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方才于 而 阶 谈 清 经 故 当 积 一 之 一, 教育界发生 史, 学 否 必须 如 那 学人园地 八十年代的王瑶先生 陈平原 著名文学史家 原北大中文系教授王瑶先生至年代北大教授王瑶 三个阶段 第一 其作为学者的经历, 大 段, 华十年 ( 致可分为扎的意义 年代 丰富的痛苦 界已多有论述

Save this PDF as:
 WORD  PNG  TXT  JPG

Size: px
Start display at page:

Download "? 方才于 而 阶 谈 清 经 故 当 积 一 之 一, 教育界发生 史, 学 否 必须 如 那 学人园地 八十年代的王瑶先生 陈平原 著名文学史家 原北大中文系教授王瑶先生至年代北大教授王瑶 三个阶段 第一 其作为学者的经历, 大 段, 华十年 ( 致可分为扎的意义 年代 丰富的痛苦 界已多有论述"

Transcription

1 ? 方才于 阶 谈 清 经 故 当 积 之 教育界发生 史 否 必须 如 那 人园地 陈平原 著名文史家 原大文系教授瑶先生至代大教授瑶 三个阶段 第 其作为者的经历 大 段 华十 ( 致可分为扎的意义 代 丰富的痛苦 界已多有论述本文拟从 国大重新崛起 即从考入清华大文院国文部师从朱自清瑶的生命特征及存意义 及闻 员 讲师 多 ) 攻读硕士研究生 副教授 此前的瑶于 清华大国文系 期间 到 受聘清华大教 特定视野 辨 入读三代人的共同舞台 极参与左翼 文艺运动 秘密加入国共产党 担任第卷所谓 清华周刊 总编辑 抗 战全面爆发后 没有随间 般都从 的国 说起 那 月 以及 挣 八十 析 无论官方还民 光明日 大南迁 回家乡平遥 过 番痛苦的挣 报 发表 实践检验真理的唯 标准 引起持 扎 月西南联大复 后 续大讨 论 称 思想解放运动 那 月 大毕业考上研究生从 国立西南联合大的本科生统 分属大 清华 南开三校 生为瑶 清华十 月 因 科各系入京大 教授晋 革 间 瑶偶 此走上了者之路 共十届三全会召开 确 管理 研 究生则事求的思想路线 本文以入读研究的错误口号 决 定了 立了解放思想 实 以阶级斗争为纲 定把全党及全国人民的注意力转 的起点 移到现代化建设上来 值此千钧 全国性的院系调整 清华 文刻 瑶成了大文系的副恢复高考的第 升为教授 第二阶段含十文入 那 直延续到底 ( 有春风得意 如 政协委员 文艺报 编委等 校园 了两件大事 月 届大生 ( 即 文 革后招收的第 发的 月 文革 关键时 后 七七级大生 届研究生走进 后者毕业时适逢国务院批准了 华人 任全国民共和国位条例暂行实施办法 ( 月 多的时候被当日 ) 包含 局视为自私自利 落后分子 走白专道路的典型 位制度从此建立 就此 反动术权威 遇政治运动必挨批斗 写 检讨上 岁 成了家常便饭 如 此叙述面 至于者瑶的第三阶段 ( 所以从说起 那 硕士研究生从 讲为主 兼 因为 国 月招收 来那 士 硕士 博士三级位的国 的大教授瑶信心满满地登场了 青春勃发 时的 国刚 临 的记忆 个困境 名考生录取了人 从此以社会意气风发 生机勃勃 及个人著述与社会活动 直到 只属于 病逝 千载难逢的好时光整 若此说成立 论瑶生命形态三阶段可 立场及境遇迥异的人 基 分别对应现代国的术史 思想史 教育史 与期待 对于界来说 凝 考虑到从术史角度表彰瑶的 古文史论 始解冻 和 国新文史稿 或 即 ) 的大舞台 对 重新定义 看 从十浩劫走出来 整 此 美妙的春光 个 轻的朋友们气属于全社会 真 春风 从政治史立场辨析术舞台上三 真的 个社会具有高度共识 本上都对未来充满憧憬 固多的 代人同时翩然起舞 时间 开 又绿江南岸了 于 既有二三

