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 媛 早 就 察 觉 到 了 他 在 看 着 自 己, 一 般 人 不 会 这 样 一 直 盯 着 人 看 的, 直 看 的 人 心 里 发 毛 她 知 道 自 己 该 做 些 什 么, 否 则 照 他 以 往 的 表 现, 接 下 去 的 事 情, 将 是 她 难 以 忍 受 的, 她 清 晰

Save this PDF as:
 WORD  PNG  TXT  JPG

Size: px
Start display at page:

Download "静 媛 早 就 察 觉 到 了 他 在 看 着 自 己, 一 般 人 不 会 这 样 一 直 盯 着 人 看 的, 直 看 的 人 心 里 发 毛 她 知 道 自 己 该 做 些 什 么, 否 则 照 他 以 往 的 表 现, 接 下 去 的 事 情, 将 是 她 难 以 忍 受 的, 她 清 晰"

Transcription

1 你 是 我 的 劫 难 / 作 者 : 苏 小 雨 楔 子 刚 从 私 家 轿 车 上 下 来 的 青 年 男 子 有 一 张 英 俊 华 贵 的 脸, 有 着 混 血 儿 般 深 刻 的 五 官, 黑 亮 如 钻 的 眼 睛, 皮 肤 却 有 些 病 态 的 苍 白, 神 色 间 还 带 着 一 股 子 忧 郁 之 色 他 穿 着 一 身 银 灰 色 的 西 装, 手 里 拿 着 一 个 黑 色 的 公 文 包, 他 缓 步 走 进 那 幢 带 花 园 的 小 别 墅 内, 有 两 名 身 高 马 大 戴 着 墨 镜 的 人 向 他 恭 敬 地 点 头 致 意, 他 们 是 这 家 私 人 别 墅 的 保 镖, 每 天 二 十 四 小 时 轮 班 把 守 在 前 后 门, 就 是 为 了 防 止 别 墅 内 的 某 个 人 逃 跑 青 年 开 门 换 下 拖 鞋 的 当 儿, 就 有 一 名 系 着 围 裙 的 中 年 女 子 殷 勤 地 走 上 前, 接 过 他 手 里 的 公 文 包, 道 : 赵 先 生 您 回 来 了! 要 不 要 现 在 开 饭? 那 青 年 男 子 蹙 了 眉, 道 : 不 用 望 了 一 眼 楼 梯 的 方 向, 沉 吟 了 一 会 儿 问, 她 怎 么 样? 那 中 年 女 子 知 道 他 问 的 是 谁, 立 刻 回 道 : 太 太 她 中 午 吃 了 饭 之 后, 就 把 自 己 关 在 房 间 里, 一 步 也 没 有 出 来 过 青 年 轻 嗯 了 一 声, 并 自 顾 上 了 二 楼 青 年 缓 步 走 上 楼 梯, 木 质 的 楼 梯 地 板 发 出 哒 哒 的 脚 步 声, 显 得 屋 子 里 分 外 的 空 旷, 那 么 大 的 屋 子 里 只 有 他 们 两 个 人 住, 人 是 少 了 点 如 果 有 了 孩 子, 这 里 会 热 闹 些 的 吧! 静 媛 也 不 会 再 有 时 间 想 那 些 乱 七 八 糟 的 事 情 了 吧? 想 到 这 里, 他 暗 自 决 定 在 接 下 去 的 计 划 中, 把 生 孩 子 的 事 情 提 上 日 程 走 到 门 边, 青 年 深 吸 了 一 口 气, 调 整 了 一 下 自 己 的 表 情, 想 尽 量 让 自 己 的 气 色 显 得 好 一 些, 神 情 显 得 温 和 一 些, 直 到 他 确 认 自 己 能 够 控 制 好 自 己 的 脾 气 了, 这 才 握 住 门 把 将 门 打 开, 没 想 到 刚 打 开 房 门, 就 有 东 西 飞 掷 出 来, 他 却 没 有 躲 开, 那 东 西 正 好 砸 在 了 他 的 额 头 上 那 是 一 只 黑 色 的 电 视 遥 控 板, 摔 倒 地 上, 电 池 也 掉 了 出 来 他 的 皮 肤 本 就 苍 白 得 很, 很 快 那 个 被 砸 到 的 地 方 便 出 现 一 块 淤 青, 触 目 惊 心 得 很 原 以 为 怎 么 着 他 也 该 斥 责 几 句 的, 却 没 想 到 他 只 是 弯 腰 拿 起 那 只 电 视 遥 控 板, 然 后 捡 起 地 上 的 电 池, 慢 慢 地 将 两 节 电 池 装 好, 然 后 走 到 沙 发 边, 将 遥 控 板 轻 轻 放 到 电 视 柜 上 他 做 这 些 的 时 候 动 作 很 缓 慢, 表 情 也 没 什 么 变 化, 更 没 有 不 悦, 就 好 像 刚 才 那 东 西 并 没 有 砸 到 他 女 子 怒 瞪 着 他, 目 光 在 他 额 上 的 伤 口 上 停 留 了 一 会 儿, 便 很 快 转 开 了 视 线, 将 目 光 投 向 电 视 画 面 上, 假 装 很 认 真 地 看 着 电 视 剧 中 上 演 的 悲 欢 离 合 青 年 靠 近 她, 他 那 只 修 长 干 净 的 手 刚 伸 到 她 的 发 顶 想 摸 一 下 她 的 头, 可 是 她 却 是 条 件 反 射 一 般 地 避 了 开 去 青 年 的 眼 神 一 黯, 唇 边 扬 起 一 丝 苦 笑, 轻 声 道 : 静 媛, 以 后 不 要 乱 扔 东 西 好 不 好? 砸 到 人 可 不 好 他 的 语 气 温 和, 好 像 她 只 是 个 无 理 取 闹 的 小 孩 子 被 唤 作 静 媛 的 女 子 对 他 刚 才 说 的 话 也 是 不 理 不 睬, 就 好 像 没 有 听 到 似 的, 将 自 己 窝 进 沙 发 里, 一 动 不 动 的, 像 是 一 只 受 了 伤 的 小 动 物, 缩 成 一 团, 低 着 头 也 不 知 道 在 想 些 什 么 见 她 没 有 说 话, 青 年 很 是 无 奈 地 抚 额, 然 后 走 到 电 视 机 边 上, 啪 一 下 便 将 正 在 播 放 广 告 的 电 视 机 给 关 了 没 了 电 视 机 发 出 的 声 音, 房 间 里 顿 时 一 阵 的 沉 默, 气 氛 顿 时 压 抑 得 厉 害 青 年 随 之 窝 进 了 沙 发 内, 坐 到 了 沈 静 媛 的 身 边, 他 就 这 么 定 定 看 着 她, 好 像 可 以 看 到 天 荒 地 老 似 的 从 他 的 侧 面 看 过 去, 窝 在 沙 发 中 双 手 抱 膝 的 她 个 子 更 显 得 娇 小, 脸 也 小 小 的, 皮 肤 细 白, 都 可 以 看 见 淡 淡 的 绒 毛, 在 灯 光 下 像 是 上 了 一 层 温 润 的 光, 很 是 剔 透 的 感 觉 青 年 在 心 里 微 微 叹 息, 她 怎 么 能 在 这 么 弱 小 可 怜 的 同 时, 又 这 么 吸 引 自 己 的 目 光 呢? 他 也 想 过, 如 果 是 别 人, 如 果 是 别 人, 就 不 会 那 么 抗 拒 他 了 吧! 可 是 他 只 要 她, 没 有 办 法 的, 哪 怕 这 个 世 界 毁 灭 了, 他 也 只 想 和 她 纠 缠 在 一 起 哪 怕 她 不 愿 意

2 静 媛 早 就 察 觉 到 了 他 在 看 着 自 己, 一 般 人 不 会 这 样 一 直 盯 着 人 看 的, 直 看 的 人 心 里 发 毛 她 知 道 自 己 该 做 些 什 么, 否 则 照 他 以 往 的 表 现, 接 下 去 的 事 情, 将 是 她 难 以 忍 受 的, 她 清 晰 地 记 得 他 在 自 己 身 上 留 下 的 印 记, 她 身 上 各 处 都 还 有 着 淤 青 的 痕 迹 这 么 想 着, 静 媛 便 开 口 道 : 你 还 没 有 吃 饭 吧? 她 的 语 气 淡 漠, 但 是 她 的 声 线 很 柔 和, 这 么 听 来 倒 好 像 有 几 分 关 心 的 意 思 在 里 面 青 年 一 愣, 那 淡 漠 的 眼 中 闪 过 喜 悦, 脸 上 扬 起 大 大 的 笑 容, 他 就 知 道, 静 媛 总 有 一 天 会 感 受 到 自 己 的 心 意, 然 后 回 应 自 己 的 虽 然 他 今 天 已 经 在 外 面 吃 过 了, 但 是 静 媛 既 然 难 得 开 口 了, 就 算 他 现 在 很 饱, 他 也 会 吃 一 些 的 他 们 已 经 多 久 没 一 起 好 好 吃 顿 饭 了 呵 他 伸 出 手 拉 住 她 的 手, 将 她 的 手 包 覆 在 他 的 大 掌 中, 那 静 媛 跟 我 一 起 下 去 吃 饭 吧! 说 着 便 拉 着 她 起 身, 向 楼 下 走 去 静 媛 不 动 声 色 地 想 挣 脱 被 他 握 住 的 那 只 手, 却 被 他 握 的 更 牢 静 媛 便 也 不 再 挣 扎, 他 却 在 这 时 往 她 的 手 心 里 一 挠, 手 心 一 松, 那 手 指 一 松, 他 的 手 指 便 伸 进 来, 变 成 十 指 相 扣 的 动 作 了 青 年 刚 走 下 楼, 便 扬 声 对 厨 房 的 人 道 : 琴 姨, 可 以 开 饭 了! 好 的, 赵 先 生, 请 稍 等 一 下, 马 上 就 好 了 正 在 厨 房 忙 碌, 准 备 收 拾 一 下 下 班 的 琴 姨 见 他 们 下 了 楼 来, 坐 到 饭 桌 上, 显 然 有 些 吃 惊, 她 也 注 意 到 了 他 们 相 谐 着 下 楼 的 样 子, 而 赵 先 生 自 始 至 终 一 直 拉 着 他 妻 子 的 手, 她 当 然 也 察 觉 到 这 对 夫 妻 之 间 的 气 氛 有 些 诡 异, 便 忍 不 住 赞 了 一 句, 想 活 络 一 下 气 氛, 先 生 太 太 感 情 真 好 青 年 听 到 这 句, 那 心 情 更 好 了, 脸 上 一 向 冷 冰 冰 的 线 条 也 柔 和 了 很 多 沈 静 媛 听 到 这 句 本 想 分 辨 一 下, 他 们 根 本 不 是 什 么 夫 妻, 可 是 一 下 又 觉 得 很 没 意 思, 她 跟 一 个 佣 人 有 什 么 好 分 辨 的 呢, 她 被 他 关 了 起 来, 是 或 不 是 都 没 有 差 别, 不 是 么? 想 到 这 里 便 苦 笑 起 来 青 年 好 似 没 察 觉 沈 静 媛 的 苦 笑, 只 对 琴 姨 道 : 你 把 饭 菜 端 上 来, 就 可 以 下 班 了 琴 姨 说 了 一 声 是, 便 开 始 将 准 备 好 的 饭 菜 端 上 桌 来 很 简 单 的 菜 色, 三 菜 一 汤, 做 的 也 算 是 色 香 味 俱 全 青 年 的 心 情 显 然 很 好, 米 饭 端 上 来, 扒 了 几 口, 也 夹 了 几 筷 子 菜, 可 是 见 沈 静 媛 动 也 不 动, 便 开 口 问 道 : 你 怎 么 不 吃? 是 饭 菜 不 合 胃 口 吗? 他 见 沈 静 媛 摇 头, 便 有 些 好 笑 的 神 情, 歪 着 头 看 着 她 道 : 静 媛 是 不 是 要 我 喂 你 才 肯 吃? 他 的 语 气 揶 揄, 说 完 竟 是 夹 了 一 块 排 骨 到 她 的 的 嘴 边, 静 媛 头 一 偏, 那 夹 着 排 骨 的 筷 子 却 没 有 伸 回 去, 而 是 固 执 地 仍 旧 夹 到 了 她 的 面 前 沈 静 媛 看 着 他, 语 气 艰 涩 地 开 口 道 : 赵 亦 辰, 我 们 谈 一 谈 好 吗? 话 音 刚 落, 那 筷 子 夹 着 的 排 骨 竟 掉 落 到 了 地 上, 白 色 的 瓷 砖 地 板, 烧 成 酱 色 的 排 骨 孤 零 零 地 落 在 那 里 他 却 不 回 答 她, 只 是 可 惜 地 看 着 掉 在 地 上 的 排 骨, 又 指 责 地 看 着 她, 道 : 排 骨 脏 了, 不 能 吃 了 沈 静 媛 知 道, 他 又 这 样 了, 只 听 自 己 想 听 的, 其 余 的 都 不 会 装 到 脑 子 里 去 这 样 子 的 他, 怎 样 才 能 沟 通? 他 还 在 说 : 静 媛 你 真 不 乖, 不 可 以 挑 食 知 道 么? 你 看 你 这 么 瘦, 要 多 吃 饭, 才 能 多 长 肉 说 着 还 伸 手 到 她 的 腰 上 掐 了 一 记, 只 轻 轻 一 碰, 她 就 颤 栗 地 一 缩, 往 旁 边 挪 去, 竟 是 对 他 的 亲 近 动 作 很 是 抗 拒 青 年 放 下 手 中 的 筷 子, 微 微 叹 气 : 你 就 那 么 讨 厌 我 么? 那 语 气 微 弱 可 怜, 神 情 落 寞 至 之 极 沈 静 媛 竟 然 在 这 时 抬 起 头 来, 看 着 他, 良 久, 青 年 眼 中 闪 过 希 冀 的 光, 带 着 几 分 祈 求, 却 在 听 到 她 说 : 是! 之 后, 那 光 便 随 之 隐 匿 了, 取 而 代 之 的 是 一 地 幽 深, 一 眼 望 不 到 底 的 深 潭 他 望 着 她, 许 久, 他 伸 手 抱 住 沈 静 媛, 一 边 拍 着 她 的 背, 一 边 道 : 没 有 关 系, 就 算 静 媛 讨 厌 我 也 没 有 关 系, 只 要 我 喜 欢 你 就 好 了 好 像 是 在 跟 她 说, 又 好 像 是 在 安 慰 自 己

3 他 的 眼 里 开 始 慢 慢 凝 聚 起 怒 焰, 沈 静 媛 也 察 觉 到 他 的 变 化, 知 道 他 生 气 了, 身 体 禁 不 住 瑟 缩 了 一 下, 离 他 较 远 的 方 向 靠 了 靠 明 知 道 她 不 爱 他, 她 呆 在 自 己 身 边 不 快 乐, 可 他 还 是 忍 不 住 将 她 禁 锢 在 身 边, 他 卑 微 地 想, 只 要 他 爱 她 就 好 了 他 是 那 么 虚 弱 可 怜 委 曲 求 全, 可 是 她 却 一 直 想 着 要 离 开 他, 明 明 他 才 是 先 遇 到 她 的 人 呵! 因 为 不 甘 心, 他 的 心 里 有 一 个 声 音 叫 嚣 着, 就 算 她 那 么 讨 厌 他, 就 算 他 得 到 的 只 是 她 的 身 体, 他 也 要 把 她 留 在 身 边, 不 管 用 什 么 方 式, 总 有 一 天 她 会 发 现 自 己 爱 的 人 是 他, 而 不 是 那 个 人 赵 亦 辰, 你 够 了! 放 开 我 沈 静 媛 终 于 忍 不 住 怒 喊, 每 天 每 天, 没 有 办 法 停 止 的 侵 犯, 她 不 知 道 自 己 还 能 忍 耐 多 久, 他 要 到 什 么 时 候 才 能 放 过 她? 他 把 他 关 在 这 间 郊 外 的 别 墅 与 世 隔 绝, 她 已 经 有 多 久 没 见 到 生 人 了? 你 这 么 关 着 我 是 犯 法 的 你 知 不 知 道? 沈 静 媛 这 样 喊 着, 却 没 有 人 回 应 她 说 的 话 他 在 她 的 耳 边 说 话, 静 媛, 你 乖 乖 的, 我 们 像 以 前 一 样 不 是 很 好 吗? 他 的 语 气 温 柔, 没 有 听 到 她 回 答 自 己, 他 似 乎 很 失 望 只 一 瞬 间 两 人 的 身 体 便 无 限 亲 密 地 紧 贴 在 一 起, 没 有 丝 毫 缝 隙 的, 沈 静 媛 开 始 尖 叫, 他 去 不 管 不 顾 任 她 叫 喊 那 声 音 传 出 去 很 远, 如 果 这 里 是 人 口 密 集 的 住 宅 区 的 话, 定 会 有 人 发 觉 这 凄 厉 的 喊 叫, 可 惜 这 里 是 价 格 昂 贵 寸 土 寸 金 的 私 人 别 墅 区, 有 钱 人 注 重 隐 私, 每 一 户 的 距 离 都 相 隔 得 很 远 所 以, 无 论 她 怎 么 喊, 也 没 有 一 个 人 能 来 救 她 她 的 唇 在 这 个 时 候 被 堵 住, 那 压 在 她 身 上 的 人 的 动 作 幅 度 更 加 激 烈 起 来, 全 然 没 了 刚 才 的 温 柔, 赵 亦 辰 的 眼 内 阴 鸷 一 片 她 不 知 道 这 样 的 生 活 还 要 持 续 多 久?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Part1 夜 半 私 会 在 父 母 的 主 卧 室 内, 沈 静 媛 正 在 衣 服 柜 子 里 扒 拉 适 合 他 爸 在 医 院 穿 的 衣 服, 想 尽 量 挑 几 件 宽 松 舒 适 的 出 来, 却 发 现 衣 柜 里 面 却 没 几 件 新 衣 服, 都 是 穿 了 几 年 的, 想 到 她 爸 平 时 买 给 她 的 那 么 多 衣 服 饰 品, 她 就 觉 得 有 些 鼻 酸 起 来 故 作 不 经 意 地 对 坐 在 铺 边 的 叠 衣 服 的 妈 妈 道 : 妈, 等 我 爸 出 院 了 以 后, 你 多 给 我 爸 买 几 件 衣 服 呗, 你 看 这 些 他 都 穿 了 好 久 了, 都 那 么 旧 了 沈 妈 妈 点 了 点 头, 嗯 了 一 声, 怔 怔 看 着 嘟 嘟 嚷 嚷 说 个 一 刻 不 停 的 女 儿, 喉 咙 有 些 发 堵, 她 家 静 媛 从 来 不 是 话 多 的 孩 子, 可 是 这 会 儿 在 这 里 陪 着 自 己 絮 叨 个 不 停, 是 不 想 让 她 一 个 在 屋 子 里 胡 思 乱 想 吧! 白 白 净 净 的 皮 肤, 白 里 透 着 一 抹 健 康 的 红 润, 细 长 的 眉, 如 水 的 眸 子, 如 玫 瑰 花 般 嫣 红 的 唇, 看 着 成 长 得 如 此 出 色 的 女 儿 沈 妈 妈 有 一 种 难 以 言 喻 的 骄 傲, 十 九 岁 的 年 纪, 正 是 如 花 骨 朵 般 的 青 春 少 艾, 她 的 生 活 也 该 是 无 忧 无 虑 的, 可 是 一 想 到 家 里 的 情 况, 沈 妈 妈 的 神 色 就 掩 饰 不 住 地 黯 然 起 来 过 了 好 一 会 儿, 沈 妈 妈 才 对 站 在 自 己 身 边 帮 忙 收 拾 东 西 的 女 儿, 轻 叹 口 气, 对 着 正 在 翻 箱 倒 柜 的 女

4 儿 道 : 静 媛, 你 爸 的 东 西 我 会 收 拾 的, 你 放 着 吧, 后 天 你 就 开 学 了, 你 快 回 屋 去, 好 好 准 备 一 下 自 己 的 东 西 明 天 我 一 大 早 就 要 去 医 院 照 顾 你 爸, 就 不 送 你 去 车 站 了 沈 静 媛 放 下 手 中 拿 起 的 一 件 衣 服, 却 道 : 我 不 去 学 校 了 你 说 什 么? 沈 静 媛 转 过 身, 面 对 着 她 妈, 神 情 坚 定 地 再 次 重 申 : 我 说 我 不 去 学 校 了 她 已 经 考 虑 很 久 了, 她 不 能 让 妈 妈 一 个 人 在 家 里 照 顾 爸 爸 哥 哥 不 在 了, 那 爸 爸 妈 妈 就 让 她 来 照 顾 沈 妈 妈 却 神 情 严 厉 地 看 着 沈 静 媛, 仿 佛 不 认 识 她 了 一 般 沈 静 媛 看 到 她 妈 这 样 的 眼 神, 就 知 道 自 己 惹 她 生 气 了, 而 且 还 气 得 不 轻, 但 是 她 还 是 固 执 坚 持 自 己 的 想 法 : 妈, 我 已 经 决 定 不 去 学 校 了, 等 过 几 天, 我 就 去 学 校 办 理 休 学, 我 也 可 以 去 打 工 赚 钱 的 眼 看 着 家 里 这 样 糟 糕 的 情 况, 她 怎 么 可 能 还 回 学 校 去 安 心 念 书 呢? 她 爸 每 个 月 高 昂 的 医 疗 费 用, 已 经 花 去 了 家 里 大 半 的 积 蓄, 她 知 道, 如 果 光 靠 妈 妈 的 工 资 的 话, 家 里 的 经 济 条 件 已 经 供 不 起 她 念 书 了 沈 妈 妈 看 着 一 向 乖 巧 的 女 儿 这 么 不 听 话, 沉 下 脸, 厉 声 道 : 你 说 什 么 傻 话 呢? 书 怎 么 可 以 不 念? 你 不 要 乱 想, 你 的 学 费 家 里 还 是 出 的 起 的, 家 里 的 情 况 没 你 想 的 那 么 糟 糕 虽 然 家 里 的 积 蓄 用 掉 了 很 多, 不 还 有 还 有 你 哥 的 那 笔 抚 恤 金 么? 用 那 个 钱, 也 够 你 念 到 毕 业 了, 你 爸 的 手 术 费 我 会 想 办 法 的 见 女 儿 神 色 松 动, 沈 妈 妈 又 软 了 声 音, 摸 着 她 的 头 发 道, 你 要 是 不 去, 这 事 被 你 爸 知 道 了, 他 要 是 生 气, 病 得 更 严 重 怎 么 办? 沈 静 媛 动 了 动 嘴 巴, 还 想 说 些 什 么, 可 是 却 被 沈 妈 妈 打 断 : 可 是 沈 妈 妈 语 重 心 长 : 你 哥 已 经 不 在 了, 你 是 爸 妈 唯 一 的 希 望 了, 爸 妈 指 望 你 有 出 息, 以 后 给 我 们 养 老 呢! 妈 妈 就 算 再 没 用, 也 不 会 让 你 退 学 的, 你 死 了 那 份 心 吧! 家 里 的 情 况 再 怎 么 不 好, 她 也 不 会 让 自 己 的 女 儿 跟 着 吃 苦 的 沈 静 媛 不 依 道 : 妈 沈 妈 妈 打 断 她, 语 气 坚 决 道 : 好 了, 你 别 说 了, 就 算 你 再 说 什 么 都 没 用 的, 赶 紧 收 拾 你 的 东 西, 明 天 去 学 校 的 火 车 票 我 已 经 帮 你 买 好 了, 你 明 天 就 给 我 回 学 校 去 沈 静 媛 心 有 不 甘 地 被 她 妈 妈 给 赶 回 了 房 间, 躺 在 铺 上 辗 转 反 侧, 怎 么 也 睡 不 着 难 道 她 明 天 只 能 乖 乖 去 学 校 吗? 爸 爸 的 手 术 费 那 么 贵, 他 们 家 能 拿 的 出 来 吗? 拿 出 手 机 想 看 一 下 时 间 却 发 现 手 机 不 知 道 什 么 时 候 没 电 自 动 关 机 了 叹 了 口 气, 起 身 从 抽 屉 里 拿 了 充 电 器, 插 上, 再 换 上 另 一 个 电 板, 开 机 手 机 桌 面 刚 显 示 出 信 号, 就 传 来 好 几 条 短 信 发 来 的 滴 水 铃 声 一 看 屏 幕 提 示, 好 几 条 未 接 来 电 的 提 示, 短 信 也 好 几 条, 一 条 条 翻 下 去, 也 同 学 发 来 问 她 什 么 时 候 回 校 的, 还 有 一 些 节 日 的 笑 话 短 信, 翻 到 最 末 却 看 见 一 条 让 她 吃 惊 不 已 的 信 息 她 从 来 不 怀 疑 那 个 人 的 能 力, 可 是 她 却 不 怎 么 相 信 那 个 人 的 真 心 可 是 他 却 在 这 个 时 候 出 现 在 她 家 楼 下, 如 果 他 不 是 对 她 这 样 的 小 女 孩 是 真 心 的 话, 他 不 可 能 会 做 到 这 样 的 地 步 吧? 向 他 那 样 的 人, 怎 么 可 能 会 把 时 间 浪 费 在 毫 无 意 义 的 事 情 上 呢? 短 信 上 明 明 白 白 地 写 着 : 我 正 在 你 家 楼 下, 你 能 下 来 吗? 沈 静 媛 暗 道 奇 怪, 不 会 是 发 错 了 吧? 他 怎 麽 可 能 会 出 现 在 她 家 楼 下?A 城 到 她 家 坐 火 车 可 要 十 几 个 小 时 啊, 可 是 短 信 上 明 明 写 着 再 往 下 翻, 果 然 还 有 好 几 条 信 息 他 发 来 的 信 息 的, 分 别 是 好 几 个 小 时 以 前 发 的, 甚 至 更 早 的 是 昨 天 发 来 的 静 媛, 我 知 道 你 家 里 出 了 事, 如 果 有 什 么 帮 得 上 忙 的 一 定 要 告 诉 我 你 再 不 说, 我 可 要 去 你 家 找 你 了 哦! 我 已 经 在 去 你 家 的 路 上 了, 等 我

5 以 前 在 学 校 的 时 候, 她 记 得 他 说 过, 他 不 喜 欢 发 短 信, 什 么 事 情 不 是 一 个 电 话 就 可 以 说 清 楚 吗, 可 是 如 果 是 短 信 的 话, 发 好 几 条 有 时 候 都 可 能 讲 不 清 一 件 事 情 他 认 为 发 短 信 那 是 时 间 多 的 没 处 打 发 的 学 生 的 专 利, 像 他 这 种 公 事 繁 忙 的 人 还 是 适 合 打 电 话 可 是 现 在, 她 居 然 发 了 那 么 多 短 信 给 她 当 然 她 之 后 翻 出 通 话 记 录, 也 看 见 了 好 几 通 他 的 未 接 来 电 他 知 道 她 家 里 出 了 事, 是 因 为 自 己 没 接 他 的 电 话, 所 以 让 人 去 查 了 吧! 不 然, 他 不 可 能 知 道 的 她 知 道 他 花 了 多 大 的 精 力 去 打 听, 可 是 他 的 这 份 心 意 对 她 来 说, 不 是 不 感 动 的 她 还 只 是 一 个 十 九 岁 的 小 女 生, 对 于 像 小 说 中 描 述 的 完 美 的 男 主 角 也 有 过 幻 想, 她 虽 然 一 直 拿 着 种 种 借 口 在 抗 拒 着 他 如 果 楼 下 的 人 真 的 是 他 的 话, 她 觉 得 自 己 可 能 没 办 法 继 续 去 拒 绝 了 沈 静 媛 拿 着 手 机, 有 些 走 到 阳 台 边 上, 小 心 地 拉 开 窗 帘, 左 看 右 看 也 没 看 到 有 什 么 人 影 啊, 只 是 路 灯 附 近 好 像 停 了 一 辆 越 野 车, 那 车 怎 么 看 着 那 么 眼 熟? 难 道 真 的 是 他 么? 沈 静 媛 穿 着 棉 拖 鞋, 在 睡 衣 外 面 套 了 一 件 外 套 就 开 门 跑 了 下 去, 她 家 在 三 楼, 可 是 不 知 道 为 何, 今 日 的 楼 梯 让 她 觉 得 格 外 漫 长, 越 往 下 走, 心 跳 越 发 快 起 来 连 她 自 己 都 不 明 白, 她 这 是 怎 么 了 难 道 她 也 在 想 念 那 个 人 吗? 可 是 在 学 校 的 时 候, 自 己 不 是 明 明 说 过 讨 厌 他 追 自 己 那 么 紧 的 么? 大 抵 是 人 在 脆 弱 的 时 候, 心 境 也 会 发 生 变 化 的 吧, 就 好 比 现 在, 她 爸 爸 生 病 住 院, 家 里 只 剩 下 她 妈 和 她 两 个 人 现 在 又 多 出 一 个 关 心 她 的 人, 无 论 怎 么 样 心 里 也 是 开 心 的 吧! 悄 悄 靠 近 车 边, 还 没 敲 车 窗, 那 车 门 已 经 打 开 了, 那 人 从 车 上 下 来 那 是 一 个 异 常 俊 美 的 男 人, 细 致 如 瓷 的 肌 肤, 优 雅 挺 直 的 鼻 梁, 轻 轻 上 扬 的 唇 角, 那 竟 是 一 张 不 怎 么 能 看 得 出 年 龄 的 脸 他 穿 一 件 黑 色 的 驼 绒 大 衣, 衬 得 他 更 加 高 大 颀 长, 一 派 温 文 的 样 子 那 如 海 般 深 邃 的 眸 子 中 中 清 晰 地 倒 影 着 她 此 刻 衣 衫 不 整 的 模 样 沈 静 媛 看 着 他, 张 大 了 嘴, 满 脸 的 不 可 思 议, 和 不 敢 置 信 : 你 你 怎 么 知 道 我 家 在 这 里? 她 跑 下 楼 来, 才 发 现 外 面 这 么 冷, 她 身 上 穿 的 衣 服 实 在 是 太 少 了 点, 冷 风 灌 进 脖 子 里, 又 冷 又 刺 的, 害 她 要 缩 着 脖 子 说 话 他 笑 望 着 她, 忍 不 住 逗 她 : 因 为 我 有 超 能 力 啊, 只 要 想 一 想, 脑 子 里 就 有 导 航 系 统 将 我 带 到 这 里 来 了 不 知 道 为 什 么, 见 到 她, 自 己 很 自 然 就 会 说 出 些 肉 麻 不 已 的 话 来 他 看 着 她 穿 的 这 么 少 就 下 楼 来, 那 脖 子 一 直 缩 着, 便 很 自 然 地 将 脖 子 里 围 着 米 色 羊 绒 围 巾 给 解 了 下 来, 替 她 给 围 上 那 围 巾 又 软 又 轻, 看 起 来 质 感 很 好 的 样 子, 想 必 价 格 很 贵 吧! 沈 静 媛 心 里 一 阵 感 动, 却 仍 旧 纠 结 着 自 己 刚 才 的 问 题 : 赵 禹 廷, 你 不 会 是 托 人 去 学 校 查 我 的 档 案 了 吧? 如 果 是 这 样 的 话, 那 教 务 主 任 会 怎 么 想 她 啊? 她 一 个 才 大 二 的 在 校 大 学 生, 却 和 他 那 种 有 钱 人 牵 扯 在 一 起, 怎 么 想 怎 么 别 扭 嘛 赵 禹 廷 望 着 那 一 双 充 满 了 江 南 烟 雨 风 情 的 如 水 明 眸, 还 有 那 张 一 张 一 合 的 漾 着 水 润 光 泽 的 唇, 很 有 一 种 想 吻 住 她 的 想 法 她 的 身 高 大 约 到 他 的 下 巴, 只 要 自 己 一 低 头, 就 能 吻 到 那 张 喋 喋 不 休 的 小 嘴 他 这 么 想 着, 也 这 么 做 了, 很 自 然 搂 着 她 的 不 盈 一 握 的 腰 肢, 低 头, 吻 了 上 去 沈 静 媛 的 质 问 通 通 被 逼 咽 进 了 肚 子 里, 她 就 这 样 睁 大 眼 看 着 眼 前 的 登 徒 子, 赵 禹 廷 一 边 吻 着 她, 一 边 轻 笑 出 声 : 怎 么 有 这 么 笨 的 丫 头, 连 接 吻 都 不 会 么? 还 不 快 闭 上 眼 睛 赵 禹 廷 是 久 经 情 场, 接 吻 的 功 夫 自 不 必 说, 沈 静 媛 只 是 个 没 谈 过 恋 爱 的 笨 丫 头, 哪 里 经 得 住 他 的 挑 逗, 只 是 一 个 吻 的 功 夫, 她 就 觉 得 自 己 全 身 发 软 得 快 瘫 倒 在 人 家 的 怀 里, 甚 至 她 都 不 觉 得 冷 了, 而

