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赵永生

Save this PDF as:
 WORD  PNG  TXT  JPG

Size: px
Start display at page:

Download "08赵永生"

Transcription

1 64 大汶口文化居民枕部变形研究 赵永生 曾 雯 魏成敏 大汶口文化居民枕部变形研究地域文明 (.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山东济南 5000;.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山东济南 500; 3.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浙江杭州 3004) 内容提要 : 枕部变形主要表现为头骨后部的不自然扁平化, 自顶骨顶孔区开始向后下转折一直 延续到枕外隆突处, 使两侧顶骨后部和枕骨上部形成一个几与法兰克福平面相垂直的平坦面 古代 遗址中以大汶口文化居民最为流行枕部变形, 俨然成为其重要的风俗习惯, 此变形方式应为刻意保 持婴儿仰睡在硬质枕具上, 从而形成枕部扁平, 应为有意识的行为, 不过其最开始的起源也许并不 有意识的, 可能偶然形成, 因其符合大汶口文化居民的审美从而得以流传下来 满族的睡扁头亦 针对枕部的变形, 与大汶口文化居民的情况相似, 不过因时代断层以及枕部变形方式较简单等因素, 两者应各自起源, 并无直接传承关系 关键词 : 枕部变形大汶口文化傅家遗址中图分类号 :K87.3 文献标识码 :A 未成年个体尤其婴儿的骨骼中有机物多 ( 主要骨胶原 ), 所以弹性大, 容易发生骨骼变 [] 形 因此特性, 人们在婴儿出生后到二 三岁间一直给予头骨压力, 从而使头骨成为某种特定的 形态, 头骨的人工变形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流 行, 延续时间也很长, 直到今天在某些地区仍然 存在这种情况 [] 基于北美地区变形头骨的发现, 依形态差别, 一般分为人字缝变形 枕骨变形 额 枕骨变形 额 枕骨平行变形等四种形态 [3] 颜 誾先生在对大汶口遗址变形头骨的研究中, 将头 骨畸形也分为四类 : 枕型, 无意识地与有意识地 造成, 原因由于婴孩时, 头的枕部受压所致, 受压 区域只限于枕部的最后区, 或上延到人字缝区, 或较此为高 ; 额枕型, 压力从两个方向 ( 额枕部 ) 而来, 受压区域无定形, 特别枕部, 该区受压部 张馨月 3 吕 凯 状的绷带经过额骨, 横过两侧的颞骨与枕骨等 ; 混杂型, 包括各式各样的类 他认为大汶口遗址 的头骨变形属于第一型 ( 枕型 ), 出现率几乎 [4] 由此来看, 以上两种分类较为相似, 头骨 人工变形从形态上看集中在枕部或额部的变形 头骨人工变形按照使用工具和方式的不同, 大致 可以划分为以下五类 : 抚养人等按特定的审美对 新生儿头骨进行的改变 ; 用木板等夹住头骨使其 变形 ; 用绷带等软质用具缠绕头骨使其变形 ; 在 头骨周围束缚石头使其变形 ; 木质摇篮或者硬质 枕具等使枕部扁平, 此类变形否人为有意识 [5] 的进行头骨改变有待商榷 头骨变形最早的文献记载可追溯至公元前 400 年古希腊的希波克拉底所描述的生活在黑海西侧具有头骨变形习俗的 大头人, 而考古发现 分上延到人字缝区或邻近的顶区 ; 环型, 由于环中头骨变形的历史则可追溯到公元前 年 收稿日期 作者简介赵永生 (985 ), 男,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考古系讲师, 主要研究方向 : 体质人类学 曾雯 (985 ), 女, 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后, 主要研究方向 : 古 DNA 研究 魏成敏 (955 ), 男,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 主要研究方向 : 商周考古 张馨月 (990 ), 女, 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主要研究方向 : 史前考古和体质人类学研究 吕凯 (985 ), 男,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馆员, 主要研究方向 : 两周汉代考古 基金项目本文得到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 (4CKG00 5CKG03) 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 (05T8070)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 ( ) 资助