2 旁若 居 乐 希望有 几 终 或 充 如 叶 造 很快地 对说过 且 瑶 识 成 具 成 为 既 除 十岁的大生 又 有四五十岁的教师 有就大幕落下的那 六七十岁的老者 月日 代国界有句戏言 称 级的大生因 意思 说 级 其特殊经历 ( 参与 国大乃上海 级以及瑶去世后 瞬间 体说来 就 瑶先生外出讲期间病逝于 少报刊顶着压力 发 表各种 二九运悼念文章 大文系 国现代文会 动及全面抗战 反右及大跃进 文革及上山下国现代文研究丛刊 编辑部积极筹划的 瑶 乡 ) 日 法很有趣 代 代 后政治或术上多有优异表现 种说先生纪念集 则 于个月后由天津人民出版社推 太靠谱 愿意将其理解为出 老青三代者竞相撰写怀念诗文 以及代末人的大生 其 殊的政治阅历 术训练 思 影响了其 人初生牛犊怕虎 有 有人则 大家都希望 时间 发愤忘食 想潮流及发展机遇 标志 特人情谊 国舞台上的表现 有瑶本人 人拽住青春的尾巴荡秋千 以忘忧 知老之将至 把被四人帮耽误的时间夺回来 国界风起云涌百舸争流 瑶例外 嗟卑非事 桑榆 因很多人意识到 故文章的忧伤 愤懑与感怀 属于那个特定时刻的精神氛围 作为者的遗憾 作为饱经沧桑的著名者 元旦赋诗 映照亦成霞 十 首 浩劫晷虚掷 叹老用再写检讨 可 四化宏图景可夸 佳音频传前途好 险阻宁畏道于人文者来说 岁 路除 所 期黾勉竭庸驽 老人表决心的诗句 桑榆晚 为霞尚满天 有时贤叶剑英的 照明 作空头文家 前有唐人刘禹锡的 ( 酬乐天咏老见示 ) 后 老夫喜作黄昏颂 满 ( 八十抒怀 ) 考虑到文革刚结束时 剑英的声望如日天 先生的 4 此等 先生 了个 个时代结束的 指向 代的瑶 以肆无忌惮地挥洒才华了 可 意识到自己心有余力足 对 鲁迅诞辰 无法逾越的坎 百周纪念会上宣读 莫道广受好评且日后多次获奖的 故事新编 散论 时意气风发 目青山夕时的精神状态 元旦抒怀 角色 助手钱理群曾描述瑶撰写此文 整整半个月 加于的 切 明纯与明净之 禁从旁欣赏起来 先生仿佛卸去了外 沉浸真正者的单 且受到 显受叶诗的启发 了深深的感动 多么希望将此刻的先生永远 诗句 叹老嗟卑非事 桑榆映照亦成霞 很能凸显时代风气仅后生小子 老教授都奋起直追 三代人挤起 以邻为壑 代与代之 间 些蘊磕撞撞均可控范围内 利益太明显 得的机遇 茫茫大地真干净 此 所作为 有趣的 然觉得舞台太小 大家都习惯于 能说没 有矛盾 且 因 向前看 很大程度受惠于十浩劫造成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三 置的同 开始逐渐 具体到瑶 作 科的创始人之 起头来 校园里 情 真所谓 连 定格 者状态! 必须态 那平言 想 如果 的笔下 将 先生终生处于样的 与先生相处的十多 却仅有 次 可争夺的作 要追问的 如此难 大文章 会出现多少天才的创 仅写作状态 样的 状 就以术水 瑶晚最有光彩 最见功力之 瑶笔下 没能再 再三地出现? 