6 是 觉 得 热 得 不 行 她 明 知 道 这 么 任 由 他 吻 着 自 己 是 不 对 的, 如 果 这 一 幕 被 小 区 里 的 人 看 见 了, 那 她 可 就 完 蛋 了, 她 妈 定 会 打 断 她 的 腿 她 现 在 应 该 推 开 他 的, 不 能 任 由 他 这 么 下 去 的, 可 是 她 全 身 发 软, 那 力 道 也 就 软 绵 绵 的, 那 推 搡 一 点 用 处 都 没, 倒 成 了 欲 迎 还 拒 的 娇 羞 直 到 他 的 那 双 手 不 规 矩 地 顺 着 睡 意 下 摆 摸 了 进 来, 那 一 阵 凉 意 让 沈 静 媛 一 哆 嗦, 顿 时 那 力 气 也 回 来 了, 使 劲 儿 推 开 他, 那 脸 色 已 经 是 一 片 绯 红 : 赵 禹 廷, 你 到 这 里 究 竟 是 干 什 么 来 的? 我 来 这 里, 自 然 是 为 了 你 啊 沈 静 媛 听 他 这 么 说 却 没 有 感 动, 她 还 在 为 刚 才 被 轻 薄 而 恼 怒 着, 沈 静 媛 却 忍 不 住 出 声 刺 他 : 为 我? 你 不 要 告 诉 我, 你 这 大 半 夜 的 来 这 里 只 是 为 了 见 我 一 面, 像 你 这 样 的 人 要 什 么 样 的 女 人 没 有, 犯 得 着 这 么 迁 就 我 吗? 赵 禹 廷 道 : 你 爸 的 事 情 我 已 经 知 道 了 我 不 是 说 过 的 么, 如 果 你 有 事 都 可 以 打 我 电 话, 如 果 是 我 能 帮 上 忙 的, 我 一 定 会 尽 力 帮 你 的 他 也 不 知 道 自 己 为 何 会 对 这 个 女 孩 这 么 上 心, 如 果 是 因 为 对 那 个 人 的 亏 欠, 他 也 不 必 做 到 这 个 地 步 也 许 在 不 知 不 觉 间 自 己 已 经 爱 上 她 了 吧! 爱 上 了 这 样 一 个 小 女 孩 他 与 她 之 间, 十 几 岁 的 差 距, 并 不 是 那 么 容 易 忽 略 的 也 行 就 因 为 这 样, 她 才 不 愿 意 接 受 自 己 吧! 再 有, 如 果 她 知 道 自 己 还 有 一 个 与 她 差 不 多 年 纪 的 儿 子 的 话 沈 静 媛 咬 着 唇, 道 : 你 的 好 意 我 心 领 了, 可 是 可 是 我 不 想 和 你 因 为 金 钱 而 牵 扯 上 关 系 横 亘 在 他 们 之 间 的 除 了 年 龄 之 外, 还 有 那 该 死 的 金 钱, 她 承 认 自 己 被 他 给 吸 引, 但 是 她 不 想 跟 他 在 一 起 的 大 半 原 因, 是 因 为 不 想 被 人 说 她 傍 大 款, 或 者 被 说 成 她 是 他 养 着 的 女 人 之 一 赵 禹 廷 眼 神 温 和 地 看 着 她, 用 食 指 贴 住 她 的 唇, 柔 声 道 : 静 媛, 你 知 道 我 不 是 那 种 强 人 所 难 的 人, 就 算 今 天 我 用 钱 帮 助 了 你, 但 是 你 还 是 可 以 按 你 自 己 的 心 意 待 我, 就 算 不 接 受 我 也 没 有 关 系 看 着 沈 静 媛 的 表 情 有 些 松 动 了, 他 又 歪 了 下 头, 玩 笑 道, 而 且 你 我 可 以 向 你 保 证, 我 这 人 会 是 一 个 好 债 主 的, 不 会 向 那 些 高 利 贷 一 样 逼 着 你 卖 身 抵 债 的 沈 静 媛 这 下 却 是 被 他 给 逗 笑 了, 谢 谢 你! 如 果 你 真 的 想 谢 我 的 话, 以 后 不 要 再 这 么 见 外 好 不 好? 我 们 都 认 识 那 么 久 了, 你 可 以 喊 我 的 名 字 禹 廷, 或 者 廷, 你 看 我 这 人 挺 好 说 话 的, 来 喊 一 个 听 听 那 个 禹 廷, 谢 谢 你 这 么 帮 我 沈 静 媛 的 声 音 还 是 小 小 的, 好 半 天 才 憋 出 来 也 不 知 道 是 因 为 名 字 的 亲 昵, 还 是 其 他 什 么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Part2 盲 目 的 感 情 说 完 谢 谢, 沈 静 媛 想 到 时 间 也 差 不 多 了, 等 下 要 是 被 妈 妈 发 现 她 大 半 夜 不 在 房 间 里, 而 是 跟 个 男 人 在 楼 底 下 见 面, 而 且 还 拥 吻, 那 她 就 惨 了 虽 然 对 赵 禹 廷 有 些 埋 怨, 但 是 基 本 的 客 套 还 是 要 的, 毕 竟 刚 刚 她 才 接 受 了 他 的 帮 助 不 是 么? 那 个 这 么 晚 了, 你 等 下 住 哪 里?

7 赵 禹 廷 对 她 眨 了 眨 眼 : 这 个 时 候 才 想 起 问 我 有 没 有 住 的 地 方? 如 果 没 有, 是 不 是 打 算 收 留 我 一 晚 上? 他 见 沈 静 媛 为 难 地 咬 着 唇, 不 回 答 他, 他 笑 了 笑, 退 了 一 步 : 就 算 你 不 打 算 收 留 我, 那 我 这 么 大 老 远 赶 来, 不 请 我 上 楼 去 坐 坐 么? 沈 静 媛 一 怔, 有 些 为 难 地 看 着 他 道 : 这 个 好 像 不 太 方 便, 今 天 我 妈 也 在 家 里, 你 这 样 大 晚 上 的 到 我 家 里, 不 大 合 适 吧! 连 她 自 己 都 搞 不 清 此 时 两 人 到 底 是 什 么 关 系, 好 像 最 多 也 就 刚 才 接 吻 了 的 关 系 吧! 不 过 这 么 快 就 见 家 长, 委 实 有 点 发 展 迅 速 了, 而 且 等 下 她 妈 妈 问 起 来, 她 可 怎 么 解 释 两 个 人 的 关 系 呢? 你 不 想 让 你 妈 妈 知 道 我 们 的 关 系 吗? 沈 静 媛 道 : 也 不 是 啦 只 是 我 都 没 跟 我 妈 妈 提 起 过 你, 她 一 点 心 理 准 备 都 没 有, 你 就 这 么 突 然 冒 出 来 要 是 她 一 时 间 接 受 不 了 怎 么 办 呀? 好 了, 好 了, 不 为 难 你 了, 今 晚 上 就 放 过 你 了, 你 先 上 去 休 息 吧! 还 有 你 爸 爸 在 医 院 的 事 情 我 会 替 你 安 排 好, 替 你 爸 爸 动 手 术 的 是 国 外 最 有 名 的 心 脏 科 权 威, 手 术 的 事 情 你 不 用 担 心 你 明 天 晚 上 跟 我 一 起 回 A 市 说 着 从 口 袋 里 掏 出 一 张 机 票 来 和 一 张 房 卡, 这 是 明 天 凌 晨 的 机 票, 你 先 拿 了 行 李 去 这 家 酒 店 等 我, 晚 上 我 会 来 找 你 沈 静 媛 愣 愣 看 着 机 票 和 房 卡, 又 看 看 他, 也 不 去 接, 赵 禹 廷 的 耐 心 一 向 好, 不 过 见 她 傻 傻 的 样 子, 知 道 她 又 在 乱 想 了, 忙 把 卡 塞 进 她 的 手 里, 摸 着 她 的 头 道 : 不 要 乱 想, 我 只 是 想 跟 你 一 起 回 去 沈 静 媛 拿 着 机 票 和 房 卡 神 游 一 样 回 到 家 里, 在 卧 室 的 沈 妈 妈 听 见 关 门 声, 往 外 面 喊 : 媛 媛, 这 刚 才 去 外 面 了 吗? 沈 静 媛 忙 道 : 没 有 啊, 我 刚 才 去 厕 所, 发 现 大 门 没 上 保 险 栓, 我 重 新 关 一 下 早 点 睡, 明 天 你 还 要 坐 车 去 学 校 呢! 从 卧 房 传 来 沈 妈 妈 困 顿 的 声 音 哦, 知 道 了 我 这 就 去 睡 了 沈 静 媛 脱 下 外 套, 躺 进 温 暖 的 被 窝, 看 着 放 在 桌 上 的 机 票 和 房 卡, 愣 愣 地 出 神 她 毫 不 怀 疑 赵 禹 廷 是 个 说 到 做 到 的 正 人 君 子, 她 也 毫 不 怀 疑 他 会 替 她 爸 爸 安 排 好 在 医 院 的 一 切, 可 是 这 么 大 的 恩 情, 她 需 要 拿 什 么 去 还 呢? 天 下 没 有 免 费 的 午 餐, 他 对 她 的 心 思, 她 知 道 的 清 清 楚 楚, 她 不 接 受 他, 也 是 因 为 知 道 他 们 之 间 没 有 未 来 他 说 他 不 会 勉 强 她, 可 是 她 知 道 自 己 越 来 越 离 不 开 他 了 一 大 早 沈 家 的 厨 房 客 厅 就 异 常 热 闹, 沈 静 媛 也 很 早 就 被 妈 妈 吵 起 来 了 沈 妈 妈 接 了 一 通 从 医 院 打 来 的 电 话, 高 兴 得 跟 什 么 似 的, 眉 宇 间 的 愁 绪 都 好 像 减 轻 了 不 少, 脸 上 有 掩 不 住 的 喜 色 简 单 梳 洗 了 一 下, 兴 匆 匆 去 了 医 院 她 说 医 院 打 来 电 话 说, 从 美 国 有 个 心 脏 科 专 家 正 好 到 他 们 医 院 会 诊, 并 且 提 出 要 给 沈 爸 爸 做 手 术 这 么 好 的 事, 真 是 天 上 掉 下 来 的, 这 样 的 专 家, 要 花 费 多 少 钱, 就 算 他 们 到 了 美 国 也 请 不 来 的 沈 静 媛 心 内 暗 道, 果 然 是 有 钱 能 使 鬼 推 磨, 只 这 么 一 点 时 间, 连 美 国 的 专 家 也 请 到 了 这 个 小 城 市 沈 妈 妈 只 道 他 们 家 运 气 好, 根 本 也 不 曾 想 到 这 事 跟 她 的 女 儿 有 关 系 妈 妈 不 问 她, 沈 静 媛 当 然 是 求 之 不 得 了, 能 瞒 着 自 然 是 先 瞒 着 看 着 高 兴 地 妈 妈 出 门, 沈 静 媛 也 松 了 口 气 也 跟 着 拿 了 简 单 的 行 李 出 了 门 她 没 有 按 赵 禹 廷 说 的 去 那 家 酒 店, 当 然 更 没 有 去 搭 飞 机, 而 是 一 大 早 坐 了 上 午 的 火 车 赶 去 学 校 她 也 不 知 道 自 己 在 执 拗 或 抗 拒 着 什 么? 既 然 已 经 接 受 了 他 对 她 爸 爸 的 帮 助, 现 在 为 什 么 还 要 拒 绝 他 给 她 的 机 票 和 房 卡 呢? 如 果 赵 禹 廷 知 道 她 现 在 的 想 法, 肯 定 会 很 生 气 很 生 气 吧! 可 是 她 却 没 有 办 法 控 制 自 己 不 去 那 么 想 沈 静 媛 不 禁 苦 笑 起 来, 原 本 青 春 洋 溢 的 脸 上 浮 现 出 与 年 龄 不 符 的 忧 郁 果 然 到 下 午 2 点 的 时 候, 他 发 来 信 息, 只 短 短 几 个 字 : 手 术 已 安 排, 路 上 小 心

8 火 车 是 晚 上 九 点 到 站 的, 沈 静 媛 刚 下 车, 就 有 人 举 了 牌 子 来 接, 是 个 神 色 严 肃 的 中 年 男 子 沈 静 媛 见 过 他, 他 是 赵 禹 廷 在 A 城 的 司 机, 她 知 道 是 他 安 排 的 他 知 道 她 没 去 酒 店, 也 没 坐 飞 机, 这 么 快 就 在 这 边 安 排 了 人 接 她, 这 个 人 真 是 好 脾 气, 她 这 样 子 一 边 拒 绝 和 他 一 起, 一 边 又 接 受 着 他 的 帮 助, 他 为 什 么 连 一 句 质 问 也 没 有? 一 个 男 人 愿 意 这 么 对 你 无 条 件 地 付 出, 这 个 世 上 除 了 她 的 父 亲 之 外, 再 也 没 有 其 他 人 了 吧! 可 是 现 在 又 多 了 一 个 他 她 可 以 心 安 理 得 地 接 受 爸 爸 的 给 予, 可 是 却 没 办 法 同 样 心 安 理 得 地 接 受 他 的 帮 助 呵 赵 禹 廷, 你 让 我 以 后 怎 么 面 对 你? 那 人 接 过 她 手 里 的 行 李 箱, 这 一 次, 她 没 有 拒 绝, 便 默 不 作 声 地 跟 着 那 人 的 身 后, 上 了 车 那 人 知 道 她 不 想 被 别 人 看 见, 把 车 子 停 在 人 比 较 少 的 学 校 附 近 的 小 巷 子 口 就 放 她 下 车 了 沈 静 媛 查 看 了 下 四 下 无 人, 这 才 拖 着 她 的 行 李 箱, 慢 吞 吞 地 走 回 宿 舍 里 久 违 了 一 个 学 期 的 校 园, 很 有 一 种 既 陌 生 又 熟 悉 的 感 觉 晚 上 的 校 园 依 旧 热 闹, 学 校 附 近 的 小 吃 摊 还 在 营 业, 还 有 三 五 成 群 的 学 生 拎 了 超 市 的 购 物 袋 买 东 西 回 来 的, 而 她 则 是 众 多 学 生 中 的 一 个 远 远 地 闻 到 烤 番 薯 的 香 味, 一 下 便 勾 起 了 她 的 馋 虫, 她 在 火 车 上 也 没 吃 什 么 东 西, 便 走 过 去 买 了 两 个 烤 番 薯 就 这 样 拖 着 行 李 箱, 拎 着 烤 番 薯 向 宿 舍 楼 走 去 她 的 宿 舍 在 三 楼, 刚 气 喘 吁 吁 地 走 到 门 口, 就 听 见 宿 舍 里 传 来 吵 吵 闹 闹 的 声 音 沈 静 媛 刚 推 门 进 去, 宿 舍 里 的 三 个 人 就 齐 刷 刷 把 目 光 投 向 了 她, 而 且 还 带 着 殷 殷 期 盼 的 样 子, 沈 静 媛 被 那 三 个 人 六 只 眼 睛 给 盯 得 头 皮 发 麻, 好 半 天 才 找 回 自 己 的 声 音 : 你 们 几 个 盯 着 我 看 干 嘛? 她 怎 么 有 种 很 不 好 的 预 感? 还 是 说, 他 们 也 闻 到 了 烤 番 薯 的 香 味 了? 举 了 举 手 里 拎 着 的 热 乎 乎 的 烤 番 薯, 你 们 不 会 是 冲 着 我 手 里 的 这 个 吧? 宿 舍 里 的 三 个 人 连 连 摇 头, 沈 静 媛 一 头 雾 水, 满 脸 疑 惑 地 看 着 他 们, 那 是? 室 友 徐 丽 娜 是 个 个 性 活 泼 的 姑 娘, 她 见 其 他 两 个 人 都 扭 捏 着 不 吭 声, 率 先 扑 了 上 去, 爪 子 抓 着 沈 静 媛 的 胳 膊, 亲 热 道 : 亲 爱 的 丸 子 同 学, 你 可 终 于 回 来 啦, 我 们 刚 才 正 说 到 你 呢! 丸 子 乃 沈 静 媛 在 学 校 的 不 雅 绰 号, 他 们 一 开 始 喊 媛 媛, 喊 得 多 了, 某 人 说 了 句, 圆 圆 的 不 就 跟 丸 子 一 样 么, 于 是 沈 静 媛 的 绰 号 便 自 此 诞 生 了 虽 然 这 个 绰 号 跟 沈 静 媛 的 气 质 外 貌 不 是 很 搭 调, 但 好 在 还 算 可 爱 室 友 们 喊 顺 口 了 之 后, 逐 渐 就 在 班 级 里 面 普 及 了 沈 静 媛 用 手 指 着 自 己 的 鼻 子, 怪 道 : 你 们 说 到 我 做 什 么? 奇 怪 了, 刚 才 在 门 口 的 时 候 她 听 见 的 可 是 什 么 给 某 个 人 送 情 书 之 类 的 东 西 啊 可 是 这 个 和 她 有 什 么 关 系? 徐 丽 娜 道 : 对 啊 对 啊, 丸 子 你 不 知 道 我 们 多 想 你 啊! 莫 安 安 和 小 妮 也 在 一 边 拼 命 点 头 附 和, 是 啊 是 啊 沈 静 媛 看 他 们 的 神 色, 就 知 道 这 三 个 人 肯 定 是 有 事 要 求 她, 不 然 这 三 个 人 怎 么 会 笑 得 如 此 诡 异 无 奈 地 叹 了 口 气 道 : 说 吧, 你 们 是 不 是 有 什 么 事 要 我 做? 徐 丽 娜 见 丸 子 同 学 这 么 上 道, 当 下 便 激 动 道 : 哎 呀, 我 就 说 我 们 丸 子 聪 明 嘛, 不 然 怎 么 能 做 我 们 班 的 班 长 呢 你 们 到 底 要 我 干 嘛? 看 这 小 妮 子 马 屁 拍 的, 她 都 不 知 道 怎 么 说 她 好 了 徐 丽 娜 这 下 不 说 话 了, 用 胳 膊 捅 了 捅 一 脸 羞 涩 状 的 莫 安 安, 小 声 道 : 安 安, 班 长 大 人 发 话 了, 你 还 不 快 说 只 是 莫 安 安 实 在 是 太 害 羞 了, 她 是 那 种 长 相 可 爱 的 女 生, 现 在 脸 红 红 的 像 是 要 滴 出 血 来, 好 半 天 也 没 说 出 半 句 话 来 这 下 徐 丽 娜 这 个 大 嗓 门 控 制 不 住 了, 有 些 恨 铁 不 成 钢 地 看 了 她 一 眼, 道 : 事 情 是 这 样 的, 就 是 咱 安 安 喜 欢 我 们 班 上 一 个 人, 想 让 丸 子 你 帮 着 牵 个 线 沈 静 媛 这 下 傻 眼 了, 怎 么 回 事 啊? 她 才 刚 升 上 大 三, 怎 么 一 下 就 升 级 成 媒 婆 了? 而 且 这 种 事 情, 怎

9 么 也 轮 不 上 她 去 牵 线 吧? 当 下 就 拒 绝 道 : 这 个 怎 么 让 我 牵 线 呢? 好 像 不 大 合 适 吧? 莫 安 安 见 沈 静 媛 拒 绝 帮 忙, 这 下 也 急 了, 再 也 顾 不 得 羞 涩 了, 我 喜 欢 的 那 个 人 平 时 也 不 怎 么 来 学 校, 经 常 请 病 假 的 那 个 怎 么 会 是 他? 沈 静 媛 心 内 一 阵 诧 异, 脸 上 却 是 不 动 声 色 她 很 是 不 解, 安 安 怎 么 会 喜 欢 上 那 个 人 的 那 人 名 叫 赵 亦 辰, 他 是 在 大 二 的 时 候 转 学 来 的, 不 过 也 只 是 在 他 们 学 校 挂 个 名 而 已, 不 过 据 说 挂 这 个 名 也 是 花 了 很 多 钱 的, 平 时 也 很 少 来 学 校, 那 个 人 好 像 念 书 不 是 为 了 拿 学 历, 只 是 为 了 打 发 时 间 似 的 大 学 不 比 高 中, 就 算 她 作 为 班 长, 经 常 和 班 上 的 同 学 接 触, 可 是 自 己 和 那 个 人 接 触 的 也 不 多 就 平 时 见 他 上 学 也 是 有 司 机 开 车 接 送, 衣 服 穿 的 虽 然 随 意, 但 看 着 就 知 道 质 料 都 是 极 上 乘 的, 定 是 价 格 不 菲, 那 个 时 候 她 就 觉 得 这 个 人 的 背 景 应 该 不 简 单, 怎 么 着 也 该 是 个 非 富 即 贵 的 人 那 人 他 有 着 如 雕 刻 般 的 五 官, 挺 直 的 鼻 梁, 紧 抿 的 薄 唇, 黑 玉 一 般 的 眼 睛, 看 起 来 比 漫 画 里 的 少 年 更 多 一 些 细 腻 和 柔 媚, 而 强 烈 冷 漠 之 气 却 让 人 望 而 却 步 因 为 对 他 背 景 的 猜 测, 以 及 他 自 身 的 冷 漠 和 沉 默 寡 言, 使 得 没 有 人 敢 主 动 靠 近 他 她 知 道, 他 在 学 校 里 没 有 朋 友 如 果 不 是 那 一 次, 她 代 替 老 师 去 他 家 里 送 资 料, 或 许 她 不 会 见 到 那 个 脆 弱 惹 人 怜 惜 的 男 孩 那 是 一 户 公 寓 房, 那 天 她 按 了 半 天 门 铃, 也 没 见 有 人 来 开 门, 直 到 她 以 为 自 己 找 错 了 地 址 想 离 开, 那 门 才 打 了 开 来 少 年 的 脸 色 不 正 常 地 潮 红 着, 眉 宇 间 轻 锁 的 忧 伤, 像 是 怎 么 也 化 不 开 的 薄 雾, 为 他 完 美 的 五 官 覆 上 一 层 神 秘 他 见 沈 静 媛 站 在 门 口, 那 薄 雾 般 的 眸 子 渐 渐 清 明 起 来, 他 微 笑 着 看 着 她, 那 是 迥 异 与 在 学 校 的 时 候 见 到 的 表 情 沈 静 媛 站 在 门 口 自 我 介 绍 ; 你 好, 我 叫 沈 静 媛, 是 你 的 大 学 同 学 孙 老 师 让 我 来 看 看 你, 她 说 你 好 几 天 没 来 学 校 了 赵 亦 辰 点 了 点 头, 道 : 我 知 道, 进 来 吧! 他 的 声 音 有 些 清 冷, 却 没 有 傲 然 沈 静 媛 心 下 一 缓, 原 本 以 为 他 会 不 理 会 她 呢! 没 想 到 他 这 么 好 说 话, 跟 在 学 校 里 的 他 好 像 不 是 同 一 个 人 似 的 这 个 屋 子 给 人 一 种 很 空 旷 的 感 觉 赵 亦 辰 让 她 进 了 屋 子, 沈 静 媛 发 现 赵 亦 辰 的 脸 色 看 起 来 有 些 苍 白, 忍 不 住 问 道 : 你 不 舒 服 吗? 要 不 要 去 看 医 生? 虽 然 她 只 是 替 老 师 过 来 送 点 资 料, 可 是 作 为 一 班 之 长, 她 还 是 有 责 任 关 心 班 上 的 任 何 一 个 同 学 的 倒 不 是 她 圣 母 附 体 了, 而 是 她 觉 得 眼 前 的 这 个 人, 给 人 一 种 心 疼 的 感 觉 赵 亦 辰 只 是 摇 了 摇 头, 我 没 事 明 明 只 是 冷 漠 地 陈 述 句, 可 是 听 在 她 的 耳 朵 里, 却 觉 得 这 个 人 只 是 在 故 作 坚 强 因 为 只 是 几 句 话 的 功 夫, 他 的 唇 色 好 像 也 跟 着 变 白 了 几 分, 也 不 知 道 是 她 的 错 觉, 还 是 灯 光 的 缘 故 他 是 不 想 给 她 麻 烦 吗? 所 以 才 说 自 己 没 事? 你 请 坐, 我 去 给 你 倒 杯 水 过 来 说 着 就 转 身 去 了 那 个 敞 开 式 的 厨 房 他 这 么 客 气, 倒 是 让 沈 静 媛 很 出 乎 意 外, 她 坐 在 他 家 的 沙 发 上, 四 处 打 量 他 这 个 屋 子 的 格 局, 这 屋 子 不 算 特 别 大, 却 给 人 一 种 很 空 旷 清 冷 的 感 觉, 卧 室 客 厅 厨 房 全 都 是 打 通 了, 呈 敞 开 式 的, 就 连 浴 室 也 是 透 明 玻 璃 的, 家 具 都 是 黑 白 色 调, 比 较 简 约 的 款 式 沈 静 媛 的 视 线 正 在 房 间 里 乱 飘 着, 没 想 到 这 个 时 候 传 来 玻 璃 落 在 地 上 的 碎 裂 声, 她 吓 了 一 跳, 赶 紧 跑 了 过 去, 却 见 那 个 人 的 面 前 散 着 一 地 的 玻 璃 碎 片, 而 他 的 手 也 受 伤 了, 正 滴 着 血, 应 该 是 被 碎 玻 璃 给 扎 伤 了 沈 静 媛 见 他 动 也 不 动, 愣 愣 出 神 望 着 自 己 受 伤 的 那 只 手 出 神, 沈 静 媛 却 看 不 过 去, 在 心 里 骂 了 一 声 笨 蛋, 就 将 他 带 到 客 厅 里 去, 而 自 始 至 终, 赵 亦 辰 都 没 有 反 抗, 一 直 乖 乖 地 跟 在 沈 静 媛 的 身 后 沈 静 媛 问 他 家 里 的 医 药 箱 在 哪 里, 很 自 然 地 替 他 将 伤 口 消 毒 包 扎 起 来

