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 南派三叔/著

Size: px
Start display at page:

Download "《盗墓笔记》 南派三叔/著"

Transcription

1 盗 墓 笔 记 南 派 三 叔 / 著 五 十 年 前, 一 群 长 沙 土 夫 子 ( 盗 墓 贼 ) 挖 到 了 一 部 战 国 帛 书, 残 篇 中 记 载 了 一 座 奇 特 的 战 国 古 墓 的 位 置, 但 那 群 土 夫 子 在 地 下 碰 上 了 诡 异 事 件, 几 乎 全 部 身 亡 五 十 年 后, 其 中 一 个 土 夫 子 的 孙 子 在 先 人 笔 记 中 发 现 了 这 个 秘 密, 他 纠 集 了 一 批 经 验 丰 富 的 盗 墓 高 手 前 去 寻 宝 但 谁 也 没 有 想 到, 这 个 古 墓 中 竟 然 有 着 这 么 多 诡 异 的 事 物 : 七 星 疑 棺 青 眼 狐 尸 九 头 蛇 柏 这 神 秘 的 墓 主 人 到 底 是 谁, 他 们 到 底 能 不 能 找 到 真 正 的 棺 椁? 为 什 么 墓 中 还 有 那 么 多 谜 团 无 法 破 解? 目 录 第 一 部 七 星 鲁 王 (29 章 ) 第 二 部 怒 海 潜 沙 (45 章 ) 第 三 部 秦 岭 神 书 篇 (42 章 ) 第 四 部 云 顶 天 宫 篇 第 一 章 血 尸 50 年 前, 长 沙 镖 子 岭 四 个 土 夫 子 正 蹲 在 一 个 土 丘 上, 所 有 人 都 不 说 话, 直 勾 勾 地 盯 着 地 上 那 把 洛 阳 铲 铲 子 头 上 带 着 刚 从 地 下 带 出 的 旧 土, 离 奇 的 是, 这 一 坏 土 正 不 停 地 向 外 渗 着 鲜 红 的 液 体, 就 像 刚 刚 在 血 液 里 蘸 过 一 样 这 下 子 麻 烦 大 喽 老 烟 头 把 他 的 旱 烟 在 地 上 敲 了 敲, 接 着 道, 下 面 是 个 血 尸 嘎, 弄 不 好 我 们 这 点 儿 当 当, 都 要 撂 在 下 面 噢 下 不 下 去 喃? 要 得 要 不 得, 一 句 话, 莫 七 里 八 里 的! 独 眼 的 小 伙 子 说, 你 说 你 个 老 人 家 腿 脚 不 方 便, 就 莫 下 去 了, 我 和 我 弟 两 个 下 去, 管 他 什 么 东 西, 直 接 给 他 来 一 梭 子 老 烟 头 不 怒 反 笑, 对 边 上 的 一 个 大 胡 子 说 : 你 屋 里 二 伢 子 海 式 撩 天 的, 指 不 定 什 么 时 候 就 给 翻 盖 子 了, 你 得 多 教 育 教 育, 咱 这 买 卖, 不 是 有 只 匣 子 炮 就 能 喔 荷 西 天 那 大 胡 子 瞪 了 那 年 轻 人 一 眼 : 你 崽 子, 怎 么 这 么 跟 老 太 爷 讲 话, 老 太 爷 淘 土 的 时 候 你 他 妈 的 还 在 你 娘 肚 子 里 吃 屎 咧 我 咋 说 说 错 了, 老 祖 宗 不 说 了 嘛, 那 血 尸 就 是 个 好 东 西, 下 面 宝 贝 肯 定 不 少, 不 下 去, 走 嘎 一 炉 锅 汤 你 还 敢 顶 嘴! 大 胡 子 举 手 就 打, 被 老 烟 头 用 烟 枪 挡 了 回 去 打 不 得, 你 做 伢 那 时 候 不 还 是 一 样, 这 叫 上 梁 不 正 下 梁 歪! 那 独 眼 的 小 伙 子 看 他 老 爸 被 数 落 了, 低 下 头 偷 笑, 老 烟 头 咳 嗽 了 一 声, 又 敲 了 那 独 眼 的 少 年 一 记 头 棍 : 你 笑 个 啥? 碰 到 血 尸, 可 大 可 小, 上 次 你 二 公 就 是 在 洛 阳 挖 到 这 东 西, 结

2 果 现 在 还 疯 疯 癫 癫 的, 都 不 知 道 着 了 什 么 道 等 一 下 我 先 下 去, 你 跟 在 我 后 面, 二 伢 子 你 带 个 土 耗 子 殿 后, 三 伢 子 你 就 别 下 去 了, 四 个 人 都 下 去, 想 退 都 来 不 及 退, 你 就 拉 着 土 耗 子 的 尾 巴, 我 们 在 里 面 一 吆 喝 你 就 把 东 西 拉 出 来 年 纪 最 小 的 那 少 年 不 服 气 了 : 我 不 依, 你 们 偏 心, 我 告 诉 我 娘 去! 老 烟 头 大 笑 : 你 看 你 看, 三 伢 子 还 怯 不 得 子 了, 别 闹, 等 一 下 给 你 摸 把 金 刀 刀 我 不 要 你 摸, 我 自 己 会 摸 那 独 眼 老 二 就 火 了, 一 把 揪 住 老 三 的 耳 朵 : 你 这 杂 家 伙 跟 我 寻 事 觅 缝 啰, 招 呼 老 子 发 宝 气 喃?! 那 年 纪 最 小 的 少 年 看 样 子 平 日 挨 过 不 少 揍, 一 看 他 二 哥 真 火 了, 就 吓 得 不 敢 吭 声 了, 直 望 着 他 爹 求 救, 怎 料 他 爹 已 经 去 收 拾 家 伙 去 了 他 二 哥 这 下 得 意 了 : 你 何 什 咯 样 不 带 爱 相 啰, 这 次 老 头 子 也 不 帮 你, 你 要 再 吆 喝, 我 拧 你 个 花 麻 鸡 吧! 老 烟 头 拍 拍 老 二 的 肩 膀, 大 叫 一 声 : 小 子 们, 操 家 伙 啰! 说 完 一 把 旋 风 铲 已 经 舞 开 了 半 个 小 时 候 后, 盗 洞 已 经 打 得 见 不 到 底 了, 除 了 老 二 不 时 上 来 透 气, 洞 里 连 声 音 都 听 不 清 楚 了, 老 三 等 得 不 耐 烦 起 来, 就 朝 洞 里 大 叫 : 大 爷 爷, 挖 穿 没 有? 隔 了 有 好 几 秒, 里 面 才 传 来 一 阵 模 糊 的 声 音 : 不 知 道, 你 待 在 上 面, 拉 好 好 绳 子! 是 他 二 哥 的 声 音, 然 后 听 到 他 那 老 烟 头 咳 嗽 了 一 声 : 轻 点 声 听! 有 动 静! 然 后 就 是 死 一 般 的 沉 寂 老 三 知 道 下 面 肯 定 有 什 么 变 故, 吓 得 也 不 敢 说 话 了, 突 然 他 听 到 一 阵 让 人 毛 骨 悚 然 的 咯 咯 声, 好 像 蛤 蟆 叫 一 样 的 从 洞 里 发 出 来 然 后 他 二 哥 在 下 面 大 吼 了 一 声 : 三 伢 子, 拉! 他 不 敢 怠 慢, 一 蹬 地 猛 地 拽 住 土 耗 子 的 尾 巴, 就 往 外 拉, 刚 拉 了 几 下, 突 然 下 面 好 像 有 什 么 东 西 咬 住 了, 竟 然 有 一 股 反 力 把 绳 子 向 盗 洞 里 拉 去, 老 三 根 本 没 想 过 还 会 有 这 种 情 况, 差 点 就 被 拉 到 洞 里 去, 他 急 中 生 智, 一 下 子 把 尾 巴 绑 在 自 己 腰 上, 然 后 全 身 向 后 倒 去, 后 背 几 乎 和 地 面 成 了 30 度 角, 这 个 是 他 在 村 里 和 别 的 男 孩 子 拔 河 的 时 候 用 的 招 数, 这 样 一 来 他 的 体 重 就 全 部 吃 在 绳 子 上, 就 算 是 匹 骡 子, 他 也 能 顶 一 顶 果 然, 这 样 一 来 他 就 和 洞 里 的 东 西 对 峙 住 了, 双 方 都 各 自 吃 力, 但 是 都 拉 不 动 分 毫, 僵 持 了 有 十 几 秒, 就 听 到 洞 里 一 声 盒 子 炮 响, 然 后 听 到 他 爹 大 叫 : 三 伢 子, 快 跑!!!!!! 就 觉 得 绳 子 一 松, 土 耗 子 嗖 一 声 从 洞 里 弹 了 出 来, 好 像 上 面 还 挂 了 什 么 东 西! 那 时 候 老 三 也 顾 不 得 那 么 多 了, 他 知 道 下 面 肯 定 出 了 事 情 了, 一 把 接 住 土 耗 子, 扭 头 就 跑!

3 他 一 口 七 跑 出 有 二 里 多 地, 才 敢 停 下 来, 掏 出 他 怀 里 的 土 耗 子 一 看, 吓 得 大 叫 了 一 声, 原 来 土 耗 子 上 勾 着 一 只 血 淋 淋 的 断 手 他 认 得 那 手 的 模 样, 不 由 哭 了 出 来, 这 手 是 分 明 是 他 二 哥 的 看 样 子 他 二 哥 就 算 不 死 也 残 废 了 想 到 这 里, 他 不 由 一 咬 牙, 想 回 去 救 他 二 哥 和 老 爹, 刚 一 回 头, 却 看 见 背 后 蹲 着 个 血 红 血 红 的 东 西, 正 直 勾 勾 地 看 着 他 这 老 三 也 不 是 个 二 流 货 色, 平 日 里 跟 着 他 老 爹 大 浪 淘 沙, 离 奇 的 事 情 见 过 不 少, 知 道 这 地 底 下 的, 什 么 事 情 都 有 可 能 发 生, 最 重 要 的 不 是 大 惊 小 怪, 而 是 随 机 应 变, 要 知 道 再 凶 险 的 鬼 也 强 不 过 一 活 人, 这 什 么 黑 凶 白 凶 的, 也 得 遵 守 物 理 定 律, 一 梭 子 子 弹 打 过 去, 打 烂 了 也 就 没 什 么 好 怕 的 了 想 到 这 里, 他 把 心 一 横, 一 边 后 退, 一 边 腰 上 别 着 的 一 支 匣 子 炮 已 经 拽 在 手 里, 开 了 连 发, 只 要 那 血 红 的 东 西 有 什 么 动 静, 就 先 给 他 劈 头 来 个 暴 雨 梨 花 谁 知 道 这 时 候 那 血 红 的 东 西 竟 然 站 起 来 了, 老 三 仔 细 一 看, 顿 觉 得 头 皮 发 麻, 胃 里 一 阵 翻 腾, 那 分 明 是 一 个 被 剥 了 皮 的 人! 混 身 上 下 血 淋 淋 的, 好 像 是 自 己 整 个 儿 从 人 皮 里 挤 了 出 来 一 样 可 是 这 样 的 一 个 人, 竟 然 还 能 走 动, 那 真 是 奇 迹 了, 难 道 这 就 是 血 尸 的 真 面 目? 想 着, 那 血 尸 一 个 弓 身, 突 然 就 扑 了 过 来, 一 下 子 老 三 就 和 他 对 上 眼 了, 那 血 淋 淋 的 脸 一 下 子 就 贴 着 他 的 鼻 子, 一 股 酸 气 扑 面 而 来, 老 三 顺 势 向 后 一 倒, 同 时 匣 子 炮 整 一 梭 子 子 弹 全 部 近 距 离 打 在 了 那 东 西 胸 膛 上, 距 离 过 近, 子 弹 全 部 都 穿 了 过 去, 把 那 东 西 打 的 血 花 四 溅, 向 后 退 了 好 几 步 老 三 心 中 暗 喜, 再 一 回 手 对 准 那 东 西 的 脑 袋 就 一 扣 扳 机, 就 听 喀 嚓 一 声, 枪 竟 然 卡 壳 了! 这 把 老 匣 子 炮 是 当 年 他 二 爷 爷 从 一 个 军 阀 墓 里 挖 出 来 的, 想 来 也 没 用 了 多 少 年 月, 可 惜 这 几 年 跟 着 他 爹 爹 到 处 跑, 也 没 工 夫 保 养, 平 时 候 开 枪 的 机 会 也 少 之 又 少, 谁 知 道 竟 然 在 这 节 骨 眼 上 卡 壳 了 那 老 三 也 真 不 简 单, 一 看 枪 不 好 使 唤, 轮 圆 了 胳 膊 用 吃 奶 的 力 气 把 枪 给 砸 了 过 去, 也 不 管 砸 没 砸 到, 扭 头 就 跑 这 次 他 连 头 也 不 敢 回, 看 准 前 面 一 颗 大 树 就 奔 了 过 去, 寻 思 着 怎 么 着 它 也 不 会 爬 树 吧, 突 然 脚 下 一 绊, 他 一 个 狗 吃 屎, 整 张 脸 磕 在 一 树 墩 上, 顿 时 鼻 子 嘴 巴 里 全 是 血 老 三 狠 狠 一 巴 掌 拍 在 地 上, 心 里 那 个 气 啊, 妈 的 怎 么 就 这 么 背 这 时 候 听 到 后 面 风 声 响 起, 知 道 阎 王 爷 来 点 名 了, 心 一 横, 死 就 死 吧, 索 性 就 趴 在 地 上 不 起 来 了 没 成 想, 那 具 血 尸 好 像 没 看 到 他 一 样, 竟 然 从 他 身 上 踩 了 过 去, 那 血 淋 淋 的 脚 板 马 上 在 他 背 后 印 下 一 个 印 子, 这 血 尸 出 奇 的 重, 一 脚 下 去, 老 三 就 觉 得 嗓 子 一 甜, 只 觉 胆 汁 都 被 像 踩 吐 了 出 来, 而 且 背 上 那 被 踩 过 地 方 马 上 一 阵 奇 痒, 眼 前 马 上 朦 胧 起 来, 他 马 上 意 识 到 自 己 可 能 中 毒 了, 而 且 毒 性 还 非 常 的 猛 烈, 恍 惚 间 他 看 到 不 远 处 的 地 方, 他 二 哥 的 那 只 手 里 好 像 还 握 着 什 么 东 西 他 用 力 眨 了 眨 眼 睛, 仔 细 一 看, 原 来 是 一 块 古 帛 片 他 心 想, 自 家 二 哥 拼 了 命 都 要 带 出 来 的 东 西, 肯 定 不 是 寻 常 东 西, 现 在 又 不 知 道 他 们 怎 么 样 了, 我 好 歹 得 把 东 西 收 好, 万 一 我 真 的 死 了, 他 们 找 到 我 的 尸 体, 也 能 从 我 身 上 找 得 着, 那 二 哥 的 这 只 手 也 不 算 白 断 了, 我 也 不 至 于 白 死 他 一 边 这 么 想 着, 一 边 艰 难 地 爬 过 去, 用 力 掰 开 二 哥 紧 握 的 手 把 那 帛 片 从 掌 心 里 拿 出 来, 塞 进 了 自 己 袖 子 里

4 这 个 时 候 他 的 耳 朵 也 开 始 蜂 鸣 了, 眼 睛 就 像 蒙 了 一 层 纱 一 样, 手 脚 都 开 始 凉 起 来 按 他 以 往 的 经 验, 现 在 他 裤 裆 里 肯 定 大 小 便 一 大 堆, 中 尸 毒 的 人 都 死 得 很 难 看, 他 现 在 最 希 望 的 是 不 要 给 隔 壁 村 的 二 丫 头 看 见 自 己 这 个 样 子 他 就 这 么 混 混 着 胡 想, 脑 子 已 经 不 怎 么 听 他 使 唤 了, 这 时 候 他 又 开 始 隐 隐 约 约 地 听 到 他 在 盗 洞 口 听 到 的 那 种 咯 咯 怪 声 老 三 隐 约 觉 得 一 丝 不 对, 刚 才 和 血 尸 搏 斗 了 这 么 些 时 候, 也 没 听 它 叫 过 一 声, 现 在 怎 么 又 叫 起 来 了? 难 道 刚 才 的 那 只 并 不 是 血 尸? 那 刚 才 看 到 的 又 是 什 么 东 西 呢? 可 惜 这 个 时 候 他 已 经 基 本 无 法 做 思 考 了, 他 条 件 反 射 地 抬 起 头 看 了 一 下, 只 见 一 张 巨 大 的 怪 脸 正 俯 下 身 子 看 着 他, 两 只 没 有 瞳 孔 的 眼 睛 里 空 荡 荡 地 毫 无 生 气 第 二 章 50 年 后 50 年 后, 杭 州 西 泠 印 社, 我 的 思 绪 被 一 个 老 头 子 打 断 了, 我 合 上 我 爷 爷 的 笔 记, 打 量 了 一 下 对 方 你 这 里 收 不 收 拓 本? 他 问, 看 样 子 就 是 随 便 问 问 的, 我 做 这 行 挺 有 天 分 的, 也 就 敷 衍 他 : 收, 不 过 价 钱 收 不 高 意 思 是, 你 没 好 东 西 就 滚 吧, 别 耽 误 大 爷 看 书 做 我 们 这 行, 三 年 不 开 张, 开 张 吃 三 年, 平 日 里 清 闲 惯 了, 最 讨 厌 伺 候 那 些 一 知 半 解 的 客 人, 演 变 到 后 来, 只 要 看 到 那 些 过 路 客, 就 直 接 放 哀 乐 赶 人 不 过 最 近 空 闲 的 也 有 点 过 分 了, 眼 看 旺 季 快 过 了, 也 不 见 什 么 好 东 西 进 来, 所 以 也 有 点 耐 不 住 那 我 想 打 听 一 下, 这 里 有 没 有 战 国 帛 书 的 拓 本? 就 是 50 年 前, 长 沙 那 几 个 土 夫 子 盗 出 来, 又 被 一 美 国 人 骗 走 的 那 一 篇? 那 人 一 边 看 着 我 柜 台 里 的 藏 品, 一 边 问 你 都 说 被 美 国 人 骗 走 了, 哪 里 还 有 我 一 听 就 火 了, 找 拓 本 当 然 是 去 市 场 里 淘, 哪 有 指 定 了 一 本 去 找 的, 怎 么 可 能 找 得 到? 他 压 低 了 声 音 : 我 听 说 你 有 门 路, 我 是 老 痒 介 绍 来 的 我 警 惕 起 来, 心 里 一 惊, 老 痒 不 是 前 年 就 进 号 子 里, 怎 么, 把 我 供 出 来 了? 心 里 一 急, 背 上 冷 汗 就 出 来 了, 哪 哪 个 老 痒, 我 不 认 识 我 懂 我 懂, 他 呵 呵 一 笑, 从 怀 里 掏 一 只 手 表, 你 看, 老 痒 说 你 一 看 这 个 就 明 白 了 那 手 表 是 老 痒 当 年 在 东 北 的 时 候 他 初 恋 情 人 送 给 他 的, 他 把 这 表 当 命 一 样, 喝 醉 了 就 拿 出 这 表 边 看 边 鹃 啊, 丽 啊 的 叫, 我 问 他 你 那 老 娘 们 到 底 叫 什 么, 他 想 半 天, 竟 然 哭 出 来, 说 我 他 娘 的 给 忘 了 这 老 痒 肯 把 这 表 给 这 个 人, 说 明 这 人 确 实 有 些 来 头 可 我 怎 么 打 量 这 人 都 觉 得 面 目 可 憎, 但 人 家 找 上 门 来 了, 还 是 爽 快 点 说 话 好, 于 是 直 接 一 抬 手 : 那 就 算 你 是 老 痒 的 朋 友, 找 我 什 么 事 情?

5 他 露 牙 齿 一 笑, 露 出 一 颗 大 金 牙 : 我 一 个 朋 友 在 山 西 带 回 点 东 西, 想 让 你 给 我 看 看, 那 是 不 是 真 东 西 看 你 一 口 京 腔 的, 你 北 京 的 大 土 靶 子 到 南 方 来 找 我 咨 询, 太 抬 举 我 了 吧, 北 京 多 少 好 手, 恐 怕 你 醉 翁 之 意 不 在 酒 啊! 他 嘿 嘿 一 笑 : 都 说 南 方 人 精 明, 果 然 不 假, 看 你 年 纪 不 大, 倒 也 看 得 很 通 透, 说 实 话, 我 这 次 来, 确 实 不 是 找 您, 我 想 见 见 你 家 里 老 太 爷 我 的 脸 色 一 下 就 变 了 : 找 我 爷 爷, 你 什 么 居 心? 你 老 太 爷 当 年 在 长 沙 镖 子 岭 盗 出 战 国 帛 书 以 后, 是 否 留 有 一 两 份 拓 本? 我 朋 友 只 想 知 道, 与 我 们 手 上 这 一 卷 是 否 一 样? 他 话 没 说 完, 我 对 着 边 上 打 瞌 睡 的 伙 计 吼 道 : 王 盟, 送 客! 那 金 牙 老 头 急 了 : 怎 么 遭 说 着 说 着 就 要 赶 人 呢? 你 说 的 是 不 错, 可 惜 你 来 太 晚 了, 我 老 爷 子 去 年 已 经 西 游, 你 要 找 他, 回 去 割 脉 吧! 我 心 道 : 当 年 那 事 情, 连 中 央 都 惊 动 了, 那 是 大 事 情, 哪 能 给 你 把 旧 帐 翻 出 来, 我 家 里 还 能 有 好 吗? 我 说 你 个 小 孙 子, 说 话 就 怎 么 不 中 听 呢 大 金 牙 老 头 一 脸 贼 笑, 老 爷 子 不 在 了 也 不 打 紧, 我 也 没 说 怎 么 着 啊, 好 歹, 你 也 看 一 看 我 带 来 的 东 西, 你 也 卖 卖 老 痒 的 面 子 不 是? 我 看 了 他 一 眼, 这 皮 笑 肉 不 笑 的, 看 样 子 不 看 他 一 眼 他 还 真 不 肯 走, 心 说 就 当 卖 老 痒 个 面 子, 他 出 来 的 时 候 也 不 用 被 他 埋 怨, 于 是 点 头 : 看 看 就 看 看, 是 不 是 我 可 不 敢 说 其 实 这 战 国 帛 书 有 20 多 卷, 每 卷 各 不 相 同, 我 爷 爷 当 时 拓 下 来 的 那 一 篇 只 是 其 中 很 短 的 一 部 分, 但 是 又 极 其 重 要, 现 在 也 就 是 我 有 几 份 拓 本 当 压 箱 底 的 宝 贝, 世 面 上 有 钱 也 买 不 到, 只 见 那 金 牙 老 头 从 怀 里 掏 出 一 张 白 纸, 我 一 看 就 来 气, 靠, 还 是 个 复 印 件 那 是 啊, 那 宝 贝 那 能 到 处 揣 着 跑 啊, 一 抖 就 碎 他 说, 还 故 作 神 秘 的 压 低 声 音, 要 不 是 我 路 子 广, 这 东 西 早 跑 到 国 外 去 了, 也 算 是 为 人 民 服 务 我 呵 呵 一 笑 : 看 你 那 样 子 不 就 是 个 倒 斗 的 吗, 我 看 你 是 不 敢 出 手, 这 是 国 宝, 你 脑 袋 不 想 要 了! 一 句 话 被 我 揭 穿, 老 头 子 脸 就 绿 了, 可 他 有 求 于 我, 还 得 忍 着, 说 : 也 不 能 这 么 说, 每 一 行 都 有 每 一 行 的 道 道, 想 你 老 爷 子 当 年 在 长 沙 做 土 夫 子 的 时 候, 那 也 是 威 名 远 播 我 脸 色 肯 定 很 难 看, 咬 着 牙 : 你 要 再 提 我 爷 爷, 我 就 不 看 了! 好 好, 咱 打 住, 你 快 给 我 瞅 瞅, 我 也 好 快 点 跑 路

