 过 去 十 几 年, 我 却 始 终 没 有 忘 掉 那 段 生 活 其 次, 便 是 写 作 本 身 的 原 因 了,1998 年 冬 天, 我 心 里 特 别 迷 茫 和 困 惑, 我 对 自 己 的 创 作 非 常 不 满 意, 我 觉 得 我 的 小 说 缺 少 一 种 深 入 人 心 的 力 量, 我 分 析 自 己, 发 现 我 的 创 作 并 没 有 全 部 发 自 内 心, 也 就 是 说, 我 的 情 感 还 没 有 真 正 回 到 内 心, 它 一 直 游 离 在 生 命 情 态 之 外, 我 决 定, 写 离 自 己 内 心 最 近 的 东 西 于 是, 我 自 然 而 然 地 想 到 了 童 年 和 故 乡, 没 想 到, 一 下 子 便 激 活 了 我 的 经 验 于 是 我 写 出 了 像 我 们 分 到 了 土 地 平 原 六 章 葬 马 头 火 化 给 马 兰 姑 姑 押 车 等 小 说 然 而, 这 样 写 了 一 系 列 小 说 后, 新 的 问 题 又 摆 在 面 前, 尽 管 我 的 作 品 在 一 些 方 面 得 到 认 可, 可 我 不 能 常 沉 浸 在 个 人 记 忆 之 中, 我 需 要 广 阔 和 深 刻, 面 对 纷 繁 复 杂 的 现 实 生 活, 我 需 要 再 寻 找 另 外 一 条 通 向 内 心 的 路, 然 后 在 内 心 怀 疑 审 视 酝 酿 提 升, 再 通 过 个 人 感 受 从 细 部 出 发 于 是 我 又 写 了 芝 麻 开 门 跟 你 说 说 话 通 往 天 堂 的 路 火 色 马 早 春 图 等 一 批 小 说 下 一 步, 我 还 要 更 深 入 地 回 到 家 乡, 要 用 身 心 去 体 悟 发 生 在 眼 前 的 真 实 生 活 3 我 记 得 若 泽 萨 拉 马 戈 曾 说 过 这 样 一 句 话 : 最 糟 糕 的 失 明 者 是 那 些 不 愿 睁 眼 去 看 现 实 的 人 我 想 任 何 一 位 作 家 都 不 可 能 回 避 现 实 有 时 候 在 创 作 上, 并 不 是 你 选 择 了 现 实, 而 是 现 实 在 选 择 你 回 避 现 实 就 等 于 在 回 避 这 个 时 代 等 于 回 避 自 己 所 生 存 的 空 间, 而 对 于 一 个 写 作 者 来 说, 自 己 所 生 活 的 时 代 和 所 生 存 的 空 间 又 是 多 么 重 要 对 现 实 的 关 注, 应 该 是 脚 踏 实 地 的 我 觉 得 真 正 的 现 实, 是 现 实 背 后 的 真 实, 是 背 景 下 人 性 中 最 真 实 的 那 一 面 怎 样 艺 术 地 逼 近 这 种 真 实, 是 我 今 后 努 力 的 方 向 现 在 看 小 说 的 人 越 来 越 少 了, 原 因 多 种 多 样, 但 与 读 者 对 作 品 的 认 同 感 有 很 大 关 系 真 情 实 感 有 血 有 肉 这 些 在 创 作 中 传 统 而 又 本 质 的 词, 猛 一 下 就 在 这 一 代 作 家 中 变 得 极 度 缺 乏, 我 觉 得 不 正 常 如 果 一 个 作 者 板 着 面 孔 循 规 蹈 矩 地 去 写 一 个 故 事, 或 者 摆 弄 各 种 花 样, 用 形 式 和 辞 藻 堆 砌 一 个 故 事, 即 使 是 这 个 故 事 非 常 奇 妙 精 彩, 但 他 毕 竟 只 是 一 个 故 事, 它 苍 白 而 毫 无 色 彩 的 一 面 是 无 论 如 何 也 掩 盖 不 了 的 因 为 它 缺 乏 的 是 一 种 文 学 本 质 上 的 情 感, 那 种 独 特 的 与 众 不 同 的 情 感 如 果 我 们 的 作 品 真 的 就 像 机 器 生 产 出 来 的 产 品 一 样 大 同 小 异, 或 者 向 快 餐 店 里 的 快 餐 一 样 千 篇 一 律, 那 写 作 也 就 真 的 没 什 么 意 思 了 我 觉 得 无 论 是 六 十 年 代 生 也 罢, 七 十 年 代 生 也 罢, 包 括 现 已 登 堂 入 室 的 80 后, 作 为 一 个 作 家 都 应 该 有 自 己 独 特 的 东 西, 用 心 去 写 作 有 好 作 品, 当 然 才 有 喜 爱 你 的 读 者 1

4 4 很 多 朋 友 都 说 我 的 小 说 有 诗 意 我 想 这 与 我 的 一 些 小 说 采 用 童 年 视 角 有 关 系, 比 如 给 马 兰 姑 姑 押 车 葬 马 头 跟 你 说 说 话 等 小 说 但 我 回 头 去 想, 这 些 诗 意 确 实 不 是 我 故 意 营 造 的, 它 是 自 然 流 露 出 来 的 但 说 实 在 话, 尽 管 诗 意 是 一 个 褒 义 词, 但 我 却 对 诗 意 有 所 警 惕 记 得 在 北 京 鲁 迅 文 学 院 学 习 时, 在 酒 桌 上 碰 到 小 说 选 刊 的 冯 敏 老 师, 冯 老 师 说 : 玉 栋 的 小 说 有 诗 意, 但 咱 不 能 光 写 这 种 有 诗 意 的 小 说 啊 我 觉 得 冯 敏 老 师 说 得 很 对 因 为 在 现 实 中, 哪 有 多 少 诗 意 的 东 西! 尽 管 我 想 留 下 诗 意, 但 我 需 要 对 诗 意 有 更 为 宽 阔 的 认 识 和 理 解 我 不 苛 求 诗 意 因 此, 诗 意 并 不 是 我 所 追 求 的 文 学 理 想 中 最 重 要 的 那 部 分 5 回 到 最 初 的 路 上 来 应 该 说, 我 是 偶 然 闯 入 文 学 这 个 世 界 的 十 多 年 前, 我 从 外 地 来 到 济 南, 住 在 东 郊 的 一 个 地 质 队 的 野 外 基 地 里, 等 待 命 运 的 重 新 安 排 基 地 的 院 子 很 大, 两 座 楼 几 排 平 房 一 座 水 塔, 还 有 一 个 水 泥 灌 注 的 篮 球 场, 其 余 都 是 长 满 杂 草 的 荒 地 平 时, 楼 是 空 的, 地 质 队 员 都 在 跑 野 外, 很 多 时 候, 特 别 是 晚 上, 那 座 楼 里 常 住 的 就 我 一 个 人 因 此 在 那 里 住 了 两 个 多 月, 常 常 连 说 话 的 人 都 没 有, 因 无 所 事 事, 我 感 到 孤 独 和 无 聊 正 在 这 时 候, 一 个 地 质 队 员 来 到 基 地 ( 后 来 我 们 成 为 好 朋 友 ), 当 时 他 是 一 个 狂 热 的 文 学 青 年, 他 跟 我 文 学, 谈 他 的 文 学 之 梦 我 从 他 那 里 知 道 了 莫 言 马 原 洪 峰 等 作 家 的 名 字, 更 重 要 的 是, 他 给 我 留 下 一 些 书 和 杂 志 于 是 那 年 秋 天 乃 至 整 个 冬 天, 我 有 了 自 己 的 享 受 在 那 里 住 了 一 年 多, 慢 慢 的 又 认 识 了 几 个 文 友, 他 们 有 一 个 业 余 组 织 绿 野 文 学 社, 并 不 定 期 编 印 一 本 油 印 的 小 册 子, 叫 山 水 情 我 先 是 接 触 诗 歌 散 文, 后 又 开 始 尝 试 写 小 说 说 真 的, 我 一 下 子 就 爱 上 小 说 这 个 东 西, 因 为 它 最 有 意 思, 可 以 编 个 故 事 来 安 慰 自 己 我 又 发 现, 写 小 说 还 有 点 自 己 欺 骗 自 己 的 味 道, 对 于 一 个 刚 刚 经 历 了 高 考 失 败, 灰 心 丧 气 的 家 伙 来 说, 这 无 疑 是 很 重 要 的 虽 然 不 太 会 写, 但 我 还 是 写 得 劲 头 十 足, 就 像 一 个 勤 奋 的 装 卸 工, 把 一 些 陈 芝 麻 烂 谷 子 的 事 儿, 搬 出 来 罗 列 一 番, 再 卸 在 那 份 散 发 着 油 墨 香 味 的 刊 物 上 渐 渐 的, 小 说 在 我 身 上 产 生 了 魔 力, 我 开 始 为 它 着 迷, 开 始 进 入 到 小 说 这 个 奇 妙 的 世 界 6 有 时 候 我 觉 得, 小 说 就 像 一 个 顽 皮 的 小 精 灵, 你 看 似 离 它 很 近 了, 但 它 轻 轻 一 跳, 又 离 你 远 了 说 实 在 的, 我 对 自 己 现 在 的 创 作 并 不 满 意, 它 总 是 偏 离 我 的 初 衷 近 两 年, 我 放 慢 了 写 作 速 度, 甚 至 一 度 停 下 来, 这 里 面 有 一 些 客 观 原 因, 然 而 更 多 的 是 主 观 原 因 我 在 写 作 和 阅 读 的 过 程 中, 发 现 了 自 己 存 在 的 一 些 障 碍 弱 点 和 局 限, 而 这 些 障 碍 弱 点 和 局 限, 有 些 却 是 致 命 的, 它 们 对 我 形 成 围 困 和 束 缚, 我 意 识 到, 要 想 写 作 有 所 提 高 和 进 步, 就 必 须 面 对 这 些 缺 陷 这 得 需 要 自 己 一 点 一 点 去 克 服 去 扫 除 去 弥 补 去 扭 转, 这 得 需 要 时 间 和 耐 力 而 无 论 时 间 还 是 耐 力, 又 都 是 一 把 双 刃 剑, 有 的 作 家 就 是 被 时 间 打 败 了, 最 后 连 自 己 都 失 去 了 耐 心 我 不 想 这 样 我 想 写, 想 继 续 写 下 去 实 际 上, 这 也 是 我 目 前 所 面 临 的 困 难, 又 想 写, 又 想 写 好 记 得 两 年 前, 李 敬 泽 老 师 在 文 艺 报 上 发 表 过 一 篇 文 章, 叫 乡 土 之 路, 评 的 是 山 东 的 几 个 青 年 作 家 李 敬 泽 老 师 的 文 章 中 有 这 么 一 段 话 : 乡 土 和 城 市 在 中 国 文 学 中 压 强 不 同, 一 个 以 城 市 经 验 为 根 基 的 中 国 作 家 只 能 向 前 走, 他 没 有 太 多 的 传 统 资 源 可 利 用, 这 倒 让 他 轻 松 自 由 ; 而 那 些 立 足 于 乡 土 经 验 的 作 家 们, 他 们 有 现 成 的 退 路, 他 们 可 以 求 助 于 深 厚 的 传 统, 他 们 往 往 就 这 样 退 回 去 了, 结 果, 他 们 笔 下 的 乡 土 升 华 为 或 蜕 化 为 与 历 史 和 现 实 毫 无 关 联 的 伪 浪 漫 主 义 或 伪 现 实 主 义 的 盆 景 最 后, 敬 泽 老 师 提 出 这 样 的 问 题 : 是 退 回 去, 还 是 向 前 走? 当 然, 答 案 是 不 用 选 择 的 这 篇 文 章 给 了 我 很 大 的 启 示, 这 两 年, 我 一 直 在 思 考 这 个 问 题 2

5 辑 一 乡 村 夜 天 总 是 黑 得 这 么 早, 老 油 站 在 他 家 小 卖 部 门 口, 一 只 手 放 在 腰 窝 上, 另 一 只 手 攥 成 拳 头, 捶 打 着 胸 脯, 眼 瞅 着 渐 渐 黑 下 去 的 天 空, 老 油 在 不 停 地 抱 怨 一 团 团 白 气 从 他 嘴 里 喷 出 来, 停 一 下, 便 消 失 在 暮 色 之 中 入 冬 以 来, 老 油 的 买 卖 暗 淡 了 许 多 要 是 夏 天 的 这 个 时 间, 太 阳 还 会 挂 在 西 边 半 空 中, 正 是 孩 子 们 放 学 玩 耍 的 时 候, 他 们 耍 热 了, 便 闯 进 他 的 小 卖 部 来 喝 汽 水 买 冰 糕, 那 咕 咚 咕 咚 吧 叽 吧 叽 的 声 音, 老 油 听 起 来 特 别 悦 耳 孩 子 们 刚 刚 散 去, 男 人 们 便 晃 悠 着 膀 子 走 进 来, 把 一 捆 捆 啤 酒 提 回 家 去 那 是 老 油 最 幸 福 的 时 刻, 他 把 落 地 风 扇 打 到 最 大, 朝 着 门 口, 让 每 个 进 门 来 买 东 西 的 人 首 先 感 到 阵 阵 凉 意, 他 则 泡 一 壶 热 茶, 坐 在 柜 台 下 面 的 那 把 藤 椅 里, 听 着 收 音 机 里 咿 咿 呀 呀 的 京 戏 老 油 不 怕 热, 越 热 越 舒 服, 热 汗 能 带 走 体 内 的 污 浊 之 物, 这 时 候 他 才 觉 得 自 己 是 一 个 干 净 的 人 老 油 怕 冷, 因 此 他 不 喜 欢 冬 天, 老 油 不 喜 欢 冬 天 的 另 一 个 理 由, 是 小 卖 部 营 业 额 的 下 降 冬 天 里 卖 的 最 多 的, 无 非 是 酱 油 食 盐 香 烟 一 类 的 小 玩 艺 儿, 赚 不 了 几 个 钱, 而 且 冬 天 天 黑 得 早, 就 得 早 早 地 拉 亮 电 灯, 这 电 费, 可 是 老 油 不 小 的 一 笔 开 销 此 时, 老 油 站 在 他 家 的 小 卖 部 门 口, 盯 着 冷 冷 清 清 的 大 街, 正 在 犹 豫 着 是 否 进 屋 把 电 灯 拉 亮 老 油 刚 要 转 身, 便 听 到 不 远 处 响 起 摩 托 车 呜 隆 呜 隆 的 声 音 老 油 看 到 一 个 人 从 摩 托 车 后 座 上 跳 下 来, 老 油 觉 得 那 身 影 有 点 熟 悉, 但 天 完 全 黑 透 了, 他 一 时 分 辨 不 清 老 油 抻 着 脖 子, 躬 着 腰, 就 像 一 个 大 虾 米 似 的 瞅 着 这 个 朝 他 走 来 的 人 离 得 近 了, 老 油 才 看 清 是 他 孙 子 天 赐 你 还 不 拉 亮 电 灯, 你 不 拉 亮 电 灯 人 家 谁 来 买 东 西 他 孙 子 天 赐 没 好 气 地 说 老 油 没 理 他 孙 子 天 赐, 他 盯 着 不 远 处 的 黑 影 里 还 在 呜 隆 呜 隆 响 的 摩 托 车 老 油 就 知 道 那 个 骑 摩 托 车 的 人 是 谁 了? 他 肯 定 是 白 毛 这 几 天, 老 油 坐 在 小 卖 部 里, 好 几 次 看 到 他 孙 子 天 赐 坐 在 白 毛 的 摩 托 车 后 面 穿 过 大 街 那 白 毛 的 头 发 长 得 像 个 女 人, 前 几 天, 老 油 又 发 现 那 白 毛 的 头 发 突 然 变 成 了 红 色, 像 枣 红 马 的 尾 巴 似 的 甩 来 甩 去 老 油 还 知 道, 那 白 毛 的 胳 膊 上 刺 着 一 条 蛇, 夏 天 里, 白 毛 来 小 卖 部 买 香 烟, 白 毛 一 伸 出 那 刺 着 蛇 的 胳 膊, 老 油 就 觉 得 脊 梁 沟 里 冒 凉 气 老 油 对 白 毛 没 有 好 感, 他 从 心 里 有 一 种 畏 惧 所 以, 老 油 看 到 他 孙 子 天 赐 坐 在 白 毛 的 摩 托 车 上, 就 有 一 种 天 要 蹋 了 的 感 觉, 似 乎 那 庞 大 的 摩 托 车 轧 的 不 是 马 路, 而 是 他 的 身 子 老 油 愣 着 的 时 候, 他 孙 子 天 赐 把 电 灯 拉 亮 了 你 不 能 稀 罕 那 几 个 电 钱, 这 么 黑 了 还 不 拉 亮 电 灯, 你 怎 么 能 把 店 搞 得 红 火 天 赐 嘟 囔 着, 走 进 了 柜 台 里 面, 瞅 也 没 瞅 老 油 一 眼 他 满 脸 的 冰 冷, 就 像 那 外 面 的 天 气 似 的, 他 的 头 发 虽 比 不 上 白 毛 的 长, 但 还 是 遮 住 了 一 只 眼 睛, 而 他 的 另 一 眼 睛, 跟 探 照 灯 似 的, 迅 速 地 在 货 架 上 扫 了 一 遍, 然 后, 伸 手 抓 起 两 盒 红 梅 牌 香 烟 在 此 之 前, 老 油 并 没 意 识 到 他 孙 子 天 赐 走 进 小 卖 部 来 干 什 么 老 油 的 脑 袋 里, 净 是 白 毛 的 红 头 发 和 那 条 刺 在 胳 膊 上 的 蛇 他 看 到 他 孙 子 天 赐 把 手 伸 进 烟 盒 里 的 时 候, 他 明 白 了 他 孙 子 天 赐 进 来 的 目 的 瘦 瘦 的 老 油 噌 地 跳 了 起 来, 如 同 跃 出 水 面 的 河 虾 似 的 卷 了 卷 身 子, 便 一 步 跨 进 柜 台 里 面, 他 一 把 抓 住 天 赐 的 手 1

6 天 赐, 你 不 能 整 天 跟 白 毛 粘 到 一 块 儿 老 油 听 到 自 己 的 声 音 低 低 的 哑 哑 的, 像 一 条 鱼 在 水 里 吐 出 的 一 窜 气 泡 儿 旁 边 火 炉 里, 煤 块 啪 地 爆 响 了 一 下, 跃 出 一 团 虚 红 的 火 苗, 倏 地 又 消 失 了 老 油 闻 到 一 股 呛 人 的 气 味, 那 是 从 天 赐 觜 里 吐 出 来 的 你 还 喝 酒, 你 才 多 大 你 就 喝 酒 老 油 说 你 松 手, 天 赐 说, 我 给 你 钱 不 行 说 着, 天 赐 把 粗 壮 的 胳 膊 向 后 一 拧, 老 油 的 身 子 便 歪 了, 他 一 时 没 能 站 稳, 一 屁 股 坐 在 旁 边 靠 墙 的 小 床 上 天 赐 像 玩 杂 耍 似 的, 从 兜 里 掏 出 十 块 钱, 一 巴 掌 拍 在 老 油 的 柜 台 上 我 又 没 说 不 给 你 钱 天 赐 有 些 厌 嫌 地 朝 着 老 油 瞥 了 一 眼, 便 扭 头 走 出 小 卖 部 我 只 是 不 想 让 你 跟 白 毛 粘 在 一 块 儿 玻 璃 木 门 砰 地 一 声 响, 把 老 油 的 话 挡 回 来 老 油 实 在 没 有 勇 气 把 声 音 提 得 再 高 一 点, 他 想 到 了 那 条 盘 在 白 毛 胳 膊 上 的 蛇 天 赐 坐 在 摩 托 车 后 座 上, 一 只 手 抓 着 白 毛 的 皮 带, 另 一 手 把 一 盒 烟 塞 进 白 毛 的 口 袋 摩 托 车 在 乡 间 的 土 路 上 颠 簸 着, 如 同 黑 夜 中 大 海 里 的 一 条 小 船 天 赐 的 下 巴 不 时 地 碰 在 白 毛 的 肩 头 上, 虽 然 隔 着 一 层 皮 衣, 但 他 还 是 能 感 觉 到 白 毛 硬 梆 梆 的 肌 肉 白 毛 练 拳 击 他 的 屋 子 中 间 吊 着 一 个 大 大 的 沙 袋, 没 事 的 时 候 他 就 砰 砰 地 击 上 一 遍, 有 时 候 不 解 气, 便 把 一 副 破 拳 击 手 套 扔 给 天 赐 他 一 脸 冷 漠, 也 不 说 话, 只 是 朝 天 赐 挥 一 挥 手, 便 一 耸 耸 的 摆 开 架 势 天 赐 最 害 怕 这 个 时 候, 他 知 道 自 己 又 要 捱 白 毛 一 顿 老 拳 了 白 毛 的 拳 头 特 别 硬, 又 狠 又 快, 有 时 候 砸 在 天 赐 下 巴 上, 钻 心 地 疼 天 赐 蹲 在 地 上 抹 眼 泪, 他 希 望 白 毛 能 说 两 句 客 气 话, 那 么 拍 一 拍 他 的 肩 头, 也 算 是 一 种 安 慰 可 是 白 毛 一 看 天 赐 掉 眼 泪, 气 就 不 打 一 处 来, 他 走 上 前, 一 脚 把 天 赐 踹 倒 在 他 家 的 水 泥 地 上, 用 厚 厚 的 皮 靴 踩 住 天 赐 的 脸, 骂 一 句 孬 种 天 赐 便 闻 到 了 白 毛 鞋 底 上 的 那 股 胶 皮 味 儿 天 赐 打 小 喜 欢 胶 皮 味 儿, 他 一 闻 到 胶 皮 味 儿 就 觉 得 浑 身 舒 服 了 天 赐 坐 在 摩 托 车 后 座 上, 北 风 像 小 刀 似 的 刮 着 他 的 脸, 他 觉 得 他 的 脸 都 变 成 了 一 张 胶 皮 天 赐 正 胡 思 乱 想 着, 摩 托 车 突 然 熄 了 火 白 毛 说 到 了 白 毛 的 声 音 总 像 是 从 缸 里 冒 出 来 的 一 样, 粗 粗 的 硬 硬 的 天 赐 急 忙 跳 下 车, 他 看 到 了 那 高 高 的 河 堤 在 黑 乎 乎 的 夜 色 中 青 幽 幽 的 轮 廓 他 和 白 毛 在 原 地 站 了 会 儿, 他 们 的 眼 睛 和 耳 朵 如 同 雷 达 似 的 支 起 来, 冬 夜 静 悄 悄 的, 只 有 北 风 掠 过 树 枝 时 才 发 出 几 声 怪 叫 白 毛 说 一 声 走 天 赐 便 躬 起 身 子, 撅 起 屁 股, 帮 着 白 毛 向 河 堤 的 方 向 推 摩 托 车 不 知 道 为 什 么, 天 赐 一 边 推 着 摩 托 车, 身 子 一 边 在 不 停 地 抖 是 天 冷 呢, 还 是 他 自 己 紧 张, 他 不 知 道 他 们 来 到 河 堤 下 面 白 毛 把 摩 托 车 支 在 一 处 隐 蔽 的 地 方, 然 后 一 猫 腰, 钻 进 一 个 沙 土 坑 子 里 天 赐 也 随 后 钻 进 来 天 赐 一 进 来, 就 觉 到 了 沙 窝 子 里 的 温 暖 这 里 的 人 们 有 挖 沙 土 炒 爆 米 花 和 让 孩 子 睡 沙 包 的 习 惯, 所 以 河 堤 下 面 留 下 一 处 处 猫 儿 洞 似 的 沙 窝 子 他 们 一 屁 股 坐 下 来 天 赐 忙 掏 出 他 身 上 的 那 盒 红 梅 他 摸 黑 拆 开, 抠 出 一 支 递 给 白 毛, 然 后 自 己 又 叼 起 一 支 打 火 机 亮 一 下, 接 着 便 灭 了, 剩 下 两 个 花 生 粒 大 小 的 火 头 慢 慢 的, 天 赐 觉 得 自 己 暖 和 过 来, 身 子 也 抖 得 不 再 那 么 厉 害 胆 小 你 就 别 干 了 白 毛 说 白 毛 的 话 如 同 一 块 冰 塞 进 天 赐 的 衣 领 里, 天 赐 禁 不 住 打 了 个 冷 战 你 把 我 看 扁 了 你 天 赐 故 意 把 气 喘 得 很 粗, 但 说 到 话 尾 巴 那 儿, 他 还 是 听 到 自 己 的 2