10 赵 亦 辰 看 着 那 个 替 自 己 包 扎 伤 口 的 女 孩, 表 情 怔 然 沈 静 媛 却 没 发 现 他 神 色 之 间 的 变 幻, 只 是 替 他 包 扎 好 后, 就 将 地 上 的 碎 片 拿 了 扫 把, 将 碎 片 扫 进 了 垃 圾 桶 内 回 来 的 时 候, 却 发 现 赵 亦 辰 已 经 睡 着 了, 安 安 静 静 地 躺 在 沙 发 上, 脸 上 还 带 着 梦 幻 般 的 色 彩, 没 了 平 日 里 的 冷 漠, 倒 是 多 了 几 分 稚 气 沈 静 媛 终 于 察 觉 到 不 对 劲, 伸 手 去 试 探 他 额 头 上 的 温 度, 发 现 滚 烫 得 吓 人 忍 不 住 嘀 咕 了 一 句 : 明 明 生 病 了, 还 说 没 事, 真 是 瞎 逞 强 啊! 起 身, 想 打 急 救 电 话, 却 发 现 自 己 的 手 被 他 给 紧 紧 抓 在 手 里 他 没 睡 着 吗? 那 他 刚 才 是 在 装 睡? 沈 静 媛 试 着 想 把 手 给 拽 回 来, 却 发 现 他 握 的 死 紧, 而 他 确 实 是 睡 着 了 的 他 口 里 还 喃 喃 地 喊 着 什 么, 待 听 清 楚 了, 才 知 道 他 喊 得 是 妈 妈 他 说, 妈 妈, 妈 妈 你 不 要 丢 下 我 那 一 天, 她 留 了 下 来, 照 顾 生 病 的 他 他 们 最 近 距 离 的 接 触, 也 就 是 那 一 次 吧! 莫 安 安 还 在 继 续 道 : 可 是 他 很 少 跟 咱 们 班 级 的 人 接 触, 大 家 都 没 他 的 联 系 方 式, 老 师 那 里 我 又 不 敢 去 要 不 过 上 一 次 学 期 末 的 时 候 老 师 不 是 给 你 地 址 让 你 去 探 望 过 他 的 吗? 沈 静 媛 一 怔, 回 过 神 来, 可 是 我 跟 赵 亦 辰 也 不 是 很 熟 她 见 莫 安 安 不 想 放 弃 的 坚 定 神 色, 忍 不 住 问 道 : 安 安, 你 喜 欢 他 什 么 呢? 是 啊, 她 喜 欢 他 什 么 呢? 莫 安 安 一 下 子 被 这 个 问 题 给 问 住 了 这 个 问 题 看 似 简 单, 可 是 她 却 一 下 子 拙 于 言 辞 了 因 为 他 长 得 好 看, 又 有 钱, 还 打 扮 时 尚 么? 还 是 因 为 他 成 绩 好? 沈 静 媛 一 条 条 地 举 例 问 她 莫 安 安 见 室 友 们 都 看 着 她, 等 着 她 的 回 答, 被 逼 急 了, 嚷 道 : 喜 欢 一 个 人 还 需 要 理 由 吗? 你 这 样 的 感 情 太 盲 目 了, 你 再 好 好 地 想 三 天, 如 果 还 要 坚 持 的 话, 我 再 考 虑 要 不 要 帮 你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part3 开 学 之 初 开 学 之 初, 作 为 班 长 的 沈 静 媛 很 是 忙 碌, 这 倒 也 冲 淡 了 她 想 家 的 念 头, 况 且 还 有 妈 妈 打 来 电 话 跟 她 说 一 些 她 爸 爸 在 医 院 的 事 情, 手 术 的 事 情 也 稳 步 进 行 中, 让 她 不 要 过 于 担 心, 安 心 在 学 校 念 书, 不 然 她 爸 爸 是 不 能 安 心 去 动 手 术 的 其 实 她 很 想 说, 大 学 的 课 程 不 像 是 初 中 高 中 那 么 紧 凑, 如 果 挤 一 挤, 再 凭 她 自 己 的 努 力, 她 相 信 自 己 不 会 落 下 功 课 的 可 是 在 她 爸 妈 的 观 念 里, 大 学 跟 初 中 高 中 是 没 什 么 区 别 的, 请 假 旷 课 就 不 该 是 个 学 生 做 的 事 情 她 一 向 是 父 母 眼 中 的 乖 女 儿, 所 以 心 中 第 一 百 次 想 着 偷 偷 买 车 票 逃 回 家 去 的 念 头 都 被 她 给 压 了 下 来 只 是 这 几 日 宿 舍 内 的 气 氛 有 些 微 妙, 她 也 知 道 是 何 原 因, 只 是 这 种 给 人 做 媒 的 事 情, 她 实 在 不 喜 欢 如 果 成 了, 那 也 是 好 事 一 桩, 可 是 对 方 不 是 普 通 的 男 孩 子, 像 他 这 样 的 人 拒 绝 起 人 尤 其 不 会 顾 忌

11 到 别 人 的 心 情 她 是 怕 万 一 出 现 那 种 情 况, 那 该 如 何 是 好? 她 这 样 的 犹 疑, 不 是 没 有 原 因 的, 如 果 是 有 礼 貌 的 正 常 人 的 话, 那 么 接 受 了 她 半 个 下 午 加 一 个 晚 上 的 照 顾, 怎 么 着 也 该 说 句 谢 谢 吧, 可 是 那 人 清 醒 过 来 的 第 二 天 却 是 把 她 给 赶 了 出 去, 连 句 谢 谢 都 没 有, 那 脸 色 还 黑 得 吓 人 搞 得 她 郁 闷 了 整 整 一 个 星 期, 就 觉 得 好 心 没 好 报 莫 安 安 见 三 天 时 间 已 经 到 了, 可 是 沈 静 媛 却 没 半 点 要 帮 自 己 牵 线 的 意 思, 心 也 慢 慢 冷 了 下 来 沈 静 媛 说 的 让 她 考 虑 三 天, 再 给 她 答 复, 究 竟 是 为 了 什 么 呢? 她 以 为 自 己 会 在 这 三 天 里 改 变 自 己 的 想 法 吗? 她 想 问 她, 但 是 出 于 女 孩 子 的 矜 持, 在 寝 室 里 她 还 是 什 么 也 没 说 她 也 有 想 过 自 己 跑 上 去 告 白 之 类 的, 但 是 自 从 上 次 跟 他 们 一 个 班 里 有 个 女 孩 子 跟 他 告 白 之 后, 他 没 回 应 也 就 罢 了, 居 然 还 问 她 你 是 谁, 惹 得 一 些 看 热 闹 的 同 学 笑 话 不 已 那 个 人 本 就 淡 漠, 认 不 全 班 里 的 人 那 也 是 很 有 可 能 的 这 一 事 件 的 直 接 结 果 就 是 导 致 了 她 不 敢 盲 目 去 找 他 表 白, 至 少 也 要 有 点 底 气, 确 认 那 人 不 会 连 她 的 名 字 都 不 知 道, 就 贸 然 出 手 而 她 一 直 以 为 沈 静 媛 就 是 那 个 他 与 她 沟 通 的 桥 梁 啊! 可 是 那 个 桥 梁 却 没 半 点 帮 忙 的 意 思, 说 了 是 三 天, 倒 是 敷 衍 了 自 己 一 个 礼 拜 了, 也 没 点 要 帮 忙 的 意 思 一 天 晚 自 习 的 时 候, 小 妮 看 着 莫 安 安 闷 闷 不 乐 的 样 子, 小 声 道 : 安 安, 我 觉 得 吧, 会 不 会 是 沈 静 媛 也 喜 欢 那 个 人, 所 以 才 不 愿 意 帮 忙? 在 宿 舍 里 她 是 个 很 精 明 的 女 孩 子, 她 不 像 徐 丽 娜 那 么 活 泼 张 扬, 也 没 有 莫 安 安 那 么 可 爱, 长 相 也 就 普 普 通 通, 在 宿 舍 里 就 她 跟 莫 安 安 最 要 好 莫 安 安 因 这 话 也 开 始 猜 测 起 来, 但 是 想 着 又 觉 得 这 不 大 可 能, 应 该 不 会 吧 上 次 我 还 在 校 门 口 附 近 见 过 丸 子 跟 一 个 长 得 很 帅 的 男 人 在 一 起, 两 人 看 起 来 很 亲 昵 的 样 子, 丸 子 还 上 了 他 的 车 的! 那 人 应 该 是 她 男 朋 友 吧, 而 且 看 起 来 又 很 成 熟 稳 重 的 样 子, 年 纪 好 像 也 比 我 们 大 很 多, 跟 赵 亦 辰 是 完 全 不 同 的 类 型, 有 了 那 样 的 极 品 男 友, 还 会 变 心 吗? 小 妮 听 了 倒 是 不 以 为 然 : 你 不 知 道 吗? 有 些 人 呢, 就 是 喜 欢 吃 着 碗 里 的 看 着 锅 里 的 况 且 你 不 是 说 了, 那 个 人 年 纪 比 我 们 要 大 很 多, 说 不 定 沈 静 媛 只 是 看 中 了 人 家 的 钱, 才 跟 人 家 在 一 起 的 我 们 班 的 赵 亦 辰 嘛, 除 了 性 格 冷 了 一 些, 那 长 相 家 世 是 没 的 挑 的 如 果 沈 静 媛 自 己 有 机 会 能 抓 住 赵 亦 辰, 那 不 是 比 找 个 比 自 己 年 纪 大 很 多 的 人 要 好 吗? 莫 安 安 还 是 不 愿 意 相 信 小 妮 说 的 这 些, 反 驳 道 : 我 觉 得 不 会 吧, 丸 子 不 会 是 那 种 人 吧! 我 们 在 一 起 都 二 年 多 了, 她 是 什 么 样 的 人, 我 们 都 清 楚 得 很, 我 看 她 在 学 校 也 没 有 特 意 去 接 近 赵 亦 辰 啊, 而 且 她 对 学 校 里 的 男 生 也 都 爱 搭 不 理 的 的 小 妮 有 点 恨 铁 不 成 钢 的 样 子, 道 : 你 啊, 就 是 单 纯, 丸 子 丸 子 叫 的 那 么 亲 热, 指 不 定 她 在 背 后 怎 么 笑 话 你 呢! 小 妮, 真 看 不 出 来, 你 居 然 对 丸 子 这 么 深 的 成 见? 怪 不 得 你 不 叫 她 丸 子, 而 是 一 直 喊 她 的 名 字 可 是 我 觉 得 丸 子 人 不 错 啊, 脾 气 温 温 柔 柔 的, 成 绩 好, 长 相 也 好, 对 人 还 很 亲 切, 不 像 咱 们 班 的 任 芳 菲, 高 傲 得 像 只 孔 雀 似 的 相 比 起 来, 我 还 是 觉 得 丸 子 挺 讨 人 喜 欢 的 莫 安 安 看 了 她 一 眼, 觉 得 小 妮 怎 么 能 把 人 想 的 那 么 坏 呢? 虽 然 这 次 丸 子 没 答 应 帮 助 自 己, 可 是 也 没 到 要 把 她 想 的 那 么 阴 暗 的 地 步 啊! 是 不 是 小 妮 对 丸 子 有 什 么 误 会? 安 安, 你 就 是 太 单 纯 了, 像 沈 静 媛 那 样 的 女 孩 子, 就 是 喜 欢 不 声 不 响 给 人 在 背 后 捅 刀 子 的 她 让 你 考 虑 三 天 之 后 再 决 定 要 不 要 帮 忙, 可 是 现 在 都 过 去 一 个 星 期 了, 你 不 提, 她 也 不 提, 就 好 像 从 来 没 发 生 过 这 件 事, 这 不 是 明 摆 着 她 不 想 帮 你, 还 找 借 口 敷 衍 你 吗? 莫 安 安 迟 疑 道 : 可 能 是 丸 子 太 忙 了, 所 以 把 这 事 给 忘 记 了 吧! 你 看 她 又 是 学 生 会 的 工 作, 又 是 咱 们 的 班 长, 老 师 有 什 么 事 经 常 都 喊 她 去 做 的 我 也 只 是 提 醒 你 一 下, 不 要 把 每 个 人 都 当 成 是 好 人 小 妮 见 莫 安 安 似 乎 不 愿 意 相 信 自 己 说 的, 也 就 不 再 多 说 了 莫 安 安 倒 是 也 沉 默 起 来, 难 道 沈 静 媛 真 的 不 是 一 个 值 得 信 任 的 朋 友 吗?

12 其 实 沈 静 媛 也 很 无 辜, 她 一 开 始 是 在 犹 豫 要 不 要 帮 助 莫 安 安, 后 来 事 情 多 了, 也 没 见 莫 安 安 再 次 主 动 跟 自 己 说 起, 也 就 把 这 事 儿 放 在 了 一 边 况 且 她 每 天 重 点 关 注 的 就 是 从 家 里 来 的 电 话 和 信 息, 当 然 没 闲 心 去 关 心 小 女 生 的 那 些 风 花 雪 月 的 事 情 了 没 过 多 久, 沈 静 媛 接 到 了 从 家 里 打 来 的 电 话, 说 是 手 术 很 成 功, 她 爸 爸 已 经 在 手 术 后 的 第 二 天 醒 过 来 了, 医 生 说 她 爸 爸 的 身 体 正 在 慢 慢 恢 复 过 来, 这 消 息 可 把 她 给 高 兴 坏 了 她 知 道 这 一 切 多 亏 了 赵 禹 廷 的 帮 助, 既 然 她 爸 爸 的 手 术 已 经 完 成 了, 他 应 该 也 已 经 回 A 城 了 他 不 主 动 联 系 自 己, 应 该 是 等 着 自 己 给 他 电 话 吧! 好 像 自 他 们 认 识 以 来, 一 直 都 是 他 在 主 动 的 呢, 这 一 次 按 他 的 意 思, 当 然 是 要 换 她 主 动 了 不 过 沈 静 媛 倒 是 没 有 想 到, 赵 禹 廷 这 样 的 大 男 人 也 会 有 这 样 幼 稚 又 孩 子 气 的 一 面, 改 天 她 一 定 要 好 好 嘲 笑 他 一 番 一 直 以 来 她 都 在 逃 避 着 他 的 感 情, 他 的 给 予, 但 是 为 了 她 爸 爸 的 事 情 怎 么 着 她 也 该 请 他 吃 顿 饭, 谢 谢 他 而 且 她 现 在 对 他 的 感 情 很 复 杂, 她 也 不 清 楚 自 己 对 他 是 男 女 之 情, 还 是 朋 友 之 谊 自 从 那 个 不 纯 洁 的 吻 之 后, 自 己 真 的 不 知 道 该 怎 么 面 对 他 了 呢! 沈 静 媛 电 话 打 过 去, 那 边 没 过 多 久 就 接 了 起 来, 对 方 好 像 有 点 手 忙 脚 乱, 她 好 像 听 见 有 文 件 之 类 的 东 西 掉 在 地 上 的 声 音 沈 静 媛 未 语 先 笑, 倒 也 不 调 侃 他, 说 了 自 己 想 请 他 吃 顿 饭, 赵 禹 廷 也 不 矫 情, 他 等 了 这 顿 饭 可 是 等 了 好 久 了, 马 上 就 爽 快 地 答 应 了 吃 饭 的 地 点 是 沈 静 媛 定 的, 是 在 学 校 附 近 的 一 家 小 饭 店 里, 不 过 那 家 店 里 有 小 包 厢, 环 境 也 不 错, 菜 也 煮 的 好, 价 格 不 算 贵, 对 于 她 这 样 的 学 生 族 请 吃 饭, 最 合 适 不 过 了 赵 禹 廷 应 邀 前 来, 沈 静 媛 跟 在 走 到 一 起, 倒 有 些 不 自 在, 好 像 很 有 压 力, 而 且 很 多 人 行 注 目 礼 的 感 觉 倒 不 是 她 自 己 有 什 么 不 妥 当, 而 是 在 她 身 边 的 那 个 人, 那 人 本 就 长 得 俊 美, 穿 得 又 好, 走 在 路 上, 很 是 吸 引 了 一 大 批 人 的 目 光, 特 别 是 那 些 年 轻 的 女 孩 子 要 不 是 看 见 他 和 自 己 走 在 一 块 儿, 指 不 定 有 大 胆 的 上 前 来 搭 话 呢! 两 个 人 吃 的 是 路 边 摊, 炒 河 粉, 加 上 边 上 烧 烤 摊 上 的 烤 鱿 鱼 烤 肉 串, 再 加 上 每 人 一 罐 啤 酒 赵 禹 廷 看 着 这 些 很 是 新 奇, 沈 静 媛 有 些 担 心 道 : 你 不 要 告 诉 我, 你 从 来 没 吃 过 这 些 哦? 赵 禹 廷 不 由 得 失 笑 不 已, 小 丫 头 真 是 想 太 多 了, 这 些 我 当 然 吃 过 了, 不 要 以 为 我 每 天 吃 的 都 是 人 参 鲍 鱼 不 过 像 他 这 样 地 位 的 人 平 时 也 不 会 经 常 来 这 样 的 地 方 就 是 了, 他 平 常 在 外 面 吃 的 多 是 西 餐 日 本 料 理 之 类 的 精 致 食 物, 在 家 里 也 有 专 门 的 厨 师, 不 过 这 些 他 现 在 还 不 打 算 告 诉 她, 免 得 她 又 说 两 人 贫 富 差 距 太 大 了 之 类 的 因 为 吃 饭 的 那 个 人 是 她, 所 以 对 于 赵 禹 廷 来 说, 这 廉 价 普 通 的 路 边 摊 也 显 得 美 味 起 来, 这 路 边 摊 上 的 柔 和 的 橘 黄 色 灯 光 也 看 起 来 比 西 餐 厅 里 的 蜡 烛 要 浪 漫 许 多 沈 静 媛 胃 口 很 好, 吃 得 挺 多, 一 点 不 顾 及 自 己 的 形 象, 一 顿 饭 吃 的 还 算 宾 主 尽 欢 吃 完 饭, 赵 禹 廷 建 议, 咱 们 散 散 步 吧! 也 好! 正 好 吃 完 饭 消 化 一 下, 我 真 的 吃 太 饱 了 沈 静 媛 拍 了 拍 自 己 吃 的 抱 抱 的 肚 子, 粲 然 一 笑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part4 确 定 关 系

13 校 园 里 路 灯 昏 黄, 两 人 并 肩 在 校 园 里 散 步, 走 的 又 是 人 较 少 的 岔 道, 加 上 树 影 婆 娑 的, 那 就 更 不 会 有 人 注 意 到 他 们 了 这 样 安 安 静 静 地 走 着, 两 人 谁 也 没 有 说 法, 气 氛 却 是 很 好 沈 静 媛 看 着 他 柔 和 的 侧 颜, 心 内 一 紧, 我 爸 爸 的 事 情 谢 谢 你 了 赵 禹 廷 停 下 步 子, 转 身 看 她 : 刚 才 不 是 谢 过 了 么? 跟 我 这 么 见 外, 我 可 是 会 生 气 的 哦! 可 是 这 毕 竟 不 是 一 件 小 事, 你 这 么 帮 我, 我 也 想 回 报 一 二 我 说 过, 我 会 是 个 好 债 主, 不 会 逼 你 卖 身 抵 债 的 不 过 如 果 是 你 心 甘 情 愿 的 话, 我 倒 是 求 之 不 得! 他 用 似 玩 笑 似 严 肃 的 语 气, 倒 使 得 沈 静 媛 不 知 道 该 如 何 回 答 了 你 是 认 真 的 吗? 说 完, 沈 静 媛 小 心 翼 翼 地 观 察 着 他 的 表 情 怎 么? 难 道 我 的 行 动 还 不 足 以 证 明 我 对 你 的 认 真 吗? 不 是 我 我 不 逼 你, 那 是 因 为 我 想 尊 重 你 的 心 意, 我 不 想 让 你 觉 得 我 是 个 恶 霸 沈 静 媛 良 久 不 语, 赵 禹 廷 伸 出 手 挑 起 她 的 下 巴 面 对 自 己, 眼 神 认 真 地 看 着 她 道 : 就 算 你 不 爱 我, 我 也 可 以 等 至 少 我 知 道 现 在 的 你 不 讨 厌 我, 甚 至 还 是 有 点 喜 欢 我 的 不 是 吗? 上 次 在 她 家 楼 下 的 那 个 吻 就 足 以 证 明 她 对 他 也 是 有 感 觉 的, 不 是 吗? 如 果 她 讨 厌 他 的 话, 不 会 任 自 己 吻 那 么 久 而 现 在, 她 这 么 楚 楚 可 怜 地 看 着 自 己, 四 下 漆 黑 又 无 人, 不 正 是 偷 袭 的 好 时 机 么 他 也 遵 从 自 己 的 心 意, 搂 住 她 的 纤 腰, 将 她 抵 在 一 棵 树 杆 上, 低 下 头 去, 四 目 相 对 的 一 刹 那, 沈 静 媛 惊 呼 你 你 要 干 嘛? 那 话 音 已 经 被 淹 没 那 温 热 的 唇 瓣 已 经 贴 上 了 那 片 柔 软, 辗 转 吸 允, 那 柔 软 如 果 冻 的 唇 瓣 让 他 爱 不 释 手, 吻 得 也 就 有 点 粗 暴 了, 在 她 的 唇 上 轻 咬 了 一 下, 她 吃 痛 地 惊 叫, 那 舌 已 经 熟 练 地 长 驱 直 入 了, 两 人 的 唇 舌 间 有 淡 淡 的 烧 烤 味 和 啤 酒 的 味 道 良 久 之 后, 他 才 放 开 她, 两 人 都 有 些 气 喘 吁 吁, 沈 静 媛 脸 色 潮 红, 也 有 些 气 愤 地 指 责 : 你 话 说 的 好 听, 什 么 叫 不 会 逼 我 卖 身 抵 债? 那 你 刚 才 干 嘛 占 我 便 宜? 我 这 不 是 正 在 跟 你 培 养 感 情, 好 让 你 早 点 心 甘 情 愿 地 接 受 我 吗? 赵 禹 廷 满 脸 无 辜 哼 有 你 这 么 培 养 感 情 的 吗? 反 正 以 后 你 不 许 随 随 便 便 亲 亲 我 啦 沈 静 媛 嚷 道, 说 到 最 后 还 有 点 脸 红 赵 禹 廷 摸 了 摸 下 巴, 询 问 道 : 那 要 经 过 你 的 同 意 才 行 吗? 沈 静 媛 瞪 了 他 一 眼 : 你 想 的 美, 我 才 不 会 同 意 让 你 亲 我 不 想 再 跟 他 在 这 儿 纠 缠 下 去, 扔 下 一 句, 我 不 跟 你 瞎 扯 了 转 身, 抬 脚 就 想 走 人, 却 没 有 想 到 那 人 动 作 那 么 快, 一 扯 她 的 手 臂, 就 将 她 揽 入 环 中, 兜 头 被 一 股 好 闻 的 纯 男 性 的 气 息 给 包 围 住 有 闷 闷 的 声 音 从 头 顶 传 来, 媛 媛, 不 要 离 开 我, 让 我 一 辈 子 照 顾 你 好 不 好? 听 到 怀 中 人 的 回 答, 赵 禹 廷 的 身 子 一 僵, 原 以 为 她 会 像 以 往 的 每 一 次 一 样, 她 都 不 会 回 应 自 己, 却 没 有 想 到 今 天 自 己 会 听 到 不 一 样 的 答 案 她 真 的 答 应 他 了 吗? 似 是 不 敢 相 信, 他 再 次 确 认 : 媛 媛, 你 说 的 是 真 的 吗? 不 是 因 为 感 激 我 为 你 做 得 事 情, 而 是 真 正 地 回 应 我 相 同 的 感 情? 沈 静 媛 看 着 他 惊 喜 地 眉 眼, 郑 重 地 点 了 点 头, 道 : 嗯 说 着 便 靠 入 了 他 的 怀 中, 听 着 他 沉 稳 的 心 跳, 想 到 他 此 刻 的 笑 颜, 也 有 羞 涩 的 微 笑 漫 上 她 的 脸 经 过 了 那 么 多 的 事 情, 她 终 于 还 是 接 受 他 了 呢! 虽 然 不 知 道 这 份 感 情 能 不 能 长 长 久 久 的, 但 是 曾 经 拥 有 过, 不 也 是 一 份 美 好 的 回 忆 吗? 只 要 她 知 道, 眼 前 的 这 个 人, 是 值 得 她 好 好 去 爱 去 付 出 感 情 的 人 就 够 了 两 人 在 确 定 了 关 系 之 后, 赵 禹 廷 一 副 异 常 满 足 的 神 情 在 回 去 宿 舍 的 路 上, 他 还 很 自 然 地 一 直 搂 着

14 她 的 肩 膀, 沈 静 媛 倒 是 开 始 扭 捏 起 来, 虽 然 这 两 人 的 关 系 已 经 确 定 了, 可 是 被 相 熟 的 同 学 看 见 可 不 大 好, 而 且 他 们 学 校 认 识 赵 禹 廷 的 人 还 不 少, 谁 让 他 曾 经 出 现 在 她 们 学 校 的 赞 助 仪 式 上 呢? 好 巧 不 巧 地, 就 在 快 要 回 宿 舍 的 转 角 处 碰 到 了 熟 人, 而 且 还 是 那 个 经 常 缺 课, 不 怎 么 会 出 现 在 学 校 里 的 赵 亦 辰 她 倒 是 想 打 个 招 呼 来 着, 可 是 对 方 的 脸 却 黑 得 跟 门 神 有 得 一 拼, 只 看 她 一 眼, 便 快 步 走 开 了 害 得 沈 静 媛 莫 名 其 妙 了 半 天, 她 都 不 知 道 自 己 什 么 时 候 得 罪 他 了, 这 个 样 子 她 怎 么 找 机 会 跟 他 提 莫 安 安 的 那 件 事 啊? 沈 静 媛 光 顾 着 自 己, 倒 是 没 有 发 现 身 边 的 赵 禹 廷 此 刻 的 神 情 也 似 乎 不 怎 么 好 赵 禹 廷 送 沈 静 媛 到 宿 舍 门 口 才 开 口 问 道 : 刚 才 那 个 人 你 认 识? 是 啊, 他 是 我 的 同 班 同 学, 不 过 这 个 人 蛮 怪 的, 不 大 好 相 处 你 看 我 刚 才 想 跟 他 打 招 呼, 他 都 黑 着 个 脸, 害 我 都 不 敢 开 口 了 沈 静 媛 不 满 地 嘟 嚷 他 不 理 你, 你 很 生 气 吗? 才 不 是 沈 静 媛 见 赵 禹 廷 表 情 奇 怪, 哦 了 一 声, 难 得 调 皮 的 斜 了 他 一 眼 道, 不 要 告 诉 我, 你 吃 醋 了 哦? 赵 禹 廷 见 她 笑 得 开 心, 眸 子 一 深, 附 和 道 : 是 是 是, 我 是 吃 醋 了, 这 样 媛 媛 大 小 姐 是 不 是 很 开 心? 那 是 啊! 沈 静 媛 头 昂 得 高 高 的 赵 禹 廷 笑 得 宠 溺, 你 啊 你 啊! 说 着 还 点 了 点 她 的 小 翘 鼻 沈 静 媛 不 依 地 跺 脚, 逃 也 似 的 回 了 宿 舍 刚 进 宿 舍, 就 见 莫 安 安 在 那 里 开 心 地 哼 歌, 徐 丽 娜 见 沈 静 媛 进 来, 惊 呼 道 : 丸 子, 你 的 脸 好 红 啊, 莫 非 回 来 的 路 上 被 登 徒 子 给 轻 薄 过 了? 去 你 的, 说 话 没 个 正 经 沈 静 媛 没 好 气 地 白 了 她 一 眼 沈 静 媛 想 起 那 件 事, 歉 然 道 : 安 安, 对 不 起 哦, 那 件 事, 不 是 我 不 愿 意 帮 忙, 我 实 在 也 是 找 不 到 机 会 跟 他 说 这 件 事 如 果 为 了 这 件 事 搞 得 宿 舍 不 团 结, 倒 莫 安 安 笑 了 笑 道 : 没 关 系 的 她 长 得 本 就 可 爱, 一 笑 就 一 个 深 深 的 酒 窝 徐 丽 娜 是 个 肚 子 里 藏 不 住 话 的, 忙 在 一 边 道 : 哎 呀 呀, 其 实 丸 子 你 不 用 把 这 件 事 放 在 心 上 来, 告 诉 你 一 个 好 消 息, 赵 亦 辰 明 天 晚 上 要 在 家 里 举 办 生 日 舞 会, 他 邀 请 了 我 们 全 班 的 同 学 一 起 去 给 他 庆 祝 这 下 不 用 你 帮 忙 牵 线 了, 他 生 日 舞 会 那 天 安 安 自 己 会 找 机 会 跟 他 表 白 的 这 就 好 沈 静 媛 暗 道 奇 怪, 那 个 人 怎 么 忽 然 举 办 生 日 会, 而 且 还 邀 请 了 全 班 的 同 学 一 起? 他 们 说 话 的 时 候 小 妮 已 经 洗 漱 好 躺 在 床 上 看 书, 自 始 至 终 地 没 说 一 句 话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Part5 误 会 产 生 这 里 不 是 那 个 她 曾 经 去 过 的 小 公 寓, 这 是 一 个 带 花 园 和 游 泳 池 的 小 别 墅, 走 进 室 内, 这 是 一 个 衣 香 鬓 影 的 世 界, 这 是 沈 静 媛 进 入 到 这 个 地 方 的 第 一 感 觉 长 长 的 桌 子 上 摆 满 了 各 种 精 致 的 食 物 和 点 心, 还 有 一 个 巨 大 的 蛋 糕 被 摆 在 中 间, 呈 倒 金 字 塔 形 摆 放 的 玻 璃 酒 杯 在 灯 光 下 折 射 出 耀 眼 的 光 芒, 给