白世人都说瑶晚著述丰硕 只表面现象 看来 作 分化 寻 代人因养 精力 位没有尽力为以 何样的 绩斐然 为者的瑶 的身体及精神状态 找适合自己的道路 十代本该有多精彩著述 点 八 须考虑当 为大名教授 国现代文事人的自期许及实现程度 妨引两位知根知 界备受尊崇 无人口 衔烟斗 骑 横冲直撞 好花易谢 理想与想象力的 于可以昂底的西南联大老同的追忆文章为证 季镇淮 脚踏车大 回忆四十代的瑶长 称 了 平六七间 番风雨过后 满激心 累 终于落幕了 西院 积深厚 自昆明至 瑶长表现了术上的努力和信 见敏锐 绩卓著 清华新 相信的文章朽的

3 文革后 为 瑶 能 然 已 七 做 属 人 正 已甚感 单 消 颇 虽 凭 既然 提 再 力 殊 等 确 文评论第期 似乎青人出于 的见解和坚强的信心 古文史论 由 再印 验 时的狂言 若没有真实华 本可 说出句话吗? 的生曾有 三 外术界所赞许 复由三 的术上的抱负和自信诚虚矣 的 哭昭琛 提及瑶很有幽默感 带有点逢场作戏的味道 直认为昭琛具备 境好点 大的贡献 时代的悲剧 非 术上作出大的贡献 个大的研究计划 印无法实现 常 说 经得起时间的考术著作 至 后话锋 问 转 朱德熙大家都说耽搁了可 总样 个大者应有的素质 要环能理解 兴趣专 十几 先看出书情况 依 点 文革前二十多的坎坷经历 个人意志所能改变需要 却 文革 后先 可终因迈精力济 以前每撰写 耽搁人生哪 部 部著作没出版 当创造力最旺盛的时候被迫搁笔 以提笔时却又力从心 写下段话时 阶段大 到可 种遗恨只有个人才 的平日的印象 日 定会做出后阅读收录 瑶文集 第七卷和 瑶全集 于大第八卷的 反省的猜测 瑶书信选 否尽心尽力? 月日 瑶 刊行时间为序 日蛰居斗室 上海人民出版社重印作者略加校改的版谈质量了 承 李白 鲁迅与国文 增 史论集 新增 记 上海 陕西 息闭塞又 您鼓励至 人民出版社重印版实上自被当作 加二短文及 重版后记 所作 完成任务已 古籍出版社重印版 古文塵蛇岁月 垂垂 老矣 读书笔记十则 及 重版后月日 瑶 国青出版社重印作者略加修订工作效率之低 的版 国诗歌发展讲话 力衰退之故每 民文出版社重印作者略加修订的版 陶事 虽欲振作 渊明集 成 古文史论 作者 所有些 都 努力 小修小补只 京大出版社将棠棣三书合月日 核校撰 重版题记 龄 瑶孙玉石 乐黛 得后 ( 德厚 ) 的帮助下 修订 新文史稿 此修订 出版社刊行 能证明作者此前的挣扎 云 黄曼君 力挣扎较好 力从心 效 坐实了当初的 致信德厚 做出事来 感 白旗 当 终 无从 勉力为之 事 以来 廿间虽偶有 无要打算如何如何之意了 欲振作 再次致信德厚 非耿耿于过去之挨批 从心 近来 实精 日应付日常琐事即感到再无力作 做事则等于 版 国子们及来访客人听 故 有力从心之感 类似的话 本月由上海文艺真的写出来 增加了作为 代序 的 五四 新对于眼界很高的瑶来说 文前进的道路 以及 重版后记 整个八十的术理想放弃 代 论集 华集 瑶新编撰的有以下三书 月由人民文出版社刊行的 鲁迅作品时 月拟定目录撰写 后记 只深 瑶致信石汝祥 率奇低 坐以待毙 觉苦恼 笔如 仍 如之 垂死 决定以勉 先生多次讲给身边弟 各家追忆文章多有提及 写出来了又怎么样? 没办法达成自己 又有何妨? 