7 声 音 颤 了 一 下 你 爷 爷 说 的 话 我 不 是 没 听 到, 他 说 得 很 对 他 不 让 你 跟 我 粘 在 一 块 儿, 他 说 得 很 对 白 毛 说 他 瞎 咋 唬, 他 一 辈 子 活 得 窝 窝 囊 囊 的, 还 整 天 瞎 咋 唬 一 提 起 老 油, 天 赐 便 把 话 把 儿 端 稳 了 你 爷 爷 这 个 老 鳖, 我 真 想 揍 他 一 顿 白 毛 使 劲 儿 把 烟 头 扔 出 洞 口, 烟 头 在 空 中 划 了 条 红 红 的 弧 线 还 不 如 老 鳖 呢, 他 是 个 土 鳖, 他 要 不 是 我 爷 爷, 我 也 想 揍 他 一 顿 我 拿 盒 烟 他 还 要 钱 天 赐 也 挥 起 胳 膊, 把 烟 头 扔 向 洞 口 时 间 过 得 很 慢, 天 赐 不 停 地 抬 起 手 腕 来, 瞅 一 眼 他 那 块 夜 光 表 他 们 说 好 是 十 点 行 动 的, 可 过 了 好 半 天, 时 针 刚 走 到 九 点 三 十 分 沙 窝 子 外 面, 只 有 北 风 呼 呼 地 叫 着 白 毛 说 : 你 别 老 是 看 表, 你 怎 么 一 点 也 沉 不 住 气 但 天 赐 还 是 忍 不 住 看 表, 他 这 是 第 一 次 跟 白 毛 出 来 干 点 事 情, 未 免 有 些 紧 张 从 早 晨 到 现 在, 天 赐 的 心 便 像 风 筝 似 的 一 直 在 空 中 飘 着 白 毛 说 : 再 也 没 有 比 这 事 儿 更 安 全 的 了 你 跟 在 我 身 后 就 行 天 赐 说 : 他 们 要 是 跟 咱 打 呢? 白 毛 说 : 我 操, 他 们 一 碰 到 这 事 儿, 就 尿 到 裤 子 里 了 他 们 还 打 天 赐 想 了 想, 又 结 结 巴 巴 地 说 : 不 会 出 别 的 事 吧 白 毛 突 然 愤 怒 了, 他 把 脸 忽 一 下 凑 上 来, 声 音 低 低 的, 却 像 弹 簧 一 样 有 劲 儿,: 狗 日 的 天 赐, 我 跟 你 说 过, 胆 小 你 就 别 干, 要 干 就 别 娘 娘 们 们 的 说 着, 白 毛 就 在 天 赐 的 后 脑 勺 上 拍 了 一 巴 掌, 把 天 赐 拍 得 眼 前 蹦 起 一 团 金 光, 过 了 半 天, 才 慢 慢 地 落 下 去 沙 窝 子 里 变 得 静 悄 悄 的 西 北 风 扫 过 河 堤 上 的 枯 树, 发 出 哨 子 似 的 声 音, 有 时 候 像 一 个 女 人 尖 利 的 哭 声 天 赐 再 也 没 敢 看 表, 但 他 知 道, 他 们 行 动 的 时 间 就 要 到 了 老 油 把 他 孙 子 天 赐 拍 在 柜 台 上 的 十 块 钱 攥 在 手 里, 他 翻 过 来 倒 过 去 瞅 了 半 天, 后 来 他 抬 起 头, 盯 着 外 面 黑 洞 洞 的 大 街 足 足 有 十 分 钟 老 油 纳 闷 : 天 赐 哪 来 的 钱? 老 油 看 清 了 天 赐 把 钱 拍 在 柜 台 上 的 那 一 瞬 间, 天 赐 抡 圆 了 胳 膊, 啪 一 声, 巴 掌 落 在 柜 台 上, 没 有 丝 毫 的 犹 豫, 底 气 足 得 很, 倒 真 像 个 有 钱 的 人 可 天 赐 刚 刚 退 学 不 长 时 间, 他 什 么 都 没 干, 他 哪 来 的 钱? 他 还 喝 酒! 老 油 想 到 这 里, 额 头 上 竟 然 冒 出 一 层 冷 汗, 他 的 脑 瓜 子 里, 又 闪 出 红 色 的 长 头 发 和 盘 在 胳 膊 上 的 青 蛇, 还 有 一 张 阴 冷 的 脸 老 油 禁 不 住 一 哆 嗦, 他 使 劲 儿 拍 一 下 大 腿, 嚯 地 站 起 来 他 在 他 的 小 卖 部 里 来 回 转 了 几 圈, 然 后 拉 灭 屋 里 的 电 灯, 锁 上 小 卖 部 的 门, 来 到 街 上 他 要 去 问 问 天 赐 的 父 母, 天 赐 的 钱 到 底 是 从 哪 儿 弄 来 了? 天 黑 透 以 后, 北 风 变 得 大 起 来 老 油 把 大 黑 棉 袄 往 怀 里 紧 了 紧, 便 揣 起 手, 缩 起 脖 子, 脚 底 下 踉 踉 跄 跄 的, 摸 黑 朝 北 面 他 儿 子 家 走 去 老 油 有 半 年 没 到 儿 子 家 去 了, 不 是 他 不 关 心, 是 他 实 在 不 愿 意 去, 他 那 儿 媳 妇 如 同 一 只 母 老 虎 老 油 不 是 怕 她, 老 油 是 烦 她 老 油 想 到 去 年 过 年 的 时 候, 他 儿 子 把 他 请 到 他 们 家 里 去, 他 儿 媳 做 了 一 桌 子 好 菜, 他 们 轮 换 着, 一 盅 盅 地 给 老 油 添 酒, 当 然, 话 也 说 得 越 来 越 明 白 他 们 的 意 思 是 : 你 这 个 老 东 西, 都 快 拽 悠 不 动 了, 也 不 挪 挪 窝, 把 你 那 靠 街 房 和 小 卖 部 让 出 来 吧, 天 赐 学 习 是 地 瓜 蛋 子 一 个, 明 年 初 中 毕 业, 他 考 不 上 学 他 干 什 么 去, 他 嫩 得 鸟 毛 还 没 长 出 几 根 来 呢 可 老 油 当 时 酒 没 喝 多, 脑 子 不 糊 涂, 把 话 口 扎 得 严 严 实 实, 死 话 不 松 口 老 油 的 话 口 没 松 还 有 两 个 原 因, 一 是 他 觉 得 我 老 油 还 没 老, 耳 不 聋, 眼 不 花, 牙 也 没 松, 咬 麻 花 比 年 轻 人 还 脆 生, 这 小 卖 部 他 经 营 了 十 几 年, 有 了 感 情, 他 实 在 想 不 出 再 能 有 什 么 东 西 3

8 来 代 替 这 小 卖 部, 再 就 是 他 觉 得 儿 子 和 儿 媳 未 免 过 于 心 急, 因 为 他 老 油 只 有 这 么 一 个 儿 子, 也 只 有 天 赐 这 么 一 个 孙 子, 他 们 实 在 没 必 要 这 么 心 急, 等 到 有 一 天, 他 老 油 真 的 爬 不 动 了, 他 不 给 他 们 他 给 谁? 这 些 东 西 一 根 毫 毛 都 不 会 少, 都 是 儿 子 和 孙 子 的 可 他 老 油 没 想 到, 那 天 晚 上, 他 还 没 走 出 他 儿 子 家 门 口, 他 儿 媳 便 把 一 口 唾 沫 喷 到 他 老 油 脸 上 把 他 老 油 臊 的, 脸 红 得 如 同 猴 腚 眼 子, 好 几 天 都 没 退 下 去 所 以 他 老 油 不 愿 意 去 他 儿 子 那 里 我 老 油 不 是 那 种 犯 贱 的 人, 老 油 手 里 攥 着 他 孙 子 天 赐 拍 在 柜 台 上 的 那 十 块 钱, 说 : 我 老 油 也 不 是 那 种 不 要 脸 的 人 等 老 油 把 一 口 痰 啐 到 地 上 时, 他 发 现 他 已 经 来 到 儿 子 家 的 大 门 口 老 油 侧 耳 听 了 听, 屋 里 传 出 说 笑 声, 那 当 然 是 电 视 机 里 的 声 音, 既 然 电 视 机 开 着, 那 么 人 肯 定 都 在 家 老 油 担 心 他 儿 子 不 在 家, 要 是 光 他 儿 媳 一 个 人 在 家, 老 油 不 知 道 他 该 跟 他 儿 媳 妇 说 些 什 么 老 油 打 开 门 走 进 院 子, 故 意 抽 了 抽 嗓 子, 然 后 使 劲 儿 咳 嗽 几 声, 他 在 那 棵 光 秃 秃 的 枣 树 下 面 停 了 停 果 然, 他 听 到 儿 媳 在 屋 子 喊 道 : 是 谁 呀, 请 进 吧 这 里 的 人 们 有 串 门 的 习 惯, 要 是 有 人 来 家 里 串 门, 那 是 一 件 让 人 高 兴 的 事, 所 以 他 儿 媳 就 发 出 这 种 酸 酸 的 声 音, 老 油 的 脸 禁 不 住 又 热 起 来, 他 似 乎 又 闻 到 了 儿 媳 那 唾 沫 的 腥 臭 味 老 油 下 意 识 地 抹 一 把 脸, 硬 着 头 皮 走 进 屋 屋 子 中 间, 儿 子 正 坐 在 那 里 编 草 筐, 脚 下 放 着 用 水 浸 泡 过 的 紫 穗 槐 枝 条 儿 子 一 看 是 老 油, 便 把 编 了 一 半 的 草 筐 放 到 地 上, 忙 站 起 来 说 : 爹, 你 来 了, 你 快 坐 老 油 看 也 没 看 儿 子 一 眼, 虽 然 15 瓦 的 灯 泡 有 些 暗 淡, 但 老 油 还 是 看 清 了 坐 在 床 上 织 网 的 儿 媳 那 凝 固 在 脸 上 的 笑, 以 及 瞬 间 之 内 那 绷 起 的 面 孔 儿 媳 没 有 站 起 来 跟 他 打 招 呼, 这 让 老 油 有 点 伤 心, 但 片 刻 过 后, 老 油 便 释 然 了 老 油 想 他 是 为 孙 子 而 来, 即 使 他 这 张 老 脸 不 要 了, 只 要 孙 子 好, 他 就 高 兴 老 油 坐 在 床 对 面 的 木 凳 上, 儿 子 递 过 烟 来, 他 挥 了 挥 手, 他 从 自 己 口 袋 里 摸 出 一 支 雪 茄, 在 儿 子 伸 过 来 的 火 苗 上 碰 一 下 天 赐 呢, 天 赐 没 在 家? 老 油 问 道 啊 没 在 家, 天 赐 没 在 家 儿 子 支 吾 着, 像 一 个 结 巴, 那 口 气, 似 乎 天 赐 没 在 家 跟 他 一 点 关 系 没 有 似 的 老 油 一 听, 火 便 烧 到 眉 头 上, 他 觉 得 这 几 十 年 过 去 了, 儿 子 还 跟 没 长 大 似 的, 你 问 他 什 么, 他 还 是 那 么 一 副 吊 儿 郎 当 的 样 子, 他 还 是 那 么 结 结 巴 巴 要 是 几 十 年 前, 老 油 肯 定 一 鞋 底 子 便 拍 过 去 了 老 油 说 : 那 么 天 赐 现 在 每 天 干 什 么, 他 是 不 是 有 活 干 了? 没 等 儿 子 回 答, 坐 在 床 上 的 儿 媳 嘴 里 发 出 兹 一 声 响, 天 赐 能 干 什 么, 整 天 玩 呗 儿 媳 说 这 话 时, 连 头 都 没 抬 那 玩 也 该 跟 好 人 在 一 块 儿, 老 油 被 儿 媳 阴 阳 怪 气 的 腔 调 激 怒 了, 你 们 知 不 知 道, 他 整 天 坐 在 白 毛 的 摩 托 车 后 面, 像 个 二 流 子 似 的 在 村 子 里 溜 过 来 溜 过 去, 你 们 可 知 道 那 白 毛 是 什 么 货 色? 老 油 说 着, 脑 瓜 子 禁 不 住 又 出 现 了 盘 在 白 毛 胳 膊 上 的 那 条 蛇 可 让 老 油 没 想 到 的 是, 儿 媳 低 着 头, 肩 头 耸 了 一 下, 从 鼻 子 里 挤 出 一 团 浊 气, 说 : 真 是 少 见 多 怪, 人 家 留 头 发, 那 叫 时 髦 声 音 低 低 的, 像 是 自 言 自 语 老 油 一 时 愣 在 那 里, 他 实 在 想 不 明 白, 儿 媳 对 他 的 敌 对 情 绪 从 何 处 而 来 如 果 再 在 儿 子 家 呆 下 去, 那 不 是 傻 瓜 就 是 半 青 想 到 这 里, 老 油 腾 地 站 起 来, 他 抡 起 胳 膊, 一 巴 掌 把 天 赐 买 烟 的 十 块 钱 拍 在 桌 子 上, 说 道 : 这 是 天 赐 买 烟 的 十 块 钱, 他 就 是 这 样 把 它 拍 到 我 柜 4

9 台 上 的, 我 不 知 道 他 哪 来 的 钱? 他 还 喝 得 酒 气 熏 天 说 完, 老 油 几 步 便 跨 出 儿 子 家 的 门, 他 朝 着 冰 冷 的 空 气 中 吐 了 口 唾 沫, 说 : 我 老 油 不 稀 罕 这 十 块 钱 天 赐 跟 白 毛 趴 在 草 窝 里, 北 风 像 尖 刀 似 的 刺 透 他 的 毛 衣 天 赐 觉 得 自 己 如 同 一 只 刺 猬 似 的 把 身 子 缩 成 一 团, 但 还 是 冷 得 浑 身 发 抖 他 一 只 手 里 攥 着 手 电, 另 一 只 手 里 提 着 一 根 枣 木 棍 子, 瞅 了 眼 身 边 的 白 毛, 他 发 现 白 毛 像 一 只 猫 头 鹰, 两 只 眼 睛 一 动 不 动 地 盯 在 河 堤 公 路 上 他 知 道 白 毛 的 怀 里 掖 着 一 把 刀 子 此 时, 天 赐 心 里 有 一 种 感 觉, 很 难 说 出 来, 就 像 谁 拿 刀 子 在 他 的 心 上 旋 下 一 块 肉 去 但 不 疼 不 痒, 又 像 是 谁 用 麻 绳 拴 住 他 的 五 脏 六 腑, 提 猪 下 货 一 般 提 在 手 里 这 时 候, 公 路 上 突 然 传 来 声 音, 是 隐 约 的 车 铃 声 白 毛 立 刻 竖 直 耳 朵, 他 像 一 只 猫 似 的 绷 紧 身 子 天 赐 猛 地 产 生 了 极 其 强 烈 的 尿 意, 可 是 他 不 敢 动 此 时, 公 路 上 传 来 说 话 声, 白 毛 的 身 子 便 软 了 下 来 他 知 道 过 来 的 肯 定 不 是 一 个 人, 白 毛 说 过, 不 是 一 个 人 绝 对 不 能 截 天 赐 的 身 子 也 缩 了 回 去, 但 尿 意 却 无 法 消 退 两 个 过 路 人 已 经 过 去 了, 天 赐 拍 拍 白 毛 的 肩 头, 他 朝 下 指 了 指 白 毛 有 些 不 耐 烦 地 挥 挥 手, 他 的 意 思 是 快 去 快 回 天 赐 沿 着 河 堤 向 下 走 几 步, 然 后 停 下, 他 解 了 半 天 裤 子, 才 算 解 开, 可 那 小 玩 艺 儿 掏 了 半 天 却 没 有 掏 出 来, 它 几 乎 缩 到 身 子 里 面 去 了, 天 赐 只 好 蹲 下, 像 女 人 似 的 北 风 犁 过 他 屁 股 上 的 肉, 一 股 碱 土 的 气 味 从 远 处 刮 来, 灌 了 天 赐 一 肚 子 天 赐 的 心 情 糟 糕 透 了, 他 觉 得 浑 身 不 自 在, 他 真 想 跑 回 家 去, 钻 进 被 窝 里 暖 和 暖 和 他 想 到 他 一 天 都 没 有 回 家 了, 不 知 道 那 一 百 块 钱 母 亲 发 现 了 没 有 今 天 早 晨, 他 偷 了 母 亲 一 百 块 钱, 在 镇 上 的 饭 店 里 请 白 毛 吃 了 一 顿, 白 毛 才 答 应 带 他 出 来 的, 他 想 等 他 弄 到 更 多 的 钱, 再 把 母 亲 那 一 百 块 钱 偷 偷 放 回 去, 这 样 神 不 知 鬼 不 觉 的, 谁 也 不 会 知 道 白 毛 说 过, 他 干 一 次 从 来 都 不 会 少 于 一 千 块 钱 的 白 毛 说 这 话 时, 口 气 冷 冷 的, 不 像 是 吹 牛 皮 不 过 白 毛 架 子 很 大, 他 根 本 不 把 天 赐 这 样 的 小 雏 放 在 眼 里 要 不 是 天 赐 拼 命 地 巴 结 白 毛, 陪 他 练 拳, 请 他 吃 饭, 白 毛 是 不 会 带 他 来 的 天 赐 站 在 黑 夜 中 的 河 堤 上, 使 劲 儿 咬 了 咬 牙, 他 想 他 无 论 如 何 也 要 把 那 一 百 块 钱 弄 回 来, 要 不 让 母 亲 发 现 了 天 赐 不 敢 再 想 下 去, 他 不 是 害 怕 母 亲, 他 是 害 怕 母 亲 知 道 他 偷 了 她 一 块 钱 天 赐 来 到 白 毛 身 边, 还 没 等 趴 下, 身 上 便 捱 了 白 毛 一 脚 白 毛 的 厚 跟 皮 鞋 正 踹 在 天 赐 胸 口 上 天 赐 在 枯 草 上 滚 了 两 下, 趴 在 那 里 半 天 没 动 有 那 么 几 秒 钟, 他 只 能 出 气 不 能 进 气, 他 想 他 是 不 是 让 白 毛 给 踹 死 了, 待 他 能 够 喘 气 了, 他 觉 得 他 的 胸 口 一 下 一 下 的, 像 针 刺 进 肉 里 那 么 疼 白 毛 朝 他 低 声 骂 道 : 狗 日 的, 你 是 尿 银 子 啊 还 是 拉 金 子, 早 知 道 你 这 么 个 人, 喊 爷 爷 也 不 让 你 来 刚 他 妈 过 去 一 个, 要 不 是 等 你 我 早 就 冲 上 去 了 北 风 似 乎 更 大 了 些, 过 了 一 会 儿, 天 赐 揉 揉 胸 口, 又 悄 悄 地 来 到 白 毛 身 边, 趴 下 来, 他 提 起 手 电 筒, 攥 住 枣 木 棍 子 泪 水 不 自 觉 地 划 进 他 嘴 里, 咸 咸 的 又 来 了 白 毛 低 声 说 道 果 然, 一 线 清 冷 的 手 电 光 晃 晃 悠 悠 地 从 远 处 射 过 来 一 个 骑 自 行 车 的 人 越 来 越 近 准 备 说 完, 白 毛 噌 一 下 子 窜 出 去, 他 几 步 便 跑 到 那 个 骑 车 人 面 前, 一 把 拽 住 了 那 人 的 自 行 车, 站 住 5

10 自 行 车 一 下 子 便 歪 倒 在 地, 那 人 一 头 栽 下 来, 呀 地 叫 一 声, 接 着 便 喊 起 了 爷 爷 他 跪 在 那 里, 一 个 劲 儿 磕 头, 爷 爷, 饶 了 我 吧, 饶 了 我 吧 天 赐 也 跟 着 跑 上 来, 按 照 白 毛 吩 咐, 他 打 开 了 手 电 筒, 把 光 射 在 那 人 脸 上 他 看 到 那 人 脸 色 清 紫, 嘴 唇 在 不 停 地 哆 嗦 着 甭 诈 唬 白 毛 说 这 时 候, 白 毛 开 始 翻 那 人 的 口 袋, 翻 了 半 天, 只 从 身 上 翻 出 了 十 块 钱 白 毛 一 脚 把 那 人 踹 倒 在 地, 说 : 娘 的, 就 这 点 儿? 那 人 抱 着 头, 说 : 俺 大 爹 死 了, 这 不, 俺 去 给 叔 伯 姐 家 送 信 去 了 白 毛 一 听, 蔫 了 他 嘴 里 骂 骂 咧 咧, 接 着, 又 在 那 人 身 上 连 踹 两 脚 他 朝 天 赐 挥 挥 手, 然 后 他 们 便 跑 下 了 河 堤 抽 根 烟 白 毛 说 天 赐 忙 把 烟 递 过 去, 又 给 白 毛 点 上 他 们 又 重 新 钻 进 那 个 沙 窝 里 娘 的, 丧 气, 白 毛 骂 道, 碰 上 个 送 信 的, 不 吉 利 天 赐, 今 天 咱 们 不 干 了 天 赐 一 听, 忙 点 头 可 接 着, 他 又 想 到 了 他 偷 的 母 亲 那 一 百 块 钱 可 此 时, 他 什 么 都 不 敢 说 白 毛 突 然 问 : 现 在 几 点? 天 赐 瞅 了 瞅 他 那 块 夜 光 表, 说 : 还 不 到 十 一 点 呢? 白 毛 一 听, 说 : 好, 天 赐, 咱 们 不 能 就 这 么 散 活 呢, 我 倒 有 一 个 主 意 老 油 坐 在 柜 台 后 面, 两 眼 无 神 地 盯 着 门 口, 外 面 好 像 起 风 了, 门 板 和 玻 璃 不 时 地 发 出 一 些 声 音 老 油 缩 在 昏 黄 的 电 灯 底 下, 两 只 胳 膊 撑 着 柜 台, 头 无 力 地 耷 拉 着, 眼 皮 也 合 在 了 一 块 儿 就 这 样 过 了 半 天, 墙 上 的 钟 声 使 老 油 醒 来, 老 油 伸 手 摸 一 把 稀 疏 的 头 发, 禁 不 住 愣 了 一 下, 他 叹 息 一 声, 说 道 : 难 道 老 油 真 的 老 了? 老 油 猛 地 有 了 喝 两 口 的 想 法 老 油 站 起 来, 头 顶 离 灯 炮 近 了, 几 根 竖 起 来 的 白 发 显 得 愈 发 清 晰 老 油 从 货 架 上 抓 起 一 瓶 乌 河, 一 种 最 便 宜 的 卖 得 却 最 好 的 酒 酒 瓶 一 打 开, 香 味 儿 立 刻 从 里 面 冒 出 来, 老 油 把 鼻 子 尖 凑 上 去, 使 劲 儿 抽 了 两 下, 老 油 觉 得 今 天 这 酒 味 儿 不 错 老 油 啜 一 口 酒, 抓 一 粒 花 生 豆 扔 进 嘴 里, 咯 嘣 咯 嘣 嚼 得 脆 响 但 老 油 此 时 的 心 情, 却 远 没 有 嚼 花 生 豆 这 么 好 这 个 时 候, 他 早 已 不 生 儿 媳 的 气 了 儿 媳 小 人 小 见 识, 他 老 油 犯 不 着 跟 她 这 样 的 人 生 气 现 在, 老 油 满 脑 子 晃 过 来 晃 过 去 的 只 有 两 张 面 孔, 一 个 阴 冷, 充 满 着 邪 气 ; 一 个 稚 气, 什 么 事 儿 都 还 不 懂 这 当 然 是 白 毛 和 他 孙 子 天 赐, 如 果 他 没 猜 错, 他 孙 子 天 赐 肯 定 正 跟 白 毛 混 在 一 块 儿 这 么 晚 了, 这 么 黑 的 夜, 他 们 在 一 块 儿 干 什 么? 他 们 能 在 一 块 儿 干 什 么? 老 油 禁 不 住 想 到 了 镇 上 那 花 花 绿 绿 的 饭 店 和 洗 头 房 老 油 去 镇 上 提 货 的 时 候, 经 常 看 到 喝 得 脸 红 脖 子 粗 的 年 轻 人 在 那 里 进 进 出 出 的 老 油 知 道 那 里 面 干 些 什 么 老 油 不 傻, 老 油 明 白 我 知 道, 我 全 都 知 道 老 油 说 着, 一 扬 脖, 盅 里 就 干 了 可 这 酒 并 没 有 让 老 油 的 心 放 松 下 来, 并 且, 它 让 老 油 变 得 烦 躁 不 安 老 油 一 个 人 坐 在 昏 黄 的 电 灯 底 上, 四 周 的 货 架 上 好 像 罩 住 了 一 团 热 气, 老 油 长 嘘 短 叹 摇 头 晃 脑, 渐 渐 的, 那 热 气 便 把 老 油 也 裹 在 里 面 不 知 道 为 什 么, 老 油 有 一 种 强 烈 的 预 感, 他 觉 得 他 孙 子 天 赐 肯 定 跟 着 白 毛 学 坏 了 不 行, 我 得 想 想 老 油 拍 了 拍 脑 袋, 他 看 到 炉 火 突 然 向 上 蹿 了 一 下 就 在 此 时, 门 突 然 被 推 开 了, 村 南 的 高 台 阶 从 外 面 走 进 来, 他 哈 着 气, 跺 着 脚, 一 看 老 油, 便 笑 了, 说 : 我 寻 思 你 跟 谁 说 得 这 么 热 闹, 闹 半 天 就 你 一 个 人 6