6 我 展 开 那 白 纸 头, 一 看 就 知 道, 这 是 一 篇 保 存 完 好 的 战 国 帛 书, 但 并 不 是 我 爷 爷 当 时 盗 出 来 的 那 一 份, 这 一 份 虽 然 年 代 也 比 较 久 远, 但 是 应 该 是 后 几 朝 的 赝 品, 也 就 是 说 是 古 董 赝 品, 这 是 个 身 份 很 尴 尬 的 东 西 于 是 我 一 笑 : 这 应 该 是 汉 代 的 赝 品, 怎 么 说 呢, 你 说 它 是 假 的, 也 不 是 假 的, 说 它 是 真 的, 也 不 是 真 的, 鬼 知 道 这 是 照 本 摹 的 还 是 胡 编 的? 所 以 我 也 不 知 道 怎 么 说 好 了 那 这 是 不 是 你 爷 爷 盗 出 来 的 那 一 份? 实 话 和 你 说, 我 爷 爷 盗 出 来 的 那 份 他 自 己 都 没 来 得 及 看 上 一 眼 就 被 那 美 国 佬 骗 过 去 了, 你 这 问 题 我 实 在 回 答 不 了 你 我 心 想, 忽 悠 你 还 不 容 易, 表 情 上 还 装 出 特 诚 恳 的 样 子 那 金 牙 老 头 还 真 信 了, 叹 了 口 气 : 那 真 是 不 凑 巧, 那 看 样 子 不 去 找 那 个 美 国 人, 恐 怕 还 真 没 指 望 了 怎 么, 你 们 怎 么 就 这 么 在 意 这 一 卷? 我 问 道, 这 太 奇 怪 了, 这 古 籍 的 收 藏 都 是 看 缘 分 的, 想 把 一 套 20 卷 战 国 时 期 的 古 籍 都 找 到, 那 也 未 免 太 贪 心 了 小 兄 弟, 不 瞒 你 说, 我 还 真 不 是 倒 斗 的, 你 看 我 这 身 子 骨, 哪 够 折 腾 啊, 不 过 我 那 朋 友 的 确 是 行 家 里 手, 我 也 不 知 道 他 卖 的 是 什 么 关 子, 总 之, 人 家 有 人 家 的 道 理 他 呵 呵 一 笑, 摇 摇 头, 咱 也 不 好 多 问, 对 吧, 先 走 一 步 了 说 完 头 也 不 回 的 就 走 了 我 低 头 一 看, 他 那 张 复 印 纸 还 在 我 手 里 呢, 突 然, 我 在 那 纸 上 发 现 一 个 图 案, 那 是 个 狐 狸 一 样 的 人 脸, 两 只 没 有 瞳 孔 的 眼 睛 很 有 立 体 感, 好 像 从 那 纸 上 凹 了 出 来 一 样, 看 得 我 吸 了 口 凉 气, 这 一 份 帛 书 我 从 来 没 见 过, 应 该 是 一 份 珍 品 我 琢 磨 着 等 老 痒 出 来, 就 用 这 复 印 件 做 几 块 假 的 拓 片 也 够 我 乐 的 忙 急 急 跑 到 门 外 张 了 一 眼, 只 看 到 那 金 牙 老 头 正 往 回 赶 我 心 想 他 肯 定 是 回 来 拿 这 张 东 西, 忙 跑 回 去, 拿 起 数 码 相 机 把 它 给 拍 了 下 来, 然 后 拿 起 纸 头 走 出 门 外 迎 面 碰 上 大 金 牙 老 头 的 鼻 子 : 你 东 西 忘 了 我 说 道 我 爷 爷 是 长 沙 土 夫 子, 也 就 是 一 般 说 的 盗 墓 贼 我 爷 爷 入 这 行 的 原 因 一 点 也 不 出 奇, 用 现 在 的 话 说 那 就 是 世 袭 的 行 当 我 太 公 的 太 公 13 岁 那 年, 华 中 一 带 闹 旱 灾, 那 年 代, 一 闹 旱 灾 就 起 饥 荒, 你 有 钱 也 买 不 到 东 西 吃, 那 时 候 长 沙 边 边 角 角 里 啥 都 没 有, 就 是 古 墓 多, 于 是 靠 山 吃 三, 靠 墓 吃 墓, 全 村 人 一 起 倒 斗, 那 几 年 不 知 道 长 沙 一 带 有 多 少 人 饿 死, 可 就 他 们 那 村 一 个 都 没 死, 还 一 个 一 个 都 吃 个 油 光 满 面 的, 那 可 全 是 靠 着 用 挖 出 来 的 东 西 跟 洋 人 换 粮 食 吃 才 能 这 样 的 再 后 来 时 间 长 了, 盗 墓 这 东 西 和 其 他 东 西 一 样, 也 有 个 文 化 的 积 累, 到 我 爷 爷 那 辈, 已 经 有 行 规 门 派 之 分, 那 个 时 候 盗 墓 的 分 南 北 两 派, 南 派 就 是 我 爷 爷 那 派, 擅 长 洛 阳 铲 探 土, 高 手 只 凭 一 个 鼻 子 就 能 断 定 深 浅 朝 代, 现 在 很 多 小 说 里 描 写 动 不 动 就 洛 阳 铲, 其 实 北 派 是 不 用 洛 阳 铲 的, 他 们 精 于 对 陵 墓 位 置 结 构 的 准 确 判 断, 也 就 是 所 谓 的 寻 龙 点 穴 但 是 北 派 的 人 有 点 古 怪, 怎 么 说 呢, 按 我 爷 爷 的 说 法 那 就 是 他 们 不 实 在, 花 花 肠 子 太 多, 盗 个 墓 还 搞 这 么 多 名 堂, 进 去 东 西 拿 了 就 走 呗, 还 要 一 扣 二 扣 的, 搁 现 在 就 叫 官 僚 主 义 得 很 而 南 派 规 矩 就 不 多, 且 从 不 忌 讳 死 人, 北 派 人 骂 南 派 是 土 狗, 糟 蹋 文 物, 倒 过 的 斗 没 一 个 不 塌

7 的, 连 死 人 都 拉 出 来 卖, 南 派 骂 北 派 是 伪 君 子, 明 明 是 个 贼 还 弄 得 自 己 跟 什 么 似 的, 后 来 更 是 闹 到 要 火 拼 的 地 步, 甚 至 还 有 斗 尸 一 类 的 事 情 发 生, 到 最 后 两 派 终 于 划 长 江 而 分, 北 派 叫 倒 斗, 南 派 就 叫 淘 沙 或 是 淘 土, 洛 阳 铲 还 是 分 了 之 后 才 发 明 出 来, 北 派 人 根 本 不 屑 使 用 我 爷 爷 他 不 认 识 字, 后 来 进 了 扫 盲 班, 那 时 候 他 只 会 淘 沙, 学 个 字 差 点 把 他 折 腾 死, 也 亏 了 他 有 了 文 化, 才 能 把 他 的 一 些 经 历 记 录 下 来, 在 长 沙 镖 子 岭 那 老 三, 就 是 我 爷 爷, 这 些 事 情 都 他 是 一 个 字 一 个 字 记 录 在 他 那 本 老 旧 的 笔 记 本 上, 我 奶 奶 是 个 文 化 人, 大 家 闺 秀, 就 是 被 他 的 这 些 故 事 吸 引, 最 后 我 爷 爷 就 入 赘 到 杭 州 来, 在 这 里 安 了 家 那 笔 记 算 是 我 家 的 家 传 宝 贝, 我 爷 爷 的 鼻 子 在 那 次 的 事 情 后 就 彻 底 废 掉 了, 后 来 他 训 练 了 一 只 狗 来 闻 土, 人 送 绰 号 狗 王 这 是 真 事 情, 现 在 长 沙 做 过 土 夫 子 的, 老 一 辈 的 人 都 知 道 这 名 字 至 于 我 爷 爷 后 来 怎 么 活 下 来 的, 我 的 二 伯 伯 和 太 公 和 太 太 公 最 后 怎 么 样 了, 我 爷 爷 始 终 不 肯 告 诉 我, 在 我 记 忆 里 面, 我 也 没 有 看 到 过 一 个 独 眼 独 臂 的 二 伯, 估 计 真 的 是 凶 多 吉 少, 一 提 到 这 个 事 情, 我 爷 爷 就 哭, 就 直 说 : 那 不 是 小 孩 子 能 听 的 故 事 无 论 我 们 怎 么 问, 怎 么 撒 娇, 他 也 不 肯 透 露 半 个 字 最 后 随 着 我 们 年 龄 的 增 长, 也 逐 渐 失 去 了 童 年 的 好 奇 心 傍 晚, 店 子 打 烊, 又 是 无 聊 的 一 天 过 去 了, 屁 东 西 也 没 有 收 进 来, 我 打 发 掉 伙 计, 这 个 时 候, 一 个 短 信 息 发 过 来 9 点 鸡 眼 黄 沙 是 家 里 三 叔 发 过 来 的, 这 是 暗 话, 就 是 说 有 新 货 到 了, 紧 接 着, 又 是 一 条 : 龙 脊 背, 速 来 我 眼 睛 一 亮, 三 叔 的 眼 光 出 奇 的 高, 这 龙 脊 背 就 是 有 好 东 西 的 意 思, 连 他 都 觉 得 是 好 东 西, 我 真 要 见 识 一 下 我 关 好 店 门, 开 着 我 的 破 金 杯 车 就 直 奔 我 三 叔 那 里, 一 方 面 想 看 看 他 所 谓 的 好 东 西 是 什 么, 另 一 方 面, 也 想 让 他 看 看 我 今 天 拍 到 的 那 份 帛 书 上 的 图 案 到 底 是 什 么? 到 底 他 是 我 们 这 一 代 人 中 唯 一 还 和 土 夫 子 有 接 触 的 人 我 车 刚 开 到 他 楼 下, 就 听 他 在 上 面 叫 : 你 小 子 他 娘 的, 叫 你 快 点, 你 磨 个 半 天, 现 在 来 还 有 个 屁 用! 我 靠 了 一 声 : 不 是 吧, 好 东 西 也 留 给 我 啊, 你 也 卖 得 太 快 了 正 说 着, 我 看 到 一 个 年 轻 人 从 他 正 门 里 面 走 了 出 来, 身 上 背 了 根 长 长 的 东 西, 用 布 包 得 结 结 实 实 的, 一 看 就 知 道 应 该 是 一 把 古 兵 器, 这 东 西 的 确 值 钱, 要 是 卖 得 好, 价 格 能 翻 十 几 倍 上 去 我 指 指 那 年 轻 人, 我 三 叔 叔 点 点 头, 做 了 无 可 奈 何 的 个 手 势, 我 心 里 一 阵 悲 哀, 心 想 难 道 我 的 小 摊 子 今 年 真 的 要 破 产 了?

8 我 上 了 楼, 自 己 搞 了 杯 咖 啡, 把 今 天 那 金 牙 老 头 跑 来 刺 探 事 情 和 三 叔 一 说, 本 以 为 他 会 和 我 同 仇 敌 忾, 没 想 到 他 好 像 变 了 个 人 一 样, 沉 默 不 语, 直 接 把 我 数 码 相 机 里 的 东 西 打 印 了 出 来, 放 在 灯 下 一 看, 我 马 上 看 见 我 三 叔 脸 色 变 了 怎 了? 我 问 道, 这 东 西 有 什 么 蹊 跷? 他 皱 起 眉 头, 说 道 : 不 会 吧, 这 张 好 像 是 张 古 墓 的 地 图 啊! 第 三 章 瓜 子 庙 我 看 看 上 面 满 是 文 字 的 帛 书 打 印 件, 又 看 看 三 叔 的 表 情, 不 像 是 开 玩 笑 啊, 怎 么 难 道 三 叔 叔 已 经 超 脱 到 能 从 字 里 看 出 画 来 的 地 步 了? 怎 么 看 这 平 日 里 吃 喝 嫖 赌 的 老 不 正 经 也 没 什 么 仙 根 啊 三 叔 兴 奋 得 不 住 得 发 颤, 一 边 自 言 自 语 : 这 些 人 从 哪 里 搞 来 这 么 好 的 东 西, 怎 么 我 就 从 来 碰 不 到, 这 次 真 是 造 化 了, 看 样 子 他 们 还 搞 不 清 楚 这 是 什 么, 我 们 可 以 赶 在 他 们 之 前 把 这 拨 沙 子 给 淘 了 我 大 大 迷 惑 : 三 叔, 也 许 我 是 笨 了 点, 可 您 真 能 从 这 么 小 的 字 里 看 出 地 图 来? 你 懂 什 么, 这 叫 字 画, 就 是 把 那 地 方 详 细 的 地 理 位 置 用 文 字 写 出 来, 这 东 西, 如 果 是 别 人 还 真 看 不 懂, 幸 亏 你 三 叔 我 还 有 点 阅 历, 这 世 界 上, 能 看 懂 这 玩 意 的 除 了 我 之 外 恐 怕 不 超 过 10 个 人 我 三 叔 没 什 么 其 他 本 事, 但 是 从 小 对 那 些 稀 奇 古 怪 的 非 正 统 的 古 代 文 字 和 暗 语 非 常 得 有 研 究, 一 句 话 概 括, 就 是 什 么 东 西 生 僻 他 就 研 究 什 么, 像 什 么 西 夏 的 五 木 书 图, 女 真 最 早 期 的 牙 字, 他 都 能 说 出 个 道 道 来 所 以 他 能 知 道 这 个 什 么 劳 什 子 的 字 画, 我 倒 是 一 点 也 不 惊 讶 不 过 他 这 个 人 是 得 了 便 宜 便 卖 乖 的 那 种 类 型, 在 他 面 前 还 得 装 笨, 不 然 他 一 句 话 就 把 你 打 发 了, 于 是 我 装 出 很 憨 的 表 情, 问 他 : 哦, 那 上 面 是 不 是 写 着 向 左 走 然 后 向 右 走, 看 见 前 面 大 树 向 右 拐, 看 见 一 口 井 然 后 钻 下 去? 这 样? 三 叔 叹 了 口 气 : 儒 子 不 可 教 也, 你 的 悟 性 这 么 差, 看 样 子 我 们 家 到 你 这 一 代 就 玩 完 了 我 看 他 这 个 样 子, 还 叹 的 真 是 真 切, 似 乎 是 心 里 话, 不 由 觉 得 好 笑 : 那 你 说 是 怎 么 样 的? 我 爹 又 不 教 我, 这 东 西 又 不 是 天 生 的 他 得 意 地 嘎 嘎 嘴, 说 道 这 种 字 画, 其 实 是 种 密 码, 它 有 严 格 的 格 式, 只 要 把 里 面 写 的 东 西 按 照 它 的 格 式 画 出 来, 就 是 一 幅 完 整 的 地 图 了, 所 有 你 不 要 小 看 这 区 区 几 个 字 的 帛 书, 不 知 道 里 面 的 信 息 有 多 复 杂, 说 不 定 连 哪 里 用 了 多 少 块 砖 都 标 得 很 清 楚 我 一 听 就 来 了 兴 趣, 心 说 我 从 小 到 大, 家 里 也 没 让 我 出 去 倒 个 实 斗, 这 一 次 必 然 要 让 三 叔 带 我 去 见 识 一 下, 摸 几 个 宝 贝 也 好 度 过 我 的 经 济 危 机 这 么 一 边 想 着 一 边 就 问 他 道 : 那

9 你 能 不 能 看 出 里 面 写 着 是 谁 的 墓, 或 者 是 不 是 比 较 有 来 头 的 主? 三 叔 得 意 地 一 笑 : 我 现 在 不 能 完 全 看 懂, 不 过 这 个 墓 穴 应 该 是 战 国 时 期 鲁 国 的 一 个 贵 族 的, 关 看 他 的 墓 穴 所 在 被 人 用 这 种 隐 秘 的 字 画 方 式 记 录 在 这 张 帛 书 上, 说 明 此 人 的 地 位 应 该 相 当 高, 而 且 这 个 墓 地 必 然 十 分 隐 秘 是 个 好 斗, 一 定 值 得 一 去 我 看 他 眼 睛 里 直 放 光 的 样 子, 就 觉 得 稀 奇, 这 老 家 伙 平 日 里 门 都 懒 得 出 一 步, 难 道 这 次 竟 然 想 亲 自 出 马? 那 真 是 千 古 奇 闻 了, 忙 问 他 : 怎 么? 三 叔, 你 真 的 打 算 亲 自 去 淘 这 拨 沙 子? 他 拍 拍 我 的 肩 膀 : 这 你 就 不 懂 了 吧, 和 你 说, 唐 宋 元 明 清, 那 斗 里 面 是 有 宝 贝, 但 那 最 多 只 能 说 是 巧 夺 天 工, 但 是 战 国 的 时 候, 那 时 期 的 皇 族 古 墓, 年 代 过 于 久 远 了, 你 永 远 也 估 计 不 到 那 里 面 有 什 么 东 西, 那 战 国 墓 可 是 出 神 器 的 地 方, 那 可 都 是 人 间 没 有 的 东 西! 你 说 我 能 不 想 见 见 嘛? 你 就 这 么 肯 定? 说 不 定 里 面 啥 都 没 有 呢? 不 会, 你 没 看 这 图 案 吗? 他 指 了 指 那 张 诡 异 的 狐 狸 脸 : 这 是 鲁 国 最 早 人 牲 时 候 祭 祀 带 的 面 具, 这 墓 里 埋 一 定 是 什 么 身 份 很 特 殊 的 人, 可 能 比 当 时 的 皇 帝 还 要 尊 贵 我 脱 口 而 出 : 皇 帝 他 爹 三 叔 瞪 了 我 一 眼, 就 想 把 那 张 打 印 纸 收 起 来, 我 一 把 按 住, 朝 他 一 笑 : 三 叔, 你 别 急 着 收 起 来, 怎 么 说 这 东 西 也 是 我 搞 来 的, 这 次 你 怎 么 样 也 要 带 我 去 见 识 一 下 他 大 叫 : 不 行, 淘 这 沙 可 不 是 这 么 简 单 的, 那 地 方 可 没 空 调, 还 机 关 重 重 的, 随 时 可 能 要 歇 菜 你 是 你 爹 的 独 苗, 你 要 是 有 个 三 长 两 短, 我 非 让 你 爹 给 扒 了 皮 不 可 我 也 大 叫 : 那 拉 倒! 就 当 我 没 来 过! 说 着 把 那 纸 头 从 他 手 里 猛 地 抽 了 出 来, 转 头 就 走 我 知 道 三 叔 这 人, 一 旦 遇 到 自 己 喜 欢 的 东 西, 就 一 点 原 则 也 没 有, 看 到 古 董 这 样, 看 到 女 人 也 这 样, 我 就 吃 准 他 这 一 点, 果 然 才 走 了 几 步, 他 就 投 降 了, 追 上 来, 一 把 拉 住 我 手 里 的 纸 : 好 好 好, 你 厉 害, 不 过 咱 可 说 好 了, 我 们 下 盗 洞 的 时 候, 你 可 得 待 在 上 面 这 样 总 行 吧? 我 顿 时 心 花 怒 放, 心 说 : 到 时 候 我 要 下 去 你 还 能 拦 得 住 我? 忙 点 头 道 : 一 句 话! 出 门 在 外, 就 全 听 你 的, 你 让 我 干 吗 我 干 吗! 三 叔 无 奈 地 叹 了 口, 说 : 我 们 两 个 人 还 不 成 事, 我 明 天 再 调 几 个 有 经 验 的 伙 计 过 来, 这 几 天 我 就 解 这 张 字 画, 你 得 帮 我 去 置 办 些 东 西 说 着 他 迅 速 写 了 张 条 子 给 我, 对 我 说, 千 万 别 买 了 假 货, 还 有, 准 备 套 旅 游 的 行 头 出 来, 不 然 还 没 到 地 方, 我 们 就 先 拘 留 了 我 点 头 答 应, 就 各 自 分 头 去 忙 三 叔 要 的 东 西 都 比 较 刁 钻, 我 觉 得 恐 怕 是 故 意 为 难 一 下 我, 因 为 这 单 子 里 的 东 西 一 般 店 里 还 真 没 有, 比 如 什 么 分 体 式 防 水 矿 灯, 螺 纹 钢 管, 考 土 铲 头, 多 用 军 刀, 折 叠 铲, 短 柄 锤, 绷 带, 尼 龙 绳 等 等, 我 才 买 了 一 半 就 花 了 将 近 一 万 块 钱 了, 心 里 那 叫 这 个 心 疼 啊, 直 骂 这 老

10 狐 狸, 妈 的 这 么 有 钱 还 这 么 吝 啬 三 天 后, 我 还 有 我 三 叔 的 两 个 老 淘 沙 的 伙 计, 还 有 那 天 买 了 我 叔 叔 那 手 龙 脊 背 货 色 的 小 伙 子, 五 个 人 到 了 山 东 瓜 子 庙 再 往 西 100 多 公 里 的 地 方 说 起 这 地 方, 该 怎 么 说 呢, 真 只 能 说 这 就 是 一 个 地 方, 什 么 都 没 我 们 先 是 长 途 汽 车, 然 后 是 长 途 中 巴, 然 后 是 长 途 摩 托, 然 后 是 牛, 我 们 最 后 从 牛 车 下 来 的 时 候, 前 看 后 后 左 看 右 看 还 是 什 么 都 没, 然 后 就 看 到 前 面 跑 来 一 只 狗, 我 三 叔 一 拍 请 来 的 向 导, 老 爷 子, 下 一 程 咱 骑 这 狗 吗, 恐 怕 这 狗 够 戗 啊! 不 会, 老 爷 子 大 笑, 这 狗 是 用 来 报 信 的, 这 最 后 一 程 啊, 什 么 车 都 没, 得 龃 枪 坊 岚 涯 谴 础!? 这 狗, 还 会 游 泳? 游 得 可 好 咧, 游 得 可 好 咧, 老 头 子 看 着 那 狗, 驴 蛋 蛋, 去 游 一 个 看 看 那 狗 还 真 有 灵 性, 真 跳 到 河 里 游 了 一 圈 上 来 抖 抖 毛, 就 趴 地 上 吐 舌 头 现 在 还 太 早, 那 船 工 肯 定 还 没 开 工, 咱 们 先 歇 会 儿, 抽 口 烟 我 一 看 表 : 下 午 2 点 还 没 开 工, 你 这 船 工 是 什 么 作 息 时 间 啊? 我 们 这 里 就 他 一 个 船 工, 他 最 厉 害, 他 什 么 时 候 起 来 什 么 时 候 开 工, 有 时 候 一 天 都 不 开 工, 能 把 人 急 死 老 头 子 笑 笑, 没 办 法, 这 河 神 爷 只 卖 他 面 子, 别 人, 只 要 一 进 那 山 洞 洞 就 肯 定 出 不 来, 就 他 没 事 要 是 你 们 会 骑 骡 子, 我 们 就 能 从 山 上 翻 过 去, 再 一 天 也 能 到, 不 过 你 看 你 们 这 么 多 东 西, 我 们 全 村 的 骡 子 也 不 够 你 们 用 的 哦, 三 叔 一 听 到 山 洞, 马 上 来 劲 了, 拿 出 翻 译 好 的 地 图, 这 地 图 他 一 直 当 宝 贝 一 样, 看 都 不 让 我 看 一 眼, 他 一 拿 出 来, 我 们 马 上 凑 过 去 看, 只 有 那 个 小 伙 子 还 是 一 言 不 发 坐 在 一 边 说 实 话, 我 二 叔 两 个 伙 计 很 好 相 处, 都 是 实 在 人, 就 这 人 像 个 闷 油 瓶, 一 路 上 连 屁 都 没 放 过 一 个, 只 是 直 勾 勾 看 着 天, 好 像 忧 郁 天 会 掉 下 来 一 样, 特 讨 厌! 我 一 开 始 还 和 他 说 几 句 话, 后 来 干 脆 懒 的 理 他, 真 不 明 白 三 叔 把 他 带 来 干 什 么 有 山 洞, 还 真 是 个 河 洞, 就 在 这 山 后 面 三 叔 说, 怎 么 老 人 家, 这 山 洞 还 能 吃 人? 老 头 子 呵 呵 一 笑 : 都 是 上 几 代 留 下 来 的 话 了, 我 也 记 不 清 楚 了, 那 河 道 没 通 的 时 候, 村 里 都 说 里 面 有 蛇 精, 进 去 的 人 一 个 都 没 出 来 过, 后 来 有 一 天, 那 船 工 的 太 爷 爷 就 从 那 洞 里 撑 了 个 小 船 出 来 了, 说 是 外 面 来 的 货 郎, 你 说 这 货 郎 哪 有 扛 着 只 船 到 处 跑 的? 大 家 都 说 他 是 蛇 精 变 的, 他 太 爷 爷 就 大 笑, 说 船 是 他 隔 壁 村 里 买 的, 不 信 可 以 去 隔 壁 村 问, 他 们 跑 去 一 问, 果 然 是 这 样, 别 人 才 相 信, 还 以 为 那 洞 里 的 妖 怪 已 经 没 了, 结 果 胆 子 大 的 几 个 年 轻 人 去 探 洞, 又 没 出 来 从 那 以 后 只 有 他 家 的 人 能 够 直 进 直 出, 你 说 古 怪 不? 后 来 他 们 家 就 一 直 做 这 一 行, 一 直 到 现 在