苦于太清醒 编定 明显知道自己努力的边界与极限 相信的文章朽的 夜沉思 月才由国社会科出版社刊行的 润题 的瑶 ) 自有 月间编定撰写 后记 日 后收人岳文艺出版社版 瑶文集 及 之感 心事浩茫连广宇 河教育出版社版 瑶全集 的 国作为导师的骄傲 8 现代文史论集 十本书 刊 润华集 收录的随笔 种属于旧作重 集 和 国现代文史论集 的论文 少撰写于文革前样的业绩 称 鲁迅作品论同 有瑶 算十分丰厚 家冯友兰 ( 撰于岁末的 为人有真性情 ( 先生术上有遗恨的以 东隅已逝 瑶 没有轻 那样的狂傲了 ( 鲁迅 无 种旁人难以领略的悲凉 桑榆非晚 就著述热情及努力程度言比 先生的才文界的程千帆 ( 其主要业绩及贡献 代的 上哲 或社会家费孝通 接近古典 或季思

4 苗 最后 以及 必 都运筹 场 如 关 长 晚 整 或许 促 看 的 个 初 诸说 样 钱 却 前 晚 对 同 才 喜欢 作 帷幄 悉 心指导研究生 角度 才能理解那册除了讲话 就 从事术组织工作 考虑到国现代文科序跋的 润华集 的意义 作者 后记 的特殊性 所发挥的作用 此科代思想解放运动称 大教授瑶的工作因为引走过了 人注目 究的坦途 举两位与瑶关系密切的者的文章 谁都知道 条坎坷的道路 纷呈 工作长达四十的作者 们眼先生的晚 得后 瑶先生 欢欣 书名 润华集 取 称 作 其实 先生最后的 做 两次出国讲 个人的生平 次赴香港讲 史无前例 名国现代文硕士 博士研究生 出 且秀 从代开始 研究会整主编 整 国现代文研究工作开国以来 近几才走上了术研 景喜人 作为从事项 之能感到无限的 润华着果 了大量工蕴含着作者自己的艰辛经历和对 发展的祝愿种感受的 的 培养了近十日 后 们新作迭辈者撰写的序言 有 国现代文的作用为新 之意 科的繁荣 此文撰于月 先生便驾鹤西行了 那些为后 理上的阐发 代者的崛起 保驾护航 直接 国现代文研究丛刊 就代国界令人怀想的地方三 间省略部分 介绍先生的诸多代者同 个舞台 著作 樊骏的 论文史家瑶兼及对老先生很快调整姿态 没有发生大的碰撞许多 再坚持个人著述 转 国现代文科建设的贡献 则多从科发展成功地扮演伯乐或导师的角色 记得很清楚 的角度立论 国现代文科所经历的 发展建设往往成了 为科作出了多建树 声誉 好 的遗憾 从代初开始的多时间里 场灾难 连串厄运 的术生涯称得上 使它的 瑶先生去世时 大树倒了! 的瑶者遮风挡雨 理群冒出 活跃大转型的时代 令人尊敬与怀念的 句很沉痛的话 替无数后辈 大树 得到了应有的尊重与属于那个时代诸多目光如炬且敢于直言的老教授 夕阳无限或许龄的缘故 的瑶 两位都讳言瑶晚个人著述方面自己清华大念研究生时的导师 曾 都强调其会 丛刊以及科建设增补新编 撰 方面的贡献 换句话说 须将论述角度从 火相传 者 代的国界 成了老 位制度的建立 注晚瑶 转为 导师 何承上启下 谈论 连缀旧作 成了 念朱自清先生 和 念闻 必多先生 两篇夹叙夹议的长文 非般意义 上的文批评 兼及古典与现代 诗文与 成薪术 教育与思想 史实考证与个人追怀 念朱自 辈者义容辞的责任 清先生 总共九节 使得种 能 至于各种专业会的建立 展的重要契机 所有会都健康成长 苦心孤诣 成为可 念瑶先生 推动术发及发表状态 里说说 念闻 非所有导师都尽职 完成于月日 与主持其事者的心大召开的第三届全国闻 胸与眼界大有关系 仅仅组织才能或道德境宣读 界 亟需某种战略家的眼光 方面瑶 充分理由感到自豪 若谈代国的 