15 这 个 地 方 带 上 了 一 层 梦 幻 般 的 色 彩 来 到 这 里 的 同 学 们 全 都 惊 叹 出 声, 赞 叹 声 此 起 彼 伏 不 过 此 刻 最 落 寞 的 要 数 本 来 信 心 满 满 打 算 告 白 的 莫 安 安 了, 如 果 不 是 这 个 生 日 舞 会, 她 不 会 想 到 她 与 赵 亦 辰 两 人 之 间 的 差 距 会 这 样 大, 会 不 会 丸 子 就 是 知 道 了 这 一 点, 所 以 才 迟 迟 不 愿 意 帮 忙 牵 线 的 呢? 疑 惑 地 视 线 扫 向 一 旁 的 沈 静 媛, 可 是 她 却 没 发 现 自 己 在 看 她, 而 是 和 班 上 的 一 个 其 他 宿 舍 的 女 孩 子 讲 话 到 这 样 的 地 方 应 该 是 穿 着 礼 服 和 西 装 的, 可 是 今 天 大 多 数 人 都 穿 着 便 服, 倒 也 没 人 觉 得 不 自 在 本 来 这 个 生 日 会 沈 静 媛 是 不 想 来 的, 可 是 作 为 一 班 之 长, 又 加 上 其 他 同 学 的 哀 求, 就 算 不 情 愿 她 也 只 能 来 了 原 本 今 天 晚 上 赵 禹 廷 说 要 带 她 去 一 个 地 方 的, 可 是 因 为 这 个 生 日 会, 只 能 推 迟 了 只 不 过 他 们 来 这 里 都 有 好 一 会 儿 了, 正 主 儿 还 是 没 有 出 现, 招 呼 他 们 的 是 一 个 穿 着 燕 尾 服 的 中 年 男 子, 那 人 自 称 是 这 里 的 管 家, 只 跟 他 们 说 这 里 的 东 西 可 以 随 便 取 用, 他 们 家 少 爷 要 等 下 才 会 出 来 有 好 吃 的 好 喝 的, 同 学 们 倒 是 没 什 么 怨 言, 只 嘟 嚷 了 几 句 不 愧 是 有 钱 人 家 的 少 爷 啊, 派 头 就 是 不 一 样 只 不 过 人 人 都 在 心 内 想 着, 这 个 赵 亦 辰 在 学 校 一 直 对 人 冷 冰 冰 的, 这 次 请 他 们 来 这 里 不 会 是 为 了 炫 富 吧? 如 果 真 的 是 这 样, 他 们 倒 是 不 介 意 他 多 炫 富 几 次, 这 样 精 致 美 味 的 食 物 可 不 是 经 常 有 机 会 吃 到 的 啊 在 吃 了 些 点 心, 喝 了 点 饮 料 之 后, 沈 静 媛 忽 然 想 去 上 洗 手 间, 拉 了 站 在 她 附 近 的 女 服 务 生 问 道 : 请 问 洗 手 间 在 哪 里? 那 女 服 务 生 听 到 沈 静 媛 的 话 好 像 很 慌 张, 手 里 拿 着 放 着 饮 料 的 托 盘 还 摇 晃 了 一 下, 不 过 没 一 会 儿 便 恢 复 了 镇 定 道 : 请 跟 我 来 便 带 着 沈 静 媛 去 了 二 楼 跟 在 她 身 后 的 沈 静 媛 在 心 内 道, 怎 么 去 个 洗 手 间 也 要 去 二 楼, 难 道 一 楼 没 有 洗 手 间 吗? 那 女 服 务 生 带 她 去 的 是 一 间 客 房, 沈 静 媛 出 来 的 时 候, 却 在 走 廊 上 碰 到 了 这 次 生 日 舞 会 的 主 角 赵 亦 辰, 他 穿 着 一 身 银 灰 色 的 西 装, 白 色 的 衬 衫, 头 发 有 些 凌 乱, 他 的 眼 睛 深 邃, 望 着 她 的 时 候 不 知 道 在 想 些 什 么 此 刻, 他 背 靠 着 客 房 的 房 门, 显 然 是 在 等 她 出 来 沈 静 媛 心 想, 不 会 是 那 女 服 务 生 故 意 待 她 上 的 二 楼 吧? 心 内 暗 骂 一 声, 却 也 没 想 理 会 他, 径 自 转 身 就 走, 却 没 想 到 被 人 从 身 后 攫 住 手 臂, 一 拉 一 扯 之 间 人 已 经 被 压 制 在 了 墙 壁 上 沈 静 媛 有 些 生 气 地 瞪 着 他 道 : 赵 亦 辰, 这 就 是 你 的 待 客 之 道 吗? 还 不 快 放 开 我! 她 就 知 道 不 应 该 和 这 个 喜 怒 无 常 的 人 多 接 近 的, 这 个 生 日 舞 会 她 也 不 该 来 的 却 没 想 到 他 不 但 不 放 开 自 己, 还 将 头 凑 近 她 的 耳 朵, 往 她 的 耳 内 吹 气, 沈 静 媛 或 者 我 该 称 呼 你 媛 媛? 他 的 气 息 吐 在 她 的 劲 间, 引 起 一 阵 颤 栗 你 什 么 意 思? 我 什 么 意 思, 你 应 该 心 里 有 数 吧! 我 不 明 白 你 在 说 些 什 么 沈 静 媛 皱 眉 道 两 人 此 刻 的 姿 势 很 爱 昧, 落 在 旁 人 眼 里, 那 跟 靠 在 墙 上 拥 吻 没 什 么 差 别 而 这 一 幕 正 好 被 上 楼 来 参 观 的 莫 安 安 小 妮 等 人 给 瞧 见 了, 莫 安 安 一 见 之 下, 心 内 震 惊, 就 伤 心 地 转 身 跑 下 楼 去 了, 小 妮 看 了 那 两 人 一 眼, 发 现 那 女 的 身 上 穿 的 衣 服 正 好 是 今 日 沈 静 媛 穿 的 那 一 身, 即 刻 了 然 了, 之 后 也 没 上 前 去 说 什 么, 跟 着 莫 安 安 下 楼 去 了 而 这 一 边, 靠 在 墙 边 的 两 人 气 氛 有 些 剑 拔 弩 张 的, 赵 亦 辰 狭 长 的 眼 微 眯 着, 语 气 冷 得 有 些 吓 人, 那 好, 我 就 把 话 说 白 了, 你 是 不 是 正 在 和 一 个 叫 赵 禹 廷 的 人 交 往? 是 又 怎 么 样, 不 是 又 怎 么 样, 这 和 你 有 什 么 关 系 吗? 沈 静 媛 从 来 没 有 像 今 天 这 样 气 愤, 抬 脚 想 踹 他, 却 被 他 用 膝 盖 顶 住 了, 一 点 动 弹 不 得 那 人 年 纪 大 的 都 可 以 做 你 的 爸 爸 了, 你 为 什 么 要 跟 他 在 一 起? 是 因 为 看 上 他 的 钱, 还 是 他 那 张 令 人 作 呕 的 脸? 他 脸 上 的 厌 恶 毫 不 遮 掩

16 沈 静 媛 被 他 话 里 浓 浓 的 厌 恶 给 吓 到 了, 只 是 这 一 切 跟 他 有 什 么 关 系 呢? 赵 亦 辰, 你 嘴 巴 放 干 净 一 点, 我 跟 谁 在 交 往 是 我 的 自 由, 与 你 没 有 半 点 关 系, 更 轮 不 到 你 在 这 里 说 三 道 四 怎 么 会 轮 不 到 我 管? 如 果 你 跟 他 在 一 起, 那 当 然 是 与 我 有 关 了 我 可 不 想 有 一 个 年 纪 跟 我 差 不 多 的 后 妈 赵 亦 辰 见 沈 静 媛 一 副 震 惊 的 表 情, 语 气 缓 缓, 眼 里 却 有 着 浓 浓 的 嘲 讽 : 怎 么? 他 没 告 诉 过 你, 他 有 一 个 我 这 么 大 的 儿 子 吗? 沈 静 媛 的 眼 中 清 楚 明 白 地 告 诉 她 是 真 的 对 这 件 事 毫 不 知 情, 他 却 继 续 打 击 着 她, 实 话 告 诉 你, 我 爸 他 可 是 有 很 多 女 人 的, 跟 你 这 样 的 小 女 生 也 只 是 玩 玩 而 已, 他 花 了 多 久 的 时 间 追 你? 一 个 月 还 是 两 个 月? 沈 静 媛 气 不 过 他 话 中 的 挑 衅 意 味, 趁 他 放 松 了 对 她 的 桎 梏, 抬 手 就 是 一 巴 掌 甩 了 过 去, 不 甘 示 弱 地 挺 着 胸 膛 瞪 他 : 你 不 用 拿 话 刺 激 我, 你 是 怕 以 后 见 了 我, 要 喊 我 一 声 妈, 所 以 想 用 这 些 话 让 我 打 退 堂 鼓 吗? 就 算 心 内 把 赵 禹 廷 给 骂 了 一 百 遍, 可 是 输 人 不 输 阵, 心 里 再 怎 么 伤 心 难 过, 也 不 能 在 这 个 时 候 打 退 堂 鼓 赵 亦 辰 却 是 眼 神 危 险 地 看 着 她, 直 把 她 看 得 心 内 发 毛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Part6 闹 分 手 那 一 巴 掌 以 后, 沈 静 媛 再 没 有 办 法 跟 他 对 视 下 去, 逃 也 似 的 下 了 楼, 趁 着 众 人 没 有 注 意, 出 了 大 厅, 逃 也 似 的 离 开 了 那 个 华 美 的 别 墅 这 别 墅 位 于 半 山 腰, 地 方 有 些 偏 僻, 来 往 的 车 辆 一 般 都 是 私 家 车, 根 本 打 不 到 车, 来 的 时 候 是 赵 亦 辰 安 排 车 子 接 他 们 来 的, 这 下 她 提 早 离 开, 也 没 车 子 送 她, 她 只 好 一 个 人 走 路 下 去 了 大 晚 上 的, 这 么 在 半 山 腰 走 着, 树 影 婆 娑 的, 风 吹 来 冷 飕 飕 的, 好 在 有 路 灯, 路 上 还 算 亮 堂, 不 然 就 有 点 让 人 害 怕 了 一 辆 车 从 前 面 开 过 来, 车 灯 亮 得 晃 眼, 很 快 便 从 沈 静 媛 的 身 边 开 了 过 去, 沈 静 媛 骂 了 声 有 车 子 了 不 起 啊, 都 照 得 她 的 眼 睛 看 不 清 前 面 的 路 了 没 想 到 耳 边 传 来 急 刹 车, 那 车 居 然 又 一 下 折 了 回 来 车 上 的 人 打 开 车 门, 走 了 下 来, 他 走 到 沈 静 媛 的 面 前, 才 停 了 下 来, 媛 媛, 你 怎 么 会 是 在 这 里, 不 是 说 今 晚 上 要 参 加 同 学 的 生 日 会 吗? 沈 静 媛 发 现 是 他, 却 理 也 不 理 自 顾 往 前 走 什 么 同 学 的 生 日 会, 而 是 他 儿 子 的 生 日 会 吧! 原 本 还 有 点 不 相 信 的, 可 是 赵 亦 辰 和 他 同 样 姓 赵, 现 在 他 出 现 在 这 个 地 方, 那 么 那 个 漂 亮 的 别 墅 应 该 就 是 他 们 的 家 了 不 过 这 个 当 爸 爸 的 怎 么 这 么 不 称 职, 儿 子 的 生 日 却 这 么 晚 才 回 来, 而 且 要 不 是 她 说 有 事, 他 本 来 还 约 了 她 的 赵 禹 廷 被 沈 静 媛 的 态 度 搞 得 莫 名 其 妙 了, 媛 媛, 你 这 是 怎 么 了? 快 别 闹 了, 这 大 半 夜 的, 又 这 么 冷, 快 跟 我 上 车 去, 我 送 你 回 学 校 说 着 来 揽 她 的 肩 膀 沈 静 媛 一 扭 便 挣 脱 出 他 揽 着 她 的 手 臂, 冷 声 道 : 不 用 了, 我 可 以 自 己 走 媛 媛, 你 到 底 是 怎 么 了? 你 这 么 走 回 去, 要 走 到 什 么 时 候, 而 且 这 路 上 这 么 偏 僻, 要 是 遇 到 坏 人

17 怎 么 办? 乖 了, 不 要 耍 小 孩 子 脾 气 了 好 不 好? 说 着 就 上 前 去 牵 她 的 手, 沈 静 媛 甩 开 他 的 手, 就 自 顾 往 前 走 赵 禹 廷 却 几 步 走 到 她 的 前 面, 拦 住 了 她 的 去 路, 沈 静 媛 见 他 这 么 固 执, 暗 暗 冷 笑, 这 个 人 还 真 是 会 做 戏, 看 样 子 如 果 她 不 把 事 情 说 出 来, 他 是 准 备 要 跟 耗 下 去 了 么? 既 然 这 样, 所 幸 把 事 情 摊 开 来 说 了, 赵 禹 廷, 你 为 什 么 没 告 诉 我 你 还 有 一 个 那 么 大 的 儿 子? 赵 禹 廷 却 是 没 想 到 沈 静 媛 会 突 然 这 么 问 他, 是 了, 那 天 亦 辰 出 现 在 她 们 学 校 的 宿 舍 附 近 他 就 该 警 惕 的, 他 没 有 想 到 这 么 快 媛 媛 就 知 道 了 这 件 事 情 这 件 事 情 确 实 是 他 做 的 不 对, 看 样 子 媛 媛 还 气 得 不 轻, 面 上 也 有 些 着 急 起 来, 慌 忙 这 想 解 释 : 媛 媛, 你 听 我 解 释 啊, 其 实 我 一 直 想 告 诉 你 的, 但 是 一 直 却 没 有 找 到 合 适 的 机 会 是, 我 的 年 纪 是 小, 可 你 也 不 能 老 是 把 我 当 成 小 孩 子 一 样 对 待 吧? 我 不 是 你 养 在 温 室 里 的 花 朵 我 知 道 你 比 我 大 很 多, 你 肯 定 有 许 多 我 不 知 道 的 过 去 和 秘 密, 可 是 你 有 一 个 儿 子 这 么 大 的 事 情, 为 什 么 要 瞒 着 我? 我 不 是 气 你 有 一 个 儿 子, 而 是 瞒 着 我, 你 知 道 吗? 她 真 的 很 讨 厌 这 种 被 蒙 在 鼓 里 的 感 觉 这 种 感 觉 真 的 糟 糕 透 顶, 当 赵 亦 辰 说 出 他 是 他 的 儿 子 的 时 候, 自 己 真 的 有 种 想 要 马 上 晕 倒 过 去 的 感 觉 赵 禹 廷 看 着 沈 静 媛 脆 弱 彷 徨 的 样 子, 道 : 媛 媛, 你 知 道 我 不 是 故 意 对 你 有 所 隐 瞒, 我 是 怕 你 知 道 了 之 后, 对 我 更 加 抗 拒 他 不 想 冒 任 何 失 去 她 的 风 险, 他 没 有 想 到 亦 辰 会 跟 她 在 一 个 学 校 念 书, 而 且 还 好 巧 不 巧 地 在 一 个 班 级 沈 静 媛 的 心 越 来 越 冷, 要 不 是 赵 亦 辰 主 动 告 诉 我 这 件 事, 你 是 不 是 打 算 以 后 都 不 告 诉 我, 反 正 我 们 之 间 不 会 是 长 长 久 久 的 关 系 你 是 不 是 说 不 定 几 个 月 之 后 我 们 就 分 手 了, 所 以 没 有 告 诉 我 的 必 要? 媛 媛, 不 要 说 气 话 好 不 好, 我 对 你 的 心 意 难 道 你 到 现 在 还 不 明 白 吗? 不 要 为 了 这 点 小 事 情, 就 全 盘 否 定 我 对 你 的 付 出 好 不 好? 这 怎 么 会 是 小 事? 你 不 知 道 你 儿 子 刚 才 是 怎 么 嘲 笑 我 的, 作 为 男 女 朋 友, 你 却 连 这 么 重 要 的 事 情 都 不 告 诉 我, 你 让 我 心 里 怎 么 想? 而 且 他 还 不 是 别 人, 他 是 跟 我 一 个 班 级 的 同 学, 怪 不 得 每 次 见 到 他, 他 都 不 会 给 我 好 脸 色 媛 媛 你 不 要 多 想, 关 于 亦 辰 的 事 情 我 会 跟 他 好 好 说 的, 他 对 你 那 么 没 礼 貌, 我 也 会 让 他 收 敛 的 那 是 你 们 家 的 家 事, 我 不 想 知 道, 我 累 了, 我 想 回 学 校 了 还 有 这 段 时 间 我 都 不 想 见 到 你, 你 也 不 要 到 学 校 里 来 找 我, 我 想 我 们 都 需 要 静 一 静 媛 媛, 你 这 话 什 么 意 思? 他 扶 着 她 的 双 肩, 让 她 的 目 光 与 自 己 相 对 沈 静 媛 看 着 他 的 眼 睛, 一 字 一 句 道 : 我 的 意 思 说 的 还 不 够 明 白 吗? 我 的 意 思 就 是, 也 许, 当 初 我 答 应 跟 你 交 往 的 决 定 也 许 是 我 过 于 草 率 了 她 的 嘴 角 还 带 着 微 笑, 可 是 心 内 却 已 经 是 苦 涩 非 常 了 她 也 知 道 自 己 这 么 对 赵 禹 廷 有 点 迁 怒 了, 而 且 说 出 这 种 话, 是 很 伤 人 的, 可 是 她 就 是 控 制 不 住 自 己 的 情 绪 那 抹 微 笑 让 赵 禹 廷 更 加 恼 火 非 常, 媛 媛, 你 怎 么 能 因 为 这 么 一 点 小 事 就 轻 易 说 分 手, 你 知 不 知 道 我 是 多 么 爱 你? 赶 紧 把 刚 才 的 话 给 我 收 回 去 现 在 赶 紧 上 车, 我 送 你 回 学 校 去 说 着 也 不 去 管 沈 静 媛 对 他 的 抗 拒, 拉 着 她 的 手 就 往 对 面 停 车 的 地 方 走 去 一 个 在 前 面 拉 着, 一 个 在 后 面 不 肯 走, 沈 静 媛 几 乎 是 被 拖 着 走 的 两 人 在 路 中 央 拉 扯 的, 闹 到 后 来, 沈 静 媛 开 始 手 脚 并 用, 踢 他 打 他, 甚 至 还 打 算 用 嘴 吧 去 咬 了, 就 是 不 愿 意 被 他 拉 着 赵 禹 廷 那 是 头 痛 非 常, 从 来 不 知 道 这 么 个 平 时 总 是 温 温 柔 柔 的 女 孩 子, 一 旦 生 气 起 来 这 么 暴 力 地 跟 他 上 演 全 武 行 如 果 现 在 是 白 天, 他 也 就 随 她 去 了, 可 是 现 在 是 晚 上, 这 么 偏 僻 的 半 山 腰, 无 论 如 何 他 也 是 不 放 心 放 她 一 个 人 走 回 去 的

18 有 车 子 的 轰 鸣 声 自 远 而 近 传 来, 可 是 正 在 争 执 中 的 两 人 都 没 察 觉, 直 到 眼 前 亮 起 了 刺 眼 的 车 灯, 两 个 还 在 路 中 间 的 人 还 没 反 应 过 来 还 好 赵 禹 廷 反 应 及 时 将 沈 静 媛 一 把 推 了 出 去, 可 是 他 自 己 却 被 迎 面 而 来 的 车 子 给 撞 上 了 那 无 良 司 机 却 是 停 也 不 停 地 呼 啸 而 去 这 一 带 人 烟 稀 少, 经 常 有 人 来 这 里 飚 车, 而 且 会 飚 车 的 人 一 般 都 有 点 身 份 背 景 的, 所 以 刚 才 这 一 撞 之 下, 那 司 机 甚 至 都 没 停 下 来, 也 就 是 说 那 人 有 恃 无 恐, 更 不 怕 别 人 去 告 他, 其 嚣 张 程 度 可 见 一 斑 看 着 静 静 躺 在 那 里 的 人, 沈 静 媛 这 下 是 彻 底 被 吓 傻 了 好 在 她 很 快 恢 复 了 镇 定, 马 上 打 电 话 给 120 叫 救 护 车, 又 打 了 电 话 给 110 说 是 有 车 子 肇 事 逃 逸, 只 不 过 那 车 子 开 得 太 快 她 根 本 就 来 不 及 看 清 车 牌 号 码, 她 只 记 得 那 车 是 一 辆 喷 了 很 个 性 油 漆 款 式 很 外 星 的 车 子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Part7 吵 架 落 幕 好 在 救 护 车 很 快 就 来 了, 赵 禹 廷 也 很 快 被 送 进 了 医 院 里 边, 并 且 住 进 了 单 人 的 套 间 沈 静 媛 暗 自 感 叹, 阶 级 的 差 距 是 无 处 不 在 的, 她 爸 爸 当 初 住 院 的 时 候 住 的 可 是 三 人 间, 这 还 是 多 亏 了 爸 爸 在 医 院 的 老 同 学 的 帮 忙 可 是 赵 禹 廷 被 送 进 医 院, 她 刚 填 完 单 子, 就 有 人 把 他 送 到 了 这 个 单 人 房, 而 且 这 里 还 有 冰 箱 空 调 饮 水 机, 甚 至 连 浴 室 里 都 装 着 热 水 器, 这 样 的 环 境 让 人 产 生 这 里 是 不 是 高 级 宾 馆 的 错 觉 沈 静 媛 垂 下 眼 睑, 看 着 躺 在 病 床 上 正 挂 着 点 滴 的 人, 心 内 自 责 不 已 这 短 短 的 一 个 晚 上 发 生 了 太 多 的 事 情, 沈 静 媛 不 断 地 责 备 自 己 闹 脾 气 的 不 是 地 方, 如 果 不 是 自 己 闹 什 么 别 扭, 赵 禹 廷 根 本 就 不 会 发 生 车 祸, 现 在 也 就 不 会 躺 在 这 里 那 个 时 候 他 明 明 比 自 己 早 一 步 发 现 车 子 开 过 来, 他 站 的 地 方 也 比 自 己 更 能 退 到 安 全 的 地 方, 如 果 当 时 他 没 有 推 开 自 己, 那 么 现 在 受 伤 的 人 应 该 是 她 吧! 医 生 检 查 过 后 倒 是 说 没 什 么 大 碍, 只 是 身 上 有 多 处 擦 伤, 也 没 伤 到 要 害 可 是 都 过 了 那 么 久 了, 他 还 没 醒 过 来, 倒 是 让 沈 静 媛 心 里 的 自 责 内 疚 更 甚 她 甚 至 开 始 怀 疑 自 己 是 不 是 扫 把 星 转 世 来 着, 否 则 怎 么 但 凡 和 她 亲 近 的 人 都 要 受 到 伤 害, 死 去 的 哥 哥 是 这 样, 现 在 手 术 后 躺 在 医 院 里 的 爸 爸 是 这 样, 现 在 再 加 上 一 个 遇 上 车 祸 的 赵 禹 廷 如 果 迷 信 一 点 的 话, 她 可 真 的 要 被 说 成 灾 星 转 世 了 沈 静 媛 从 浴 室 端 了 一 盆 热 水 过 来, 拧 了 一 条 热 毛 巾, 仔 细 地 帮 他 擦 拭 他 的 脸, 擦 完 以 后 拖 了 个 凳 子 坐 在 床 边, 托 着 脸, 安 安 静 静 地 看 着 瓶 子 中 的 液 体 输 进 他 的 身 体, 看 着 那 张 闭 着 双 眼 安 静 沉 睡 的 俊 脸, 还 有 头 上 绑 着 的 绷 带 和 手 臂 处 的 青 紫 淤 痕, 沈 静 媛 的 心 开 始 闷 闷 地 痛 起 来, 直 到 过 了 许 久, 许 久, 久 到 沈 静 媛 支 撑 不 住 地 打 起 了 瞌 睡, 头 也 忍 不 住 小 鸡 啄 米 似 的 一 点 一 点 的 病 床 上 却 在 时 钟 指 针 指 向 十 一 点 的 时 候, 才 慢 慢 有 了 动 静, 长 长 的 眼 睫 毛 颤 动 了 一 下, 一 双 深 邃 如 深 潭 般 的 眸 子 睁 了 开 来, 他 看 见 趴 在 自 己 床 边 撑 着 头 睡 着 了 的 人, 紧 蹙 着 的 眉 头 这 才 渐 渐 舒 展 开 来 想 起 自 己 被 车 撞 到 的 一 幕, 暗 自 庆 幸 着 媛 媛 没 事 赵 禹 廷 挣 扎 着 起 身 喝 点 水, 才 发 现 手 上 还 打 着 吊 针, 而 且 吊 瓶 里 的 水 也 差 不 多 快 没 了, 想 按 铃 叫 人, 却 在 这 个 时 候 牵 动 伤 口, 嘶 地 叫 了 一 声 这 声 音 虽 然 不 大, 却 吵 醒 了 一 直 警 醒 着 的 沈 静 媛

19 沈 静 媛 发 现 他 醒 过 来, 她 现 在 好 似 全 然 忘 了 两 人 之 间 的 争 吵, 语 气 充 满 了 惊 喜, 你 终 于 醒 了, 你 怎 么 样, 有 没 有 哪 里 不 舒 服, 要 不 要 喝 水? 眉 宇 间 竟 是 担 忧 和 关 切 原 来 这 没 良 心 的 丫 头 还 是 担 心 自 己 的, 赵 禹 廷 在 这 个 时 候 倒 是 笑 了 起 来, 眉 眼 舒 展 的, 我 没 事, 就 是 有 点 口 渴 了 那 声 音 带 着 些 沙 哑, 听 来 格 外 的 性 感 沈 静 媛 马 上 起 身 去 倒 水, 将 水 杯 递 给 赵 禹 廷 之 后, 抬 眼 看 了 一 下 吊 瓶, 忙 道 : 我 去 叫 值 班 的 护 士 过 来 给 你 换 一 下 吊 瓶 说 完 就 出 去 叫 人 了 换 完 了 点 滴, 两 人 呆 在 病 房 里 相 顾 无 言, 沈 静 媛 却 低 垂 着 视 线 看 着 地 面, 好 像 能 从 地 上 看 出 一 朵 花 来 她 现 在 除 了 关 心 她 的 伤 势 之 外, 不 想 谈 其 他 话 题 赵 禹 廷 却 不 想 放 过 她, 添 了 一 下 唇 角, 刚 想 开 口, 沈 静 媛 好 像 预 料 到 他 要 说 什 么, 在 这 个 时 候 站 了 起 来, 道 : 你 饿 不 饿, 我 去 买 点 吃 的 过 来 吧! 赵 禹 廷 却 用 挂 着 点 滴 的 右 手 拉 住 她 的 手 腕, 开 口 问 道 : 媛 媛, 你 不 再 生 我 的 气 了 吧? 沈 静 媛 一 转 身, 便 看 见 那 吊 瓶 的 皮 管 子 里 有 暗 红 的 液 体 正 在 回 流, 发 现 他 抓 着 自 己 的 手 是 那 只 打 着 吊 针 的 手, 惊 叫 道, 你 在 做 什 么, 还 不 快 放 手! 赵 禹 廷 以 为 她 不 想 理 会 自 己, 更 不 肯 放 开, 那 血 液 一 下 回 流 得 更 快 了, 他 却 依 旧 毫 无 所 觉 沈 静 媛 生 气 地 将 他 的 手 放 回 原 处, 没 好 气 地 坐 回 了 原 来 床 边 的 凳 子 上, 生 气 地 看 着 他 道 : 赵 禹 廷 你 不 要 命 了 是 不 是! 赵 禹 廷 的 表 情 却 是 有 些 愣 愣 的, 沈 静 媛 抬 了 抬 下 巴 叫 赵 禹 廷 自 己 看 吊 瓶, 赵 禹 廷 这 下 才 发 现 刚 才 发 生 了 什 么 事 他 闭 了 闭 眼, 看 着 那 双 从 来 都 是 温 柔 如 水 的 眸 子, 媛 媛 沈 静 媛 打 断 他 的 话, 道 : 赵 禹 廷 我 告 诉 你, 我 现 在 还 很 生 气 很 生 气 媛 媛 你 到 底 要 怎 么 样 才 肯 原 谅 我? 赵 禹 廷, 你 这 算 什 么 呢? 你 看 见 车 子 开 过 来 的 时 候, 干 嘛 要 这 么 伟 大 地 把 我 推 开, 你 就 让 我 被 车 子 撞 不 就 好 了 你 看 看 你 自 己, 都 伤 成 这 个 样 子 了, 你 要 我 怎 么 办? 我 明 明 还 在 对 你 发 脾 气, 还 跟 您 闹 着 要 分 手, 你 干 什 么 这 么 傻? 赵 禹 廷 眼 神 认 真 地 看 着 她 道 : 媛 媛, 你 明 知 道 的, 我 只 要 你 没 事 就 好 了, 其 他 的 我 不 在 乎, 就 算 我 自 己 受 伤 了 那 也 没 什 么 大 不 了 的 而 且 你 看 我 现 在 不 是 好 好 的 吗? 沈 静 媛 吸 了 吸 鼻 子, 声 音 都 哽 咽 着 带 着 哭 腔 : 呜 呜 你 知 不 知 道, 我 看 见 你 躺 在 那 里 的 时 候, 以 为 你 再 也 不 会 醒 过 来 了, 就 跟 我 哥 哥 一 样, 再 也 回 不 来 了, 你 不 知 道 那 个 时 候 我 有 多 绝 望 我 宁 愿 那 个 时 候 被 车 子 撞 的 人 是 我, 我 不 想 欠 你 那 么 多 眼 泪 一 滴 滴 地 滚 落 下 来, 像 是 断 了 线 的 珠 子 一 般 媛 媛, 不 要 哭 了, 你 看 你 哭 得 跟 个 小 花 猫 似 的, 再 哭 就 不 漂 亮 了 哦 他 用 拇 指 揩 去 她 的 泪 水, 也 感 受 到 了 那 泪 灼 烫 的 温 度 你 不 要 一 直 把 我 当 小 孩 子 哄 我 不 是 你 女 儿, 这 话, 她 却 没 有 说 出 口 这 么 一 闹, 两 人 刚 才 僵 持 的 气 氛 倒 也 好 了 起 来 沈 静 媛 忽 然 想 起, 他 出 车 祸, 是 不 是 该 告 诉 赵 亦 辰? 对 了, 你 现 在 在 医 院 的 事 情, 你 要 不 要 打 电 话 通 知 一 下 赵 亦 辰? 再 怎 么 说 他 们 也 是 父 子 啊! 谁 想 到 赵 禹 廷 却 说 : 今 天 不 是 他 的 生 日 么, 他 难 得 请 同 学 来 家 里 玩, 也 许 他 们 现 在 正 玩 得 高 兴, 我 不 想 让 他 扫 兴 可 是 他 毕 竟 是 你 的 儿 子, 你 现 在 住 院, 却 不 让 他 知 道, 好 像 不 大 好 吧! 你 不 是 说 检 查 结 果 出 来, 医 生 说 没 什 么 大 碍 的 吗? 既 然 没 什 么 事, 我 不 想 他 凭 白 替 我 担 心, 再 则, 要 是 他 知 道 这 车 祸 与 你 有 关, 你 与 他 还 能 维 持 正 常 的 同 学 关 系 吗? 你 就 不 怕 他 在 学 校 也 给 你 难 堪? 沈 静 媛 呼 吸 一 窒, 可 是