2 东南文化 07 年第 3 期总第 57 期 的尼安德特人 [6] 我国境内最早的头骨变形应该 旧石器时代晚期周口店山顶洞的 0 号头骨, 其额骨部分在额结节上方有一明显的浅沟, 可能 [7] 由于幼年缠头所造成 从现今考古遗址中变形头骨的发现来看, 枕部变形较为常见, 且以大汶口文化遗址最为流行 新疆地区还见额 枕骨平行变形, 亦称环形变形, 如伊犁吉林台库区索墩布拉克文化 ( 早期铁器时代 ) 的墓葬中共发现 [8] 3 例头骨环形变形, 推测均为软质用具造成的 吉林大安后套木嘎四期文化 ( 新石器时代晚期 ) 中 M90 M9 的头骨也由软质用具造成的额 [9] 枕骨平行变形 除考古遗址中的发现外, 满族以枕部扁平为美, 现今依然有睡扁头的习惯, 也针对枕部的变形, 东北 河北和山东等地区的汉 [0] 族也受其影响亦颇为流行此种习俗 本文试图以山东广饶傅家大汶口文化遗址出土的变形头骨为出发点, 来对古代遗址中的枕部变形进行整体上的分析研究, 并探讨枕部变形中的具体成因以及与满族睡扁头的关系 一 材料及分析方法的介绍. 材料傅家遗址位于山东省广饶县城关镇傅家村, 其为鲁北地区重要的大汶口文化遗址, 遗迹中发现水井数量较多, 为大汶口文化诸遗址少见 ; 所出陶器器类单调 制作粗糙, 流行器耳或鋬手, 少 [] 见石器 ; 墓葬集中, 分层埋葬, 随葬品少 笔者于 05 年底对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临淄工作站保存的广饶傅家 93 个较为完整的大汶口文化时期标本进行了观察, 该批标本主要来自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995 年的发掘, 亦包括 0 世纪 80 年代两次发掘中的部分个体. 分析方法头骨变形头骨受到产道或其他外力的影响, 使头骨生长过程中受到某种限制, 从而表现出头骨某些部位出现一些不自然的改变 在头骨变形的观察中, 首先排除葬后造成的变形, 如土壤挤压等, 这种情况下头骨往往出现相对新鲜且不甚规则的裂纹 本文对头骨变形的判断主要通过对比观察的方式, 如图一, 为了更明显的显示区别, 采取线图来进行头骨顶面观和侧面观的展示, 左侧个体 ( 傅家遗址 M0) 头骨枕部出现不自然的扁平化, 右侧个体 ( 山东淄博乙烯遗址 M70, 此头骨现存于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临淄工作站 ) 则没有 依据变形的程度分为两级, 记录为强和弱, 并标注左右侧变形否一致 图一 // 图二 // 枕部变形的对比图 强 弱的头骨顶面观对比 65 强为枕部扁平程度高, 枕部几成与法兰克福平面相垂直的面, 顶结节突出, 头骨顶面观多为楔形 ; 弱为枕部扁平程度较低, 顶结节突出不明显, 头骨顶面观多呈卵圆形 头骨顶面观对比见图二, 左侧为强, 右侧为弱 本文在研究方法上采用对比分析的方式, 除傅家遗址外, 另选取 3 处存在变形头骨且标本个数较多的遗址进行数据比较分析, 包括 : 山东地 [] [3] 区大汶口文化时期的大汶口遗址 西夏侯遗址 [4] [5] [6] [7] 野店遗址 王因遗址 北阡遗址 呈子遗址 ; [8] 山东地区龙山文化时期的西吴寺遗址和丁公 [9] [0] 遗址 ; 山东地区汉代的潘庙遗址 ; 河南地区 [] [] 新石器时代的西山遗址和笃忠遗址 ; 湖北地 [3] 区新石器时代的雕龙碑遗址 ; 辽宁地区红山文 [4] 化的牛河梁遗址 ; 内蒙古地区早期青铜时代的

3 66 表一 // 广饶傅家遗址枕部变形头骨的统计表 ( 单位 : 个 ) 性别分级弱 ( 左右一致 ) 左侧明显 右侧明显 小计 强 ( 左右一致 ) 左侧明显 右侧明显 小计 出现变形个数 个体数 出现率 男性 大甸子遗址 [5] % 女性 二 观察结果与成因分析. 傅家遗址头骨变形情况 % 性别不明 傅家遗址中人骨标本普遍存在头骨变形, 具 体分布见表一, 为更直观地展示, 依据表一绘制图 三 头骨变形主要表现为头骨后部的不自然扁平化, 自顶骨顶孔区开始向后下转折一直延续到枕外隆突处, 使两侧顶骨后部和枕骨上部形成一个几与法兰克福平面相垂直的平坦面 在较完整的枕部变形头骨中没有发现额部的明显变形, 亦没有发现其他区域普遍的变形, 傅家遗址的头骨变形应属于前文颜誾先生所分类中的枕型 从头骨顶面观来看, 顶结节突出, 颅长变小, 颅宽变大, 枕部曲度平缓, 颅形多呈现楔形, 因受力原因, 枕部左右侧变形并非总一致, 如图四中, 左侧图为左右侧一致且分级为强的枕部变形, 中间图为右侧明显, 右侧图为左侧明显 此外,M45(5 岁左右 ) 头骨冠状缝处有一条几与头骨冠状方向平行的条带状凹陷, 