代文研究 有期 可此文第 断 断续续写了近 文曾清理此文各节的写作机缘 多先生 此文 月日清华 多研究术研讨会上 刊 国现代文研究丛刊 第 节 生命的诗 乃根据作者 国现月日发表 文汇报 上的 忆闻 定绕过月瑶多师 以及月日刊于 光明日报 国现代文研究会首届会上所做的专题演讲 篇 关于国现代文研究工作的随想 对颐 念闻 日后整个科的健康发展有指导意义 与少全大 第 国性会陷人无穷尽的人事纠纷同 文研究会乃至整个国现代文界 好的 与瑶等老 多先生 改写成 第 四节 说诗解 初刊月日 新清华 及 京 五节 治风范 发表月 国现代日 厦门日报 上 添上了第二节 体风气术 和第三节 辈者的言传身教有密何如此大费周折 诗歌理论 切关系 里有龄与体力的因素 诗歌艺 完整的全文 为 气呵 成 重要的 锤定音呢? 者

5 要求 要重 二者 渐入 除 可 还 主 其 其实 除 二 开 日 以 们 提 乃 清华 随 只 水 各 近 定 以 引 文评论第期 几十间始终跟早的导师进行精神对话 来得及展开的术史研究 由此推进自己对于现代国教育及术的思考 关于此书的缘起 体例 进程及遗憾等 比如 用 风 就要求 念闻 多先生 段话 以前的清华文科似乎有 后被广泛引 国文研究现代化进程 的 种大家默契的做了详细说明 对古代文化现象作出合理的科的动因 解释 冯友兰先生认为清朝者的治态度议上的发言 信古 疑古 应该 遵守家法 新估定价值 喜 释古 上多用力 五四 作翻案文章 无论 里只想提及点 瑶全国社会科 小引 七五 从国文研究的状况说 已 此书的最初 规划会 近代 时期的者者由于引进和吸收了外国的术思想 文观念 信 与 治方法 大 疑 程 大推动了研究工作的现代化进 从国维 梁启超 直 必须作出合理的符合当时情况的解释 个意见鲁迅以至钱钟书先生 似乎为大家所接受 力 从同方面作出了努新和开辟局面的大者 都 至胡适 陈寅恪 代研究工作方面有创 从同方面 同 闻先生的 诗经新义 朱自清先生的程度地引进和汲取了外国的文观念和治方法 诗言志辨 都种风下产生的成果 的 们的根本经验就既有十分坚实的古典文 深受种风的熏陶的 进行术史清理有 仅自报家门 意无意 的根底和修养 又 史研究的新思路 体研究对象 念闻 专业论文 多先生 文章结尾 作 虽夹杂 及眼下清华大重建文系 多风范云云 论述以 据等 读作为神话的 面换 如何理解瑶对于 用新的眼光 新的时代精神 启了日后大新的术思想和治方法照亮了们所从事的具 些个人感慨 仍属 者突然话锋 转 希望大家发扬闻 清华派 术动态 第乃期的 人的兴趣 于 的 领了个最初名为 究的贡献 及其立说的机缘 宗旨 边界及理依最想探讨的 为何 大师的意义以及弟子的位置 个角度 清华国院 解局越做越小 有所辨析 下如 代 要着眼于此说教育史及术论环境属 史上的意义 来说 晚的瑶先生 著述与指导 提倡术史研究 趣的 代以后 作为路标的意义大风大浪 了国现代文研究的撰写总序 段初刊国社会科院编印的 有 千字言 起了很多 关方面动员老骥伏枥 认 近代以来者对国文研 的国家课题 先生私下里表示 百来国的文研究格 平越来越低 的感叹 如此逆耳之言 于 此课题命运多舛 尚 政治正确 后便主编辞世 最 致让人有 未渐人佳境 就 得益于课题组同人的鼎力支持 做了两件未完工前途无量的事 得全书缺乏整体感 之间 只 代 当的舆 能关起门 碰上了 