11 那 狗 没 事 情 吗? 我 奇 怪 了, 不 是 用 它 报 信 的 吗? 这 狗 也 是 他 家 养 的, 别 人 家 别 说 是 狗 了, 牛 进 去 都 出 不 来 这 么 古 怪 的 事 情, 政 府 就 没 人 管? 那 也 要 说 出 去 有 人 信 才 行 老 头 子 在 地 上 敲 敲 旱 烟 管 三 叔 眉 头 一 皱, 拍 拍 手 : 驴 蛋 蛋, 过 来 那 狗 还 真 听 话, 屁 颠 屁 颠 就 跑 过 来 了, 三 叔 抱 起 他 一 闻, 脸 色 一 变 : 不 会 吧, 难 道 那 洞 里 有 这 东 西? 我 也 抱 起 来 一 闻, 一 股 狗 骚 味 道 呛 得 我 一 阵 咳 嗽, 这 狗 的 主 人 也 真 懒, 不 知 道 多 久 没 给 这 狗 洗 澡 了 他 一 个 叫 潘 子 的 伙 计 哈 哈 大 笑 : 你 想 学 你 三 叔, 你 还 嫩 着 呢 这 死 狗, 怎 么 这 么 臭! 我 恶 心 得 直 咧 嘴 这 狗 小 时 候 就 吃 死 人 肉 长 大 的 三 叔 说 道, 那 是 个 尸 洞, 难 怪 要 等 时 间 才 能 过, 那 船 工, 小 时 候 恐 怕 也 是 不 会 吧! 我 吓 得 寒 毛 都 倒 立 起 来, 这 句 话 一 出, 连 那 闷 声 不 响 的 小 子 的 脸 色 都 变 了 我 三 叔 的 另 一 伙 计 是 一 个 大 汉, 我 们 叫 他 阿 奎, 看 他 块 头 都 和 拉 车 那 牛 差 不 多 大 了, 胆 子 却 很 小, 轻 声 问 : 那 尸 洞 到 底 是 什 么 东 西? 进 去 会 不 会 出 事 情? 不 知 道, 前 几 年 我 在 山 西 太 原 也 找 到 这 么 一 个 洞, 那 里 是 日 本 人 屠 杀 堆 尸 的 地 方, 凡 是 有 尸 洞 的 地 方 必 有 屠 杀, 这 个 是 肯 定 的, 那 时 候 看 着 好 玩 就 在 那 里 做 实 验, 把 狗 啊, 鸭 子 的 放 在 竹 子 排 上, 然 后 架 上 摄 像 机, 推 进 去, 那 洞 最 多 一 公 里 多 点, 我 准 备 了 足 够 长 的 电 缆, 可 是 等 到 电 缆 都 拉 光 了, 那 竹 排 子 都 没 出 来, 里 面 一 片 漆 黑, 不 知 道 漂 到 什 么 地 方 去 了, 后 来 就 想 把 这 竹 排 子 拉 出 来, 才 拉 了 没 几 下, 突 然 竹 排 子 就 翻 了, 然 后 就 三 叔 手 一 摊, 最 后 只 看 到 一 半 张 脸, 离 得 屏 幕 太 近 了 看 不 出 是 狗 还 是 什 么 东 西 要 过 这 种 洞, 古 时 候 都 是 一 排 死 人 和 活 人 一 起 过 去 的, 要 是 活 的 东 西, 进 去 就 出 不 来! 不 过, 听 说 山 西 那 一 带 有 个 地 方 的 人 从 小 就 喂 小 孩 子 吃 死 人 肉, 把 尸 气 积 在 身 体 里, 到 了 长 大 了, 就 和 死 人 没 什 么 两 样, 连 鬼 都 看 不 到 他 老 爷 子, 你 那 船 工 是 不 是 山 西 过 来 的? 老 头 子 的 脸 色 微 微 有 些 变 化, 摇 摇 头 : 不 晓 得 哦, 那 是 他 太 爷 爷 那 时 候 的 事 情 了, 都 不 是 一 个 朝 代 人 说 着 看 了 看 天, 对 那 狗 叫 了 一 声, 驴 蛋 蛋, 去 把 你 家 那 船 领 过 来! 那 狗 呜 的 一 声, 跳 进 水 里 就 游 往 山 后 面 游 去 这 个 时 候, 我 看 见, 三 叔 叔 对 潘 子 使 了 个 眼 色, 潘 子 偷 偷 从 行 李 里 取 出 一 只 背 包 背 在 身

12 上, 那 个 一 边 坐 着 的 年 轻 人, 也 站 了 起 来, 从 行 李 堆 里 拿 出 了 自 己 的 包, 潘 子 在 走 过 我 身 后 的 时 候, 轻 声 用 杭 州 话 说 了 一 句 : 这 老 头 子 有 问 题, 小 心 第 四 章 尸 洞 这 一 路 过 来, 凶 险 的 事 情 遇 到 不 少, 这 几 个 伙 计, 非 常 厉 害, 我 对 他 们 非 常 信 任 了 所 以, 潘 子 一 说 这 话, 我 就 心 里 有 数 了, 大 个 子 阿 奎 也 朝 我 使 了 个 眼 色, 意 思 是 你 就 缩 后 面, 什 么 动 静 都 别 探 头 看 我 不 由 苦 笑, 我 凭 什 么 探 头 啊? 你 一 个 阿 奎 一 拳 就 能 把 一 头 牛 打 蒙 掉, 潘 子 就 不 用 说 了, 退 伍 老 兵, 一 身 的 伤 疤, 俺 们 三 叔 从 小 就 是 打 架 不 要 命 的 角 色, 还 有 那 闷 声 不 吭 的 拖 油 瓶, 怎 么 看 也 不 像 个 善 类, 而 我, 自 古 书 生 最 无 用, 三 叔 硬 塞 给 我 的 军 刀 我 都 觉 得 手 感 太 重, 怎 么 用 怎 么 别 扭 正 想 着 我 该 带 个 什 么 东 西 防 身, 驴 蛋 蛋 扑 通 扑 通 游 了 回 来, 老 头 子 把 烟 枪 往 裤 管 上 一 拍, 走! 船 来 了 果 然, 两 只 平 板 船 一 前 一 后 从 山 后 驶 了 出 来, 前 面 那 船 上 站 着 个 中 年 人, 一 边 撑 船 一 边 对 着 我 们 吆 喝, 这 船 还 真 不 小, 看 样 子 装 我 们 几 个 加 上 装 备 是 绰 绰 有 余 了, 老 头 子 拍 拍 牛 脖 子 : 各 位, 行 李 就 不 用 拿 下 来 了, 我 把 牛 和 车 一 齐 拉 上 第 二 只 船, 我 们 就 坐 第 一 只 船 里 省 点 力 气 潘 子 一 笑 : 有 些 东 西 见 不 得 水, 还 是 随 身 带 着 好, 等 一 下 那 牛 跳 水 里 去, 那 我 们 不 歇 菜 了 嘛? 老 头 子 笑 着 点 头 : 你 说 的 也 是 个 理, 不 过 俺 这 牛 也 不 是 水 牛, 绝 跳 不 到 水 里 去 要 跳 下 去, 我 老 汉 帮 你 们 都 捞 上 来, 一 件 也 少 不 了 你 们 的 说 着 牵 着 牛 就 先 走 到 渡 头 上 去 了, 我 们 几 个 各 自 背 着 自 己 的 随 身 行 李, 跟 在 后 面 那 中 年 人 船 撑 得 很 麻 利, 几 下 就 到 岸 了 在 老 头 子 赶 牛 上 第 二 只 船 的 时 候, 我 打 量 了 一 下 那 撑 船 的 中 年 人, 皮 肤 黝 黑 黝 黑 的, 极 其 普 通, 但 是 不 知 道 是 心 理 作 用 还 是 什 么, 总 觉 得 这 人 看 上 去 鬼 鬼 的 又 想 起 三 叔 说 起 的 吃 死 人 肉 的 事 情, 突 然 觉 得 那 人 越 看 越 恐 怖 等 一 下 各 位 到 洞 里 的 时 候, 千 万 小 声 说 话, 不 要 惊 动 河 神 那 人 说, 特 别 是 不 要 说 河 神 的 坏 话 大 概 多 少 时 间 能 过 那 个 洞, 我 三 叔 问 他 快 的 话,5 分 钟 就 过 去 了, 里 面 水 很 急 的, 快 昨 很 怎 么 还 有 慢 的 时 候? 是, 有 时 候 这 水 是 逆 流 的, 你 看 我 刚 才 是 顺 流 出 来 的, 那 现 在 我 们 肯 定 逆 流 进 去 了, 那 时 间 就 长 了, 估 计 要 个 15 分 钟, 有 几 个 弯 还 挺 险

13 那 里 面 亮 不? 那 人 嘿 嘿 一 笑 : 黑 灯 瞎 火 的, 怎 么 可 能 会 亮, 可 以 说 是 漆 黑 一 片, 不 过 他 指 了 指 耳 朵, 我 撑 了 十 几 年 的 船 了, 这 几 篙 子, 用 耳 朵 就 行 了 那 我 们 打 个 手 电 行 不? 潘 子 扬 了 扬 他 手 里 的 矿 灯, 总 不 碍 吧? 不 碍 事, 那 人 说, 但 是 千 万 别 照 水 里, 吓 死 你 们! 怎 么? 我 三 叔 一 笑, 有 水 鬼 啊? 那 水 鬼 算 个 啥, 这 水 里 的 东 西, 我 也 不 敢 说 是 什 么, 你 们 要 胆 子 真 大, 待 会 儿 自 己 看 一 眼, 记 得, 看 一 眼 就 得 了 你 们 要 运 气 好, 就 看 到 一 团 黑 水, 要 运 气 不 好, 看 到 的 东 西 能 把 你 们 吓 疯 过 去 说 着, 我 们 已 经 能 看 到 那 洞 了, 这 洞 藏 在 山 壁 后 面, 我 们 在 岸 上 的 时 候 一 直 看 不 到, 总 把 它 想 象 成 一 个 大 洞, 但 是 实 际 一 看, 不 由 叫 了 一 声 不 好, 没 想 到 这 洞 这 么 小, 小 到 刚 比 这 船 大 了 10 个 公 分, 最 恐 怖 的 是 它 的 高 度, 人 坐 着 都 进 不 去, 要 低 下 身 子 才 能 勉 强 进 去, 这 么 大 的 空 间, 如 果 里 面 的 人 要 暗 算 我 们, 我 们 根 本 活 动 不 开 手 脚 潘 子 怪 叫 了 一 声 : 靠, 这 洞 也 忒 寒 碜 了 点 吧? 这 还 算 大 的, 里 面 有 一 段, 还 要 低 呢 后 面 的 老 头 子 说 道 三 叔 看 了 潘 子 一 眼, 潘 子 造 作 的 一 笑 : 啊, 这 么 小 的 洞, 要 是 里 面 有 人 打 劫 我 们, 不 是 想 逃 都 逃 不 掉? 这 话 一 说, 我 看 到 撑 船 的 中 年 人 做 了 一 个 很 不 明 显 的 手 势, 老 头 子 脸 色 一 变 我 心 说, 果 然 有 问 题 啊, 这 时 候 我 们 就 听 到 一 阵 呼 啸, 船 已 经 进 洞 了 潘 子 打 开 了 矿 灯, 这 洞 刚 进 去 还 段 还 光 亮, 但 是 很 快 所 有 的 光 线 就 只 剩 下 这 矿 灯 了 三 爷, 这 洞 不 简 单 啊 阿 奎 说 道 : 这 是 盗 洞 啊! 水 盗 洞, 古 圆 近 方, 你 看 这 些 痕 迹, 这 洞 有 年 头 了, 看 样 子, 这 洞 里 应 该 另 有 乾 坤 哦, 这 位 看 样 子 有 些 来 头, 说 的 不 错 那 中 年 人 猫 着 腰 单 膝 跪 在 船 头, 单 手 撑 篙, 一 点 一 划, 但 是 奇 怪 的, 他 的 篙 子 根 本 不 沾 水, 他 人 更 是 大 气 都 不 喘, 接 着 说 道 : 听 说 啊, 这 整 座 山 啊, 就 是 座 古 墓, 这 附 近 这 样 大 大 小 小 的 水 盗 洞 还 真 不 少, 就 这 个 最 大, 最 深, 你 也 看 到 了, 恐 怕 那 时 候 这 水 还 没 有 这 么 高, 那 时 候 应 该 还 是 个 旱 洞 哦, 看 样 子 你 也 是 个 行 家 啊 三 叔 客 气 地 递 过 去 支 烟 他 摇 摇, 说 : 什 么 行 家, 我 也 是 听 以 前 来 这 里 的 那 些 个 人 说 的 听 得 多 了, 也 就 能 说 上 两 句 了, 也 就 知 道 这 么 点 浅 显 的 你 可 千 万 别 说 我 是 行 家

14 潘 子 和 大 奎 的 手 都 按 在 自 己 的 刀 上, 一 边 和 那 几 个 人 说 笑, 气 氛 看 上 去 十 分 的 融 洽, 其 实 每 个 人 都 不 知 道 有 多 紧 张 我 心 说, 我 们 有 五 个 人, 他 们 只 有 两 个 人, 要 真 的 动 起 手 来, 也 不 见 得 会 输, 但 是 他 们 既 然 敢 动 手, 那 肯 定 是 有 什 么 周 全 的 准 备 在 正 想 着, 突 然 那 闷 油 瓶 一 摆 手, 嘘, 听! 有 人 说 话! 我 们 马 上 屏 气 息, 果 然 听 到 窸 窸 窣 窣 声 音 从 洞 的 深 处 传 来, 我 仔 细 想 分 辨 他 们 在 说 什 么, 可 总 觉 得 能 听 懂 又 听 不 懂, 听 了 一 会 儿, 我 回 头 想 问 那 中 年 船 工 这 洞 里 是 不 是 经 常 会 有 这 个 声 音, 竟 然 发 现 他 人 已 经 不 见 了! 再 一 回 头, 靠, 那 老 头 子 也 不 见 了 潘 子, 他 们 到 哪 里 去 了? 三 叔 急 得 大 叫 不 知 道, 没 听 见 跳 水 的 声 音, 潘 子 也 慌 了, 刚 才 一 听 到 声 音, 人 突 然 就 走 神 了 遭 了, 我 们 身 上 没 尸 气, 不 知 道 会 发 生 什 么 事 情! 三 叔 懊 恼 起 来, 潘 子, 你 在 越 南 打 过 仗, 你 有 没 有 吃 过 死 人! 开 玩 笑, 三 爷, 我 那 时 候 在 炊 事 班 天 天 刷 盘 子! 潘 子 一 指 阿 奎, 胖 奎, 你 不 是 你 说 家 里 老 早 是 卖 人 肉 包 子 的, 你 小 时 候 肯 定 吃 了 不 少 放 屁, 我 乱 盖 的, 再 说 了, 这 人 肉 包 子 也 是 卖 给 别 人 吃 的, 你 见 谁 卖 人 肉 包 子 自 己 拼 命 吃 的? 我 忙 打 了 暂 停 的 手 势 : 你 们 三 个 人 加 起 来 150 多 岁, 丢 不 丢 人 啊! 我 话 刚 说 完, 船 突 然 抖 动 了 一 下, 潘 子 忙 拿 起 矿 灯 往 水 里 一 照, 我 们 借 着 灯 光, 就 看 到 水 里 一 个 巨 大 的 影 子 游 了 过 去 胖 奎 吓 得 脸 都 白 了, 指 着 那 水 里, 下 巴 咯 哒 了 半 天, 愣 没 说 出 一 个 字 来 三 叔 怕 他 背 过 气 去, 猛 扇 了 他 一 巴 掌, 骂 道 : 没 出 息! 咯 哒 啥 呢, 人 家 两 小 鬼 都 没 吭 声, 你 她 妈 的 跟 了 这 么 多 年, 吃 屎 去 了? 我 的 娘 啊 三 爷, 这 东 西 也 忒 大 了! 咱 几 个 恐 怕 还 不 够 开 饭 的 胖 奎 心 有 余 悸 地 看 着 水 里, 他 本 来 是 坐 在 船 舷 上 的, 现 在 屁 股 已 经 挪 到 船 中 间 来 了, 好 像 怕 水 里 有 什 么 东 西 突 然 蹿 出 来 把 他 叼 去 我 呸! 三 叔 狠 狠 瞪 了 他 一 眼, 我 们 这 里 要 家 伙 有 家 伙, 要 人 有 人 我 吴 家 老 三 淘 了 这 么 久 的 沙 子, 什 么 妖 魔 鬼 怪 没 见 过? 你 没 事 少 在 这 里 给 我 放 屁 潘 子 也 吓 得 够 呛, 不 过 对 于 他 来 说, 与 其 说 是 恐 惧, 更 不 如 说 是 震 撼, 在 这 么 狭 窄 的 一 个 空 间 里, 水 里 下 掠 过 这 么 巨 大 的 一 个 东 西, 一 时 间 所 有 人 脑 子 都 抽 筋 了, 这 也 不 奇 怪 潘 子 看 了 看 四 周 说 : 三 爷, 这 洞 里 古 古 怪 怪 的, 我 心 里 瘆 台 阶 慌, 什 么 事 情 咱 出 去 了 再 说, 如 何?

15 胖 奎 马 上 表 示 同 意, 其 实 我 心 里 也 巴 不 得 出 去, 但 我 到 底 是 三 叔 的 本 家, 怎 么 样 也 要 等 他 表 态 了 再 发 言 三 叔 这 个 时 候 竟 然 望 向 那 个 闷 油 瓶, 好 像 在 征 求 他 的 意 见, 以 三 叔 的 个 性, 天 王 老 子 都 不 放 在 眼 里, 如 今 却 好 像 对 这 个 小 子 非 常 的 忌 讳, 我 不 由 奇 怪, 转 过 头 去 看 他 怎 么 表 态, 却 发 现 他 根 本 没 在 听 我 们 说 话, 而 且 本 来 木 然 得 像 石 雕 一 样 的 表 情 已 经 不 见 了, 两 只 眼 睛 直 盯 着 水 里, 好 像 在 聚 精 会 神 地 找 什 么 东 西 我 想 问 问 三 叔 这 人 到 底 是 什 么 来 头, 现 在 场 合 也 不 合 适, 只 好 偷 偷 问 潘 子, 潘 子 也 摇 摇 头 说 不 知 道, 只 知 道 这 人 有 两 下 子, 他 特 别 用 下 巴 指 了 指 那 人 的 手, 说 : 你 看, 这 手, 要 多 少 年 才 能 练 成 这 样? 这 之 前 我 还 真 没 注 意 过 那 人 的 手, 这 一 看, 发 现 还 真 不 寻 常 他 的 手, 中 指 和 食 指 特 别 的 长, 我 马 上 联 想 到 古 时 候 发 丘 中 郎 将 的 双 指 探 洞 的 工 夫, 我 在 我 爷 爷 笔 记 上 看 到 过 相 关 的 记 载, 那 发 丘 中 郎 将 里 的 高 手, 这 一 双 手 指, 稳 如 泰 山, 力 量 极 大, 可 以 轻 易 破 解 墓 穴 中 的 细 小 机 关, 而 要 练 成 这 么 一 手 绝 活, 非 得 从 小 练 起 不 可, 其 过 程 必 然 是 苦 不 堪 言 我 还 在 想 着, 到 底 他 这 手 有 什 么 能 耐, 就 见 他 抬 起 右 手, 闪 电 般 插 进 水 里, 那 动 作 快 的, 几 乎 就 是 白 光 一 闪, 他 的 手 已 经 回 来 了, 两 个 奇 长 的 手 指 上 还 夹 着 一 只 黑 糊 糊 的 虫 子, 他 把 这 虫 子 往 甲 板 上 一 扔, 说 : 刚 才 就 是 这 东 西 我 低 头 一 看, 不 由 松 了 一 口 气 : 这 不 是 龙 虱 吗! 这 么 说 刚 才 那 一 大 团 影 子, 只 是 大 量 的 水 虱 子 游 过 去? 是 那 人 用 他 的 衣 服 擦 了 擦 手 虽 然 还 不 是 很 相 信, 但 是 我 们 已 经 松 了 口 气 胖 奎 突 然 一 脚 把 那 虫 子 踩 扁, 妈 的, 吓 得 老 子 半 死 但 是 我 转 念 一 想, 不 对 啊, 怎 么 可 能 有 这 么 多 龙 虱 同 时 活 动 的? 而 且 这 水 虱, 个 头 也 太 大 了! 那 闷 油 瓶 也 好 像 不 是 很 释 怀 的 样 子, 看 样 子 也 在 思 考 这 个 问 题 胖 奎 还 在 用 脚 踩 那 虫 的 尸 体, 已 经 稀 烂 了, 估 计 是 想 挽 回 点 刚 才 失 态 的 面 子, 三 叔 捡 起 一 只 断 脚, 放 在 鼻 子 下 闻 了 闻, 骇 然 道 : 这 不 是 龙 虱, 这 是 尸 蹩 我 们 一 呆, 都 觉 得 不 妙, 这 名 字 听 上 去 就 不 吉 利 我 的 姥 姥, 这 东 西 是 吃 腐 肉 的, 有 死 物 的 地 方 就 特 别 多, 吃 得 好 就 长 得 大, 看 样 子 这 上 游, 肯 定 有 块 地 方 是 积 尸 地 而 且 还 是 了 不 得 的 大 三 叔 看 着 那 黑 漆 漆 的 洞 那 这 东 西 咬 活 人 不? 大 奎 怯 怯 地 问 如 果 是 正 常 大 小 的, 那 肯 定 不 咬 人 的, 但 是 你 看 这 只 的 个 头, 它 咬 不 咬 人 我 还 真 不 能

16 肯 定 三 叔 纳 闷 地 看 着, 这 东 西 一 般 都 待 在 死 人 多 的 地 方, 不 会 经 常 游 来 游 去, 怎 么 现 在 这 么 一 大 群 一 起 迁 移 呢? 那 闷 油 瓶 突 然 把 头 转 向 洞 穴 的 深 处, 我 看, 恐 怕 它 们 刚 才 是 在 逃 命 啥? 逃 命? 胖 子 一 个 激 灵, 那 这 洞 里 头 闷 油 瓶 点 点 头 : 我 总 觉 得 里 面 好 像 有 什 么 东 西 正 在 朝 我 们 过 来, 而 且, 块 头 不 小 第 五 章 水 影 哟, 我 的 小 爷 爷, 你 也 别 吓 我, 我 块 头 大, 最 怕 这 说 不 出 名 堂 的 东 西 来, 你 说 就 是 一 帮 马 贼, 我 大 奎 也 不 放 在 眼 里, 这 东 西, 是 啥 都 不 知 道, 你 看 我 这 腿 都 软 了 我 心 想, 在 这 里 待 下 去 也 不 办 法, 而 且 一 种 很 不 舒 服 的 预 感 在 我 心 里 一 直 时 有 时 无 的, 不 知 道 是 这 压 抑 的 洞 穴 给 我 的 心 理 作 用 还 是 什 么, 于 是 说 : 别 管 是 什 么, 现 在 最 重 要 的 还 是 快 点 出 去, 现 在 我 们 是 逆 流, 要 往 回 走, 肯 定 比 来 的 时 候 快, 我 想 我 们 进 这 个 洞 才 十 分 钟 不 到 点, 出 去 肯 定 不 是 问 题 对, 对, 小 三 爷 说 的 对 大 奎 忙 附 和, 三 爷 您 就 说 句 话, 大 不 了 我 们 出 了 以 后 翻 山 过 去, 东 西 都 我 来 扛, 我 力 气 大, 耽 误 这 一 两 天 的 工 夫, 也 差 不 了 多 少 啊? 咱 盗 洞 打 的 快 一 点, 不 就 补 回 来 了 吗? 三 爷 又 看 了 一 眼 那 闷 油 瓶, 问 到 : 小 哥, 你 怎 么 看? 闷 油 瓶 淡 淡 道 : 现 在 想 出 去, 恐 怕 已 经 来 不 及 了, 那 两 个 人 既 然 能 放 我 们 进 来, 就 肯 定 有 十 分 的 把 握 我 们 出 不 去 不 出 去, 难 道 在 这 里 等 到 老 死? 潘 子 看 着 他, 那 闷 油 瓶 看 了 他 一 眼, 竟 然 把 头 转 过 去 闭 目 养 神 起 来 潘 子 吃 了 个 闭 门 羹, 只 好 对 三 叔 说 : 我 看 这 样, 往 前 咱 们 是 万 万 不 能, 你 看 阿 奎, 非 吓 死 不 可, 我 们 就 往 后 退, 这 进 来 的 路 不 复 杂, 说 不 定 能 出 去, 要 真 遇 上 什 么 奇 门 遁 甲 的, 我 们 再 想 办 法! 也 只 有 这 个 办 法 了, 三 叔 点 点 头, 对 潘 子 说, 前 后 都 打 一 矿 灯, 你 把 那 几 杆 猎 枪 都 装 起 来, 我 和 阿 奎 用 来 撑 篙, 潘 子 和 大 侄 子 盯 着 后 面, 小 哥 你 就 帮 我 指 路 我 们 各 自 答 应, 潘 子 又 拿 出 一 只 矿 灯, 对 着 我 们 身 后 一 照, 那 第 二 只 船 上 的 牛 被 这 光 一 照, 叫 了 一 声, 潘 子 骂 了 声 娘 : 三 爷, 得 把 这 牛 赶 到 水 里 去, 不 然 这 篙 没 办 法 撑 啊 因 为 刚 才 矿 灯 是 打 向 前 面 的, 所 以 我 们 根 本 就 没 注 意, 早 把 后 面 还 拉 了 只 船 给 忘 记 了, 现 在 看 到, 不 由 骇 然, 看 样 子 这 两 老 贼 考 虑 得 真 是 周 详, 这 洞 的 高 度, 那 牛 根 本 站 不 起 来, 不 要 说 把 牛 赶 到 水 里 去, 那 一 车 的 装 备 加 上 这 牛, 吃 水 已 经 很 深 了, 我 们 人 再 上 去, 不 仅 篙 子 撑 不 动, 还 有 可 能 会 沉 这 样 子, 这 后 面 的 这 拖 船, 就 像 一 个 塞 子 一 样 把 我 们 给 堵 住 了 这 个 时 候, 我 隐 约 又 听 见 了 洞 的 深 处 传 出 了 怪 声, 而 且, 明 显 比 上 一 次 近 了 很 多, 那 声