其位于头顶中部, 推测可能由某种带状物长期在该部位施压所致, 如带状物悬垂负重或者绷带等沿头骨冠状方向缠绕施压, 这种现象在郑州西山新石器时代墓葬中亦发现有 % 合计 % 大汶口文化居民枕部变形研究 [6] 例, 其中 3 例未成年个体, 例壮年女性 由以上两处遗址来看, 变形个体在年幼时即已开始这种行为, 推测应主要与变形个体的生产或生活状况有关, 且此种现象可能不太具有普遍性 由表一和图三来看, 在笔者所观察的 93 例个体中共发现 8 例头骨变形, 出现率为 87.0%, 其中确认强变形的为 6 例, 弱变形的为 9 例 在弱变形中男性与女性的数量相差不大, 而在强变形中女性 (37 例 ) 明显多于男性 (0 例 ), 总体上来看, 女性变形头骨为 46 例, 数量上明显多于男性 (8 例 ) 从出现率来看,93 例个体中男性 30 例, 变形头骨出现率为 93.33%(8/30); 女性 55 例, 出现率为 83.64%(46/55), 男性在出现率上略高于女性, 不存在明显性别上的差异 在头骨变形的个体中年龄最小为 5 岁左右, 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头骨变形应从婴幼儿就已经开始 从枕部变形的形态来看, 三种形态皆有一定数量的分布, 左右一致的个体共有 36 例, 所占比例为 44.44%(36/8), 左侧明显的为 3 例 (8.40%), 右侧明显的为 例 (7.6%), 由此推测变形可能不具有强制性和标准性, 即并非强制所有人达到某种特定标准形态. 枕部变形的成因分析头骨枕部变形主要表现为头骨后部扁平化, 应为人体自身重力或者人为压力与枕具的相互作用所造成的结果, 由此枕部变形的最大争议在于否人为有意识地对头骨进行改形, 或者仅仅婴儿时期的睡眠习惯所造成的 新生儿作为一个特殊的护理群体, 从解剖及生理特点上看, 后枕部尤其枕外隆突处属肌层较薄的骨隆处, 图三 // 傅家遗址枕部变形分布图

4 东南文化 07 年第 3 期总第 57 期 图四 // [3] 皮下组织及肌肉不丰富, 新生儿头骨具有柔软 生长以及头骨柔韧性的相对欠缺等因素有关 新 [7] 富有弹性 头部可塑性强 颈软等生理特点 新西兰的林恩 哈奇森 (B.Lynne Hutchinson) 等观察生儿绝大部分时间在睡眠中度过的, 个月左了 00 个儿童分别在 6 周 4 个月 8 个月 个月右的婴儿平均每天睡眠时间为 4~7 小时, 大约和 岁时斜头畸形率的变化,96% 的个体追踪到 6 个月以后, 每天约有四分之三的睡眠时间集中岁,90.5% 的个体跟踪到 岁, 其出现率分别为 [8] 在晚上, 昼夜节律基本形成 如婴儿睡眠姿势 6.0% 9.7% 9.% 6.8% 和 3.3%, 畸形率总体 [33] 不当, 习惯朝向某一边睡觉, 如长期仰睡或侧睡, 上呈现降低趋势 陈维强选择 0 年 8 月至均会造成多睡的一边产生头部扁斜现象, 即婴儿 04 年 7 月在重庆璧山区妇幼保健院出生的健康 头骨后位或侧位发生不同程度扁平畸形, 以及由 此带来的功能损伤, 其中发生于脑部后侧面者称 为斜头畸形 (plagiocephaly and brachycephaly) [9] 0 世纪八九十年代, 为预防婴儿猝死综合征 (SIDS), 许多国家的公共卫生组织大力倡导禁止 俯睡 提倡仰睡, 使许多国家的婴儿猝死症减少 了 50 90% [30] 不过仰睡运动下, 斜头畸形出现 率却有所提高 从澳大利亚的安德烈 比尔洛赛 科斯基 (Andrea E. Bialocerkowski) 等发表的多篇 报道斜头畸形的研究文章来看, 美国近四十年来 斜头畸形率基本稳定, 影响斜头畸形的因素主要 为生产过程 婴儿本身的状况以及后来婴儿的护 理情况 第一个孩子 男性 长期仰卧以及颈部问 [3] 题会增加斜头畸形的风险 荷兰的里奥 范福利莫伦 (Leo A. Van Vlimmeren) 等在跟踪研究荷兰费赫尔 380 个新生儿至 7 周大时斜头畸形的变化时发现, 新生儿的斜头畸形率为 6.%(3/ 380), 到 7 周大时斜头畸形率为.%(49 例男性,35 例女性 ), 其中新生儿时期的 3 个斜头畸形中仅有 9 个在后续的观察中仍然存在畸形, 男性斜头畸形较多可能与头骨头围更大, 头骨更快的 傅家遗址不同枕部变形对比 新生儿 0 例, 其中男 68 例, 女 5 例, 排除神经系 67 统及其他器质性病变 残疾 遗传因素造成颅骨 发育不正常者, 将 0 例新生儿随机分为对照组 和观察组, 每组 60 例, 对照组婴儿采用仰卧 侧卧 姿势睡卧于普通床垫上, 观察组婴儿采用仰卧姿 势睡卧于保育床垫上, 对照组 60 例中 6 例出现 头骨变形, 出现率为 6.67%, 观察组中仅 例 [34] 美国的马修 斯佩尔茨 (Matthew L. Speltz) 利用贝氏量表 ( 常用的智力发育水平评估量表 ) 评估 35 例患者, 同时对照评估 37 例对照组婴儿, 认为斜头畸形可能会延迟婴儿的早期智力发育, 尤其行动能力与认知及语言能力, 不过随年龄的增 [35] 长, 尤其 3 岁以后这种现象会愈加不明显 由上来看, 即使在现代社会中, 婴儿斜头畸形出现率最高时也会达到两成以上, 且随着年龄的增长, 因父母对婴儿睡姿的注意以及婴儿活动力增强等因素, 斜头畸形逐渐减少 山东地区大汶口文化居民枕部变形的出现率普遍在七成以上, 傅家遗址枕部变形的出现率高达 87.0%, 且主要观察对象为成年个体, 即使考虑到某些特殊疾病, [36] 如水脑症和颅缝愈合过早症等产生的变形头骨,