11 老 油 忙 站 起 来, 隔 着 柜 台, 他 把 头 伸 出 去, 有 点 儿 神 秘 兮 兮 地 说 : 台 阶, 你 说, 你 说 我 老 油 老 了 没 有? 高 台 阶 说 : 叔, 你 是 让 我 夸 你 两 句 呀, 还 是 让 我 说 实 话 老 油 说 : 那 还 用 问, 说 实 话, 说 实 话 高 台 阶 说 : 叔, 先 给 我 拿 盒 烟 吧 老 油 从 货 架 上 取 下 烟, 把 高 台 阶 递 过 来 的 五 十 块 钱 捏 在 手 中, 先 是 使 劲 甩 两 下, 接 着, 又 展 开, 朝 着 电 灯 照 了 照 老 油 说 : 没 办 法, 没 办 法, 现 在 这 假 钱 太 多 说 着, 老 油 便 打 开 他 那 放 钱 的 小 木 盒, 开 始 给 高 台 阶 换 钱 高 台 阶 在 外 面 喊 : 叔, 先 等 等, 先 等 等, 你 把 那 钱 给 我 老 油 直 起 腰, 他 满 脸 疑 惑 地 又 把 钱 递 给 高 台 阶 高 台 阶 笑 了, 说 : 叔, 这 钱 是 假 的, 你 看 高 台 阶 把 钱 朝 向 电 灯, 他 指 给 老 油 看 老 油 伸 着 脖 子, 像 一 只 鹅, 看 着 看 着, 他 觉 得 自 己 的 腰 和 腿 便 软 下 去 了 他 一 屁 股 坐 在 床 上, 过 了 半 天, 他 才 发 觉 高 台 阶 已 不 在 跟 前 老 油 坐 下 来, 转 过 身 子, 用 双 手 搬 起 那 个 放 钱 的 小 木 盒 小 木 盒 沉 甸 甸 的 老 油 小 心 翼 翼 的, 把 它 放 在 腿 上, 他 伸 出 粗 糙 的 手 指, 轻 轻 地 抚 摸 着 那 光 滑 的 盒 面 在 灯 光 下, 紫 红 色 的 小 木 盒 发 出 温 暖 的 光 泽 这 么 多 年 了, 老 油 从 没 让 别 人 碰 过 它 睡 觉 的 时 候, 老 油 把 它 放 在 枕 头 旁 边, 有 时 候 一 觉 醒 来, 老 油 发 现 它 竟 然 偎 在 自 己 怀 里 想 着 想 着, 老 油 的 眼 窝 禁 不 住 潮 湿 起 来 但 最 后, 老 油 还 是 决 定, 明 天 他 一 定 要 找 到 他 孙 子 天 赐, 他 要 跟 天 赐 好 好 地 谈 一 谈 摩 托 车 朝 村 子 的 方 向 驶 来 这 时 候, 夜 已 经 深 了, 村 子 里 连 灯 光 都 没 有 了, 摩 托 车 在 空 旷 的 平 原 上 行 驶 着, 声 音 传 出 很 远, 引 来 零 星 的 狗 叫 声 天 赐 觉 得 很 冷, 他 觉 得 身 上 跟 什 么 都 没 穿 似 的, 他 双 手 拽 着 白 毛 的 衣 服, 眼 睛 盯 着 白 毛 头 上 那 圆 圆 的 头 盔, 在 夜 色 中, 那 头 盔 冰 冷 硕 大, 跟 一 个 魔 鬼 的 脑 袋 似 的 刚 才, 白 毛 把 他 的 想 法 说 给 天 赐 说 了 以 后, 天 赐 这 颗 心 就 变 成 了 一 个 足 球, 这 个 踢 一 脚, 那 个 踹 一 下, 天 赐 从 来 没 感 到 像 现 在 这 么 难 受 白 毛 家 住 在 村 东, 摩 托 车 停 在 他 家 的 院 子 里, 天 赐 从 车 上 下 来, 跺 了 半 天 脚, 腿 才 有 了 感 觉 白 毛 放 好 摩 托 车, 朝 他 走 来 天 赐 心 里 突 地 便 紧 张 起 来 他 朝 着 那 个 高 大 的 黑 影, 怯 怯 地 说 : 我 还 是 回 家 睡 觉 吧 那 黑 影 突 然 一 步 跨 到 天 赐 面 前, 还 没 等 天 赐 回 过 味 来, 那 冻 透 了 的 耳 朵 便 被 人 攥 在 手 里 天 赐 觉 得 一 阵 钻 心 的 疼 痛, 他 像 一 个 大 老 鼠 似 的, 吱 吱 叫 了 两 声 我 去, 我 去 天 赐 两 手 捂 着 耳 朵 一 阵 北 风 吹 过, 天 赐 觉 得 眼 窝 里 变 得 生 疼 他 是 我 爷 爷 天 赐 还 是 嘟 哝 了 一 句, 有 点 儿 委 屈 你 爷 爷 他 老 疙 瘩 头 一 个, 他 有 钱 他 干 什 么 可 他 是 我 爷 爷 我 说 过, 不 会 伤 你 爷 爷 的, 咱 只 是 借 他 两 个 钱 花 可 他 是 我 爷 爷 你 倒 底 去 不 去? 天 赐 看 到 白 毛 攥 起 拳 头, 那 眼 珠 子 在 黑 夜 中 也 随 机 亮 了 一 下 天 赐 害 怕 白 毛 再 打 他 天 赐 说 : 我 去, 我 去 还 不 行 天 赐 想 到 了 那 一 百 块 钱 他 想 他 拿 了 母 亲 一 百 块 钱, 他 想 这 事 儿 不 能 算 完 呀, 钱 已 经 花 7

12 光 了, 他 想 他 怎 么 才 能 弄 来 一 百 块 钱 而 不 让 母 亲 发 现 他 拿 过 她 一 百 块 钱 呢 天 赐 想 不 出 来 天 赐 说 : 看 来 也 只 好 这 样 了 你 说 什 么? 白 毛 问 咱 们 走 吧 天 赐 说 对 于 天 赐 来 说, 这 条 路 再 熟 悉 不 过 先 爬 上 那 棵 榆 树, 沿 着 邻 居 家 的 院 墙 走 两 步, 便 是 爷 爷 家 的 偏 房, 从 偏 房 下 到 茅 房 上, 再 轻 轻 一 跃, 便 来 到 院 子 里 小 卖 部 是 爷 爷 家 的 南 屋, 后 边 的 门 爷 爷 肯 定 是 插 死 的, 但 这 是 挡 不 住 天 赐 的, 只 要 掏 出 小 刀, 轻 轻 拨 两 下 门 拴, 那 门 便 开 了 乡 村 的 深 夜, 沉 浸 在 巨 大 的 寂 静 之 中, 只 有 北 风 会 不 时 地 掠 过 干 枯 的 树 枝, 发 出 几 声 低 吼, 天 太 黑 了, 你 根 本 没 法 发 现 那 两 个 活 动 在 黑 夜 中 的 人 影 当 天 赐 一 迈 进 那 熟 悉 的 屋 子, 他 便 感 到 了 温 暖 他 看 到 炉 火 在 屋 子 周 围 映 出 一 个 火 红 的 圈 儿, 上 面 的 铝 壶 发 出 咝 咝 的 声 音, 白 铁 皮 的 烟 筒 竖 在 屋 子 中 间, 像 一 根 银 柱 似 的 闪 着 光 泽 他 听 到 爷 爷 沉 重 的 呼 噜 声, 他 正 犹 豫 着, 白 毛 在 后 面 推 了 他 一 把 天 赐 在 黑 暗 摆 了 摆 手, 他 朝 白 毛 指 一 指 爷 爷 的 头 旁 边 的 那 个 木 盒, 白 毛 便 明 白 了 天 赐 的 意 思 天 赐 不 想 亲 手 去 偷 爷 爷 的 小 木 盒, 因 为 他 知 道 那 是 爷 爷 最 心 爱 的 东 西, 爷 爷 从 来 不 让 别 人 碰 它, 包 括 他 天 赐, 爷 爷 睡 觉 的 时 候, 也 总 是 把 它 放 在 头 前 白 毛 提 着 脚, 弯 着 腿, 两 只 胳 膊 向 外 伸 着, 他 一 步 一 步 向 老 油 的 小 床 走 去 白 毛 走 到 炉 子 跟 前 的 时 候, 老 油 的 呼 噜 猛 地 停 下 来, 白 毛 立 刻 站 在 那 里 老 油 嘴 里 像 是 有 一 口 痰 似 的, 咕 噜 了 两 下, 发 出 一 串 含 糊 的 声 音, 不 一 会 儿, 呼 噜 又 开 始 响 起 来 白 毛 又 开 始 向 前 靠 近, 他 走 到 老 油 身 边, 站 在 那 里, 深 吸 了 一 口 气, 慢 慢 地 弯 下 腰 去 他 抓 住 了 小 木 盒, 他 的 身 子 在 慢 慢 地 伸 直, 可 就 在 他 快 要 伸 直 的 那 一 刻, 小 木 盒 里 突 然 轻 轻 地 响 了 一 下, 应 该 说 很 轻 微, 但 老 油 却 如 同 诈 尸 一 般 忽 一 下 立 起 来 半 截 身 子 也 许 他 连 眼 也 没 睁 开 就 喊 了 一 声 : 谁? 白 毛 愣 了 但 白 毛 毕 竟 是 白 毛, 他 只 愣 了 一 秒 钟, 小 木 盒 便 砸 在 老 油 头 发 稀 疏 的 脑 门 上, 砰, 沉 闷 地 响 了 一 声, 老 油 的 身 子 晃 悠 一 下, 便 软 下 去 了 天 赐 呆 愣 的 时 间 要 长 一 些, 面 前 的 情 景 如 同 在 梦 中 看 电 影 似 的, 他 在 黑 暗 中 瞪 大 了 双 眼, 他 盯 着 又 重 新 躺 在 了 被 窝 里 的 爷 爷, 看 上 去, 爷 爷 像 是 又 睡 着 了, 但 爷 爷 的 枕 头 旁 边, 却 少 了 那 个 他 熟 悉 的 紫 红 色 的 小 木 盒 白 毛 已 经 把 小 木 盒 抱 在 怀 里, 他 推 了 一 把 天 赐, 说 : 快 天 赐 这 才 回 过 神 来, 他 看 到 白 毛 已 经 绕 过 柜 台, 一 只 胳 膊 夹 着 小 木 盒, 另 一 只 手 正 在 开 朝 着 大 街 的 门 因 为 黑, 白 毛 的 头 几 乎 贴 到 门 上, 他 忙 忙 活 活 的 样 子 显 得 很 紧 张 天 赐 的 胸 口 突 然 疼 了 几 下, 他 想, 只 要 白 毛 把 这 个 门 打 开, 这 个 小 木 盒 就 不 再 是 爷 爷 的 了 他 想, 要 是 爷 爷 丢 失 了 这 个 小 木 盒, 那 他 心 里 得 多 么 难 受 天 赐 想 着, 随 手 便 抓 起 柜 台 上 的 一 个 酒 瓶, 眨 眼 的 功 夫, 天 赐 已 站 在 白 毛 身 后, 他 双 手 举 起 酒 瓶, 运 足 力 气, 使 劲 儿 砸 了 下 去 砰 一 声 闷 响 他 看 到 白 毛 的 身 子 就 像 蛇 一 样 扭 了 几 下, 便 软 在 地 上 天 赐 从 白 毛 的 怀 里 抱 起 那 个 小 木 盒, 他 用 手 轻 轻 地 摸 了 摸, 光 滑 冰 凉 天 赐 拐 过 柜 台, 把 小 木 盒 又 重 新 放 回 到 爷 爷 的 枕 头 旁 他 坐 在 火 炉 边, 悬 了 一 天 的 心 终 于 踏 实 下 来 8

13 火 色 马 女 人 坐 在 树 阴 里, 阳 光 斑 驳 地 落 在 她 身 上 风 一 吹, 树 叶 哗 啦 啦 响 过, 女 人 身 上 的 碎 花 衬 衫 便 泛 起 片 片 光 斑, 像 水 面 上 划 过 的 鱼 儿 汗 水 把 女 人 零 乱 的 头 发 粘 在 额 上, 有 几 根 伸 下 来, 扫 过 女 人 枣 色 的 脸 膛 女 人 把 草 帽 攥 在 手 里, 不 停 地 摆 这 是 一 个 夏 天 的 中 午, 除 了 满 目 的 翠 绿, 使 余 下 无 尽 的 蝉 鸣 女 人 身 旁, 是 丈 夫 留 下 的 二 亩 菜 地 丈 夫 种 菜 已 经 好 几 年 了 往 年 这 个 时 候, 正 是 收 获 的 季 节, 她 和 丈 夫 整 天 守 在 菜 地 里 一 大 早, 丈 夫 给 菜 地 浇 水, 她 呢, 跟 在 丈 夫 屁 股 后 面, 施 肥 除 草, 不 时 有 菜 蛇 从 她 脚 下 钻 过 去, 她 便 惊 叫 着 扑 进 丈 夫 怀 里 丈 夫 也 惊 得 竖 直 身 子 丈 夫 怕 的 不 是 菜 蛇, 是 她 丈 夫 拿 两 条 胳 膊 往 外 挡 她, 但 妮 着 身 子, 皱 起 黑 红 的 眉 头, 露 出 厌 嫌 的 样 子 她 心 里 明 白, 丈 夫 不 是 真 的 厌 嫌 她 丈 夫 是 怕 别 人 看 见 是 啊, 他 们 都 是 快 40 岁 的 人 了 大 儿 子 董 强 都 17 岁 了 去 年 丈 夫 托 关 系 给 董 强 在 城 里 找 了 份 工 作, 给 人 家 商 场 做 保 安 丈 夫 不 想 让 儿 子 一 下 学 就 钻 庄 稼 地 丈 夫 说, 年 轻 嘛, 就 该 去 外 面 闯 一 闯 儿 子 都 这 么 大 了, 丈 夫 不 愿 意 让 人 抓 住 话 把 儿, 闹 出 笑 话 可 有 时 候, 丈 夫 越 躲 她, 她 便 越 故 意 往 身 上 靠 她 喜 欢 丈 夫 身 上 的 那 股 汗 腥 味 儿 女 人 想 到 这 里, 嘴 角 禁 不 住 抽 动 了 一 下, 她 的 鼻 孔 变 粗 了, 她 似 乎 真 的 闻 到 了 那 股 她 再 熟 悉 不 过 的 汗 腥 味 儿 她 抬 起 头, 向 四 周 扫 了 一 圈, 可 眼 前 全 是 晃 动 着 的 菜 叶 子, 她 看 到 了 长 长 的 黄 瓜 和 圆 圆 的 西 红 柿, 还 有 乌 黑 锃 亮 的 大 茄 子 她 禁 不 住 又 抽 动 了 一 下 鼻 子, 这 一 次, 是 一 股 清 爽 爽 的 略 带 些 甜 味 的 气 息 女 人 轻 轻 地 叹 口 气, 使 垂 下 头 再 也 不 会 见 到 那 个 熟 悉 的 身 影 了 女 人 又 给 自 己 强 调 了 一 遍 这 样 的 事 实 这 几 天 来, 女 人 已 经 出 现 好 几 次 这 样 的 错 觉 一 点 滋 味 也 没 有 吧?" 娘, 小 儿 子 董 生 提 着 饭 筐, 从 玉 米 棵 子 后 面 钻 出 来, 董 生 已 经 11 岁 了, 什 么 事 都 懂 这 几 天, 他 不 再 跟 那 些 孩 子 们 傻 玩 放 了 学, 他 就 来 菜 地 里 帮 着 她 干 点 什 么 中 午 女 人 不 回 家, 他 便 在 家 里 热 好 饭, 送 到 地 里 来 娘, 吃 饭 吧 董 生 把 饭 筐 放 在 女 人 面 前, 伸 手 解 开 了 筐 里 的 麻 布, 麻 布 里 露 出 油 饼 和 咸 鸡 蛋 来 女 人 看 到 油 饼 和 咸 鸡 蛋, 心 里 便 颤 悠 了 一 下 这 是 她 昨 天 晚 上, 专 门 给 董 强 准 备 的 她 知 道 董 强 最 爱 吃 她 烙 的 油 饼 卷 咸 鸡 蛋 于 是 她 烙 了 厚 厚 的 一 摞 油 饼, 又 煮 了 十 几 个 咸 鸡 蛋 她 想 让 董 强 带 上, 进 城 后 最 少 也 能 吃 个 两 天 三 天 的 但 董 强 不 听 话, 说 好 今 天 一 早 就 走, 可 他 根 本 没 打 算 走 天 还 没 亮, 董 强 便 推 着 抽 水 机 来 到 菜 地 里 想 到 这 里, 女 人 的 心 里 鼓 起 一 团 气 丈 夫 刚 走, 孩 子 们 就 不 昕 她 的 话 了 可 话 又 说 回 来, 孩 子 为 什 么 不 走 呢? 丈 夫 在 的 时 候 孩 子 为 什 么 又 是 那 么 渴 盼 着 进 城? 孩 子 不 走 是 有 他 自 己 的 想 法, 这 说 明 他 真 的 懂 事 了 这 么 一 想, 女 人 心 里 的 那 团 气 又 慢 慢 地 消 散 了 并 且, 心 里 渐 渐 地 不 安 起 来, 上 午, 女 人 有 些 气 急 败 坏 地 打 了 孩 子, 女 人 的 心 猛 地 就 疼 了 一 下 董 生, 你 哥 走 了 没 有? 走, 往 哪 儿 走? 躺 在 床 上 睡 大 觉 呢 他 吃 饭 了 没 有? 我 没 看 见 他 吃 饭, 他 好 像 跟 你 生 气 了 是 吧? 女 人 卷 起 油 饼 油 饼 热 乎 乎 的 女 人 咬 他 了 一 口, 女 人 觉 得 嘴 里 的 油 饼 粘 腻 腻 的, 跟 泥 巴 似 的, 一 点 儿 滋 味 儿 没 有 9

14 天 空 瓦 蓝 瓦 蓝 的 虽 然 天 已 过 午, 但 太 阳 的 威 力 丝 毫 未 减, 不 时 旋 起 一 阵 风, 但 风 是 热 的, 带 来 的 只 是 远 处 玉 米 叶 哗 啦 哗 啦 的 嘶 咬 声, 像 一 群 老 人 在 笑 女 人 端 起 水 壶, 仰 起 J 脖 子 来 灌 两 口, 然 后 对 董 生 说 : 好 了, 你 该 上 学 去 了 饭 筐 放 在 这 里 吧, 晚 上 我 带 回 去 就 行 了 董 生 说 : 娘, 下 午 我 帮 你 摘 柿 子 吧 这 么 多 柿 子, 你 啥 时 候 能 摘 完? 女 人 一 听 儿 子 这 话, 一 股 莫 名 的 火 气 又 呼 地 蹿 上 来 女 人 嚯 地 从 地 上 爬 起, 她 瞪 着 眼, 拿 手 指 着 董 生 说 : 滚, 给 我 滚, 你 现 在 的 任 务 是 把 学 上 好, 菜 地 里 没 你 的 事 董 生 瞪 着 眼 睛, 绞 着 腿 绊 着 脚 向 后 退 几 步, 便 慌 里 慌 张 地 走 开 了 董 生 扭 过 头 去 的 瞬 间, 眼 睛 里 似 乎 有 晶 莹 的 亮 光 闪 动 盯 着 董 生 瘦 小 的 背 影, 女 人 禁 不 住 骂 起 自 己 来 这 是 咋 了? 吃 枪 药 了 不 是? 干 吗 朝 孩 子 发 这 么 大 火? 有 话 不 会 好 好 说? 昨 就 像 个 泼 妇 似 的? 以 前 你 可 不 是 这 个 样 子 你 说 说, 这 到 底 是 咋 了? 是 的, 丈 夫 不 在 了, 你 摇 身 一 变, 成 了 一 个 寡 妇 你 委 屈, 肚 子 有 火 气, 要 发 泄 是 吧? 但 孩 子 们 呢, 孩 子 们 不 也 失 去 了 爹 吗? 女 人 愣 愣 地 站 在 那 里, 阳 光 砸 在 她 的 脑 门 上, 她 的 太 阳 穴 蹦 蹦 直 跳 女 人 一 直 觉 得, 丈 夫 是 累 死 的 再 过 两 个 月, 丈 夫 才 满 40 岁 在 女 人 的 印 象 中, 丈 夫 从 来 不 知 道 什 么 叫 累 丈 夫 长 得 人 高 马 大, 脸 膛 黑 黑 的, 头 发 短 短 的, 走 起 路 来, 身 子 一 晃 一 晃, 一 对 大 脚 板 落 在 地 上, 铿 铿 地 响 不 知 道 有 多 少 次, 女 人 跟 在 丈 夫 身 后, 踩 着 丈 夫 踏 出 的 脚 印, 心 里 暗 暗 地 笑 在 女 人 眼 里, 丈 夫 就 像 一 匹 高 头 大 马 丈 夫 的 眼 睛 就 是 马 的 眼 睛, 丈 夫 的 头 发 就 是 马 鬓, 丈 夫 黝 黑 的 胸 膛 就 是 如 同 绸 缎 般 光 滑 的 马 背, 丈 夫 踏 出 的 脚 印 就 像 马 蹄 印 那 样 宽 阔, 就 连 丈 夫 说 话 的 声 音 也 像 马 的 嘶 鸣 有 几 次, 女 人 看 着 丈 夫 劳 作 时 的 身 影, 眼 前 猛 地 就 出 现 一 匹 雄 赳 赳 的 枣 红 马 女 人 就 控 制 不 住 地 笑 了 丈 夫 如 同 木 桩 似 的 站 在 那 里, 瞪 着 一 对 马 眼 愣 上 片 刻, 然 后 骂 她 神 经 病 女 人 的 笑 声 更 加 响 亮 女 人 捂 着 肚 子, 笑 得 前 仰 后 合, 眼 里 充 满 泪 花 可 就 是 这 么 壮 实 的 一 个 男 人, 说 走 就 走 了 女 人 仍 然 能 记 起 丈 夫 走 时 的 那 一 天 的 模 样 那 天 早 晨 ( 说 是 早 晨, 实 际 上 外 面 天 还 黑 着 呢, 夜 正 深 ), 丈 夫 推 了 她 两 次, 她 都 没 从 床 上 爬 起 来 丈 夫 就 使 劲 儿 在 她 屁 股 上 拍 一 巴 掌 在 女 人 懵 懂 的 记 忆 中, 那 一 巴 掌 又 脆 又 响 响 过 以 后, 她 听 到 丈 夫 嘿 嘿 的 坏 笑 丈 夫 说 : 快 起 来, 都 快 四 点 了, 摘 完 也 得 五 六 点 钟 了 丈 夫 自 有 丈 夫 的 道 理 丈 夫 还 得 开 一 个 多 小 时 的 三 马 子 ( 农 用 三 轮 车 ), 在 太 阳 出 来 的 时 候 赶 到 城 里 的 菜 市 场 在 黄 灿 灿 的 阳 光 下, 丈 夫 筐 里 的 黄 瓜 又 鲜 又 嫩 城 里 人 自 然 喜 欢 女 人 从 床 上 爬 起 来, 打 一 个 长 长 的 哈 欠 她 脸 也 没 洗, 便 爬 上 丈 夫 的 三 马 子 三 马 子 接 着 响 起 来, 发 动 机 嘟 嘟 的 声 音 划 破 了 夜 空 那 一 刻, 天 上 的 星 星 还 密 密 麻 麻 的 女 人 坐 在 车 上, 似 乎 还 没 有 醒 过 盹 来, 她 眨 巳 着 眼 睛, 瞥 了 眼 丈 夫 的 后 脑 勺 她 心 想, 丈 夫 哪 来 的 这 么 大 精 力 她 总 觉 得 丈 夫 有 使 不 完 的 力 气 昨 天 晚 上, 他 们 浇 完 菜 园 回 到 家 里 时, 已 是 九 点 多 钟 浇 菜 是 有 讲 究 的, 都 是 两 头 浇, 不 是 早 晨, 就 是 晚 上 丈 夫 不 进 城 卖 菜 的 时 候, 都 是 早 晨 浇 要 是 第 二 天 早 上 进 城 卖 菜, 那 就 得 头 一 天 晚 上 浇 丈 夫 说 : 浇 上 水 的 菜, 第 二 天 新 鲜 好 卖 浇 菜 从 来 都 是 丈 夫 的 事 情 丈 夫 就 着 花 生 米 和 小 干 鱼, 又 喝 了 二 两 老 白 干 女 人 收 拾 桌 子 的 时 候, 丈 夫 在 她 大 腿 上 摸 了 一 把 女 人 明 白 丈 夫 的 意 思 可 女 人 并 不 情 愿 女 人 不 是 不 想 女 人 是 心 疼 丈 夫, 她 觉 得 丈 夫 太 累 了, 明 天 还 要 起 早 进 城 卖 菜 女 人 想 再 壮 实 的 人 也 不 是 机 器 呀 可 丈 夫 不 管, 丈 夫 看 完 电 视 上 的 晚 间 新 闻, 便 一 头 扎 进 女 人 怀 里, 像 昨 奶 的 猪 崽 似 的 又 咬 又 拱, 照 例 又 趴 在 女 人 身 上 扑 腾 了 半 天 可 一 大 早, 女 人 没 睡 醒, 丈 夫 却 精 神 抖 擞 地 起 来 了 所 以 女 人 对 丈 夫 又 10

15 心 疼 又 佩 服 那 天 早 晨, 在 星 星 眨 巴 着 的 眼 睛 下, 女 人 又 想 到 了 那 匹 枣 红 马, 不, 是 一 匹 火 红 的 大 马 女 人 把 竹 编 的 筐 子 一 字 排 开 筐 子 足 足 有 八 九 个, 它 们 像 一 个 个 憨 实 的 孩 子 似 的 卧 在 地 头 上 女 人 提 起 篮 子, 走 进 菜 地 架 西 红 柿 的 架 子 比 她 还 高, 丈 夫 是 用 竹 竿 扎 的, 扎 得 又 结 实 又 整 齐, 现 在, 它 们 己 经 被 西 红 柿 的 藤 叶 密 密 实 实 地 盖 住 了, 一 排 排 的, 像 绿 色 的 墙 女 人 站 在 里 面, 宛 如 站 在 修 剪 整 齐 的 绿 色 长 廊 里 女 人 被 周 围 的 绿 色 遮 住 了, 遮 得 透 不 过 气 来 那 一 个 个 圆 圆 的 红 润 润 的 西 红 柿, 像 一 张 张 娃 娃 的 脸, 又 像 一 盏 盏 火 红 的 小 灯 笼, 它 们 两 三 个 抱 成 一 团 儿, 看 样 子 亲 热 得 不 行 女 人 有 些 不 忍 心 去 触 碰 它 们 女 人 伸 了 两 次 手, 还 是 把 一 个 西 红 柿 攥 在 手 里 西 红 柿 毛 茸 茸 暖 烘 烘 的, 把 女 人 的 脸 也 映 得 通 红 早 上, 女 人 跟 李 家 父 子 打 好 了 招 呼 西 红 柿 又 该 收 了, 这 几 天 忙 着 办 丈 夫 的 丧 事, 有 很 多 西 红 柿 熟 过 了, 烂 在 地 里 李 家 父 子 是 菜 贩 子, 专 门 搞 批 发, 少 了 人 家 看 不 上 眼, 多 了 吧, 价 格 肯 定 上 不 去 李 家 父 子 跟 女 人 说, 他 们 都 是 论 筐 收,40 斤 的 筐, 六 块 五 老 李 跟 女 人 说 : 办 法, 兄 弟 媳 妇, 咱 不 能 做 亏 本 的 买 卖 吧 女 人 认 了 六 块 五 就 六 块 五, 总 比 烂 在 地 里 强 吧 人 家 傍 黑 来 拉 西 红 柿, 女 人 得 快 点 摘 丈 夫 活 着 的 时 候, 这 些 事 儿 哪 用 得 着 女 人 操 心 丈 夫 知 道 什 么 时 候 卖 什 么 菜, 丈 夫 总 能 把 菜 卖 上 个 好 价 钱 女 人 又 想 起 丈 夫 走 的 那 天 来 那 天 中 午 刚 过, 女 人 正 在 菜 地 边 捣 家 肥, 就 听 到 远 处 传 来 三 马 子 呜 隆 呜 隆 的 声 音 女 人 没 想 到 是 丈 夫 回 来 三 马 子 近 了, 女 人 才 抬 起 头 丈 夫 已 经 把 三 马 子 停 下 来 女 人 说 : 卖 完 了? 丈 夫 说 : 卖 完 了 女 人 说 : 这 么 快! 丈 夫 禁 不 住 嘿 嘿 地 乐 了 丈 夫 站 在 地 头 上, 挺 直 腰 板, 深 喘 一 口 气 丈 夫 的 脸 色 黑 乎 乎 的, 看 上 去 有 些 疲 倦 女 人 说 : 喝 口 水, 歇 歇 吧 于 是 丈 夫 坐 下 来 丈 夫 点 着 一 根 烟, 眯 缝 着 眼 睛, 瞅 女 人 女 人 举 着 一 把 铁 锹, 正 把 一 块 块 的 家 肥 捣 成 碎 末 丈 夫 突 然 说 : 你 猜 今 天 黄 瓜 卖 的 是 几 毛? 女 人 停 下 手 里 的 活, 她 从 丈 夫 兴 奋 的 目 光 判 断 出, 价 格 肯 定 卖 得 不 错, 便 说 : 五 毛? 丈 夫 嘁 了 一 声, 迅 速 地 伸 出 两 根 手 指 头 八 毛 啊, 女 人 惊 叫 一 声 女 人 知 道, 今 天 一 大 早, 她 和 丈 夫 摘 了 少 说 也 有 二 百 斤 黄 瓜 怪 不 得 丈 夫 这 么 兴 奋 老 远 打 城 里 回 来, 家 也 不 回, 就 直 接 跑 到 菜 地 来 丈 夫 扔 掉 手 里 的 烟 头, 打 地 上 站 起 来 他 晃 悠 着 身 子 来 到 女 人 身 边 女 人 说 : 再 歇 会 儿, 你 忙 啥? 丈 夫 说 : 不 累, 他 娘 的 我 一 点 都 不 觉 得 累 说 着, 丈 夫 夺 过 女 人 手 里 的 铁 锹, 高 高 地 举 起 来, 一 下 子 落 在 一 块 大 大 的 家 肥 上 家 肥 腾 起 一 股 灰 色 的 浓 烟, 把 铁 锹 都 包 围 了 女 人 坐 在 一 旁, 看 丈 夫 捣 家 肥 女 人 说 : 你 吃 饭 了 没 有? 丈 夫 说 : 一 斤 肉 包 子, 不 过, 那 味 道, 比 你 包 的 差 得 远 女 人 心 里 美 滋 滋 的, 她 最 喜 欢 丈 夫 说 这 话 了 丈 夫 确 实 爱 吃 她 调 的 馅 子 女 人 说 : 那 咱 晚 上 再 包 大 包 子 吃? 11