20 好 了, 好 了, 不 要 可 是 了, 亦 辰 是 我 儿 子, 他 是 什 么 样 的 脾 气, 我 最 清 楚 了 这 件 事 情 瞒 着 他 是 最 好 的 处 理 方 法, 我 可 不 想 他 拿 这 个 跟 你 去 吵 顿 了 顿, 继 续 道, 还 有 你 以 后 可 不 要 这 样 动 不 动 就 闹 脾 气, 好 不 好? 喂, 赵 禹 廷 你 话 说 清 楚 一 点, 什 么 叫 动 不 动 就 发 脾 气, 我 这 是 有 理 有 据 地 发 脾 气, 谁 让 你 瞒 着 我 这 么 大 的 事 情, 要 是 我 知 道 要 是 我 知 道 你 有 这 么 大 的 儿 子, 我 是 绝 对 绝 对 不 会 答 应 跟 你 交 往 的 她 现 在 是 全 然 没 了 平 日 里 那 副 温 柔 模 样 了, 倒 有 点 像 是 小 辣 椒 的 味 道 了 是 是 是, 不 过 现 在 说 什 么 都 晚 了 随 着 那 张 在 眼 前 慢 慢 放 大 的 俊 颜, 沈 静 媛 那 张 一 张 一 合 的 小 嘴 便 被 堵 住 了, 话 音 被 打 断, 赵 禹 廷 你 在 干 嘛 唔 唔 病 房 内 传 出 让 人 脸 红 心 跳 的 暧 昧 喘 息 声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Part8 因 祸 得 福 第 二 天 沈 静 媛 是 直 接 从 医 院 赶 去 学 校 的, 赵 禹 廷 的 身 体 也 确 认 没 什 么 大 碍, 但 是 沈 静 媛 仍 旧 坚 持 他 在 医 院 里 住 院 观 察 一 天, 免 得 出 现 什 么 情 况, 没 办 法 得 到 及 时 救 治 赵 禹 廷 拗 不 过 她, 只 得 乖 乖 留 下 来, 不 过 前 提 是 她 下 了 课 以 后 必 须 马 上 赶 来 医 院 看 他 沈 静 媛 只 得 不 甘 不 愿 地 点 头 答 应 回 学 校 去 赵 禹 廷 微 笑 着 目 送 她 离 开, 虽 然 受 了 点 小 伤, 但 是 也 可 以 算 是 因 祸 得 福, 要 是 这 场 小 车 祸, 那 丫 头 可 不 会 这 么 好 说 话 正 在 这 么 想 着, 放 在 他 枕 边 的 手 机 响 了 起 来, 是 他 公 司 的 特 助 杨 旭 打 来 的 电 话, 今 天 正 好 是 月 初 各 酒 店 管 理 人 来 总 部 开 会 汇 报 业 绩 的 日 子 可 他 现 在 住 院 了, 根 本 没 办 法 准 时 赶 到 会 议 现 场, 好 在 杨 旭 也 是 个 能 干 的, 他 不 能 去, 就 让 他 暂 代 一 下, 开 完 会 等 下 直 接 到 医 院 里 跟 他 汇 报 工 作 就 行 了 杨 旭 也 是 被 他 家 老 板 给 吓 了 一 跳, 昨 晚 上 回 去 还 好 好 的, 怎 么 一 大 早 电 话 打 过 去, 他 家 老 板 居 然 跟 他 说 昨 晚 上 出 了 车 祸 脑 子 里 已 经 浮 现 出 老 板 被 包 成 了 一 具 木 乃 伊 的 情 形, 想 到 这 里, 杨 旭 不 禁 打 了 个 哆 嗦 老 板 受 伤 了, 最 苦 命 的 可 是 他 这 个 特 助 啊, 什 么 事 情 都 要 压 他 肩 上 了 好 在 老 板 说 伤 得 不 重, 还 让 他 开 完 会 直 接 去 医 院 汇 报 工 作, 既 然 还 能 听 汇 报, 那 应 该 是 伤 得 不 重 了 杨 旭 心 里 才 缓 了 缓, 不 过 等 下 开 会 的 时 候, 老 板 车 祸 住 院 的 事 情 还 是 要 瞒 下 来 的, 不 然 造 成 民 心 不 稳 可 就 糟 了 沈 静 媛 没 想 到 赵 禹 廷 就 算 自 己 躺 在 病 铺 上 还 为 自 己 安 排 得 这 么 周 到, 刚 走 到 医 院 的 门 口, 就 看 见 一 辆 熟 悉 的 车 子 停 在 马 路 对 面, 站 在 车 旁 的 司 机 礼 貌 地 向 她 点 了 点 头 沈 静 媛 慢 吞 吞 地 走 过 去, 司 机 为 她 开 了 车 门, 待 她 坐 稳 之 后, 才 坐 会 驾 驶 座 内 车 子 很 快 发 动 起 来, 沈 静 媛 开 口 道 : 送 我 到 学 校 附 近 就 行, 不 用 到 校 门 口 是, 沈 小 姐, 赵 先 生 已 经 交 代 过 了 沈 静 媛 说 了 声 谢 谢, 便 不 再 多 话, 闭 了 眼, 将 身 子 往 后 靠, 准 备 好 好 补 眠 其 实 也 不 是 她 不 愿 意 跟 人 聊 天 拉 近 距 离, 只 是 直 觉 地 觉 得 这 名 司 机 好 像 有 点 看 不 起 自 己 似 得, 他 每 次 奉 命 接 送 她, 都 没 给 她 什 么 笑 脸, 说 话 也 不 热 络, 不 过 态 度 上 倒 是 蛮 恭 敬 的 沈 静 媛 不 是 那 种 特 别 在 意 别 人 怎 么 想 她 的 人, 既 然 人 家 表 面 上 对 她 态 度 不 错, 那 她 也 没 必 要 去 撕 破

21 脸, 毕 竟 她 不 可 能 让 这 世 上 的 每 一 个 人 都 喜 欢 上 她 沈 静 媛 在 回 去 的 路 上, 还 在 想 自 己 昨 晚 上 中 途 离 席, 宿 舍 的 那 帮 人 要 是 问 起 来, 她 可 怎 么 回 答 想 到 走 道 上 的 那 个 吻, 以 及 在 回 去 路 上 的 车 祸, 她 就 头 痛 不 已 但 愿 班 里 的 人, 没 人 看 见 她 和 赵 亦 辰 在 二 楼 的 走 廊 上 拉 扯 吧! 沈 静 媛 回 了 宿 舍 就 匆 忙 拿 了 课 本, 然 后 赶 去 上 课 的 教 室, 可 是 赶 到 教 室 外 边 的 时 候, 已 经 是 上 课 时 间 了, 她 这 么 大 模 大 样 的 走 进 去, 好 像 不 大 妥 当, 而 且 这 节 是 大 课, 教 室 里 满 满 当 当 都 是 人, 要 找 个 座 位 也 很 难 看 了 后 门 好 像 没 锁, 便 向 后 门 那 边 偷 偷 溜 了 过 去 她 弯 着 身 子 进 去, 突 然 看 见 坐 在 最 后 一 排 的 徐 丽 娜 正 在 向 自 己 招 手, 原 来 她 旁 边 还 有 个 位 置 她 正 想 着 只 几 步 的 距 离 就 安 全 上 垒 了, 可 是 却 不 料 在 她 后 面 站 着 的 一 个 女 生 故 意 咳 嗽 了 一 声, 前 方 有 一 道 视 线 向 这 里 直 直 地 射 了 过 来, 原 来 是 正 在 上 边 讲 课 的 关 老 师 关 老 师 长 相 斯 文 白 净, 戴 一 副 半 黑 框 眼 镜, 跟 这 儿 上 课 的 学 生 年 龄 差 距 也 不 大, 不 过 人 家 是 从 英 国 留 学 回 来 的, 还 据 说 拿 了 好 几 个 学 位, 归 国 不 久, 就 被 A 大 的 校 长 重 金 给 挖 掘 过 来 了 不 过 人 家 专 注 学 术 著 作, 并 不 愿 意 担 任 主 课 老 师, 只 是 一 星 期 上 2 节 选 修 课, 一 开 始 学 生 们 见 他 这 么 年 轻, 也 不 怎 么 待 见 他, 可 是 听 了 几 次 课 后, 名 声 渐 渐 响 了 起 来, 每 个 人 都 说 他 的 课 上 的 好, 选 他 课 的 学 生 越 来 越 多 当 然 还 有 一 个 原 因 是, 外 国 语 学 校 男 老 师 不 多, 长 得 好 看 养 眼 的 更 没 几 个, 这 关 老 师 不 仅 模 样 出 挑, 课 还 上 的 好, 当 然 引 起 学 生 们 的 多 方 关 注 了 这 里 又 是 女 学 生 居 然, 可 以 想 见 长 得 好 的 男 老 师 在 这 儿 会 受 欢 迎 到 何 种 程 度 这 也 解 释 了, 为 什 么 一 整 个 大 教 室 内 坐 满 了 人, 后 面 还 站 了 许 多 的 人 的 原 因 沈 静 媛 暗 叫 糟 糕, 上 课 迟 到 了, 被 上 课 的 老 师 当 场 抓 包, 等 下 不 定 要 被 怎 么 训 话 呢! 好 在 关 老 师 并 没 有 在 课 堂 上 追 究 什 么, 只 说 了 句 迟 到 的 同 学 不 要 影 响 其 他 同 学 听 课 之 后 便 开 始 继 续 讲 课 了, 听 他 的 课 氛 围 还 是 比 较 轻 松 的, 课 堂 上 的 学 生 们 花 痴 的 继 续 花 痴, 认 真 听 课 的 继 续 认 真 听 课 沈 静 媛 坐 在 徐 丽 娜 边 上 却 不 得 安 声 了, 原 来 是 那 小 妮 子 给 她 写 纸 条, 问 她 昨 晚 上 去 哪 里 了 她 只 得 推 说, 忽 然 有 点 私 事, 所 以 提 早 离 开 了 可 是 徐 丽 娜 一 副 不 信 的 样 子, 还 用 非 常 爱 昧 的 眼 神 看 她, 在 纸 条 上 刷 刷 刷 写 上 : 你 昨 晚 上 不 是 在 赵 亦 辰 家 过 夜 了 吧? 莫 安 安 将 纸 条 抽 过 去 也 写 了 两 个 字, 同 问! 小 妮 也 写 了 两 字 : 同 问! 于 是 看 到 纸 条 的 沈 静 媛 同 学 被 雷 击 中 了, 拿 起 笔, 在 纸 条 上 坚 决 地 写 了 一 个 NO 之 后, 沈 静 媛 便 打 算 不 再 理 会 那 几 个 八 卦 妞 了 那 三 个 人 怎 么 会 甘 心 问 题 问 到 一 半 的, 正 想 继 续, 看 到 传 过 来 的 纸 上 写 着, 关 老 师 在 朝 我 们 坐 的 方 向 看 呢, 这 下 子, 他 们 三 个 才 收 敛 了, 打 算 回 宿 舍 去 继 续 三 堂 会 审, 非 要 问 出 个 好 歹 来 昨 晚 上 莫 安 安 可 是 要 郁 闷 到 死, 她 以 为 看 到 走 廊 上 的 吻 之 后 是 很 大 的 打 击 了, 可 是 接 下 去 还 有 更 加 打 击 她 的 事, 这 场 生 日 会, 赵 亦 辰 自 始 至 终 都 没 出 现 在 生 日 舞 会 上, 替 他 招 呼 客 人 的 一 直 是 那 位 自 称 管 家 的 人 管 家 做 事 很 周 到, 同 学 们 玩 得 也 很 尽 兴, 跳 舞 的, 打 游 戏 的, 看 碟 的, 喝 酒 的, 猜 拳 的, 一 直 玩 到 很 晚 他 们 才 回 去, 结 束 的 时 候, 还 有 好 些 个 学 生 都 有 点 喝 多 了 可 是, 在 他 们 坐 在 了 回 去 的 车 上 之 后, 沈 静 媛 都 没 出 现 莫 安 安 想 到 在 二 楼 走 廊 上 看 到 的 一 幕, 不 自 觉 地 会 想, 沈 静 媛 会 不 会 现 在 正 和 某 人 躺 在 一 张 铺 上, 或 者 她 会 不 会 正 在 嘲 笑 自 己 对 赵 亦 辰 的 暗 恋? 想 到 这 里, 眼 泪 都 快 要 流 下 来 了, 坐 在 她 边 上 的 小 妮 轻 声 安 慰 : 不 要 伤 心 了, 那 种 人 不 值 得 你 伤 心 的 莫 安 安 点 了 点 头, 车 子 开 始 启 动, 在 黑 暗 的 车 厢 里, 没 人 看 见 她 是 不 是 哭 了 下 课 铃 响 了, 他 们 几 个 正 想 把 沈 静 媛 给 押 回 宿 舍, 可 是 正 在 收 拾 教 具 的 关 老 师 却 往 他 们 这 边 喊 了 一 声, 沈 静 媛 等 下 到 我 办 公 室 来 一 下

就 问 出 毛 病 来, 最 轻 是 吃 白 眼 挨 申 斥 : 就 怕 把 你 当 哑 巴 卖 了! 欠 用 火 筷 子 把 你 舌 头 拧 下 来! 重 的 话, 可 能 这 皇 宫 里 失 踪 的 人 又 得 多 一 个 人 不 恨 了 有 什 么 好 恨 的, 现 在 什 么 也 想 开 了

就 问 出 毛 病 来, 最 轻 是 吃 白 眼 挨 申 斥 : 就 怕 把 你 当 哑 巴 卖 了! 欠 用 火 筷 子 把 你 舌 头 拧 下 来! 重 的 话, 可 能 这 皇 宫 里 失 踪 的 人 又 得 多 一 个 人 不 恨 了 有 什 么 好 恨 的, 现 在 什 么 也 想 开 了 宫 嫱 / 作 者 : 月 半 呼 呼 宫 嫱 小 荷 才 露 尖 尖 角 第 一 话 梦 回 大 源 这 是 一 个 在 我 们 所 学 历 史 知 识 以 外 的 王 朝 它 古 色 古 香, 和 我 们 所 知 道 的 古 代 似 乎 并 无 不 同 但 是 它 的 国 号 源, 却 不 在 我 们 这 个 世 界 的 历 史 当 中 武 晴 还 记 得 那 是 一 天 下 班 之 后, 她

More information

都 面 无 表 情 的 点 头, 只 能 硬 着 头 皮 听 了, 而 且 还 是 边 整 理 自 己 的 事 情 边 听 训 风 虞 集 团, 世 界 十 大 财 团 之 一, 产 业 就 不 用 说 了, 更 让 人 津 津 乐 道 的 还 是 公 孙 家 第 三 代 接 班 人, 但 除 了

都 面 无 表 情 的 点 头, 只 能 硬 着 头 皮 听 了, 而 且 还 是 边 整 理 自 己 的 事 情 边 听 训 风 虞 集 团, 世 界 十 大 财 团 之 一, 产 业 就 不 用 说 了, 更 让 人 津 津 乐 道 的 还 是 公 孙 家 第 三 代 接 班 人, 但 除 了 冷 酷 总 裁 迷 糊 妞 / 作 者 : 如 果 遗 失 的 天 使 第 一 节 : 公 孙 浩 出 现 前 的 风 暴 风 虞 集 团, 公 孙 浩, 现 在 的 当 家, 天 使 面 孔 恶 魔 心 冷 酷 出 名, 传 说 他 是 地 狱 的 使 者, 还 有 一 点 就 是 从 来 都 不 让 别 人 碰, 只 有 离 他 10 公 分 肯 定 别 当 沙 包 踹 飞. 谁 稀 罕, 一

More information

她 疑 惑 地 望 着 眼 前 的 这 个 夫 人, 什 么? 你 是 我 妈? 玉 儿 你 夫 人 又 转 过 脸, 老 爷 这 小 姐, 您 还 认 识 我 吗? 我 是 小 雪 啊! 依 旧 没 有 反 应, 小 雪 也 很 难 过 哎 哟! 我 头 疼, 我 想 休 息 一 会 儿 她 摸

她 疑 惑 地 望 着 眼 前 的 这 个 夫 人, 什 么? 你 是 我 妈? 玉 儿 你 夫 人 又 转 过 脸, 老 爷 这 小 姐, 您 还 认 识 我 吗? 我 是 小 雪 啊! 依 旧 没 有 反 应, 小 雪 也 很 难 过 哎 哟! 我 头 疼, 我 想 休 息 一 会 儿 她 摸 灿 烂 烟 火 / 作 者 : 静 颜 第 一 章 穿 越 到 古 代 成 三 小 姐 赵 家 女 儿 生 命 垂 危, 眼 看 着 就 要 不 行 了, 府 内 更 是 乱 作 一 团 赵 家 老 爷 心 急 如 焚, 赵 夫 人 更 是 伤 心 难 过 三 小 姐 自 小 身 体 单 薄, 养 到 二 八 年 纪 已 是 万 幸, 看 来 老 天 定 是 要 收 了 去 的 府 内 上 上 下

More information

求 生 欲 让 她 走 出 了 这 山 门, 但 绝 望 也 接 踵 而 至 漆 黑 的 夜 空, 只 有 偶 尔 划 过 夜 空 的 闪 电 能 将 其 照 亮, 天 下 着 雨, 一 声 声 沉 闷 的 雷 炸 响 天 际, 茂 密 的 林 间, 积 水 的 路, 深 一 脚 浅 一 脚 走 来

求 生 欲 让 她 走 出 了 这 山 门, 但 绝 望 也 接 踵 而 至 漆 黑 的 夜 空, 只 有 偶 尔 划 过 夜 空 的 闪 电 能 将 其 照 亮, 天 下 着 雨, 一 声 声 沉 闷 的 雷 炸 响 天 际, 茂 密 的 林 间, 积 水 的 路, 深 一 脚 浅 一 脚 走 来 皇 室 怨 : 我 本 瞳 妃 / 作 者 : 幽 暗 凤 飞 第 001 章 迷 茫 人 生 何 处 是 归 处 青 夏 王 朝 三 十 五 年 五 月, 皇 上 夏 天 傲 驾 崩, 青 夏 城 大 乱, 二 皇 子 夏 玉 邪 在 其 母 亲 天 妃 的 帮 助 及 三 皇 子 夏 玉 昭 的 辅 佐 下 成 功 取 代 大 皇 子 夏 玉 韵 的 地 位, 登 上 皇 位 夏 玉 韵 并 未

More information

洛 璃, 十 三 岁 哦 啊?! 十 三 岁? 弥 川 差 点 跳 起 来, 十 三 岁? 你 确 定 你 十 三 岁 么? 韩 亦 晨 : 洛 璃 点 头 : 的 确 是 十 三 岁 出 了 门 口, 碰 见 了 和 韩 亦 晨 同 岁 的 陆 扬, 和 韩 亦 晨 一 起 进 的 圣 殿, 二

洛 璃, 十 三 岁 哦 啊?! 十 三 岁? 弥 川 差 点 跳 起 来, 十 三 岁? 你 确 定 你 十 三 岁 么? 韩 亦 晨 : 洛 璃 点 头 : 的 确 是 十 三 岁 出 了 门 口, 碰 见 了 和 韩 亦 晨 同 岁 的 陆 扬, 和 韩 亦 晨 一 起 进 的 圣 殿, 二 凰 泪 之 星 月 王 妃 / 作 者 : 浅 夏 蓝 蓝 凤 凰 泪 第 1 卷 0001 为 什 么 不 让 我 进 去? 一 名 蓝 衣 女 子 堵 在 魔 法 圣 殿 歪 质 问 两 名 看 门 的 哨 兵, 声 音 十 分 柔 和 动 听 一 名 哨 兵 摇 摇 头 : 对 不 起, 我 们 不 收 低 于 十 五 岁 的 女 求 学 者 这 时, 殿 内 走 出 一 名 约 十 四 五

More information

沐 傅 儿 脸 色 一 红, 也 不 回 话, 掀 开 门 帘 子 就 走 了 进 去, 只 留 下 一 个 娉 婷 的 剪 影 白 石 一 看 着 这 一 幕, 只 觉 得 和 心 里 想 的 百 般 情 景 不 同, 一 时 之 间 不 知 所 措, 呆 在 门 口 不 知 道 要 怎 么 办,

沐 傅 儿 脸 色 一 红, 也 不 回 话, 掀 开 门 帘 子 就 走 了 进 去, 只 留 下 一 个 娉 婷 的 剪 影 白 石 一 看 着 这 一 幕, 只 觉 得 和 心 里 想 的 百 般 情 景 不 同, 一 时 之 间 不 知 所 措, 呆 在 门 口 不 知 道 要 怎 么 办, 暴 君 的 奴 妃 / 作 者 : 黑 色 爱 丽 丝 1. 春 日 订 亲 三 月 枝 头 春 正 好, 只 是 沐 府 喜 素, 庭 院 里 竟 是 没 有 一 株 鲜 艳 的 花 白 石 砌 路, 翠 兰 作 景, 就 连 湖 里 都 只 是 种 着 白 莲 花, 倒 也 别 出 一 番 风 味, 端 端 是 书 香 气 息, 超 凡 脱 俗, 不 染 红 尘 转 角 处 的 八 角 窗 户

More information

搂 搂 抱 抱, 她 的 自 尊 心 怎 么 允 许 这 样 的 事 情 发 生?! 尤 其 是 还 被 那 个 男 人 看 到 这 样 的 场 面, 他 一 定 又 会 笑 话 她 了 想 到 这, 商 雪 不 顾 脚 上 的 疼 痛, 快 步 走 上 前 去, 想 要 将 贴 着 凌 浩 紧 紧

搂 搂 抱 抱, 她 的 自 尊 心 怎 么 允 许 这 样 的 事 情 发 生?! 尤 其 是 还 被 那 个 男 人 看 到 这 样 的 场 面, 他 一 定 又 会 笑 话 她 了 想 到 这, 商 雪 不 顾 脚 上 的 疼 痛, 快 步 走 上 前 去, 想 要 将 贴 着 凌 浩 紧 紧 重 生 帝 少 : 强 宠 退 婚 妻 / 作 者 : 眼 霜 姑 娘 第 001 章 世 纪 婚 礼 一 场 世 纪 婚 礼 正 在 江 城 最 豪 华 的 五 星 级 酒 店 举 行 这 场 婚 礼, 是 江 城 房 地 产 霸 主 商 家 与 凌 氏 集 团 的 世 纪 联 姻 新 娘 商 雪 是 商 家 的 千 金 大 小 姐, 从 小 锦 衣 玉 食 要 什 么 有 什 么, 却 唯 独

More information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她 的 恐 她 到 底 还 是 赴 约 了 眼 见 她 走 过 来 的 身 影, 他 的 面 色 稍 霁, 一 旁 的 姑 妈 看 在 眼 里, 望 着 远 远 朝 他 们 走 过 来 的 娇 小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她 的 恐 她 到 底 还 是 赴 约 了 眼 见 她 走 过 来 的 身 影, 他 的 面 色 稍 霁, 一 旁 的 姑 妈 看 在 眼 里, 望 着 远 远 朝 他 们 走 过 来 的 娇 小 巴 黎 最 甜 的 角 落 / 作 者 : 豆 干 妹 她 的 他 中 午 一 起 吃 饭 她 还 在 睡 觉, 他 的 吻 便 落 了 下 来, 她 权 当 是 没 有 听 到, 闭 着 眼 睛 继 续 装 睡 知 道 她 这 个 脾 气, 他 笑 笑, 一 面 系 着 领 带, 一 面 道 : 记 得, 中 午 十 二 点 我 让 东 林 过 来 接 你 她 亦 了 解 他 的 性 子, 他 要

More information

你 没 听 见 主 子 说 的 吗? 一 听 这 话, 明 心 顿 时 哑 然 了, 是 啊, 她 们 主 子, 可 不 就 是 天 底 下 最 讨 厌 皇 宫 的 女 人 了 吗 她 们 的 主 子 乃 是 左 相 爷 的 嫡 亲 女 儿, 左 府 的 三 小 姐, 左 依 依 主 子 的 身 份

你 没 听 见 主 子 说 的 吗? 一 听 这 话, 明 心 顿 时 哑 然 了, 是 啊, 她 们 主 子, 可 不 就 是 天 底 下 最 讨 厌 皇 宫 的 女 人 了 吗 她 们 的 主 子 乃 是 左 相 爷 的 嫡 亲 女 儿, 左 府 的 三 小 姐, 左 依 依 主 子 的 身 份 丑 女 倾 城 : 王 妃 不 好 惹 / 作 者 : 公 子 幽 第 一 章 绝 不 入 宫 雕 栏 玉 砌, 飞 阁 流 水, 谁 都 不 会 想 到, 在 这 偏 僻 的 山 林 里, 竟 然 会 隐 藏 着 如 此 美 丽, 云 烟 映 绕 景 色 迷 人 的 一 处 宫 殿 这 般 的 优 美, 这 般 的 富 贵, 放 眼 整 个 西 京 国, 怕 是 也 只 有 当 朝 战 神 修 王

More information

狐 玉 和 狐 樱 对 我 说 了 些 需 要 注 意 的 事, 然 后 看 我 的 神 色 写 满 了 我 只 是 个 介 绍 人, 剩 下 的 你 自 求 多 福 走 吧, 我 现 在 带 你 去 王 那 儿 我 一 路 跟 着 她 后 面 走, 地 上 的 雪 软 绵 绵 的, 像 松 软 的

狐 玉 和 狐 樱 对 我 说 了 些 需 要 注 意 的 事, 然 后 看 我 的 神 色 写 满 了 我 只 是 个 介 绍 人, 剩 下 的 你 自 求 多 福 走 吧, 我 现 在 带 你 去 王 那 儿 我 一 路 跟 着 她 后 面 走, 地 上 的 雪 软 绵 绵 的, 像 松 软 的 暗 恋 妖 狐 / 作 者 : 和 果 第 001 章 穿 越 遇 妖 变 小 厮 我 是 怎 么 掉 到 这 个 地 方 来 的 我 也 不 记 得 了, 恍 惚 中 一 阵 白 色 烟 雾 缭 绕, 然 后 我 就 昏 了 过 去 醒 来 就 在 这 个 到 处 都 是 白 色 的 地 方 了 这 里, 天 是 白 色, 大 地 覆 着 厚 厚 的 积 雪, 树 上 也 是 积 雪 一 片, 枝

More information

姐, 现 在 重 要 的 是 冯 将 军 的 伤 势 萧 大 哥 武 功 那 么 好, 一 定 不 会 有 事 的 细 君 挣 扎 着 看 向 山 崖, 只 见 山 壁 峭 立, 十 数 丈 之 下 一 条 看 似 平 静 的 碧 江 静 静 地 流 着 细 君 心 下 稍 微, 还 好 是 一 条

姐, 现 在 重 要 的 是 冯 将 军 的 伤 势 萧 大 哥 武 功 那 么 好, 一 定 不 会 有 事 的 细 君 挣 扎 着 看 向 山 崖, 只 见 山 壁 峭 立, 十 数 丈 之 下 一 条 看 似 平 静 的 碧 江 静 静 地 流 着 细 君 心 下 稍 微, 还 好 是 一 条 公 主 那 婚 事 儿 / 作 者 : 竹 1 少 年 皇 室 篇 楔 子 天 空 布 满 苍 灰 色 的 云 彩, 太 阳 似 乎 是 嫌 大 地 上 的 血 腥 味 太 浓 了, 一 直 躲 在 云 后 不 肯 出 来 黝 黑 的 土 地 上 还 残 留 着 战 士 们 的 厮 杀 声 这 一 方 战 场, 地 形 极 险, 从 上 俯 瞰, 北 宽 南 窄, 东 西 北 三 面 高 坡, 只

More information

, 两 个 人 都 跑 累 了 就 坐 在 碾 盘 上 喘 气, 中 午 的 时 候 父 亲 母 亲 和 姑 姑 们 从 地 里 干 活 儿 回 来 了, 也 不 答 理 那 对 婆 媳 俩, 做 饭 的 做 饭, 洗 衣 服 的 洗 衣 服, 母 亲 也 只 是 给 我 拍 打 着 身 上 的 灰