5 68 大汶口文化居民枕部变形研究 遗址名称宁阳大汶口遗址曲阜西夏侯遗址邹城野店遗址兖州王因遗址诸城呈子遗址 ( 一期 ) 广饶傅家遗址兖州西吴寺遗址邹平丁公遗址 济宁潘庙遗址赤峰大甸子遗址郑州西山遗址渑池笃忠遗址 变形头骨出现率 (34/34) 75% (5/0) 9.67% (/) 69.5% (57/8) (7/7) 87.0% (8/93) (3/3) 65.% (5/3) 7.7% (3/).66% (34/57) 35 例 6.67% (/5) 表二 // 男性 出现率 (7/7) 50% (5/0) (7/7) 75.76% (50/66) 93.33% (8/30) (3/3) 7 例 8.57% (/7) 3.7% (9/8) 4 例 8.33% (/) 4 个遗址古代居民枕部变形出现情况表 女性 出现率 (7/7) (0/0) 80% (4/5) 43.75% (7/6) 83.64% (46/55) 6 例 5.00% (/4) 0.00% (5/75) 5 例 0.00% (0/3) 否变形 程度不一 否存在 人工拔牙, 皆拔去双侧上颌侧门 齿, 除 M 拔去左侧上颌 侧门齿外其余皆为双侧, 皆为拔除双侧上颌侧 门齿, 绝大多数拔双侧上颌 侧门齿,5 例可观察的个体皆 拔除双侧上颌侧门齿 否 M8 拔除双侧上颌侧门齿 仅发现 M8( 女 ) 拔除双侧 上颌侧门齿 否 否, 多为拔除双侧上颌侧 门齿,4 例个体可能拔除左 侧上颌的侧门齿 备注 34 例为可测量的 个数 原文未介绍变形 程度 呈子二期 7 例个 体无拔牙和枕部 变形 商代 中年女性和 幼儿存在枕部变 形 原文未介绍变形 程度 共 5 例, 可进行 颅骨形态学研究 的 00 例 枕部变形个体 H87D 无拔牙 枣阳雕龙碑 4.8% 仅有 例拔除右侧上颌侧 遗址 (7/7) 4 例 3 例 门齿 建平牛河梁遗址 76.47% (3/7) 90.00% (9/0) 57.4% (4/7) 否 现代社会中的头骨畸形还远远低于山东地区大汶口文化居民枕部变形的出现率 除去斜头畸形外, 我们还应该考虑到枕具以及育儿习俗等对婴儿头型的影响, 大汶口文化遗址并没有枕具或其填充物的发现, 从而无法从大汶口文化遗址获得相关的证据, 但我们通过研究 满族中流行的睡扁头习俗也许可窥探其中一二 中华全国风俗志 记载 : 婴儿初生, 枕以硬枕 ( 枕实以豆 ), 务平其后脑骨, 以硬起欠美观, 习俗然也 故辛亥之役, 摸脑骨以别满 汉, 以满人平直而汉人硬起也 [37] 宋兆麟认为满族的睡扁头与摇车并没有直接关系, 而与摇车的使用方式有关, 除摇

6 东南文化 07 年第 3 期总第 57 期 69 图五 // 各遗址古代居民枕部变形出现情况对比图 车外, 还有一种睡板, 小孩睡觉时必拴在睡板上 ; 然发生的可能性较大, 一开始枕部变形可能并不在睡板上放置硬枕头, 这该族睡扁头的根本原有意识的行为, 应该定居生活的古代居民因因 满族过去使用的枕头, 多以小米 高粱 蚕沙 实际条件 ( 粟为填充物的枕具 ) 和婴儿睡眠习惯绿豆 黄豆 沙子为填充物, 这种枕芯虽然较清凉, ( 仰睡不容易让婴儿窒息 ) 所伴生的现象 不过要 但过硬, 对婴儿头骨发育极为不利, 长期使用硬枕头必然使颅骨变形 脑袋变平, 这就满族睡扁 [38] 头的真正原因 由此来看, 满族的睡扁头亦使头骨后部变平, 与大汶口文化居民的头骨变形几乎相同, 且硬质枕具满族扁头的根本原因 海岱 地区在大汶口文化早期农业已经发生, 种植作物 主要粟 ( 小米 ) 和黍 ( 黄米 ); 到了大汶口文化晚 期已经有了相对比较发达的农业, 除了粟 黍之 外, 还有水稻 ; 龙山文化居民的植物性食物结构中 又发现了小麦和大麦 [39] 大汶口文化各遗址中多 见骨针和陶纺轮等遗物, 且在胶县三里河遗址中 有两块器底印有布纹, 如标本 T , 平纹, 经纬线比较细密, 每平方厘米经纬线各有十三根 [40], 大汶口文化居民应存在基本的纺织业, 可能会使 用粟 黍等作为填充物的枕具 综上所述, 婴儿多采用仰睡方式会提高枕部 扁平的出现率, 不过随着婴儿的成长以及抚养人的注意, 这种情况会减少, 不会出现在大汶口文化成年居民如此高的枕部扁平出现率 通过对满族睡扁头的认识, 