17 音, 好 像 无 数 小 鬼 的 窃 窃 私 语 一 样, 让 人 极 端 的 不 舒 服, 所 有 人 都 静 了 下 来, 气 氛 一 时 间 诡 异 到 了 极 点 我 突 然 间 全 部 的 注 意 全 部 被 这 声 音 吸 引 了, 几 次 想 收 回 心 神, 却 马 上 又 被 吸 引 了 过 去, 心 叫 不 妙, 这 声 音 有 蹊 跷! 虽 然 知 道, 但 是 却 怎 么 也 回 不 了 神, 一 时 间 满 脑 子 都 是 这 种 声 音 就 在 这 个 时 候, 不 知 道 谁 狠 狠 地 踢 了 我 一 脚, 我 一 个 不 稳 就 掉 到 水 里 去 了 马 上, 脑 子 里 的 声 音 全 没 了, 几 乎 是 同 时 我 看 见 潘 子 也 掉 了 下 来 然 后 是 三 叔 和 大 奎, 最 后 那 闷 油 瓶 带 着 一 只 矿 灯 也 跳 了 下 来, 在 水 里 那 声 音 模 糊 了 很 多, 我 们 都 没 什 么 影 响, 但 是 用 肉 眼 在 水 里 看 东 西 非 常 的 模 糊, 我 眯 起 眼 睛 也 只 能 看 到 个 大 概, 闷 油 瓶 向 我 们 指 了 指 水 下, 然 后 用 灯 一 照, 水 并 不 很 深, 能 够 看 到 水 底 一 层 白 沙, 他 扫 了 一 圈, 既 没 什 么 植 物, 也 没 有 鱼 虾 之 类 的, 我 实 在 憋 不 住 气 了, 探 出 水 去 吸 了 一 口, 刚 把 眼 睛 上 的 水 甩 掉, 突 然 发 现 一 张 血 淋 淋 的 脸 从 上 倒 挂 下 来, 两 只 眼 睛 死 死 瞪 着 我 我 就 这 样 盯 着 他, 他 也 这 样 盯 着 我 我 认 出 这 个 人 就 是 给 我 们 撑 船 的 那 中 年 人, 一 抬 头, 发 现 他 只 剩 下 上 半 身, 洞 顶 上 一 只 黑 色 的 大 虫 子 正 在 啃 咬 他 的 肠 子, 不 时 还 甩 一 下 我 顿 时 就 吓 蒙 了, 这 不 是 只 巨 大 到 可 怕 的 尸 蹩 吗? 我 的 老 天, 这 得 吃 多 少 死 人 才 能 长 这 么 大 啊?! 正 在 这 时 候, 潘 子 的 头 也 在 另 一 边 冒 了 出 来, 可 惜 他 没 我 走 运, 还 没 等 他 明 白 怎 么 一 回 事 情 呢, 那 虫 吱 地 叫 了 一 声, 把 尸 体 一 甩, 直 接 一 下 就 扑 到 他 头 上, 仰 起 一 对 大 螯 唰 地 卡 进 了 潘 子 的 头 皮 里 那 潘 子 也 算 是 个 人 物, 这 种 情 况 下 见 他 左 手 一 翻, 不 知 道 什 么 时 候 军 刀 已 经 在 手 上 了, 直 接 把 刀 往 那 虫 子 的 螯 根 下 一 翘, 直 接 把 它 一 只 螯 给 挖 了 出 来 要 是 我, 挨 了 大 虫 子 这 一 下 子 估 计 就 得 去 阎 王 那 里 报 到 了 那 虫 子 不 知 道 从 哪 里 发 出 吱 的 一 声 惨 叫, 另 一 只 螯 吃 不 住 力 气, 被 潘 子 顺 势 一 拳 推 了 出 去, 这 一 连 串 都 是 电 光 火 石 一 般 发 生 的, 那 潘 子 也 没 看 见 我, 却 直 接 把 那 虫 子 按 在 我 脸 上 了 我 心 里 大 骂, 这 潘 子 太 不 厚 道 了, 平 日 里 说 如 何 如 何 罩 我, 现 在 一 有 情 况, 直 接 把 这 要 命 的 东 西 往 我 脸 上 扔 你 说 你 还 有 把 军 刀, 老 子 就 一 双 手, 这 下 子 要 完 了 那 虫 子 还 真 不 客 气, 直 接 就 用 它 锋 利 的 爪 子 割 去 我 脸 上 的 一 块 皮, 我 一 咬 牙, 想 把 它 甩 开, 没 想 到 它 几 个 爪 上 都 有 倒 钩, 牢 牢 地 钩 住 我 的 衣 服, 有 几 个 都 直 接 钩 到 我 肉 里 去 了, 疼 得 眼 泪 都 出 来 了 这 时 候, 那 闷 油 瓶 也 浮 出 了 头, 一 看 我 快 顶 不 住 了, 赶 忙 冲 过 来, 一 下 子 把 两 根 手 指 插 进 那 虫 子 的 背 脊, 一 发 力, 一 扯, 一 条 白 花 花 的 通 心 粉 一 样 的 东 西 被 他 扯 了 出 来, 可 怜 那 虫 子 刚 才 还 占 尽 上 风, 一 秒 都 不 到 就 歇 菜 了, 我 把 那 虫 尸 往 船 上 一 扔, 感 觉 像 做 了 场 梦 一 样 那 大 奎 对 着 闷 油 瓶 举 起 大 拇 指 : 小 哥, 我 大 奎 服 你, 这 么 大 一 虫 子, 你 愣 把 他 肠 子 扯 出 来 了 不 服 不 行! 去, 潘 子 头 上 破 了 俩 血 洞, 还 好 口 子 不 大, 一 边 撕 牙 一 边 说, 瞧 你 那 文 化, 这 叫 中 枢 神 经, 人 家 这 一 家 伙, 直 接 把 那 虫 子 搞 瘫 痪 了! 你 是 说 这 虫 子 还 没 死? 大 奎 半 只 脚 已 经 爬 到 船 上 去 了, 一 听 这, 又 把 那 脚 放 回 到 水

18 里 闷 油 瓶 一 个 翻 身 上 了 船, 把 那 虫 子 踢 到 一 边, 还 不 能 杀 它, 我 们 得 靠 它 出 这 个 尸 洞 你 说 刚 才 那 声 音, 是 不 是 这 虫 子 发 出 来 的? 三 叔 问 他, 刚 才 听 这 虫 子 叫 了 几 声, 好 像 不 像 闷 油 瓶 把 那 虫 子 翻 过 来, 我 们 看 到 在 它 的 尾 巴 上, 有 一 只 拳 头 大 的 六 角 铜 制 密 封 的 风 铃, 不 知 道 什 么 时 候 植 进 去 的, 已 经 铜 绿 得 一 塌 糊 涂 了, 那 风 铃 的 六 面, 都 刻 着 密 密 麻 麻 的 咒 文 潘 子 一 遍 绑 上 绷 带, 一 边 用 脚 踢 了 一 下, 那 六 角 铃 铛 突 然 自 己 动 了 起 来! 发 出 的 声 音 和 刚 才 听 到 一 样, 不 过 刚 才 听 到 的 非 常 空 灵, 好 像 幽 明 里 飘 来 的 一 样, 现 在 这 个 听 起 来 就 很 真 切, 看 样 子 这 个 铃 铛 就 是 那 个 声 音 的 来 源, 但 是 一 定 要 和 空 旷 的 回 声 配 合 才 有 蛊 惑 人 心 的 作 用 这 六 角 铃 铛 里 必 然 有 十 分 精 巧 的 机 关, 而 且 还 能 经 历 千 年 而 不 腐, 估 计 是 金 银 一 类 的 东 西 但 是 它 何 以 能 够 自 己 响 起 来? 我 正 在 纳 闷, 这 铃 铛 越 发 放 肆 地 响 起 来, 好 像 里 面 有 个 关 不 住 的 冤 魂 想 逃 出 这 封 闭 他 的 神 器 可 惜 这 东 西 太 小, 反 而 让 我 觉 得 有 些 可 笑 潘 子 自 顾 自 包 扎 完 伤 口, 熟 练 得 好 像 每 天 都 会 伤 这 么 一 回 似 的, 那 铃 铛 劈 里 啪 啦 的 响, 他 听 得 心 烦, 就 一 脚 想 把 它 踩 住, 没 想 到 这 青 铜 的 外 壳 其 实 已 经 老 化 得 不 成 样 子 了, 那 铃 铛 啪 一 声, 竟 然 被 他 踩 裂 了 从 里 面 飚 出 一 股 极 其 难 闻 的 绿 水 三 叔 气 坏 了, 一 拳 就 想 敲 潘 子 的 头, 一 想 他 脑 袋 刚 被 插 了 两 个 洞, 他 再 一 拳, 恐 怕 就 和 这 铃 铛 一 样 了, 只 好 作 罢, 改 打 为 骂 : 你 小 子 脚 就 不 能 给 我 放 老 实 点! 这 东 西 少 说 也 是 个 神 器, 你 就 这 样 一 脚 给 我 糟 蹋 了! 三 爷, 我 哪 知 道 这 东 西 这 么 不 结 实 啊 潘 子 还 觉 得 委 屈 三 叔 气 得 直 摇 头, 他 拿 军 刀 拨 开 青 铜 的 碎 片, 里 面 是 一 个 又 一 个 像 蜂 窝 一 样 的 大 小 和 形 状 都 不 一 样 的 小 铃 铛, 这 些 小 铃 铛 都 附 在 一 个 很 精 致 的 空 心 球 上 面, 那 球 上 面 打 满 了 孔 洞, 如 今 球 已 经 被 踩 裂 了, 里 面 一 只 青 色 大 蜈 蚣, 头 部 已 经 被 踩 扁, 那 绿 水 就 是 从 这 手 指 粗 的 蜈 蚣 体 内 被 踩 出 来 的 三 叔 叔 用 刀 尖 把 那 空 心 球 翻 过 来, 发 现 这 球 上 有 一 个 管 子, 直 插 到 与 那 巨 大 尸 蹩 连 接 的 部 分, 说 道 : 恐 怕 这 蜈 蚣 肚 子 饿 的 时 候, 就 通 过 这 根 管 子 钻 到 尸 蹩 肚 子 里 去 吃 东 西 这 样 的 共 生 系 统, 到 底 是 怎 么 想 出 来 的 那 半 截 船 工 的 尸 体 飘 在 水 上, 一 沉 一 沉, 三 叔 叹 了 口 气 : 这 叫 做 自 作 自 受, 他 们 肯 定 是 想 把 我 们 放 单 在 这 尸 洞 里, 等 我 们 死 了, 再 来 捞 我 们 的 东 西 不 晓 得 今 天 遇 上 了 什 么 变 故, 竟 然 自 己 死 在 这 大 尸 蹩 手 里, 真 是 活 该! 这 叫 做 无 巧 不 成 书, 看 样 子 我 们 运 气 还 不 错 我 说 道 潘 子 摇 摇 头, 说 : 那 东 西 的 爪 子 力 气 恐 怕 不 可 能 短 时 间 内 把 一 个 人 撕 成 两 半, 要 是 它 有 这 力 气, 我 的 脑 浆 都 已 经 给 它 挖 出 来 了, 我 说 这 东 西 肯 定 不 止 一 只, 这 一 只 肯 定 是 在 分 尸 后 把 那 尸 体 叼 过 来 想 自 己 独 食

19 大 奎 本 来 已 经 很 放 松 了, 听 他 这 么 一 说, 不 由 咽 了 口 唾 沫 别 慌, 刚 才 这 小 哥 不 是 说 了 嘛, 我 们 得 靠 这 东 西 出 这 个 洞! 我 们 就 把 这 大 尸 蹩 放 在 船 头 上, 让 它 给 我 们 开 路, 这 东 西 一 辈 子 吃 尸 体, 阴 气 极 重, 是 那 些 什 么 僵 尸 啊 的 客 星 在 尸 洞, 估 计 它 们 就 是 这 里 的 霸 王 有 它 在 我 们 船 上, 我 们 肯 定 能 出 去 三 叔 说, 来, 我 们 也 不 退 出 去 了, 我 倒 要 看 看, 前 面 到 底 是 什 么 地 方, 竟 然 能 生 出 这 么 大 只 虫 子 来 听 我 三 叔 一 说, 我 也 觉 得 有 理, 算 算 在 这 洞 里 已 经 待 了 不 少 时 间 了, 这 连 头 都 抬 不 起 来 的 地 方 太 压 抑 了, 我 们 几 个 从 后 面 的 行 李 里 取 出 折 叠 铲, 用 来 当 船 篙, 撑 着 石 壁 就 向 前 驶 去 我 一 边 划 一 边 研 究 这 边 上 洞 壁, 突 然 有 了 个 疑 问, 于 是 问 三 叔 : 你 看 这 些 都 是 整 块 的 石 头, 古 时 候 的 倒 斗 先 人 到 底 怎 么 挖 出 来 的 啊? 就 算 是 现 在, 没 几 百 人 恐 怕 也 挖 不 出 这 么 深 的 洞 穴 三 叔 说 : 你 看 这 洞 这 么 圆, 年 代 十 分 久 远 了, 估 计 当 年 挖 这 个 洞 的, 肯 定 是 官 倒, 就 是 专 门 倒 斗 的 军 队, 看 样 子, 我 们 要 找 到 那 地 图 上 所 标 的 墓 穴, 恐 怕 没 想 的 那 么 容 易 三 爷, 你 怎 么 就 这 么 肯 定 这 墓 还 在 呢, 你 看 人 家 一 个 军 队 来, 挖 了 这 么 长 的 洞, 难 保 这 东 西 已 经 给 人 家 搬 光 了! 大 奎 说, 我 看, 说 不 定 我 们 进 去 的 时 候, 连 块 棺 材 板 都 没 有 我 三 叔 闷 哼 一 声, 说 道 : 如 果 这 斗 在 几 千 年 已 经 被 人 盗 了, 那 我 们 也 无 话 可 说, 但 是 你 要 知 道, 这 洞 穴 在 那 地 图 上 是 确 确 实 实 存 在 的, 这 说 明 这 个 盗 洞 在 墓 主 人 下 葬 的 时 候 已 经 有 了, 这 盗 洞 的 年 月, 应 该 在 我 们 要 找 的 古 墓 之 前 而 且 这 一 带 肯 定 不 止 一 个 墓 穴, 谁 知 道 这 个 盗 洞 是 盗 哪 个 的 时 候 挖 的 那 就 是 说, 我 已 经 感 觉 到 我 三 叔 这 番 话 有 着 令 人 不 寒 而 栗 的 意 味, 我 们 现 在 所 遇 到 的 一 切, 包 括 巨 大 的 尸 蹩, 六 角 青 铜 风 铃 的 年 月, 他 们 的 主 人 可 能 比 战 国 还 要 早? 三 叔 摇 摇 头 : 我 更 关 心 的 是, 为 什 么 我 们 的 这 位 墓 主 人, 要 把 自 己 的 墓 地 设 在 一 个 已 经 被 盗 墓 穴 周 围, 这 个, 不 是 犯 了 风 水 的 大 忌 吗? 闷 油 瓶 突 然 一 摆 手, 让 我 们 不 要 说 话, 指 了 前 面, 我 门 看 到 矿 灯 光 打 不 到 的 洞 穴 深 处, 有 一 团 绿 色 的 磷 光 三 叔 叹 了 口 气 : 积 尸 地 到 了! 第 六 章 积 尸 地 我 们 停 下 船, 这 应 该 是 这 段 水 洞 里 最 凶 险 的 一 段, 如 果 没 做 好 准 备, 实 在 不 应 该 贸 然 就 闯 进 去, 三 叔 看 了 看 表, 说 : 这 尸 洞, 就 是 走 得 进 出 不 来 的 洞, 咱 们 掏 了 这 么 久 的 沙 子, 还 是 第 一 次 闯 进 这 种 地 方 来 我 觉 得, 有 可 能 这 洞, 真 的 有 古 怪! 潘 子 低 声 插 了 一 句 : 靠, 那 还 用 说 三 叔 瞪 了 他 一 眼, 接 着 说 : 但 是, 这 只 是 那 老 头 子 的 一 面 之 词 这 洞 到 底 是 不 是 只 有

20 那 船 工 领 着 能 走 过 去, 其 他 人 都 过 不 去, 我 们 已 经 没 办 法 知 道, 如 果 这 个 洞, 他 加 重 了 语 气, 真 的 是 个 尸 洞, 那 么 前 面 必 然 会 有 危 险, 至 于 会 遇 到 什 么, 我 们 根 本 没 办 法 知 道, 也 许 会 鬼 打 墙, 船 开 到 哪 里 都 不 知 道, 也 许 会 有 几 百 个 水 鬼 来 掀 我 们 的 船 板 大 奎 倒 吸 了 口 冷 气 : 不 至 于 吧 总 之 什 么 情 况 都 有 可 能 发 生, 我 们 这 次 淘 沙 倒 斗, 连 墓 地 都 没 到 就 遇 到 这 么 多 凶 险, 实 在 是 运 气 不 好, 但 不 管 怎 么 样, 淘 沙 就 不 怕 鬼, 怕 鬼 就 不 淘 沙, 既 然 干 了 这 一 行, 不 遇 些 古 怪 事 情 也 没 多 大 意 思 三 叔 一 边 招 呼 潘 子 从 背 包 里 取 出 双 管 猎 枪, 咱 们 现 在 有 高 科 技 在 手 上, 比 早 年 的 前 辈 们 有 利 得 多, 要 真 有 水 鬼, 也 是 它 们 倒 霉! 那 大 奎 吓 得 浑 身 发 抖, 我 对 三 叔 说 : 你 这 战 前 动 员 怎 么 说 的 和 鬼 故 事 一 样? 反 而 有 反 效 果 三 叔 一 拉 枪 拴, 这 家 伙 这 次 真 把 我 脸 丢 光 了, 没 想 到 这 么 没 用, 他 妈 的 来 之 前 吹 得 大 力 金 刚 似 的 然 后 把 枪 递 给 那 闷 油 瓶, 对 他 说, 一 共 能 打 两 枪, 打 完 了 就 得 换 子 弹, 这 些 都 是 散 弹, 所 以 距 离 一 远 就 没 什 么 威 力 了 瞄 准 了 再 开 枪 我 对 双 管 猎 枪 还 是 十 分 熟 悉 的, 小 的 时 候 玩 打 飞 碟 还 得 过 奖, 于 是 端 起 来, 三 叔 和 大 奎 一 手 拿 着 军 刀, 一 手 用 折 叠 铲 撑 船, 潘 子 我 和 闷 油 瓶 端 着 枪, 慢 慢 向 那 发 着 绿 光 的 积 尸 地 划 过 去 在 矿 灯 微 弱 的 发 散 光 照 射 下, 我 发 现 这 洞 竟 然 越 来 越 大 起 来, 那 绿 光 越 来 越 近, 我 先 听 到 边 上 的 闷 油 瓶 冒 了 句 洋 文 出 来, 然 后 又 听 到 潘 子 骂 了 声 娘, 然 后 我 就 见 到 让 我 这 辈 子 都 忘 不 了 的 景 象 这 洞 到 了 绿 光 这 一 段, 豁 然 开 朗, 变 成 了 一 个 十 分 巨 大 的 天 然 岩 洞, 那 水 道 也 变 成 了 岩 洞 里 的 一 条 河 水, 这 水 道 两 边 的 浅 滩 上, 全 是 绿 幽 幽 的 腐 尸, 是 人 还 是 动 物 的 根 本 没 办 法 分 辨, 可 以 看 到 最 靠 近 里 面 的 一 排 一 排 的 骷 髅 十 分 整 齐, 应 该 是 人 为 堆 在 这 里 的, 而 在 外 面 的 就 比 较 凌 乱 了, 特 别 是 河 道 边 上 的, 什 么 动 作 的 都 有, 还 有 很 多 没 有 完 全 腐 烂 的 尸 体, 这 些 尸 体 上, 无 一 例 外 地 都 有 一 层 灰 色 薄 膜 一 样 的 东 西, 就 像 保 鲜 膜 一 样 紧 紧 包 在 他 们 身 上 不 时 有 几 只 巨 大 的 尸 蹩 从 尸 体 里 破 出 来, 这 些 尸 蹩 都 比 我 们 船 上 这 只 个 头 小 很 多, 但 是 比 普 通 的 已 经 大 上 四 五 倍 了, 一 些 小 尸 蹩 想 来 分 一 杯 羹, 刚 一 爬 到 尸 体, 那 大 尸 蹩 就 一 敖 把 小 的 咬 死, 吃 下 去 这 些 尸 体 大 部 分 是 从 上 游 飘 下 来, 然 后 在 这 里 搁 浅 的, 大 家 小 心, 看 看 四 周 有 什 么 奇 怪 的 东 西! 你 们 看! 大 奎 眼 尖, 一 指 一 边 的 山 壁, 我 们 转 过 头 去, 竟 然 看 到 一 只 绿 幽 幽 的 水 晶 棺 材, 镶 嵌 在 这 几 乎 垂 直 的 洞 壁 的 半 空 里 面 似 乎 有 一 具 穿 着 白 色 衣 服 的 女 尸, 但 是 这 距 离 实 在 太 远, 我 们 根 本 看 不 清 楚 那 边 也 有! 潘 子 一 指 另 一 边, 我 们 一 看, 果 然, 在 另 一 边 的 山 壁 同 样 的 位 置 上, 也 有 一 具 水 晶 棺 材, 但 是, 这 一 具, 却 是 空 的! 词 强 盏 模?

21 三 叔 倒 吸 一 口 冷 气, 这 具 尸 体 到 哪 里 去 了? 难 道 是 个 粽 子? 大 奎 问, 三 爷, 这 地 方 不 应 该 有 粽 子 啊? 你 们 都 注 意 点, 如 果 看 到 有 动 的 东 西, 什 么 都 别 问 先 放 一 枪 三 叔 说, 一 边 警 惕 地 看 着 四 周 这 个 时 候, 河 道 的 方 向 一 转, 我 们 绕 过 了 一 堆 尸 骨, 大 奎 哇 一 声, 吓 得 倒 在 船 里, 我 们 定 睛 一 看, 只 见 一 个 白 色 羽 衣 的 女 人, 正 背 对 着 我 们, 黑 色 的 长 发 一 直 披 到 腰, 我 看 她 衣 带 的 装 饰, 断 定 是 西 周 时 候 的 不 由 咽 了 口 吐 沫, 说 : 尸 体 在 这 里 呢 停 停 三 叔 叔 擦 了 擦 脑 门 上 的 汗, 大 奎, 把 包 里 的 黑 驴 蹄 子 拿 过 来! 这 恐 怕 是 千 年 的 大 粽 子 了, 拿 那 只 1923 年 的 蹄 子, 新 的 怕 她 不 收 说 了 两 遍, 那 大 奎 都 没 有 动 静, 我 们 回 头 一 看, 他 已 经 口 吐 白 沫, 在 那 儿 抽 搐 了 要 不 是 环 境 不 允 许, 我 恐 怕 都 要 笑 出 来 了 潘 子, 你 去 拿, 妈 的, 下 回 我 要 还 带 他 出 来, 活 该 我 给 粽 子 吃 掉 三 叔 接 过 黑 驴 蹄 子, 在 手 上 吐 了 两 口 吐 沫, 说 : 瞧 瞧 吴 三 爷 的 手 段, 大 侄 子 看 清 楚 了, 这 千 年 的 粽 子 可 是 难 得 见 到 的, 要 是 我 没 得 手, 你 就 朝 我 天 灵 盖 开 一 枪, 让 你 三 叔 叔 死 得 痛 快 点! 我 一 拉 他 : 你 到 底 有 没 有 把 握? 其 实 我 并 不 是 特 别 害 怕, 到 底 以 前 并 没 有 碰 到 过 这 种 事 情, 总 觉 得 这 一 身 素 衣, 身 材 苗 条 的 女 人 的 背 影, 有 一 点 哀, 但 是 平 时 恐 怖 片 里, 那 长 头 发 白 衣 服 的 女 人 转 过 来 都 不 怎 么 样 心 理 作 用 在 这 里, 心 还 是 跳 得 很 厉 害 这 个 时 候 闷 油 瓶 也 按 了 一 下 三 叔 的 肩 膀, 说 : 黑 驴 蹄 子 是 对 付 僵 尸 的, 这 家 伙 恐 怕 不 是 僵 尸, 让 我 来 他 从 包 里 取 出 一 杆 长 长 的 东 西, 我 认 得 是 他 从 我 三 叔 叔 那 里 买 走 的 那 个 龙 脊 背 货 色, 他 松 开 东 西 上 的 布, 里 面 果 然 是 一 把 乌 黑 的 古 刀, 看 样 子 竟 然 还 是 乌 金 做 的 他 把 古 刀 往 自 己 手 背 上 一 划, 然 后 站 到 船 头, 把 自 己 的 血 往 水 里 滴 去, 刚 滴 了 第 一 下, 哗 啦 一 声, 所 有 的 尸 蹩 就 像 见 了 鬼 一 样, 全 部 从 尸 体 里 爬 了 出 来, 发 了 疯 似 的 想 远 离 我 们 的 船, 一 下 子 我 们 船 四 周, 水 里 的 尸 体 里 的 尸 蹩 全 部 都 跑 得 没 影 子 了 那 闷 油 瓶 的 手 上 不 一 会 儿 便 滴 满 了 血, 他 把 血 手 往 那 白 衣 女 子 一 指, 那 女 子 竟 然 跪 了 下 来 我 们 看 得 呆 掉 了, 闷 油 瓶 对 三 叔 说 : 快 走, 千 万 不 要 回 头 看! 虽 然 我 很 想 看 看 那 女 人 长 什 么 样 子, 但 是 一 想 到 回 头 看 到 的 可 能 是 张 干 尸 的 脸, 还 是 决 定 不 冒 这 个 险, 三 叔 和 潘 子 两 个 人 拼 了 命 地 划, 终 于 看 到 前 面 一 个 逐 渐 变 小 的 洞 口, 和 我 们 进 来 时 候 的 洞 差 不 多, 看 样 子, 这 个 洞 是 在 这 个 山 的 中 心 的, 两 边 挖 通 之 后 才 有 了 这 条 水 道, 这 样 就 变 成 一 个 两 边 进 出 口 都 很 窄 的 毛 细 孔 结 构, 就 算 两 边 水 面 把 洞 给 没 了, 这 里 面 还 是 能 保 持 干 燥 我 们 渐 渐 地 驶 进 盗 洞, 又 不 得 不 低 下 头, 在 进 入 盗 洞 前, 我 留 了 心 眼, 不 是 说 不 能 往 后