16 丈 夫 说 : 不 吃 了, 刚 吃 完, 这 样 吧, 一 会 儿 你 路 过 徐 家 铺 子, 给 我 弄 上 半 斤 猪 头 肉, 解 解 馋 行 吧? 美 得 你, 女 人 填 怪 道 : 我 知 道 你 又 想 喝 酒 男 人 嘿 嘿 地 笑 了, 说 : 我 那 酒 量, 你 又 不 是 不 知 道 女 人 心 里 明 白, 自 己 无 法 拒 绝 丈 夫 的 要 求 后 来 仔 细 想 想, 女 人 觉 得 那 天 丈 夫 的 举 止 是 有 些 异 常 的 那 天 傍 晚, 丈 夫 坐 在 院 子 里 的 饭 桌 旁, 吧 叽 吧 叽 地 吃 着 猪 头 肉, 滋 溜 滋 溜 地 喝 着 老 白 干, 不 时 地 昂 起 头 看 那 趟 去 年 冬 天 刚 盖 起 来 的 红 砖 瓦 房, 并 且 突 然 问 女 人 : 前 几 天, 人 家 给 董 强 提 的 那 门 亲 事 有 没 有 谱? 女 人 说 : 八 字 没 一 撇 呢, 再 说, 董 强 还 小, 还 不 满 十 八, 找 这 么 早 干 啥? 又 结 不 了 婚, 还 不 光 往 里 填 钱 丈 夫 点 点 头, 说 : 也 是, 要 是 再 缓 两 年, 他 娘 的 我 就 能 梆 梆 地 拍 胸 脯 了 吃 完 饭, 丈 夫 卧 在 躺 椅 里 听 收 音 机 女 人 看 到 丈 夫 的 头 耷 拉 着, 便 说 : 累 你 就 进 屋 先 歇 着 吧 丈 夫 竖 起 脑 袋 说 : 孩 子 他 娘, 我 昨 觉 得 这 么 难 受 呢? 后 背 疼 得 厉 害, 肯 定 是 白 天 不 知 咋 的 闪 了 一 下, 你 给 我 弄 点 白 酒 搓 搓 丈 夫 一 说 这 话, 女 人 想 到 别 处 去 了, 她 寻 思 丈 夫 又 想 要 那 事 儿 今 天, 女 人 说 什 么 也 不 会 同 意 的 丈 夫 太 累 了 女 人 说 : 搓 啥 搓, 睡 一 觉 比 啥 都 强 丈 夫 很 听 话, 没 再 跟 女 人 争 丈 夫 站 起 来, 真 的 进 屋 睡 觉 去 了 说 什 么 女 人 也 没 想 到, 这 一 觉 睡 去, 丈 夫 就 再 也 没 醒 来 丈 夫 得 的 是 心 肌 梗 塞 风 从 背 后 吹 来, 掀 起 女 人 的 素 花 小 褂, 女 人 觉 到 了 一 丝 凉 意 女 人 直 起 腰, 瞅 了 眼 满 地 的 阳 光 阳 光 确 实 有 些 弱 了 人 来 到 地 头 上, 把 一 篮 子 红 通 通 的 西 红 柿 倒 进 筐 子 里 女 人 猛 地 昕 到 刷 拉 刷 拉 的 声 音, 她 沿 着 声 音 看 去, 发 现 大 儿 子 董 强 正 在 不 远 处 摘 西 红 柿 女 人 根 本 不 知 道 董 强 是 什 么 时 候 来 的 董 强 手 里 提 的 是 那 个 盛 饭 的 饭 筐, 他 低 着 头, 腰 一 弯 一 弯, 摘 得 很 认 真 董 强 虽 说 个 头 不 矮, 但 身 材 很 瘦, 他 一 点 都 不 像 他 爹 董 强 是 个 听 话 的 孩 子, 本 来, 他 在 城 里 当 保 安 当 得 好 好 的, 他 爹 这 一 死, 他 哭 着 闹 着, 就 是 不 想 再 回 去 干 了 有 两 次, 女 人 的 心 差 点 软 下 来, 心 想, 不 去 就 不 去 了 吧 但 一 空 闲 下 来, 一 想 丈 夫 的 死, 她 心 里 就 翻 江 倒 海 丈 夫 是 怎 么 死 的? 还 不 是 累 死 的 董 强 毕 竟 还 是 个 孩 子, 骨 头 还 没 长 硬, 咋 能 下 地 干 这 种 活? 不 行, 女 人 把 牙 使 劲 一 咬, 还 得 让 他 回 去 这 地 里 的 活 她 一 个 人 能 担 起 来, 她 可 以 把 菜 卖 给 李 家 父 子 嘛 她 知 道 孩 子 懂 事 了, 孩 子 怕 她 一 个 人 摆 弄 不 了 这 二 亩 菜 地, 才 哭 着 闹 着 要 留 下 来 可 女 人 始 终 没 有 松 口, 她 明 白 她 只 要 一 松 口, 孩 子 的 一 辈 子 也 可 能 就 毁 了 董 强 是 个 听 话 的 孩 子, 她 坚 信 这 一 点 今 天 早 晨, 女 人 一 觉 醒 来, 窗 外 已 经 明 晃 晃 的 了 女 人 瞅 了 眼 墙 上 的 挂 钟, 已 是 六 点 半 钟 对 面 的 屋 里 一 点 动 静 都 没 有 女 人 心 里 一 惊, 哎 呀, 董 强 不 是 说 赶 七 点 钟 的 汽 车 吗? 可 别 误 了 点 女 人 急 忙 下 床, 来 到 孩 子 们 睡 觉 的 屋 子 里, 她 一 撩 蚊 帐, 看 到 床 上 只 剩 下 董 生 一 个 人 了 董 生 还 睡 得 很 香 难 道 董 强 已 经 走 了? 不 可 能 女 人 看 到 了 桌 子 上 的 油 饼 和 咸 鸡 蛋 那 是 她 专 门 给 董 强 弄 的 如 果 董 强 走, 肯 定 会 带 上 它 们 的 女 人 撩 起 蚊 帐, 在 董 生 的 大 腿 上 拍 了 一 巳 掌 董 生 醒 了, 他 懵 懵 懂 懂 地 睁 开 眼 睛 12

17 你 哥 呢? 女 人 问 不 知 道 董 生 摇 了 摇 头, 又 打 了 个 哈 欠 女 人 几 步 跑 到 院 子 里, 她 想 的 一 点 不 错 她 看 到 靠 墙 的 抽 水 机 和 塑 料 管 子 没 有 了 女 人 气 呼 呼 地 朝 菜 地 走 去 打 老 远, 女 人 就 听 到 了 抽 水 机 的 马 达 声 这 时 候, 火 红 的 太 阳 跃 出 了 地 面, 霞 光 铺 撒 在 玉 米 叶 子 上, 玉 米 叶 子 散 发 出 甜 甜 的 香 气 女 人 看 到 了 儿 子 的 身 影, 儿 子 的 身 影 被 霞 光 包 围 着, 红 色 的 背 心 像 一 团 跳 动 着 的 火 苗 董 强 看 到 母 亲 急 急 地 朝 他 走 来, 便 直 起 身 子, 他 喊 了 声 : 娘 女 人 说 : 谁 让 你 来 浇 菜 的? 董 强 说 : 娘, 我 真 的 不 想 走 了! 女 人 说 : 不 走 也 得 走, 这 里 没 你 的 事 董 强 说 : 娘, 你 一 个 人 不 行 女 人 说 : 你 走 不 走? 董 强 说 : 我 不 走 董 强 一 看 女 人 气 汹 汹 的 样 子, 也 猛 地 发 起 倔 来 女 人 说 : 你 走 不 走? 董 强 说 : 我 就 是 不 走 女 人 抄 起 铁 锹, 抡 圆 了, 朝 董 强 屁 股 上 拍 去 女 人 没 想 到, 儿 子 的 身 子 连 动 也 没 动 铁 锹 拍 在 儿 子 的 屁 股 上, 发 出 沉 闷 的 响 声 董 强 说 : 拍 吧 拍 吧, 拍 死 我 也 不 走 女 人 一 下 下 的, 使 劲 拍 每 拍 一 下, 就 有 泪 滴 从 女 人 的 眼 里 溅 出 来, 如 同 火 花 似 的 在 清 晨 的 霞 光 中 划 过, 闪 着 金 色 的 光 女 人 累 了, 扔 掉 铁 锹, 蹲 在 地 头 上, 大 口 地 喘 着 粗 气 董 强 一 下 子 跪 下 来, 说 : 娘, 求 你 了, 你 就 别 让 我 走 了 门 儿 也 没 有, 女 人 喘 着 气 说 : 让 你 走 你 就 得 走 董 强 又 一 下 子 从 地 上 跳 起 来 董 强 哭 了, 朝 她 瞪 着 眼, 泪 水 扑 嗒 扑 嗒 地 落 到 地 上, 很 委 屈 的 样 子 接 着, 一 扭 身, 董 强 朝 村 里 跑 去 女 人 问 自 己, 是 不 是 你 的 心 太 狠 了? 现 在, 一 直 让 女 人 耿 耿 于 怀 的 是, 丈 夫 死 后, 自 己 并 没 有 流 下 多 少 眼 泪 来, 也 没 有 表 现 出 多 么 的 痛 苦, 不 知 道 为 什 么, 她 想 的 最 多 的 却 是 她 和 丈 夫 在 一 起 的 欢 乐 现 在, 儿 子 又 回 到 地 里 来, 跟 她 一 块 儿 摘 西 红 柿 了 这 一 次, 她 说 什 么 也 没 有 勇 气 再 训 斥 儿 子, 更 不 用 说 打 她 想, 一 个 人 一 个 命, 随 他 去 吧 于 是, 半 个 下 午, 她 和 儿 子 默 默 地 摘 着 西 红 柿, 却 彼 此 没 有 说 一 句 话 太 阳 变 得 像 一 个 黄 脸 的 汉 子, 已 是 有 气 无 力 十 来 筐 西 红 柿 已 被 整 齐 地 排 在 路 旁 这 时 候, 一 辆 农 用 汽 车 从 远 处 开 来 女 人 热 情 地 跟 李 家 父 子 打 着 招 呼 汽 车 停 下 来, 女 人 和 董 强 开 始 往 车 上 搬 西 红 柿 竹 编 筐 子 虽 然 不 大, 却 也 能 盛 四 十 斤 西 红 柿 吧 女 人 搬 着 西 红 柿 来 到 汽 车 下 面, 她 先 是 抬 起 一 条 腿, 拿 膝 盖 顶 住 车 箱, 把 筐 子 担 在 大 腿 上, 再 吃 力 地 后 仰 着 身 子, 喉 咙 里 发 出 吭 哧 吭 哧 的 声 音, 就 把 筐 子 举 了 起 来 女 人 身 材 单 薄, 风 再 次 吹 来, 掀 起 她 的 褂 子 和 头 发, 那 褂 子 里 显 得 空 空 荡 荡, 而 头 发 在 夕 阳 下 闪 着 灰 色 的 光 董 强 站 在 母 亲 身 后, 有 点 看 呆 了 在 夕 阳 下, 他 的 两 只 眼 睛 里, 泪 花 如 同 灯 光 似 的, 一 跳 一 跳 开 车 的 老 李 从 车 箱 里 探 出 头 来, 说 兄 弟 媳 妇, 这 柿 子 可 是 五 块 钱 一 筐 了 女 人 一 下 子 愣 在 那 里, 过 了 片 刻, 女 人 伸 手 拢 了 拢 额 上 的 头 发, 说 : 不 是 说 好 六 块 五 吗? 老 李 一 脸 无 13

18 奈 地 说 : 又 便 宜 了 女 人 想 了 想 说, 算 了 吧, 我 还 是 自 己 卖 去 吧 说 完, 女 人 又 开 始 从 汽 车 上 往 下 拽 筐 子 娘, 董 强 喊 了 一 声 可 女 人 没 理 他 女 人 的 脸 涨 得 通 红, 筐 子 在 她 手 里, 似 乎 也 轻 了 许 多 农 用 汽 车 嘟 嘟 地 跑 远 了 女 人 朝 着 车 屁 股 嘟 哝 了 一 句, 也 太 便 宜 了 然 后, 女 人 便 一 屁 股 坐 在 地 头 上, 她 好 像 累 了 她 把 一 根 草 茎 含 在 嘴 里, 不 停 地 嚼 不 知 道 什 么 时 候, 天 上 涌 现 出 一 团 团 的 火 烧 云 它 们 形 态 各 异, 姿 态 万 千 女 人 的 目 光 突 然 就 落 在 一 块 云 彩 上 女 人 立 刻 被 它 吸 引 住 了, 女 人 越 看, 那 越 像 一 匹 奔 腾 着 的 马 它 昂 着 头, 披 散 着 马 案, 前 蹄 腾 空 而 起, 后 蹄 扎 实 有 力 ; 尾 巴 长 长 的, 向 上 獗 起 好 高, 它 似 乎 还 张 着 大 大 的 嘴 巴, 在 不 停 地 嘶 鸣 着 更 重 要 的 是, 它 是 红 色 的 不, 是 金 色 的 不, 应 该 是 火 色 的 对, 它 就 是 一 匹 火 色 马 女 人 昂 着 脖 子, 惊 讶 地 张 着 嘴 巴 娘, 儿 子 喊 了 她 一 声 过 了 半 天, 女 人 才 扭 过 头 来 娘, 我 昕 你 的, 明 天 我 肯 定 走 儿 子 盯 着 母 亲 张 着 的 嘴 巴, 很 认 真 地 说, 真 的 女 人 没 有 说 话, 她 愣 了 一 会 儿, 又 猛 地 想 起 了 什 么 似 的, 急 忙 仰 起 头 那 匹 火 色 马 呢? 它 跑 到 哪 里 去 了? 女 人 摆 动 着 脑 袋, 瞅 了 半 天 可 是, 她 再 也 没 有 看 到 那 匹 火 色 马 泪 水 溢 满 了 女 人 的 眼 窝 女 人 扭 过 头, 朝 远 处 看 去, 在 她 模 糊 的 视 线 中, 出 现 了 一 个 蹦 蹦 跳 跳 的 人 影 在 她 两 团 泪 水 淌 下 来 的 时 候, 她 看 清 了 那 个 人 影 那 是 她 的 小 儿 子 董 生 14

19 早 春 图 窗 外 灰 蒙 蒙 的, 冯 宝 才 便 醒 来 了 他 是 在 哑 巴 的 舀 水 声 中 醒 来 的 哑 巴 起 得 更 早 多 少 年 了, 都 是 这 样, 哑 巴 总 是 比 他 起 得 早 年 轻 的 时 候, 冯 宝 才 贪 着 睡 个 懒 觉, 可 随 着 年 龄 增 长, 这 种 想 法 就 淡 了, 但 他 还 是 不 如 哑 巴 起 得 早 冯 宝 才 记 得 哑 巴 刚 嫁 过 来 的 那 几 年, 他 从 来 不 知 道 哑 巴 是 什 么 时 候 起 床 的 每 次 他 起 来, 却 总 能 闻 到 锅 里 饭 菜 的 香 味 儿 哑 巴 虽 然 不 能 说 话, 但 事 儿 能 做 到 冯 宝 才 心 里 去, 因 此 哑 巴 跟 了 冯 宝 才 三 十 多 年, 冯 宝 才 从 没 有 嫌 弃 她 有 时 候 冯 宝 才 觉 得, 做 一 个 明 明 白 白 的 哑 巴 倒 也 不 错 这 几 十 年 来, 哑 巴 从 没 有 因 为 嚼 舌 头 根 子 什 么 的 给 他 惹 过 是 非, 反 而 别 人 家 有 了 这 样 那 样 的 事 情, 都 找 他 冯 宝 才 去 调 解, 这 一 点 让 冯 宝 才 觉 得 脸 上 很 有 面 子 哑 巴 为 他 冯 宝 才 生 了 两 个 儿 子, 那 些 年, 冯 宝 才 整 天 提 心 吊 胆, 害 怕 他 们 的 儿 子 也 会 变 成 哑 巴 可 如 今, 他 们 的 孙 子 都 已 经 十 岁 了 想 想 这 时 间, 可 真 够 快 的 冯 宝 才 把 棉 袄 披 在 身 上, 坐 在 被 窝 里 点 着 一 袋 烟 他 吸 一 口, 猛 地 咳 嗽 一 顿 咳 嗽 得 很 厉 害, 有 两 口 浓 痰 从 嗓 子 眼 里 跳 出 来, 他 扭 头 啐 在 地 上, 便 觉 得 胸 口 豁 亮 了 许 多 这 时 候, 冯 宝 才 猛 地 听 到 黑 乎 乎 的 墙 角 里 传 来 哏 哏 的 笑 声, 这 笑 声 有 气 无 力, 像 一 只 老 母 鸡 叫 似 的 冯 宝 才 躬 着 身 子, 朝 屋 角 那 里 仔 细 瞅 了 瞅, 原 来 是 母 亲 老 太 太 脸 色 苍 白, 张 开 的 嘴 巴 和 两 个 深 陷 的 眼 窝 如 同 几 个 窟 窿, 黑 洞 洞 的, 像 一 个 骷 髅 头 冯 宝 才 浑 身 禁 不 住 抖 动 了 一 下 子, 烟 袋 差 点 掉 到 被 子 上 冯 宝 才 " 哦 " 地 叫 一 声, 那 心 便 迅 猛 地 跳 动 起 来, 如 同 鼓 槌 似 的 砸 在 他 的 胸 口 上 冯 宝 才 半 天 没 缓 过 劲, 他 磕 着 烟 袋 锅, 手 指 还 在 轻 微 地 颤 抖 宝 才, 你 说 这 天, 咋 这 么 热, 热 的 我 一 宿 都 没 睡 好, 一 会 儿 你 去 给 娘 买 根 冰 棍 吃 吧 母 亲 的 声 音 有 些 含 糊, 除 了 上 面 的 一 颗 门 牙, 她 的 牙 全 掉 光 了 冯 宝 才 看 到 母 亲 腿 上 捂 着 厚 厚 的 被 子, 身 上 穿 着 厚 厚 的 棉 袄, 还 满 嘴 里 喊 热, 这 心 里 就 不 是 滋 味 冯 宝 才 想 起 母 亲 年 轻 的 时 候 在 台 上 唱 戏, 杨 门 女 将, 母 亲 演 的 是 那 个 舞 烧 火 棍 的 丫 头 杨 排 凤, 母 亲 把 那 手 中 的 烧 火 棍 舞 得 像 一 团 花 似 的, 让 人 眼 花 缭 乱, 引 来 下 面 一 阵 阵 的 叫 好 声 这 些 事 儿, 在 冯 宝 才 的 脑 子 里, 就 像 刚 过 去 不 长 时 间 似 的 可 实 际 上, 母 亲 已 经 八 十 多 了, 老 糊 涂 了 冯 宝 才 来 到 院 子 里, 他 看 到 哑 巴 已 经 把 院 子 扫 得 干 干 净 净, 心 里 便 顿 时 有 一 种 没 着 没 落 的 感 觉 他 站 在 光 秃 秃 的 枣 树 下 面, 揣 着 手 愣 了 片 刻 初 春 的 天 气 有 一 股 潮 乎 乎 的 寒 气, 再 加 上 灰 蒙 蒙 的 晨 雾, 给 人 的 感 觉 就 是 阴 冷 潮 湿 冯 宝 才 捏 了 捏 酸 痛 的 鼻 子, 朝 偏 房 走 去 老 骒 马 听 到 冯 宝 才 的 脚 步 声, 头 一 下 子 昂 起 来, 脖 子 上 铜 铃 便 急 促 地 响 成 一 串, 它 咴 咴 地 叫 了 几 声 冯 宝 才 拍 拍 老 骒 马 的 脖 子, 说 道 : 歇 了 这 么 长 的 时 间, 今 天 咱 可 得 干 活 了 老 骒 马 像 是 听 懂 了 似 的, 它 拿 蹄 子 使 劲 地 敲 了 几 下 地 面 年 也 过 了, 十 五 也 过 去 了, 地 里 的 麦 苗 开 始 有 了 泛 青 的 迹 象 冯 宝 才 想 给 小 麦 浇 上 这 开 春 来 的 头 一 茬 水 这 茬 水 对 于 小 麦 今 后 的 长 势, 是 很 重 要 的 如 果 碰 上 好 年 景, 再 落 下 两 场 春 雨, 那 就 再 好 不 过 但 落 不 落 雨, 那 是 老 天 爷 的 事, 这 茬 水, 却 是 他 冯 宝 才 的 事 冯 宝 才 套 好 马 车, 来 到 窗 户 下 面 喊 二 厚 二 厚, 该 起 了, 二 厚, 天 不 早 了 冯 宝 才 竖 了 半 天 耳 朵, 也 没 听 到 屋 里 传 出 二 厚 的 声 音 哑 巴 抱 着 柴 禾, 跺 了 跺 脚, 她 瞪 着 眼, 拿 手 比 划 了 两 下 哑 巴 的 意 思 是, 你 喊 什 么, 你 进 屋 把 他 从 被 窝 里 拽 起 来 冯 宝 才 正 犹 豫 着, 看 到 他 的 孙 子 明 明 从 外 面 跑 进 来 明 明 穿 着 一 身 新 衣 服, 满 脸 是 灿 烂 的 笑 他 进 门 先 喊 了 声 爷 爷 冯 宝 才 说 : 明 明, 你 起 这 么 早 ; 还 穿 了 新 衣 裳? 跟 爷 爷 说 说, 什 么 好 事 这 么 高 兴? 明 明 说 : 爷 爷, 你 真 糊 涂, 今 天 不 是 爸 爸 开 汽 车 来 接 我 们 嘛, 我 要 进 城 去 了 冯 宝 才 一 拍 脑 袋, 心 想, 你 看 我 这 脑 袋 瓜 子 不 错, 大 厚 是 说 今 天 要 回 来 搬 家 的 15