枕部扁平应还与硬质枕具有关 我们推测大汶口文化时期居民应采用仰睡在硬质枕具上的方式使婴儿枕部扁平, 枕具填充物很可能粟或者黍, 且几乎所有遗址都存在枕部变形程度不一的现象, 这可能表明强制性措施如使用软质工具来捆绑固定等方式并不那么普遍 枕部变形的产生主要与仰睡与硬质枕具有关, 偶 像大汶口文化居民一样成年人普遍存在枕部变 形的话, 应为刻意保持仰睡在硬质枕具上所造 成 我们猜测最开始枕部变形并不有意识的行 为, 也许枕部变形所产生的后部扁平且短宽的头 骨, 恰好符合一些古代居民的审美, 会刻意保持 婴儿仰睡在硬质枕具上的习惯, 从而在骨骼上保 留下来此种迹象 枕部变形在龙山时代开始逐渐 消失, 这可能与育儿观念的改变或生活用品的进 一步丰富有关 三 对比分析及讨论. 枕部变形出现情况的对比分析 为清晰明了, 笔者将 4 处遗址枕部变形头骨 的出现情况列于表二, 依据表二绘制图五 ( 因郑州西山遗址无明确出现率故未列入 ), 山东地区和山东以外地区以不同格式标注 因大汶口文化遗址多见人工拔牙, 并简单记录拔牙情况 由表二和图五来看, 枕部变形头骨集中出现在山东地区,4 个遗址中 9 个位于山东地区, 且以大汶口文化时期的遗址中头骨枕部变形的出现率最高, 较典型的大汶口遗址, 其 34 例可供测量个体皆出现枕部变形 在龙山文化时期枕部变形的出现率开始降低, 如丁公遗址中头骨枕部变形出现率为 65.%, 明显低于大汶口文化时期的遗址, 虽然西吴寺遗址的出现率为, 但例数过少 (3 例 ) 难以具有代表性 呈子遗址中恰好表现出这种明显的时代差异, 呈子二期 ( 龙山文

7 70 化时期 ) 中可供观察的 7 例个体中皆无枕部变形 和拔牙, 而呈子一期 ( 大汶口文化时期 ) 可供研究的个体全部出现枕部变形和拔牙 新石器时代以后时期人骨材料的报导中仅有济宁潘庙汉墓中发现 3 例枕部变形的头骨 除山东地区外, 在河南的西山和笃忠遗址 湖北雕龙碑遗址 辽宁牛河梁遗址以及内蒙古大甸子遗址都发现枕部变形的头骨, 时代上以新石器时代为主, 仅大甸子遗址处于早期青铜时代 从枕部变形出现率来看, 牛河梁遗址最高 (76.47%), 其余遗址皆不超过 50%( 西山遗址并无准确的观察个数 ) 值得注意的, 在郑州西山遗址中, 不仅发现 35 例枕部变形的个体, 而且发现 例拔牙个体, 且 9 例为拔除上颌两侧侧门齿, 与大汶口文化遗址的情况相近 此外, 小河沿文化的赤峰哈啦海 [4] [4] 沟遗址和敖汉旗石羊石虎山遗址的人骨也存在相当数量的枕部变形 男女两性枕部变形出现率总体相差不大, 不存在明显两性差别, 多数遗址男性略高于女性, 尤以王因遗址和牛河梁遗址最为明显, 这可能主要受制于观察个数 几乎所有遗址都存在枕部变形程度不一的现象, 主要表现为左右侧变形不一致, 即使左右侧较一致, 头骨后部扁平化程度也有所不同 山东地区大汶口文化遗址发现的枕部变形头骨最为丰富, 除去表二中所列举的 9 个遗址外, 胶县三里河遗址的人骨亦有枕部变形和拔除侧门齿的风俗, 且第二期文化 ( 龙山文化 ) 的居民不及一期文化 ( 大汶口文化 ) 居民的普遍盛行, 似乎 [43] 处于衰落的阶段 ; 潍县鲁家口遗址的 座大汶口文化墓葬 (M06 M07) 中的头骨也有枕部扁 [44] 平的现象 这些遗址中绝大多数为大汶口文化遗址, 龙山文化遗址仅西吴寺 丁公和三里河 ( 二期 ) 等 3 处遗址中有发现 岳石时期并没有人骨材料的报导, 在 04 年城子崖遗址发掘中, 其岳石地层中发现两例人骨, 笔者在鉴定中也没有发现枕部变形和拔牙现象 ; 商周时期头骨变形的报导仅见丁公遗址的 例中年女性个体和 例幼儿个体, 笔者在对济南刘家庄 大辛庄和新泰周家庄等商周遗址人骨的研究中亦没发现明显的枕部变形 ; 商周以后时期仅潘庙遗址中发现 3 例枕部变形头骨 由此来看大汶口文化时期比较普遍的枕部变形现象到龙山时期开始减少, 甚至在呈子遗址中进入龙山文化期后变形现象即已消失, 进入历史时期后此种现象更几乎不见 大汶口文化遗址中枕部变形往往伴随拔牙现象, 不过在广 大汶口文化居民枕部变形研究 饶傅家遗址中, 普遍存在枕部变形, 拔牙却没有发现, 与其地理位置相近的广饶五村遗址中也仅发现 例大汶口人骨拔除双侧上颌侧门齿的现象, 拔牙风俗在鲁北地区大汶口居民中并未成俗或已趋消失, 即使在拔牙风俗最为流行的时代和 [45] 地区也可能存在不施行此种风俗的氏族成员 由此来看, 枕部变形普遍流行于大汶口文化各遗址中, 可见程度甚至高于拔牙, 且不局限于某个区域或某个类型 综合来看, 枕部变形在大汶口文化各遗址中最为普遍, 俨然成为大汶口文化居民极具代表性的现象, 其流行程度可能比拔牙更甚 ; 其他地区亦有发现, 且以受大汶口文化影响较大的豫东地区为多 ; 遗址时代上以大汶口文化时期为主, 龙山文化时期既已表现出变少的迹象, 进入历史时期后非常少见. 