, 两 个 人 都 跑 累 了 就 坐 在 碾 盘 上 喘 气, 中 午 的 时 候 父 亲 母 亲 和 姑 姑 们 从 地 里 干 活 儿 回 来 了, 也 不 答 理 那 对 婆 媳 俩, 做 饭 的 做 饭, 洗 衣 服 的 洗 衣 服, 母 亲 也 只 是 给 我 拍 打 着 身 上 的 灰 凤 眼 迷 离 / 作 者 : 丹 凤 眼 迷 离 第 一 态 莞 尔 我 5 岁 的 时 候 已 经 朦 朦 胧 胧 的 有 了 些 记 忆 力, 长 相 上 似 乎 并 没 有 耀 人 眼 的 地 方, 照 照 镜 子, 着 重 点 是 我 长 着 一 对 黛 眉, 乌 黑 且 有 型, 根 根 直 立, 算 命 先 生 跟 我 奶 奶 说, 这 里 藏 着 英 气 呢, 是 要 经 常 修 剪

More information

资 格 纳 兰 如 歌 哪 里 不 明 白 纳 兰 水 的 意 思, 笑 眯 眯 的 迎 合 上 了 纳 兰 水 的 不 满, 心 里 暗 暗 发 誓 道 : 此 仇 不 是 不 报, 是 时 候 未 到 云 浅 月 看 到 此 景 高 兴 的 握 紧 了 纳 兰 如 歌 的 手, 一 脸 的 欣

资 格 纳 兰 如 歌 哪 里 不 明 白 纳 兰 水 的 意 思, 笑 眯 眯 的 迎 合 上 了 纳 兰 水 的 不 满, 心 里 暗 暗 发 誓 道 : 此 仇 不 是 不 报, 是 时 候 未 到 云 浅 月 看 到 此 景 高 兴 的 握 紧 了 纳 兰 如 歌 的 手, 一 脸 的 欣 济 世 王 妃 / 作 者 : 落 舞 清 尘 第 一 章 蜕 变 舞 台 上 灯 光 明 亮, 雾 气 环 绕 在 那 明 亮 的 灯 光 下, 只 见 一 女 人, 头 上 的 黑 发 随 意 随 着 雾 气 跳 跃 着, 晶 莹 明 亮 的 黑 眸 在 白 净 的 脸 上 更 显 得 光 彩 耀 人, 身 穿 着 白 色 的 休 闲 装, 手 拿 对 讲 机, 正 对 着 幕 后 的 工 作

More information

后 院 中, 一 阵 悠 扬 婉 转 的 琴 声, 心 中 一 惊, 采 欣?! 往 日 和 采 欣 的 甜 蜜 生 活 历 历 在 目 循 声 望 去, 倩 仪! 是 我 和 采 欣 的 女 儿 李 倩 仪 她 正 在 抚 琴 而 弹, 她 从 小 在 清 源 庵 里 长 大 至 今 才 接 回

后 院 中, 一 阵 悠 扬 婉 转 的 琴 声, 心 中 一 惊, 采 欣?! 往 日 和 采 欣 的 甜 蜜 生 活 历 历 在 目 循 声 望 去, 倩 仪! 是 我 和 采 欣 的 女 儿 李 倩 仪 她 正 在 抚 琴 而 弹, 她 从 小 在 清 源 庵 里 长 大 至 今 才 接 回 双 侠 奇 缘 之 恋 上 皇 / 作 者 : 蓝 帝 第 一 卷 官 场 第 一 章 京 城 命 案 开 篇 述 : 公 元 493 年, 北 魏 迁 都 洛 阳, 齐 都 建 康, 两 邻 国 战 事 此 起 彼 伏 两 国 的 形 式 也 是 迫 在 眉 睫 齐 荆 州 府 尹 的 两 个 女 儿 以 才 情 名 扬 于 荆 州 她 们 行 侠 仗 义, 乐 于 助 人, 为 父 管 理 荆

More information

撞 撞 的 往 回 跑 走 了 戚 乔 半 晌 才 反 应 过 来, 低 头 看 自 己 还 双 手 捂 着 胸 口, 晕, 她 才 来 一 个 月, 还 适 应 不 过 来 好 不 好, 她 本 能 的 还 认 为 她 才 该 羞 恼 她 才 吃 亏 啊! 想 起 小 灵 那 句 无 耻, 她 更

撞 撞 的 往 回 跑 走 了 戚 乔 半 晌 才 反 应 过 来, 低 头 看 自 己 还 双 手 捂 着 胸 口, 晕, 她 才 来 一 个 月, 还 适 应 不 过 来 好 不 好, 她 本 能 的 还 认 为 她 才 该 羞 恼 她 才 吃 亏 啊! 想 起 小 灵 那 句 无 耻, 她 更 入 赘 妻 主 / 作 者 : 多 彩 蒲 香 1 她 摊 上 事 了 蝉 鸣 满 耳, 夏 日 炎 炎, 天 地 之 间 如 同 一 个 大 蒸 炉, 树 梢 儿 纹 丝 不 动 戚 乔 穿 来 后 的 一 个 整 月, 日 日 均 是 这 种 遭 瘟 的 天 气 抬 头 看 看 天, 用 力 扇 着 蒲 扇, 她 恨 不 得 现 在 就 在 院 子 里 脱 去 身 上 这 套 厚 重 的 衣 衫!

More information

选 甚 至 飞 到 枝 头 做 凤 凰, 而 是 不 懈 怠 便 不 会 有 错 嫂 嫂 帮 我 对 镜 梳 妆, 一 缕 缕 青 丝 柔 顺 如 水 倾 君, 你 真 美 我 闻 言, 也 不 自 禁 地 看 着 铜 镜 里 面 的 映 像 肌 妙 肤, 弱 骨 纤 形, 可 身 上 却 总 是

选 甚 至 飞 到 枝 头 做 凤 凰, 而 是 不 懈 怠 便 不 会 有 错 嫂 嫂 帮 我 对 镜 梳 妆, 一 缕 缕 青 丝 柔 顺 如 水 倾 君, 你 真 美 我 闻 言, 也 不 自 禁 地 看 着 铜 镜 里 面 的 映 像 肌 妙 肤, 弱 骨 纤 形, 可 身 上 却 总 是 独 步 后 宫 : 妃 不 出 皇 城 / 作 者 : 岚 缘 定 不 负 此 生 1 倾 君 一 人, 只 为 君 倾 心 黄 铜 平 镜 中 映 着 美 妇, 静 坐 在 红 木 书 案 前 书 写 着 丝 丝 微 风 轻 拂 而 来, 吹 不 起 碗 口 宽 袖 却 撩 拨 着 青 丝 荡 荡 一 鹅 黄 衣 衫 的 少 女 在 烛 光 晕 染 中 若 隐 若 现, 时 不 时 歪 头 看 着

More information

不 知 道 过 了 多 久, 似 乎 是 很 久 很 久 好 痛! 头 痛, 眼 睛 痛, 身 体 的 每 一 处 都 痛, 费 力 的 睁 开 迷 蒙 的 双 眼, 依 浣 尘 看 到 有 一 束 光 向 自 己 袭 来, 真 的 是 闪 电 吗? 被 劈 到 那 可 就 必 死 无 疑 了 啊!

不 知 道 过 了 多 久, 似 乎 是 很 久 很 久 好 痛! 头 痛, 眼 睛 痛, 身 体 的 每 一 处 都 痛, 费 力 的 睁 开 迷 蒙 的 双 眼, 依 浣 尘 看 到 有 一 束 光 向 自 己 袭 来, 真 的 是 闪 电 吗? 被 劈 到 那 可 就 必 死 无 疑 了 啊! 凤 鸣 乱 世 : 弃 妃 逍 遥 / 作 者 : 姒 诗 尔 妃 闺 中 指 尖 流 年 一 逃 不 开 的 潜 规 则 炎 热 的 夏 季, 一 场 突 然 而 至 的 暴 雨, 解 决 了 某 个 剧 组 的 燃 眉 之 急! 为 了 达 到 预 期 的 效 果, 导 演 本 来 决 定 采 用 大 型 洒 水 车 来 制 造 下 雨 的 效 果, 没 想 到 天 公 作 美, 送 了 这 么

More information

沁 鸽 苦 笑 道 : 这 叫 姑 母 如 何 是 好? 岑 雪 晴 哭 笑 不 得 的 望 着 这 两 个 大 概 连 娘 子 是 什 么 都 弄 不 清 楚 的 儿 子, 连 连 叹 气 赫 连 慕 溪, 你 找 打 是 不? 哼! 还 不 知 道 被 打 的 人 会 是 谁 呢! 话 音 未

沁 鸽 苦 笑 道 : 这 叫 姑 母 如 何 是 好? 岑 雪 晴 哭 笑 不 得 的 望 着 这 两 个 大 概 连 娘 子 是 什 么 都 弄 不 清 楚 的 儿 子, 连 连 叹 气 赫 连 慕 溪, 你 找 打 是 不? 哼! 还 不 知 道 被 打 的 人 会 是 谁 呢! 话 音 未 红 尘 / 作 者 : 落 絮 微 沾 银 河 渐 落 晓 星 沉 在 这 个 世 界 的 某 一 端, 有 一 块 被 称 为 远 和 的 大 陆, 它 孕 育 了 四 个 国 家 三 百 年 的 成 长, 分 别 为 东 方 的 风 属, 南 方 的 赤 焰, 西 方 的 苍 暮 以 及 北 方 的 雪 瑞 远 和 三 百 年 七 月, 雪 瑞 罕 逢 百 年 未 遇 的 旱 灾, 国 君 赫

More information

凌 灵 儿 看 在 眼 里, 对 这 三 个 下 人 倒 是 上 了 心, 他 们, 是 真 的 在 这 宫 中, 不, 在 这 皇 天 皇 天 王 朝 唯 一 在 乎 凌 灵 儿 的 人 了! 呦! 我 说 凌 灵 儿, 你 翅 膀 长 硬 了, 什 么 叫 不 就 是 个 妃 子? 来 的 人

凌 灵 儿 看 在 眼 里, 对 这 三 个 下 人 倒 是 上 了 心, 他 们, 是 真 的 在 这 宫 中, 不, 在 这 皇 天 皇 天 王 朝 唯 一 在 乎 凌 灵 儿 的 人 了! 呦! 我 说 凌 灵 儿, 你 翅 膀 长 硬 了, 什 么 叫 不 就 是 个 妃 子? 来 的 人 别 打 哀 家 主 意 / 作 者 : 大 三 不 容 易 第 一 章 哀 家 是 太 后 皇 天 王 朝 一 二 年, 先 皇 驾 崩, 原 年 仅 16 的 皇 后 凌 灵 儿 移 驾 灵 宫, 正 式 成 为 皇 天 王 朝 最 尊 贵 的 女 子 太 后! 皇 天 王 朝 一 四 年, 现 任 帝 上 冷 天 绝 年 纪 20, 在 两 年 间 以 雷 霆 之 势 将 皇 天 王 朝 再 度

More information

冲 着 她 过 来, 她 被 迫 地 扶 住 人, 对 上 一 张 清 秀 的 脸, 那 脸 的 主 人 对 着 她 笑, 笑 得 还 挺 得 意 姐, 我 说 你 就 快 来 了, 果 然 是 来 了 张 萌 悦 醒 了, 刚 才 睡 着 了, 酒 喝 多 了, 跟 别 人 一 起 来 的, 结

冲 着 她 过 来, 她 被 迫 地 扶 住 人, 对 上 一 张 清 秀 的 脸, 那 脸 的 主 人 对 着 她 笑, 笑 得 还 挺 得 意 姐, 我 说 你 就 快 来 了, 果 然 是 来 了 张 萌 悦 醒 了, 刚 才 睡 着 了, 酒 喝 多 了, 跟 别 人 一 起 来 的, 结 大 婚 晚 成 : 权 少 的 财 迷 妻 / 作 者 : 傻 傻 丫 001 重 逢 秦 简 花 费 了 两 年 精 心 开 的 店 面 终 于 是 支 撑 不 下 去, 给 店 里 的 小 妹 结 算 了 一 下 工 资, 再 把 店 里 的 那 点 货 都 按 亏 本 价 全 都 卖 出 去, 总 算 是 松 了 一 口 气, 摸 摸 口 袋 里 的 两 百 块 钱, 她 觉 得 莫 名 的

More information

第 二 章 假 山 后 的 情 侣 这 么 不 明 不 白 地 过 了 几 天, 我 的 心 里 无 时 无 刻 不 在 盘 算 着 弄 清 楚 一 些 事 情 等 我 可 以 流 利 表 达 的 时 候, 一 定 要 找 那 丫 头 打 听 下 情 况 我 肯 定 是 在 受 伤 期 间 失 忆

第 二 章 假 山 后 的 情 侣 这 么 不 明 不 白 地 过 了 几 天, 我 的 心 里 无 时 无 刻 不 在 盘 算 着 弄 清 楚 一 些 事 情 等 我 可 以 流 利 表 达 的 时 候, 一 定 要 找 那 丫 头 打 听 下 情 况 我 肯 定 是 在 受 伤 期 间 失 忆 你 爱 我 是 谁 / 作 者 : 月 伴 明 时 1 10 第 一 章 糊 里 糊 涂 醒 来 好 痛 我 摸 着 头 醒 来, 怔 怔 地 看 着 眼 前 的 一 切, 好 陌 生 的 房 间 古 香 古 色, 距 离 雕 花 床 不 远 的 是 一 座 可 折 叠 式 的 六 曲 活 动 屏 风 六 扇 木 板 之 间 分 别 以 钮 连 接, 木 板 上 漆, 镂 雕 透 空, 只 是 我

More information

那 些 仗 势 欺 人 而 已 多 想 不 问 世 俗, 看 破 红 尘, 隐 逸 山 林 而 去 丞 相 军 师 求 见 快 快 有 请! 上 官 明 镜 坐 在 红 木 踏 上, 左 手 轻 柔 额 头 年 过 半 百 身 体 大 不 如 从 前 了 李 某 给 丞 相 行 礼 丞 相 近 日

那 些 仗 势 欺 人 而 已 多 想 不 问 世 俗, 看 破 红 尘, 隐 逸 山 林 而 去 丞 相 军 师 求 见 快 快 有 请! 上 官 明 镜 坐 在 红 木 踏 上, 左 手 轻 柔 额 头 年 过 半 百 身 体 大 不 如 从 前 了 李 某 给 丞 相 行 礼 丞 相 近 日 倾 尽 天 下 韶 华 / 作 者 : 水 月 第 一 话 命 犯 紫 薇 之 人 天 色 渐 亮, 月 色 朦 胧 却 未 退 却 烽 火 无 情 的 年 代, 生 离 死 别 已 不 足 为 奇, 那 封 久 违 经 年 的 家 书, 字 迹 已 经 泛 黄, 弥 留 的 思 乡 情 却 久 久 不 愿 散 去 冷 眼 看 过 的 几 场 别 离, 再 也 没 有 怜 悯 报! 将 军, 边 关

More information

致 的 作 为 可 谓 是 堪 称 豪 华 了 当 然 了, 这 主 要 是 因 为 邓 超 是 农 村 来 的, 要 求 当 然 低 了 一 点, 当 同 学 们 回 到 公 寓 纷 纷 抱 怨 的 时 候, 邓 超 才 知 道, 妈 的 这 里 条 件 太 差 了 邓 超 很 奢 侈 地 吃 了

致 的 作 为 可 谓 是 堪 称 豪 华 了 当 然 了, 这 主 要 是 因 为 邓 超 是 农 村 来 的, 要 求 当 然 低 了 一 点, 当 同 学 们 回 到 公 寓 纷 纷 抱 怨 的 时 候, 邓 超 才 知 道, 妈 的 这 里 条 件 太 差 了 邓 超 很 奢 侈 地 吃 了 跌 破 荒 年 / 作 者 : 花 生 第 一 章 在 一 个 天 朗 气 清 惠 风 和 畅 初 秋 的 午 后, 邓 超 拖 着 他 的 行 李 走 出 S 城 的 火 车 站 的 南 出 站 口, 他 是 来 S 城 上 大 学 的 出 站 口 有 很 多 S 民 大 新 生 接 待 处, 邓 超 远 远 地 看 到 了 S 民 大 的 标 志 牌, 那 里 豁 达 的 旗 帜 随 风 飘 扬,

More information

Cover-3.indd, page Normalize

Cover-3.indd, page Normalize 5 55 75 91 5 6 1 2 3 4 5 7 8 1 2 3 4 5 9 10 1 2 3 4 5 6 7 11 12 1 2 3 13 14 1 2 3 15 16 1 2 17 18 1 2 3 19 20 1 2 21 22 1 2 3 23 24 1 2 3 25 26 1 2 3 4 5 27 28 1 3 2 4 5 6 7 8 9 29 30 31 32 1 2 3 4 33

More information

人 間 菩 提 Part 1 人 間 菩 提 Part 2 清 涼 菩 提 正 覺 ------------------ 10 修 行 ------------------ 13 清 心 ------------------ 16 發 願 ------------------ 18 自 重 ----

人 間 菩 提 Part 1 人 間 菩 提 Part 2 清 涼 菩 提 正 覺 ------------------ 10 修 行 ------------------ 13 清 心 ------------------ 16 發 願 ------------------ 18 自 重 ---- 人 間 菩 提 Part 1 人 間 菩 提 Part 2 清 涼 菩 提 正 覺 ------------------ 10 修 行 ------------------ 13 清 心 ------------------ 16 發 願 ------------------ 18 自 重 ------------------- 20 習 氣 ------------------ 22 清 淨 心

More information

Part 1 2 3 4 5 6 7 Part 2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Part 3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More information

好 姐 妹 吗? 没 有 人 回 答, 只 有 风 声 在 呜 咽 沈 知 墨 深 吸 一 口 气, 又 一 次 深 吻 在 墓 碑 上, 至 爱 今 生, 死 生 不 悔 他 转 身 就 走, 风 衣 掀 起 微 风 些 许 与 刚 刚 赶 来 的 宁 微 擦 肩 而 过, 掏 出 一 瓶 液 体

好 姐 妹 吗? 没 有 人 回 答, 只 有 风 声 在 呜 咽 沈 知 墨 深 吸 一 口 气, 又 一 次 深 吻 在 墓 碑 上, 至 爱 今 生, 死 生 不 悔 他 转 身 就 走, 风 衣 掀 起 微 风 些 许 与 刚 刚 赶 来 的 宁 微 擦 肩 而 过, 掏 出 一 瓶 液 体 佞 臣 孽 姬 / 作 者 : 訾 离 绗 翦 楔 子 惜 墨 如 归 墓 园 起 了 风, 将 沈 知 墨 手 中 几 枝 海 棠 吹 得 瑟 瑟 发 抖 沈 知 墨 走 到 一 方 矮 矮 的 墓 碑 前, 放 下 花 枝, 用 指 腹 一 点 点 拭 去 相 片 上 的 尘 埃 照 片 上 的 女 孩 笑 靥 如 花, 如 火 一 团 那 是 最 明 媚 的 十 六 岁 的 宋 汐 小 汐 儿...

More information

耿 知 冬 哈 哈 两 声 说 : 我 也 不 清 楚 不 过 你 看 看 我 是 不 是 你 小 姐 啊? 见 春 燕 点 头, 又 说 : 那 不 就 得 了 只 是 性 格 有 点 不 一 样 是 吧? 见 春 燕 又 点 头 就 继 续 说 : 因 为 我 是 死 过 一 次 的 人 了,

耿 知 冬 哈 哈 两 声 说 : 我 也 不 清 楚 不 过 你 看 看 我 是 不 是 你 小 姐 啊? 见 春 燕 点 头, 又 说 : 那 不 就 得 了 只 是 性 格 有 点 不 一 样 是 吧? 见 春 燕 又 点 头 就 继 续 说 : 因 为 我 是 死 过 一 次 的 人 了, 弃 妃 翻 身 : 我 的 皇 上 我 做 主 / 作 者 : 子 木 第 1 章 前 世 今 生 醒 了, 醒 了, 小 姐 醒 了 赶 紧 去 通 知 老 爷 和 夫 人 张 知 晓 迷 迷 糊 糊 中 就 听 到 有 人 在 说 话 等 张 知 晓 醒 来 时 看 到 一 张 圆 圆 脸, 一 双 水 灵 灵 的 大 眼 睛 很 是 漂 亮 就 对 她 说 : 去 把 文 子 给 我 找 来

More information

司 机 看 着 二 十 岁 左 右 的 女 孩 哭 花 了 一 张 脸, 看 看 雨, 又 看 看 她, 想 笑 小 姑 娘, 这 么 大 的 雨, 到 车 里 哭 也 可 以 的 他 好 心 地 建 议 明 靓 忍 不 住 翻 了 下 白 眼, 忿 忿 不 平 地 上 了 车 火 车 站, 唉,

司 机 看 着 二 十 岁 左 右 的 女 孩 哭 花 了 一 张 脸, 看 看 雨, 又 看 看 她, 想 笑 小 姑 娘, 这 么 大 的 雨, 到 车 里 哭 也 可 以 的 他 好 心 地 建 议 明 靓 忍 不 住 翻 了 下 白 眼, 忿 忿 不 平 地 上 了 车 火 车 站, 唉, 请 别 在 意 我 / 作 者 : 林 笛 儿 第 一 章 八 月 未, 大 连 一 直 在 下 雨, 最 后 竟 连 大 海 也 打 湿 了 下 不 完 的 大 雨, 厚 得 发 粘, 从 仿 佛 永 不 干 涸 的 天 空 的 高 处, 朝 着 海 滩 扑 下 来, 朝 着 被 围 在 湿 湿 的 林 荫 道 之 中 的 港 口 漫 去 大 连 的 街 道 本 身 也 升 起 一 片 水 汽,

More information

生 下 一 子 一 女 高 如 美 : 牛 壮 的 二 儿 媳, 牛 大 接 的 老 婆 性 格 内 向, 不 善 言 语 思 想 有 些 执 拗, 心 眼 特 别 小, 遇 到 事 情 想 不 开, 爱 钻 牛 角 尖 先 嫁 十 里 外 的 孙 明 为 妻, 孙 明 死 后, 又 改 嫁 给 牛

生 下 一 子 一 女 高 如 美 : 牛 壮 的 二 儿 媳, 牛 大 接 的 老 婆 性 格 内 向, 不 善 言 语 思 想 有 些 执 拗, 心 眼 特 别 小, 遇 到 事 情 想 不 开, 爱 钻 牛 角 尖 先 嫁 十 里 外 的 孙 明 为 妻, 孙 明 死 后, 又 改 嫁 给 牛 一 揸 没 有 四 指 近 / 作 者 : 王 栋 第 一 卷 父 母 的 爱 潇 潇 江 雨 几 多 愁? 人 间 真 爱 何 人 留? 望 穿 秋 水 俗 尘 事, 父 母 真 爱 血 泪 流 本 卷 主 要 讲 述 牛 壮 和 杨 兰 花 的 爱 情 经 过, 和 辛 苦 抚 养 六 个 孩 子 长 大 成 人 的 经 历 告 诉 我 们 父 母 为 了 子 女 所 承 受 的 痛 苦 和 无

More information

, 不 愿 他 们 将 侵 略 的 脚 步 踏 上 这 个 只 有 天 空 和 海 洋 的 美 丽 地 方, 不 愿 她 的 家 园 遭 到 破 坏 所 以 我 回 到 了 我 的 国 家 舍 弃 掉 了 王 族 的 身 份, 又 来 到 她 的 国 家 想 要 和 她 永 远 在 一 起, 然 而

, 不 愿 他 们 将 侵 略 的 脚 步 踏 上 这 个 只 有 天 空 和 海 洋 的 美 丽 地 方, 不 愿 她 的 家 园 遭 到 破 坏 所 以 我 回 到 了 我 的 国 家 舍 弃 掉 了 王 族 的 身 份, 又 来 到 她 的 国 家 想 要 和 她 永 远 在 一 起, 然 而 骑 士 精 灵 歌 / 作 者 : 月 光 零 碎 楔 子 起 源 云 的 彼 端, 黄 金 的 海 岸, 有 一 个 王 国 奥 波 尼 亚 虽 然 与 强 大 的 爱 尔 亚 桑 王 国 接 壤, 国 土 面 积 也 不 算 大, 却 始 终 保 有 着 国 家 的 独 立 整 个 国 家 只 能 用 两 个 字 形 容 : 和 平, 富 饶 因 为 国 家 不 大, 总 共 分 为 七 大 地

More information

老 妈 还 只 穿 着 一 件 军 绿 色 的 大 棉 袄, 眼 前 的 这 片 坟 墓 显 然 是 有 些 年 头 了, 且 不 说 残 破 不 堪, 但 但 是 那 墓 碑 之 上 的 字 迹 就 模 糊 不 清 了, 甚 至 有 些 坟 头 已 经 被 挖 开, 露 出 黑 糊 糊 的 一 片

老 妈 还 只 穿 着 一 件 军 绿 色 的 大 棉 袄, 眼 前 的 这 片 坟 墓 显 然 是 有 些 年 头 了, 且 不 说 残 破 不 堪, 但 但 是 那 墓 碑 之 上 的 字 迹 就 模 糊 不 清 了, 甚 至 有 些 坟 头 已 经 被 挖 开, 露 出 黑 糊 糊 的 一 片 我 的 左 眼 是 阴 阳 眼 / 作 者 : 黯 淡 第 一 章 寒 衣 节 深 山 野 鬼 一 些 事 情, 不 管 你 怎 么 去 改 变, 结 果 还 是 一 样, 早 就 注 定, 这 就 是 命, 不 过, 我 不 认 命 我 姓 白, 名 无 常, 虽 然 这 个 名 字 很 怪 异, 但 是 我 的 居 民 身 份 上 确 实 是 这 个 名 字, 我 今 年 大 学 毕 业, 在

More information

雀 无 声, 大 家 都 在 专 心 的 自 习, 没 有 人 交 谈 韵 锦 心 里 自 嘲 地 想, 就 算 四 周 闹 哄 哄 地 笑 闹 成 一 团 又 怎 样, 自 己 始 终 融 不 进 里 边 班 里 和 所 有 的 理 科 班 一 样 阳 盛 阴 衰, 分 班 后 全 班 57 人,

雀 无 声, 大 家 都 在 专 心 的 自 习, 没 有 人 交 谈 韵 锦 心 里 自 嘲 地 想, 就 算 四 周 闹 哄 哄 地 笑 闹 成 一 团 又 怎 样, 自 己 始 终 融 不 进 里 边 班 里 和 所 有 的 理 科 班 一 样 阳 盛 阴 衰, 分 班 后 全 班 57 人, 原 来 你 还 在 这 里 / 作 者 : 辛 夷 坞 第 一 章 那 个 夏 天 在 程 铮 的 记 忆 里 是 奥 热 而 漫 长 的, 站 在 高 中 生 涯 最 天 昏 地 暗 的 尾 端 里, 忙 里 偷 闲 地 憧 憬 着 传 说 中 斑 斓 的 大 学 生 活, 带 着 破 茧 前 的 躁 动 而 对 于 苏 韵 锦 来 说, 让 她 印 象 更 深 刻 的 是 破 蛹 而 出 的 前

More information

我 怕 麻 烦, 文 印 部 是 全 公 司 唯 一 一 个 工 作 一 成 不 变 的 地 方, 我 习 惯 这 样 的 生 活 黎 想 懒 懒 地 道 没 追 求! 难 道 你 要 老 死 在 一 堆 废 纸 里 么? 可 乐 白 她 一 眼 道 那 有 什 么 不 好? 薪 水 又 不 少 拿

我 怕 麻 烦, 文 印 部 是 全 公 司 唯 一 一 个 工 作 一 成 不 变 的 地 方, 我 习 惯 这 样 的 生 活 黎 想 懒 懒 地 道 没 追 求! 难 道 你 要 老 死 在 一 堆 废 纸 里 么? 可 乐 白 她 一 眼 道 那 有 什 么 不 好? 薪 水 又 不 少 拿 医 见 钟 情 : 智 娶 迷 糊 妻 / 作 者 : 西 可 第 001 章 我 是 你 的 谁 黎 想, 你 等 着 我! 小 粘 人 从 车 窗 里 冲 她 大 声 喊, 她 就 那 么 站 在 原 地, 看 着 他 走 远 没 有 挥 手, 没 有 道 别 直 到 后 来 读 到 苏 轼 的 南 乡 子, 黎 想 才 明 白 自 己 当 时 的 心 情 醉 笑 陪 君 三 万 场, 不 诉

More information

嘻 嘻 的 说 : 不 是 有 你 这 样 的 好 老 婆 吗, 我 还 操 那 心 干 吗 就 你 贫 老 婆 嘟 囔 了 一 句 接 着 说 : 你 没 听 人 家 说 二 十 八 贴 嘎 嘎, 今 天 我 们 把 春 联 贴 了 吧 我 在 家 打 浆 糊, 你 和 儿 子 去 超 市 里 把

嘻 嘻 的 说 : 不 是 有 你 这 样 的 好 老 婆 吗, 我 还 操 那 心 干 吗 就 你 贫 老 婆 嘟 囔 了 一 句 接 着 说 : 你 没 听 人 家 说 二 十 八 贴 嘎 嘎, 今 天 我 们 把 春 联 贴 了 吧 我 在 家 打 浆 糊, 你 和 儿 子 去 超 市 里 把 错 爱 / 作 者 : 梦 之 语 网 上 初 始 寒 冰 独 坐 在 电 脑 前, 闷 闷 地 抽 了 一 根 又 一 根 的 香 烟 在 香 烟 缭 绕 中, 点 点 的 泪 光 闪 烁 在 眼 中 这 个 接 近 四 十 的 汉 子 怎 么 也 不 会 想 到, 小 小 的 一 段 网 恋 把 自 己 伤 的 这 么 深 这 么 狠 他 思 念 那 个 女 人, 每 天 都 活 在 思 念 的