22 看 吗, 我 看 水 里 倒 影 好 了, 看 看 她 有 没 有 跟 在 后 面, 不 看 还 好, 一 看 差 点 背 过 气 去, 在 水 中 的 倒 影 里, 一 只 不 知 道 是 什 么 的 东 西 正 趴 在 我 的 背 上, 我 正 想 大 叫 出 来, 已 经 控 制 不 住 想 回 头 了, 就 觉 得 后 脑 被 一 下 重 击, 眼 前 一 黑 就 什 么 都 不 知 道 了 第 七 章 100 多 个 人 头 也 不 知 道 过 了 都 久 我 反 反 复 复 做 了 很 多 乱 七 八 糟 的 梦, 朦 胧 中, 我 好 像 看 见 一 个 白 衣 女 子 背 对 着 我, 我 想 看 她 的 脸, 跑 到 她 前 面 去, 却 还 是 看 到 她 的 背, 于 是 反 复 地 跑, 可 是 怎 么 跑 都 只 能 看 到 她 的 后 背, 正 纳 闷 怎 么 回 事 情 呢, 突 然 发 现, 她 竟 然 是 两 面 都 是 后 背, 我 大 叫 一 声 醒 了, 眼 睛 一 睁 开, 就 望 见 血 红 的 晚 霞 和 天 空! 醒 了? 潘 子 一 张 大 脸 朝 我 笑 我 眯 了 眯 眼 睛 适 应 光 线, 潘 子 一 指 天 : 看 到 没, 妈 的, 我 们 终 于 出 来 了! 我 摸 摸 后 脑 勺 : 你 小 子, 是 不 是 你 揍 我! 不 揍 你 行 不? 叫 你 别 回 头, 你 小 子 差 点 害 死 我 们 我 记 忆 一 下 子 恢 复, 吓 得 猛 一 摸 后 背, 想 看 看 后 面 那 东 西 还 在 不 在 潘 子 哈 哈 大 笑 : 放 心 吧, 已 经 走 了 那 是 什 么 东 西? 我 心 有 余 悸 那 小 哥 说, 那 东 西 叫 做 傀, 其 实 就 是 那 白 衣 女 粽 子 的 魂 魄, 她 不 过 是 借 了 你 的 阳 气, 出 那 个 尸 洞 而 已, 不 过 具 体 的 情 况 那 小 哥 也 没 告 诉 我 们, 才 说 了 几 句 就 晕 过 去 了 三 叔 一 边 划 一 边 说, 不 过 看 样 子 那 小 哥 来 头 不 小 啊, 那 千 年 的 粽 子 就 这 样 给 他 下 跪, 不 知 道 什 么 道 行 了! 我 坐 起 来, 看 闷 油 瓶 和 胖 奎 并 排 靠 在 那 里, 都 睡 得 很 香, 一 笑, 这 来 的 时 候 没 觉 得 怎 么 样, 现 在 看 到 这 天, 就 觉 得 特 别 舒 服, 问 道 : 他 到 底 是 什 么 人 啊? 三 叔 摇 摇 头 : 这 我 真 的 不 清 楚, 我 让 我 在 长 沙 的 朋 友 介 绍 个 有 经 验 的 帮 手 过 来, 他 们 就 介 绍 了 他, 我 只 知 道 他 姓 张, 一 路 上 我 也 试 探 了 不 少 次, 这 人 不 是 睡 觉 就 是 发 呆, 我 也 不 知 道 他 什 么 来 历, 不 过 介 绍 他 的 那 个 人, 在 这 道 上 很 有 威 望, 他 介 绍 的 人, 应 该 可 以 放 心 我 一 听, 越 加 觉 得 这 个 人 很 神 秘, 但 是 既 然 三 叔 都 这 样 说 了, 我 再 问 也 没 意 思 了, 看 了 一 眼 前 面, 问 潘 子 : 能 看 到 那 村 了 吗? 好 像 就 在 前 面 了 三 叔 指 了 指 前 面 的 已 经 星 星 点 点 的 灯 火 : 看 样 子, 那 村 子 没 我 们 想 的 那 么 破, 好 像 还 有 电 灯 光

23 一 想 到 有 村 子, 我 马 上 就 想 起 热 水 澡, 爆 炒 的 野 味, 村 里 大 姑 娘 的 大 辫 子, 不 由 越 发 激 动 起 来 这 个 时 候, 我 借 着 夕 阳, 看 到 我 们 左 右 山 顶 上 有 一 队 人 影 子, 他 们 骑 着 骡 子, 看 样 子 应 该 也 是 进 村 的, 因 为 这 山 也 不 高, 我 依 稀 可 以 辨 别 出 这 几 个 人 都 不 像 是 本 地 人 我 们 上 了 渡 头, 村 里 一 小 娃 娃 看 到 我 们, 突 然 大 叫 : 有 鬼 啊! 我 们 纳 闷, 但 那 小 孩 子 跑 得 飞 快, 我 们 也 没 办 法 那 牛 就 乖 乖 待 在 后 面 那 只 船 上 面, 一 点 脾 气 都 没 有, 真 是 头 好 牛, 潘 子 在 老 家 放 过 牛, 就 充 当 了 赶 牛 的 角 色 上 岸 的 时 候, 大 奎 醒 了 过 来, 还 以 为 自 己 刚 才 是 在 做 梦, 先 是 被 我 三 叔 一 顿 揍, 然 后 潘 子 又 去 补 了 几 脚 那 闷 油 瓶 子 好 像 失 血 过 多, 一 直 没 醒 过 来, 我 把 他 扶 到 牛 车 上, 这 人 也 真 是 的, 身 子 软 的 像 个 女 人 似 的, 好 像 没 什 么 骨 头 一 样 我 把 他 安 顿 好, 三 叔 抓 住 个 过 路 人 问 哪 里 有 宾 馆, 那 人 像 看 神 经 病 一 样 看 着 我 们 : 你 们 以 为 这 是 什 么 地 方? 我 们 村 一 共 就 三 十 几 户 人 家, 还 宾 馆, 想 找 地 方 住, 去 村 里 的 招 待 所 吧 我 们 只 好 找 到 那 鬼 屋 一 样 的 招 待 所, 没 想 到 里 面 还 不 错, 至 少 通 了 电 话 和 电, 还 是 水 泥 的 房 子, 最 可 贵 的 是, 有 热 水, 而 且 铺 盖 很 干 净 在 这 村 里, 应 该 是 属 于 五 星 级 标 准 了 我 们 各 自 洗 了 澡, 那 个 舒 服, 一 身 的 尸 臭 都 洗 掉 了, 然 后 到 大 厅 里 吃 炒 菜, 那 闷 油 瓶 子 总 算 是 醒 了 过 来, 精 神 很 不 好, 我 们 给 他 点 了 盘 猪 肝 让 他 补 补 血, 也 没 问 他 什 么 到 底 他 算 是 救 命 恩 人, 有 些 话, 还 是 得 等 到 人 家 康 复 了 再 说 我 们 点 了 啤 酒, 明 天 还 要 开 工, 所 以 也 不 能 喝 太 多, 一 边 吃 一 边 和 那 女 服 务 员 调 笑 : 我 说 大 妹 子, 你 这 里 不 错 啊, 你 看 都 水 泥 地, 外 面 也 是 水 泥 路, 怎 么 你 们 这 些 水 泥 都 是 那 些 骡 子 一 担 子 一 担 子 从 山 头 上 背 过 来 的? 哪 能 啊, 这 要 背 到 什 么 时 候 去, 我 们 这 里 老 早 是 通 了 公 路 的 那 些 解 放 汽 车 都 能 过 来, 后 来 前 年 山 体 塌 方, 把 那 路 给 埋 了, 山 里 还 塌 出 个 大 鼎, 省 里 来 了 好 多 人, 一 看, 说 这 是 战 国 时 候 的 东 西, 是 国 宝, 就 把 那 鼎 给 拉 走 了, 也 不 管 这 路 了, 你 说 气 人 不? 后 来 村 里 说 自 己 修, 修 什 么 啊 修, 没 钱, 修 修 停 停, 一 年 了, 还 在 修 呢 那 水 路 呢, 你 们 这 里 不 有 渡 头 吗? 那 都 是 解 放 前 时 候 的 东 西 了, 多 少 年 没 拉 过 船 了, 现 在 要 还 有 人 让 你 走 水 路, 肯 定 是 来 谋 财 害 命 的, 你 们 外 地 人 一 定 要 当 心 这 水 摊 子 很 邪 乎, 这 些 年 淹 死 个 把 人, 一 具 尸 体 都 没 捞 上 来, 俺 们 家 老 人 偷 偷 说, 那 是 给 山 神 爷 爷 给 吞 了 我 看 了 一 眼 三 叔, 心 说 你 妈 的 找 的 什 么 向 导 啊, 看 样 子 就 是 找 了 个 贼, 三 叔 也 不 好 意 思, 面 子 上 下 不 去, 忙 喝 了 口 酒 问 : 对 了, 这 里 外 地 人 多 吗? 您 别 看 我 这 招 待 所 小, 我 可 告 诉 您, 只 要 是 外 地 来 的, 都 住 我 们 这 里, 这 些 时 间, 自 从 那 鼎 挖 出 来 后, 我 们 这 里 外 地 人 就 越 来 越 多, 还 有 人 在 山 那 头 准 备 造 别 墅 呢 三 叔 呼 一 声 站 了 来, 大 叫 : 操, 不 至 于 吧! 这 荒 山 野 岭 的 造 别 墅, 不 是 华 侨 就 是 盗 墓

24 啊 那 大 妹 子 吓 了 一 跳, 潘 子 忙 一 拉 三 叔 : 三 爷, 您 一 把 年 纪 了, 别 一 惊 一 乍 的, 然 后 对 那 女 的 说, 没 事 情, 三 爷 大 概 是 觉 得 不 可 思 议 我 听 到 三 叔 低 声 骂 了 一 句, 然 后 不 好 意 思 地 一 笑, 问 : 哎, 你 们 有 什 么 名 胜 古 迹 没 有, 有 什 么 地 方 好 玩 点 的? 那 服 务 员 笑 盈 盈 的, 突 然 低 声 说 道 : 几 位 看 来 不 像 是 来 玩 的, 怎 么, 估 计 是 来 倒 斗 的 吧? 看 到 我 们 都 不 说 话, 她 坐 到 我 们 边 上 : 实 话 说, 来 这 里 的 外 地 人, 哪 个 不 是 来 倒 斗 的, 你 们 要 真 的 是 来 观 光 旅 游 的, 这 一 车 的 装 备 岂 不 是 累 赘? 三 叔 看 了 看 我, 给 那 大 姑 娘 倒 了 一 杯 酒 : 这 么 说, 您 也 是 行 家? 咳, 我 哪 行 啊, 我 是 听 我 爷 爷 他 们 说 的, 这 些 年 来 这 里 来 了 不 少 倒 斗 的, 摸 去 不 少 好 东 西, 但 是 我 爷 爷 说, 那 厉 害 的 东 西, 还 在 更 里 面 的 地 方, 那 是 一 个 神 仙 墓, 里 面 不 要 说 金 银 珠 宝, 那 些 东 西 和 神 仙 的 宝 贝 比 起 来, 那 就 是 个 屁 哦, 三 叔 非 常 有 兴 趣, 这 么 说, 你 爷 爷 进 去 过? 那 大 姑 娘 抿 嘴 一 笑 : 看 你 说 的, 我 爷 爷 也 是 听 他 爷 爷 说 的, 这 个 传 说 都 不 知 道 什 么 时 候 留 下 来 的, 那 神 仙 听 说 是 玉 皇 大 帝 派 下 来 的, 变 成 一 个 大 将 军, 帮 当 时 的 皇 帝 打 仗, 当 时 功 成 圆 满 就 飞 升 了, 他 的 肉 身 和 他 打 仗 时 候 用 过 的 宝 器 葬 在 一 起 了 那 墓 穴, 比 皇 帝 的 还 要 好, 不 然 怎 么 叫 神 仙 啊 既 然 这 么 说 哦, 肯 定 有 很 多 人 去 找 这 个 墓 了? 三 叔 紧 张 地 问 道, 有 人 找 到 过 没? 哎, 你 不 知 道, 那 地 方, 现 在 已 经 根 本 进 不 去 了, 前 年 山 体 塌 方 的 时 候, 那 地 方 也 塌 了, 您 猜 那 山 里 头 塌 出 什 么 来 了? 什 么, 总 是 一 个 鼎 什 么 的 胖 奎 说 道 什 么 啊, 要 真 是 个 鼎, 早 被 人 拉 走 了, 我 和 您 说, 你 可 别 告 诉 别 人, 那 大 妹 子 喝 了 口 啤 酒 说, 那 地 方 挖 出 了 100 多 个 人 头! 第 八 章 山 谷 三 叔 一 皱 眉 头 : 就 光 是 人 头? 没 身 子? 大 妹 子 说 : 是 啊, 你 说 可 怕 不? 自 从 那 地 方 塌 方 之 后, 就 没 路 可 走 了, 骡 子 都 进 不 去, 你 们 要 想 去 那 儿, 只 能 一 脚 一 脚 爬 过 去, 我 看 就 算 到 了 那 地 方 也 只 能 干 看 看 前 面 有 几 批 人 马 都 去 过 那 地 方, 那 几 个 老 爷 子 一 看 那 山 塌 成 这 样 就 直 摇 头

25 三 叔 看 了 一 眼 闷 油 瓶, 看 他 懒 洋 洋 的 一 点 反 应 也 没 有, 就 问 那 服 务 员 : 那 山 塌 了 之 前, 总 有 人 进 去 过 吧? 有 是 有, 不 过 我 看 他 们 进 去 几 天, 最 后 也 就 这 样 出 来 了, 啥 也 没 带 出 来, 来 的 时 候 都 开 开 心 心 的, 出 来 的 时 候 那 衣 服 都 跟 要 饭 的 一 样, 臭 得 要 命, 我 爷 爷 说 他 们 可 能 连 斗 在 那 里 都 没 找 到 怎 么, 你 们 几 位 也 想 去 试 试 啊? 瞧 你 说 的, 来 了 总 要 去 看 看 不 然 不 白 来 一 趟 三 叔 呵 呵 一 笑, 也 没 再 说 什 么 那 服 务 员 厨 房 去 给 厨 房 催 菜, 潘 子 就 说 : 看 样 子 我 们 要 去 那 大 斗 应 该 就 在 那 地 方 没 错 了, 可 听 这 大 妹 子 说 的, 我 们 这 一 车 的 装 备, 恐 怕 很 难 运 到 山 里 去 有 装 备 有 有 装 备 的 倒 法, 没 装 备 有 没 装 备 的 倒 法 这 战 国 墓, 一 般 是 直 土 坑, 直 上 直 下, 没 有 墓 室, 不 知 道 这 个 是 不 是 一 样, 这 我 们 还 得 到 现 场 看, 这 墓 有 多 大, 埋 的 有 多 深, 恐 怕 和 我 们 以 前 倒 的 那 些 还 真 不 一 样 你 看 那 山 里 塌 出 的 人 头, 那 就 是 我 们 老 祖 宗 说 的 鬼 头 坑, 那 里 肯 定 是 以 前 他 们 人 牲 的 陪 葬 坑 三 叔 拿 出 地 图, 一 指 上 面 的 一 个 圆 圈, 你 们 看, 就 是 这 个 地 方, 这 地 方 离 那 主 墓 还 远 着 呢, 以 前 来 的 那 些 人, 如 果 按 照 寻 龙 点 穴 的 说 法, 肯 定 到 这 里 就 得 停 住, 这 里 就 是 龙 头, 一 般 情 况, 墓 肯 定 在 这 个 下 面, 但 是 你 们 看, 再 往 里 走 点, 这 个 地 方, 是 个 葫 芦 口, 你 不 往 里 走 根 本 不 知 道 里 面 还 有 洞 天, 这 才 是 真 正 的 龙 头 所 在, 设 计 这 个 墓 的 人, 肯 定 非 常 了 解 寻 龙 点 穴, 特 地 在 这 里 设 了 个 套 让 他 们 钻 如 果 我 不 出 所 料, 这 假 龙 头 的 下 面, 必 然 是 个 机 关 重 重 的 虚 冢! 三 叔 看 我 们 听 得 入 神, 得 意 地 继 续 说, 要 是 没 这 地 图, 就 是 我 们 老 祖 宗 来 了, 恐 怕 也 得 着 了 道 儿 明 天 啊, 我 们 就 把 必 须 要 带 的 带 上, 轻 装 上 阵, 先 去 踩 一 下 点, 如 果 实 在 不 行, 我 们 就 回 来 搬 东 西 我 们 点 头 称 是, 再 吃 了 一 下 子 酒 就 都 回 房 间 去 了 然 后 就 是 拆 装 备, 这 年 头 当 然 不 用 传 统 的 洛 阳 铲 子 了, 三 叔 拿 出 一 把 考 古 探 铲, 这 铲 子 是 用 钢 管 一 节 一 节 拧 起 来 的, 你 要 多 少 就 上 多 少 根 钢 管, 比 那 木 把 子 的 洛 阳 铲 隐 蔽 多 了, 这 战 国 墓 一 向 都 是 十 几 米 以 下, 所 以 省 不 了, 这 钢 管 收 拾 起 来, 每 个 人 背 十 根, 每 人 配 一 个 铲 头 潘 子 有 把 短 头 步 枪, 平 时 用 皮 套 包 得 结 实, 现 在 也 已 经 拿 出 来, 这 枪 比 那 些 黑 市 上 买 来 的 双 管 枪 短 了 很 多, 可 以 放 在 衣 服 里 别 人 也 看 不 出 来, 他 把 这 些 连 同 几 把 子 弹 一 起 塞 进 他 的 背 包 里, 三 叔 说, 下 去 用 双 管 枪 根 本 连 转 身 都 没 办 法 转 潘 子 这 把 短 枪 实 用 多 了 我 准 备 了 只 个 码 相 机, 一 把 泥 刀, 想 想 也 没 什 么 东 西 要 带, 本 来 俺 不 就 是 个 实 习 土 夫 子 嘛 一 夜 无 话, 一 天 的 舟 车 劳 顿, 我 睡 得 不 知 道 多 香, 醒 来 的 时 候 就 觉 得 关 节 都 酥 了, 我 们 匆 匆 吃 了 早 饭, 带 上 点 干 粮 就 出 发 了 那 大 妹 子 挺 热 心 的, 叫 了 她 村 里 一 个 娃 把 我 们 带 过 去, 走 了 两 个 多 小 时 的 山 路, 那 光 屁 股 孩 子 一 指 前 面 : 就 那 儿! 我 一 看, 果 然, 很 明 显 前 面 的 山 勾 勾 是 被 泥 石 流 冲 出 来 的, 我 们 现 在 就 站 在 一 条 山 脉 和 另 一 条 山 脉 之 间, 这 峡 谷 很 长, 雨 季 的 时 候 应 该 是 条 河, 但 是 给 泥 石 一 冲, 又 加 上 这 几 个 月 干 旱, 就 剩 下 中 间 的 一 条 浅 溪 这 两 边 的 山 都 很 陡, 根 本 不 能 走 人, 而 前 面 的 河 道 已 经 被 山 上 塌 方 下 来 的 石 头 堵 住 了 我 拍 拍 那 光 屁 股 娃 的 头, 对 他 说 : 回 去 玩 去, 帮 我 谢 谢 你 姐 啊!

26 那 娃 一 伸 手 : 来 张 50 的! 我 一 楞, 那 娃 也 不 说 话, 就 伸 手 盯 着 我, 我 说, 什 么 50 的? 三 叔 哈 哈 大 笑, 掏 出 100 块 钱 来 给 他, 他 一 把 抢 过 来, 蹦 蹦 跳 跳 的 就 跑 了 我 这 才 恍 然, 也 笑 了 : 现 在 这 山 里 的 小 子 也 这 么 市 侩 人 为 鸟 死 大 奎 念 叨 道, 潘 子 踢 了 他 一 脚 : 有 文 化 不? 为 鸟 死, 你 去 为 鸡 巴 死 啊 我 们 二 话 不 说 就 开 爬, 这 石 头 还 不 算 松 动, 一 会 儿 工 夫 我 们 就 翻 了 过 去, 没 那 大 妹 子 说 的 这 么 恐 怖, 倒 是 没 看 见 她 说 的 那 些 人 头, 这 塌 坡 后 面 刚 开 始 是 一 片 峡 谷, 到 后 面 就 慢 慢 都 是 树 了, 到 了 远 处, 是 一 片 茂 密 的 森 林, 也 不 知 道 这 样 的 生 态 是 怎 么 产 生 的 这 个 时 候 我 们 看 到 那 塌 坡 下 面 的 峡 谷 里, 有 一 个 老 头 子 正 在 打 水, 我 仔 细 一 看, 妈 的, 不 就 是 那 领 我 们 进 洞 的 死 老 头 嘛 那 老 头 子 猛 然 看 到 我 们, 吓 得 一 下 掉 溪 里 去 了, 然 后 爬 起 来 就 跑 潘 子 笑 骂 了 一 声, 叫 你 跑, 掏 出 他 那 短 枪 一 枪 打 在 那 老 头 子 前 脚 的 沙 地 里, 那 老 头 子 吓 得 跳 了 起 来, 又 往 后 跑, 潘 子 连 开 三 枪, 每 一 枪 都 打 在 他 的 脚 印 上, 那 老 头 子 也 算 机 灵, 一 看 对 方 拿 他 玩 呢, 知 道 跑 不 掉 了, 一 个 扑 通, 就 跪 倒 在 地 上 我 们 跑 下 坡, 那 老 头 子 给 我 们 磕 头 : 大 爷 爷 饶 命, 我 老 汉 也 是 实 在 没 办 法 了, 才 打 几 位 爷 爷 的 注 意, 没 想 到 几 位 爷 爷 神 仙 一 样 的 人 物, 这 次 真 的 是 有 眼 不 识 泰 山! 说 着 一 把 鼻 涕 一 把 泪 的, 三 叔 问 他 : 怎 么, 我 看 你 这 中 气 足 的, 你 什 么 东 西 没 办 法 啊? 实 话 不 瞒 您 说, 我 这 身 子 真 的 有 病, 你 别 看 我 这 好 像 很 硬 朗, 其 实 我 每 天 都 得 吃 好 几 副 药 呢, 你 看, 我 这 不 打 水 去 煎 药 嘛 他 指 了 指 一 边 的 水 筒 我 来 问 你, 你 这 老 鬼, 怎 么 就 在 那 洞 里 一 下 子 就 不 见 了? 我 说 出 来, 几 位 爷 爷 就 不 杀 我? 那 老 鬼 看 着 我 们 放 心, 现 在 是 法 制 社 会, 三 叔 说, 坦 白 从 宽, 抗 拒 从 严 是, 是, 我 坦 白, 那 老 头 子 说 其 实 也 没 什 么 大 不 了 的 事 儿, 你 们 别 看 那 洞 好 像 就 一 根 直 洞, 其 实 洞 顶 上 有 不 少 窟 窿, 那 些 窟 窿 都 打 得 很 隐 秘, 要 不 是 你 存 心 去 找, 根 本 发 现 不 了, 我 就 乘 几 位 不 注 意 的 时 候, 站 起 来 钻 那 窟 窿 里 去 了 等 你 们 船 一 走, 我 再 出 来, 那 驴 蛋 蛋 听 见 我 的 哨 子, 就 会 拉 一 只 木 盆 过 来, 我 就 这 样 出 去, 事 成 之 后, 那 船 工 鲁 老 二 就 会 把 我 那 份 给 我, 其 实 我 拿 的 也 不 多 他 突 然 想 到 什 么, 对 了, 鲁 老 二 呢? 想 必 也 栽 在 几 位 爷 手 里 了 吧 潘 子 做 了 杀 头 的 手 势, 已 经 送 他 报 到 了