枕部变形的影响以及与满族睡扁头的关系阿根廷的埃尔加多 西杰曼 (Edgardo Schij man) 通过研究前哥伦布时期安第斯山脉区域居民的头骨人工变形, 发现变形的主要为了美观 彰 [46] 显强大或尊贵以及区分族群 满族的睡扁头也因为满人以扁头为美, 后勺子 ( 凸出的枕外隆突 ) 为丑, 初为满汉之区别的标志之一, 受到满人审美的影响, 东北 河北以及山东等地区汉人也多流行睡扁头, 所以才有了 后脑勺子东北人的护 [47] 照 这句俗语 无论有意识与否, 枕部扁平成为了大汶口文化居民最为普遍的人为改造身体的现象, 几乎人人为之, 应不具有区分地位或阶层的功能, 也许因头部的影响不如拔牙表现得那么明显, 不过因其几乎零疼痛的优势在大汶口文化居民中更为流行 枕部扁平也极有可能成为大汶口文化居民的重要标志之一, 某种程度上族群的象征 郑州西山古代居民中发现为数不少的枕部变形和拔牙个体, 拔牙也多为双侧上颌侧门齿, 与大汶口文化居民相似, 而且体质特征上最为接近西夏侯组, [48] 其次为仰韶合并组和庙底沟组 西山仰韶文化古城时期, 南方屈家岭文化向北发展和东方的大汶口文化向西发展, 在郑洛地区与当地文化交流 [49] 碰撞进行 由此来看, 西山城址应与大汶口文化的西扩密切相关, 甚至大汶口文化居民的据点, [50] 或许大汶口文化居民修筑以抵御土著之堡垒 牛河梁遗址 雕龙碑遗址以及小河沿文化的两处遗址也出现较多的枕部变形, 有可能文化交流中受到大汶口文化居民此种审美的影响, 乃至大汶口文化居民直接扩张的影响

8 东南文化 07 年第 3 期总第 57 期 7 从头骨变形的形态来看, 古代居民尤其大 [4][] 颜誾 : 大汶口新石器时代人骨的研究报告, 考汶口文化居民的枕部变形与满族的睡扁头几乎古学报 97 年第 期 一致, 皆为前文中颜誾先生所划分的枕型 不过 [5][6]Peter C.Gerszten,Enrique Gerszten. Intentional crani 依据现今考古发掘情况来看, 历史时期枕部变形 al deformation:a disappearing form of self-mutilation. Neurosurgery,995, 37(3): 情况几乎不见, 即使零星的发现也很难排除斜头 [7] 吴新智 : 周口店山顶洞人化石的研究, 古脊椎动物畸形或者其他疾病的影响, 大汶口文化居民与满与古人类 96 年第 3 期 族之间存在较长的时间断层 满族睡扁头的起源 [8] 张林虎 : 新疆伊犁吉林台库区墓葬人骨研究, 吉林大应与其狩猎生活中对待婴儿的方式有关, 且普遍学 00 年博士学位论文, 第 08 页 [5] 认为满族睡扁头与摇车有所关系, 受制年代久 [9] 肖晓鸣 : 吉林大安后套木嘎遗址人骨研究, 吉林大学远等因素大汶口文化遗址中并没有任何有关育 04 年博士学位论文, 第 48 页 儿工具的发现, 再加上枕部扁平的变形方法较为 [0] 范立君 : 闯关东 与民间社会风俗的嬗变, 大连理简单, 仅婴儿长期仰睡在硬质枕具上即可形成工大学学报 ( 社会科学版 )006 年第 期 此种现象, 由此我们认为两者独立起源的可能性更大, 并不具有直接的关系 四 结语笔者所观察的广饶傅家遗址 93 例个体中共发现 8 例头骨变形, 出现率为 87.0%, 其中男性变形头骨出现率为 93.33%(8/30), 女性出现率为 83.64%(46/55), 男性在出现率上略高于女性 通过 5 个遗址枕部变形情况的对比分析, 枕部变形多见于黄河中下游新石器时代遗址, 且以大汶口文化遗址最为流行, 南方地区发现较少, 进入历史时期后此种现象明显变少 ; 在男女两性上出现率差别不大, 并无刻意的性别要求 ; 枕部变形 程度普遍不一, 可见不具有强制性和标准性 枕部变形主要与婴儿长期仰睡在硬质枕具 上有关, 可能一开始枕部变形并不有意识的行 为, 应该定居生活的古代居民因实际条件和婴 儿睡眠习惯所伴生的现象, 不过要像大汶口文化 时期居民一样成年人普遍存在枕部变形的话, 应 为刻意保持仰睡在硬质枕具上所造成, 也许枕部 变形所产生的后部扁平且短宽的头骨, 恰好符合 一些古代居民的审美, 从而刻意为之 古代居民 尤其大汶口文化居民的枕部变形虽与满族的 睡扁头几乎一致, 但因年代相差久远且有断层等 原因, 我们认为两者独立起源的可能性更大 [] 朱泓 : 体质人类学, 高等教育出版社 004 年, 第 44 页 [][46]Edgardo. Schijman. Artificial cranial deformation in newborns in the pre-columbian Andes.Classics in Pediat ric Neurosurgery,005, (): 945. [3]Jane E. Buikstra,Douglas H. Ubelaker. Standards for Da ta Collection from Human Skeletal Remains.Arkansas:Ar