20 冯 宝 才 说 : 明 明, 那 你 就 不 用 去 上 学 了? 明 明 说 : 我 要 进 城 上 学 去 了, 我 还 在 这 里 上 什 么 学? 冯 宝 才 说 : 好, 明 明, 进 屋, 把 你 叔 叔 从 被 窝 里 拖 起 来 明 明 答 应 了 一 声, 蹿 进 屋 去 冯 宝 才 又 站 在 院 子 里 愣 了 一 会 今 天 大 厚 搬 家, 这 麦 子 还 浇 不 浇 呢? 冯 宝 才 最 后 决 定, 麦 子 还 是 得 去 浇 冯 宝 才 估 摸 着, 大 厚 来 到 家 也 得 快 中 午 的 时 候 这 一 上 午 的 时 间, 也 不 能 白 白 浪 费 掉 啊 再 说, 二 厚 这 两 天 也 要 走 前 两 天, 人 家 包 工 头 就 跟 他 打 了 招 呼, 让 他 这 两 天 不 要 到 处 乱 跑, 说 不 上 哪 一 霎 就 走 二 厚 一 走, 明 明 他 妈 一 走, 好 嘛, 就 剩 下 他 冯 宝 才 一 个 能 干 活 的 人 了, 这 十 来 亩 地, 也 够 他 忙 活 的, 毕 竟 也 是 快 六 十 岁 的 人 了 冯 宝 才 正 想 着, 二 厚 从 屋 里 走 出 来 明 明 跟 在 他 身 后, 不 停 地 拍 着 他 的 屁 股 二 厚 的 头 发 乱 蓬 蓬 的, 像 一 团 老 鸹 窝 二 厚 显 然 还 没 睡 醒, 他 一 手 揉 着 眼 睛, 一 手 拨 拉 着 身 后 的 明 明 二 厚 走 过 冯 宝 才 身 边 时, 说 : 天 这 么 早, 喊 起 人 家 来 干 什 么? 二 厚 倔 头 倔 脑 的, 满 脸 的 不 高 兴 冯 宝 才 一 听 二 厚 说 的 话, 就 火 了, 天 还 早, 要 不 是 雾 挡 着, 早 就 烫 着 你 屁 股 了 活 都 是 往 前 赶, 狗 日 的 你 们 一 尥 蹶 子 都 跑 了, 剩 下 这 十 来 亩 麦 子, 让 我 浇 到 猴 年 马 月? 冯 宝 才 越 说 越 生 气, 一 巴 掌 拍 在 身 边 的 枣 树 上 也 许 用 劲 太 大 了, 粗 糙 的 枣 树 皮 把 他 的 手 掌 硌 得 生 疼 那 褐 色 的 树 枝 轻 轻 地 抖 动 了 几 下, 便 趋 于 平 静 薄 雾 渐 渐 地 散 开 了 消 失 了, 橙 色 的 太 阳 也 明 亮 起 来 接 近 正 午 时 候, 太 阳 变 成 一 个 闪 着 光 的 白 瓷 盘, 它 使 冯 宝 才 觉 到 身 上 棉 袄 厚 了 冯 宝 才 把 簸 箕 扔 到 麦 垄 上, 伸 手 解 开 棉 袄 扣 子 阳 光 一 下 子 钻 到 他 怀 里 他 听 到 贴 肉 的 秋 衣 发 出 一 阵 扑 哧 哧 的 声 音 风 也 确 实 有 了 春 的 味 道, 柔 软 无 力, 伸 进 冯 宝 才 的 腋 窝, 像 极 了 孙 子 明 明 那 胖 乎 乎 的 小 手 不 错, 明 明 的 小 手 冯 宝 才 的 嘴 角 向 里 抽 动 了 两 下 远 处 的 河 沟 边 上, 二 厚 正 端 着 铁 锨, 不 时 地 弯 下 腰, 挖 一 锨 土 培 一 培 淌 着 水 的 沟 沿 抽 水 机 的 马 达 声 一 会 儿 高 一 会 儿 低, 像 跟 谁 赌 气 似 的 冯 宝 才 后 悔 一 大 早 跟 二 厚 发 脾 气, 年 轻 人 嘛, 正 是 贪 睡 的 时 候, 自 己 年 轻 的 时 候 不 也 是 这 样 再 说, 二 厚 就 要 跟 着 包 工 头 进 城 打 工 去 了, 听 说 在 城 里, 这 么 冷 的 天, 二 厚 他 们 都 是 搭 地 铺 睡 帐 篷, 哪 能 睡 个 囫 囵 觉? 但 这 有 什 么 办 法, 冯 宝 才 当 然 不 会 指 望 二 厚 留 下 来 帮 他 种 地, 不 是 现 在 的 年 轻 人 学 野 了, 是 你 不 进 城 赚 几 个 钱 回 来, 那 今 后 的 日 子 怎 么 过? 二 厚 订 亲 一 年 多 了, 今 年 冬 上 就 到 了 结 婚 的 年 龄 本 来 冯 宝 才 想 让 他 早 点 把 婚 结 了, 可 二 厚 脾 气 倔, 一 拧 脑 袋, 甩 出 来 一 句 : 不 盖 好 房 子 我 就 不 结 婚! 二 厚 就 是 这 么 个 脾 气, 跟 头 毛 驴 子 差 不 多, 小 时 候 没 少 挨 冯 宝 才 的 巴 掌, 可 现 在 人 长 大 了, 什 么 事 得 商 量 着 来 冯 宝 才 还 不 知 道 二 厚 他 们 是 去 济 南 还 是 去 天 津 他 想 过 一 会 儿 问 问 二 厚 有 件 事 一 直 在 冯 宝 才 心 里 搁 念 着, 他 想 要 是 二 厚 去 天 津 的 话, 别 忘 了 让 他 临 回 来 时, 买 回 一 斤 狗 不 理 包 子, 给 他 奶 奶 尝 尝 冯 宝 才 从 小 就 听 老 太 太 念 叨, 那 天 津 卫 的 狗 不 理 包 子 多 么 多 么 好 吃 冯 宝 才 记 得 自 己 当 时 说, 娘, 等 我 长 大 了, 一 定 给 你 买 狗 不 理 包 子 吃 可 几 十 年 过 去 了, 冯 宝 才 根 本 就 没 到 过 那 天 津 卫 如 今 老 太 太 八 十 多 岁 了, 老 糊 涂 了, 那 狗 不 理 包 子 还 没 有 尝 过 冯 宝 才 一 看 到 老 太 太 那 张 瘪 瘪 的 不 停 地 抖 动 着 的 嘴, 就 想 起 她 说 过 的 狗 不 理 包 子 泛 青 的 麦 苗 在 春 风 和 阳 光 的 抚 慰 下, 不 停 地 摇 摆 着 身 子 进 入 冯 宝 才 鼻 孔 的, 是 麦 苗 那 阵 阵 的 清 香 远 处, 星 星 点 点 的 人 们 正 在 忙 碌, 这 仅 仅 是 一 年 的 开 始, 无 数 的 忙 碌 还 在 后 面 等 着 呢 冯 宝 才 愣 愣 地 站 在 麦 地 里, 猛 地 觉 得 有 人 拿 什 么 东 西 在 他 头 上 敲 了 一 下 冯 宝 才 急 忙 回 身, 前 后 左 右 看 了 个 遍, 除 了 麦 苗, 什 么 都 没 有 16

21 娘 的 冯 宝 才 骂 道 今 天 不 知 道 为 什 么, 冯 宝 才 总 是 隐 约 地 感 到 有 点 什 么 事 情 压 在 心 头 上, 让 他 心 里 踏 实 不 下 来 仔 细 想 想, 有 什 么 事 呢 要 是 有 事 的 话, 就 是 大 厚 要 把 明 明 和 他 妈 接 到 城 里 去 了 大 厚 在 城 里 搞 安 装, 搞 了 也 有 七 八 年 了, 如 今 生 意 越 来 越 红 火, 这 不, 又 开 了 个 门 市 部, 而 且 刚 在 城 里 买 了 房 子 这 次 过 年 回 来, 大 厚 便 跟 冯 宝 才 把 明 明 和 他 妈 接 进 城 去 的 想 法 说 了 冯 宝 才 说 : 这 可 是 打 着 灯 笼 也 找 不 到 的 好 事 呀, 如 今 咱 冯 家 也 有 了 城 里 人, 给 祖 宗 脸 上 贴 金 不 说, 我 冯 宝 才 再 跟 人 家 说 话, 那 底 气 也 足 啊 再 说, 进 了 城, 明 明 能 进 更 好 的 学 校, 用 大 厚 的 话 讲, 叫 接 受 什 么 更 好 的 教 育 明 明 他 妈 也 闲 不 着, 帮 着 大 厚 照 管 门 市 部, 也 能 接 接 送 送 上 学 的 明 明 听 大 厚 说, 人 家 城 里 的 孩 子, 上 学 放 学 都 得 由 大 人 接 送, 城 里 车 多, 不 安 全 人 往 高 处 走 嘛, 想 想 这 些, 冯 宝 才 心 里 高 兴 还 来 不 及 呢, 还 能 有 什 么 事 儿 压 在 心 头 冯 宝 才 琢 磨 了 半 天, 也 琢 磨 不 透 爹, 你 愣 着 干 什 么, 像 根 树 桩 子 似 的, 化 肥 撒 完 了 没 有? 二 厚 从 远 处 走 过 来, 他 只 穿 着 件 秋 衣, 全 身 上 下 泥 拉 巴 叽 的, 那 头 发 像 一 团 大 热 草 似 的 向 上 竖 着, 还 没 等 冯 宝 才 说 话, 便 一 把 抄 起 麦 垄 上 的 化 肥 袋 子, 他 掂 了 掂, 一 下 子 瞪 起 眼 来, 让 你 多 撒, 你 就 舍 不 得 撒, 你 不 多 撒 点 儿, 这 麦 子 能 长 好 才 怪 呢 还 没 撒 完 呢 冯 宝 才 说 冯 宝 才 想 骂 二 厚 两 句, 狗 日 的 你 跟 谁 说 话, 可 冯 宝 才 没 骂 出 来 没 撒 完 愣 在 这 里 干 什 么? 真 是 二 厚 说 着, 甩 了 下 头, 一 屁 股 压 在 地 垄 上 二 厚 把 一 根 烟 卷 扔 过 来 冯 宝 才 急 忙 蹲 了 个 马 步, 把 烟 卷 接 住 接 下 来 是 一 阵 沉 默 抽 水 机 的 叫 声 时 近 时 远 不 远 处 的 柏 油 路 上, 不 时 地 有 拖 拉 机 和 马 车 经 过, 有 人 也 不 时 地 朝 这 边 打 一 声 招 呼, 冯 宝 才 也 打 声 哈 哈, 挥 一 下 手 你 们 去 济 南 还 是 去 天 津? 冯 宝 才 问 道 当 然 是 天 津, 天 津 活 多 二 厚 吐 了 口 烟 冯 宝 才 的 眉 头 禁 不 住 往 上 一 挑, 说 : 你 回 来 的 时 候 买 上 一 斤 狗 不 理 包 子, 你 奶 奶 还 没 吃 过 狗 不 理 包 子 呢? 狗 不 理 包 子 有 什 么 好 吃 的, 现 在 的 包 子 到 处 都 一 样, 再 说, 二 三 百 里 路 呢, 带 什 么 不 好, 非 带 个 包 子 回 来, 压 烂 了 不 说, 味 也 不 是 那 味 了 让 你 买 你 就 买 嘛 冯 宝 才 说 冯 宝 才 不 想 跟 二 厚 说 得 太 多, 那 些 陈 芝 麻 烂 谷 子 的 事, 也 根 本 进 不 到 他 耳 朵 里 去 要 买 你 自 己 买 去 二 厚 没 好 气 地 说 着, 一 骨 碌 身 从 地 上 站 起 来 这 一 下 把 冯 宝 才 噎 得 够 呛 本 来, 他 今 天 这 心 里 就 疙 疙 瘩 瘩 的, 二 厚 这 么 一 使 性 子, 冯 宝 才 压 不 住 火 了 你 吃 枪 子 了 是 不 是? 娘 个 巴 子 的, 你 跟 谁 说 话, 你 眼 里 还 有 我 这 个 老 子 没 有? 冯 宝 才 从 地 上 蹦 起 来, 他 一 边 骂 着, 一 边 拍 着 屁 股 上 的 土 这 时 候, 一 辆 蓝 色 的 汽 车 停 在 公 路 上 冯 宝 才 眨 巴 一 下 眼, 看 到 大 厚 从 车 上 跳 下 来 大 厚 站 在 公 路 上 喊 : 爹, 地 浇 完 了 没 有? 快 了 快 了 冯 宝 才 的 声 音 还 有 些 火 滋 拉 的 大 厚 回 身 把 头 探 进 驾 驶 室, 把 火 熄 了, 然 后 慢 慢 地 朝 这 边 走 来, 一 边 走, 还 不 时 地 踢 一 下 脚 下 的 麦 苗, 像 县 里 下 来 的 干 部 似 的, 装 着 多 么 懂 行 实 际 上, 这 地 里 的 庄 稼 活, 大 厚 没 做 过 多 少 人 家 明 明 他 妈 那 是 一 个 顶 俩 冯 宝 才 佩 服 的 人 不 多, 明 明 他 妈 算 是 一 个 这 十 来 亩 地, 要 不 是 明 明 他 妈 帮 着, 他 冯 宝 才 一 个 人, 还 不 知 道 得 费 多 大 力 气 呢 明 明 他 妈 人 长 得 壮 实, 能 吃 能 干, 听 话 不 说, 那 活 儿 也 细 在 冯 宝 才 眼 里, 做 农 活 跟 绣 花 织 网 没 什 么 区 别, 也 是 细 发 活 可 人 家 明 明 他 妈 有 福 气, 在 庄 稼 地 里 摸 爬 滚 打 了 十 几 年, 这 下 子 算 是 熬 出 了 头 17

22 想 起 这 些, 冯 宝 才 心 里 五 味 俱 全 明 明 他 妈 这 一 走, 把 他 闪 得 不 轻 啊, 也 是 快 六 十 岁 的 人 了, 瞅 着 眼 皮 底 下 这 十 来 亩 地, 不 打 怵 是 假 的 可 如 今 这 庄 稼 地 里 的 活, 不 都 是 老 人 干 吗? 大 厚 走 到 冯 宝 才 跟 前, 从 兜 里 掏 出 一 盒 烟 来, 那 烟 盒 金 光 闪 闪 的 大 厚 拿 食 指 一 敲, 便 弹 出 来 一 根, 他 递 给 冯 宝 才 冯 宝 才 不 知 道 这 是 什 么 牌 子 的 烟, 但 拿 手 一 摸, 跟 他 抽 着 的 这 根 就 不 一 样 了, 硬 实 光 滑 冯 宝 才 再 把 它 放 在 鼻 子 底 下 一 嗅, 那 味 道, 就 更 不 一 样 了 借 了 人 家 一 辆 车, 趁 着 有 点 功 夫 搬 了 算 了, 明 明 转 学 的 事 也 办 妥 了, 人 家 城 里 的 学 校 都 开 学 半 个 多 月 了, 再 不 去 明 明 的 功 课 就 赶 不 上 了 大 厚 说 那 你 先 回 去 吧, 零 星 八 碎 的 东 西 不 少, 你 们 先 准 备 准 备, 一 会 儿 浇 完 地, 我 和 二 厚 回 去 帮 你 搬 冯 宝 才 跟 大 儿 子 说 话, 口 气 客 气 多 了 下 午 我 得 赶 回 去, 明 天 一 早 还 有 事 冯 宝 才 哦 了 一 声 这 时 候, 二 厚 从 不 远 处 喊 : 哥, 烟 带 来 没 有? 大 厚 一 拍 脑 瓜 子, 说 : 你 看 我 这 脑 子 前 几 天, 大 厚 答 应 给 二 厚 带 两 条 云 烟 回 来 二 厚 准 备 送 给 包 工 头 一 条, 这 样 跟 包 工 头 的 关 系 就 可 以 拉 近 一 些 二 厚 一 看 大 厚 那 样 子, 心 里 失 望 极 了, 他 使 劲 儿 朝 地 里 碎 一 口 痰, 说 : 我 就 知 道 你 带 不 回 来 下 次, 下 次 一 定 大 厚 一 脸 尴 尬 走 吧, 快 走 吧 冯 宝 才 挥 挥 手 说 : 狗 日 的 还 想 抽 好 烟 这 兄 弟 俩 只 要 凑 到 一 块 儿, 便 吵 吵 闹 闹 的 冯 宝 才 觉 得 他 们 哥 俩 在 性 格 上 差 别 太 大 二 厚 脾 气 像 头 毛 驴 子 认 死 理 冯 宝 才 说 过 他 多 次 冯 宝 才 说 你 这 种 驴 脾 气, 将 来 会 吃 亏 的 可 二 厚 改 不 了 本 来, 冯 宝 才 想 让 他 跟 着 大 厚 干, 大 厚 那 里 缺 人 手, 他 是 一 百 个 同 意, 可 二 厚 这 小 子 不 领 情 他 说 还 是 个 人 干 个 人 的 吧, 免 得 将 来 闹 出 过 节 来 一 个 人 一 个 命, 这 话 一 点 都 不 假 冯 宝 才 和 二 厚 回 到 家 时, 太 阳 已 经 偏 西 毕 竟 是 正 月 的 天 气, 温 度 猛 地 降 下 来 冯 宝 才 赶 着 马 车, 把 棉 袄 扣 子 系 上 了 阳 光 透 过 光 秃 秃 的 树 枝, 落 在 灰 乎 乎 的 柴 垛 上, 反 射 出 清 冷 的 光 泽 马 车 一 拐 进 村 子, 远 远 的, 冯 宝 才 就 看 到 一 家 老 少 像 拆 戏 台 似 的 正 忙 得 团 团 转 哑 巴 前 面 抱 着 一 席 领 子, 明 明 端 着 洗 脸 盆 在 后 面 跟 着, 明 明 他 妈 手 里 提 着 两 个 暖 水 瓶 大 厚 站 在 车 斗 里, 手 一 个 劲 儿 地 比 划 着, 嘴 里 还 吆 喝 着 什 么 他 们 的 脸 盘 被 阳 光 镶 成 金 色, 舒 展 得 像 一 个 个 大 葵 花 明 明 看 到 了 马 车, 他 把 脸 盆 往 他 妈 怀 里 一 蹲, 呼 呼 地 朝 这 边 跑 来, 他 一 边 跑 一 边 喊 着 爷 爷 哑 巴 站 在 门 口, 嘴 里 呵 呵 地 叫 着, 她 几 乎 从 地 上 挑 起 来 冯 宝 才 知 道 哑 巴 是 怕 明 明 摔 倒 冯 宝 才 说 : 别 跑, 明 明, 吓 着 牲 口 可 明 明 已 经 跑 马 车 边 上, 他 双 手 拽 住 车 帮, 一 下 子 跳 上 马 车 狗 日 的, 抢 死 呀 二 厚 骂 了 他 一 句 他 根 本 不 在 乎, 他 跨 过 抽 水 机, 来 到 冯 宝 才 身 边, 说 : 爷 爷, 我, 我 要 进 城 里 去 了 他 大 口 喘 着 粗 气, 说 话 都 结 巴 了 冯 宝 才 满 脸 的 胡 茬 子 立 刻 便 张 开 了, 他 伸 出 粗 糙 的 大 手, 按 在 明 明 的 头 上 冯 宝 才 觉 得 自 己 的 鼻 子 酸 了 一 下 冯 宝 才 把 马 车 停 在 靠 墙 的 地 方, 卸 下 牲 口, 又 把 缰 绳 拴 在 马 桩 上, 这 才 喘 一 口 气 老 骒 马 似 乎 知 道 这 一 天 的 工 作 要 结 束 了, 于 是 它 使 劲 儿 抖 了 抖 身 子, 然 后 又 咧 开 嘴 叫 了 两 声 大 厚 从 车 上 跳 下 来, 说, 爹, 你 上 去 吧 我 和 二 厚 把 那 两 件 大 的 抬 出 来 冯 宝 才 撅 着 屁 股, 费 了 半 天 劲 儿, 才 爬 上 车 斗, 还 是 明 明 在 后 面 推 了 他 一 把 冯 宝 才 觉 得 脸 上 很 没 面 子 我 还 不 老 啊, 冯 宝 才 想, 咋 就 这 么 笨 了? 18

23 站 在 车 上, 冯 宝 才 抬 头 看 了 看 大 厚 家 住 的 那 四 间 房 子 房 顶 上 的 红 瓦 在 阳 光 下 显 得 清 新 干 净, 看 上 去 像 新 铺 上 去 的, 比 起 后 面 他 住 的 那 四 间, 要 好 得 多, 这 趟 房 子 是 前 些 年 大 厚 结 婚 的 时 候 盖 的, 这 也 是 他 冯 宝 才 平 生 干 的 第 一 件 大 事 现 在 冯 宝 才 正 在 想 一 个 问 题, 就 是 大 厚 一 家 子 走 后, 等 明 年 二 厚 要 是 结 婚, 能 不 能 结 到 这 趟 房 子 里 呢? 要 是 能 的 话, 那 可 就 省 老 鼻 子 劲 了 当 然, 冯 宝 才 并 不 是 让 大 厚 把 这 趟 房 子 送 给 二 厚, 因 为 它 毕 竟 是 属 于 大 厚 的 冯 宝 才 只 是 想 让 二 厚 在 里 面 先 住 几 年, 也 好 让 二 厚 和 他 这 老 头 子 有 个 喘 气 的 机 会 要 知 道, 如 今 盖 一 趟 新 房 子, 可 不 是 件 简 单 事 但 这 事 儿 并 不 急, 等 大 厚 一 家 在 城 里 安 下 脚, 稳 住 后, 再 跟 他 商 量 也 不 迟 大 厚 和 二 厚 撅 着 腚, 明 明 他 妈 和 哑 巴 在 侧 面 扶 着, 他 们 吭 哧 吭 哧 喘 着 粗 气, 汗 水 闪 着 亮 光, 不 时 从 头 发 缝 里 淌 下 来 这 些 床 橱 大 衣 橱 立 柜 什 么 的, 都 是 用 上 好 的 红 松 木 料 打 的, 很 结 实, 也 很 沉, 所 以, 也 把 大 厚 和 二 厚 累 得 够 呛 床 橱 大 衣 橱 写 字 台 床 头 柜 冯 宝 才 嘴 里 嘟 嘟 囔 囔, 正 数 叨 着, 听 到 大 厚 在 车 下 喊 : 爹, 完 事 了, 你 接 绳 子 吧, 捆 上 就 行 了 冯 宝 才 想 了 想, 问 道 : 床 呢, 你 不 把 床 抬 上 来? 大 厚 说 : 抬 床 干 什 么, 把 床 抬 走 了, 我 们 回 来 咋 睡 觉? 我 已 经 在 城 里 买 好 了 冯 宝 才 想 了 想, 觉 得 也 是, 大 厚 他 们 毕 竟 还 要 回 来 的 冯 宝 才 站 在 车 上 勒 着 绳 子, 看 到 村 东 的 马 三 向 这 边 跑 来 在 离 这 儿 百 十 米 远 的 地 方, 马 三 停 下 来, 喊 道 : 冯 二 厚, 冯 二 厚 二 厚 竖 着 直 身 子 答 应 了 一 声 马 三 在 那 面 喊 : 汽 车 在 村 委 会 门 口 等 着 呢, 就 差 你 了, 赶 快 赶 快, 包 工 头 快 急 了 二 厚 一 听, 撒 腿 就 往 家 里 蹿, 那 速 度 像 一 个 野 兔 子 似 的 这 时 候, 哑 巴 也 明 白 过 来, 扭 身 往 家 里 跑 去 一 眨 眼 的 功 夫, 二 厚 便 从 屋 里 蹿 出 来, 他 用 一 根 绳 子 捆 住 了 被 窝 卷, 一 边 跑 着, 一 边 把 被 窝 卷 抡 到 后 背 上 他 刚 蹿 出 门, 哑 巴 便 从 屋 里 跑 出 来 哑 巴 手 里 提 着 一 个 破 提 包, 哑 巴 跑 起 来 的 样 子 很 笨, 身 子 一 扭 一 扭, 脚 上 也 像 生 了 鸡 眼, 一 颠 达 一 颠 达 的 哑 巴 朝 着 二 厚 哇 哇 地 叫 着 二 厚 停 下 来, 一 把 拽 过 哑 巴 手 里 的 破 提 包, 头 也 没 抬, 话 也 没 说 一 句, 便 一 跳 一 跳 地 向 村 委 会 的 方 向 跑 去 哑 巴 站 在 那 里, 盯 着 远 去 的 二 厚, 胳 膊 还 那 么 朝 外 伸 着 急 什 么, 熊 玩 艺 儿 冯 宝 才 骂 了 一 句 但 冯 宝 才 的 心 里, 却 很 不 是 滋 味, 他 想 到 二 厚 从 一 大 早 起 来 就 忙 活, 刚 才 又 撅 着 腚 跟 他 哥 搬 了 半 天 家 具, 气 都 没 喘 一 口, 这 不, 就 像 兔 子 似 的 蹿 跑 了 冯 宝 才 从 车 上 下 来, 趁 着 大 厚 一 家 子 收 拾 最 后 一 点 东 西 的 功 夫, 他 拿 起 扫 帚, 扫 了 扫 老 骒 马 身 上 的 草 屑 和 泥 块 老 骒 马 兴 奋 地 踏 着 蹄 子 冯 宝 才 把 它 牵 进 偏 房 里, 上 好 草 料, 然 后 摸 了 摸 它 的 脑 门 儿 冯 宝 才 盯 着 吃 草 料 的 老 骒 马, 点 着 一 袋 烟, 回 过 身, 正 准 备 离 开 偏 房, 却 猛 地 发 现 母 亲 站 在 他 面 前 老 太 太 也 不 知 道 什 么 时 候 进 来 的, 站 在 黑 乎 乎 的 牲 口 棚 里, 两 眼 紧 盯 着 冯 宝 才 还 没 等 冯 宝 才 说 话, 她 一 把 便 抓 住 冯 宝 才 的 手, 说 : 宝 才, 咱 哪 里 都 不 去, 咱 在 这 里 住 一 辈 子 了, 咱 可 哪 里 都 不 去 冯 宝 才 差 点 笑 出 来, 心 想, 老 娘 哎, 咱 哪 里 也 去 不 了 冯 宝 才 知 道 老 太 太 是 糊 涂 了, 便 说 : 娘, 咱 哪 里 也 不 去, 咱 回 屋 老 太 太 乐 了, 但 接 着, 她 又 把 瘪 瘪 的 嘴 巴 凑 到 冯 宝 才 的 耳 根 底 下, 有 点 儿 神 秘 兮 兮 地 说 : 那 外 面 的 大 汽 车, 是 干 啥 的? 是 不 是 咱 家 大 厚 在 外 面 惹 祸 了? 冯 宝 才 哭 笑 不 得, 拽 起 母 亲 的 手 道 : 你 家 大 厚 没 惹 祸, 人 家 把 明 明 和 他 妈 接 进 城, 过 好 日 子 去 了 老 太 太 仰 着 满 头 白 发 的 脑 袋, 瞪 着 空 洞 洞 的 眼 睛, 站 在 那 里, 呆 愣 半 天, 才 点 了 下 头, 她 好 像 听 懂 了 她 拉 着 冯 宝 才 的 手 往 外 走 身 后, 那 匹 灰 骒 马 猛 地 叫 了 一 声 大 厚 拍 打 着 身 上 的 土 走 过 来, 他 身 后 跟 着 明 明 和 他 妈 明 明 背 着 书 包, 身 上 的 新 衣 服 也 弄 脏 了, 脸 上 一 道 道 的, 像 一 只 小 花 猫 明 明 他 妈 满 脸 的 疲 惫 却 挡 不 住 眼 睛 里 的 兴 奋, 她 换 上 了 一 件 新 呢 子 大 衣, 看 上 去 确 实 像 个 城 里 人 了 19