终能勉强完成 主编瑶来及 留下了基本思路及只言片语 为清华文科招魂 有此书有两点意想到的效果 存着某种内联系 的术史研究热潮 大者应有的素质 提及 个人著述 发展 种选择 定位 例外 那 巳 老境的先生 着力培养后进 八十价值 最初选择个案 二 使 章之间水平太均勻 开启了 % 代 凸显了清华文科的特殊 稿时只有章 没把主要精力放明显带有清华印记的 ( 求或教书 ) 竟 实蕴含着略显消极的 经没有能力冲击新的高度 其 然占了 及推动科八席 ( 梁启超 国维 陈寅恪 朱自清 闻 只有 自多 俞平伯 吴世昌 元化 ) 考虑到求与任 点教的差异以 就激情洋溢地发起投人 国文案可重复计算即 研究现代化进程 的编纂工作 上述 言 瑶先生 有么 句 看来 出版感 术图景 术史上的意料之外 及民国间教授的流动性 同 便如此体 的业绩大之上 了古文研究和现代文研究早就说到了 念闻 有定评的两大功绩外 还必须加上意识到尚未 近闻清华大又筹建国文系 现本书的 出乎 个 般人 多先生 结尾的那句话 正因清

6 说话 定 说 其完 恐 都 到 爱 要 就 因 依 虽 多 到 瑶对 之 只 尊重 自 无论 方才 努 混 其 那 因 就释然 华复办文系 使得曾清华求任教十几的受时代风气影响 瑶浮想联翩 关于先生如何为清华复办文朱二位虽都曾 系出谋划策 原 蕴含着某种派之争 像汉家考辨经史子书 清华文系主任徐葆耕 瑶华专注于某些字和词的考据训诂可 闻 那样 都将其研究置 圣土记瑶先生与清华大 有详细的描于诗 神话或文化人类的背景下 就 述 值得参 阅 说 仅如此 晚 场合声称 的多次私下或公开大作的 清华的 瑶从未落纸上 明 明明大半辈子生活燕园 己属于清华 记得 大的 句话 研究 身边的弟子及访客可以证重事实 种蕴含着理论眼光与历史意识 近乎小题 考据 才 先生心目理想的文史 就难怪先生对胡适讲考据 证据 瑶为何坚持自青春记忆 师 让界很多朋友大惑解 必须路径的差异 导 的前后 生 和 念闻 重新回到美好的青时代 表彰清华的风及文化 瑶撰写了 念朱自清先大 必须承认 多先生 二文 因撰文怀念师长 带有某 屋及乌 特别建 ) 的说法很以为然 长追怀 个 人遭遇 再 只过尊 加上治 致了瑶为认同清华 清华的 说法本身 种策略性考量 ( 如配合清华文系的复 重要的 种可能性 从清华孰优孰劣 瑶谈论的其实非大 老清华 与 新大 的 岁到岁 间瑶 与清华结下了解之巨大差异 缘 至于后面的多 即便没有那些阴影 刻骨铭心 没办法的事情 感情 生 春华 愉快的岁月居多 大生活都如清华岁月家 作为长期生活燕园的国现代文研究专 大同样充满感情 点读孙玉石 说对于母校的的 风雨燕园四十载 当能明白 只因痛感当 远教授之上 下国大的精神状态及术水平尽如人意 说到瑶对于清华的认同感 因其 名山事业 古文史论 用说 另 文史稿 上 的下册 日 此后个月 了解现代国术史的 及地位 因 代 册刊行于 点为过 相反 有少撰述 了 的 仅因其 青瑶于进人历史 出版于的形态 然然地 部代表作 国新大 明白点 连出版于夸张的语调来谈论 力寻找 种较为理想的大 选择了自己熟悉的清华 对于瑶用饱含深情且无 清华派 稿时间月民国间的清华大 瑶方才转任大教员 凡略为厚 与 明白两部书的分量朝气 清华时期乃者瑶的黄金时科排名 再写出 事实 等于 瑶所遭遇的困境 到 了大以后 体大思精 结论 