More information

第 002 章 绝 境 重 生 一 大 早 肖 嫣 儿 走 出 地 铁 站, 又 转 了 公 交 才 到 达 了 面 试 地 点, 坐 标 位 于 这 座 城 市 的 最 繁 华 地 点, 面 前 这 栋 大 楼 是 这 个 城 市 的 地 标 建 筑 东 方 集 团, 整 栋 大 楼 光 鲜 亮

第 002 章 绝 境 重 生 一 大 早 肖 嫣 儿 走 出 地 铁 站, 又 转 了 公 交 才 到 达 了 面 试 地 点, 坐 标 位 于 这 座 城 市 的 最 繁 华 地 点, 面 前 这 栋 大 楼 是 这 个 城 市 的 地 标 建 筑 东 方 集 团, 整 栋 大 楼 光 鲜 亮 BOSS 的 蜜 宠 甜 妻 / 作 者 : 甜 橙 初 见 第 001 章 分 手 丧 偶 肖 嫣 儿 从 来 没 有 这 么 失 败 过, 失 恋, 丢 了 工 作, 她 不 懂 为 何 明 明 两 个 相 爱 的 人, 突 然 间 就 不 爱 了 分 手 了, 是 现 实 太 现 实 还 是 自 己 太 幼 稚? 秦 湘 湘 下 了 班 回 家 看 到 肖 嫣 儿, 依 旧 一 幅 要 死 不

More information

不 是 想 了 想 又 说, 身 体 有 点 不 舒 服, 过 来 看 看 哦, 怎 么 了? 许 是 出 于 职 业 习 惯, 谭 清 辰 脱 口 而 出 你 是 外 科 大 夫 吧? 妇 科 的 毛 病 你 也 能 治? 田 惜 菁 明 显 不 愿 意 继 续 这 个 话 题, 说 话 语 气

不 是 想 了 想 又 说, 身 体 有 点 不 舒 服, 过 来 看 看 哦, 怎 么 了? 许 是 出 于 职 业 习 惯, 谭 清 辰 脱 口 而 出 你 是 外 科 大 夫 吧? 妇 科 的 毛 病 你 也 能 治? 田 惜 菁 明 显 不 愿 意 继 续 这 个 话 题, 说 话 语 气 女 人, 别 装 了 / 作 者 : 绯 雨 闲 CH1 医 院 偶 遇 (1) 周 六, 一 大 早 被 电 话 吵 醒 的 谭 清 辰 有 点 儿 心 气 不 顺 他 睁 着 眼 睛 在 床 上 又 躺 了 五 分 钟 才 磨 磨 蹭 蹭 的 起 床 穿 衣 服 让 他 郁 闷 的 有 两 件 事, 一 是 他 昨 天 为 了 想 一 个 即 将 进 行 的 手 术 方 案, 熬 夜 到 凌 晨

More information

2 自 序 小, 印 象 中 只 有 西 醫, 因 為 每 次 生 病 都 是 去 看 西 醫 吃 西 藥 從 大 學, 也 是 陽 明 大 學 物 理 治 療 學 系 畢 業, 就 是 一 般 人 所 說 的 復 健 物 理 治 療 師 這 個 階 段, 所 有 的 治 病 以 及 保 健 觀 念

2 自 序 小, 印 象 中 只 有 西 醫, 因 為 每 次 生 病 都 是 去 看 西 醫 吃 西 藥 從 大 學, 也 是 陽 明 大 學 物 理 治 療 學 系 畢 業, 就 是 一 般 人 所 說 的 復 健 物 理 治 療 師 這 個 階 段, 所 有 的 治 病 以 及 保 健 觀 念 晨 星 出 版 吳 建 隆 著 2 自 序 小, 印 象 中 只 有 西 醫, 因 為 每 次 生 病 都 是 去 看 西 醫 吃 西 藥 從 大 學, 也 是 陽 明 大 學 物 理 治 療 學 系 畢 業, 就 是 一 般 人 所 說 的 復 健 物 理 治 療 師 這 個 階 段, 所 有 的 治 病 以 及 保 健 觀 念, 都 是 現 代 醫 學 的 理 論 退 伍 後, 考 進 台 中

More information

韩 梓 悠 在 一 旁 连 忙 说 道 : 谁 说 不 要, 打 开! 服 务 员 左 右 为 难, 韩 梓 悠 却 把 酒 夺 了 过 来, 拿 着 起 瓶 器 把 酒 开 了, 然 后 直 接 拿 着 酒 瓶 往 嘴 里 灌 换 做 平 时, 这 么 一 个 美 女 如 此 豪 饮, 易 寒 一

韩 梓 悠 在 一 旁 连 忙 说 道 : 谁 说 不 要, 打 开! 服 务 员 左 右 为 难, 韩 梓 悠 却 把 酒 夺 了 过 来, 拿 着 起 瓶 器 把 酒 开 了, 然 后 直 接 拿 着 酒 瓶 往 嘴 里 灌 换 做 平 时, 这 么 一 个 美 女 如 此 豪 饮, 易 寒 一 飞 来 横 宠 : 女 人, 别 想 逃 / 作 者 : 年 若 锦 第 001 章 生 日 情 伤 祝 你 生 日 快 乐, 祝 你 生 日 欢 乐, 祝 你 生 日 快 乐 紫 调 KTV 里 某 个 包 厢 内, 正 在 举 行 一 场 生 日 派 对 悠 悠, 快 许 愿 呀! 一 个 好 听 的 男 声 提 醒 着 她 专 注 着 门 外 的 女 孩 愣 了 愣 神, 转 过 头 来 :

More information

局, 为 何 不 把 主 动 权 把 握 在 自 己 手 里 呢? 看 到 吴 钟 的 时 候 我 心 里 第 一 个 想 法 是 这 人 真 的 不 上 相 不 可 否 认 照 片 上 的 吴 钟 是 个 英 俊 潇 洒 风 度 翩 翩 的 浊 世 公 子, 可 是, 仅 此 而 已, 而 我 面

局, 为 何 不 把 主 动 权 把 握 在 自 己 手 里 呢? 看 到 吴 钟 的 时 候 我 心 里 第 一 个 想 法 是 这 人 真 的 不 上 相 不 可 否 认 照 片 上 的 吴 钟 是 个 英 俊 潇 洒 风 度 翩 翩 的 浊 世 公 子, 可 是, 仅 此 而 已, 而 我 面 西 施 / 作 者 : 樱 花 红 破 一 我 醒 来 的 时 候 发 现 自 己 躺 在 一 片 河 边, 耳 边 是 潺 潺 的 水 流 声, 隐 约 还 可 以 听 见 淡 淡 的 鸟 鸣 和 细 细 的 虫 叫 会 是 哪 里 呢? 我 慢 慢 睁 开 眼 睛, 首 先 看 见 的 是 一 片 纯 净 的 蓝 天, 蓝 得 像 被 水 洗 过 一 样 的 天, 入 眼 处 不 见 一 丝 一

More information

觀 音 佛 祖 送 給 衣 宸 的 話 005 自 序 007 Part 1 修 行 心 體 驗 一 篇 看 見 佛 祖 012 二 篇 在 家 修 行 039 三 篇 世 界 的 創 造 者 054 四 篇 大 慈 悲 079 五 篇 最 珍 貴 的 禮 物 095 六 篇 自 救 法 力 練 習

觀 音 佛 祖 送 給 衣 宸 的 話 005 自 序 007 Part 1 修 行 心 體 驗 一 篇 看 見 佛 祖 012 二 篇 在 家 修 行 039 三 篇 世 界 的 創 造 者 054 四 篇 大 慈 悲 079 五 篇 最 珍 貴 的 禮 物 095 六 篇 自 救 法 力 練 習 觀 音 佛 祖 送 給 衣 宸 的 話 005 自 序 007 Part 1 修 行 心 體 驗 一 篇 看 見 佛 祖 012 二 篇 在 家 修 行 039 三 篇 世 界 的 創 造 者 054 四 篇 大 慈 悲 079 五 篇 最 珍 貴 的 禮 物 095 六 篇 自 救 法 力 練 習 110 七 篇 以 至 善 心 創 作 133 八 篇 智 慧 善 法 151 九 篇 我 的 修

More information

張 院 長 從 小 浸 濡 在 中 醫 的 藥 香 環 境 中, 祖 母 與 母 親 更 擅 以 食 材 配 合 來 滋 補 調 養 身 體, 在 數 十 年 前, 就 極 具 食 療 的 養 生 觀 念, 更 將 藥 食 同 療 的 理 念 發 揮 極 致 張 維 鈞 院 長 從 小 在 藥 香

張 院 長 從 小 浸 濡 在 中 醫 的 藥 香 環 境 中, 祖 母 與 母 親 更 擅 以 食 材 配 合 來 滋 補 調 養 身 體, 在 數 十 年 前, 就 極 具 食 療 的 養 生 觀 念, 更 將 藥 食 同 療 的 理 念 發 揮 極 致 張 維 鈞 院 長 從 小 在 藥 香 五 代 中 醫 救 命 養 生 帖 內 容 簡 介 咳 嗽 咳 不 停, 該 怎 麼 辦? 吃 新 鮮 白 蘿 蔔 就 可 以 止 咳! 喉 嚨 失 聲, 講 不 出 話 來 怎 麼 辦? 來 一 杯 蛋 清 熱 茶, 聲 音 快 速 恢 復! 肝 不 好, 容 易 疲 勞, 如 何 護 肝? 黃 金 蜆 湯 幫 助 修 復 肝 功 能! 長 期 偏 頭 痛, 誰 來 幫 我 擺 脫? 蘆 筍 百

More information

兴 趣 及 特 长 : 有 写 日 记 的 习 惯 貌 似 没 有 特 长 性 格 : 外 冷 内 热 喜 欢 的 食 物 : 对 人 类 的 食 物 不 感 兴 趣 驱 魔 师 类 型 : 医 工 骑 士 主 人 公 单 天 希 丽 萨, 受 了 撒 旦 的 委 托 接 近 奥 村 与 奥 村 雪

兴 趣 及 特 长 : 有 写 日 记 的 习 惯 貌 似 没 有 特 长 性 格 : 外 冷 内 热 喜 欢 的 食 物 : 对 人 类 的 食 物 不 感 兴 趣 驱 魔 师 类 型 : 医 工 骑 士 主 人 公 单 天 希 丽 萨, 受 了 撒 旦 的 委 托 接 近 奥 村 与 奥 村 雪 青 之 驱 魔 师 / 作 者 : 龙 汨 铭 作 品 相 关 序 言 ( 可 不 看 ) 很 高 兴, 又 和 大 家 见 面 了 你 们 还 记 得 那 个 写 完 等 千 年 之 后 的 龙 汨 铭 吗? 还 记 得 那 个 千 莲 吗? 牵 连! 首 先, 很 对 不 起 大 家, 至 于 为 什 么 会 离 开 蔷 薇, 也 只 是 我 一 时 的 冲 动 关 于 问 题 社 团 的 问

More information

?! 他 NND, 一 时 被 灯 红 酒 绿 迷 瞎 了 眼 睛, 本 格 格 竟 然 还 被 蒙 在 鼓 里, 酒 吧 女 就 等 于 我 们 那 儿 的 青 楼 女 子! 格 格 我 差 点 一 失 足 差 点 成 千 古 恨 那, 那 个 天 杀 的 坏 人 到 底 给 我 灌 喝 了 什

?! 他 NND, 一 时 被 灯 红 酒 绿 迷 瞎 了 眼 睛, 本 格 格 竟 然 还 被 蒙 在 鼓 里, 酒 吧 女 就 等 于 我 们 那 儿 的 青 楼 女 子! 格 格 我 差 点 一 失 足 差 点 成 千 古 恨 那, 那 个 天 杀 的 坏 人 到 底 给 我 灌 喝 了 什 明 星 格 格 驾 到 / 作 者 : 尹 浅 浅 楔 子 古 代 : 和 欢, 年 龄 即 将 至 30, 却 依 然 整 日 怡 红 楼 百 花 院 等 花 天 酒 地 寻 花 问 柳, 沉 迷 于 酒 肉 之 欢, 欢 场 之 地 哪 里 不 见 他 踪 影 做 起 事 来 有 如 他 父 亲 一 般 阴 狠 毒 辣 还 想 癞 蛤 蟆 想 吃 天 鹅 肉, 和 本 格 格 成 亲? 得 了

More information

女人常揉三陰交,保妳終身不變老 (對男人也有效

女人常揉三陰交,保妳終身不變老 (對男人也有效 女 人 常 揉 三 陰 交, 保 妳 終 身 不 變 老 ( 對 男 人 也 有 效...) 常 揉 三 陰 交, 終 身 不 變 老, 如 果 你 的 父 母 給 你 存 了 一 筆 幾 千 萬 的 財 產, 你 卻 不 知 道 用 還 每 天 到 處 借 錢, 過 得 窮 困 潦 倒, 那 是 多 麼 可 惜 的 事 情 呀? 愛 美 是 女 人 的 天 性, 如 今 日 子 越 過 越 好,

More information

转制科研院所现阶段两大行动主题:战略新规划与顶层变革

转制科研院所现阶段两大行动主题:战略新规划与顶层变革 非 类 趋 向 战 略 : 向 创 新 型 企 业 转 型 的 行 动 框 架 本 文 产 权 归 上 海 复 斯 管 理 咨 询 公 司 所 有, 原 文 作 为 特 稿 发 表 在 2010 年 3 月 企 业 管 理 ( 权 威 专 业 期 刊 ) 华 为 从 技 术 创 业 型 企 业 起 步, 发 展 成 为 有 核 心 技 术 和 大 规 模 工 程 实 施 能 力 的 世 界 级 产

More information

MODERN PEOPLE contents Part 1 7 8 9 10 10 11 Part 2 19 28 29 30 31 32 34 36 37 38 20 40 22 42 24 43 26 44 46 48 49 50 52 53 54 56 58 60 62 64 66 68 70 72 74 76 78 80 Part1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More information

散 地 遍 布 脸 上 每 一 角 落 他 的 表 情 实 在 难 以 言 喻 明 明 和 熊 丁 丁 并 不 认 识, 明 明 报 错 了 人, 但 却 没 有 任 何 应 该 的 疑 惑 他 的 举 止 是 那 么 坚 定 而 有 意 步 行 街 阔 路 中 央 两 个 正 直 浪 漫 季 节

散 地 遍 布 脸 上 每 一 角 落 他 的 表 情 实 在 难 以 言 喻 明 明 和 熊 丁 丁 并 不 认 识, 明 明 报 错 了 人, 但 却 没 有 任 何 应 该 的 疑 惑 他 的 举 止 是 那 么 坚 定 而 有 意 步 行 街 阔 路 中 央 两 个 正 直 浪 漫 季 节 恶 少 别 过 来 / 作 者 : 和 夜 素 白 爆 笑 生 活 篇 chapter 1 命 运 一 旦 转 变, 变 化 就 会 急 速 前 行, 无 人 可 以 在 初 始 时 预 料 它 会 变 得 多 么 面 目 全 非 熊 丁 丁 就 是 这 样 的 状 况, 短 短 一 个 星 期, 她 的 世 界 就 发 生 了 一 系 列 急 剧 的 变 化, 而 一 切 的 一 切 都 只 始

More information

ChungShun_Beauty.pdf

ChungShun_Beauty.pdf 4 6 8 10 14 18 20 28 31 34 37 39 41 43 45 47 51 56 Part1 59 Part2 56 70 Part3 72 Part4 78 Part5 85 Part6 87 96 118 142 162 188 88 2013.4.8 2008 20085 180 2008 2008 2009 2009 0. 2126 3781 91 9 ! 45

More information

B: 非 常 成 功, 已 经 成 形 现 进 入 胚 胎 期, 胚 胎 发 育 正 常! 母 体? 生 化 危 机 还 是 什 么 东 东? A: 在 植 入 一 个 受 精 卵, 加 入 生 长 激 素! B: 少 爷! 这 个 胚 胎 可 能 会 死 亡 的, 那 是 您 的 女 儿 啊! A

B: 非 常 成 功, 已 经 成 形 现 进 入 胚 胎 期, 胚 胎 发 育 正 常! 母 体? 生 化 危 机 还 是 什 么 东 东? A: 在 植 入 一 个 受 精 卵, 加 入 生 长 激 素! B: 少 爷! 这 个 胚 胎 可 能 会 死 亡 的, 那 是 您 的 女 儿 啊! A 莫 叶 的 星 际 之 旅 / 作 者 : 乔 楔 子 我 一 直 以 为 这 是 一 场 梦, 在 梦 中 我 不 断 的 逃 亡 在 路 上 我 看 着 这 些 未 知 生 物, 将 繁 华 的 城 市 变 成 绝 望 之 城 看 着 同 是 人 类 的 人 们 为 了 活 命 不 惜 将 自 己 的 亲 人 朋 友 推 入 这 些 恶 心 的 未 知 生 物 群 中, 以 来 换 取 瞬 间

More information

結果環境用國家政策改善 則靠個 沒所謂突 原本端端突某急診室 中風心臟死 交關刻莫名其妙走 少雖留許 遺症行走算很幸運你否曾經驚訝且惋惜地問著 他端 端 怎突樣 患己震驚已 切並非 突 從醫學角看 絕突 經幾年積癆成 疾 只被患己忽視或許久之前 曾經警訊 直沒把 它當成回事即使注意 僥倖心理帶 們性

結果環境用國家政策改善 則靠個 沒所謂突 原本端端突某急診室 中風心臟死 交關刻莫名其妙走 少雖留許 遺症行走算很幸運你否曾經驚訝且惋惜地問著 他端 端 怎突樣 患己震驚已 切並非 突 從醫學角看 絕突 經幾年積癆成 疾 只被患己忽視或許久之前 曾經警訊 直沒把 它當成回事即使注意 僥倖心理帶 們性 055 PART 02 逆 襲 每 慢 慢 累 積 虛 弱 追 求 快 速 效 率 雖 類 極 貢 獻 相 導 致 許 副 作 用 汽 車 利 個 公 車 站 距 離 懶 走 暖 發 由 行 破 壞 公 害 犯 罪 等 環 境 逐 漸 惡 類 缺 少 運 動 更 削 弱 免 疫 菸 酒 勞 暴 食 西 飲 食 及 睡 眠 休 息 性 足 等 市 內 防 禦 日 益 降 亮 紅 燈 憂 慮 癌 症 高

More information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第 一 卷 第 二 章 建 号 第 二 卷 第 二 章 建 ~ 号 ~ 啊! 按 下 绿 色 按 钮, 就 感 觉 跟 被 抽 了 魂 儿 似 的, 一 会, 就 到 了 一 片 白 色 的 空 间

[  蔷 薇 书 院 提 供 好 看 言 情 小 说 阅 读 和 下 载 ] 第 一 卷 第 二 章 建 号 第 二 卷 第 二 章 建 ~ 号 ~ 啊! 按 下 绿 色 按 钮, 就 感 觉 跟 被 抽 了 魂 儿 似 的, 一 会, 就 到 了 一 片 白 色 的 空 间 玄 幻 网 游 异 世 界 / 作 者 : 发 病 的 老 虎 第 一 卷 第 一 卷 第 一 章 第 一 卷 第 一 章 奖 励 账 号 怎 么 还 不 开 门? 我 问 他 旁 边 的 一 个 人, 那 人 看 了 我 一 眼 说 11 点 才 开 始, 你 看 看 现 在 才 几 点?10 点 40, 还 20 分 钟 呢! 啊? 还 这 么 长 时 间 就 这 么 多 人? 我 一 脸 的

More information

萧 亦 然 冷 厉 的 寒 眸 爆 射 出 锐 利 的 光 芒, 骨 节 如 玉 的 手 反 到 背 后 抽 出 三 只 冷 光 乍 闪 的 长 箭, 同 悬 在 龙 筋 之 弦 上, 拉 后 疾 射, 三 只 箭 如 闪 电 划 破 苍 穹, 毫 无 偏 差 射 中 三 只 来 不 及 攻 击,

萧 亦 然 冷 厉 的 寒 眸 爆 射 出 锐 利 的 光 芒, 骨 节 如 玉 的 手 反 到 背 后 抽 出 三 只 冷 光 乍 闪 的 长 箭, 同 悬 在 龙 筋 之 弦 上, 拉 后 疾 射, 三 只 箭 如 闪 电 划 破 苍 穹, 毫 无 偏 差 射 中 三 只 来 不 及 攻 击, 誓 若 浮 华 如 影 成 惑 / 作 者 : 南 宫 筱 浅 第 001 章 该 不 该 留? 初 秋, 一 年 一 度 的 皇 家 狩 猎 就 要 在 此 拉 开 序 幕 悫 鹉 晓 皇 子, 世 子 及 众 参 加 此 次 狩 猎 的 武 将 们 稳 坐 骏 马 背 脊, 威 风 凛 凛, 姿 态 潇 洒, 不 见 半 分 驰 骋 开 弓 龙 座 之 上 是 年 过 半 百 的 老 皇 帝,

More information

大标题-36号华文细黑,加粗

大标题-36号华文细黑,加粗 2016 年 4 月 18 日 -4 月 24 日 重 庆 房 地 产 市 场 周 报 克 而 瑞 重 庆 机 构 2016 年 4 月 25 日 此 报 告 仅 供 客 户 内 部 使 用, 未 经 中 国 房 地 产 信 息 集 团 克 而 瑞 ( 中 国 ) 信 息 技 术 有 限 公 司 的 书 面 许 可, 其 它 任 何 机 构 和 个 人 不 得 擅 自 传 阅 引 用 或 复 制 绝

More information

絶 2 47

絶 2 47 Part II 1 47 絶 2 47 3 47 4 47 5 47 6 47 7 47 8 47 9 47 10 47 11 47 12 47 13 47 14 47 15 47 16 47 敍 17 47 18 47 19 47 20 47 21 47 22 47 敍 23 47 24 47 25 47 敍 26 47 27 47 28 47 29 47 30 47 31 47 32 47 33

More information

合 富 辉 煌 ( 中 国 ) 湖 南 公 司 第 一 时 间 为 您 发 布 最 新 长 沙 楼 市 动 态 热 点 资 讯 土 地 成 交 快 讯 等 信 息, 定 期 发 布 长 沙 房 地 产 市 场 研 究 报 告 关 注 官 方 微 信, 随 时 随 地 掌 握 长 沙 最 新 楼 市

合 富 辉 煌 ( 中 国 ) 湖 南 公 司 第 一 时 间 为 您 发 布 最 新 长 沙 楼 市 动 态 热 点 资 讯 土 地 成 交 快 讯 等 信 息, 定 期 发 布 长 沙 房 地 产 市 场 研 究 报 告 关 注 官 方 微 信, 随 时 随 地 掌 握 长 沙 最 新 楼 市 长 沙 房 地 产 市 场 研 究 周 报 2014 年 11 月 长 沙 房 地 产 2015 年 总 第 21 周 (5 月 17 日 -5 月 23 日 ) 市 场 研 究 月 报 合 富 辉 煌 ( 中 国 ) 湖 南 公 司 合 富 辉 煌 ( 中 国 ) 湖 南 公 司 发 展 策 略 中 心 2014 年 12 月 05 号 发 展 策 略 中 心 项 目 拓 展 联 系 人 : 岳

More information

这 7 年 的 教 育 公 益 旅 程, 是 我 和 很 多 捐 赠 人 志 愿 者 和 教 育 工 作 者 一 起 认 识 教 育 理 解 教 育 的 过 程 : 美 国 教 育 家 哲 学 家 杜 威 在 100 多 年 前 就 指 出 : 教 育 即 生 长 教 育 即 生 活 教 育 的 本

这 7 年 的 教 育 公 益 旅 程, 是 我 和 很 多 捐 赠 人 志 愿 者 和 教 育 工 作 者 一 起 认 识 教 育 理 解 教 育 的 过 程 : 美 国 教 育 家 哲 学 家 杜 威 在 100 多 年 前 就 指 出 : 教 育 即 生 长 教 育 即 生 活 教 育 的 本 梦 想 开 源 真 爱 梦 想 素 质 教 育 的 探 索 亲 爱 的 各 位 梦 想 合 伙 人 真 爱 志 愿 者 以 及 各 位 领 导 和 来 宾 : 下 午 好! 今 天 是 母 亲 节, 作 为 一 位 10 岁 孩 子 的 母 亲, 我 最 大 的 希 望 就 是 我 女 儿 能 喜 欢 她 的 老 师 热 爱 她 的 课 堂, 享 受 在 学 校 的 每 一 天 而 你 们 的 支

More information

于 是 我 带 着 她, 向 远 离 艺 术 学 院 的 方 向 走, 绕 了 一 个 大, 一 边 向 她 介 绍 学 校 里 各 幢 建 筑 物 的 历 史, 以 及 关 于 这 些 建 筑 物 的 有 趣 的 传 说 她 听 得 呆 掉 了, 她 说 你 对 我 们 学 校 比 我 还 熟 悉

于 是 我 带 着 她, 向 远 离 艺 术 学 院 的 方 向 走, 绕 了 一 个 大, 一 边 向 她 介 绍 学 校 里 各 幢 建 筑 物 的 历 史, 以 及 关 于 这 些 建 筑 物 的 有 趣 的 传 说 她 听 得 呆 掉 了, 她 说 你 对 我 们 学 校 比 我 还 熟 悉 毕 业 后, 我 们 一 起 失 恋 吧 / 作 者 : 小 翼 开 学 了 大 四 快 开 学 了, 我 提 前 了 几 天 来 学 校, 俗 话 说, 磨 刀 不 误 砍 柴 工 ; 我 提 早 来 学 校, 把 床 铺 好, 把 蚊 帐 挂 起 来, 把 厕 所 弄 干 净, 把 寝 室 扫 一 下 寝 室 里 只 有 我 做 这 种 扫 的 事 情, 寝 室 有 三 个 人, 我 一 个,

More information

58 可 樂 雞 翼 土 匪 雞 翼 醉 香 雞 翼 變 化 料 理 PART 2 水 產 類 62 清 蒸 桂 花 魚 紅 辣 椒 蒜 蓉 蒸 䱽 魚 啤 酒 蒸 鱸 魚 64 煎 封 紅 衫 魚 糖 醋 煎 黃 魚 蒲 燒 秋 刀 魚 66 香 草 煎 三 文 魚 頭 日 式 汁 煮 油 甘 魚

58 可 樂 雞 翼 土 匪 雞 翼 醉 香 雞 翼 變 化 料 理 PART 2 水 產 類 62 清 蒸 桂 花 魚 紅 辣 椒 蒜 蓉 蒸 䱽 魚 啤 酒 蒸 鱸 魚 64 煎 封 紅 衫 魚 糖 醋 煎 黃 魚 蒲 燒 秋 刀 魚 66 香 草 煎 三 文 魚 頭 日 式 汁 煮 油 甘 魚 目 錄 Contents 2 前 言 3 本 書 使 用 指 南 10 入 廚 百 寶 箱 調 味 料 的 種 類 與 配 搭 14 食 材 選 購 與 保 存 16 常 用 乾 貨 類 大 全 變 化 料 理 PART 1 20 雪 菜 炒 肉 絲 雜 錦 肉 丁 韓 式 泡 菜 豬 肉 片 22 西 汁 煎 豬 柳 XO 醬 炒 豬 柳 檸 汁 煎 豬 頸 肉 24 梅 菜 蒸 肉 餅 馬 蹄

More information

晨 光

晨 光 晨 光 Chenguang 大 阳 晨 光 编 辑 部 顾 问 : 郭 宁 康 林 芃 主 编 : 李 鸣 副 主 编 : 谭 雪 林 编 委 : 刘 汉 群 吴 镭 吕 敏 彬 陈 凤 唐 婕 彭 淑 芳 贺 虎 目 录 卷 首 语 沐 春 ---------------------------------------------------------------------------1 大

More information

那 倒 是, 可 不 是 鸡 腿 呀 晕, 我 懒 得 再 和 你 理 论 了 今 鸡 腿 我 给 你 买, 但 明 天 去 京 东 影 视 城 探 班 阿 星 的 新 戏, 你 另 找 他 人 吧 正 好 不 用 翘 课, 四 大 名 点 可 是 非 周 一 不 点 名 呀 鸡 腿 可 不 是 好

那 倒 是, 可 不 是 鸡 腿 呀 晕, 我 懒 得 再 和 你 理 论 了 今 鸡 腿 我 给 你 买, 但 明 天 去 京 东 影 视 城 探 班 阿 星 的 新 戏, 你 另 找 他 人 吧 正 好 不 用 翘 课, 四 大 名 点 可 是 非 周 一 不 点 名 呀 鸡 腿 可 不 是 好 穿 越 之 秦 始 皇 爱 上 我 / 作 者 : 君 默 音 第 一 卷 秦 朝 遗 梦 第 一 章 阿 房, 阿 房 ~~ 是 男 子 的 声 音 但 为 什 么 却 显 得 如 此 凄 谅 谁, 谁, 谁 在 说 话? 我 大 喊 可 是 回 答 我 的 仍 是 那 一 声 声 阿 房, 阿 房 的 男 子 的 悲 鸣 那 声 音 是 那 么 陌 生 而 又 如 此 熟 悉 前 面 是 一 片

More information

<534B544C30303131302DACFCA8FDB160B3C6B5E6313230B94449495FB8D5BE5C2E706466>

<534B544C30303131302DACFCA8FDB160B3C6B5E6313230B94449495FB8D5BE5C2E706466> 3 5 10 25 1~2 1 2 1 1. 10 1~2 A 2 1 5 2 8 A 30 3 48 10 4 200g 5 100g 1 1/3 1/4 5 1. 2~3cm 4. 10 10 A1605~7 B Part 2 18 4 300g 1/2 1 1/2 2 1 1/2 3 1 1 1. A 20 1 170 B 2 2 1 OK 55 50 3 Part 2 18 4~5 600g

More information

然 后 呢? 慕 容 琪 雪 输 了, 林 涵 果 然 想 去 看 看 圣 辰 曦 长 什 么 样 林 涵 翻 了 个 白 眼 给 蓝 军, 那 么 无 聊 幼 稚 的 游 戏 只 有 你 一 个 人 玩 吧 好 奇 心 害 死 猫, 林 涵 承 认 自 己 不 是 花 痴, 可 是 那 个 圣 辰

然 后 呢? 慕 容 琪 雪 输 了, 林 涵 果 然 想 去 看 看 圣 辰 曦 长 什 么 样 林 涵 翻 了 个 白 眼 给 蓝 军, 那 么 无 聊 幼 稚 的 游 戏 只 有 你 一 个 人 玩 吧 好 奇 心 害 死 猫, 林 涵 承 认 自 己 不 是 花 痴, 可 是 那 个 圣 辰 鼻 尖 缭 绕 的 青 春 / 作 者 : 呆 呆 花 第 001 章 初 遇 辰 曦 贵 族 学 校 某 日 的 早 晨, 林 涵 踩 着 我 那 辆 破 的 不 能 再 破 的 自 行 车 向 学 校 出 发 嘎? 学 校 门 口 怎 么 变 成 菜 市 场 了? 那 么 多 学 生 在 那 里 干 嘛 捏? 不, 准 确 的 说 是 女 花 痴 估 计 是 又 来 了 一 位 大 帅 哥 吧,,

More information

DocHdl1OnPPMtmpTarget

DocHdl1OnPPMtmpTarget Contents / NONO / Part1 1-1 1-2 Q&A / / / 4 1-3 Part2 54 2-1 56 2-2 58 59 60 63 63 64 2-3 68 1. 70 5. 75 2. 72 6. 77 3. 73 7. 78 4. 74 8. 79 2-4 80 9. 83 13. 90 10. 84 14. 91 11. 86 15. 92 12. 88 16. 93

More information

宗 族 堂 號 耀 門 風 根 尋 老 3 2010-11 10111 平 鎮. 顯 風 華 01020304 0506 4 5 972008 982009992010 62 1973 6 7 Contents 平 鎮 尋 根 老 目 錄 序 文 2 Part 01 Part 02 Part 03 導 讀 4 平 鎮. 尋 根 10 15 踏 查. 風 采 42 66 悠 揚. 經 典 92 104

More information

sktl00014_read.pdf

sktl00014_read.pdf Part 2 TSET A B C D 34 Part 2 A B C D 35 36 37 TIPS Part 2 38 1 2 1 39 3 4 TIPS Part 2 DJ 40 41 4 12 Part 2 4 42 Part 2 TIPS 1. XXXX 2. 3. 4. 5. 43 44 45 TIPS Part 2 46 TIPS Part 2 47 48 XXXX 1. XXXX 1.