24 大 厚 来 到 冯 宝 才 和 奶 奶 跟 前, 说 : 爹, 没 什 么 事 我 们 该 走 了, 时 间 不 早 了 冯 宝 才 点 点 头, 他 歪 了 歪 脖 子, 看 到 太 阳 已 经 偏 西 一 大 块 了 大 厚 握 住 了 老 太 太 的 手 说 : 奶 奶, 你 多 保 重 身 体 呀 老 太 太 歪 着 头, 目 光 掠 过 大 厚 粗 壮 的 身 子, 她 在 看 身 后 的 明 明 明 明 正 由 龇 着 牙 跟 他 奶 奶 扮 鬼 脸 呢 明 明 他 妈 推 一 把 明 明, 说 : 还 不 跟 爷 爷 说 再 见 明 明 马 上 来 了 个 立 正, 说 : 爷 爷, 有 空 我 肯 定 回 来 看 你 冯 宝 才 笑 了, 他 走 两 步, 把 一 只 大 手 放 在 明 明 的 脑 瓜 皮 上 冯 宝 才 想 说 句 什 么, 但 一 时 没 说 出 来 这 时 候, 哑 巴 从 屋 里 急 急 地 走 出 来, 她 手 里 提 着 一 个 方 便 袋, 方 便 袋 里 是 几 张 新 烙 的 油 饼 她 把 方 便 袋 放 进 明 明 他 妈 手 里, 又 哇 哇 地 比 划 了 两 下 大 家 都 明 白 她 的 意 思, 她 是 让 明 明 他 妈 晚 上 热 热 再 吃, 别 吃 凉 的 明 明 喊 一 声 奶 奶 哑 巴 的 眼 圈 便 红 了 冯 宝 才 挥 了 挥 手, 跟 大 厚 说 : 快 走 吧 快 走 吧, 时 候 不 早 了, 路 上 开 车 慢 着 点 大 厚 答 应 一 声, 一 家 子 便 转 过 身 子, 朝 汽 车 走 去 冯 宝 才 和 母 亲 还 有 哑 巴, 他 们 站 在 门 口, 目 送 着 汽 车 拐 上 公 路, 才 扭 过 头 去 冯 宝 才 松 了 口 气, 老 太 太 脸 上 的 表 情 麻 木 木 的, 露 出 一 丝 恐 惧 感, 而 哑 巴 的 脸 腮 上 早 已 是 泪 水 涟 涟 中 午 饭 没 吃, 冯 宝 才 饿 了 这 一 天 晚 上, 哑 巴 给 冯 宝 才 切 了 一 盘 猪 皮 冻, 又 用 油 煎 了 一 盘 小 糟 鱼, 这 让 冯 宝 才 胃 口 大 开, 那 散 装 的 老 白 干 便 多 喝 了 几 盅 老 太 太 坐 在 一 旁 看 电 视, 老 太 太 身 子 一 动 不 动, 眼 珠 子 似 乎 粘 到 电 视 上 了 不 知 道 从 什 么 时 候, 老 太 太 迷 上 了 电 视, 你 看 什 么, 她 就 跟 着 看 什 么 电 视 里 哭, 她 就 跟 着 哭 ; 电 视 里 笑, 她 就 跟 着 笑, 反 正 只 要 有 声 音 有 画 面 就 行 现 在, 电 视 正 有 一 个 人 唱 着 河 北 梆 子 冯 宝 才 的 感 觉 也 慢 慢 的, 像 水 一 般 溢 出 来, 他 开 始 摇 头 晃 脑, 跟 随 着 电 视 里 的 戏 腔 也 咿 咿 呀 呀 地 发 出 声 音 后 来, 冯 宝 才 把 碗 向 桌 中 间 一 推, 欠 了 下 腰, 从 桌 面 上 拣 起 一 截 火 柴 棒, 拿 食 指 和 拇 指 来 回 撸 两 下, 身 子 向 后 一 靠, 把 头 稳 稳 地 放 在 后 面 那 软 软 的 被 摞 上, 他 那 瘦 小 的 身 子 骨 便 舒 展 开 来 他 开 始 抱 着 嘴 巴 子 剔 牙 缝 了 冯 宝 才 微 闭 着 双 眼, 尽 管 不 时 有 口 水 顺 着 火 柴 棒 往 下 淌, 但 他 嘴 里 那 哼 哼 唧 唧 的 戏 腔 仍 不 时 地 流 出 来 有 那 么 片 刻, 他 觉 得 自 己 的 身 子 忽 一 下 飘 起 来, 像 风 筝 似 的 掠 过 一 片 片 枣 树 林, 火 红 的 晚 霞 把 他 的 衣 服 镶 成 了 金 色, 整 个 村 庄 都 在 他 眼 皮 底 下, 他 看 见 了 池 塘 中 正 在 扇 动 着 翅 膀 的 鸭 子, 看 见 了 正 慢 吞 吞 走 在 乡 路 上 的 老 牛, 看 见 了 像 云 彩 一 样 雪 白 的 羊 群, 看 见 了 他 家 的 老 槐 树 下 正 在 打 把 势 练 武 术 的 孩 子 们 冯 宝 才 似 乎 又 回 到 了 几 十 年 前 的 一 个 春 天 就 在 这 一 瞬 间, 冯 宝 才 感 到 了 幸 福 20

中央一号文件

中央一号文件 目 录 基 本 知 识... 1 什 么 是 中 央 一 号 文 件... 1 什 么 是 2016 年 中 央 一 号 文 件?... 1 2016 年 一 号 文 件 主 旨... 1 2016 一 号 文 件 的 主 要 内 容 有 哪 些?... 2 文 件 的 重 要 意 义... 3 高 层 声 音... 3 习 近 平 三 农 观 : 中 国 富 强 必 须 要 农 民 富 强...

More information

2011年党风廉政信息(第二十三辑)

2011年党风廉政信息(第二十三辑) 2015 年 党 风 廉 政 信 息 ( 第 二 十 六 辑 ) 信 息 一 : 王 岐 山 在 陕 西 调 研 时 强 调 : 坚 持 纪 严 于 法 实 现 纪 法 分 开 推 进 全 面 从 严 治 党 制 度 创 新 信 息 二 : 侯 长 安 人 民 日 报 撰 文 : 纪 检 工 作 须 树 立 正 确 政 绩 观 信 息 三 : 推 动 国 有 企 业 从 严 治 党 之 一 全 面

More information

123

123 大 綱 : 哺 乳 諮 詢 及 溝 通 技 巧 諮 詢 技 巧 兩 大 重 點 : 聆 聽 了 解 與 支 持 信 心 建 立 ; 無 須 問 很 多 問 題 就 可 以 非 語 言 及 語 言 性 技 巧 鼓 勵 母 親 說 話 ; 運 用 同 理 心, 適 時 回 應 母 親 的 感 覺 ; 理 解 母 親 的 意 思 ; 避 免 使 用 對 母 嬰 有 評 批 性 的 字 眼 ; 接 受 並

More information

艺术

艺术 藏 传 佛 教 的 节 日 与 仪 式 一 雪 顿 节 雪 顿 节 是 藏 传 佛 教 以 及 西 藏 地 区 生 活 中 最 重 要 的 节 日 之 一, 也 是 西 藏 历 史 悠 久 的 传 统 节 目 之 一, 一 般 在 藏 历 的 6 月 举 行 在 藏 语 中," 雪 " 是 酸 奶 子 的 意 思," 顿 " 是 " 宴 " 的 意 思, 雪 顿 节 按 藏 语 解 释, 也 就 是

More information

目 录 一 重 要 提 示... 3 二 公 司 主 要 财 务 数 据 和 股 东 变 化... 3 三 重 要 事 项... 6 四 附 录... 9 2 / 20

目 录 一 重 要 提 示... 3 二 公 司 主 要 财 务 数 据 和 股 东 变 化... 3 三 重 要 事 项... 6 四 附 录... 9 2 / 20 公 司 代 码 :600863 公 司 简 称 : 内 蒙 华 电 内 蒙 古 蒙 电 华 能 热 电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2016 年 第 一 季 度 报 告 1 / 20 目 录 一 重 要 提 示... 3 二 公 司 主 要 财 务 数 据 和 股 东 变 化... 3 三 重 要 事 项... 6 四 附 录... 9 2 / 20 一 重 要 提 示 1.1 公 司 董 事 会 监

More information

安全教育案例

安全教育案例 ...1 :...8...9 9... 11 20... 25... 29... 81 I 1 2 3 4 5 6 " " 7 : 8 9 10 9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0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8DFBDCCB6AFCCAC5F32303134C4EAB5DA3038C6DA2DD7DBBACFA3BAB8DFB5C8BDCCD3FDB7A2D5B9B8C4B8EFB6AFCCACBBE3B1E0>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8DFBDCCB6AFCCAC5F32303134C4EAB5DA3038C6DA2DD7DBBACFA3BAB8DFB5C8BDCCD3FDB7A2D5B9B8C4B8EFB6AFCCACBBE3B1E0> 高 教 动 态 华 北 华 电 北 力 电 大 力 学 大 高 学 等 高 教 等 育 教 研 育 究 研 所 究 所 主 办 主 办 2014 年 2014 第 08 年 期 第 2014 8 期 年 2014 4 月 年 30 4 月 日 30 日 本 期 目 录 高 层 声 音 教 育 部 副 部 长 : 高 校 转 型 是 解 决 就 业 的 关 键... 1 教 育 部 部 署 2014

More information

招 商 局 文 库 编 辑 委 员 会 主 任 委 员 胡 政 谢 寿 光 委 员! 按 姓 氏 笔 画 为 序 马 敏 刘 兰 兮 李 亚 东 杨 群 陈 争 平 易 惠 莉 徐 秀 丽 虞 和 平 黎 志 刚 朱 荫 贵 武 力 招 商 局 文 库 总 序 1872 年 创 立 的 中 国 第 一 家 民 族 工 商 企 业 一 轮 船 招 商 局 是 晚 清 洋 务 运 动 仅 存 的 硕

More information

梅花集团

梅花集团 梅 花 生 物 科 技 集 团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2012 年 度 社 会 责 任 报 告 梅 花 生 物 科 技 集 团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 以 下 简 称 公 司 或 梅 花 集 团 ) 以 做 世 界 领 先 的 氨 基 酸 企 业, 做 中 国 领 先 的 调 味 品 企 业 为 目 标, 秉 承 人 立 于 诚, 事 精 于 心, 业 盛 于 信 和, 则 致 远 的 核 心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8F2A6B1BEA4B1D3BEC7BE69A5CDB4BCBC7AA4A7B6C0ABD2A4BAB867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8F2A6B1BEA4B1D3BEC7BE69A5CDB4BCBC7AA4A7B6C0ABD2A4BAB8672E646F63> 跟 曲 黎 敏 学 养 生 智 慧 之 黄 帝 内 经 曲 黎 敏 著 曲 黎 敏 经 典 系 列 第 2 页 目 录 第 1 部 分 曲 黎 敏 简 介 6 第 2 部 分 黄 帝 内 经 简 介 7 第 3 部 分 黄 帝 内 经 养 生 智 慧 ( 名 家 论 坛 ) 10 3.1 为 什 么 要 学 习 黄 帝 内 经 10 3.2 中 医 与 日 常 生 活 15 3.3 十 二 时 辰

More information

「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出國報告綜合處理要點」

「行政院及所屬各機關出國報告綜合處理要點」 出 國 報 告 ( 出 國 類 別 : 其 他 ) 2014 年 11 屆 兩 岸 高 校 人 力 資 源 開 發 與 管 理 研 討 會 暨 參 訪 安 徽 省 大 學 校 院 報 告 服 務 機 關 : 國 立 體 育 大 學 姓 名 職 稱 : 蘇 衿 茹 派 赴 國 家 : 大 陸 安 徽 省 出 國 期 間 :103 年 3 月 29 日 至 103 年 4 月 6 日 報 告 日 期 :103

More information

第五讲

第五讲 第 五 讲 以 实 际 行 动 争 取 做 一 名 合 格 的 共 产 党 员 江 泽 民 同 志 曾 经 指 出 : 坚 持 从 严 治 党 的 方 针, 首 先 要 把 好 入 口 关, 严 格 按 照 坚 持 标 准 保 证 质 量 改 善 结 构 慎 重 发 展 的 要 求 做 好 发 展 党 员 的 工 作 同 时 要 抓 好 教 育 管 理, 对 于 确 实 不 符 合 党 员 标 准

More information

枣 庄 八 一 水 煤 浆 热 电 有 限 责 任 万 千 瓦 公 司 煤 矸 石 综 合 利 用 热 电 滨 州 市 沾 化 区 城 市 供 热 中 心 背 万 千 瓦 压 机 组 郓 城 县 生 活 垃 圾 焚 烧 发 电 日 处 理 生 活 垃 圾 吨 兆 瓦 山 东 沂 蒙 抽 水 蓄 能

枣 庄 八 一 水 煤 浆 热 电 有 限 责 任 万 千 瓦 公 司 煤 矸 石 综 合 利 用 热 电 滨 州 市 沾 化 区 城 市 供 热 中 心 背 万 千 瓦 压 机 组 郓 城 县 生 活 垃 圾 焚 烧 发 电 日 处 理 生 活 垃 圾 吨 兆 瓦 山 东 沂 蒙 抽 水 蓄 能 年 省 重 点 建 设 名 单 济 南 至 青 岛 高 速 铁 路 正 线 公 里 青 岛 至 连 云 港 铁 路 山 东 段 正 线 公 里 济 南 市 轨 道 交 通 线 全 长 公 里 文 登 至 莱 阳 公 路 高 速 公 路 公 里 日 照 民 用 机 场 级 民 用 机 场 日 照 港 岚 山 港 区 北 作 业 区 一 期 青 岛 港 董 家 口 港 区 北 三 突 堤 通 用 泊 位

More information

- 3 - - 4 - - 5 -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0B2C8ABD6AACAB6CAD6B2E12E727466>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0B2C8ABD6AACAB6CAD6B2E12E727466> 北 京 师 范 大 学 研 究 生 寒 假 返 乡 调 研 安 全 知 识 手 册 党 委 研 究 生 工 作 处 2013 年 1 月 2013 年 研 究 生 寒 假 返 乡 调 研 安 全 知 识 手 册 2 目 录 前 言 2 1. 安 全 问 题 3 2. 安 全 防 范 5 2.1 疾 病 预 防 5 2.2 财 务 安 全 7 2.3 交 通 安 全 8 2.4 食 品 安 全 9 2.5

More information

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文件

中国农业大学水利与土木工程学院文件 中 国 农 业 大 学 水 利 与 土 木 工 程 学 院 文 件 中 农 大 水 院 字 2015 29 号 水 利 与 土 木 工 程 学 院 发 展 党 员 工 作 实 施 办 法 第 一 章 总 则 第 一 条 为 了 规 范 发 展 党 员 工 作, 保 证 新 发 展 的 党 员 质 量, 保 持 党 的 先 进 性 和 纯 洁 性, 根 据 中 国 共 产 党 章 程 中 国 共 产

More information

* 春 中 喜 王 九 相 寻 ( 晚 春 )* 二 月 湖 水 清, 家 家 春 鸟 鸣 林 花 扫 更 落, 径 草 踏 还 生 酒 伴 来 相 命, 开 尊 共 解 酲 当 杯 已 入 手, 歌 妓 莫 停 声 * 梅 道 士 水 亭 * 傲 吏 非 凡 吏, 名 流 即 道 流 隐 居 不

* 春 中 喜 王 九 相 寻 ( 晚 春 )* 二 月 湖 水 清, 家 家 春 鸟 鸣 林 花 扫 更 落, 径 草 踏 还 生 酒 伴 来 相 命, 开 尊 共 解 酲 当 杯 已 入 手, 歌 妓 莫 停 声 * 梅 道 士 水 亭 * 傲 吏 非 凡 吏, 名 流 即 道 流 隐 居 不 叶 思 聪 熟 诵 唐 诗 ( 共 412 首 ; 知 名 作 者 共 77 人 ) 王 勃 3 首 : * 山 中 * 长 江 悲 已 滞, 万 里 念 将 归 况 属 高 风 晚, 山 山 黄 叶 飞 * 送 杜 少 府 之 任 蜀 州 * 城 阙 辅 三 秦, 风 烟 望 五 律 与 君 离 别 意, 同 是 宦 游 人 海 内 存 知 己, 天 涯 若 比 邻 无 为 在 歧 路, 儿 女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PowerPoint - ³Ò´f¿³

Microsoft PowerPoint - ³Ò´f¿³ 广 东 省 注 册 安 全 主 任 管 理 演 讲 者 : 劳 惠 兴 广 州 市 市 政 集 团 安 委 办 主 任 机 械 工 程 师 国 家 注 册 安 全 评 价 师 国 家 注 册 职 业 安 全 管 理 体 系 咨 询 师 国 家 注 册 职 业 安 全 管 理 体 系 评 价 员 广 东 省 注 册 安 全 主 任 一 广 东 省 建 立 注 册 安 全 主 任 管 理 经 过 : 1

More information

石 狮 市 小 学 语 文 阅 读 与 习 作 教 学 征 文 评 选 优 秀 作 品 汇 编 耕 耘 ( 第 17 辑 ) 目 录 前 言 小 学 教 研 室 [4] 阅 读 教 学 把 握 内 在 联 系 提 升 理 性 认 识 祥 芝 中 心 校 黄 军 荣 [5] 求 真 务 实 有 效 教

石 狮 市 小 学 语 文 阅 读 与 习 作 教 学 征 文 评 选 优 秀 作 品 汇 编 耕 耘 ( 第 17 辑 ) 目 录 前 言 小 学 教 研 室 [4] 阅 读 教 学 把 握 内 在 联 系 提 升 理 性 认 识 祥 芝 中 心 校 黄 军 荣 [5] 求 真 务 实 有 效 教 0 石 狮 市 小 学 语 文 阅 读 与 习 作 教 学 征 文 评 选 优 秀 作 品 汇 编 耕 耘 ( 第 17 辑 ) 目 录 前 言 小 学 教 研 室 [4] 阅 读 教 学 把 握 内 在 联 系 提 升 理 性 认 识 祥 芝 中 心 校 黄 军 荣 [5] 求 真 务 实 有 效 教 学 锦 峰 实 验 学 校 康 述 鑫 [9] 真 水 无 香 是 语 文 第 三 实 验 小

More information

泪 状 物 雨 水 酒 血 自 来 水 恩 泽 弱 水 三 千 一 股 股 淌 进 沙 漏 回 到 黑 暗 的 胃 脘 昨 夜 墨 迹 未 干 黎 明 的 海 涂 刚 刚 镀 过 银 谁 在 对 镜 梳 妆 可 以 踩 吗? 探 一 只 脚 试 试 海 洋 局 的 种 族 歧 视 那 边 是 五 星

泪 状 物 雨 水 酒 血 自 来 水 恩 泽 弱 水 三 千 一 股 股 淌 进 沙 漏 回 到 黑 暗 的 胃 脘 昨 夜 墨 迹 未 干 黎 明 的 海 涂 刚 刚 镀 过 银 谁 在 对 镜 梳 妆 可 以 踩 吗? 探 一 只 脚 试 试 海 洋 局 的 种 族 歧 视 那 边 是 五 星 P 诗 歌 沙 滩 于 坚 沙 滩 与 大 海 内 地 流 传 已 久 的 圣 书 美 学 顶 礼 膜 拜 的 大 礼 堂 我 付 费 随 着 五 光 十 色 的 旅 游 团 来 朝 拜 落 后 于 黑 头 鸥 整 夜 牵 挂 着 起 早 些 去 证 实 皈 依 跟 着 海 报 上 那 些 投 奔 自 由 的 模 特 儿 穿 着 海 魂 衫 奔 过 白 沙 滩 向 着 碧 浪 在 地 球 的 那 端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42EB160A8A3A4DEB05FB0A9BDE8B2A8C350AF67AABAAF66A65DA4CEA8BEAA76AA6B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42EB160A8A3A4DEB05FB0A9BDE8B2A8C350AF67AABAAF66A65DA4CEA8BEAA76AA6B2E646F63> 常 見 引 起 骨 質 疏 鬆 症 的 病 因 及 防 治 法 林 園 中 醫 診 所 林 文 彬 一 前 言 骨 質 疏 鬆 症 已 不 再 是 中 老 年 人 的 專 利, 根 據 多 項 調 查 顯 示, 越 來 越 多 的 年 輕 人 骨 質 健 康 已 亮 起 紅 燈, 而 且 有 許 多 疾 病 或 原 因 會 引 起 骨 質 疏 鬆 症 中 醫 把 骨 質 疏 鬆 症 歸 屬 骨 痿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12EB2B8C8E9C6DAB5C4C5AEC8CB5FBFCECEC4BA865F31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12EB2B8C8E9C6DAB5C4C5AEC8CB5FBFCECEC4BA865F312E646F63> 哺 乳 期 的 女 人 毕 飞 宇 断 桥 镇 只 有 两 条 路, 一 条 是 三 米 多 宽 的 石 巷, 一 条 是 四 米 多 宽 的 夹 河 断 桥 镇 的 石 巷 很 安 静, 从 头 到 尾 洋 溢 着 石 头 的 光 芒, 又 干 净 又 安 详 夹 河 里 头 也 是 水 面 如 镜, 不 过 夹 河 到 了 断 桥 镇 的 最 东 头 就 不 是 夹 河 了, 它 汇 进 了 一

More information

今 天 没 事, 就 回 来 了 ( 付 程 易 ) 是 江 城 的 首 富, 付 程 易 的 仆 人 进 到 木 紫 欣 的 家 里, 大 概 有 二 十 几 人 最 前 面 的 应 该 是 管 家 身 穿 随 然 不 是 很 华 丽, 但 也 不 是 很 寒 酸, 后 面 的 衣 着 都 是 一

今 天 没 事, 就 回 来 了 ( 付 程 易 ) 是 江 城 的 首 富, 付 程 易 的 仆 人 进 到 木 紫 欣 的 家 里, 大 概 有 二 十 几 人 最 前 面 的 应 该 是 管 家 身 穿 随 然 不 是 很 华 丽, 但 也 不 是 很 寒 酸, 后 面 的 衣 着 都 是 一 桃 花 下 的 约 定 / 作 者 : 雨 欣 第 一 章 没 有 了 那 绝 望 的 神 情 在 这 个 世 上 似 乎 没 有 什 么 值 得 她 叶 去 珍 惜 的, 哼 呜 呜..., 不 是 的, 不 是 你 想 的 那 样 一 旁 的 紫 衣 少 女 看 这 绝 望 的 一 幕, 想 让 她 镇 作 起 来, 可 是 已 经 晚 了 叶 阑 珊 早 以 在 木 紫 欣 说 话 时 纵 身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14DC344ACE3A8732DA5C0BFCBC368AD4CA451ADD3A4EBAABABEFAB57B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14DC344ACE3A8732DA5C0BFCBC368AD4CA451ADD3A4EBAABABEFAB57B2E646F63> 投 稿 類 別 : 健 康 / 護 理 類 篇 名 : 母 親 懷 孕 十 個 月 的 過 程 作 者 : 辛 筱 媛 私 立 稻 江 高 級 護 理 家 事 職 業 學 校 三 年 恩 班 指 導 老 師 : 韓 京 倫 老 師 1 目 錄 壹 前 言 ---------------------------------------------------------------------------------------------

More information

前 言 我 之 所 以 選 擇 此 篇 論 文 來 談 東 坡 居 士 ( 註 1) 的 茶 藝 美 學, 主 要 源 於 過 去 對 其 書 法 創 作 及 理 念 的 探 析 研 究 及 更 早 對 先 生 詩 詞 文 章 雄 奇 飄 逸 淡 遠 曠 達 的 崇 仰 之 情 而 宋 代 的 書

前 言 我 之 所 以 選 擇 此 篇 論 文 來 談 東 坡 居 士 ( 註 1) 的 茶 藝 美 學, 主 要 源 於 過 去 對 其 書 法 創 作 及 理 念 的 探 析 研 究 及 更 早 對 先 生 詩 詞 文 章 雄 奇 飄 逸 淡 遠 曠 達 的 崇 仰 之 情 而 宋 代 的 書 宋 蘇 軾 茶 藝 美 學 初 探 熊 宜 中 華 梵 大 學 美 術 系 系 主 任 摘 要 中 國 飲 茶 史 上 向 來 有 茶 興 於 唐, 盛 於 宋 " 的 說 法, 主 要 就 是 針 對 以 品 " 為 主 的 藝 術 飲 茶 來 說 的, 這 種 圍 繞 著 品 茶 所 進 行 的 活 動, 今 日 看 來, 其 實 就 是 一 種 藝 術 創 造 的 活 動, 通 過 對 茶 味

More information

《河殇》

《河殇》 河 殇 论 : 呼 唤 全 民 族 反 省 意 识 电 视 系 列 片 河 殇 构 想 浅 谈 苏 晓 康 黄 河 这 个 题 目, 是 一 个 涉 及 东 西 一 万 里 上 下 四 千 年 两 岸 亿 万 人 的 大 题 目 黄 河 同 中 华 民 族 的 起 源 历 史 文 化 发 展 及 东 亚 文 明 乃 至 整 个 世 界 文 明, 都 有 极 为 深 厚 的 联 系 我 们 认 为,

More information

冷凍空調裝修技術士技能檢定規範說明

冷凍空調裝修技術士技能檢定規範說明 中 餐 烹 調 技 術 士 技 能 檢 定 規 範 目 錄 一 中 餐 烹 調 技 術 士 技 能 檢 定 規 範 說 明... 1 二 中 餐 烹 調 技 術 士 技 能 檢 定 規 範... 3 三 中 餐 烹 調 技 術 士 技 能 檢 定 規 範... 10 四 中 餐 烹 調 技 術 士 技 能 檢 定 規 範... 19-0 - 中 餐 烹 調 技 術 士 技 能 檢 定 規 範 說 明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A4A4C1FAC3E4BBDAA448C3E4A677AF50BB50C452A5BDAC46A7BD>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A4A4C1FAC3E4BBDAA448C3E4A677AF50BB50C452A5BDAC46A7BD> 中 韓 邊 際 人 邊 安 烈 與 麗 末 政 局 葉 泉 宏 真 理 大 學 觀 光 系 副 教 授 一 前 言 朝 鮮 半 島 隔 黃 海 與 中 國 本 部 相 望, 並 以 鴨 綠 江 圖 們 江 為 界, 與 中 國 東 北 接 壤 此 海 陸 相 連 的 地 理 位 置, 使 中 韓 兩 國 自 古 即 有 頻 繁 的 交 通 往 來 漢 唐 時 代, 中 國 在 朝 鮮 半 島 設 郡

More information

我分了几类,之后发现社长所说的“大国脸谱,人民记忆”真是经典之语

我分了几类,之后发现社长所说的“大国脸谱,人民记忆”真是经典之语 封 面 人 物 故 事 1950 年 第 2 期 : 中 国 第 一 位 女 拖 拉 机 手 梁 军 1950 年, 新 闻 摄 影 局 记 者 王 纯 德 深 入 国 营 农 场 采 访 时 拍 摄 了 这 张 新 中 国 第 一 位 女 拖 拉 机 手 的 封 面 照 片 照 片 中 的 梁 军 年 仅 19 岁, 是 黑 龙 江 省 德 都 县 萌 芽 乡 机 械 农 场 的 女 拖 拉 机

More information

综合26

综合26 ............... ( )... ( )...... ........................... ........................ ........................ .............................. .............................. 22... 1998... ( )...............