27 那 老 头 子 先 是 一 呆, 然 后 一 拍 大 腿 : 死 的 好, 其 实 我 也 不 想 干 那 事 情, 那 鲁 老 二 说 如 果 我 不 干 就 连 我 一 起 做 了, 各 位, 你 看 我 也 是 没 办 法, 您 就 放 过 我 吧 你 少 来 这 一 套, 三 叔 说, 你 住 什 么 地 方, 怎 么 在 这 里 打 水? 我 住 在 那 里 头, 老 头 子 指 指 边 上 一 个 山 洞, 你 看 我 一 个 老 头 子, 有 没 田 地, 我 儿 子 又 死 的 早, 又 没 房 子 住, 现 在 也 就 是 等 死 了, 可 怜 哦 那 你 对 这 一 带 很 熟 悉 喽, 正 好, 要 我 们 放 过 你 也 可 以, 你 得 带 我 们 去 个 地 方, 三 叔 一 指 那 森 林, 老 头 子 顿 时 就 吓 得 脸 色 一 变, 我 的 爷 爷, 敢 情 你 们 是 来 倒 斗 的 啊, 那 斗 你 们 不 能 倒 啊! 那 里 面 有 妖 怪 啊! 我 一 听, 就 知 道 有 戏, 这 老 头 子 肯 定 知 道 什 么, 三 叔 就 问 他,: 怎 么, 你 见 过? 哎 呀, 前 几 年, 我 也 带 一 队 人 去 那 里, 说 是 去 考 古, 我 一 看 那 就 是 去 倒 斗 的, 但 是 这 帮 家 伙 和 其 他 人 不 同, 我 以 前 见 到 的 那 些 小 毛 贼 都 是 看 墓 就 倒, 那 一 批 人, 不 瞒 你 们 说, 那 气 度, 一 看 就 不 是 一 般 人 物, 他 们 边 上 这 些 墓 连 看 都 不 看, 就 直 说 要 进 这 山 沟 沟 里 面, 那 时 候 我 们 村 里 就 我 一 个 人 去 过 那 地 方, 那 些 人 阔 气 得 很, 一 下 子 就 给 我 十 张 大 票 子, 我 看 到 这 钱 就 不 争 气 了, 带 他 们 进 了 这 林 子, 一 直 走, 走 到 我 以 前 到 过 的 那 地 方, 他 们 还 要 往 前 走, 我 就 不 肯 咧, 我 说 你 十 张 大 票 子 也 不 能 买 我 的 命 啊, 他 们 就 说 再 给 我 十 张, 我 说 再 给 我 一 百 张 我 也 不 干, 他 们 那 头 头 就 翻 脸 咧, 拿 枪 顶 着 我 的 头, 没 办 法, 只 好 再 带 他 们 往 里 头 走 他 挠 了 挠 头, 继 续 说 : 后 来 他 们 就 说 到 地 方 了, 这 些 人 乐 得 啊, 然 后 就 在 那 里 捣 鼓 什 么 东 西 了, 说 什 么 就 在 这 下 面, 那 天 晚 上 我 就 喝 多 了, 我 们 就 找 了 个 地 方 扎 帐 篷, 我 睡 下 去 就 一 点 知 觉 都 没 了, 可 等 我 醒 来 一 看, 你 猜 怎 么 地, 这 些 人 全 不 见 了, 东 西 都 还 在, 火 还 没 熄 呢 我 就 害 怕 啊, 就 到 处 叫, 可 是 叫 了 半 天 也 没 有 人 理 我, 我 就 觉 得 出 事 情 了, 心 想 反 正 他 们 也 不 在, 我 就 溜 吧, 于 是 撒 腿 就 跑 那 老 头 子 好 像 回 忆 起 看 到 什 么 恐 怖 的 景 象 一 样, 眯 起 眼 睛, 说 : 才 跑 了 没 几 步, 我 就 听 到 有 人 叫 我, 我 头 一 回, 看 见 一 个 他 们 队 里 的 女 的 在 朝 我 招 手, 我 正 想 骂 呢, 怎 么 一 大 早 就 跑 得 一 个 人 都 没 了, 突 然 我 就 看 见 她 身 后 有 一 棵 大 树, 张 牙 舞 爪 的, 往 树 上 一 看, 还 了 得, 我 看 见 这 树 上 密 密 麻 麻 的 吊 满 了 死 人, 眼 珠 子 都 爆 了 出 来, 我 吓 得 尿 都 出 来 了, 跑 了 一 天 一 夜 才 跑 回 村 里 您 说, 这 肯 定 是 个 树 妖 啊, 要 不 是 老 汉 我 从 小 吃 实 心 肉 长 大 的, 我 肯 定 也 被 这 妖 怪 勾 了 魂 魄 啊 三 叔 叹 了 口 : 你 果 然 也 是 个 吃 实 心 肉 的! 然 后 挥 了 挥 手 潘 子 会 意 的 把 这 老 家 伙 绑 起 来, 有 他 带 路, 我 们 能 省 很 多 事 情 呢 这 老 头 子 一 百 个 不 愿 意, 也 没 有 办 法, 按 他 的 说 法, 到 他 说 的 那 个 地 方 要 一 天 时 间 大 奎 在 前 面 开 路, 我 们 加 快 了 脚 程, 边 走 边 看 地 图, 希 望 凭 着 地 图 和 那 老 头 子 的 记 忆, 能 在 天 黑 前 赶 到 那 里, 我 们 走 了 有 半 天 时 间, 一 开 始 还 能 说 话, 后 来 就 觉 得 怎 么 满 眼 的 绿 色 绿 的 眼 睛 发 花, 人 不 停 地 打 起 哈 欠, 直 想 睡 觉 突 然, 那 老 头 子 停 住 不 走 了

28 潘 子 骂 道 : 你 又 玩 什 么 花 样? 老 头 子 看 着 一 边 的 树 丛, 声 音 都 发 抖 了 : 那 是 什 么 东 西? 我 们 转 过 去 一 看, 只 见 那 草 丛 里 一 闪 一 闪 的, 竟 然 是 一 只 手 机 第 九 章 古 墓 那 手 机 应 该 是 刚 丢 下 不 久, 我 捡 起 来 一 看, 上 面 沾 着 血 水, 就 觉 得 不 妙 : 看 样 子 这 里 不 止 我 们 一 批 人, 好 像 还 有 人 受 伤 了, 这 手 机 肯 定 不 会 是 从 天 上 掉 下 来 的 我 打 开 手 机 的 电 话 本, 看 到 里 面 就 几 个 号 码, 都 是 国 外 的 电 话, 其 他 就 什 么 信 息 都 没 有 了, 三 叔 说 : 不 管 怎 么 样, 我 们 不 可 能 去 找 他 们, 还 是 赶 路 要 紧 我 看 了 看 四 周, 也 没 有 什 么 线 索, 只 好 开 路 继 续 走 但 是 在 这 荒 郊 野 外 看 到 一 只 这 么 现 代 化 的 东 西, 总 觉 得 有 点 不 可 思 议, 就 问 那 老 头 子, 除 了 我 们 最 近 还 有 人 进 过 这 林 子 吗? 那 老 头 子 呵 呵 一 笑 : 两 个 星 期 前 有 一 拨 人, 大 概 十 几 个, 到 现 在 还 没 出 来 呢 这 地 方 凶 险 着 呢, 几 位 爷 爷, 咱 现 在 回 头 还 来 得 及 不 就 是 个 妖 怪 嘛, 大 奎 说, 告 诉 你, 我 们 这 位 小 爷 爷, 连 千 年 的 僵 尸 都 要 给 他 磕 头, 有 他 在, 什 么 妖 魔 鬼 怪, 都 不 在 话 下, 对 不? 他 问 闷 油 瓶, 闷 油 瓶 一 点 反 应 也 没 有, 好 像 根 本 当 他 是 空 气 一 样 大 奎 碰 了 个 钉 子, 不 由 不 爽, 但 也 没 办 法 我 们 闷 头 走 到 天 昏 地 暗, 下 午 四 点 不 到, 终 于 到 达 了 目 的 地 我 们 看 到 了 十 几 只 几 乎 还 完 好 的 军 用 帐 篷, 这 种 帐 篷 质 量 非 常 好, 虽 然 现 在 上 面 积 满 了 腐 烂 的 落 叶, 但 里 面 还 是 非 常 的 干 燥 和 干 净, 帐 篷 里 有 不 少 生 活 用 品, 我 们 随 便 翻 了 翻, 有 很 多 零 散 的 装 备, 没 有 人 的 尸 体, 那 老 头 子 应 该 没 说 谎 我 们 甚 至 找 到 了 一 只 发 电 机 和 几 桶 汽 油, 发 动 机 用 油 布 包 着, 不 过 大 部 分 的 零 件 都 烂 得 不 成 样 子 了, 胖 奎 试 着 发 动 一 下, 结 果 一 点 反 应 都 没 有, 不 过 汽 油 还 OK 我 翻 了 一 下, 发 现 所 有 的 东 西 上 都 被 撕 掉 了 标 签, 连 帐 篷 和 他 们 背 包 上 的 商 标 都 没 有, 心 说 奇 怪, 看 样 子 这 些 人 不 想 让 别 人 知 道 是 从 哪 里 来 的 我 们 在 这 营 地 里 生 了 火, 简 单 吃 了 一 顿 晚 饭 那 老 头 子 一 边 吃 还 一 边 警 惕 地 看 着 四 周, 生 怕 妖 怪 突 然 冲 出 来, 把 他 也 吊 死, 那 压 缩 食 品 的 味 道 实 在 是 不 好 吃, 我 几 乎 就 喝 了 几 口 水 闷 油 瓶 一 边 吃 一 边 看 着 地 图, 他 指 了 指 地 图 上 一 个 画 了 那 狐 狸 怪 脸 的 地 方 : 我 们 现 在 肯 定 是 在 这 里 我 们 全 部 都 凑 过 去, 他 接 着 说 : 这 里 是 祭 祀 的 地 方, 下 面 应 该 是 祭 祀 台, 陪 葬 的 祭 祀 可 能 就 在 这 下 面

今天 2011年春季号 总 92 期

今天   2011年春季号 总 92 期 今 天 2011 年 春 季 号 总 92 期 目 录 业 余 诗 人 专 辑 这 些 业 余 诗 人 赵 野 海 波 的 诗 ( 七 首 ) 凄 凉 犯 简 史 海 波 吉 木 狼 格 的 诗 ( 六 首 ) 我 的 诗 歌 吉 木 朗 格 李 亚 伟 的 诗 ( 十 三 首 ) 口 语 和 八 十 年 代 李 亚 伟 默 默 的 诗 ( 十 三 首 ) 我 们 就 是 海 市 蜃 楼 一 个 人

More information

*

* (1982.2 1987.12) 1982 2 20 6 23 6 4 7 14 20 7 28 [1982]148 670 20 9 10 12 10037 1581 126 ( 1 ) 1983 1 17 2 4 2 25 83 20 3 21 4 70 9 11 4 3 11 21 [1983]127 12 1984 8 4 20 3 5 5 7 12 29 12 1985 1 14 1 4

More information

(2000 7 24 ) / / / / / / /

(2000 7 24 ) / / / / / / / (2000 7 24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9 (2000 7 24 ) (2000 7 24 ) ! 250 348 ! ! 0 1 (2000 7 25 ) 1952 1959 1926-1927 1988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8\244T\244\362\277\337\272]\244W\265L\246W.doc)

(Microsoft Word - 8\244T\244\362\277\337\272]\244W\265L\246W.doc) 赤 川 次 郎 作 品 集 8 三 毛 貓 榜 上 無 名 1 偶 然, 是 件 有 趣 的 事 溫 水 小 百 合 知 道 之 後, 心 情 輕 鬆 了 不 少 光 是 這 個, 看 官 大 概 不 明 白 是 怎 麼 一 回 事 吧 若 要 理 解 小 百 合 的 感 受, 就 必 須 由 火 車 緩 緩 開 動, 從 車 窗 看 不 見 在 月 台 揮 手 的 母 親 時, 小 百 合 陷 入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專家本色941202.doc

Microsoft Word - 專家本色941202.doc 專 家 本 色 : 名 師 教 學 實 錄 與 專 訪 前 言 本 次 所 拜 訪 的 學 校 是 位 於 彰 化 的 北 斗 家 商, 我 們 帶 著 既 緊 張 又 興 奮 的 心 情, 準 備 好 類 影 機 數 位 相 機 與 錄 音 筆, 希 望 能 將 訪 談 的 內 容 做 很 完 整 的 介 紹, 把 馮 老 師 的 教 學 精 華 全 部 呈 現 而 馮 傳 蓉 老 師 的 教 學

More information

但, 你 应 该 听 过 我 们 走 在 大 路 上 这 首 歌, 或 许 还 知 道 革 命 人 永 远 是 年 轻 那 支 歌 ; 并 且, 几 乎 可 以 肯 定, 你 在 戴 红 领 巾 的 那 阵, 必 然 唱 过 牛 儿 还 在 山 坡 吃 草, 放 牛 的 却 不 知 道 哪 儿 去

但, 你 应 该 听 过 我 们 走 在 大 路 上 这 首 歌, 或 许 还 知 道 革 命 人 永 远 是 年 轻 那 支 歌 ; 并 且, 几 乎 可 以 肯 定, 你 在 戴 红 领 巾 的 那 阵, 必 然 唱 过 牛 儿 还 在 山 坡 吃 草, 放 牛 的 却 不 知 道 哪 儿 去 爹 亲 娘 亲 不 如 毛 主 席 亲 作 者 下 场 有 多 惨 http://www.aboluowang.com/2015/0821/601184.html 2015-08-19 22:01:59 李 劫 夫 是 中 国 近 现 代 著 名 作 曲 家, 他 曾 创 作 了 大 量 的 毛 泽 东 诗 词 歌 曲 和 毛 泽 东 语 录 歌 曲, 最 为 著 名 的 就 是 曾 风 行 一 时

More information

2 临 终 助 念 答 问 序 临 终 关 怀, 由 佛 门 净 宗 古 来 祖 师 大 德 提 倡 助 念 往 生, 现 今 已 渐 为 社 会 大 众 所 重 视, 在 台 湾, 台 大 长 庚 等 各 大 医 院, 也 都 设 有 助 念 室 ; 大 陆 上 许 多 道 场, 也 有 专 为

2 临 终 助 念 答 问 序 临 终 关 怀, 由 佛 门 净 宗 古 来 祖 师 大 德 提 倡 助 念 往 生, 现 今 已 渐 为 社 会 大 众 所 重 视, 在 台 湾, 台 大 长 庚 等 各 大 医 院, 也 都 设 有 助 念 室 ; 大 陆 上 许 多 道 场, 也 有 专 为 华 净 藏 空 净 法 宗 师 学 主 会 讲 讲 记 组 整 理 临 终 助 念 答 问 2 临 终 助 念 答 问 序 临 终 关 怀, 由 佛 门 净 宗 古 来 祖 师 大 德 提 倡 助 念 往 生, 现 今 已 渐 为 社 会 大 众 所 重 视, 在 台 湾, 台 大 长 庚 等 各 大 医 院, 也 都 设 有 助 念 室 ; 大 陆 上 许 多 道 场, 也 有 专 为 临 命 终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澎湖田調報告-宏達組9804.doc

Microsoft Word - 澎湖田調報告-宏達組9804.doc 越 南 漢 文 學 與 民 俗 文 化 期 中 報 告 書 澎 湖 縣 山 水 社 區 越 南 新 住 民 妊 娠 醫 療 照 護 田 野 調 查 田 野 調 查 日 期 : 三 月 二 十 一 日 ( 六 ) 至 三 月 二 十 三 日 ( 日 ) 指 導 教 授 陳 益 源 老 師 成 員 古 佳 峻 戴 榮 冠 林 宏 達 阮 氏 清 水 澎 湖 縣 山 水 社 區 越 南 新 住 民 妊 娠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06F776572506F696E74202D20313032313230355FA8BEA861B8EAB7BDBEE3A658BB50C0B3A5CE28B773A6CBA5AB29>

<4D6963726F736F667420506F776572506F696E74202D20313032313230355FA8BEA861B8EAB7BDBEE3A658BB50C0B3A5CE28B773A6CBA5AB29> 編 修 校 園 災 害 防 救 計 畫 家 庭 防 災 卡 47/92 校 況 與 災 害 分 析 演 練 組 別 指 揮 官 搶 救 組 通 報 組 避 難 引 導 組 安 全 防 護 組 緊 急 救 護 組 準 備 器 材 安 全 帽 對 講 機 大 聲 公 收 音 機 手 電 筒 安 全 帽 對 講 機 消 防 器 材 圓 鍬 十 子 鎬 繩 子 哨 子 手 電 筒 安 全 帽 對 講 機 師

More information

,,,,,,,,,,,,,,,,,,,,, 1 ,,,,,,,,, : :,,,,,,,,,,, :?, :?!,,,!,, :!!,,,,,,,,,,,, : 2 ,,,,,,,,, ;,,,,,,,,,,,,,,,,,,,,,,,,,,,,?,,,,, :? :,? :? 3 ?,,, :,!, :,! : ( ),, :,?,,,,,,,,,,,,,,, 4 ,,,,, :!,,, :,! :

More information

之 原 則 及 國 防 部 訂 頒 國 軍 列 管 國 有 不 動 產 提 供 非 軍 方 單 位 使 用 處 理 原 則 規 定 不 符, 仍 應 以 出 租 方 式 辦 理 惟 可 就 偏 遠 地 區 提 供 官 兵 金 融 水 電 服 務 使 用 部 分, 研 議 降 低 租 金 標 準, 報

之 原 則 及 國 防 部 訂 頒 國 軍 列 管 國 有 不 動 產 提 供 非 軍 方 單 位 使 用 處 理 原 則 規 定 不 符, 仍 應 以 出 租 方 式 辦 理 惟 可 就 偏 遠 地 區 提 供 官 兵 金 融 水 電 服 務 使 用 部 分, 研 議 降 低 租 金 標 準, 報 五 主 席 致 詞 :( 略 ) 六 座 談 內 容 :( 略 ) 七 實 地 訪 查 結 果 詳 如 附 件 訪 查 紀 錄 表 八 結 論 : ( 一 ) 實 地 訪 查 紀 錄 表 內 之 建 議 處 理 方 式, 請 國 防 部 配 合 辦 理 ( 二 ) 國 防 部 96 年 度 計 畫 釋 出 之 土 地, 請 准 就 地 上 建 物 併 同 變 更 為 非 公 用 財 產 或 報 廢

More information

chineseall

chineseall 太 阳 照 在 天 鹅 洲 上 刘 继 明 1 上 篇 一 晚 饭 后 1 河 口 镇 派 出 所 的 所 长 周 斌 从 宿 舍 里 出 来 i 经 过 值 班 室 时 8 对 翘 着 二 郎 腿 看 电 视 的 民 警 王 长 征 喊 了 一 声 : 小 王 1 别 看 电 视 啦 i 陪 我 出 去 转 转 吧 y 在 民 警 小 王 的 印 象 中 上 周 斌 是 一 位 忠 于 职 守 的

More information

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

釋禪波羅蜜次第法門 释 禅 波 罗 蜜 次 第 法 门 第 十 二 讲 最 尊 贵 的 净 莲 上 师 讲 解 讲 于 新 加 坡 大 悲 佛 教 中 心 二 一 年 六 月 三 日 各 位 法 师! 各 位 居 士 大 德! 阿 弥 陀 佛! 我 们 今 晚 介 绍 魔 事 什 么 叫 魔 事 呢? 就 是 指 魔 罗 所 做 的 事, 叫 做 魔 事 那 魔 罗 做 什 么 事 呢? 就 是 经 常 以 破 坏 众

More information

证券代码:600754 证券简称:锦江股份 公告编号:【】

证券代码:600754         证券简称:锦江股份          公告编号:【】 证 券 代 码 :600754/900934 证 券 简 称 : 锦 江 股 份 / 锦 江 B 股 公 告 编 号 :2016-017 上 海 锦 江 国 际 酒 店 发 展 股 份 有 限 公 司 日 常 关 联 交 易 公 告 本 公 司 董 事 会 及 全 体 董 事 保 证 本 公 告 内 容 不 存 在 任 何 虚 假 记 载 误 导 性 陈 述 或 者 重 大 遗 漏, 并 对 其 内

More information

1700 装 卸 搬 运 7645 装 卸 搬 运 服 务 2100 建 筑 7410 工 程 服 务 11% 装 卸 搬 运 服 务, 是 指 使 用 装 卸 搬 运 工 具 或 者 人 力 畜 力 将 货 物 在 运 输 工 具 之 间 装 卸 现 场 之 间 或 者 运 输 工 具 与 装 卸

1700 装 卸 搬 运 7645 装 卸 搬 运 服 务 2100 建 筑 7410 工 程 服 务 11% 装 卸 搬 运 服 务, 是 指 使 用 装 卸 搬 运 工 具 或 者 人 力 畜 力 将 货 物 在 运 输 工 具 之 间 装 卸 现 场 之 间 或 者 运 输 工 具 与 装 卸 营 改 增 征 收 品 目 对 照 表 1110 铁 路 货 物 运 输 1120 铁 路 旅 客 运 输 7110 铁 路 运 输 服 务 11% 铁 路 运 输 服 务, 是 指 通 过 铁 路 运 送 货 物 或 者 旅 客 的 运 输 业 务 活 动 1210 公 路 货 物 运 输 1220 公 路 旅 客 运 输 1300 城 市 公 共 交 通 业 7120 其 他 陆 路 运 输 服

More information

前 言 教 育 无 小 事, 它 成 就 着 学 生 的 未 来 作 为 教 师, 他 们 无 时 无 刻 不 在 关 注 着 学 生 的 成 长 学 生 的 未 来 学 生 就 像 一 朵 含 苞 待 放 的 花 朵, 需 要 老 师 们 的 细 心 呵 护, 给 学 生 需 要 的 东 西, 而

前 言 教 育 无 小 事, 它 成 就 着 学 生 的 未 来 作 为 教 师, 他 们 无 时 无 刻 不 在 关 注 着 学 生 的 成 长 学 生 的 未 来 学 生 就 像 一 朵 含 苞 待 放 的 花 朵, 需 要 老 师 们 的 细 心 呵 护, 给 学 生 需 要 的 东 西, 而 前 言 教 育 无 小 事, 它 成 就 着 学 生 的 未 来 作 为 教 师, 他 们 无 时 无 刻 不 在 关 注 着 学 生 的 成 长 学 生 的 未 来 学 生 就 像 一 朵 含 苞 待 放 的 花 朵, 需 要 老 师 们 的 细 心 呵 护, 给 学 生 需 要 的 东 西, 而 不 是 给 学 生 想 要 的 这 花 朵 需 要 水 分, 他 们 就 给 它 水 分 ; 需 要

More information

平 凡 足 迹 李 本 川 作 者 为 中 国 科 学 院 海 洋 研 究 所 研 究 员,1935 年 生, 山 东 荣 成 人 我 今 年 63 岁 了 大 前 年 丈 夫 和 儿 子 在 一 个 月 内 先 后 离 开 了 人 世, 女 儿 又 已 出 嫁, 现 在 是 孑 然 一 身 我 是

平 凡 足 迹 李 本 川 作 者 为 中 国 科 学 院 海 洋 研 究 所 研 究 员,1935 年 生, 山 东 荣 成 人 我 今 年 63 岁 了 大 前 年 丈 夫 和 儿 子 在 一 个 月 内 先 后 离 开 了 人 世, 女 儿 又 已 出 嫁, 现 在 是 孑 然 一 身 我 是 序 这 是 一 群 在 五 十 年 代 的 阳 光 下 成 长 起 来 的 女 大 学 生 们 晚 年 的 回 忆 那 时 她 们 朝 气 蓬 勃, 满 怀 理 想 ; 她 们 对 英 特 纳 雄 奈 尔 一 定 要 实 现 坚 信 不 移 ; 她 们 将 艰 苦 奋 斗 作 为 自 己 必 修 的 功 课, 将 无 私 奉 公 作 为 自 己 道 德 修 养 的 最 高 境 界, 将 服 从 祖

More information

<CFFBB7D1D5DFD0D0CEAAD1A72E6D7073> 第 3 章 消 费 者 的 需 要 与 动 机 学 习 目 标 /73 引 例 对 十 大 城 市 消 费 者 消 费 心 态 的 调 查 /74 3.1 消 费 者 需 要 的 特 征 与 形 态 /75 3.2 消 费 者 需 要 的 种 类 与 基 本 内 容 /78 3.3 消 费 者 的 购 买 动 机 /82 本 章 小 结 /89 主 要 概 念 和 观 念 /89 重 点 实 务 和

More information

独立学院建设与发展

独立学院建设与发展 独 立 学 院 建 设 与 发 展 ( 专 辑 第 1 辑 ) 目 录 文 化 建 设 论 独 立 学 院 的 校 园 文 化 建 设 江 净 帆 (1) 大 学 文 化 学 理 与 校 长 引 领 下 的 独 立 学 院 文 化 建 设 包 万 平 (4) 独 立 学 院 校 园 文 化 建 设 的 现 状 与 对 策 陈 恒 初 (8) 管 理 体 制 改 革 与 完 善 我 国 独 立 学 院

More information

--------------------------------------------------------------------------------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1990 -------------------

More information

並 責 成 各 里 幹 事 下 里 服 勤 宣 導 病 媒 防 治 知 識, 協 助 各 家 戶 清 除 病 媒 孳 生 源 ( 積 水 容 器 ), 降 低 棲 群 密 度, 預 防 傳 染 病 之 發 生, 以 確 保 民 眾 身 體 健 康 及 居 家 生 活 品 質 訂 定 每 月 最 後

並 責 成 各 里 幹 事 下 里 服 勤 宣 導 病 媒 防 治 知 識, 協 助 各 家 戶 清 除 病 媒 孳 生 源 ( 積 水 容 器 ), 降 低 棲 群 密 度, 預 防 傳 染 病 之 發 生, 以 確 保 民 眾 身 體 健 康 及 居 家 生 活 品 質 訂 定 每 月 最 後 541 94.4.6 臺 北 市 文 山 區 都 市 計 畫 案 通 盤 檢 討 主 要 計 畫 暨 細 部 計 畫 案 542 94.5.5 都 市 計 畫 道 路 用 地 變 更 為 可 發 展 用 地 免 予 回 饋 原 則 附 件 三 溫 泉 產 業 特 定 專 用 區 都 市 計 畫 案 召 集 人 本 案 案 情 複 雜, 且 為 求 審 議 效 益, 委 請 陳 委 員 武 正 擔 任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A6CBA55FA5ABBDC3A5CDA9D22DB3AFAB46A9FDA142AA4CAED1B7EC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A6CBA55FA5ABBDC3A5CDA9D22DB3AFAB46A9FDA142AA4CAED1B7EC2E646F63> 暑 期 社 區 醫 學 見 習 報 告 見 習 單 位 : 竹 北 衛 生 所 見 習 日 期 :20080901~20080905 見 習 組 員 姓 名 :494940127 陳 亭 昕 494940402 林 書 瑜 1 報 告 撰 寫 工 作 分 配 : 陳 亭 昕 --- 課 程 安 排 部 分 的 說 明 林 書 瑜 --- 前 言 部 分 的 說 明 照 片 總 整 理 一 前 言 :

More information

酒 神 (长篇小说)

酒  神  (长篇小说) 酒 神 ( 长 篇 小 说 ) 作 家 : 莫 言 第 一 章 一 省 人 民 检 察 院 的 特 级 侦 察 员 丁 钩 儿 搭 乘 一 辆 拉 煤 的 解 放 牌 卡 车 到 市 郊 的 罗 山 煤 矿 进 行 一 项 特 别 调 查 沿 途, 由 于 激 烈 思 索, 脑 袋 膨 胀, 那 顶 本 来 晃 晃 荡 荡 的 五 十 八 号 咖 啡 色 鸭 舌 帽 竟 紧 紧 地 箍 住 了 头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前行广释7.doc

Microsoft Word - 前行广释7.doc ( 七 ) 华 智 仁 波 切 著 索 达 吉 堪 布 译 讲 前 行 广 释 目 录 积 累 资 粮 第 一 百 一 十 九 节 课...324 第 一 百 二 十 节 课...347 发 殊 胜 菩 提 心 第 一 百 零 五 节 课... 1 第 一 百 零 六 节 课... 23 第 一 百 零 七 节 课... 44 第 一 百 零 八 节 课... 64 第 一 百 零 九 节 课...