kansas Archeological Survey,994:60. [] 李振光 王建国 刘桂芹 赵政强 : 山东广饶县傅家遗 址的发掘, 考古 00 年第 9 期 [3] 颜誾 : 西夏侯新石器时代人骨的研究报告, 考古学 报 973 年第 期 [4] 张振标 : 山东野店新石器时代人骨的研究报告, 山 东省博物馆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编 邹县野店, 文物出版社 985 年, 第 页 [5] 韩康信 : 山东兖州王因新石器时代人骨的鉴定报 告,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 山东王因, 科学 出版社 000 年, 第 页 [6][36] 日 中桥孝博 高椋浩史, 栾丰实 : 山东北阡遗 址出土之大汶口时期人骨, 山东大学东方考古研究 中心编 东方考古 第 0 集, 科学出版社 03 年, 第 3 49 页 [7] 韩康信 : 山东诸城呈子新石器时代人骨, 考古 990 年第 7 期 [8] 朱泓 : 兖州西吴寺龙山文化颅骨的人类学特征, 考 古 990 年第 0 期 [9] 日 中桥孝博 栾丰实 : 丁公遗址出土的龙山文化人 骨 头盖骨, 栾丰实 宫本一夫编 海岱地区早期农业和人类学研究, 科学出版社 008 年, 第 页 [0] 朱泓 : 山东济宁潘庙汉代墓葬人骨研究, 人类学学报 990 年第 3 期 [][6][48] 魏东 张桦 朱泓 : 郑州西山遗址出土人类遗骸研究, 中原文物 05 年第 期 [] 孙蕾 : 河南渑池笃忠遗址仰韶晚期出土的人骨骨病研究, 人类学学报 0 年第 期 [3] 张君 : 湖北枣阳市雕龙碑新石器时代人骨分析报告, 考古 998 年第 期 [4] 潘其风 原海兵 朱泓 : 牛河梁遗址红山文化积石冢砌石墓出土人骨研究, 见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编 牛河梁 红山文化遗址发掘报告 ( 年度 ), 文物出版社 0 年, 第 页 [5] 潘其风 : 大甸子墓葬出土人骨的研究, 见中国社会科学

9 7 大汶口文化居民枕部变形研究院考古研究所编 大甸子 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与墓报 ( 人文社会科学版 )00 年第 期 地发掘报告, 科学出版社 998 年, 第 4 6 页 [7] 谢桂月 汪昌玉 : 改良式鸟巢防止早产儿头颅变形的观察, 临床护理杂志 0 年第 5 期 [8] 魏春雷 刘惠娟 戴艳 陈宇 : 婴儿睡眠情况与睡眠障碍的现况研究, 浙江预防医学 03 年第 期 [9][34] 陈维强 : 婴儿睡眠姿势与扁头综合征的研究与预防, 现代医药卫生 05 年第 期 [30]Rachel Y. Moon,Rosemary S. C. Horne & Fern R. Hauck. Sudden infant death syndrome.lancet,007,370(3):578. [3]Andrea E. Bialocerkowski,SL. Vladusic & NC Wei. Prev alence, risk factors, and natural history of positional pla giocephaly: a systematic review.dev Med Child Neurol, 008,50(8): [3]Leo A.Van Vlimmeren,et al. Risk factors for deformation al plagiocephaly at birth and at 7 weeks of age:a pro spective cohort study.pediatrics,007, 9() : [33]B. Lynne Hutchinson,et al. Plagiocephaly and brachy cephaly in the first two years of life: a prospective cohort study.pediatrics,004, 4(4) : [35]Matthew L. Speltz,et al. Case-Control Study of Neurode velopment in Deformational Plagiocephaly.Pediatrics, 00, 5(3) : [37] 胡朴安 : 中华全国风俗志 ( 下编 ), 河北人民出版社 986 年, 第 66 页 [38] 宋兆麟 : 满族睡扁头习俗探讨, 中央民族大学学 [39] 靳桂云 : 龙山文化居民食物结构研究, 文史哲 03 年第 期 [40]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 