More information

中国教育管理全集_二十五_

中国教育管理全集_二十五_ 4606.00 ...1 1984...16...32...44...50...64...78...87...98... 113... 139... 152 1995... 168 1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More information

6寸PDF生成工具

6寸PDF生成工具 茶文化 茶 是中华民族的举国之饮 它发乎神农 闻于鲁周公 兴于唐朝 盛在宋代 如今已成了风靡世界的三大无 酒精饮料 茶叶 咖啡和可可 之一 并将成为21世纪的饮料大王 饮茶嗜好遍及全球 全世界已有50余个国 家种茶 寻根溯源 世界各国最初所饮的茶叶 引种的茶种 以及饮茶方法 栽培技术 加工工艺 茶事礼俗 等 都是直接或间接地由中国传播去的 茶树原产我国西南地区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茶树和利用茶树的国

More information

艾宁《问中医几度秋凉》

艾宁《问中医几度秋凉》 问 中 医 几 度 秋 凉 一 个 中 医 世 家 叛 逆 者 的 自 述 作 者 : 艾 宁 推 荐 评 语 1: 问 中 医 几 度 秋 凉, 看 了 几 次 标 题 都 不 想 打 开, 以 为 是 方 舟 子 之 流 在 跳 梁, 因 为 我 知 道 中 医 正 是 春 寒 看 了 一 节, 就 欲 罢 不 能 了, 不 得 不 慢 慢 品 完 60 多 节 : 如 清 纯 的 泉 水, 涓

More information

不 管 有 多 忙, 请 您 抽 空 把 这 个 文 件 看 完!! 七 十 年 代 送 礼 送 -------- 点 心 八 十 年 代 送 礼 送 -------- 保 健 品 九 十 年 代 送 礼 送 -------- 鲜 花 二 十 一 世 纪, 送 礼 送 什 么 呢? 二 十 一 世

不 管 有 多 忙, 请 您 抽 空 把 这 个 文 件 看 完!! 七 十 年 代 送 礼 送 -------- 点 心 八 十 年 代 送 礼 送 -------- 保 健 品 九 十 年 代 送 礼 送 -------- 鲜 花 二 十 一 世 纪, 送 礼 送 什 么 呢? 二 十 一 世 健 康 生 活, 平 安 是 福! 不 管 有 多 忙, 请 您 抽 空 把 这 个 文 件 看 完!! 七 十 年 代 送 礼 送 -------- 点 心 八 十 年 代 送 礼 送 -------- 保 健 品 九 十 年 代 送 礼 送 -------- 鲜 花 二 十 一 世 纪, 送 礼 送 什 么 呢? 二 十 一 世 纪 最 宝 贵 的 是 健 康 二 十 一 世 纪 最 宝 贵 的

More information

目 录 禁 令 一 览 中 央 八 项 规 定 5 中 央 六 项 禁 令 6 关 于 在 全 国 纪 检 监 察 系 统 开 展 会 员 卡 专 项 清 退 活 动 的 通 知 中 央 纪 委 监 察 部 7 关 于 党 政 机 关 停 止 新 建 楼 堂 馆 所 和 清 理 办 公 用 房 的

目 录 禁 令 一 览 中 央 八 项 规 定 5 中 央 六 项 禁 令 6 关 于 在 全 国 纪 检 监 察 系 统 开 展 会 员 卡 专 项 清 退 活 动 的 通 知 中 央 纪 委 监 察 部 7 关 于 党 政 机 关 停 止 新 建 楼 堂 馆 所 和 清 理 办 公 用 房 的 四 川 党 务 党 建 网 系 列 专 题 资 料 之 五 资 政 参 考 聚 焦 切 实 落 实 党 中 央 整 风 禁 令 进 行 时 中 共 四 川 省 委 党 校 四 川 党 务 党 建 网 主 办 2014 年 03 月 10 日 1 目 录 禁 令 一 览 中 央 八 项 规 定 5 中 央 六 项 禁 令 6 关 于 在 全 国 纪 检 监 察 系 统 开 展 会 员 卡 专 项 清

More information

授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

授权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纲要 授 权 发 布 :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国 民 经 济 和 社 会 发 展 第 十 二 个 五 年 规 划 纲 要 2011 年 03 月 16 日 来 源 : 新 华 社 目 录 第 一 篇 转 变 方 式 开 创 科 学 发 展 新 局 面 第 一 章 发 展 环 境 第 二 章 指 导 思 想 第 三 章 主 要 目 标 第 四 章 政 策 导 向 第 二 篇 强 农 惠 农 加 快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中國文學.doc

Microsoft Word - 中國文學.doc 目 錄 引 言 ------------------------------------------- p.1 宋 詞 簡 介 --------------------------------------- p.2 北 宋 初 期 : 柳 永 蝶 戀 花 ---------------------------------- p.3-5 晏 殊 浣 溪 沙 ----------------------------------

More information

九十六學年度 高三學測作文(各班佳作版)

九十六學年度  高三學測作文(各班佳作版) 九 十 六 學 年 度 高 三 學 測 作 文 ( 各 班 佳 作 ) ㄧ 文 化 與 藝 術 : 滿 分 9 分 303 詹 智 棋 7 分 文 化, 是 來 自 於 用 心 體 會, 而 不 是 在 於 每 個 人 的 生 活 背 景 藝 術, 是 一 種 人 與 生 俱 來 的 感 觸, 它 不 分 我 們 之 間 的 個 體 差 別 而 有 所 異, 那 是 種 人 對 美 的 感 受, 澎

More information

13

13 教 觀 綱 宗 講 記 ( 蓮 因 寺 版 )13 辛 二 通 教 分 二 通 教 當 中 分 為 兩 段 初 釋 教 相 二 明 观 法 初 中 分 三 : 初 解 釋 名 義, 二 所 詮 教 義 三 修 行 位 次 先 解 釋 名 義, 通 教 這 個 名 字, 所 詮 釋 的 義 理, 稱 之 為 名 義 通 教, 鈍 根 通 前 藏 教, 利 根 通 後 別 圓 為 什 麽 稱 為 通 教,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A4E8A4E8A470BBA1ACE3A8735FA457B6C7AAA95F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A4E8A4E8A470BBA1ACE3A8735FA457B6C7AAA95F2E646F63> 第 三 章 方 方 小 說 的 主 題 觀 察 方 方 的 人 生 經 歷, 可 將 之 粗 區 分 為 四 個 大 階 段 : 一 是 出 身 知 識 家 庭 背 景 ; 二 是 文 革 後, 在 武 漢 貨 物 裝 卸 場 的 工 人 市 民 身 份 ; 三 是 考 入 武 漢 大 學 中 文 系 後, 回 歸 知 識 者 的 生 活 圈 子 ; 四 是 步 入 婚 姻 後 的 妻 子 與 母

More information

( 二 ) 广 东 省 外 地 区 1 北 京 市.19 2 太 原 市.23 3 张 家 口 市 24 4 天 津 市.25 5 济 南 市.27 6 青 岛 市.28 7 沈 阳 市.29 8 大 连 市.31 9 哈 尔 滨 市...32 10 长 春 市.33 11 上 海 市...34 1

( 二 ) 广 东 省 外 地 区 1 北 京 市.19 2 太 原 市.23 3 张 家 口 市 24 4 天 津 市.25 5 济 南 市.27 6 青 岛 市.28 7 沈 阳 市.29 8 大 连 市.31 9 哈 尔 滨 市...32 10 长 春 市.33 11 上 海 市...34 1 综 合 医 疗 保 险 指 定 医 院 清 单 (2011 版 ) 一 适 用 范 围 及 规 则 除 特 约 另 有 约 定 外, 综 合 医 疗 保 险 指 定 医 院 清 单 ( 以 下 简 称 清 单 ) 按 以 下 规 则 执 行 : 1 本 清 单 仅 适 用 于 国 寿 团 体 综 合 医 疗 险 中 的 指 定 医 疗 机 构 ; 2 本 清 单 自 2011 年 1 月 1 日 零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AA3CDE2BCE0B9DCB7E2C6A42832303135C4EA3130D4C2D0C2B5F7D5FB29>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AA3CDE2BCE0B9DCB7E2C6A42832303135C4EA3130D4C2D0C2B5F7D5FB29> 香 港 交 易 及 結 算 所 有 限 公 司 及 香 港 聯 合 交 易 所 有 限 公 司 對 本 公 告 之 內 容 概 不 負 責, 對 其 準 確 性 或 完 整 性 亦 不 發 表 任 何 聲 明, 並 明 確 表 示 概 不 就 因 本 公 告 全 部 或 任 何 部 份 內 容 而 產 生 或 因 倚 賴 該 等 內 容 而 引 致 之 任 何 損 失 承 擔 任 何 責 任 ( 于

More information

引 言 公 元 2008 年 3 月 14 日 10 时 57 分, 一 颗 跳 动 了 近 一 个 世 纪 的 伟 大 心 脏 停 止 了 跳 动 中 国 共 产 党 的 优 秀 党 员, 久 经 考 验 的 忠 诚 的 共 产 主 义 战 士, 西 北 革 命 根 据 地 和 红 军 的 主 要 创 始 人 之 一, 新 中 国 的 开 国 将 领, 为 中 华 民 族 的 解 放, 为 新 中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全文.doc

Microsoft Word - 全文.doc 打 工 仔 与 乞 丐 刘 六 良 ( 河 北 ) 刘 六 良, 河 北 省 霸 州 市 人 河 北 省 作 家 协 会 会 员, 河 北 省 民 间 文 艺 家 协 会 会 员, 廊 坊 市 民 间 文 艺 家 协 会 理 事 1991 年 开 始 文 学 创 作, 先 后 在 儿 童 文 学 东 方 少 年 少 年 文 艺 等 报 刊 发 表 儿 童 文 学 作 品 多 篇, 数 次 被 选 载

More information

城 市 学 研 究 第 辑 革 既 是 贯 彻 落 实 中 央 决 策 部 署 的 具 体 体 现 也 是 深 入 探 索 城 乡 统 筹 发 展 的 实 践 需 要 事 实 上 年 重 庆 市 成 为 全 国 统 筹 城 乡 综 合 配 套 改 革 试 验 区 时 国 务 院 通 过 了 重 庆

城 市 学 研 究 第 辑 革 既 是 贯 彻 落 实 中 央 决 策 部 署 的 具 体 体 现 也 是 深 入 探 索 城 乡 统 筹 发 展 的 实 践 需 要 事 实 上 年 重 庆 市 成 为 全 国 统 筹 城 乡 综 合 配 套 改 革 试 验 区 时 国 务 院 通 过 了 重 庆 统 筹 城 乡 户 籍 制 度 改 革 的 重 庆 实 践 接 栋 正 杭 州 国 际 城 市 学 研 究 中 心 助 理 研 究 员 博 士 摘 要 大 城 市 与 大 农 村 并 存 的 城 乡 二 元 结 构 特 征 使 重 庆 户 籍 制 度 改 革 备 受 关 注 并 具 有 一 定 的 示 范 意 义 重 庆 户 籍 制 度 改 革 在 准 入 门 槛 与 配 套 待 遇 农 地 处 置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2303134C4EAB5DAD2BBBCBEB6C8B1A8B8E6C8ABCEC4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2303134C4EAB5DAD2BBBCBEB6C8B1A8B8E6C8ABCEC42E646F63> 欣 旺 达 电 子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2014 年 第 一 季 度 报 告 2014 年 04 月 1 第 一 节 重 要 提 示 本 公 司 董 事 会 监 事 会 及 其 董 事 监 事 高 级 管 理 人 员 保 证 本 报 告 所 载 资 料 不 存 在 任 何 虚 假 记 载 误 导 性 陈 述 或 者 重 大 遗 漏, 并 对 其 内 容 的 真 实 性 准 确 性 和 完 整 性

More information

一、入园指引:

一、入园指引: 增 城 市 加 蒙 特 幼 儿 园 2014 年 度 工 作 总 结 及 2015 年 度 工 作 计 划 1 增 城 市 加 蒙 特 幼 儿 园 (2014 年 度 ) 工 作 总 结 (2015 年 3 月 10 日 ) 2 2014 年 度 工 作 总 结 时 间 飞 逝 转 眼 间, 加 蒙 特 幼 儿 园 自 2015 年 1 月 顺 利 通 过 增 城 市 教 育 局 的 评 估 验 收

More information

卫生部托儿所、幼儿园卫生保健制度

卫生部托儿所、幼儿园卫生保健制度 卫 生 部 托 儿 所 幼 儿 园 卫 生 保 健 制 度 一 生 活 制 度 合 理 的 生 活 制 度 是 保 证 儿 童 身 心 健 康 的 重 要 因 素, 要 根 据 不 同 年 龄 的 小 儿 生 理 特 点, 合 理 地 安 排 他 们 一 天 的 生 活 内 容 各 园 ( 所 ) 可 根 据 幼 儿 不 同 年 龄 及 季 节, 具 体 订 出 一 日 生 活 作 息 制 度, 要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魯迅-藥.doc

Microsoft Word - 魯迅-藥.doc 魯 迅 藥 第 一 節 藥 一 秋 天 的 後 半 夜, 月 亮 下 去 了, 太 陽 還 沒 有 出, 只 剩 下 一 片 烏 藍 的 天 ; 除 了 夜 遊 的 東 西, 什 麼 都 睡 著 華 老 栓 忽 然 (1) 坐 起 身 擦 著 火 柴, 點 上 遍 身 油 膩 的 燈 盞, 茶 館 的 兩 間 屋 子 裏, 便 彌 滿 了 青 白 的 光 小 栓 的 爹 (2), 你 就 去 麼?

More information

附:

附: 学 生 手 册 ( 修 订 ) 四 川 警 察 学 院 二 0 一 0 年 八 月 - 1 - 学 院 简 介 四 川 警 察 学 院 地 处 四 川 省 泸 州 市 江 阳 区, 办 学 历 史 悠 久, 始 建 于 1950 年 的 川 西 人 民 行 政 公 署 公 安 厅 公 安 学 校,1956 年 建 立 四 川 省 公 安 学 校,1980 年 分 校 建 立 四 川 省 人 民 警

More information

目 录 第 一 编 校 办 公 室 工 作 制 度...1 1.1 学 校 发 展 规 划 工 作 管 理 规 定...1 1.2 学 校 规 章 制 度 管 理 办 法...4 1.3 学 校 会 议 管 理 制 度...6 1.4 校 长 办 公 会 议 事 制 度...7 1.5 学 校 例

目 录 第 一 编 校 办 公 室 工 作 制 度...1 1.1 学 校 发 展 规 划 工 作 管 理 规 定...1 1.2 学 校 规 章 制 度 管 理 办 法...4 1.3 学 校 会 议 管 理 制 度...6 1.4 校 长 办 公 会 议 事 制 度...7 1.5 学 校 例 目 录 第 一 编 校 办 公 室 工 作 制 度...1 1.1 学 校 发 展 规 划 工 作 管 理 规 定...1 1.2 学 校 规 章 制 度 管 理 办 法...4 1.3 学 校 会 议 管 理 制 度...6 1.4 校 长 办 公 会 议 事 制 度...7 1.5 学 校 例 会 制 度...10 1.6 文 书 处 理 办 法...12 1.7 机 要 文 件 管 理...14

More information

前 世 所 造 恶 业 和 善 业 往 往 在 今 生 显 现 各 种 苦 乐 就 象 我 们 脸 上 如 果 没 有 各 种 污 迹, 在 镜 子 中 也 不 会 显 现 出 来 ; 同 样, 如 果 我 们 以 前 没 有 造 下 恶 业 和 善 业, 那 今 生 当 中 就 不 会 有 苦 乐

前 世 所 造 恶 业 和 善 业 往 往 在 今 生 显 现 各 种 苦 乐 就 象 我 们 脸 上 如 果 没 有 各 种 污 迹, 在 镜 子 中 也 不 会 显 现 出 来 ; 同 样, 如 果 我 们 以 前 没 有 造 下 恶 业 和 善 业, 那 今 生 当 中 就 不 会 有 苦 乐 以 妙 观 察 智 解 开 烦 恼 与 惑 网 法 王 如 意 宝 晋 美 彭 措 身 处 此 六 道 轮 回 中, 纷 繁 复 杂 的 痛 苦 与 烦 恼 围 绕 着 我 们, 烦 恼 之 猛 火 不 同 寻 常 般 炽 盛, 在 此 痛 苦 的 惊 涛 骇 浪 中, 我 们 不 能 就 此 怯 懦, 应 该 鼓 起 斗 志 运 用 佛 法 的 智 慧 来 进 行 观 察 与 对 治 在 末 法

More information

茶文化与人际关系

茶文化与人际关系 茶 文 化 与 人 际 关 系 茶 是 中 国 的 骄 傲 民 族 的 自 尊 自 信 和 自 豪 饮 茶 可 以 思 源 世 界 著 名 科 技 史 家 李 约 瑟 博 士, 将 中 国 茶 叶 作 为 中 国 四 大 发 明 ( 火 药 造 纸 指 南 针 和 印 刷 术 ) 之 后, 对 人 类 的 第 五 个 重 大 贡 献 唐 代 陆 羽 茶 经 是 世 界 第 一 部 茶 书 中 国 茶

More information

修習止觀坐禪法要

修習止觀坐禪法要 1 修 習 止 觀 坐 禪 法 要 淨 界 法 師 主 講 小 " 止 觀 ---- 文 簡 義 該, 名 之 為 小 研 究 修 習 止 觀 坐 禪 法 要 " 之 目 的 :( 折 服 現 行 煩 惱 ) 佛 者, 覺 也, 引 導 我 們 覺 悟 宇 宙 人 生 之 真 實 相 初 學 佛 者, 應 覺 苦 " 的 相 貌 苦 " 為 四 聖 諦 之 第 一 諦, 亦 為 修 學 佛 法 之

More information

就 这 样 到 了 取 通 知 书 的 日 子, 我 怀 揣 着 祈 祷 的 心 向 校 园 走 去, 坐 在 教 室 里 等 待 着 成 绩 单, 当 老 师 公 布 成 绩, 念 到 我 的 成 绩 时, 我 傻 了, 呆 呆 的 凝 望 着 窗 外, 似 乎 时 间 已 经 静 止, 那 一

就 这 样 到 了 取 通 知 书 的 日 子, 我 怀 揣 着 祈 祷 的 心 向 校 园 走 去, 坐 在 教 室 里 等 待 着 成 绩 单, 当 老 师 公 布 成 绩, 念 到 我 的 成 绩 时, 我 傻 了, 呆 呆 的 凝 望 着 窗 外, 似 乎 时 间 已 经 静 止, 那 一 期 中 考 试 后 的 感 受 诶 呀, 终 于 考 完 试 啦 同 学 们 似 乎 和 吃 了 兴 奋 剂 一 样 高 兴, 各 个 甭 提 多 高 兴 啦 虽 说 考 完 试 啦, 但 心 里 还 是 忐 忑 不 安, 也 不 是 道 考 的 怎 么 样 了 身 体 是 放 松 了, 可 心 却 未 能 方 式 下 来 就 这 样 到 了 取 通 知 书 的 日 子, 我 怀 揣 着 祈 祷 的

More information

馬太福音 劉梅蕾師母

馬太福音                                              劉梅蕾師母 2009 年 1/11-3/15 主 日 學 馬 太 福 音 課 程 進 度 表 日 期 內 容 經 文 1. 1/11 簡 介 君 王 與 天 國 2. 1/18 君 王 的 降 生 與 天 國 近 了 的 宣 告 1-4 章 3. 1/25 天 國 的 誡 命 與 律 法 ( 登 山 寶 訓 ) 5-7 章 4. 2/1 天 國 的 事 奉 : 耶 穌 醫 病 趕 鬼 與 差 遣 8-10 章

More information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SONGSHI《宋詩一百首》.doc

Microsoft Word - SONGSHI《宋詩一百首》.doc 宋 詩 一 百 首 1 柳 開 塞 上 2 王 禹 稱 寒 食 3 王 禹 稱 村 行 4 王 禹 稱 春 居 雜 興 二 首 6 王 禹 稱 前 賦 喜 而 作 詩, 聊 以 自 賀 7 寇 准 春 日 登 樓 懷 舊 8 寇 准 柳 9 楊 億 無 題 10 楊 億 淚 11 林 逋 山 園 小 梅 12 林 逋 山 中 寄 招 葉 秀 才 13 林 逋 孤 山 寺 瑞 上 人 房 寫 望 14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D6D0CEF7D2BDBDE1BACFCDE2BFC6D1A720D6D0CEF7D2BDBDE1BACFB9C7C9CBBFC6D1A7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D6D0CEF7D2BDBDE1BACFCDE2BFC6D1A720D6D0CEF7D2BDBDE1BACFB9C7C9CBBFC6D1A72E646F63> 全 国 临 床 中 医 学 中 西 医 结 合 医 学 中 药 学 中 医 护 理 学 专 业 技 术 资 格 考 试 大 纲 与 指 南 中 西 医 结 合 外 科 学 中 西 医 结 合 骨 伤 科 学 国 家 中 医 药 管 理 局 专 业 技 术 资 格 考 试 专 家 委 员 会 编 写 中 国 中 医 药 出 版 社 北 京 目 录 中 西 医 结 合 外 科 学 中 西 医 结 合 骨

More information

我 适 合 当 律 师 吗? 文 中 华 全 国 律 师 协 会 常 务 理 事 : 陈 锡 康 按 照 国 人 的 传 统, 勉 励 别 人 或 者 教 导 别 人, 大 抵 都 是 尊 者 长 者 或 成 功 者 的 专 利 作 为 一 个 还 算 是 青 年 律 师 的 基 层 法 律 工 作

我 适 合 当 律 师 吗? 文 中 华 全 国 律 师 协 会 常 务 理 事 : 陈 锡 康 按 照 国 人 的 传 统, 勉 励 别 人 或 者 教 导 别 人, 大 抵 都 是 尊 者 长 者 或 成 功 者 的 专 利 作 为 一 个 还 算 是 青 年 律 师 的 基 层 法 律 工 作 我 适 合 当 律 师 吗? 文 中 华 全 国 律 师 协 会 常 务 理 事 : 陈 锡 康 按 照 国 人 的 传 统, 勉 励 别 人 或 者 教 导 别 人, 大 抵 都 是 尊 者 长 者 或 成 功 者 的 专 利 作 为 一 个 还 算 是 青 年 律 师 的 基 层 法 律 工 作 者, 与 众 多 和 我 有 着 同 样 的 从 业 经 历 和 处 境 的 同 业 一 起 分 享

More information

党风廉政

党风廉政 参 观 提 篮 桥 监 狱 有 感 春 光 明 媚 的 三 月 我 们 中 心 党 支 部 再 员, 每 个 人 所 拥 有 的 是 仅 能 容 身 平 卧 的 狭 小 空 间, 顿 时 明 白 为 什 么 狱 警 说 他 们 过 日 活 动 主 题 有 些 特 别 参 观 上 海 提 篮 桥 监 子 是 一 秒 一 秒 的 计 算 狱 提 到 监 狱, 头 脑 闪 现 出 的 是 电 影 场 景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煽.doc

Microsoft Word - 煽.doc 煽 作 者 : 海 岩 一 说 爱 同 根 同 心 亲 人 在 日 常 生 活 中 往 往 不 如 同 事 和 朋 友 显 得 亲 密 和 重 要, 可 一 旦 发 生 什 么 事, 一 旦 灾 难 临 头, 只 有 亲 人 才 能 熨 平 你 流 血 的 伤 口, 让 你 的 心 真 正 得 到 藉 慰, 真 正 安 宁 下 来 变 与 不 变 都 刻 骨 铭 心 感 情 只 有 在 爱 人 或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文档 2

Microsoft Word - 文档 2 第 一 章 总 则 第 一 条 为 了 加 强 对 湖 南 省 教 育 厅 ( 以 下 简 称 " 省 教 育 厅 ") 科 学 研 究 项 目 的 管 理, 提 高 高 校 科 研 水 平, 多 出 高 水 平 的 科 研 成 果, 根 据 国 家 和 湖 南 省 科 研 项 目 管 理 有 关 文 件 精 神, 特 制 定 本 办 法 第 二 条 省 教 育 厅 科 学 研 究 项 目 适 用

More information

6寸PDF生成工具

6寸PDF生成工具 第 六 章 心 惊 胆 颤 过 日 子 离 职 前 一 天, 我 在 国 泰 大 厦 乘 电 梯 下 楼 时, 那 位 自 从 相 识 后 跟 我 很 要 好 的 电 梯 管 理 员 偷 偷 儿 地 提 醒 我 要 小 心, 因 为 我 在 日 本 宪 兵 队 办 事 处 的 档 案 已 经 被 取 了 出 来, 当 局 对 我 特 别 注 意 我 不 寒 而 栗, 心 想 究 竟 是 什 么 事