More information

H1428

H1428 第 1 章 陽 光 穿 透 薄 紗 窗 簾, 迤 邐 灑 落 在 床 上 兩 副 相 偎 的 赤 裸 胴 體 上 一 雙 長 睫 搧 了 搧, 略 略 張 開 眼 皮, 露 出 一 對 黑 盈 盈 的 美 眸 從 落 地 窗 穿 透 進 來 的 璀 璨 艷 陽 令 女 子 微 瞇 起 眼, 突 地 發 現 眼 前 有 個 障 礙 物, 不 禁 怔 愣 了 下, 待 意 識 到 障 礙 物 是 什 麼

More information

1 2 2001 7 20 1991 3 1993 2003 4 1988 9 2001 7 20 : : : ! 2001 7 26 152 1 2 3 2001 7 20 5 1992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OK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001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136\260g\270\364\252\272\267s\256Q.doc)

(Microsoft Word - 136\260g\270\364\252\272\267s\256Q.doc) 日 本 短 篇 推 理 小 說 136 迷 路 的 新 娘 赤 川 次 郎 著 序 曲 啊 頭 好 痛 啊! 太 柔 軟 的 枕 頭 在 頭 痛 時 刻, 反 而 產 生 了 反 效 果 按 了 太 陽 穴 好 幾 次, 又 緊 閉 著 眼 晴 再 張 開 重 複 地 做 了 這 些 動 作 之 後, 終 於 稍 微 減 輕 了 頭 痛 在 這 種 情 況 之 下 醒 來, 已 經 不 是 第 一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temp71.doc

Microsoft Word - temp71.doc 泉 州 市 人 民 政 府 文 件 泉 政 文 2008 105 号 泉 州 市 人 民 政 府 关 于 印 发 关 于 开 展 落 实 企 事 业 单 位 安 全 生 产 主 体 责 任 三 年 行 动 方 案 的 通 知 各 县 ( 市 区 ) 人 民 政 府 泉 州 开 发 区 管 委 会, 市 直 有 关 单 位 : 现 将 关 于 开 展 落 实 企 事 业 单 位 安 全 生 产 主 体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補陽食物.doc

Microsoft Word - 補陽食物.doc 補 陽 食 物 補 陽 要 以 溫 胃 健 脾 為 主 溫 熱 的 食 物 以 去 寒 氣, 清 淡 的 食 物 以 護 脾 胃 可 以 補 陽 的 食 物 有 韭 菜 茴 香 茄 子 辣 椒 桂 圓 牛 肉 羊 肉 狗 肉 兔 肉 鹿 肉 驢 肉 雞 肉 鴨 肉 鵪 鶉 鮑 魚 黃 鱔 等 羊 肉 : 性 溫, 味 甘, 為 溫 補 佳 品, 有 溫 中 暖 下 益 氣 補 虛 的 作 用 陽 虛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9383032A1405F31385F20A4BDB0C8ADFBC367A7D9A965ADFBB77CC4B3A84DAED1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9383032A1405F31385F20A4BDB0C8ADFBC367A7D9A965ADFBB77CC4B3A84DAED12E646F63> 懲 戒 議 決 書 公 務 員 懲 戒 委 員 會 議 決 書 97 年 度 鑑 字 第 11297 號 97 年 12 月 4 日 被 付 懲 戒 人 韋 煜 信 苗 栗 縣 警 察 局 刑 事 警 察 大 隊 偵 查 佐 男 性 年 40 歲 上 列 被 付 懲 戒 人 因 違 法 失 職 案 件 經 內 政 部 送 請 審 議 本 會 議 決 如 下 : 主 文 韋 煜 信 降 貳 級 改 敘

More information

校园之星

校园之星 x L U L L L U U U OK OK W W k k W W W W W ISBN G ISBN G ISBN G ISBN G ISBN G

More information

将 辣 椒 油 入 锅 烧 热 后, 将 以 上 各 种 调 料 入 锅, 锅 内 小 火 慢 慢 熬 制, 直 到 香 味 四 溢, 色 泽 红 亮, 才 能 起 锅 装 入 罐 中, 随 用 随 取 即 可 菜 例 有 粤 式 香 辣 蟹 香 辣 串 串 虾 二 川 椒 汁 调 味 品 用 量

将 辣 椒 油 入 锅 烧 热 后, 将 以 上 各 种 调 料 入 锅, 锅 内 小 火 慢 慢 熬 制, 直 到 香 味 四 溢, 色 泽 红 亮, 才 能 起 锅 装 入 罐 中, 随 用 随 取 即 可 菜 例 有 粤 式 香 辣 蟹 香 辣 串 串 虾 二 川 椒 汁 调 味 品 用 量 第 八 章 实 用 烹 调 技 术 第 一 节 调 味 中 国 烹 饪, 菜 系 众 多, 各 个 菜 系 各 种 菜 肴 都 具 各 种 不 同 风 味 特 色 要 具 备 这 种 特 色, 调 味 品 的 投 放 量 和 投 放 顺 序 都 十 分 讲 究 调 味 时, 以 下 几 个 方 面 需 要 特 别 注 意 一 拿 准 菜 品 口 味 每 一 个 菜 肴 都 有 特 定 的 口 味,

More information

讓 人 人 都 有 飯 吃 065 老 人 也 是 公 司 的 寶 068 有 條 件 的 愛 太 辛 苦 071 不 要 被 愛 情 沖 昏 了 頭 074 別 玩 劈 腿 遊 戲 077 愛 情 不 是 人 生 的 唯 一 080 恐 怖 的 愛 083 生 涯 規 划 人 生 規 划 088

讓 人 人 都 有 飯 吃 065 老 人 也 是 公 司 的 寶 068 有 條 件 的 愛 太 辛 苦 071 不 要 被 愛 情 沖 昏 了 頭 074 別 玩 劈 腿 遊 戲 077 愛 情 不 是 人 生 的 唯 一 080 恐 怖 的 愛 083 生 涯 規 划 人 生 規 划 088 目 錄 調 和 身 心 慢 活 人 生 004 境 隨 心 轉, 能 轉 敗 為 勝 007 如 何 認 清 自 己? 010 對 自 己 有 交 代 013 懂 得 放 下, 才 能 自 在 016 小 心 而 不 擔 心 019 睡 前 放 空 自 己 022 心 定 就 做 事 不 亂 025 穩 重 不 是 無 能 028 失 意 得 意 一 念 間 031 忍 出 工 作 好 本 領 035

More information

- 2 -

- 2 - - 1 - - 2 - - 3 - - 4 - - 5 - - 6 - - 7 - - 8 - - 9 - - 10 - - 11 - - 12 - - 13 - - 14 - - 15 - - 16 - - 17 - - 18 - - 19 - - 20 - - 21 - - 22 - - 23 - - 24 - - 25 - - 26 - - 27 - - 28 - - 29 - - 30 -

More information

( 1 ) ( 30 ) ( 41 ) ( 46 ) ( 61 ) ( 67 ) ( 76 ) ( 88 ) ( 96 ) ( 101 ) ( 113 ) ( 124 ) ( 131 ) ( 147 ) ( 159 ) ( 166 ) ( 174 ) 1 ( 187 ) ( 209 ) ( 218 ) ( 229 ) ( 235 ) ( 243 ) ( 250 ) ( 256 ) ( 263 ) (

More information

510i说明书

510i说明书 1 2 3 4 5 6 7 8 9 10 HDMI 请 勿 带 电 插 拔 请 勿 取 下 外 壳, 拆 毁 不 保 HDMI 请 勿 带 电 插 拔 请 勿 取 下 外 壳, 拆 毁 不 保 HDMI 请 勿 带 电 插 拔 请 勿 取 下 外 壳, 拆 毁 不 保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1 2 3 4

More information

復 興 公 園 與 硫 磺 谷 的 泡 腳 池, 兩 個 地 方 加 起 來 經 費 是 二 千 萬 元 左 右 原 來 預 定 完 工 啟 用 是 今 年 4 月 嗎? 對 後 來 延 到 5 月, 可 是 就 我 的 了 解, 今 天 已 經 是 7 月 10 日, 目 前 還 沒 有 明 確

復 興 公 園 與 硫 磺 谷 的 泡 腳 池, 兩 個 地 方 加 起 來 經 費 是 二 千 萬 元 左 右 原 來 預 定 完 工 啟 用 是 今 年 4 月 嗎? 對 後 來 延 到 5 月, 可 是 就 我 的 了 解, 今 天 已 經 是 7 月 10 日, 目 前 還 沒 有 明 確 財 政 建 設 部 門 質 詢 第 2 組 質 詢 日 期 : 中 華 民 國 103 年 7 月 10 日 質 詢 對 象 : 財 政 建 設 部 門 有 關 各 單 位 質 詢 議 員 : 戴 錫 欽 李 新 汪 志 冰 計 3 位 時 間 54 分 鐘 速 記 錄 103 年 7 月 10 日 速 記 : 張 翠 芬 主 席 ( 李 議 員 建 昌 ): 接 下 來 進 行 財 政 建 設 部

More information

新时期共青团工作实务全书(三十九)

新时期共青团工作实务全书(三十九) ........................... I II....................... 1990... .................. 1991......... III ,, 3 3 6 30 1990 19 19 ,, 30%, 1986 12 19 1989 12 25 1990 11 10 1989 10 30 1990 830 19 40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1BAC528B5B3CEAF32303134B9A4D7F7D7DCBDE1BCB032303135B9A4D7F7BCC6BBAE2932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1BAC528B5B3CEAF32303134B9A4D7F7D7DCBDE1BCB032303135B9A4D7F7BCC6BBAE29322E646F63> 中 共 无 锡 技 师 学 院 委 员 会 2014 年 度 工 作 总 结 和 2015 年 度 工 作 要 点 2014 年 度 工 作 总 结 2014 年 度, 学 院 党 委 在 学 校 管 理 中 心 党 委 的 正 确 领 导 下, 高 举 中 国 特 色 社 会 主 义 伟 大 旗 帜, 以 邓 小 平 理 论 三 个 代 表 重 要 思 想 科 学 发 展 观 为 指 导, 认 真

More information

新莊兒童第 60 期

新莊兒童第 60 期 新 匇 市 新 莊 區 新 莊 國 民 孔 學 新 莊 兒 童 第 60 期 數 位 爯 目 次 珍 重 再 見 校 長 的 叮 嚀 ( 黃 旭 輝 )... 4 把 每 一 個 角 色 做 到 最 好 ( 鄭 滄 淵 )... 6 竹 崎 ---- 我 的 鄉 愁 ( 翁 隨 華 )... 8 特 色 社 團 報 導 - 新 莊 國 孔 蝴 蝶 家 族... 11 教 務 處 榮 譽 榜... 15

More information

会 议 简 介 : 此 次 会 议, 倚 天 投 资 投 资 总 监 叶 飞 通 过 3C 中 国 财 经 会 议 与 投 资 者 探 讨 信 心 恢 复 了 吗? 叶 飞 : 大 家 好, 大 家 看 看 今 天 的 大 盘 情 况, 非 常 标 准 地 做 一 个 双 底,2638 的 双 底,

会 议 简 介 : 此 次 会 议, 倚 天 投 资 投 资 总 监 叶 飞 通 过 3C 中 国 财 经 会 议 与 投 资 者 探 讨 信 心 恢 复 了 吗? 叶 飞 : 大 家 好, 大 家 看 看 今 天 的 大 盘 情 况, 非 常 标 准 地 做 一 个 双 底,2638 的 双 底, 2016 年 3 月 21 日 信 心 恢 复 了 么? 主 讲 人 : 叶 飞 投 资 总 监 主 办 方 : 倚 天 投 资 核 心 观 点 : 从 3 月 21 日 的 大 盘 情 况 来 看, 大 盘 非 常 标 准 的 做 一 个 双 底, 然 后 站 上 60 天 线, 并 且 冲 到 3018 点 战 略 新 兴 板 因 素 的 解 除, 以 及 维 稳 因 素 结 束 之 后, 大

More information

从 化 仙 娘 溪 & 乐 明 村 民 小 组 与 汤 物 臣 共 同 打 造 新 龙 围 空 间 新 龙 围 初 衷 是 打 造 成 一 个 集 村 民 聚 会 文 化 展 览 产 品 展 示 培 训 会 议 等 多 功 能 的 村 民 活 动 中 心, 在 2015 年 7 月 15 日 开 张

从 化 仙 娘 溪 & 乐 明 村 民 小 组 与 汤 物 臣 共 同 打 造 新 龙 围 空 间 新 龙 围 初 衷 是 打 造 成 一 个 集 村 民 聚 会 文 化 展 览 产 品 展 示 培 训 会 议 等 多 功 能 的 村 民 活 动 中 心, 在 2015 年 7 月 15 日 开 张 绿 耕 简 报 二 〇 一 五 年 八 月 第 一 期 广 东 绿 耕 社 会 工 作 发 展 中 心 城 乡 合 作 公 平 贸 易 共 创 生 态 文 明 与 可 持 续 生 活 新 龙 围 重 生 之 旅, 仍 在 继 续 从 化 连 南 四 川 云 南 沙 东 培 训 中 山 大 学 - 香 港 理 工 大 学 从 化 仙 娘 溪 & 乐 明 村 民 小 组 与 汤 物 臣 共 同 打 造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功医检测问&答

Microsoft Word - 功医检测问&答 功 能 医 学 检 测 问 答 1 功 能 性 医 学 的 要 义 1 个 体 差 异 因 每 个 人 的 基 因 生 活 习 惯 先 天 体 质 饮 食 习 惯 生 活 环 境 等 等 都 与 别 人 不 同, 那 么 身 体 的 衰 老 的 速 度 程 度 及 所 发 生 的 疾 病 也 是 与 别 人 是 不 同 的, 功 医 是 依 个 人 体 质 状 况 量 身 制 定, 分 析 个 人

More information

春 天 来 了, 万 物 复 苏, 小 草 绿 了 小 河 解 冻 了 柳 树 发 芽 了 桃 花 盛 开 了 春 天 给 大 自 然 带 来 了 盎 然 生 机 春 天 的 景 物 是 美 丽 的, 春 天 的 故 事 是 动 人 的, 我 们 有 取 之 不 尽 的 以 春 为 主 题 的 作

春 天 来 了, 万 物 复 苏, 小 草 绿 了 小 河 解 冻 了 柳 树 发 芽 了 桃 花 盛 开 了 春 天 给 大 自 然 带 来 了 盎 然 生 机 春 天 的 景 物 是 美 丽 的, 春 天 的 故 事 是 动 人 的, 我 们 有 取 之 不 尽 的 以 春 为 主 题 的 作 主 编 寄 语 祝 你 在 作 文 世 界 展 翅 腾 飞 学 作 文, 必 须 从 读 别 人 的 好 作 文 开 始 中 国 旧 时 代 的 文 人 有 一 句 顺 口 溜 : 熟 读 唐 诗 三 百 首, 不 会 作 诗 也 会 诌 这 句 话 告 诉 我 们 : 写 作 必 须 从 阅 读 开 姑, 而 且 必 须 从 精 选 的 佳 作 开 始 进 入 新 世 纪 以 后, 在 新 课 标

More information

科幻(第四卷).PDF

科幻(第四卷).PDF / 001 / 009 009 012 015 / 019 / 027 / 051 / 105 / 125 125 135 142 149 155 159 166 171 / 174 / 188 188 192 195 201 204 207 211 214 220 224 228 231 233 236 239 246 249 253 255 258 265 267 271 275 279 284

More information

untitled

untitled 5 5 ISBN 7 5567 4036 C 2005 3 / 4.00 83 1 2 606 1 2 3 4 5 6 7 1 2 3 1 2 3 1 2 3 1 2 3 1 2 3 4 5 1 2 3 4 OK 1 1 2 2 3 4 5 6 1 2 3 4 5 1 2 3 4 1 3 5.5kg 2 3 17 30 1786 1789 7 14 1831 1836

More information

要 站 立 得 稳, 我 在 十 字 架 上 已 经 都 抢 夺 过 来 了, 将 魔 鬼 不 让 你 们 来 享 用 的 都 推 开 了, 这 是 让 我 们 来 得 到 的 话 语 我 们 再 也 不 被 奴 仆 的 轭 辖 制, 要 来 拥 有 才 可 以 明 知 道 却 不 去 抢 夺 过

要 站 立 得 稳, 我 在 十 字 架 上 已 经 都 抢 夺 过 来 了, 将 魔 鬼 不 让 你 们 来 享 用 的 都 推 开 了, 这 是 让 我 们 来 得 到 的 话 语 我 们 再 也 不 被 奴 仆 的 轭 辖 制, 要 来 拥 有 才 可 以 明 知 道 却 不 去 抢 夺 过 日 分 期 :2014 年 1 月 5 日 类 : 圣 餐 主 日 讲 道 证 道 人 : 赵 镛 基 牧 师 题 目 : 什 么 样 的 人 能 够 享 受 到 福 分 本 文 话 语 : 约 书 亚 记 1:11 < 本 文 > 你 们 要 走 遍 营 中, 吩 咐 百 姓 说, 当 预 备 食 物 因 为 三 日 之 内 你 们 要 过 这 约 旦 河, 进 去 得 耶 和 华 你 们 神 赐

More information

保母人員丙級應檢資料第二部份 doc

保母人員丙級應檢資料第二部份 doc 15400903018 9 09 15 95 01 10 95 11 16 ...-3...4-9... 10...11-1...13-16...17-54... 55...56-64 1 5 3 154-90301154-9030 1 1 3 1 4 60 1 180 L 5 1 6 1 7 1 8 1 9 90 70 1 10 1 11 1 1 1 13 1 14 1 15 1 16 1 17

More information

20 , ? , : : ( ) ( ) : : : : :? : : ?? : ( ) OK : ( ) ( ) ( )

More information

月光迴旋曲

月光迴旋曲 臺 北 人, 淡 江 大 學 中 文 所 畢 曾 任 電 腦 雜 誌 採 編 電 視 臺 執 行 製 作 高 職 專 任 導 師, 曾 獲 耕 莘 四 十 週 年 臺 灣 之 顏 文 學 獎 2007 全 國 臺 灣 文 學 營 創 作 獎 第 二 十 四 屆 聯 合 文 學 小 說 新 人 獎 第 九 屆 暨 第 十 二 屆 臺 北 文 學 獎 九 十 九 年 教 育 部 文 藝 創 作 獎 第

More information

紫 星 百 宝 书 腿 脚 也 不 听 使 唤, 多 走 几 步 就 打 颤 最 闹 心 的 是 尿 多, 连 出 门 都 是 负 担 很 多 人 开 始 重 视 了, 可 的 方 法 却 不 知 晓 ; 头 痛 医 头, 脚 痛 医 脚 钱 没 少 花, 药 吃 了 不 少 折 腾 了 许 久,

紫 星 百 宝 书 腿 脚 也 不 听 使 唤, 多 走 几 步 就 打 颤 最 闹 心 的 是 尿 多, 连 出 门 都 是 负 担 很 多 人 开 始 重 视 了, 可 的 方 法 却 不 知 晓 ; 头 痛 医 头, 脚 痛 医 脚 钱 没 少 花, 药 吃 了 不 少 折 腾 了 许 久, 前 言 紫 星 百 宝 书 最 大 的 敌 人 是 自 己 朋 友, 您 身 边 有 没 有 这 样 的 人 : 他 尿 频 尿 急, 一 夜 要 跑 厕 所 好 几 趟 ; 他 腰 酸 腿 痛, 一 点 体 力 活 都 干 不 上 ; 他 精 神 不 振 疲 惫 不 堪 体 虚 又 力 乏 ; 他 经 常 失 眠, 睡 觉 对 他, 是 在 受 惩 罚 ; 他 总 抱 怨 自 己 记 性 不 好,

More information

2004 7 20 2004 7 20 2004 7 20 2004 7 20 500 2004 7 20 2004 7 20 1993 2004 7 23, ? CS 2004 7 23 : ! 7 20 , 6, ? OK ? ; ; ; ; 1991 16 1949 65

More information

哈尔滨电力职业技术学院2011年教学质量报告

哈尔滨电力职业技术学院2011年教学质量报告 哈 尔 滨 电 力 职 业 技 术 学 院 高 等 职 业 教 育 质 量 年 度 报 告 (2015) 2014 年 学 院 深 入 贯 彻 落 实 国 务 院 关 于 加 快 发 展 现 代 职 业 教 育 的 决 定 教 育 部 教 育 部 关 于 全 面 提 高 高 等 教 育 质 量 的 若 干 意 见 等 文 件 精 神, 适 应 职 业 教 育 加 强 内 涵 建 设 提 高 办 学

More information

( 1 ) ( 221 ) ( 331 ) ( 451 ) 1 ,,,,,,,,,,,,,,,?,,,,,,, 259 ,,,,,,,,,,,,,,,!,,,,,,,,,,,,, 260 , :!,,!!,,,,?,?,,,, :,?,,?,,,,?,,,,,,?,,,,,,,,,,,,, 261 ,,,,,,,,,,? :,,,!!?!,,,, :!!,,,, 262 ,,,, :,,,,,,,,

More information

( CIP ) /. - :, ( ) ISBN , -. K CIP ( 1999 ) * ( 6 ) : * ISBN :

( CIP ) /. - :, ( ) ISBN , -. K CIP ( 1999 ) * ( 6 ) : * ISBN : ( CIP ) /. - :, 1999.10 ( ) ISBN 7-200 - 03791-5..., -. K892. 41 CIP ( 1999 ) 32680 * ( 6 ) : 100011 * 199 1 199 1 ISBN : 1997 2 10, :, :,,,,,,,,,,,, 1984,,,,,,, 1 ,,?,, 2 ( 1 ) ( 3 ) 1. ( 3 ) 2. ( 7 )

More information

2

2 1 2 4-3-2-3 2-2-6-1 2-2 3 1. vcd 1-1 1-2 1. vcd dvd 1-3 25 2. 10 3. 4. 5 1. 2. 3. 4 1-1 1-2 1-3 4. 1. 2. 1. 10 2. DVD 1. 20 2. 3. 1. 10 2. 1. 2. 3. 1. http://www.sinica.edu.tw/~video/e_movie/water_play_06.html

More information

--------------------------------------------------------------------------------

-------------------------------------------------------------------------------- -------------------------------------------------------------------------------- -------------------------------------------------------------------------------- 010203 040506 070809 10 --------------------------------------------------------------------------------

More information

(i) (ii) (iii) (iv) 380,000 [ ] , , % % % 5.5% 6.5%

(i) (ii) (iii) (iv) 380,000 [ ] , , % % % 5.5% 6.5% [] [] [] [] [] [] [] 1961 40 2,000 1990 [] (i) (ii) 38 (i) (ii) (iii) (iv) 380,000 [ ] 201017,763 201422,457 20152020 7.1% 2010 2020 2010 2015 6.2% 20152020 2010 2015 20152020 7.1% 5.5% 6.5% 2010 2011