胶县三里河, 文物出 版社 988 年, 第 7 页 [4] 赵欣 : 辽西地区先秦时期居民的体质人类学与分子考 古学研究, 吉林大学 009 年博士学位论文, 第 60 页 [4] 朱泓 : 中国东北地区的古代种族, 文物季刊 998 年第 期 [43] 吴汝祚 : 山东胶县三里河遗址发掘简报, 考古 977 年第 4 期 [44] 韩榕 : 潍县鲁家口新石器时代遗址, 考古学报 985 年第 3 期 [45] 韩康信 常兴照 : 广饶古墓地出土人类学材料的观察 与研究, 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编 海岱考古 第一 辑, 山东大学出版社 989 年, 第 403 页 [47] 黄明乐 : 东北满族的睡扁头习俗起源及其利弊初 探, 科技视界 03 年第 0 期 [49] 杨肇清 : 试论郑州西山仰韶文化晚期古城址的性 质, 华夏考古 997 年第 期 [50] 韩建业 : 西山古城兴废有缘试探, 中原文物 996 年第 3 期 [5] 李德山 薛成城 : 略论我国东北一种特殊的审美习俗 扁头, 通化师范学院学报 ( 人文社会科学 ) 05 年第 4 期 Occipital Deformity of the Habitants of Dawenkou Culture ZHAO Yong-sheng ZENG Wen WEI Cheng-min ZHANG Xin-yue 3 LV Kai (. School of History and Culture of Shandong University, Jinan, Shandong, 5000;.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aeology of Shandong Province, Jinan, Shandong, 500; 3. Institute of Cultural Relics and Archaeology of Zhejiang Province, Hangzhou, Zhejiang, 3004) Abstract: The occipital deformity mainly refers to the unnatural flattening of the posterior skull occur ring from parietal foramina down to the occipital bun, forming a plane vertical to the Frankfort Horizontal by the back part of the parietal bone and the upper part of the occipital bone. Among all the ancient sites, habi tants of Dawenkou were seen of the most cases of occipital deformity, which apparently had been an impor tant custom of their culture. It is believed that this deformity was adeliberation by keeping infants lying down on hard head rests. It might not be an on-purpose action from the beginning, but was kept as a custom due to its conformity with the aesthetics of the Dawenkou Culture. The tradition of using flattened head rests of the Manchu people is also an occipital deformation custom similar to that of Dawenkou. However due to the dis continuity in times and the deformation method being rather simpler, the occipital deformity of the Manchu people is believed not to have shared the origin with Dawenkou people; no direct connection is found be tween. Key words: occipital deformity; Danwenkou Culture; Fujia Site ( 责任编辑 : 黄苑 ; 校对 : 朱国平 )