More information

第十章 中国传统节日与礼俗(22900)

第十章  中国传统节日与礼俗(22900) 第 十 章 中 国 传 统 节 日 与 礼 俗 (22900) 一 春 节 ( 一 ) 春 节 的 来 历 农 历 正 月 初 一 是 春 节, 又 叫 阴 历 ( 农 历 ) 年, 俗 称 " 过 年 " 春 节 是 我 国 民 间 最 隆 重 最 富 有 特 色 的 一 个 传 统 节 日 它 标 志 农 历 旧 的 一 年 结 束, 新 的 一 年 已 经 开 始 人 们 将 告 别 寒 冷

More information

中 国 画 院 画 家 力 作 将 集 体 亮 相 济 南...21 韩 中 日 国 际 女 书 画 家 交 流 展 在 韩 国 举 办...22 宁 波 博 物 馆 馆 藏 邵 克 萍 版 画 波 兰 展 出...22 宜 昌 人 在 美 国 办 画 展...22 文 物 保 护 23 北 宋 陪

中 国 画 院 画 家 力 作 将 集 体 亮 相 济 南...21 韩 中 日 国 际 女 书 画 家 交 流 展 在 韩 国 举 办...22 宁 波 博 物 馆 馆 藏 邵 克 萍 版 画 波 兰 展 出...22 宜 昌 人 在 美 国 办 画 展...22 文 物 保 护 23 北 宋 陪 目 录 新 闻 中 心 1 第 三 届 中 国 成 都 国 际 非 物 质 文 化 遗 产 节 圆 满 落 幕...1 百 姓 红 歌 唱 响 京 城 薄 熙 来 孙 家 正 观 看 演 出...2 中 国 文 化 遗 产 日 主 场 城 市 活 动 开 幕 式 济 宁 举 行 单 霁 翔 姜 大 明 出 席...3 孙 家 正 视 察 我 市 公 共 文 化 服 务 体 系 建 设...3 数 字

More information

1 2 3 4 5 6? 7 8 9 瑏 瑠 瑏 瑡 瑏 瑢 瑏 瑣 瑏 瑤 瑏 瑥 瑏 瑦 瑏 瑧 瑏 瑨 瑏 瑩 瑐 瑠 瑐 瑡 瑐 瑢 瑐 瑣 瑐 瑤 瑐 瑥 瑐 瑦 瑐 瑧 瑐 瑨 瑐 瑩 瑑 瑠 瑑 瑡 瑑 瑢 瑑 瑣 瑑 瑤 瑑 瑥 瑑 瑦 瑑 瑧 瑑 瑨 瑑 瑩 瑒 瑠 瑒 瑡 瑒 瑢 瑒 瑣 瑒 瑤 瑒 瑥 瑒 瑦 瑒 瑧 瑒 瑨 瑒 瑩 瑓 瑠 瑓 瑡 瑓 瑣 瑓 瑤 瑓 瑥 瑓

More information

校旗及学风、校风、教风

校旗及学风、校风、教风 目 录 第 一 章 : 岗 位 职 责 一 华 阳 小 学 行 政 岗 位 职 责 1. 校 长 主 要 职 责... 1 2. 德 育 副 校 长 主 要 职 责... 3. 教 学 副 校 长 主 要 职 责... 2 4. 后 勤 副 校 长 主 要 职 责... 5. 教 科 研 副 校 长 主 要 职 责... 3 6. 教 导 主 任 主 要 职 责... 7. 德 育 主 任 主 要

More information

通 过 这 例 子, 可 以 理 解 处 方 用 药 的 大 法, 并 能 看 到 几 个 问 题 首 先 是 处 方 根 据 治 法, 有 一 定 的 方 向 和 范 围, 针 对 病 因 病 垃 和 症 状 三 方 面 用 药, 应 该 互 相 呼 应 如 前 胡 祛 风 寒, 又 能 降 气

通 过 这 例 子, 可 以 理 解 处 方 用 药 的 大 法, 并 能 看 到 几 个 问 题 首 先 是 处 方 根 据 治 法, 有 一 定 的 方 向 和 范 围, 针 对 病 因 病 垃 和 症 状 三 方 面 用 药, 应 该 互 相 呼 应 如 前 胡 祛 风 寒, 又 能 降 气 漫 谈 处 方 用 药 处 方 用 药 的 一 般 法 则 如 七 方 十 剂 等, 同 学 们 都 很 熟 悉, 不 准 备 多 谈 现 在 谈 我 所 看 到 实 际 工 怍 中 存 在 的 一 些 问 题, 抱 着 知 无 不 言, 言 无 不 尽 的 态 度, 可 能 有 批 评 的 地 方 希 望 同 学 们 也 抱 有 则 改 之, 无 则 加 勉 的 态 度, 互 相 促 进 一 处

More information

蓮池大師戒殺放生文圖說-一口咬死

蓮池大師戒殺放生文圖說-一口咬死 蓮 池 大 師 戒 殺 放 生 文 圖 說 - 一 口 咬 死 江 蘇 嘉 定 縣 南 翔 鎮 居 民 蔡 六, 以 殺 狗 為 業, 平 生 殺 狗, 不 計 其 數 清 乾 末 年 春 天, 將 近 黃 昏 時, 又 宰 殺 一 狗, 放 入 大 缸, 用 熱 水 浸 濕 拔 毛 時, 狗 忽 然 兇 猛 地 直 立 而 起 狠 狠 地 咬 住 蔡 六 的 手 臂 不 放, 蔡 六 疼 痛 難

More information

证券代码:002153

证券代码:002153 上 市 公 司 名 称 : 银 川 新 华 百 货 商 业 集 团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股 票 上 市 地 点 : 上 海 证 券 交 易 所 股 票 简 称 : 新 华 百 货 股 票 代 码 :600785 收 购 人 名 称 : 物 美 控 股 集 团 有 限 公 司 住 所 : 北 京 市 石 景 山 区 八 大 处 高 科 技 园 区 实 兴 大 厦 4159 室 通 讯 地 址 :

More information

儿 时 期 是 语 言 迅 速 发 展 时 期 岁 的 儿 能 够 掌 握 全 部 基 本 语 音 随 着 知 识 经 验 的 丰 富 词 汇 日 益 增 多 词 汇 中 实 词 多 其 中 以 名 词 动 词 最 多 ) 虚 词 少 语 句 以 简 单 句 为 主 复 合 句 少 正 确 量 下

儿 时 期 是 语 言 迅 速 发 展 时 期 岁 的 儿 能 够 掌 握 全 部 基 本 语 音 随 着 知 识 经 验 的 丰 富 词 汇 日 益 增 多 词 汇 中 实 词 多 其 中 以 名 词 动 词 最 多 ) 虚 词 少 语 句 以 简 单 句 为 主 复 合 句 少 正 确 量 下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育 部 制 定 中 九 年 月 年 龄 特 点 与 育 任 务 国 的 育 是 要 培 养 出 代 有 共 产 主 义 远 大 理 想 有 道 德 有 知 识 有 体 力 立 志 为 人 民 作 贡 献 为 我 国 作 贡 献 为 人 类 作 贡 献 的 新 人 至 岁 的 儿 育 是 社 会 主 义 育 事 业 的 组 成 部 分 根 据 我 国 的 祖 方 针 和 总 的

More information

第 期 庆振轩 张馨心 闲愁最苦 山之后 事乖人愿 一出山来不自由 痛感 先自一 愁 身愁不 了 那 堪 愁 上 更 添 愁 尽 管 小 草 旧 曾 呼 远 吴头楚 尾 一 棹 人 千 里 休 说 旧 愁 新 志 而今友人应和自己的心愿召唤 故人今又寄当 恨 长 亭 树 今 如 此 霜 天 晓 角

第 期 庆振轩 张馨心 闲愁最苦 山之后 事乖人愿 一出山来不自由 痛感 先自一 愁 身愁不 了 那 堪 愁 上 更 添 愁 尽 管 小 草 旧 曾 呼 远 吴头楚 尾 一 棹 人 千 里 休 说 旧 愁 新 志 而今友人应和自己的心愿召唤 故人今又寄当 恨 长 亭 树 今 如 此 霜 天 晓 角 第 卷第 期 平顶山学院学报 Vo l No 年 月 J o u r a lo fp g d g s h a U v e r s t y De c 闲愁最苦 稼轩心境探论之一 庆振轩 张馨心 兰州大学 甘肃 兰州 摘 要 被誉为英雄之词的稼轩词 豪放之外弥漫着浓浓愁思 乡思乡愁 融入词人抗金复国的人生理 想之中 羁旅行役之愁 投射出失意英雄驱驱行役的旅愁 别恨离愁 超出了个人离情别绪而显露其忧国忧民的

More information

史前陶器,海岱為魁

史前陶器,海岱為魁 探 古 尋 根 說 古 陶 ( 五 ) 元 明 清 篇 文 圖 / 呂 琪 昌 蒙 元 入 主, 斯 文 掃 地, 粗 獷 豪 放, 馬 上 雄 風 兩 宋 諸 窯, 或 衰 或 滅, 唯 我 景 德, 超 邁 絕 倫 青 花 紅 裡, 釉 下 爭 輝 ; 藍 紅 卵 白, 色 釉 新 猷 文 人 卑 微, 遁 入 窯 場, 繪 畫 才 情, 瓷 裡 留 蹤 明 清 御 瓷, 技 藝 超 群, 脫

More information

地产研究周刊 2014年 第二十六期

地产研究周刊 2014年 第二十六期 地 产 研 究 周 刊 2014 年 第 二 十 六 期 金 丰 易 居 佑 威 联 合 研 究 中 心 2014 年 7 月 23 日 出 刊 ( 一 ) 市 场 资 讯 摘 要 上 海 拟 规 定 新 建 小 区 充 电 桩 不 低 于 停 车 位 10% 2014-07-16 07:49 第 一 财 经 日 报 随 着 新 能 源 汽 车 购 置 税 免 征 新 政 的 出 台, 北 京 拟

More information

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资金

农业科技成果转化资金 科 技 特 派 员 农 村 科 技 创 业 行 动 工 作 简 报 科 技 特 派 员 农 村 科 技 创 业 行 动 协 调 指 导 小 组 办 公 室 2009 年 第 3 期 ( 总 第 3 期 ) 2009 年 10 月 30 日 最 新 动 态 本 期 导 读 张 来 武 副 部 长 出 席 湖 北 省 百 名 博 士 教 授 下 基 地 暨 千 名 科 技 特 派 员 基 层 创 业 行

More information

第 1 篇 緒 論 ^ 第 1 章 產 科 護 理 概 論 ^ 李 從 業 第 一 節 產 科 護 理 的 角 色 與 功 育 ^ 第 二 節 產 科 護 理 的 架 構 ^ ^ 一 一. 護 理 過 程 7 二. 護 理 理 論 11 母 性 角 色 的 達 成 理 論 12 三. 護 理 標 準

第 1 篇 緒 論 ^ 第 1 章 產 科 護 理 概 論 ^ 李 從 業 第 一 節 產 科 護 理 的 角 色 與 功 育 ^ 第 二 節 產 科 護 理 的 架 構 ^ ^ 一 一. 護 理 過 程 7 二. 護 理 理 論 11 母 性 角 色 的 達 成 理 論 12 三. 護 理 標 準 斗 11,3 11 ^ 華 杏 ' 匯 華 ' 華 都 偉 華 ) 胃 華 成 成 大 +1904965+ 醫 圖 第 1 篇 緒 論 ^ 第 1 章 產 科 護 理 概 論 ^ 李 從 業 第 一 節 產 科 護 理 的 角 色 與 功 育 ^ 第 二 節 產 科 護 理 的 架 構 ^ ^ 一 一. 護 理 過 程 7 二. 護 理 理 論 11 母 性 角 色 的 達 成 理 論 12 三.

More information

投稿類別:觀光餐旅類

投稿類別:觀光餐旅類 投 稿 類 別 : 觀 光 餐 旅 類 篇 名 荖 人 的 味 道, 你 知 道 麻? 作 者 葛 品 逸, 國 立 金 門 高 級 農 工 職 業 學 校, 餐 飲 管 理 二 年 甲 班 沈 欣 儀, 國 立 金 門 高 級 農 工 職 業 學 校, 餐 飲 管 理 二 年 甲 班 盧 昱 慈, 國 立 金 門 高 級 農 工 職 業 學 校, 餐 飲 管 理 二 年 甲 班 指 導 老 師 薛

More information

目 录 一 房 地 产 市 场 形 成 阶 段 :1980 年 -1991 年... - 3 - 二 房 地 产 市 场 起 步 阶 段 :1992 年 -1997 年... - 3 - 三 房 地 产 市 场 成 长 阶 段 :1998 年 -2011 年... - 3 - (1) 高 速 发 展

目 录 一 房 地 产 市 场 形 成 阶 段 :1980 年 -1991 年... - 3 - 二 房 地 产 市 场 起 步 阶 段 :1992 年 -1997 年... - 3 - 三 房 地 产 市 场 成 长 阶 段 :1998 年 -2011 年... - 3 - (1) 高 速 发 展 中 国 房 地 产 行 业 政 策 梳 理 普 信 资 产 研 究 部 张 蒙 戈 2015 年 5 月 28 日 一 房 地 产 市 场 形 成 阶 段 :1980 年 -1991 年 这 一 时 期 我 国 房 地 产 市 场 从 无 到 有, 从 个 别 城 市 和 地 区 初 步 向 全 国 扩 展, 相 关 房 地 产 政 策 不 断 放 开 完 善, 为 下 一 阶 段 的 全 国 性

More information

平 安 也 不 是 用 金 钱 可 以 买 到 的 我 们 的 俗 语 说," 平 安 即 是 福 " 人 们 都 喜 爱 平 安, 寻 求 平 安, 但 有 几 个 人 真 得 着 了 平 安 呢? 有 几 个 人 家 庭 中 洽 洽 融 融, 没 有 争 吵, 没 有 口 角, 父 慈 子 孝,

平 安 也 不 是 用 金 钱 可 以 买 到 的 我 们 的 俗 语 说, 平 安 即 是 福  人 们 都 喜 爱 平 安, 寻 求 平 安, 但 有 几 个 人 真 得 着 了 平 安 呢? 有 几 个 人 家 庭 中 洽 洽 融 融, 没 有 争 吵, 没 有 口 角, 父 慈 子 孝, 金 钱 不 能 买 的 几 样 东 西 王 明 道 金 钱 真 是 有 用 的 东 西, 有 了 它 想 吃 什 么 就 可 以 吃 什 么 : 荤 的 素 的 冷 的 热 的 甜 的 咸 的 酸 的 辣 的 山 珍 并 海 味, 中 菜 与 西 餐, 只 要 你 点 得 上 名 目 来, 便 可 以 吃 到 口 中 有 了 它 想 穿 什 么 就 可 以 穿 什 么, 棉 织 品 丝 织 品 麻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小論文 正.doc

Microsoft Word - 小論文 正.doc 篇 名 : 殺 首 -- 國 人 的 前 五 大 死 因 作 者 : 包 雅 琳 私 立 德 光 中 學 高 一 6 班 黃 品 瑄 私 立 德 光 中 學 高 一 6 班 歐 佳 綾 私 立 德 光 中 學 高 一 6 班 指 導 老 師 : 張 玉 玲 老 師 壹 前 言 資 深 藝 人 文 英, 今 年 2 月 驚 傳 罹 患 肺 癌 第 3 期 後, 就 積 極 與 病 魔 搏 鬥, 但 最

More information

2014就业质量年报(第2稿)

2014就业质量年报(第2稿) 齐 齐 哈 尔 高 等 师 范 专 科 学 校 2015 年 毕 业 生 就 业 质 量 年 度 报 告 - 目 录 第 一 章 毕 业 生 规 模 和 结 构...1 一 层 次 比 例...1 二 性 别 比 例...2 三 民 族 比 例...2 四 师 范 比 例...4 五 生 源 地 分 布...4 六 各 系 毕 业 生 人 数...6 第 二 章 就 业 工 作 措 施 及 主 要

More information

长 征 过 程 中, 林 彪 一 直 是 先 锋, 两 万 五 千 里 都 是 他 开 路 过 湘 江, 我 们 的 伤 亡 很 大, 为 什 么? 周 恩 来 要 负 全 责, 大 搬 家, 坛 坛 罐 罐 都 搬, 部 队 行 动 非 常 困 难 林 彪 已 经 打 开 了 一 个 大 口 子,

长 征 过 程 中, 林 彪 一 直 是 先 锋, 两 万 五 千 里 都 是 他 开 路 过 湘 江, 我 们 的 伤 亡 很 大, 为 什 么? 周 恩 来 要 负 全 责, 大 搬 家, 坛 坛 罐 罐 都 搬, 部 队 行 动 非 常 困 难 林 彪 已 经 打 开 了 一 个 大 口 子, 也 谈 林 彪 和 九 一 三 --- 质 疑 刘 家 驹 关 于 林 彪 历 史 的 访 谈 作 者 : 盛 京 废 人 发 布 时 间 :2014-09-24 来 源 : 乌 有 之 乡 林 彪 是 个 谜, 一 个 值 得 深 入 研 究 的 谜 近 日, 笔 者 在 共 识 网 上 读 到 炎 黄 春 秋 原 副 主 编 刘 家 驹 先 生 关 于 林 彪 和 九 一 三 事 件 的 一 次

More information

酒店管理系2015级本科“专业导师”信息一览表

酒店管理系2015级本科“专业导师”信息一览表 酒 店 管 理 系 2015 级 本 科 专 业 导 信 息 一 览 表 序 号 姓 名 性 别 出 生 年 月 学 历 / 学 位 职 称 主 要 研 究 方 向 主 要 讲 授 课 程 工 作 经 历 主 要 成 果 1 梁 盛 男 1976.1 讲 / 学 市 场 营 销 论 文 : 1 导 游 回 扣 的 学 分 析, 独 著 ; 2 旅 游 目 的 地 空 间 感 知 形 象 研 究 :

More information

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文件

中国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文件 中 国 科 学 院 半 导 体 研 究 所 文 件 半 发 人 字 2016 7 号 中 国 科 学 院 半 导 体 研 究 所 关 于 印 发 中 国 科 学 院 半 导 体 研 究 所 科 技 人 才 引 进 与 管 理 实 施 办 法 的 通 知 所 属 各 部 门 : 为 完 善 半 导 体 研 究 所 人 才 引 进 制 度, 现 对 2013 年 印 发 的 中 国 科 学 院 半 导

More information

第 十 六 卷 范 巨 卿 鸡 黍 死 生 交 第 十 七 卷 单 符 郎 全 州 佳 偶 第 十 八 卷 杨 八 老 越 国 奇 逢 第 十 九 卷 杨 谦 之 客 舫 遇 侠 僧 第 二 十 卷 陈 从 善 梅 岭 失 浑 家 第 二 十 一 卷 临 安 里 钱 婆 留 发 迹 第 二 十 二

第 十 六 卷 范 巨 卿 鸡 黍 死 生 交 第 十 七 卷 单 符 郎 全 州 佳 偶 第 十 八 卷 杨 八 老 越 国 奇 逢 第 十 九 卷 杨 谦 之 客 舫 遇 侠 僧 第 二 十 卷 陈 从 善 梅 岭 失 浑 家 第 二 十 一 卷 临 安 里 钱 婆 留 发 迹 第 二 十 二 喻 世 明 言 作 者 冯 梦 龙 内 容 简 介 喻 世 明 言 四 十 篇, 描 写 爱 情 婚 姻 主 题 的 作 品 占 突 出 地 位 有 的 直 接 反 映 当 时 社 会 现 实 生 活, 暴 露 社 会 黑 暗 ; 有 的 反 映 城 市 中 下 层 人 民 的 生 活, 歌 颂 朋 友 间 忠 诚 的 友 情 另 像 蒋 兴 哥 重 会 珍 珠 衫 等 作 品, 反 映 了 明 代

More information

灯型系列

灯型系列 生 活 小 竅 門 1. 巧 選 茶 葉 : 看 勻 度, 將 茶 葉 倒 入 茶 盤 裡, 手 拿 茶 盤 向 一 定 方 向 旋 轉 數 圈, 使 不 同 形 狀 的 茶 葉 分 出 層 次 中 段 茶 越 多, 表 明 勻 度 越 好 2. 巧 選 茶 葉 : 看 茶 葉 鬆 緊, 緊 而 重 實 的 品 質 好, 粗 而 鬆 弛 細 而 碎 的 品 質 差 ; 看 淨 度, 茶 葉 中 有

More information

古 都 开 封 编 纂 委 员 会 名 誉 主 任 : 吉 炳 伟 主 任 : 陈 国 桢 委 员 : 贺 全 营 李 合 耕 和 宝 杰 高 树 田 屯 汴 京 安 洪 海 刘 顺 安 郑 西 乾 姚 春 贵 王 书 增 苗 书 梅 程 民 生 田 玉 林 张 德 娟 万 是 明 郭 书 学 田

古 都 开 封 编 纂 委 员 会 名 誉 主 任 : 吉 炳 伟 主 任 : 陈 国 桢 委 员 : 贺 全 营 李 合 耕 和 宝 杰 高 树 田 屯 汴 京 安 洪 海 刘 顺 安 郑 西 乾 姚 春 贵 王 书 增 苗 书 梅 程 民 生 田 玉 林 张 德 娟 万 是 明 郭 书 学 田 古都开封 第五辑 开封市人民政府主办 主编 陈国桢 中国社会出版社 古 都 开 封 编 纂 委 员 会 名 誉 主 任 : 吉 炳 伟 主 任 : 陈 国 桢 委 员 : 贺 全 营 李 合 耕 和 宝 杰 高 树 田 屯 汴 京 安 洪 海 刘 顺 安 郑 西 乾 姚 春 贵 王 书 增 苗 书 梅 程 民 生 田 玉 林 张 德 娟 万 是 明 郭 书 学 田 进 军 廖 海 敏 陈 洪 军 顾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LIANG梁山伯與祝英台.doc

Microsoft Word - LIANG梁山伯與祝英台.doc 梁 山 伯 與 祝 英 台 ( 大 合 唱 ) 啊 彩 虹 萬 里 百 花 開, 蝴 蝶 雙 雙 對 對 來, 天 荒 地 老 心 不 變, 梁 山 伯 與 祝 英 台 求 學 受 阻 ( 大 合 唱 ) 祝 英 台 在 閨 房, 無 情 無 緒 意 彷 徨, 眼 看 學 子 求 師 去, 面 對 詩 書 暗 自 傷 祝 英 台 ( 以 下 簡 稱 祝 "): 跟 你 們 說 我 吃 不 下, 你

More information

1 15 ( 1988, ),,, : ( ), ( ), ;,,, ( ),, 15,,,,, ( 6, 1979, 57 73 ) ( 1981 2 3, 74 83 ), 2, ( ),,,,,, ( 1982 3, 174 199 ) ( 1985 12, 200 210 ),,,, ( ),,,,,, ( ), :,, ( ( ) ( ), ( ) 1982 1 2, 211 257 ),,

More information

學 生 在 國 小 階 段 通 常 少 見 學 生 肢 體 暴 力 的 衝 突 與 打 架 事 件 在 學 校 發 生 但 學 生 間 同 儕 相 處 與 小 團 體 排 擠 的 問 題 卻 顯 而 易 見, 情 節 雖 不 嚴 重, 但 卻 需 要 老 師 及 學 校 妥 善 處 理 學 校 在

學 生 在 國 小 階 段 通 常 少 見 學 生 肢 體 暴 力 的 衝 突 與 打 架 事 件 在 學 校 發 生 但 學 生 間 同 儕 相 處 與 小 團 體 排 擠 的 問 題 卻 顯 而 易 見, 情 節 雖 不 嚴 重, 但 卻 需 要 老 師 及 學 校 妥 善 處 理 學 校 在 用 雙 手 築 夢, 用 汗 水 耕 耘 - 讓 孩 子 在 學 校 中 有 共 同 目 標 與 美 好 回 憶 宜 蘭 縣 竹 安 國 民 小 學 校 長 陳 銘 俊 一 我 看 校 園 霸 凌 事 件 的 分 類 - 學 校 校 園 生 活 是 提 供 孩 子 讀 書 學 習 與 建 立 美 好 童 年 經 驗 的 場 所, 相 信 在 每 個 人 的 求 學 過 程 中, 大 部 分 都 充

More information

页 码,1/19 中 医 望 诊 图 集 祖 国 医 学 ( 中 医 ) 讲 求 望 闻 问 切 其 中 的 望, 即 为 通 过 观 察 人 的 外 在 表 现 ( 如 面 部 手 足 以 及 其 他 体 表 ) 来 实 施 诊 断 的 一 种 方 法 一 望 面 色 面 部 脏 腑 分 属 图 面 部 与 脏 腑 对 应 分 布 图 面 部 反 映 整 体 各 部 位 生 理 信 息, 使 面

More information

中餐烹饪基础.doc

中餐烹饪基础.doc 中 餐 烹 饪 基 础 主 编 王 东 陈 正 荣 副 主 编 吴 非 高 赟 邢 文 君 前 言 随 着 社 会 的 进 步 和 餐 饮 业 的 发 展, 社 会 需 要 越 来 越 多 的 餐 饮 一 线 从 业 者, 并 且 对 他 们 的 专 业 素 养 和 技 术 水 平 都 提 出 了 更 高 的 要 求 作 为 高 素 质 高 技 能 人 才 的 主 要 培 训 途 径, 中 餐 烹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253??\273??43?.doc)

(Microsoft Word - \253??\273??43?.doc) 中 华 王 氏 家 谱 研 究 通 讯 43 总 第 期 ( 内 部 资 料 注 意 保 存 ) 中 华 王 氏 文 化 研 究 中 心 主 办 2010 年 1 月 15 日 编 印 2010 年 第 1 期 海 齐 心 协 力 为 加 快 编 撰 大 成 总 谱 而 努 力 二 0 一 0 年 年 献 词 各 年 内 外 在 王 这 风 氏 个 雨 宗 大 送 亲 好 春 和 大 归 有 喜,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