More information

( ) 2

( ) 2 : 1 ( ) 2 ( ) 3 4 2002 28 3 36 6 21 5 6 ( ) 7 8 9 1958 6 14 / / / 10 1997 1999 7 1999 8 28 11 12 14 13 11 3 14 2 2 3 ( ) 15 5 6 ( ) 30 16 17 18 19 80 7 ( ) 20 21 1993 22 3 20 23 24 T 40 25 50 26 6 27 41

More information

-------------------------------------------------------------------------------- -------------------------------------------------------------------------------- --------------------------------------------------------------------------------

More information

負加的 但是在今年的 9 月 我看到一則新聞 我在此唸給在座的公務員聽聽看 你們就可以了解用心和不用心的差別在那裡 我用最簡單 快速的方式唸一下 在 9 月 21 日的傍晚 5 點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安分局安和路派出所接獲郵局通報 有一位 51 歲的黃姓男子領走 400 萬元現金 擔心遇上詐騙集團

負加的 但是在今年的 9 月 我看到一則新聞 我在此唸給在座的公務員聽聽看 你們就可以了解用心和不用心的差別在那裡 我用最簡單 快速的方式唸一下 在 9 月 21 日的傍晚 5 點 臺北市政府警察局大安分局安和路派出所接獲郵局通報 有一位 51 歲的黃姓男子領走 400 萬元現金 擔心遇上詐騙集團 警政衛生部門質詢第 5 組 質詢日期 中華民國 100 年 10 月 17 日 質詢對象 警政衛生部門有關各單位 質詢議員 楊實秋 吳世正 林晉章 厲耿桂芳 計 4 位 時間 72 分鐘 速 記 錄 100 年 10 月 17 日 速記 吳聰忠 主席(王議員世堅) 現在進行警政衛生部門第 5 組質詢 質詢議員有楊實秋議員 吳世正議員 林 晉章議員 厲耿桂芳議員 時間總計 72 分鐘 請開始 請警察局局長

More information

出言成章中公教育专家历年研究发现

出言成章中公教育专家历年研究发现 出 言 成 章 中 公 教 育 专 家 历 年 研 究 发 现 29 http://www.iberashop.com 出 言 成 章 中 公 教 育 专 家 历 年 研 究 发 现 一 不 能 主 动 打 开 局 面 五 语 句 啰 嗦 推 荐 阅 读 有 些 考 生 碰 到 比 较 困 难 的 题 目 时 往 往 不 知 如 何 回 答, 在 言 行 举 止 上 下 些 功 夫, 研 究 平 时

More information

4 25,887,432 24,017,720 (22,276,482) (20,881,677) 3,610,950 3,136, ,415,375 2,280, , ,517 (4,973,881) (4,558,202) (646,824) (560,1

4 25,887,432 24,017,720 (22,276,482) (20,881,677) 3,610,950 3,136, ,415,375 2,280, , ,517 (4,973,881) (4,558,202) (646,824) (560,1 00980 258.877.78% 5.64%6.86% 5.46%4.37% 36.1115.14% 13.95% 0.8964.74 11.83%25.01% 7.7519.74% 6.2322.84% 1.00. 5,172550 111 12 32021 29921865 153 0.33 0.150.18 108 1 2 1 4 25,887,432 24,017,720 (22,276,482)

More information

untitled

untitled ISBN 7115489041/Z 132 5.00 1 2 3 1 2 1 2 15 4 1 A B C 2 A B C 3 A B C 4 A B C 5 A B C 6 A B C A B C 1 2 3

More information

26A.FIT)

26A.FIT) 要 闻 聚 焦 董 事 会 办 公 室 赵 晨 供 稿 / 编 辑 : 方 奕 4 月 15 日, 集 团 公 司 隆 重 举 行 2015 年 度 高 管 人 员 经 营 业 绩 责 任 书 签 约 仪 式 会 议 由 董 事 会 薪 酬 与 考 核 委 员 会 召 集 人 高 树 堂 主 持 集 团 公 司 董 事 及 有 关 领 导 出 席 了 会 议, 集 团 公 司 总 部 职 能 部 门

More information

, ;,, ;,, ;,,,,,,,,,, 2000 10 ( 3 ) ( 5 ) ( 16 ) ( 29 ) ( 39 ) ( 46 ) ( 56 ) 1 75 ) ( 86 ) ( 97 ) ( 1 0 8) ( 1 2 6) ( 1 3 9) ( 1 5 0) ( 1 6 6) ( 1 7 1) 12 1 9 ( 1 8 2) ( 1 9 2) ( 1 9 6) 5 0 ( 2 2 2) 50

More information

質 詢 及 答 覆 教 育 部 門 質 詢 第 1 組 質 詢 日 期 : 中 華 民 國 98 年 5 月 7 日 質 詢 對 象 : 教 育 部 門 有 關 各 單 位 質 詢 議 員 : 李 建 昌 黃 向 羣 許 淑 華 計 3 位 時 間 54 分 鐘 速 記 錄 98 年 5 月 7 日

質 詢 及 答 覆 教 育 部 門 質 詢 第 1 組 質 詢 日 期 : 中 華 民 國 98 年 5 月 7 日 質 詢 對 象 : 教 育 部 門 有 關 各 單 位 質 詢 議 員 : 李 建 昌 黃 向 羣 許 淑 華 計 3 位 時 間 54 分 鐘 速 記 錄 98 年 5 月 7 日 要 目 質 詢 及 答 覆 ( 第 10 屆 第 5 次 定 期 大 會 ) 教 育 部 門 第 1 組 7082 教 育 部 門 第 2 組 7097 教 育 部 門 第 3 組 7115 教 育 部 門 第 4 組 7167 教 育 部 門 第 5 組 7184 教 育 部 門 第 6 組 7199 教 育 部 門 第 7 組 7219 教 育 部 門 第 8 組 7236 教 育 部 門 第

More information

电邮.FIT)

电邮.FIT) 甘 肃 省 卫 生 厅 主 办 GANSU HEALTH 阴 理 论 性 阴 指 导 性 阴 服 务 性 2013.9 总 第 期 [ 内 部 刊 物 免 费 交 流 ] 阴 开 创 卫 生 外 事 新 格 局 服 务 卫 生 中 心 工 作 ( 本 刊 评 论 员 ) 阴 巩 固 模 式 提 升 能 力 大 力 推 进 县 级 公 立 医 院 改 革 试 点 工 作 ( 刘 维 忠 ) 阴 浅 谈

More information

《安全自助手册》

《安全自助手册》 1 1...1...1...2...7...8...10...11...16...16...20...28...30...30...35...42...44...107...107...107 2...110...115...117...120...120...122...128...128...129...131...140...140...140...149...149...153...154...156...158...160...163...165...165...165...166

More information

摘 要 2008 年 5 月, 受 南 海 区 妇 联 委 托, 中 山 大 学 课 题 组 赴 南 海 区 八 镇 就 南 海 新 农 村 建 设 中 如 何 实 现 妇 女 与 当 地 经 济 社 会 和 谐 发 展 课 题 进 行 了 实 地 调 研, 以 真 实 掌 握 南 海 区 农 村

摘 要 2008 年 5 月, 受 南 海 区 妇 联 委 托, 中 山 大 学 课 题 组 赴 南 海 区 八 镇 就 南 海 新 农 村 建 设 中 如 何 实 现 妇 女 与 当 地 经 济 社 会 和 谐 发 展 课 题 进 行 了 实 地 调 研, 以 真 实 掌 握 南 海 区 农 村 南 海 新 农 村 建 设 中 妇 女 与 社 会 和 谐 发 展 调 查 报 告 摘 要 2008 年 5 月, 受 南 海 区 妇 联 委 托, 中 山 大 学 课 题 组 赴 南 海 区 八 镇 就 南 海 新 农 村 建 设 中 如 何 实 现 妇 女 与 当 地 经 济 社 会 和 谐 发 展 课 题 进 行 了 实 地 调 研, 以 真 实 掌 握 南 海 区 农 村 妇 女 的 整 体

More information

中 醒 来 却 没 有 觉 得 口 渴, 那 一 定 是 有 人 喂 过 水 了 无 论 如 何, 应 该 道 谢 才 是 仿 佛 是 为 了 解 答 我 的 疑 惑, 门 帘 挑 开, 一 个 消 瘦 的 少 年 走 了 进 来 看 到 我 目 光 灼 灼 地 看 着 他, 毫 无 迟 疑 地 抢

中 醒 来 却 没 有 觉 得 口 渴, 那 一 定 是 有 人 喂 过 水 了 无 论 如 何, 应 该 道 谢 才 是 仿 佛 是 为 了 解 答 我 的 疑 惑, 门 帘 挑 开, 一 个 消 瘦 的 少 年 走 了 进 来 看 到 我 目 光 灼 灼 地 看 着 他, 毫 无 迟 疑 地 抢 ========================================= 第 一 章 驯 兽 师 这 是 我 第 一 次 独 自 驾 车 长 途 旅 行, 还 有 不 到 四 十 公 里 就 到 目 的 地 富 利 司 动 物 救 援 中 心 两 周 前, 我 的 宝 贝 北 非 狮 法 兰 生 下 了 一 双 小 狮 子 其 中 弟 弟 吉 恩 天 生 视 力 极 其 低 下, 而 且

More information

L A TEX 2000 Tang 2

L A TEX 2000 Tang 2 PDF Tang L A TEX 2000 Tang 2 1834 0.3 0.5 10 13 3 3 21 1654 80 21 3 12 4 5 6 OK 7 8 88237876 8 3 7 6 10 220 (8 + 3 + 7) 220 9 10 284 220 2 12496 (8 + 3 + 7) 12496 1 1 1 220 284 220 1 2 4 5 10 11 20 22

More information

中華電信退休同人協進會第十一屆第二次會員大會紀錄 

中華電信退休同人協進會第十一屆第二次會員大會紀錄  中 華 電 信 退 休 同 人 協 進 會 第 十 二 屆 第 一 次 會 員 大 會 紀 錄 一 時 間 :102 年 3 月 22 日 ( 星 期 五 ) 下 午 1 時 二 地 點 : 台 北 市 仁 愛 路 1 段 42 號 綜 合 活 動 中 心 三 應 出 席 人 數 :2,793 人, 實 際 出 席 人 數 :1,559 人 四 主 席 : 周 理 事 長 志 剛 記 錄 : 張 在

More information

二 筒 答 题 { 共 4 题, 每 题 1 0 分, 共 4 0 分 } 5. 简 述 教 育 与 社 会 实 践 相 结 合 的 现 实 意 义 6. 简 述 科 教 兴 国 战 略 的 涵 义 7. 简 述 科 学 精 神 的 涵 义 8. 简 述 创 新 教 育 思 想 对 学 校 教 育

二 筒 答 题 { 共 4 题, 每 题 1 0 分, 共 4 0 分 } 5. 简 述 教 育 与 社 会 实 践 相 结 合 的 现 实 意 义 6. 简 述 科 教 兴 国 战 略 的 涵 义 7. 简 述 科 学 精 神 的 涵 义 8. 简 述 创 新 教 育 思 想 对 学 校 教 育 试 卷 代 号 : 2 0 8 0 中 央 广 播 电 视 大 学 2 0 1 0-2 0 11 学 年 度 第 一 学 期 " 开 放 专 科 " 期 末 考 试 ( 半 开 卷 ) 现 代 教 育 思 想 试 题 2011 年 1 月 注 意 事 项 一 将 你 的 学 号 姓 名 及 分 校 { 工 作 站 } 名 称 填 写 在 答 题 纸 的 规 定 栏 内 考 试 结 束 后, 把 试

More information

等 2. 醫 療 保 健 : 提 供 各 機 關 學 校 公 務 同 仁 各 項 醫 療 保 健 措 施 及 民 間 團 體 現 有 醫 療 保 健 資 源 等 相 關 訊 息 ( 四 ) 其 他 協 助 : 各 機 關 學 校 得 規 劃 辦 理 其 他 多 元 化 的 服 務 內 容 ( 例 如

等 2. 醫 療 保 健 : 提 供 各 機 關 學 校 公 務 同 仁 各 項 醫 療 保 健 措 施 及 民 間 團 體 現 有 醫 療 保 健 資 源 等 相 關 訊 息 ( 四 ) 其 他 協 助 : 各 機 關 學 校 得 規 劃 辦 理 其 他 多 元 化 的 服 務 內 容 ( 例 如 修 教 育 部 及 所 屬 機 關 ( 構 ) 學 校 員 工 協 助 方 案 實 施 計 畫 ( 草 案 ) 壹 依 據 行 政 院 102 年 4 月 2 日 院 授 人 綜 字 第 1020029524 號 函 核 定 之 行 政 院 所 屬 及 地 方 機 關 學 校 員 工 協 助 方 案 貳 目 的 一 發 現 及 協 助 公 務 同 仁 解 決 可 能 影 響 工 作 效 能 的 問

More information

, 2003,,,,,,,,,,,,,,,,,?,,,,,,?,!,,,,, 30, 130,,, ;,, ;,,, ;,, ;,,,,,, 1 , b,, ;,, ;,,,! 2006 2 26 x r s h 2 1 3 5 7 9 11 13 15 17 19 21 24 26 28 30 32 35 37 39 41 43 45 47 49 51 53 55 57 58 60 62 64 1

More information

13县(市、区)概况.FIT)

13县(市、区)概况.FIT) 梧 州 年 鉴 2014 县 ( 市 区 ) 概 况 苍 梧 县 苍 梧 县 概 况 苍 梧 县 位 于 广 西 东 部 洛 湛 铁 路, 桂 梧 高 速 公 路,207 321 国 道 和 浔 江 桂 江 过 境 2013 年 2 月 8 日, 国 务 院 批 准 梧 州 市 部 分 行 政 区 划 调 整, 撤 原 万 秀 区 蝶 山 区, 成 立 新 的 万 秀 区, 成 立 龙 圩 区 原

More information

成發友校介紹稿

成發友校介紹稿 成 發 友 校 介 紹 稿 (1: 子 晞 2: 孟 倢 ) 1: 大 家 好. 我 是 子 晞 2: 大 家 好 我 是 孟 倢 1: 誒, 倢 哥 啊, 今 天 台 下 怎 麼 那 麼 多 人 啊? 2: 那 還 用 說 嗎, 那 當 然 是 來 看 我 (1: 咦?) 們 家 可 愛 的 學 弟 妹 的 嗎? 對 不 對 啊 ~ 1: 喔 喔 喔, 對 阿, 今 天 學 弟 妹 的 講 得 真

More information

218, ,216 (78,391) 3,457 (6,262) 34,889 (1,283) (2,872) (88,808) 38, , , , ,160 1,870 6, , ,562 2

218, ,216 (78,391) 3,457 (6,262) 34,889 (1,283) (2,872) (88,808) 38, , , , ,160 1,870 6, , ,562 2 00194 560,153 353,435 (276,872) (71,855) 283,281 281,580 3,006 2,633 (85,733) (85,768) 4 67,698 67,400 (12,086) (40,873) (18) 256,166 224,954 5 (37,498) (13,738) 218,668 211,216 213,303 205,070 5,365 6,146

More information

《培养一个真正的人》(1197778)

《培养一个真正的人》(1197778) 西 祠. 好 爸 好 妈 读 书 会 为 您 制 作 培 养 一 个 真 正 的 人 孙 云 晓 著 2010 西 祠. 好 爸 好 妈 论 坛 HTTP://B1197778.XICI.NET 作 者 简 介 孙 云 晓, 中 国 青 少 年 研 究 中 心 副 主 任, 北 京 树 人 天 地 教 育 机 构 国 家 级 顾 问 1999 年 被 国 务 院 表 彰 为 有 突 出 贡 献 的

More information

-------------------------------------------------------------------------------- -------------------------------------------------------------------------------- --------------------------------------------------------------------------------

More information

會 議 紀 錄 第 12 屆 第 1 次 定 期 大 會 第 4 次 會 議 紀 錄 時 間 :104 年 4 月 28 日 ( 星 期 二 ) 下 午 3 時 12 分 至 3 時 20 分 地 點 : 本 會 議 事 廳 出 席 議 員 : 吳 思 瑤 潘 懷 宗 王 欣 儀 陳 政 忠 張 茂

會 議 紀 錄 第 12 屆 第 1 次 定 期 大 會 第 4 次 會 議 紀 錄 時 間 :104 年 4 月 28 日 ( 星 期 二 ) 下 午 3 時 12 分 至 3 時 20 分 地 點 : 本 會 議 事 廳 出 席 議 員 : 吳 思 瑤 潘 懷 宗 王 欣 儀 陳 政 忠 張 茂 要 目 會 議 紀 錄 ( 大 會 ) 第 12 屆 第 1 次 定 期 大 會 第 4 次 會 議 紀 錄 及 速 記 錄 4958 第 12 屆 第 1 次 定 期 大 會 第 5 次 會 議 紀 錄 及 速 記 錄 5025 第 12 屆 第 1 次 定 期 大 會 第 6 次 會 議 紀 錄 及 速 記 錄 5062 十 二 年 國 教 暨 併 校 議 題 營 養 午 餐 調 漲 案 食 安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9FCA4C6BFA4313035BEC7A67EABD7A4BDA5DFA5AEA8E0B6E9ABB4ACF9B669A5CEB1D0AB4FADFBC170A658BAC2BFEFC2B2B3B9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B9FCA4C6BFA4313035BEC7A67EABD7A4BDA5DFA5AEA8E0B6E9ABB4ACF9B669A5CEB1D0AB4FADFBC170A658BAC2BFEFC2B2B3B92E646F63> 彰 化 縣 105 學 年 度 公 立 幼 兒 園 契 約 進 用 教 保 員 聯 合 甄 選 簡 章 壹 依 據 一 幼 兒 教 育 及 照 顧 法 二 公 立 幼 兒 園 契 約 進 用 人 員 之 進 用 考 核 及 待 遇 辦 法 三 彰 化 縣 105 學 年 度 公 立 幼 兒 園 契 約 進 用 人 員 甄 選 委 員 會 決 議 貳 甄 選 類 別 及 名 額 一 甄 選 類 別 :

More information

目 录 1 卷 首 语 2014 冬 ( 总 第 七 期 ) 刊 名 题 字 : 韩 也 良 牯 牛 降 编 委 会 主 任 : 孙 小 华 委 员 : 张 立 政 詹 成 林 何 前 生 方 智 善 丁 长 杰 王 熙 政 陈 文 平 田 胜 平 牯 牛 降 编 辑 部 主 编 : 孙 小 华 执

目 录 1 卷 首 语 2014 冬 ( 总 第 七 期 ) 刊 名 题 字 : 韩 也 良 牯 牛 降 编 委 会 主 任 : 孙 小 华 委 员 : 张 立 政 詹 成 林 何 前 生 方 智 善 丁 长 杰 王 熙 政 陈 文 平 田 胜 平 牯 牛 降 编 辑 部 主 编 : 孙 小 华 执 卷 首 语 张 立 政 甲 午 年 的 冬 天, 共 和 国 有 两 件 大 事 与 一 位 石 台 名 人 相 连 2014 年 12 月 13 日, 国 家 公 祭 仪 式 在 侵 华 日 军 南 京 大 屠 杀 遇 难 同 胞 纪 念 馆 举 行 中 共 中 央 总 书 记 国 家 主 席 中 央 军 委 主 席 习 近 平 出 席 仪 式 纪 念 馆 里, 有 个 江 南 水 泥 厂 难 民

More information

,,,,,,,,,,, :, ;, ;, ;, ;,,, ;,,,,,,,,,,,,,,,,,,,,,, 1 ,,,,,,,,,?,? :,,,,,,,,,,,,,,,,,,,,,,,,,,,,, :,, : 2 ,,,,,,,,,,,,,,,,,,,,,,,,,,,,,,,,,, :,,,,,,, 3 ,,,,, :?,,,,,, :?,?,,,,,,,,,,,,,,,,,,, :?,,,, :,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IP Protection by Chinese Courts in 2012_CH.docx

Microsoft Word - IP Protection by Chinese Courts in 2012_CH.docx 2012 ( ) 2012 2008 2012, 2012 87419 45.99% 2928 20.35% 13104 129.61% 2012 87419 83850 45.99% 44.07% 53848 53.04% 19815 52.53% 9680 23.80% 746 33.93% 1123 55 1.23% 2207 0.64% 1429 8.18% 613 3.46% 9581 9292

More information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135343030AB4FA5C0A448ADFBA4FEAFC5C0B3C0CBB8EAAEC6B2C4A447B3A1A5F73938303230362E646F63>

<4D6963726F736F667420576F7264202D203135343030AB4FA5C0A448ADFBA4FEAFC5C0B3C0CBB8EAAEC6B2C4A447B3A1A5F73938303230362E646F63> 保 母 人 員 單 一 級 技 術 士 技 能 檢 定 術 科 測 試 應 檢 參 考 資 料 試 題 編 號 :15400-960401~8 審 定 日 期 :96 年 11 月 30 日 修 訂 日 期 :97 年 1 月 31 日 98 年 0 月 06 日 保 母 人 員 單 一 級 技 術 士 技 能 檢 定 術 科 測 試 應 檢 參 考 資 料 第 二 部 份 壹 保 母 人 員 技

More information

《80后职场新鲜人生存手册》

《80后职场新鲜人生存手册》 80 后 职 场 新 鲜 人 生 存 手 册 *************** * 第 一 章 别 把 求 职 当 成 简 单 的 事 *************** 树 立 起 一 个 良 好 的 工 作 态 度, 在 遇 到 困 难 的 时 候 要 懂 得 正 确 对 待, 不 要 把 它 当 做 绊 脚 石, 而 要 看 成 是 锻 炼 自 己 承 受 能 力 的 机 会 ---------------

More information

【14】【外務省報告用_中文】中国高校生訪日団第2陣報告書0414

【14】【外務省報告用_中文】中国高校生訪日団第2陣報告書0414 JENESYS2.0 第 二 批 中 国 高 中 生 代 表 团 访 问 日 程 2013 年 12 月 3 日 ( 星 期 二 )~12 月 11 日 ( 星 期 三 ) 1 概 要 由 中 国 日 本 友 好 协 会 派 遣 的 第 二 批 中 国 高 中 生 代 表 团 共 60 名 于 12 月 3 日 至 12 月 11 日 抵 日 访 问 ( 团 长 : 王 占 起 中 国 日 本 友

More information

OK E mail renxinabc com E mail A B

More information

100 地方政府公共管理個案選輯 整個名字聽起來就好像手機的牌子 磨先生其實人很好 相處 只是說話大剌剌的 什麼事情都無所謂的樣子 再加上年資高見多識廣 所以對於事情的輕重緩急有自 己的見解 故事大綱 最近這三個月 西海示範公墓拓建公園開發案 是鎮長交 辦給建設課的重要事項 泰奧對這個案子費心不少

100 地方政府公共管理個案選輯 整個名字聽起來就好像手機的牌子 磨先生其實人很好 相處 只是說話大剌剌的 什麼事情都無所謂的樣子 再加上年資高見多識廣 所以對於事情的輕重緩急有自 己的見解 故事大綱 最近這三個月 西海示範公墓拓建公園開發案 是鎮長交 辦給建設課的重要事項 泰奧對這個案子費心不少 99 個案四 團隊溝通 陳貞昌的 Lucky Days 李翠萍 中正大學政治學系副教授 場景 潭水鎮公所 人物介紹 泰 奧 建設課課長 姓泰名奧 可說是人如其名 泰奧對自己 很有自信 自我要求很高 他很少下錯判斷 做錯決策 大部分的時間他相信自己的表現是相當優異的 他從不 把別人的讚賞當一回事 當然 別人的批評他也是充耳 不聞 套句現在流行的一句話 他是個永遠 自我感覺 良好 的人 陳貞昌 大學一畢業就考上公務員

More information

untitled

untitled 1. 2. 3. 4. 9 1. 2. 3. 4. UNICEF TASC2006 14 17 1 17 6200 5500 9 10 18 2006 200661.61% 50.89% 60% 45.74%32% 1 10 2 1. 2. 3. 4. 3 11 1. 2. 3. 4. 5 12 1. 2. 3. 4. 4 13 1. 2. 3. 4. 1. 2. 1 2 14 1 A B C 2

More information

(Microsoft Word - 4\244\353.doc)

(Microsoft Word - 4\244\353.doc) 20092009-2010 年度第三 年度第三期 地址 地址 九龍新蒲崗崇齡街 33 號新蒲崗廣場地下 A23A23-A26 網址 網址 http://spk.wd.rhenish.org 電話 電話 23261336 目 錄 ( 一 ) 最 新 消 息 P.3 ( 二 ) 老 師 心 聲 訪 問 何 老 師 P.4 ( 三 ) 專 題 文 章 趣 怪 的 科 學 P.5-8 ( 四 ) 小 食 嘗

More information

( CIP ) /. :, 2003 ISBN I247.5 CIP (2003) : : : ( 310 ) : : : mm mm 1/ 32 : : : :1 - : ISBN :3

( CIP ) /. :, 2003 ISBN I247.5 CIP (2003) : : : ( 310 ) : : : mm mm 1/ 32 : : : :1 - : ISBN :3 ( CIP ) /. :, 2003 ISBN 7-80647 - 579-6......... - -. I247.5 CIP (2003) 121754 : : : ( 310 ) : : : mm mm 1/ 32 : : : :1 - : ISBN7-7 - 80647-579 - 6 :330006 (, ) ,,,,, ;,,,,,,,, 1 ,,,,, ;,,,,,,,,,,,,,,,,,,,,,,,,,,,,,,,,,,?,?,?,,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