More information

93-97年度

93-97年度 核 定 之 主 計 機 關 名 稱 : 行 政 院 主 計 處 文 號 : 處 普 三 字 第 0940007956 號 有 效 期 間 : 至 民 國 97 年 12 月 底 止 民 國 九 十 三 至 九 十 七 年 度 國 民 營 養 健 康 狀 況 變 遷 調 查 65 歲 以 上 老 年 人 問 卷 受 訪 者 編 號 : - - - 受 訪 者 姓 名 : 訪 員 編 號 : 訪 員 姓

More information

Part 1 99 10010 98322283 99188 2 4 124 22499 128

Part 1 99 10010 98322283 99188 2 4 124 22499 128 9 99 20162020 2008 127 Part 1 99 10010 98322283 99188 2 4 124 22499 128 129 2010 850 99411439 27 9481 500 99 910 19 OECD 99 99 166 GIS 99 99 22,000 20 9699 RPI5.474.42 99 1,2851,944 2,500CMD 991214 130

More information

大学外语四六级考试 监考培训会

大学外语四六级考试 监考培训会 提 示 请 监 考 教 师 到 前 排 签 到! 左 边 右 边 1-60 考 场 61-134 考 场 * 按 CET6 考 场 序 号 华 侨 大 学 ( 厦 门 校 区 ) CET 监 考 培 训 教 务 处 2013 年 12 月 12 日 考 试 时 间 : 2013 年 12 月 14 日 ( 本 周 六 ) 上 午 9:00 11:25 四 级 下 午 15:00 17:25 六 级

More information

組 別 : 小 學 組 科 別 : 化 學 特 優 1B006 水 乳 膠 溶 ( 探 討 過 期 奶 粉 與 黃 豆 製 成 天 然 膠 水 的 可 能 性 ) 中 山 國 小 優 等 1B005 死 灰 復 燃 = 方 糖 燃 燒 起 來 了! 中 山 國 小 優 等 1B017 吸 星 大 法

組 別 : 小 學 組 科 別 : 化 學 特 優 1B006 水 乳 膠 溶 ( 探 討 過 期 奶 粉 與 黃 豆 製 成 天 然 膠 水 的 可 能 性 ) 中 山 國 小 優 等 1B005 死 灰 復 燃 = 方 糖 燃 燒 起 來 了! 中 山 國 小 優 等 1B017 吸 星 大 法 組 別 : 小 學 組 科 別 : 物 理 特 優 1A040 彈 何 容 易!-- 探 討 溫 度 及 濕 度 對 乒 乓 球 拍 拍 面 彈 性 的 影 響 南 郭 國 小 優 等 1A003 秋 千 盪 啊 盪 馬 達 轉 啊 轉 中 山 國 小 優 等 1A004 這 樣 有 擦 嗎? 南 郭 國 小 優 等 1A007 免 瓦 斯 有 保 庇 - 攜 帶 式 電 子 點 香 機 製 作 梧

More information

上 门, 骂 她 给 她 丢 脸 了 然 后 像 蝴 蝶 效 应 一 般, 引 起 了 一 连 串 的 反 应 先 是 她 家 太 后 说 她 不 识 大 体 劝 说 她 不 能 老 是 惦 记 那 个 已 经 为 人 夫 的 前 男 友, 后 是 她 弟 媳 趁 机 添 盐 加 醋 明 褒 暗 讽

上 门, 骂 她 给 她 丢 脸 了 然 后 像 蝴 蝶 效 应 一 般, 引 起 了 一 连 串 的 反 应 先 是 她 家 太 后 说 她 不 识 大 体 劝 说 她 不 能 老 是 惦 记 那 个 已 经 为 人 夫 的 前 男 友, 后 是 她 弟 媳 趁 机 添 盐 加 醋 明 褒 暗 讽 与 狼 谋 婚 / 作 者 : 梦 菲 亚 第 01 章 一 秒 钟 变 陆 太 太 清 吧 了 很 不 合 时 宜 地 播 着 陈 小 春 的 我 爱 的 人, 斯 尹 一 秒 钟 之 前 还 沉 浸 在 爱 人 结 婚 了, 新 娘 不 是 我 的 不 甘 与 烦 躁 中 可 此 时, 她 却 面 对 着 这 超 乎 正 常 人 想 象 的 诡 异 状 况 斯 尹 带 着 戒 备 打 量 对 面

More information

湘乡第一中学实习队

湘乡第一中学实习队 实 习 风 采 录 湖 南 科 技 大 学 外 国 语 学 院 09 级 教 育 英 语 专 业 带 队 老 师 : 戴 和 平 实 习 班 级 :09 级 英 语 教 育 三 班 主 编 : 黄 馨 吴 飞 伍 群 周 文 雅 - 0-2012.10.8 2012.11.16 湘 乡 第 一 中 学 实 习 队 简 介 带 队 教 师 : 戴 和 平 队 长 : 周 文 雅 成 员 : 李 东 贺

More information

Beginning Part 3 - 記事本

Beginning Part 3 - 記事本 太 空 女 郎 開 端 III III 1 度 假 太 空 女 郎 嘆 了 一 口 氣, 在 躺 椅 上 扭 動 下 身 體, 換 了 個 更 舒 服 的 姿 勢, 理 事 會 至 少 這 一 點 不 錯, 他 們 可 以 找 最 好 的 度 假 點, 假 如 瞳 還 是 學 生, 甚 至 畢 業 找 到 工 作 成 為 薪 水 階 級, 像 這 種 海 邊 的 度 假 村 是 一 定 來 不 了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PowerPoint - \275G\244\243\244F\252\272\277\371\273~-\262Q\266\262)

(Microsoft PowerPoint - \275G\244\243\244F\252\272\277\371\273~-\262Q\266\262) 台 中 縣 外 埔 鄉 水 美 國 小 愛 智 讀 書 會 報 告 者 : 林 淑 雯 報 告 日 期 :99.9.29 作 者 : 吳 映 蓉 出 版 社 : 臉 譜 出 版 日 期 :2010 年 08 月 01 日 作 者 簡 介 -- 吳 映 蓉 台 北 醫 學 大 學 保 健 營 養 系 學 士 台 灣 大 學 農 化 研 究 所 營 養 學 博 士, 現 職 百 泰 生 物 科 技 股

More information

Beginning Part 1 - 記事本

Beginning Part 1 - 記事本 太 空 女 郎 開 端 I 1 大 學 很 久 很 久 以 前, 那 時 還 沒 有 太 空 女 郎, 有 位 年 輕 日 本 學 生 開 始 她 大 學 生 活, 木 谷 瞳 忐 忑 不 安 地 慢 慢 走 向 教 室, 這 是 她 第 一 堂 課 她 已 經 很 想 家 了, 他 們 在 京 都 小 房 子 似 乎 太 侷 促 了, 對 她 獨 立 發 展 限 制 太 緊 了, 但 是 現 在,

More information

人間四月春風─才女林徽音

人間四月春風─才女林徽音 投 稿 類 別 : 國 文 類 篇 名 : 人 間 四 月 春 風 - 才 女 林 徽 音 作 者 : 邱 泰 菁 國 立 台 中 二 中 高 一 23 班 指 導 老 師 : 王 美 珠 老 師 壹 前 言 林 徽 音? 就 是 徐 志 摩 的 愛 人 啊!, 或 許 大 部 分 的 人 對 這 名 字 不 陌 生, 但 有 多 少 人 真 正 了 解 林 徽 音 呢? 偶 然 間, 在 圖 書

More information

PART01 舆情综述 山东大旱 6 万亩农作物受旱 6 万人临时饮水困难 PART01 舆情综述 95 处 机动抗旱设备 57.7 万台 ( 套 ) 出动机动运水车.6 万辆 抗旱用电.5 亿度 完成抗旱浇地面积 445 万亩次 并 通过采取打井取水 应急供水 拉水送水 等措施保障了 5.64 万

PART01 舆情综述 山东大旱 6 万亩农作物受旱 6 万人临时饮水困难 PART01 舆情综述 95 处 机动抗旱设备 57.7 万台 ( 套 ) 出动机动运水车.6 万辆 抗旱用电.5 亿度 完成抗旱浇地面积 445 万亩次 并 通过采取打井取水 应急供水 拉水送水 等措施保障了 5.64 万 PART01 舆情综述 整合强势媒体资源 助力政企舆情应对 目 录 年 6 月 日 第 期 样刊 舆情综述 山东六月舆情综述 舆情分析师 赵庆文 文 临沂 女版药家鑫 驾车撞人后脱衣挡车阻挠救治 山东 6 万亩农作物受旱 6 万人临时饮水困难 临沂 女版药家鑫 驾车撞人后脱衣挡车阻挠救治 我省七月试行阶梯电价 引发三大舆论争议 4 中国黄金第一案 山东高院维持原判 主管 大众报业集团 主办 山东大众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More information

翻 那 本 日 记, 好 像 和 自 己 赌 气, 好 像 那 个 人 还 在 乎 一 样, 里 面 的 内 容, 因 为 在 较 着 劲, 就 是 不 愿 意 去 看 那 些 甜 蜜 的 过 往 小 小 的 日 记 本 塞 在 行 李 箱 的 底 部, 安 静 地 呆 在 那 儿, 只 是, 不

翻 那 本 日 记, 好 像 和 自 己 赌 气, 好 像 那 个 人 还 在 乎 一 样, 里 面 的 内 容, 因 为 在 较 着 劲, 就 是 不 愿 意 去 看 那 些 甜 蜜 的 过 往 小 小 的 日 记 本 塞 在 行 李 箱 的 底 部, 安 静 地 呆 在 那 儿, 只 是, 不 蓦 然 回 首 / 作 者 : 温 昀 Chapter 1 如 果 知 道 离 开 了 你 的 我 是 这 么 脆 弱, 那 么 当 初, 我 无 论 如 何 也 会 低 下 自 己 高 高 仰 起 脸 庞, 可 是 陈 然, 你 去 哪 儿 了? 人 生 就 是 这 样, 也 许 就 是 一 个 转 身 过 后, 彼 此 走 出 了 曾 经 的 生 活, 原 本 如 此 熟 悉, 如 此 重 要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FEFADD7A57C5FB27BB7EDA54EA4E5BEC7A740AB7EBFEFC5AAA5DCA8D2A4475F3230313230323034>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FEFADD7A57C5FB27BB7EDA54EA4E5BEC7A740AB7EBFEFC5AAA5DCA8D2A4475F3230313230323034> 選 修 單 元 四 現 當 代 文 學 作 品 選 讀 示 例 二 一 學 習 目 標 研 習 現 當 代 文 學 作 品, 體 會 作 品 的 時 代 精 神 及 現 代 人 的 語 言 和 感 情, 提 高 賞 析 評 論 文 學 作 品 的 能 力, 以 及 創 作 文 學 作 品 的 興 趣 二 學 習 重 點 1. 理 解 中 國 現 當 代 文 學 的 發 展 2. 認 識 現 當 代

More information

目 錄

目  錄 ( ) ( ) ( ) 主 題 軸 一 性 別 的 自 我 瞭 解 主 要 概 念 身 心 發 展 性 別 認 同 生 涯 發 展 民 國 100 年 九 年 一 貫 新 課 綱 性 平 議 題 能 力 指 標 次 要 概 念 幼 兒 園 能 力 指 標 國 小 能 力 指 標 身 心 發 展 差 異 1-K-1 覺 察 不 同 性 別 者 身 心 的 異 同 身 體 意 象 1-K-2 覺 知 身

More information

我 们 再 看 到 尼 西 米 记, 也 会 发 现 当 时 神 的 百 姓 有 一 颗 单 纯 受 教 的 心, 他 们 单 纯 的 听 从 神 的 教 导, 敬 畏 遵 从 神 的 训 诲 当 他 们 明 白 自 己 的 罪 孽 时, 个 个 俯 伏 在 地, 为 罪 痛 悔 哭 泣 在 整 个

我 们 再 看 到 尼 西 米 记, 也 会 发 现 当 时 神 的 百 姓 有 一 颗 单 纯 受 教 的 心, 他 们 单 纯 的 听 从 神 的 教 导, 敬 畏 遵 从 神 的 训 诲 当 他 们 明 白 自 己 的 罪 孽 时, 个 个 俯 伏 在 地, 为 罪 痛 悔 哭 泣 在 整 个 Series: 救 赎 历 史 Title: 第 三 十 章 : 认 罪 悔 改 归 向 神 Part: 4 Speaker: 大 卫 普 莱 特 博 士 Date: 08/15/2010 Text: 各 位 弟 兄 姊 妹 平 安, 欢 迎 你 收 听 救 赎 历 史 系 列 第 四 部 份, 我 是 大 卫 普 莱 特 博 士 今 天, 我 们 要 进 入 第 三 十 章, 让 我 们 以 戒

More information

一月七日

一月七日 大 悲 咒 法 會 隨 聞 錄 2007 July Table of Contents: Part I..2 壹 修 持 大 悲 咒 法 門 以 開 啟 大 悲 心 2 大 悲 咒 的 含 義 2 大 悲 咒 來 自 何 處 2 聽 法 的 信 眾 3 貳 如 何 有 效 的 念 大 悲 咒 4 修 行 的 目 的 4 如 何 面 對 壞 人 與 看 待 壞 人 4 持 誦 大 悲 咒 解 除 惡

More information

Culinary Carving and Plate Decoration 選 購 適 合 切 雕 的 蔬 果 食 材 2

Culinary Carving and Plate Decoration 選 購 適 合 切 雕 的 蔬 果 食 材 2 1 PART 蔬 果 切 雕 基 礎 知 識 Culinary Carving and Plate Decoration 選 購 適 合 切 雕 的 蔬 果 食 材 2 1 PART 3 Culinary Carving and Plate Decoration 4 1 PART 5 Culinary Carving and Plate Decoration 6 1 PART 7 Culinary

More information

1. 16 峯 2007 2008 16 峯 2

1. 16 峯 2007 2008 16 峯 2 PART I 1 1. 16 峯 2007 2008 16 峯 2 2. 16 峯 峯 --- 16-15,000 52% 236741 1 L 3 3. 16 峯 15,000 52% 230287 1L 4 - 5 5. 20 1976 20 6 6. 23C927 7 7. 238529 8 232709 9 9. 2354A5 10 10. 2000 237707 0.7L 58 11 11.

More information

To Kill A Mockingbird Harper Lee 译 者 : 高 红 梅 简 介 本 书 获 1960 年 普 利 策 奖 三 十 年 代, 美 国 大 萧 条 时 期 南 部 的 一 个 小 镇, 三 个 天 真 孩 子 的 生 活 因 为 两 桩 冤 案 而 改 变 赢 弱 而

To Kill A Mockingbird Harper Lee 译 者 : 高 红 梅 简 介 本 书 获 1960 年 普 利 策 奖 三 十 年 代, 美 国 大 萧 条 时 期 南 部 的 一 个 小 镇, 三 个 天 真 孩 子 的 生 活 因 为 两 桩 冤 案 而 改 变 赢 弱 而 杀 死 一 只 知 更 鸟 哈 珀 李 著 To Kill A Mockingbird Harper Lee 译 者 : 高 红 梅 简 介 本 书 获 1960 年 普 利 策 奖 三 十 年 代, 美 国 大 萧 条 时 期 南 部 的 一 个 小 镇, 三 个 天 真 孩 子 的 生 活 因 为 两 桩 冤 案 而 改 变 赢 弱 而 失 语 的 人 固 守 太 多 偏 见 的 无 知 的 人,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改進教學報告 1

Microsoft Word - 改進教學報告 1 南 亞 技 術 學 院 教 師 改 進 教 學 計 畫 成 果 報 告 ************************ 攝 影 與 生 活 美 學 自 編 教 材 - 實 驗 ( 習 ) 手 冊 *********************** 計 畫 編 號 : 教 改 進 100B 042 計 畫 類 別 : (A) 教 具 研 發 或 改 良 (B) 網 路 教 材 ( 含 軟 體 設 計 )

More information

環境教育議題教學活動設計表

環境教育議題教學活動設計表 學 習 需 求 分 析 ~ 台 北 市 士 林 區 文 昌 國 民 小 學 壹 前 言 貳 學 校 現 況 情 境 分 析 参 校 園 規 劃 的 學 校 本 位 經 營 理 念 肆 校 園 規 劃 及 其 運 用 伍 學 校 本 位 課 程 發 展 方 向 第 二 章. 課 程 發 展 組 織 壹 課 程 發 展 委 員 會 的 組 織 與 功 能 貳 學 校 總 體 課 程 計 畫 發 展 参

More information

谷, 你 一 定 会 更 敬 畏 上 帝 的 美 善 和 奇 妙, 不 过, 我 要 跟 你 分 享 一 件 能 与 之 媲 美 的 事, 这 是 发 生 在 印 度 贫 民 窟 当 中 的 见 证, 有 一 位 姐 妹, 一 年 前 她 从 未 听 说 过 基 督, 他 们 的 生 活 很 不 容

谷, 你 一 定 会 更 敬 畏 上 帝 的 美 善 和 奇 妙, 不 过, 我 要 跟 你 分 享 一 件 能 与 之 媲 美 的 事, 这 是 发 生 在 印 度 贫 民 窟 当 中 的 见 证, 有 一 位 姐 妹, 一 年 前 她 从 未 听 说 过 基 督, 他 们 的 生 活 很 不 容 Series: Sermon Series Title: 救 赎 历 史 Part: 第 二 章 : 人 的 苦 難 與 神 的 護 理 Speaker: 大 卫 普 莱 特 Date: 04/10/2009 Text: 救 赎 历 史 系 列 第 三 讲 第 二 章 : 人 的 苦 难 与 神 的 护 理 讲 员 : 大 卫 普 莱 特 博 士 各 位 弟 兄 姊 妹 平 安, 欢 迎 你 收 听

More information

文 逊! 快 点 过 来 啊! 突 然 而 来 的 甜 美 声 音 打 断 了 他 的 思 绪, 娇 小 的 身 材 胸 部 却 十 分 丰 满, 饱 满 的 精 神 显 得 十 分 精 干, 谁 说 身 材 娇 小 不 震 撼? 谁 说 胸 大 女 人 必 定 无 脑? 她, 用 独 特 的 美

文 逊! 快 点 过 来 啊! 突 然 而 来 的 甜 美 声 音 打 断 了 他 的 思 绪, 娇 小 的 身 材 胸 部 却 十 分 丰 满, 饱 满 的 精 神 显 得 十 分 精 干, 谁 说 身 材 娇 小 不 震 撼? 谁 说 胸 大 女 人 必 定 无 脑? 她, 用 独 特 的 美 Goodbyeyesterday / 作 者 :Wolf 糖 糖 幻 象 神 符 明 日 的 天 空 这 里 是 我 所 期 盼 的 世 界 这 里 是 我 所 拥 有 的 世 界 因 为 在 这 里 窗, 给 你 幽 静, 让 你 欣 赏 夜 空 的 侧 脸 ; 给 你 朝 阳, 助 你 打 破 虚 无 的 界 限 可 是, 它 终 究 只 是 个 被 制 造 的 物 品, 为 它 的 造 物 主

More information

前程_2012.01.12_MT131領隊與導遊2012_384P(平裝)pdf

前程_2012.01.12_MT131領隊與導遊2012_384P(平裝)pdf 82 83 第一節 導遊的定義 第二節 導遊的分類 第三節 導遊的職責 第四節 資格取得 第五節 重要法規 84 2 3 23 1. 2. 85 3. 4. 5. 6. Inbound Outbound 47 3 1. Full Time 9 86 28 1. 2. 3. 4. 第四章 認識導遊 87 不論是導遊 領隊或領團人員 在導覽解說時所面臨的環境 外在干擾多 因此用點 小道具 誇張的口吻或手勢才能吸引團員的注意

More information

学院信息第八期

学院信息第八期 石 景 山 区 业 余 大 学 暨 石 景 山 社 区 学 院 学 院 信 息 半 月 刊 每 月 15 日 30 日 下 发 2016 年 第 八 期 ( 总 第 203 期 ) 2016 年 6 月 15 日 本 期 要 目 学 校 工 作 1 美 国 米 德 尔 塞 克 斯 社 区 学 院 访 问 团 走 进 我 校 我 校 举 办 庆 六 一 蛋 糕 制 作 亲 子 活 动 两 学 一 做

More information

24. 豌 豆 25. 花 生 26. 豬 肉 27. 馬 鈴 薯 ( 茄 科 植 物 ) 28. 黑 麥 ( 含 麩 質 的 穀 物 ) 29. 羊 奶 和 羊 乳 酪 30. 黃 豆 31. 青 椒 ( 茄 科 植 物 ) 32. 紅 椒 33. 糖 34. 番 茄 ( 茄 科 植 物 ) 35

24. 豌 豆 25. 花 生 26. 豬 肉 27. 馬 鈴 薯 ( 茄 科 植 物 ) 28. 黑 麥 ( 含 麩 質 的 穀 物 ) 29. 羊 奶 和 羊 乳 酪 30. 黃 豆 31. 青 椒 ( 茄 科 植 物 ) 32. 紅 椒 33. 糖 34. 番 茄 ( 茄 科 植 物 ) 35 第 1 章 你 有 食 物 不 耐 症 嗎?( 摘 ) 其 實 在 你 每 天 日 的 常 飲 食 中, 有 許 多 健 康 的 食 材 都 是 讓 身 體 不 適 的 嫌 疑 犯! 只 要 花 幾 分 鐘 做 測 驗, 就 能 用 短 短 的 時 間 為 自 己 一 生 的 健 康 管 理 打 好 基 礎 第 一 章 會 幫 助 大 家 確 認 是 否 有 食 物 不 耐 症! 首 先 會 介 紹

More information

小小孩大能力 從蒙特梭利教學法看嬰幼兒學習

小小孩大能力 從蒙特梭利教學法看嬰幼兒學習 小 小 孩 大 能 力 如 何 適 齡 適 性 的 教 養 孩 子 陳 淑 芳 國 立 臺 東 大 學 幼 兒 教 育 學 系 副 教 授 Part I 教 保 小 小 孩 教 育 是 要 讓 小 孩 子 自 發 地 完 成 學 習 父 母 和 教 師 要 做 的, 是 要 提 供 特 別 營 造 的 環 境, 讓 小 孩 子 自 由 體 驗 學 習, 而 不 是 硬 灌 輸 最 佳 實 務 照 顧

More information

CBRC 中 国 银 行 业 监 督 管 理 委 员 会 2014 年 报 CHINA BANKING REGULATORY COMMISSION 2014 ANNUAL REPORT ( 一 ) 宏 观 审 慎 监 管 2014 年, 银 监 会 认 真 研 判 经 济 金 融 运 行 态 势,

CBRC 中 国 银 行 业 监 督 管 理 委 员 会 2014 年 报 CHINA BANKING REGULATORY COMMISSION 2014 ANNUAL REPORT ( 一 ) 宏 观 审 慎 监 管 2014 年, 银 监 会 认 真 研 判 经 济 金 融 运 行 态 势, Part 5 CBRC Annual Report 2014 第 五 部 分 审 慎 监 管 宏 观 审 慎 监 管 公 司 治 理 与 内 部 控 制 资 本 监 管 信 用 风 险 监 管 流 动 性 风 险 监 管 操 作 性 风 险 监 管 信 息 科 技 风 险 监 管 市 场 风 险 监 管 国 别 风 险 监 管 声 誉 风 险 监 管 CBRC 中 国 银 行 业 监 督 管 理 委

More information

94學年度第10次(95年5月)行政會議圖書館書面報告

94學年度第10次(95年5月)行政會議圖書館書面報告 東 吳 大 學 圖 書 館 館 訊 第 40 期 電 子 報 (2015 年 9 月 ) 11 圖 書 館 大 事 紀 ( 所 載 為 民 國 104 年 1 月 1 日 至 104 月 6 月 30 日 之 圖 書 館 大 事 紀 ) 104 年 1 月 1 月 9 日 謝 文 雀 館 長 及 鄭 雅 靜 組 長 等 同 仁 出 席 電 算 中 心 APP 討 論 會 議, 會 中 決 議 : 圖

More information

I N T R O D U C T I O N 十 年 前, 我 寫 了 一 本 名 為 情 慾 按 摩 藝 術 的 書, 二 除 了 深 入 淺 出 地 詮 釋 按 摩 的 相 關 課 題 外, 也 同 時 讓 它 擺 脫 從 前 給 人 冰 冷 生 硬 的 臨 床 治 療 印 象 過 去, 按

I N T R O D U C T I O N 十 年 前, 我 寫 了 一 本 名 為 情 慾 按 摩 藝 術 的 書, 二 除 了 深 入 淺 出 地 詮 釋 按 摩 的 相 關 課 題 外, 也 同 時 讓 它 擺 脫 從 前 給 人 冰 冷 生 硬 的 臨 床 治 療 印 象 過 去, 按 未 滿 18 歲 不 得 觀 看 親 密 按 摩 聖 經 高 登. 殷 克 勒 斯 著 (Gordon Inkeles) 張 卻 泰 譯 I N T R O D U C T I O N 十 年 前, 我 寫 了 一 本 名 為 情 慾 按 摩 藝 術 的 書, 二 除 了 深 入 淺 出 地 詮 釋 按 摩 的 相 關 課 題 外, 也 同 時 讓 它 擺 脫 從 前 給 人 冰 冷 生 硬 的 臨

More information

注 册 的 账 户 分 为 什 么 类 别? 不 同 的 账 户 类 别 在 收 费 上 有 什 么 区 别? 亚 马 逊 账 户 类 型 只 有 如 下 两 种 : 1. 个 人 销 售 计 划 (Individual) 2. 专 业 销 售 计 划 (Professional) 无 论 是 个

注 册 的 账 户 分 为 什 么 类 别? 不 同 的 账 户 类 别 在 收 费 上 有 什 么 区 别? 亚 马 逊 账 户 类 型 只 有 如 下 两 种 : 1. 个 人 销 售 计 划 (Individual) 2. 专 业 销 售 计 划 (Professional) 无 论 是 个 亚 马 逊 全 球 开 店 北 美 站 点 卖 家 注 册 指 南 及 常 见 问 题 解 答 注 册 亚 马 逊 卖 家 需 要 那 些 资 料 电 子 邮 箱 地 址 您 个 人 或 者 公 司 的 名 称 地 址 联 系 方 式 可 以 支 付 美 元 的 双 币 信 用 卡 (Visa, MasterCard 等 ) 在 注 册 期 间 可 以 联 系 到 您 的 电 话 号 码 个 人 卖

More information

P a r t 1 Part 1 1 Jacky Chen 807X Mary Li kecocx 44 6 929 2 58 200514 22716 714 310 310 1 13 310 16 16 16 16 Part 1 16 16 18 105 16 1614 632235 16 22716 314 65 Part 1 14 16 14 16 310 7 65 3 1. 227 13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