了 文史哲各系实力雄 大文科之追求古雅渊深相比 显 有进取精神 瑶想做的 考 虑到同 且感叹国者 的著作设想 需要辨析种意义上为老大 底校的问题 还大时代的限制 假如没有院系调整 活清华园里的瑶 旧生对 怕未必有好的处境 论述 让瑶很喜欢的 几乎让人窒息的术氛围 活 与其说 校风 得有 时期尝试术史研究 代如代 此 妨么 极力为民国间的清华文科叫好 某 前 老大 招魂 瑶本人还整个国界 的魅力敏感 隐隐约约感觉到 值得追怀 如今 如承认缘于整个国家的意识野与怀旧思潮的 形态 的兴趣 当然 系与清华文系之间 否认上世纪三四十代大文及表彰清华文科 教育宗旨与术风气上 存着小的差异 点对于瑶日后的论与代化进程 终 论政 确有 通古今的瑶先生 的影响 从古典到现代 大史 没有多少专门 个时候的大生 合着政治批判 史 言说 视 逐渐引起国人 个时候回想瑶之提倡术史研究以 悟出 种特殊的味道 回 那个未完成的课题以及那本 国文研究现 于明白 需要 文观念和治方法 曾谈及瑶代响与制约的大制度 认真清理 的仅 深受意识形态影 批判胡适时所撰写的几篇谈考据 的文章除了月日于京西圆明园花园

7 細 钱理 瑶和的世界 河 谷 三 陈 讓 即 范 依 文评论第期 科出版社 1 参 见陈徒手 文件的瑶 故 人民有所思 店 后知识分子思想改造侧影 页 群 读瑶的 检讨书 现代文研究丛刊 第期 参见 雜生纪念集 天津人民出版社 联书 丨 先驱者的足迹瑶术思想研究论文集 河南大 出版社 社 教育出版 平原 文人与子者 二联 10 瑶 为 先生 当游侠人现代国的? 书店 闻多先生 瑶全集 第卷页 出版 话的? 上 师义以及弟子的置解读 清华国院 现代国 第六辑 足 陈平原 大者应有的素质 瑶和的世界 3 借用初唱遍大江南的流行歌曲 来相会 张枚同词 ( 建芬曲 ) 轻的朋友 4 见杜诱编 瑶谱 则 瑶文集 第七卷 页 岳文艺出版社 5 钱理群 从麻木忆挤出 祭 瑶和的世界 页 瑶师逝世雕 参 见陈平原 国文研究现代化进程 小引 载 瑶主编 国文研允现代化进程 瑶华圣土 6 季镇淮 回忆四十代的瑶长 瑶先生纪念正里谈清华的反右与文革 集 页 7 朱德熙 哭昭琛 瑶先生纪念集 页 8 京大出脈刊行的 醒代文史论集 孙玉石应 大名家名著文丛 与瑶编定的著作名同实异 邀约另外选编的 9 陈平原 为人有真性情 瑶先生纪念集 页 10 瑶 致德厚 瑶文集 第七卷 页 瑶 致德厚 瑶文集 第七卷 页 瑶 致石汝祥 瑶文集 第七卷 页 得后 瑶先生 瑶先生纪念集 页 樊骏的 论文史家瑶 兼及对国现代文 科舰的贡献 瑶和 的世界 页 樊骏撰有长文 会长与主编的岗位上 载 生纪念集 页 瑶先 瑶 关于国现代文研究工作的随想 国现 卩昔 大出版 ⑷ 记瑶先生与清华大 便拨乱反正后 旧让 感 资 清华园里曾 ( 诚书 期 ) 说得比较隐晦于光 力 ( 日 ) 了㈣ 时代之可贵 还同自己的教育观点有关 现时的清华进行选择 个 昔如今 入 论者 会毫迟疑地选择 士 陈平 从古典到人代子通古的瑶先生 多丄孙玉石 风雨 园四十载 瑶先生纪念集 作者系牙 大 文 系教損 香港文大 国语言及文讲座教授 代文研究丛刊 第期 责任编辑 瑶 润华集 后记 润华集 页 国社会 智红 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